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壞壞資本主義與增長繁榮的經濟學》2007

請在此查看最新發表的譯文

《好好壞壞資本主義與增長繁榮的經濟學》2007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12月 08, 2009 1:20 am

經濟是國家和人民的命脈。過去幾十年,富裕國家人民生活得到極大改善,源於經濟持續蓬勃增長。但近年來,美歐日等國的經濟增長緩慢,甚至停滯不前。William J. Baumol, Robert E. Litan和Carl J. Schramm三位合作撰寫的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分析研究這令人擔心的趨勢。

三位作者都是經濟學出身,各自是本身職場的頂尖人物。Baumol是紐約大學的經濟學教授;Litan轉職律師,是反壟斷法專家;而Schramm是醫療融資專家,創立Johns Hopkins醫療照護融資及管理中心。這一本三劍合璧的大作,是由美國的Kauffman基金會贊助。這個基金會旨在推廣創業精神。本書已翻譯為九種語文,被評為「推動討論」的十大好書之一。

本書分析國家指導,寡頭,大企業和創業型四種類型的資本主義,只有創業型和大企業混合的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才是經濟持續增長的引擎。作者指出雖然創新離不開創業,但兩者有不同之處,又建議政府應如何改善營商環境,方便創業家。本書詳述歐日經濟由盛轉衰的原因,指出這些國家面對老齡化的壓力,必須從速釋放創造力。中國和印度崛起,會否對美歐國家構成威脅?作者認為無需過份擔心,最重要的是做大餡餅。

本書的發行別出心裁,除了三十美元的印刷本外,還有在網上以Creative Commons(CC)條款發表的英語開放版。自學書院根據公開版本最近完成中譯《好好壞壞資本主義與增長繁榮的經濟學》,一如以往以CC條款發表。


中譯本約十九萬字,193頁。可下載(正體PDF, 2.11MB)(正體DOC, 5.88MB)

目錄
譯者的話
前言
(一)創業精神和增長:失踪的一塊拼圖
(二)為什麼經濟增長關乎重要
(三)什麼驅動經濟增長?
(四)不同類型的資本主義及其對經濟增長的影響
(五)在前沿的增長
(六)在經濟欠發達經濟體系激發創業精神
(七)大企業富裕經濟體系:防止倒退或停滯
(八)照顧和維護創業型資本主義
附錄:數據收集和計量問題
參考書目
網上中文參考資料

*******************************************************

经济是国家和人民的命脉。过去几十年,富裕国家人民生活得到极大改善,源于经济持续蓬勃增长。但近年来,美欧日等国的经济增长缓慢,甚至停滞不前。William J. Baumol, Robert E. Litan和Carl J. Schramm三位合作撰写的Good Capitalism, Bad Capit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rowth and Prosperity分析研究这令人担心的趋势。

三位作者都是经济学出身,各自是本身职场的顶尖人物。Baumol是纽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Litan转职律师,是反垄断法专家;而Schramm是医疗融资专家,创立Johns Hopkins医疗照护融资及管理中心。这一本三剑合璧的大作,是由美国的Kauffman基金会赞助。这个基金会旨在推广创业精神。本书已翻译为九种语文,被评为「推动讨论」的十大好书之一。

本书分析国家指导,寡头,大企业和创业型四种类型的资本主义,只有创业型和大企业混合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才是经济持续增长的引擎。作者指出虽然创新离不开创业,但两者有不同之处,又建议政府应如何改善营商环境,方便创业家。本书详述欧日经济由盛转衰的原因,指出这些国家面对老龄化的压力,必须从速释放创造力。中国和印度崛起,会否对美欧国家构成威胁?作者认为无需过份担心,最重要的是做大馅饼。

本书的发行别出心裁,除了三十美元的印刷本外,还有在网上以Creative Commons(CC)条款发表的英语开放版。自学书院根据公开版本最近完成中译《好好坏坏资本主义与增长繁荣的经济学》,一如以往以CC条款发表。


中译本约十九万字,193页。可下载(简体PDF, 1.9MB)(简体DOC, 5.73MB)

目录
译者的话
前言
(一)创业精神和增长:失踪的一块拼图
(二)为什么经济增长关乎重要
(三)什么驱动经济增长?
(四)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五)在前沿的增长
(六)在经济欠发达经济体系激发创业精神
(七)大企业富裕经济体系:防止倒退或停滞
(八)照顾和维护创业型资本主义
附录:数据收集和计量问题
参考书目
网上中文参考数据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五 12月 25, 2009 1:53 pm

介绍另一本有关「创新」的公开共享參考书:

DEMOCRATIZING INNOVATION- by Eric Von Hippel

简体中译本有:
《创新的民主化》陈劲 朱朝晖 译

两个版本都是以Creative Commons的BY(保留署名)-NC(不得作商业用途)-ND(不得衍生)的条款发表。可点击以上连结下载。

随着时代的发展,创新愈益显示其民主化倾向,而且这种倾向正在快速发展。在不断发展的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的帮助下,用户越来越善于开发他们自己的新产品和服务。这些创新的用户——包括个体和企业——经常无偿地让他人共享其创新,创建用户-创新社团和智慧公地。在《民主化创新》一书中,埃里克•冯•希普尔密切关注了这种新兴的事物,也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创新系统,解释了用户为什么需要为自己开发产品和服务,什么时候是有利可图的,以及为什么值得无偿公开并供所有人使用。

创新民主化的趋势既存在于软件和信息产品领域——最著名的是自由和开源软件运动——也存在于实物产品领域。冯•希普尔关于用户创新的例子就包括从医疗设备到冲浪板、到软件安全性能。他发现产品和服务创新集中于“领先用户” ,这些领先用户领先于市场潮流,并且他们的创新通常具有较强的商业吸引力。

冯•希普尔认为制造商需要重新设计自己的创新流程,他们需要系统地搜索用户开发的创新。他指出,企业界已经通过为用户创新者提供新产品开发所需工具的形式帮助他们进行创新——定制半导体产业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用户创新对社会福利具有积极的推动效应,冯•希普尔提议,政府的相关政策——包括研发的财政补助、赋税优惠等方面应该作出调整,以消除用户创新的障碍。冯•希普尔认为,这种以用户为中心的,民主化的创新系统是值得为之奋斗的。

目录
第一章 引言和概述
第二章 领先用户的产品开发
第三章 为什么许多用户需要定制产品
第四章 用户的创新——购买决策
第五章 用户的低成本创新利基
第六章 为什么用户常常无偿公开创新
第七章 创新社团
第八章 为用户创新修订政策
第九章 创新的民主化
第十章 应用:寻找领先用户创新
第十一章 应用:用于用户创新和定制设计的工
第十二章 用户创新与其他现象和领域的联系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Re: 《好好壞壞資本主義與增長繁榮的經濟學》2007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一 10月 25, 2010 11:05 pm

中國如何汲取日本經濟發展經驗?
雷鼎鳴
《信報》2010年10月25日

日本自五六十年代開始,經濟高速增長,到了1990年,人均GNP已經比美國高出15.8%,與中國相比,更是當時中國的六十八點七倍!但眾所周知,從1990年至現在,日本經濟「衰足」二十年,經濟增長似有若無。

結構問題要注意

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也持續了不止三十年,但這種增長會不會如日本般戛然止息,成為歷史的感嘆號?這是經濟發展史中的頭等重要問題,中國不能不深入了解日本的經驗與教訓。

一種常聽到的觀點是日本受1985年的《廣場協議》(Plaza Accord)所拖累,日圓滙率被迫急升,致使日本經濟欲振乏力。這種觀點似乎在中國也頗有影響力,可能也是中國拒絕把人民幣大幅升值的原因之一。

我不贊成人民幣大幅升值,但卻不認為日本經濟停滯二十年,是由於日圓升值所致,中國不應錯學日本的經驗。事實上,從1985至1990年,日本經濟持續有不錯的增長,並未受到滙率的影響,日圓升值後,日本的外貿依然連年盈餘,我們很難得出日圓升值是日本經濟沉疴不起的元兇這一結論。我在本報曾討論過日本著名經濟學家伊藤隆敏(Takatoshi Ito)的觀點,日本走向通縮,主因是她1985至1990年期間錯誤的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致造成其後的房地產及其他資產的泡沫爆破(見2010年4月12日拙作〈人民幣滙率政策與內地樓價〉)。

亦有人把日本的衰退歸咎於日本的銀行體制出現過大問題,但過去二十年,日本企業若要借錢,並無特別困難。此說也並不成立。

真正值得中國注意的是,日本經濟發展的一些結構性的問題。

日本著名計量經濟學家林文夫(Fumio Hayashi)與諾貝爾獎得主普雷斯蓋特(Edward Prescott)曾有研究指出,九十年代日本的經濟停滯,是由於她把「標準工時」從1988年的每周四十八小時逐步下調到1993年的四十小時,並新增了一些勞工假期,致使日本的平均每周工作量從四十四小時減至三十八小時左右。根據兩位經濟學家的計算,勞動力減少了這麼多,完全抵消了九十年代日本資本量的增長。經濟增長的動力不外乎是勞動力及資本等生產要素的上升及生產效率或科技上(或稱全要素生產力)的進步,日本勞動時間下降抵消了資本的積累後,經濟增長便只能倚靠全要素生產力的進步,但可惜日本在此期間連生產效率也停滯了。

教育體制要改革

中國目前總勞動時間並無減退,資金積累遠比日本為快,所以暫時不用擔心重蹈日本的覆轍。但日本的全要素生產力為什麼停滯下來,中國卻必須引以為鑑,避免出現同樣的問題。

日本在七八十年代如日方中之時,其民族的特強模仿能力不但獨步天下,而且在改善產品上,日本也做得十分不錯。但以日本這樣一個高度發達的經濟體,主要靠模仿顯然不是長久之計,日本若要在高的平台上繼續增長,創新能力便十分重要。但恰好日本在這方面能力不見突出,所以從模仿到創新的過渡時期便步履蹣跚。中國若要從此點汲取經驗,及早改善教育體制是必須的。

中國近年發展快速,倒有一樣原因與日本十分相似,就是在國際貿易中十分積極,不斷出口。為什麼國際貿易有助中國經濟的增長?

一般(但又是正確)的解釋有二。其一是自由貿易可促使不同國家按各自的相對優勢生產,例如勞動力充足的中國可輸出勞動密集產品,美國等科技大國則輸出科技密集產品;不這樣做,在國際市場的競爭中不能生存下來。其二是在國際貿易的激烈競爭中,企業若不千方百計改善自己的生產效率便只會被淘汰。中國過去三十年的成功,很大程度是因為貿易上的競爭而使到勞動力及資金更有效率的被配置,企業的管理也有長足的進步。但現今階段的增長可能漸漸要更倚靠開放政策所帶來的另一動力。

創新能力要提升

這種動力是新技術的掌握與擴散傳播。經濟與技術後起的國家有一優勢,便是可在貿易與生產的過程中學到先進國家的技術,不用從零開始發展自己的創新科技。例如,「蘋果」的電腦與手機,部分生產程序在中國進行,中國的技術人員及工人經過實踐,不難把部分技術學到手。在模仿的基礎之上,慢慢也會有創新出現,近月內地出現的「蘋果皮」手機外套,便是兼有模仿與創新的部分,我校的一些內行同事,大表讚嘆其前途無限。

我上月介紹過深圳大芬村的油畫(見9月20日拙作〈深圳大芬村對香港經濟發展的啟示〉),回想起來,歐洲不少貴價酒店設施普通,但卻以房間內掛有油畫作招徠,這些油畫恐怕不少便是大芬村的出品。經過大量模仿後,部分畫工的創造力得以提高,質量幾可亂真,難怪帶我參觀大芬村的朋友不斷選購其優秀作品,而這位朋友卻是位有盛名的藝術家,目光銳利。沒有改革開放,大芬村的現象不會出現。

不過,日本從主要靠模仿過渡到主要靠自我創新所遇上的困難卻很值得中國重視。中國經濟不斷進步後,科技上與外國的差距會慢慢收窄,可學的東西會減少。若要保持技術上的不斷進步,便必須提高學習與模仿的效率,並且提升自我創新的能力。日本與中國在學習與模仿上都做得不錯,有時甚至是使人驚嘆的,但創造力如何提升,至今卻是大問號。

要解決這問題,中國必須改善教育及科研的量與質。

哈佛的巴羅(Robert Barro)與他現任亞洲發展銀行總經濟師的韓籍學生李鍾和(Jong-Wha Lee)建設了一個很好的公開的數據庫【註】,把世界各國歷年來的教育數據都納入,對我們了解中國與日本的教育狀況有很大的幫助。從兩人提供的數據可得知,在2010年中國二十五至二十九歲的人口中,有75.5%最高學歷是就讀過中學課程,另15.2%就讀過大專課程,與香港的76.5%及19.8%相關數據非常接近,在教育年數上港人大可不必存有什麼優越感。

但若與1990年時的日本相比,中國卻是大有不如。當時日本二十五至二十九歲的人口中,有50%最高學歷是就讀過中學,另42.6%就讀過大專。

抄襲歪風要遏止

由此可知,在教育的量及普及上,二十年前的日本遠勝今天的中國,但因中國人口眾多,能夠有相當教育基礎,從而能較易掌握別人先進技術的中國工人總量,卻是比日本為多。

日本的高等教育雖遠比中國普及,但仍遇上往創新轉型的困難,中國將來所會遇上的問題,由此可知。中國現在仍相當大程度處於模仿階段,要走完這一段路,恐怕還有相當時日,所以仍有時間為將來的創新打下基礎。我相信這要從教育的量與質及科研體制上着手。

在教育的量上,既然中國連二十年前的日本也趕不上,當然要快馬加鞭增加投資。我多次指出過,中國政府教育開支佔GDP的比重在世界上連一百名也進不了,如何可面對「科教興國」的口號?

在質方面,從內地來港的優秀學生可知他們大多工作勤奮而且聰明認真,與香港部分年輕人的散漫反差巨大。不過,這只是指優秀學生而言,建基於背書考試的教育不可能對創新能力沒有殺傷力。中國的課程不可不及早改革。

在科研論文產量上,中國已升至世界第二,但從論文被引用的次數來看,中國論文的平均質素仍十分低下。我相信原因是中國科研體制還沒有很好的建立起來,學術腐敗嚴重,抄襲成風,急功近利,這如何可與大搞創新活動相匹配?

不過,中國尚有一優勢是日本所沒有的,便是中國在海外學習及已畢業的科研人員數以十萬計,這批人相當一部分在未來十年八年會陸續回國,對中國科研體制及科研創新活動的提升不可限量。

按過去的記錄看來,香港有可能成為這批人才的中轉站或終點站,對中國的潛在貢獻,不應低估。

註 巴羅與李鍾和的數據庫資料詳盡,但對教育年數的定義與官方統計頗有出入。其數據可在http://barrolee.com下載。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自學書院中譯本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