Chamberlin:多項工作假說法 (1897)

請在此查看最新發表的譯文

Chamberlin:多項工作假說法 (1897)

文章BW Book Worm » 週日 1月 02, 2011 2:30 am

简体版在下一栏。

原文:The Method of Multiple Working Hypotheses by T. C. Chamberlin, 1897

多項工作假說法

圖檔

這方法可避免像父母溺愛某一喜好理論。

因為研究方法是這一節的主題,我誠惶誠恐選擇了「多項工作假說法」在研究、教學和市民生活關係的應用作為主題。

學習有兩個基礎門派。一派是試圖緊貼追隨前人的道路,或是記下前人的研究成果;這只是二手、模仿、或拿來的學習。另一派是原始或創造的學習,在發掘新的真理,或重新組合真理,或個別總合真理時,要求獨立或至少是單獨思考。無論僅是思考前人的思想,都要盡力獨立或單獨思考。這學習的習慣不要求學習的題目材料是嶄新的,但思考過程和結果必須是個別和獨立,不是僅僅依循前人的思路,最終只有預定的結果。歐幾里德問題(幾何學)正好說明前一派的方向;第二派的方向是在已知和舊有的範疇內,用本身的方法或明顯是本身的想法來說明同一議題。

創造性學習最適用於在於那些部分是已知,然而仍有更多是未知的學問,例如我們這些博物學者開發的領域;我們的目標是改善學習的創造階段的方法,雖然不是全都如此。

有三種思維方法取自迄今歷史過程的三個階段,或許未能審慎預測未來的可能演化。很自然的,目前我們提出的方法似乎是有可能達成的。這三種方式可稱之為:首先是主導理論Ruling Theory。其次是工作假說法Method of Working Hypotheses,其三是多項工作假說法Method of Multiple Working Hypotheses。

在智力發展的早期階段,知識領域頗為有限,往往由單獨個人掌握。被公認為智者或亟欲追求這美譽的個人,覺得要成為萬事通或是人家認為是萬事通,才算名副其實。人們也期望智者和學者能夠解釋任何新出現的事物。因此,一方面是個人的尊嚴和野心,另一方面是眾人的期望,合而為一的假設是智者無所不曉,聰明敏銳可以解釋任何新事物。這種傾向一直繁衍到現代,成為知識的偏向,雖然已經放棄所謂知識萬萬通的矯情造作。一如早期的情況,依然有一些人的習慣是匆匆忙忙解釋新生事物。聰明敏銳的智者,首要責任是走到前線火速解釋。解釋事物本身是值得稱讚,但在嚴謹研究之前就放炮是要不得的行為。要解答「為何如此?」這些問題在稍後階段值得推薦,但之前先要找出這是什麼。先要有完整的事實,然後才是解釋。

未成熟的理論
倉促解釋的習慣,導致暫時性理論快速發展。在保持自我一致的衝動下,對某些事物提出的解釋,必然用於解釋類似的新事物,很快就發展出一套通論來解釋類似原先事物的一大堆事物。這套原先倉促而得的通論可能不堪仔細推敲。這通論有一段時間坦誠自認只是暫定。然而人們的思維被暫時性精神和略為坦率的想法蒙騙,以為滿足了道德責任,自欺欺人以為這是謹慎公平地朝向最後真理。這未能察覺到如觀念和調查只是局部,無論有多少暫家理論都不能視為最終的信念。要滿足道德責任,不是因為結論來得遲緩,而是要完整、全面與不偏不倚的調查。

就是在初步階段,裝腔作勢發揮了蒙弊的影響。有言道:愛情是盲目的,個人領域有這樣的情況,知識領域也有同樣的情況。對知識的感情固然是刺激,也是獎勵,但智力過程勢必陷於不義。一旦有人對事物現象提出看來滿意的解釋,一旦他的智力子女出生,以及隨著解釋成長為定論,對智力子女的感情越來越深,因此雖然他視之為暫定,這仍然是親切的暫定,不是沒有偏私的暫定。因此,一旦腦海充滿這樣的父母感情,很快就採納了理論,不自覺的選擇和放大符合和支持理論的事物,以及不自覺的忽視不符合的事物。對那些符合理論範圍的事物,沾沾自喜;對那些似乎不符合理論的事物,淡然處之。心有偏好,所以本能上特別搜尋支持的事物,同時也下意識地利用理論迫使事實符合理論。當這些偏頗的傾向固定下來,腦袋很快退化到偏心的家長式作風。搜尋,觀察和解釋事物,主導的是對青睞理論的感情,直至作者或倡議者認定這已是無可置疑。理論然後迅速上升到主導地位,指揮和控制著調查,觀察和解釋。被溺愛的孩子很快長大成為主人,任意指導其作者。就這主題而言,這腦袋之後的歷史只會是主導概念越來越主導。

簡單總結,演化是這樣的:未成熟的解釋轉化為暫定理論,再成為被採用的理論,然後成為主導理論。

到了最後階段,除非理論剛好是正確的,不然所有最好結果的希望都消失了。肯定的是,被錯誤主導觀念主導的研究者也可能找到真理,他的錯誤也許促進他人的研究,但情況實在令人遺憾。這本應是簸穀過程,但灰塵與糠殼與穀粒混在一起

主控理論徘徊不去
如上所談,主導理論在研究初期佔重要地位,是幼稚心智傾向的表達,但在這情況中應用在較高層次的活動。因為在發育初期,情感的比例是高於後期。遺憾的是這沒有隨著研究初期結束而終止,在許多情況下延續到今日,見諸通曉百科的學者和偽科學家。

主導理論法的缺點顯而易見,錯誤是極為嚴重。若要指出核心的心理錯誤,我認為是應由值得信賴,不偏不倚的智慧佔據的地位,竟然被偏頗的智慧入侵。

只要智慧處理的主要是無形事物,這思維習慣就可能延續和維持主導優勢,因為無形事物本身主要是主觀的和可隨意塑造;但一旦研究認真投入到實在的大自然事物,有其嚴格特點和嚴謹規律,主導理論法的缺點變得顯而易見。要致力改革。首要著力改革的是壓制。改革倡議者強調理論應有限制,並應致力於簡單地確定事實,努力讓科學研究是刻苦經營,不是興之所至。基於狹窄思路的理論已導致明顯錯誤,因此要嚴正譴責理論。改革的要求不是適當控制和利用理論作業,而是壓制。只需回顧過去十多年,可以看到當時的改革風潮,其缺點在於其狹隘和壓制。亟欲以求了解事物的成因,是人類智慧的最崇高理想。尋求解釋及發展理論的傾向本身是值得讚賞。利用不得其法才應受到譴責。若是追求的目標只是一堆了無意義的殘缺事實,學習的活力便迅速消失。

簡單鎮壓式改革的低效率越來越明顯,改善著眼於工作假說法,被認為是當今的科學方法,對此我不敢苟同。工作假設法與主導理論法之不同,在於這是用來作為確定事實的手段,其主要功能是建議研究的路線;研究不是為了事實。主導理論法的刺激是尋找支持理論的事實。根據工作假設法,尋找事實是為了最終歸納和論證,假設只是妥當發展事實和事實之間的關係,為最終歸納而安排和保存材料。

可以注意到這樣的區別不是黑白分明,工作假說法極為容易淪為主導理論。對假說付出感情,可以和對理論付出感情一樣的容易,這方面的論證可能成為另一方面的主導激情。

相關的假說:假說家族
若是全心全意追隨,工作假說法是主導理論法的顯著改善,但也有其缺點,最好的說法是假說容易變成主導觀念。為防範於未然,要提出「多項工作假說法」。多項工作假說法與前者不同之處,在於其原始概念與暫定解釋的多項特點。這是針對其他兩種方法的根本缺點,即是智慧淵源的偏頗。此法致力於發掘出新事物的每一合理解釋,就成因與歷史開發每一合理的假說。研究人員因此成為假說家族的父母,父母疼愛所有子女,不會萬千寵愛在一身。此法的本質足以抗衡偏愛的危險;這是本法與前兩種方法根本不同之處。研究人員首先置本身於熱誠的憐憫,與研究有關的每一假說都有親子關係(即使不是己出,也屬收養關係)。情感本性的偏愛得到中和,研究人員以自然和正直的思想態度進行研究,很清楚地知道一些智力子女在成熟之前會死亡,但亦感受到其中幾位在最後結果出現後仍然存活,因為研究總結通常涉及多個因素,不是單一因素。如追隨單一假說,可以想像會導致單一的解釋概念。適切的解釋通常涉及許多成份的組合,在混合的結果佔不同比例。真正的解釋因此必然是複雜。多項假說法尤其有助於對事物的複雜解釋,也是主要優點之一。

人們往往把一個現象歸因於單一因素。找到一個成份,就輕易滿足,而失諸理解這只是整個研究其中的一個因素,或許是次要的因素。以美加交界的大湖區盆地的成因為例子,不同學生提出各種假說,各有事實的有力支持,在某程度上是言之有理。實際上可以證明盆地是冰河入侵前的河谷,因出口堵塞而形成。這說法有一些真實性。同樣也可以證明盆地曾被冰塊佔據和挖掘開鑿,冰河挖掘的說法也有事實支持。還可以證明盆地下方的地球外殼是向下彎曲,地殼形成曾影響盆地形成。依我的判斷,每一說法都不是這現象的完整解釋,必須全部考慮,也可能要有其他成份補充。因此,問題不僅是要決定涉及那些成份,也要決定每一成份在產生這複雜結果時的方法和程度。冰河作用前的侵蝕,冰河侵蝕或地殼變形這些單一假說不可能解答問題,只有包涵全部以及這現象涉及的任何其他成份的多項工作假說才可以做得到。

多項假說法本質上促進完整性,是其特別優點。工作假說的價值主要取決於能夠指出可能被忽略的研究路線。微不足道的事實,如對假說有因果關係的影響,就突顯其重要性。舉例而言,達爾文假說在過去二十年的研究有重大影響;但單一工作假說可能把研究導向單一路線,忽略了其他同等重要的線索。因此,這促進了某方面的研究,但研究是不完整。如平等看待與主題相關的全部合理假說,可以想像結果必然是完整,這是此法的本質。

利用多項法,各項假說的相互作用擴大了各自的已知範圍,彼此之間的矛盾磨滅了各自的判別稜角。多項假說的協調運作大大加強了分析的過程,標準的開發和實證,以及敏銳的判別。

多項法的自然結果是過程變得豐富。各項假說有其自我標準,檢驗方法和展示真理的方法;如一群假說涵蓋主題的各方面,多項法的總體結果是完整和豐富的。

使用本法培養某些特有的思維習慣,值得注意;作為教育的成份,其紀律價值尤其重要。經多年痛下苦功,多項法培養的思維習慣是類似此法本身,可視之為平行或複雜的思維,不再是線性次序的簡單想法,思維過程變得複雜。腦袋似乎有能力同時檢視不同觀點,似乎能夠同時以分析和綜合的眼光審視事物。這類似研究山水風景:腦袋同一時間接收和協調處理千萬條思路,形成複雜的印象,全都記錄下來和研究。我自認對這過程的解釋不夠完備,以此為事實無疑是挑戰傳統心理學。我向各位博物學者推薦,各位想必能從本身經驗引證。

本法的缺點
本法有其缺點,美好事物總有其缺點;這思維習慣是研究的良方,但有表達的困難,顯然很難用口頭陳述。語言只能每次表達單一思路,表達順序必須符合語言習性,速率低下。複雜思維模式尚未高度開發,只有一條主導思路,其他的成為從屬,表達不至於極為困難;但多條近乎相同的思路同時充滿著觀點,顯然選擇時有困難,令人望而卻步。況且文字不可能表達思維運作,從而在默然無聲的思想過程中停止使用。文字與思維因而失去了人們習慣的線性默然思考和以語言表達思維的密切關連。實踐本法,有人會變得沈默寡言。

教導年輕學生學習此法,有類似困難。學生討論單一理論或接受簡單的解釋,比理解和評估澄清真相所需的多個因素來得容易和更有趣。舉例說明:學生更有興趣知道大湖盆地是由冰河挖掘形成,不情願去設想有三個或更多因素同時或先後發揮作用,也不情願去估量各因素做到了什麼。複雜與量化,對學生的吸引力遠遠不如有經驗的研究人員。

多項假設與實務
我們不習慣把工作假設法應用於教學或日常生活,一般視之為一種科學方法。愚見認為此法應用於實務的價值足以和事情的重要程度相提並論,尤其是研究之前的那些尋問與調查,而不是實際執行。處事妥當,先要調查妥當。在科學研究用得著的優秀方法,也是這些調查的優秀方法。我就這主題作簡短說明。

教育一如研究,要有理論。尋找教學良法,往往基於假設有專屬流程,讓所有學通過,最後得到最佳成績;因此以往的教學研究主要是關於「何為最佳方法?」,而不是「不同方法有何特別價值?在不同教學工作如何應用不同優點?」。舊有的信念主要是教學均變說的信念。(譯註:作者是地質學家,舉例也是地質學術語。均變說uniformitarianism的核心意義是:現在是過去的鑰匙。可是這個看法包括兩個主張,一、古今同律:用以解釋古今地質的自然律相同;二、古今同率:現在觀察到的變化率,同樣適用於過去與未來。錄自王道環文章。)

但腦袋的能力和功能大概一如事物的特性與功能一樣的多樣性:假設在任何和全部情況下,任何教育程序的任何特殊方法,是較其他方法更有效;或是假設單一解讀原則可適用於所有自然事物;兩者都是同樣的荒謬。思維方式無限,思維組合無限,程序排序無限,在不同狀況下不同方法的優勢幾乎是不說自明。事既如此,教師面對的問題是如何選擇和修改以適應可能發生的任何具體問題。重要的是教師有準備應付任何情況和思維狀態,一旦變成實際狀況就可以知道和準備面對突發事件。

研究人員掌握多項假說,有事發生時更容易見到事物真相和重要性;教師有隨時可用的假說法全面裝備,更能理解實際情況,更精確衡量其重要性,更能應用配合情況的方法。

多項假說法應用於日常生活,一如人生狀況是變化不定,但某些一般形勢可視為整體的典型。剛才提到關於教學方法的應用,稍作修改即可適用於大部份其他工作。通常我們接受任務時,並不全知道涉及的所有因素,或是以後的全部可能發展。因此,最重要的是當「可能」成為「現實」時,要有準備去正確理解這些不可預知因素的性質、意義及影響。若是因先入為主的理論而一葉蔽目,幾乎肯定會誤解事實,錯估議題。另一方面,若是心中假說能預見可能發生的突發事物,事情發生時將更能理解真正事實。腦袋不為預期會出現的必然狀況這偏見的影響,思維保持開放和警覺任何狀況都可能出現;情況出現時,預先已有安排能正確認識情況。

多項假說法還有好功效。腦袋已預見可能發生的狀況,為任何可能情況做好準備,因此是有備無患,兵來將擋,不會只懂得自古華山一條路,不顧是否有大石擋路,只是穩妥掌舵,順潮逆水都能夠安全航行。

誠然,勇往直前,不怕障礙,無懼險阻,排除萬難,亦是成事良策,有時能力挽狂瀾;但更多的是焦頭爛額,一敗塗地。只要理性顧及未知因素,或許能導致成功。勇往直前,有成也有敗。

猶豫不決的危險
腦袋習慣了多項假設法,會隨著事實平衡的上落而路線搖擺。這是本法的本質,大致而言,這是真正的方法。然而,跟著證據走有可能退化為猶豫不決。腦袋不一定能夠精確平衡各方證據,在執行任務時能夠決定各項假設的機率;有可能因為這些偏見而偏離正軌。本法的應用因而要有一些限制:穩步追隨稍差的路線,效果勝於三心兩意,勝於在路線之間搖擺猶疑。

運用此法另有密切相關的危險。在本法的最高發展階段,腦袋對每一事實證據極為敏感;猶如精密天秤。一邊放上微粒即有振動效應。處理日常的粗略生活,這樣的天秤可能過於敏感,沒有實在價值。化學家的精密天秤不適用於日常生活的粗糙物品。拿出結果或許比精確度更為重要。腦袋可能過於注重證據的平衡,在尋求精確結果時過度猶疑,浪費時間。在粗枝大葉的人生,略欠精確但迅速快捷可能更好。快速決定或許有一些錯誤,但往往比花費時間追求精確結論來得實際。

多項假說法尤其適用於社會與人際關係。這些關係涉及重要因素:我們對他人的判斷,識別他人行為的本質,解讀他們的動機與目的。多項重假說法運用於此,與主導理論或單一工作假說法有明顯差異對比。我們習慣以理論來解讀他人的行為。兒童的無意識理論認為好就是好,壞就是壞。兒童預期好人只做好事,壞人只做壞事。好人也會做壞事,壞人也會做好事;這樣的想法與兒童的思維模式相差太遠。遺憾的是很多人在處理社會與人際關係時,還沒有脫離童年的主導理論。

許多人更進一步採用類似於工作假說的方法,對他人的行有某一假設,並以此假設來解讀。這有別於兒童思維:假設好的全好,壞的全壞;但心理上依然有強烈假設,有不良印象的人,行事也不會出於好心。要有正面證據才可以推翻這樣工作假說的影響。

多項假說法廣泛的假設他人行為的本性。行動,以及整體道德特性都可能各自不同;主導本性可能是壞心腸,但行為可能是好的,反之亦然,或是好壞參半,正如人之複雜行為大都是如此。在多項工作假說法,腦袋先要找出行為是什麼,不受主導理論或工作假說的影響。腦袋假設類似的一般行為可能是幾種形態其中一種,就可以更自由審視事態究竟是怎樣。因此在解讀動機和目的時,會假設這只是眾多形態之一,因此首先要確定行為背後有那些可能的動機和目的。多項假說法傾向於公平地平衡所有證據,接受有最多證據的解讀,而不僅是符合工作假說或主導理論的假設。因此,結果必然是更好,更真確的觀察,也是更公平和正確的解釋。

知識的缺陷
第三項結果也是重要。認識到在類似情況和類似外觀下有不同行為的可能性,因而對完整性沒有很大信心,所以更容易察覺到我們的知識是不完美的。隨著我們區分不同行為和動機時認識到有什麼證據,就越發察覺到證據不足之處。必然的結果是不會隨意基於不完美的理由妄下結論,也不會錯誤引用證據;腦袋中多了指標,就不會誤認馮京作馬涼。

總成果是更仔細確定事實,更謹慎得出結論。因此我頗有信心在社會和人際關係中應用多項假說法,會大大減少損及好人好事,害及社會和政治氛圍的誤會,誤判和誤解。對人生錯誤觀察,錯誤陳述,錯誤解讀,造成的傷害可能比不上其他罪惡,但較為常見和隱閉,帶來隱痛。解決之道,在於愛心,在於正確的思維習慣,是其是非其非。不偏不倚判斷所有可能狀況。如證據不足以支持結論,就不要妄下判斷。

我深信面前最偉大的精神改革,是在社會和民間生活引入所謂「多項工作假說法」的思維方式,培養成為習慣。

(小介)Thomas Chamberlin (1843-1928) 是地質學家,撰寫這篇文章時是威斯康辛大學的校長,後來任職芝加哥大學教授和該校Walker博物館館長。1893年他創辦《地質科學Journal of Geology》期刊,直至去世一直出任編輯。1908年他曾擔任美國科學促進會會長。這篇文章轉載《科學Science》15,92(1890)。

Chamberlin先後發表了兩篇以〈多項工作假設法〉為題的文章。1890年,第一篇首先發表在《科學》發表,修改版本在1897年於《地質科學》發表。文章多次在學術期刊重刊,份量可見。這篇譯本依據1897年的修改版本。

網上有國立台灣大學海洋科學研究所碩士生合譯〈多重工作假說方法〉,原文依據《科學》在1965年重刊的文章,似乎是上文提到的1890年的原作。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Re: Chamberlin〈多項工作假說法〉1897

文章BW Book Worm » 週日 1月 02, 2011 2:32 am

原文:The Method of Multiple Working Hypotheses by T. C. Chamberlin, 1897

多项工作假说法

圖檔

这方法可避免像父母溺爱某一喜好理論。

因为研究方法是这一节的主题,我诚惶诚恐选择了「多项工作假說法」在研究、教学和市民生活关系的应用作为主题。

学习有兩个基础门派。一派是试图紧贴追随前人的道路,或是记下前人的研究成果;这只是二手、模仿、或拿来的学习。另一派是原始或创造的学习,在发掘新的真理,或重新组合真理,或个别总合真理时,要求独立或至少是单独思考。无论仅是思考前人的思想,都要尽力独立或单独思考。这学习的习惯不要求学习的题目材料是崭新的,但思考过程和结果必须是个别和独立,不是仅仅依循前人的思路,最终只有预定的结果。欧几里德问题(几何学)正好说明前一派的方向;第二派的方向是在已知和旧有的范畴内,用本身的方法或明显是本身的想法来说明同一议题。

创造性学习最适用于在于那些部分是已知,然而仍有更多是未知的学问,例如我们这些博物学者开发的领域;我们的目标是改善学习的创造阶段的方法,虽然不是全都如此。

有三种思维方法取自迄今历史过程的三个阶段,或许未能审慎预测未來的可能演化。很自然的,目前我们提出的方法似乎是有可能达成的。这三种方式可称之为:首先是主导理論Ruling Theory。其次是工作假說法Method of Working Hypotheses,其三是多项工作假說法Method of Multiple Working Hypotheses。

在智力发展的早期阶段,知識領域颇为有限,往往由单独个人掌握。被公认为智者或亟欲追求这美誉的个人,觉得要成为万事通或是人家认为是万事通,才算名副其实。人们也期望智者和学者能够解释任何新出现的事物。因此,一方面是个人的尊严和野心,另一方面是众人的期望,合而为一的假设是智者无所不晓,聪明敏锐可以解释任何新事物。这种倾向一直繁衍到现代,成为知識的偏向,虽然已经放弃所谓知识万万通的矫情造作。一如早期的情况,依然有一些人的习惯是匆匆忙忙解释新生事物。聪明敏锐的智者,首要责任是走到前线火速解释。解释事物本身是值得称赞,但在严谨研究之前就放炮是要不得的行为。要解答「为何如此?」这些问题在稍后阶段值得推荐,但之前先要找出这是什么。先要有完整的事实,然后才是解释。

未成熟的理論
仓促解释的习惯,导致暂时性理論快速发展。在保持自我一致的冲动下,对某些事物提出的解释,必然用于解释类似的新事物,很快就发展出一套通論來解释类似原先事物的一大堆事物。这套原先仓促而得的通論可能不堪仔细推敲。这通论有一段时间坦诚自认只是暂定。然而人们的思维被暂时性精神和略为坦率的想法蒙骗,以为满足了道德责任,自欺欺人以为这是谨慎公平地朝向最后真理。这未能察觉到如观念和调查只是局部,无论有多少暂家理論都不能视为最终的信念。要满足道德责任,不是因为结論来得迟缓,而是要完整、全面与不偏不倚的调查。

就是在初步阶段,装腔作势发挥了蒙弊的影响。有言道:爱情是盲目的,个人领域有这样的情况,知识领域也有同样的情况。对知识的感情固然是刺激,也是奖励,但智力过程势必陷于不义。一旦有人对事物现象提出看来满意的解释,一旦他的智力子女出生,以及随着解释成长为定论,对智力子女的感情越来越深,因此虽然他视之为暂定,这仍然是亲切的暂定,不是没有偏私的暂定。因此,一旦脑海充满这样的父母感情,很快就采纳了理论,不自觉的选择和放大符合和支持理论的事物,以及不自觉的忽视不符合的事物。对那些符合理论范围的事物,沾沾自喜;对那些似乎不符合理论的事物,淡然处之。心有偏好,所以本能上特别搜寻支持的事物,同时也下意识地利用理论迫使事实符合理论。当这些偏颇的倾向固定下来,脑袋很快退化到偏心的家长式作风。搜寻,观察和解释事物,主导的是对青睐理论的感情,直至作者或倡议者认定这已是无可置疑。理论然后迅速上升到主导地位,指挥和控制着调查,观察和解释。被溺爱的孩子很快长大成为主人,任意指导其作者。就这主题而言,这脑袋之后的历史只会是主导概念越来越主导。

简单总结,演化是这样的:未成熟的解释转化为暂定理論,再成为被采用的理論,然后成为主导理論。

到了最后阶段,除非理论刚好是正确的,不然所有最好结果的希望都消失了。肯定的是,被错误主导观念主导的研究者也可能找到真理,他的错误也许促进他人的研究,但情况实在令人遗憾。这本应是簸谷过程,但灰尘与糠壳与谷粒混在一起

主控理論徘徊不去
如上所谈,主导理論在研究初期占重要地位,是幼稚心智倾向的表达,但在这情况中应用在较高层次的活动。因为在发育初期,情感的比例是高于后期。遗憾的是这没有随着研究初期结束而终止,在许多情况下延续到今日,见诸通晓百科的学者和伪科学家。

主导理论法的缺点显而易见,错误是极为严重。若要指出核心的心理错误,我认为是应由值得信赖,不偏不倚的智慧占据的地位,竟然被偏颇的智慧入侵。

只要智慧处理的主要是无形事物,这思维习惯就可能延续和维持主导优势,因为无形事物本身主要是主观的和可随意塑造;但一旦研究认真投入到实在的大自然事物,有其严格特点和严谨规律,主导理论法的缺点变得显而易見。要致力改革。首要着力改革的是压制。改革倡议者强调理論应有限制,并应致力于简单地确定事实,努力让科学研究是刻苦经营,不是兴之所至。基于狭窄思路的理論已导致明显错误,因此要严正谴责理論。改革的要求不是适当控制和利用理論作业,而是压制。只需回顾过去十多年,可以看到当时的改革风潮,其缺点在于其狭隘和压制。亟欲以求了解事物的成因,是人類智慧的最崇高理想。寻求解释及发展理論的倾向本身是值得赞赏。利用不得其法才应受到谴责。若是追求的目标只是一堆了无意义的残缺事实,学习的活力便迅速消失。

简单镇压式改革的低效率越来越明显,改善着眼于工作假说法,被认为是当今的科学方法,对此我不敢苟同。工作假设法与主导理论法之不同,在于这是用来作为确定事实的手段,其主要功能是建议研究的路线;研究不是为了事实。主导理论法的刺激是寻找支持理论的事实。根据工作假设法,寻找事实是为了最终归纳和论证,假设只是妥当发展事实和事实之间的关系,为最终归纳而安排和保存材料。

可以注意到这样的区别不是黑白分明,工作假说法极为容易沦为主导理论。对假说付出感情,可以和对理论付出感情一样的容易,这方面的论证可能成为另一方面的主导激情。

相关的假说:假說家族
若是全心全意追随,工作假說法是主导理論法的显著改善,但也有其缺点,最好的说法是假說容易变成主导观念。为防范于未然,要提出「多项工作假說法」。多项工作假說法与前者不同之处,在于其原始概念与暂定解释的多项特点。这是针对其他兩种方法的根本缺点,即是智能渊源的偏颇。此法致力于发掘出新事物的每一合理解释,就成因与历史开发每一合理的假說。研究人员因此成为假說家族的父母,父母疼爱所有子女,不会万千宠爱在一身。此法的本质足以抗衡偏爱的危险;这是本法与前兩种方法根本不同之处。研究人员首先置本身于热诚的怜悯,与研究有关的每一假說都有亲子关系(即使不是己出,也属收养关系)。情感本性的偏爱得到中和,研究人员以自然和正直的思想态度进行研究,很清楚地知道一些智力子女在成熟之前会死亡,但亦感受到其中几位在最后结果出现后仍然存活,因为研究总结通常涉及多个因素,不是单一因素。如追随单一假說,可以想象会导致单一的解释概念。适切的解释通常涉及许多成份的组合,在混合的结果占不同比例。真正的解释因此必然是复杂。多项假說法尤其有助于对事物的复杂解释,也是主要优点之一。

人们往往把一个现象归因于单一因素。找到一个成份,就轻易满足,而失诸理解这只是整个研究其中的一个因素,或许是次要的因素。以美加交界的大湖区盆地的成因为例子,不同学生提出各种假说,各有事实的有力支持,在某程度上是言之有理。实际上可以证明盆地是冰河入侵前的河谷,因出口堵塞而形成。这说法有一些真实性。同样也可以证明盆地曾被冰块占据和挖掘开凿,冰河挖掘的说法也有事实支持。还可以证明盆地下方的地球外壳是向下弯曲,地壳形成曾影响盆地形成。依我的判断,每一说法都不是这现象的完整解释,必须全部考虑,也可能要有其他成份补充。因此,问题不仅是要决定涉及那些成份,也要决定每一成份在产生这复杂结果时的方法和程度。冰河作用前的侵蚀,冰河侵蚀或地壳变形这些单一假说不可能解答问题,只有包涵全部以及这现象涉及的任何其他成份的多项工作假說才可以做得到。

多项假说法本质上促进完整性,是其特别优点。工作假說的价值主要取决于能够指出可能被忽略的研究路线。微不足道的事实,如对假说有因果关系的影响,就突显其重要性。举例而言,达尔文假說在过去二十年的研究有重大影响;但单一工作假说可能把研究导向单一路线,忽略了其他同等重要的线索。因此,这促进了某方面的研究,但研究是不完整。如平等看待与主题相关的全部合理假說,可以想象结果必然是完整,这是此法的本质。

利用多项法,各项假說的相互作用扩大了各自的已知范围,彼此之间的矛盾磨灭了各自的判别棱角。多项假说的协调运作大大加强了分析的过程,标准的开发和实证,以及敏锐的判别。

多项法的自然结果是过程变得丰富。各项假說有其自我标准,检验方法和展示真理的方法;如一群假說涵盖主题的各方面,多项法的总体结果是完整和丰富的。

使用本法培养某些特有的思维习惯,值得注意;作为教育的成份,其纪律价值尤其重要。经多年痛下苦功,多项法培养的思维习惯是类似此法本身,可视之为平行或复杂的思维,不再是线性次序的简单想法,思维过程变得复杂。脑袋似乎有能力同时检视不同观点,似乎能够同时以分析和综合的眼光审视事物。这类似研究山水风景:脑袋同一时间接收和协调处理千万条思路,形成复杂的印象,全都记錄下來和研究。我自认对这过程的解释不够完备,以此为事实无疑是挑战传统心理学。我向各位博物学者推荐,各位想必能从本身经验引证。

本法的缺点
本法有其缺点,美好事物总有其缺点;这思维习惯是研究的良方,但有表达的困难,显然很难用口头陈述。语言只能每次表达单一思路,表达顺序必须符合语言习性,速率低下。复杂思维模式尚未高度开发,只有一条主导思路,其他的成为从属,表达不至于极为困难;但多条近乎相同的思路同时充满着观点,显然选择时有困难,令人望而却步。况且文字不可能表达思维运作,从而在默然无声的思想过程中停止使用。文字与思维因而失去了人们习惯的线性默然思考和以语言表达思维的密切关連。实践本法,有人会变得沉默寡言。

教导年轻学生学习此法,有類似困难。学生讨論单一理論或接受简单的解释,比理解和评估澄清真相所需的多个因素来得容易和更有趣。举例说明:学生更有兴趣知道大湖盆地是由冰河挖掘形成,不情愿去设想有三个或更多因素同时或先后发挥作用,也不情愿去估量各因素做到了什么。复杂与量化,对学生的吸引力远远不如有经验的研究人员。

多项假设与实务
我们不习惯把工作假设法应用于教学或日常生活,一般视之为一种科学方法。愚见认为此法应用于实务的价值足以和事情的重要程度相提并论,尤其是研究之前的那些寻问与调查,而不是实际执行。处事妥当,先要调查妥当。在科学研究用得着的优秀方法,也是这些调查的优秀方法。我就这主题作简短說明。

教育一如研究,要有理论。寻找教学良法,往往基于假设有专属流程,让所有学通过,最后得到最佳成绩;因此以往的教学研究主要是关于「何为最佳方法?」,而不是「不同方法有何特别价值?在不同教学工作如何应用不同优点?」。旧有的信念主要是教学均变說的信念。(译注:作者是地质学家,举例也是地质学术语。均变說uniformitarianism的核心意义是:现在是过去的钥匙。可是这个看法包括两个主张,一、古今同律:用以解释古今地质的自然律相同;二、古今同率:现在观察到的变化率,同样适用于过去与未来。录自王道环文章。)

但脑袋的能力和功能大概一如事物的特性与功能一样的多样性:假设在任何和全部情况下,任何教育程序的任何特殊方法,是较其他方法更有效;或是假设单一解读原则可适用于所有自然事物;两者都是同样的荒谬。思维方式无限,思维组合无限,程序排序无限,在不同狀况下不同方法的优势几乎是不说自明。事既如此,教师面对的问题是如何选择和修改以适应可能发生的任何具体问题。重要的是教师有准备应付任何情况和思维状态,一旦变成实际狀况就可以知道和准备面对突发事件。

研究人员掌握多项假说,有事发生时更容易見到事物真相和重要性;教师有随时可用的假说法全面装备,更能理解实际情况,更精确衡量其重要性,更能应用配合情况的方法。

多项假說法应用于日常生活,一如人生状况是变化不定,但某些一般形势可视为整体的典型。刚才提到关于教学方法的应用,稍作修改即可适用于大部份其他工作。通常我们接受任务时,并不全知道涉及的所有因素,或是以后的全部可能发展。因此,最重要的是当「可能」成为「现实」时,要有准备去正确理解这些不可预知因素的性质、意义及影响。若是因先入为主的理論而一叶蔽目,几乎肯定会误解事实,错估议题。另一方面,若是心中假说能预见可能发生的突发事物,事情发生时将更能理解真正事实。脑袋不为预期会出现的必然状况这偏見的影响,思维保持开放和警觉任何状况都可能出现;情况出现时,预先已有安排能正确认识情况。

多项假说法还有好功效。脑袋已预见可能发生的状况,为任何可能情况做好准备,因此是有备无患,兵来将挡,不会只懂得自古华山一条路,不顾是否有大石挡路,只是稳妥掌舵,顺潮逆水都能够安全航行。

诚然,勇往直前,不怕障碍,无惧险阻,排除万难,亦是成事良策,有时能力挽狂澜;但更多的是焦头烂额,一败涂地。只要理性顾及未知因素,或许能导致成功。勇往直前,有成也有败。

犹豫不决的危险
脑袋习惯了多项假设法,会随着事实平衡的上落而路线摇摆。这是本法的本质,大致而言,这是真正的方法。然而,跟着证据走有可能退化为犹豫不决。脑袋不一定能够精确平衡各方证据,在执行任务时能够决定各项假设的机率;有可能因为这些偏见而偏离正轨。本法的应用因而要有一些限制:稳步追随稍差的路线,效果胜于三心两意,胜于在路线之间摇摆犹疑。

运用此法另有密切相关的危险。在本法的最高发展阶段,脑袋对每一事实证据极为敏感;犹如精密天秤。一边放上微粒即有振动效应。处理日常的粗略生活,这样的天秤可能过于敏感,没有实在价值。化学家的精密天秤不适用于日常生活的粗糙物品。拿出结果或许比精确度更为重要。脑袋可能过于注重证据的平衡,在寻求精确结果时过度犹疑,浪费时间。在粗枝大叶的人生,略欠精确但迅速快捷可能更好。快速决定或许有一些错误,但往往比花费时间追求精确结論来得实际。

多项假说法尤其适用于社会与人际关系。这些关系涉及重要因素:我们对他人的判断,识别他人行为的本质,解读他们的动机与目的。多项重假說法运用于此,与主导理論或单一工作假說法有明显差异对比。我们习惯以理论来解读他人的行为。儿童的无意識理論认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儿童预期好人只做好事,坏人只做坏事。好人也会做坏事,坏人也会做好事;这样的想法与儿童的思维模式相差太远。遗憾的是很多人在处理社会与人际关系时,还没有脱離童年的主导理論。

许多人更进一步采用類似于工作假說的方法,对他人的行有某一假设,并以此假设来解读。这有别于儿童思维:假设好的全好,坏的全坏;但心理上依然有强烈假设,有不良印象的人,行事也不会出于好心。要有正面证据才可以推翻这样工作假說的影响。

多项假說法广泛的假设他人行为的本性。行动,以及整体道德特性都可能各自不同;主导本性可能是坏心肠,但行为可能是好的,反之亦然,或是好坏参半,正如人之复杂行为大都是如此。在多项工作假说法,脑袋先要找出行为是什么,不受主导理论或工作假说的影响。脑袋假设類似的一般行为可能是几种形态其中一种,就可以更自由审视事态究竟是怎样。因此在解读动机和目的时,会假设这只是众多形态之一,因此首先要确定行为背后有那些可能的动机和目的。多项假说法倾向于公平地平衡所有证据,接受有最多证据的解读,而不仅是符合工作假說或主导理論的假设。因此,结果必然是更好,更真确的观察,也是更公平和正确的解释。

知识的缺陷
第三项结果也是重要。认识到在类似情况和类似外观下有不同行为的可能性,因而对完整性没有很大信心,所以更容易察觉到我们的知识是不完美的。随着我们区分不同行为和动机时认识到有什么证据,就越发察觉到证据不足之处。必然的结果是不会随意基于不完美的理由妄下结论,也不会错误引用证据;脑袋中多了指标,就不会误认冯京作马凉。

总成果是更仔细确定事实,更谨慎得出结论。因此我颇有信心在社会和人际关系中应用多项假说法,会大大减少损及好人好事,害及社会和政治氛围的误会,误判和误解。对人生错误观察,错误陈述,错误解读,造成的伤害可能比不上其他罪恶,但较为常见和隐闭,带来隐痛。解决之道,在于爱心,在于正确的思维习惯,是其是非其非。不偏不倚判断所有可能状况。如证据不足以支持结論,就不要妄下判断。

我深信面前最伟大的精神改革,是在社会和民间生活引入所谓「多项工作假说法」的思维方式,培养成为习惯。

(小介)Thomas Chamberlin (1843-1928) 是地质学家,撰写这篇文章时是威斯康辛大学的校长,后来任职芝加哥大学教授和该校Walker博物馆馆长。1893年他创办《地质科学Journal of Geology》期刊,直至去世一直出任编辑。1908年他曾担任美国科学促进会会长。这篇文章转载《科学Science》15,92(1890)。

Chamberlin先后发表了两篇以〈多项工作假设法〉为题的文章。1890年,第一篇首先发表在《科学》发表,修改版本在1897年于《地质科学》发表。文章多次在学术期刊重刊,份量可见。这篇译本依据1897年的修改版本。

网上有国立台湾大学海洋科学研究所硕士生合译〈多重工作假說方法〉,原文依据《科学》在1965年重刊的文章,似乎是上文提到的1890年的原作。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自學書院中譯本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