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發展中國家的百元美金電腦(推薦)

麻省理工學院專業教育計劃的錄像系列:字幕文本轉錄和參考資料

給發展中國家的百元美金電腦(推薦)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5月 15, 2007 3:59 pm

>>>简体字幕文本

給發展中國家的百元美金電腦
The Hundred Dollar Laptop-Computing for Developing Nations


2005新興科技會議
《科技評論》主辦
2005年9月28日於麻省理工學院

講者:
Nicholas P. Negroponte
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主席與共同創辦人
Wiesner媒體科技教授
「每個兒童一台筆記本電腦」(One Laptop Per Child)主席

圖檔
(BW註:第一批筆記本電腦已面世!圖片和有關資料請參閱「每個兒童一台筆記本電腦」網頁

影片
(正體字幕)http://www.myoops.org/twocw/mitworld/video/313/index.htm
(簡體字幕)http://www.myoops.org/cocw/mitworld/video/313/index.htm

關於本次演講:
想像一個世界,所有在學校的兒童都可以擁有筆記型電腦,甚至是連那些居住在沒有電力和電話的村莊中的孩童都不例外。這是Nicholas Negroponte的夢想,他的「每個兒童一台筆記本電腦」(OLPC)的非營利組織則正在把這個夢想推動到真實世界中。借著像是News Corporation和Google這些大公司的幫助,Negroponte開始從巴西、泰國、埃及、中國和南非安排了數以百萬計的筆記型電腦訂單。即 使是聯合國也認可這個計畫。Negroponte的原型機是一台從「肥胖」的桌上型電腦瘦身的筆記型電腦,同時移除了市場和行銷部分的花費,得到的結果是 7.5吋的螢幕、Linux作業系統、手搖曲柄的電力來源、橡膠的外殼、以及超級亮的螢幕以便「能夠帶到陽光下當書來讀」。得到的結果就是一個可以協助八 億孩童探索、互動和創作的便宜工具。別太擔心連線速度的問題,媒體實驗是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每台電腦會變成其他使用者網狀網路上的節點,替偏遠的地區創 造了可使用的簡單網路。至於電子郵件和網路瀏覽這些同步的工作,Negroponte說只需要2MB就可以解決1000個孩子的需求。 拼湊出這些便宜的教育裝置的關鍵在於數量:越多國家可以加入這個行列,這些電腦就會變得越方便、越便宜。Negroponte 對於這些機器可能吸引的灰色市場非常小心,決心要讓它們成為極為獨特,由政府派發的教育工具,讓偷取它們會像是偷「郵局卡車」一樣的尷尬。 Negroponte 的結論是:「改變這世界的教育將會是極龐大的工作,」將會花費數十年,但如果讓每個孩子都能夠有電腦,這將可以「埋下改變的種子」,協助「創造未來」。

(字幕轉錄文本。為方便閱讀,文本略有刪去講者停頓、重複的文字。)

Jason Pontin
歡迎各位來到麻省理工的新興科技研討會,在接下來的兩天中,諸位將會看見數十種讓人驚豔的新興科技。座談會來賓和講者將會解釋為何它們不可小看。我希望可以看到資訊、活力充沛的大量論辯。這一開始我必須先感謝合作伙伴和贊助廠商、西班牙政府、Alexandra以及每年協助我們組織這個會議的Penton公司。

事實上我並不會是接下來兩天的主持人,這個工作是屬於我們的主編Bob Buderi。我把任務交給Bob,由他來告訴各位今天的節目。非常感謝各位來此,希望各位不虛此行。謝謝。

Bob Buderi
謝謝Jason,再次歡迎各位。我們非常感謝各位來加入。我想我們接下來的兩天都十分的精彩。各位都知道,當我們分析新科技時,並不僅是關於將要出現的新科技,而且還有為什麼必須關注它們。它們會怎麼影響商業、社會和個人生活?在過去數十年,美國在這領域特別成功,都是因為我們的創意機器驚人的合作:從創投、新創業的機會、教育系統、大公司、以及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所有這些觀點和角色在接下來兩天都會呈現。

首先我們會介紹我們的第一個講者:Nicholas Negroponte。他本身就在數位時代扮演了先鋒的角色,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的創辦人,領先開始投資像是數位圖像、個人化新聞、語音辨識、手勢辨識等輸入介面,以及各種被全世界複製、引伸、強化的科技領域。現在,Nicholas 將他的精力投注到將數位科技帶到新興國家中,也就是一百美金筆記型電腦計畫。當我邀請他來發言時,他說這或許是他這輩子所做過最重要的事情。我就不再多說,為各位介紹Nicholas Negroponte。

Nicholas Negroponte
謝謝各位,這的確是我這輩子做過最重要的事情,這也是我這輩子第一個只需要20秒就可以說明清楚的計畫。世界各地對它的接受度其高無比,媒體至今未說過一句壞話。所以,現場如果有媒體的話,或許諸位可以繼續保持這樣。

概念很簡單:這是跟教育有關,這是教育計畫,不是筆記型電腦計畫。我們對教育有興趣的原因很簡單,不是因為我們是教育機構,而是因為(我們是教育機構)。如果你分析每個世界級的問題,地球上所有大的議題:和平、環境、貧窮,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一定會包括教育,甚至只需要教育就可以解決。如果你的解決方案不包括教育,那根本不能解決問題。如果這計畫是以教育為主,我們工作的假設是在於:如果我們可以提升教育水準,特別是小學及中學教育,而不是高等教育,世界就會變得更好。

既然這是個科技會議,我們的第二個假設是...在新興的國家,不是新興的科技,新興的國家。關鍵並不是在於連線速度。我這樣說的原因是人們認為這是關鍵,但這並不是。它以前是關鍵,這問題並沒有解決,但有許多人和許多系統在處理它:WIFI、WIMAX、GPRS、3G、4G、光纖等等等。你可以抱怨某個不好,讓某個更快、這個更好,都可以!有非常多人在努力,有太多可能性。原先的管制霸權在改變。全球化的競爭,以及當地的利益和從下而上的建設,這些都正在發生,不需要我,不需要麻省理工,不需要媒體實驗室。

但是,對教育來說,其瓶頸是...筆記型電腦。這也是我想要告訴你的故事。我大約會用三十分鐘左右來告訴你這個故事,然後開放大約十分鐘的問題。我一開始將會說明整個背景。有很多人突然間想要幫助發展中國家,因為他們到了某個年紀,因為他們覺得值得等等。這都沒有錯,但我一開始想要說明清楚,這是我們已經作了超過三十年的工作。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我可能不該承認這件事情...我從來沒做過Powerpoint的簡報。事實上,我經常嘲笑Powerpoint。我笑他們的原因是有人會作那種小人跳舞拉字出現的簡報,我坐在那邊覺得都快吐了。

然後你去很多大企業,我是Motorola董事會的成員,我們會在不對外公開的狀況下開會,討論通信產業,而我會看到Powerpoint。我意識到,在董事會如果我們看到一個Powerpoint,在那之前可能經過三十五張Powerpoint,因為這張所以下一張然後又下一張。如果沒有Powerpoint,這世界可能更有效率。我作了一套,之前從來沒用過,也沒讀過手冊,如果這搞砸了,那是因為我太天真了... 。

我現在準備要開始,請把影像切到我的筆記型電腦。這是過去...讓我真正回到過去。這是1970年,4月17號,Seymour Papert 在麻省理工發表演講,聽眾比各位要多一些,主題是:「教導學生思考」。這是一個你們大多數人多半知道的計畫:LOGO。我們開始努力瞭解孩子們如何學習。我們第一次在發展中國家進行這計畫是在Senagel,這是一張1983年該地的照片。Steve Jobs給了我幾百台電腦,我們把他們安裝在Decar外的學校內。諸位可能會對下一個感興趣。

各位如果認識Seymour,這是23年前的他。當我們開始這計畫時,IBM PC甚至還沒誕生。那時我們所學到的,是即使是最偏遠地方的孩子們,適應電腦就像是魚在水中一樣的自然,這並不是主要的問題。這個規模並沒有再增加,我們沒繼續下去。

但我們在1988年,在Costa Rica開始了另一個計畫。Costas Arias那時是總統,這是他的平台,Seymour和他及當地人密切合作,建立了一個中心來教導教師。有些此地的訓練師來自麻省理工。開發中國家孩童使用電腦的模範就是Costa Rica。

如果你想要研究表現的最好,持續最久的,就是Costa Rica。你也可以看看今日的Costa Rica,百分之五十一,或許更多,但肯定超過一半,他們出口的產品有超過一半是IC。香蕉和咖啡加起來都沒有到這個比例。這實驗確切改變了這個國家,不成功的部分則是它沒有往外擴張。換句話說,它甚至連鄰國都沒有影響到。

在那之後,我們在Kashmir作了一些工作,我們試著連接印度、Kashmir、Pakistan。大約是四年前,我們用極長距離的WIFI,目標是連結各個學校。接下來的兩張投影片是對我影響最大的,大約是在1999年,那時遍地黃金,我和我的妻子在Cambodia建了幾所學校,理由就不在此贅述了。我們在沒水、沒電、沒電視、沒電話的村莊建學校,兩座村莊的其中一座甚至連路都沒有。我們去年八月去的時候,根本到不了那裡,而我說的是去年八月,而不是1999年,就是到不了那裡。重點是,這是真正偏遠、中度收入的村莊,每年的收入是47美金。當我們建造學校時,我們想就蓋了學校就好了。但我們沒有...我們的兒子那個時候賦閒在家,我說如果你覺得替老爸工作不丟臉的話,你可以去Cambodia把這整個安排好。你可以看到後面有個衛星天線,和Shino Watro衛星連線,上下傳大約有0.5M byte的速度。因為這裡沒有電力,你得放進發電機。筆記型電腦耗電比較合理,所以我們用它,有件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叫孩子們把筆記型電腦帶回家,因為我們在村莊內有WIFI無線網路,它有幾個小時的電池,所以在家不需要電。他們第一天把筆記型電腦帶回家,第二天他們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把電腦打開過。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說父母不准他們打開筆記型電腦,因為可能會弄壞。所以我們說,不,不會壞的,在學校都用過的,帶回家吧。這裡是個簽署過的文件說你不需要負責。很多父母可能根本不識字,但至少他們都乖乖回家打開了電腦,父母愛死了。他們這個高興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這是屋子內最亮的照明!這些都是僅有一房的屋子,你在這房裡作所有事情,大家睡在同一個房間內,在屋子底下作飯。當孩子打開筆記型電腦時,照亮了整個房間。除了象徵意味的照亮這個家庭之外,這電腦還真的可以當作照明,這可是相當不同凡響的!

在這個計畫中還有其它的故事。我們送來筆記型電腦的第一年,很快就是四年前了。在送進筆記型電腦的三年之後,五十台之中只有一台損壞。你會問,為什麼會這樣?對了,還有其它的數據:百分之百的變壓器壞了,但只有一台筆記型電腦壞了!為什麼呢?因為這是屬於他們的。孩子們時時清潔它,把它當作新自行車一樣,有些人還讓姊姊幫忙作了小袋子來裝,所以才沒有損壞。

最後一個在2002的背景資料是...Seymour Papert說服美國Maine州立法,Angus King那時是州長,該州立法通過每個孩子一台筆記型電腦。根據Maine州法律,該州的孩子可免費從州政府獲得一台電腦,是教育的一部份。這法案執行了,中等學校都牽連進去,但我不知道確實的狀況
目前應該普及到每個學生都有了。而我們作的是,我們說,既然通訊不是問題,我們是否可能讓那筆記型電腦只需要100美金?而要做到這一點,第一個創意是成立「一孩一筆電」組織,OLPC
每個孩子和個人電腦的英文縮寫巧合的相同。這裡的問題是,由於OLPC是非營利組織,你的董事會的陣營就很完美了。

想想看吧,我以Motorola來舉例好了。如果有人技術上領先了10美金,我的意思是同樣品質或者更好,成本可以少10美金,在製造出來的手機上節省十元,誰會拿到這十美金呢?這很簡單,董事會法律上的責任是是股東們,我們不見得會把十元全部給股東們。我們或許會用兩元來減價和Nokia競爭,我們或許會用兩元來資助研究,提供未來更大的創意優勢。但這都跟利潤有關,這才是公司的責任。這並不是一個宗教與另一個宗教的差別,而這就是你的責任。法律是這麼規定的,成立公司的目的也是這樣。而我們因為所創辦的是一個非營利組織,在這個案例子中是非營利的協會。一旦我們有了十元的突破,也就是技術突破讓我們可以省下十元,猜猜看誰可以得到十元?就是這些孩子們!這會變成九十美金的筆記型電腦,然後是八十美金筆記型電腦,然後七十、六十、五十元…我們跟政府說我們的價格可能會上漲,我們不會保證說一定是一百美金,第一次可能是一百五十美金,或許一開始會上升,你會用比較高的價格拿到。但不管第一次的價格如何,都會持續下降,不是往上,而是下降。這是部分的結構,而且非常重要,規模很重要。並不只是因為很明顯的那個原因,並不只是因為你買一百萬個零件,就會比一百個或是一千個便宜。規模重要的原因是想法、態度和佔有率。

我去到某個公司,這裡不提名字,但這發生過非常多次。我去到某個公司,跟他們說需要你們解決這個問題:低等級的機器、小尺寸等等。他們會說,這不在我們的未來規劃上,我們不感興趣。在顯示器的案例中,我們想要攻佔客廳:硬碟的廠商說:我們想要做一元硬幣大小200GB的硬碟。我去過筆記型電腦中每一個技術所需要的公司,獲得的答案都一樣。他們公司的策略、方向都是往更大、更小、更好。所以,在硬碟的案例中,我說我不在乎大小,我只需要很小的容量,但我需要很便宜的成本。他們都說不在公司策略、未來規劃中;你馬上就被請了出去。你會說:「喔天哪,真可惜,我要兩百萬台。」他們會說:「喔喔,等等,這可能可以成為我們公司的策略之一。」所以,規模和策略有關,不僅是和零件數量成本有關。

我把免費放在這裡的意思是國家免費送給孩子。我前幾天做過一場簡報,有人質疑了這部份,我這才發現自己沒在現場說過,所以我自己作了筆記。最後一部分則是我們需要企業伙伴來開始這個計畫,才能啟動這個計畫,開始設計,才能開始工作、找到辦公室,繼續執行。對我們來說企業的贊助是非常重要的。GOOGLE、AMD、Newscorp、Red Hat、Bright Star,還有三個正在安排中。這八個公司的工作是...給予足夠的經費,25%給麻省理工、75%給非營利的OLPC協會。這計畫就這麼誕生了。而各國則是預付定金來製作一百萬台,每個參與的國家都要,以便獲得足夠的規模和動量啟動這計畫,這是解決這問題的重要關鍵。

讓我再多介紹一點。事實上,你知道,當你用Powerpoint的時候...我一直擔心自己會因為年老而健忘,我以前演講時甚至連稿子都不用。然後我想,萬一我得了老年失憶症怎麼辦?Powerpoint就是給老人失憶症用的,這是我應該告訴你的東西。有人告訴我,我這邊姑隱其名吧,因為我的年紀、我作的事情,我大概都從小認識這些人,其中有一個說不可能。在麻省理工,不可能就是「去作」的代號,所以我們決定自己來,筆記型電腦的經濟模型很有趣。很簡單的說明,百分之五十的筆記型電腦...抱歉,筆記型電腦價格的一半...是販賣、行銷、運輸、利潤等等這些部分。我們這些都不需要,我們把剩下的一半價格分成兩個部分:顯示幕和所有其它的東西。顯示幕的部分,就是媒體實驗室的技術,以及一些新加入的教員。今年一月剛加入的Marylu Jackson,她現在是OLPC的科技長,在這之前他是Intel的顯示器部門負責人。所以,我們花了很多專業能力將顯示幕成本降到35美金。你的筆記型電腦其餘的部分至少其中的75%是為了承受作業系統的重量,主要的問題是軟體。我不是找微軟的毛病,這對Adobe或是所有的廠商都一樣。如果諸位在台下,很抱歉。每個製造廠商製造的軟體新版都比前一版要糟糕,為什麼呢?因為人們坐在房間內會說要加這個功能、要加那個功能。所以,現在你只是要打開一個PDF,你用3GHZ的機器還是必須不停不停的等。這些傢伙到底是怎麼搞的?這些程式變得有夠大、有夠爛、有夠慢、有夠不穩,我們能怎麼辦呢?我們從頭來,幫它減肥,剩下Linux的骨架和開放原始碼的骨架,這樣就又減少了機器剩下的75%的成本,而且它也會給你更順暢的使用者經驗。

雙模顯示器是一個可以像是DVD播放機一樣運作的顯示幕:全彩,小型的7.5吋螢幕。其中一個模式是透視型螢幕...但第二個模式中,這也是這概念精彩和技術的關鍵…模式二是你打開開關或是用軟體,這都不重要,模式二是黑白、4X解析度、陽光下可以閱讀的反射型螢幕。孩子們可以把它帶到陽光下,用很少的電力把它當書來讀。在擁有這兩類型的模式之後,你擁有的就是一本電子書和筆記型電腦,這個關鍵我稍後會解釋。必需要是堅固耐用,用曲柄電力的,因為很多地方甚至沒有電力,USB等等。

你們可以自己看到畫面,PPT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你不需要說太多事情,大家可以同時看畫面。開放原始碼,開放有很多的意思,房間中的諸位可能有很多人比我還要瞭解。我用過WIKIPEDIA
這裡究竟有多少人用WIKIPEDIA?我預料到了:舉手的有一半,這讓你們比另外一半人強。但如果你們是沒舉手的那一半請今天晚上照著這拼法去WIKIPEDIA看看。這是個很驚人的現象,到目前為止可說是地球上最好的百科全書,而且品質還在不停的提升。這是不同模式的開放原始碼,由讀者輸入資料,它即時修正,即時更新。你如果去查自己,可能會發現資料就在上面,然後甚至有你三週前才作的事情。這是相當驚人的現象,WIKIPEDIA對我們非常的重要。

網狀網路的概念是每當你打開一個筆記型電腦,它就成為網路上的一個節點,並不僅是像WIFI連接到AP一樣,也不是與WIMAX塔連結。歷史上的第一個網狀網路我們就是安裝在麻省理工校園內的,我們協助在台北建造的則是有一萬個節點,足以涵蓋整座城市...(譯者註:我其實常常收不到訊號),每一點都可以和鄰居聯絡,外面的點再繼續往外聯絡,就像是你和這個人溝通傳訊息到那邊一樣。訊號透過手機、筆記型電腦、路由器不停的往外傳遞,構成了一個網狀網路。當孩子們打開筆記型電腦時,他們就在原先沒有網路處創造一個網狀網路。更重要的是,僅有一兩台筆記型電腦需要接回網路主幹,所有的孩子就這麼樣子連結上網路了。如果你用同步的程式EMAIL、WEB等等,2M bits就足以提供給一千個學生使用。你只要每一千個小孩有2M bits的頻寬,那就已經綽綽有餘了。這樣是足夠的,但當你下載影像時當然就不夠了。

灰色市場對我們來說很嚴重,我不想花時間告訴你們如何完全解決這個問題。這裡的問題不僅是你運送一千台到一個國家,五百台消失在海關的問題,那是另一種的灰色市場,另一種則是人們會偷走機器。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則是...舉例來說,在巴西或是其他的國家中,有個由政府提供鞋子給孩子的計畫,父母拿走並賣掉鞋子,孩子還是赤腳去學校。這就是我們想要對付的灰色市場。

其中一個方式就是沒有購買的市場,或用另外的方式填滿這個市場。我們計畫兩種都作,而且我們也想設計一個截然不同的機型,僅有在教育體系、僅有孩子會獲得、僅有政府會發送,只出現在小學與中學內,讓這行為變得像是偷取郵局的卡車。我是說,有多少人會開從黑市買來的郵局卡車?沒有人,甚至是黑市的軍方吉普車,就是沒人會這樣做,因為他們看起來就像是吉普車。在某些國家中,這類產品也會出現在黑市中。重點就是,只要外型夠獨特,就可以預防這類的行為,所以我要先描述一下我們的設計。

有一個平行的商業通路也是很重要的,我們會授權給合作伙伴,讓其他人可以購買,大約是以兩百美金的價格來銷售。這樣一來,那商業行銷的利潤就會有20-30美金回饋,讓OLPC的電腦變成70或80美金。這兩個可以互相取代的系統,目前我們都正在試著設計中。設計是非常重要的,許多設計低階產品的人認為低階不只要便宜,看起來也要廉價。我們當然不這麼想,這是我們媒體實驗室的特質,但我想這是好的傳統。

圖檔
(第一批尼日利亞學生收到OLPC電腦)

這是我們目前的設計,我會用幾張投影片來展現。這是個可以手動蓄電的筆記型電腦,那個曲柄可以拉出來,其他的細部東西則可以收起來,你可以把曲柄換成變壓器。但重點是,這個筆記型電腦有無線網路,而且可以透過轉動曲柄來運作。我昨天半夜才從Design Continuum那邊收到這張圖,他們就是這台機器的設計者,他們的設計非常的棒,讓人難以相信。

這個特別的版本,畫面上或許看不見,當你把它闔上時,它就會密封起來。因為這些機器多半會是用橡膠外殼的,它們必需要難以被破壞。當你闔上機器的時候,儲存所有能源的那個圓形柄,包括電源管理和電力來源。就會變成握柄。你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個人化那個部分,這是其中的一個示意圖。

抱歉,我們沒有那種像是筆記本上的底線區域來讓孩子寫名字:因為我們想把每個孩子名字都雋刻在筆記型電腦上。我不想諸位從這示意圖上以為我們和聯合國已簽約。我們的意向書正在簽署,我們正在和聯合國內的每個組織洽談。我們確實在做,但我不想有媒體說我們設計了聯合國專用的機器,我不能說這已經完成了,但確是我們的方向只是還沒完成。

這個筆記型電腦可以有多種運作模式:可以當作電子書,也可以當作筆記型電腦來使用,這也是很重要的。還有其它的使用方式:你可以把它當作平版電腦來練習書法,或者你也可以把它立起來,變成電視機,可以拿來當作娛樂使用,AC電源線也是背帶。這個背帶不只有AC電源線,也有變壓器,還可能有更多其他可能。我們想像會有很多的外包廠商,有個成長的市場。你或許會看到USB接頭,這是很重要的,以及有各種產生電力的方式。

我不知道是不是Ted Celkor,還是他在媒體實驗室的學生,他們想出的點子是把曲柄拉出,用力轉後掛上線和重石就會像是咕咕鐘一樣,隨著重石緩緩下垂,就會提供電力。你再拉一次,又會把重石拉上來,然後又會繼續垂下去,顯然筆記型電腦另一邊必需固定在桌上。但我們有很多產生電力的方式,用重石顯然只是其中的一個而已。我們要怎麼進行呢?我再說明一次,數量必需要夠大,BETA階段的數量必需要有五到一千五百萬。BETA或許不太正確,但意思就是我們的第一批大訂單數量大約會在一年之後生產出來。中國、巴西、泰國、埃及與南非,在這其中南非是發展最落後的區域,目前巴西的發展程度則是最高。巴西不只發展程度最高,在這領域也是最先進的。從某個角度來說最契合,他們的文化就是從下到上。他們的文化是...拜託,如果你能跳森巴舞,你就會需要一台筆記型電腦。這兩個是很合的。

所以我們挑選的是非常大的國家。中國打交道起來很困難,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中國的中小學有兩億兩千萬學生,全世界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中小學學生在中國與印度的國境內。少了印度不行,我們還沒和印度達成協議。但我們有中國、巴西和泰國。泰國對此非常的興奮,Tuxon Shinowatra想要在午餐時就下訂單。我說:「Tuxon,先別這樣,等到11月17號看看那個機器,看看你是否喜歡,看看我們是不是足以信任,你相信我,但是...但你知道的,我們怎麼有資格保證可以生產一百萬台?我們有人可以做到,但請先看看。」

所以,11月17號在Tunis的世界資訊社會會議上,我們會發表我們的有限原型機。那個原型機和你們之前看過的圖片很像,會有真正的螢幕、真正的鍵盤,中央處理器可能放在底下,以便驅動和檢測除蟲,使用介面等。等到第二年,我是說發表之後12個月,所以第二年或許是2007年的11月,那時我們就要生產一億台到一億五千萬台。我們並不一定會把所有的數量都湊齊,但為了讓各位瞭解這個數字的規模...到2005年底,全世界製造的筆記型電腦數量還不到五千萬台。所以,我們在說的規模是第二年時,生產出目前世界上所有筆記型電腦三倍的數量。目前可能有的是100美金的筆記型電腦,,而不是1000或2000美金的產品。我在這邊準備要開始結束了,以便做到我承諾的十分鐘,甚至是十五分鐘來談談未來。

因為麻省理工就是關於未來的組織,媒體實驗室裡面有些同事跟我說:「Nicholas,這不是媒體實驗室幹的事,這是製造、這是供應鍊、這是降低價格、這並不是發明未來、這是工具,這是和WIKIPEDIA一樣的工具。」如果五億或八億的孩子能夠有這些工具,這就是發明未來!你基本上就算是在幫助整個發明的未來。我們也同時在努力,不僅是在我沒提到的內容部分,也包括了未來的展望。內容的部分是很有趣的討論,因為你可以說這是Wikipedia類型的事情。每個國家自己來作,而這是很好的答案,這是其中一個分享的答案。但是Seymour Pepert、Allen K.、Mitch Resnick這些人一輩子的努力...他們也都在這個團隊中,他們會用這當作一個平台來呈現他們所做的工作。Squick會在其上執行,如果你們知道Scratch,這也都會在其中執行(譯註:這是一個協助兒童繪畫的開放原始碼軟體),但這內容的概念不像是某個人要寫百科全書,而是讓孩子們擁有能夠發明、激發創造力的工具。

以硬體來說,我們當然會試著用印刷或是有彈性的顯示幕,我在此展示的是我最喜歡的,或許不是最後的定案,但因為它是在媒體實驗室的發明,所以我最喜歡。我們的目的是製造一個不只是有彈性的顯示幕,而且平坦,每平方英呎成本0.1美金,而且還可以用滾筒印刷的電子墨水,用的不是紅藍綠三原色的模式或是黑白之類的,這都是我們今日印刷術的改良版:影印機或是印刷媒體。在這裡,你印刷電子化的內容、印刷螢幕。如果你還沒看過電子墨水的螢幕的話,實在棒極了,我隨身有帶一個。我展示給各國領導人看,他們都大為欣賞。我帶著唯一的原型旅行,今早我沒隨身帶著。我隨身帶著地球上唯一的十吋螢幕,「電子墨水」這家公司我沒有加入,但他們是媒體實驗室的分支。他們願意讓我帶著,交換條件是每隔幾週,我就寄給他們某個國家領導人拿著的照片,這可以讓他們收藏在大廳中。只要我每個月可以做到幾次,他們就願意繼續讓我保有這個相當珍貴的原型。這是我們繼續發展的方向。

最重要的是,顯示幕顯示該頁時並不會消耗任何電力,這是個穩定的顯示幕,要改變顯示只需極少的電力,也經常有很多人問有關曲柄發電的問題。我們希望能夠有10:1的效率:你轉曲柄一分鐘,可以獲得十分鐘的電力。請記住,這是雙模的機器,我們當然可以在電子書模式下運作,但不確定我們是否可以在DVD模式下也是這樣,但我們正往這方面努力。如果使用電子墨水,我們會有100:1的比率:你轉1分鐘,可以獲得100分鐘的電力。電力的消耗是絕對關鍵的,我們正在同時處理這部份。

最後,我們也同時在進行另一個計畫。紐約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同意協助我們調查:這是他們對研究的說法,進行這方面的調查。Rebecca Allen負責這個部分的計畫:有十三位家喻戶曉的設計師,正把這當作未來的產品來研究。

這是Hartman Esinger的設計,他並不是那十三位之一。但我這邊舉他為例子的原因是這刊登在紐約時報上。大約是在十個月前,顯示的是未來一張紙印刷出來的筆記型電腦。我認為他所展示的未來願景相當的不錯,我想,到這邊我會先停下來。

開始問答時間,因為問題通常是最重要的部分。即使有演講、有PPT,我也不可能說完所有的東西。很不幸的,在這房間中問問題必需要站起來,走到麥克風前面...通常會嚇阻超過90%以上的人,但這並沒有嚇阻Stuart Brand,從來沒辦法阻止他,請說。

(提問)
我是ZDNET的David Brilliant。最近在中國等國家,針對Blog寫作進行了言論自由的查禁,你的個人想法是如何?你這麼努力讓孩子們有了表達自由的工具,但最後卻會被那些發送這些平台的政府給壓抑

Nicholas Negroponte
我把你的說法稍稍改動一點,應該說是他們「試著」壓抑的力量可能是比較正確的用詞。我非常誠實的的對每個國家領導人說,不僅是對中國,也是對所有的其他國家:我們賣給你們的東西,某種概念來說是特洛伊木馬。我可以說明這木馬的外面和裡面,他們說我不想要知道裡面,我說:沒關係...這是一個以電子書型式出現的木馬。

在中國...我在那邊待了六週,他們每年在每個孩子身上花費19美金的教科書費。我對教育部長說,這太簡單了,我們會把這個當作教科書發送,裡面也有教科書。而你用五年去平均,不過就是每年20美金,這樣好吧?。如果你要算利率的話,也許是22或是25,這可以透過教科書的通路發送。在巴西,聯邦政府替所有的孩子出教科書的錢,他們早已經在做了。直接利用教科書通路,教科書還可以只是教科書。我的意思是,我會避開你的問題,因為...因為孩子自己會作,這就是木馬的內部。我相信這會發生,我知道這會發生,這就是我們處理的方法。


(提問)
Nicholas,這麼多年來你都是研究者,現在你變成研發者,而媒體實驗室也一直避免自己研發產品,把這個歸為贊助公司的責任。你或許在研究時看過很多媒體實驗室參與,其他公司研發的好和壞的產品現在你到了圍欄另外一邊,你覺得看起來如何?

Nicholas Negroponte
Stuart,你知道嗎,我並不在圍欄的另外一邊,我事實上是站在圍籬上,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由於我站在圍籬上,我們可以扮演兩邊的角色。我們並非推出商業機種。如果我推出的是商業機種,,各國政府根本不願意跟我談。我沒提到的是上個週四,麻州的州長剛宣佈了每個孩子一台電腦的立法。當他作出這宣佈時,我站在他身邊。我參與了那個一小時的記者會,手中拿著我們筆記型電腦的實體模型,以展示我們在麻省理工所做的事情。根據法律,即使是Dell的老闆Michael Dell,也不能在那場記者會中站在麻州州長身邊。由於我們是非營利的組織、又在圍籬的兩邊,而且我們只為了這個特別的通路製作,而商業的另一半不管是Dell、聯想、蘋果、微軟,誰想讓它上市都可以,我們會找出合作方法,我們會弄清楚彼此之間的關係。但以那個角度來看,我並不是一個研發者,所以,我們能在圍欄上是很重要的。

(提問)
我是Pete Vanila,學生。美國城鄉間的教育可以利用這樣的資訊科技,但我們如何打破像是公立學校這樣的教育黑箱,直接改變教室內的教學,教師本身必需要理解和接受這樣的工具。


我們在美國的經驗是來自Maine州。2002年,當Maine州接受這樣的計畫時,當然很有爭議,有很多的辯論。很多人反對這樣的計畫,甚至包括Maine州內的教育界人士、老師等等的人。你可以看到教師反對那些理解、喜歡這個計畫的教師,狀況就跟預期的一樣。但當筆記型電腦開始發進學校內之後,發生了兩件事情。其中一個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從熱情支持變成反對,一個也沒有。許多人則是轉而熱情支持這樣的計畫,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至今沒有任何的背叛者,幾乎每個人都移到我們這邊的陣營來,

但第二個我覺得更有影響力的結果是有三個部分。其中一個是曠課率降低了,我不知道真正的數字,但確實大幅下降。家長會的參與率大幅提昇,或許最重要的是,孩子們在課堂上參與率越變越好,並不單純和筆記型電腦有關,而是整個計畫的影響。我認為所有的反對者…事實上,在州長宣佈之後...請記得,這是個民主黨支持者的州,卻是共和黨擔任州長,所以記者們坐在那邊,準備不管他說什麼,都要把他生吞活剝。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即使是在麻州,第二天的報紙還是很樂觀的。有個教師工會的人說,誰需要這個?我們需要更多的老師。最後發現,要聘僱更多老師得花更多的錢,我認為效果則不會有這麼好。有了筆記型電腦後,孩子們突然可以善用自己的能力,有更多同儕間的學習。他們擁有筆記型電腦後,就有更多校外學習。他們背著背包帶回家,聽音樂,玩遊戲、閱讀、玩樂,可以作任何事情。這樣對人生的不同觀點可以應用到教育上,會比增加2%的教師更有力,有更大的增長,而且更便宜。

很遺憾的,我必需要再回到灰色市場的議題。所有最需要這些電腦的國家,也擁有最多的腐化問題。你在說明獨特的設計格式時解釋了部分,以便讓它對在海關消失的50%市場較不具有吸引力,但卻又不會影響到其對於孩子們的實用性。灰色市場是非常嚴重的議題,我不想輕忽。有三種方式來處理:第一種方法是讓它完全沒有市場。你賣不了,沒人要買。這是刀槍不入的方法,但卻有點太過理想化,但這是其中一部份的可能。第二個方法是讓安裝到系統中的科技幫忙阻止這樣的行為。在Maine州,我們用的是蘋果的ibook。這不只是偷了也很明顯的產品,而且我們沒有腐化的體系。他們在其中安排了一些小技術,如果電腦一段時間沒有和學校連線,就會自己關機。你可以在裡面安裝GPS,你可以把各種東西放進去。第三種方法是我比較喜歡的是讓這台機器極為獨特。如果你不是孩子或教師,社會不會容忍你擁有這東西。當然,你可以把它偷偷藏到地下室去,但我希望你的配偶會說,喔,天哪!你幹了什麼事情?!就像是你從教堂偷東西一樣,就像是某個東西上面有紅十字一樣。我希望讓產品獨特,會是第三個不常被想到的解決方案。這三個方法結合在一起之後,我希望,至少這盜賣行為可以被減到1%以下,或者是2%,而不是完全就這麼消失。

(提問)
我的問題和教育有關以及教學的過程。它本身也是個很強而有力的龐大工具,現在是不是該改變我們都已經習慣的教學過程的內容了呢?特別是到新的國家,或像是非洲這樣的地方?我想那裡是歐洲人架構了教學的模式,是不是有別的計畫來改變這個流程?

Nicholas Negroponte
在所有的問題中,你的是最重要的。顯然這和我們所知道的教學不同,也不是我們所熟知的教育。有兩個不同的方法來回答這個問題:一個是說只有一部份的學習是來自於教學過程,大部分的學習來自於冒險。學習來自於互動、來自於好奇。我們就是這樣學到如何走路、如何說話。孩子們很擅長這樣的學習方式。所以,這是一個讓那樣的能力持續、不間斷的工具,而現在我們大概在六歲的時候會說,停,不准繼續這樣學習。我們改以聽別人的話、從書籍和老師學習,那是我們今日所知道的教育。我不是反對書本和教師,我並不反對用教的方式來學,但另外這一部份是非常重要的。

改談到教學和教育的部分,這是Seymour終生的努力,也是Mitch Resnick和其他人的努力。我們將會努力解決,到底課程順序代表什麼意義?先學習A再學習B代表什麼意思?用所謂結構式的方法來學習到底是什麼意義?這對我們全世界的教育都將是個劇烈的改變。我不多提的原因是:這將花上數十年的時間改變,這不會在2007年的第四季發生。這將會花很長的時間,一個世代的時間,因為教師們這樣作已經很多年了。所以我們能作的僅是把改變的種子播下,接著就像是Wikipedia的成長一樣,像是Linux的成長一樣,就像是麻省理工學院的開放式課程一樣,進行所謂的開放式教育來改變這個狀況。就某個角度來看,他們是最後離開木馬的人。他們在裡面待了最久的時間,這是個很重大的議題。但我能爬的山有限,而這是世界最高峰聖母峰。所以我們必須先征服其他的山脈。

(提問)
你將會讓產業的規模成長兩倍,讓它們變得更有效率,因為你削除了營利模式,和第三世界的政府合作。你可以告訴我們還有什麼其他的生意嗎?這裡有其他人願意幫我的嗎?

Nicholas Negroponte
不,我不能。或許另外一個會改變的是教育本身。我不想要混淆所謂的利益導向,我和這裡的所有人一樣都是利益導向,但大多數的教育並非是門生意。它部分是政府對人民的責任,許多的方式是屬於這個類別的:乾淨的空氣等等。所以,我們想把提供中小學學生筆記型電腦的計畫也列入同樣的類別中。你甚至可以說,這是不是馬克斯主義的創業概念?答案是教育本來就是國家資助的行為。所以,我們應該是要接受政府資金,以這樣的模式來進行,就像全球發展計畫的消滅貧窮項目,以這方法進行。或許各位知道,但我不認識這些計畫的主持人,但我想這是很好的範例。這並非是退一步說創業精神沒效了,但其實它運作的很好。但在這個案例裡面,我必需要集合董事會、動機和一切,以便讓價格不停下降,而不是新一代的產品。事實上,我和某位我們執行長的應徵者談話,我面試的一個人選說,這太好了,下一波的產品我們就可以增加這些功能,有更大的記憶體等等...我說:喔喔...不,不會這樣的。下一代的產品或許會有更少的記憶體,下一代的產品應該會更便宜。換句話說,我們必需要構築的是一個相反的曲線。因為雖然很難相信,
但即使100美金的電腦,也還是太貴了。

我的問題是有關你把這工具集合在一起時遇到的各種力量。我人在美國,但我空閒時間在Guatemala的一個小村莊教書。他們的教師根本就不足夠,所以我們想辦法湊到了十二套電腦,努力的試著從美國對那邊教基礎的數學。但我最近拜訪的時候,我檢查了那十二套電腦以及學生們常去的網站,裡面有很多的色情網站。所以你不但有很多灰色市場,還有很多灰色力量試著利用這個溝通的管道而我們必需要試著去找到那些更好的力量試著打敗那些影響學生的灰色力量。我很想要知道你準備怎麼建造這個架構?我很喜歡你的計畫,很喜歡它和麻省理工開放課程的連結。麻省理工學院的先進課程和研究所課程都可以讓我們的孩子們使用。但我認為擊敗其他力量的基礎必須架構起來,所以我想知道你準備怎麼作?

你應該可以想像,你不是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人。對了,我們在Cambodia的經驗正好相反。正好相反,我們沒有孩子用來上色情網站,或許他們腦中沒想到。恐怖主義和色情有些特殊的地方。恐怖份子會使用手機,色情散佈者會使用平面媒體,發明印刷術的古騰堡並沒有因此大遭撻伐。對我們來說,要承擔這樣的責任。就像是對手機產業說:你必須對911事件負責;或者是責備印刷媒體,事實上並不是。我們得要利用教育來解決你所遇到的問題,對特別年輕的孩子,我們可能必須找到阻擋某些網站的方法,或是阻止他們作某些事情的方法。這些事情都會發生,也正在發生。不用說,我們也會擔心這部份,我們會處理面對。但我還是想要提醒所有人,我可以把這樣的論點帶到它的極致,於是我們就根本不該教導人們讀和寫,因為這才是解決方案,只要他們不能讀寫,他們就不能傳遞製造炸彈的方式,或是傳送色情圖片,而那並不是解決之道。所以我們會作別的事情。

好的,我想我時間掌握的很不錯,下一個講者要上台了。

Bob Buderi
這果然太像他的作風了,總是這樣。各位,非常謝謝Nicholas Negroponte!

朱學恒註:
我想OOPS所做的事情就是要解決接下來的問題
我想,應該就是各種各樣中文的開放知識吧...

BW註:OOPS在內地大學(上海?)的義工組織開放學習沙龍,2007年4月15日以這台一百美元的電腦為主題,觀點請參見<<<簡報>>>。BW的個人感覺是討論不到題。有人還不清楚這部電腦的運作(是手動發電的),扯到能源電力的供應。很可惜與會者沒有認真討論有了這個工具,下一步該如何呢?最痛心是這句話:「沒有人力沒有其他的配合的話,這個東西其實寧願不要。」是他沒有弄清楚這是什麼一回事,不了解這是電視、手機之外最能稍為拉近貧富鴻溝的偉大工具?電視、手機這些商品的發名,不是為了窮人。但事實証明電視和手機是無意之得的equaliser。這台為窮孩子設計、製造的100美元電腦,是進一步拉近(填平是天謊夜談)貧富鴻溝的偉大工具。

我們是否有考慮:這項偉大的工具,從構想到落實,動力竟然是美國。美國要達成「無個孩子一台電腦」的目標,母需大費周章,拿錢買現成的就可以了。這台綠亮亮的電腦,受惠者主要是開發中國家的窮學生。人類社會從來都是不公平的。人類進入資訊社會,掌握利用資訊工具的富人的優勢越明顯。窮人的跨代貧窮,很大程度是社會資源傾斜,他們遠離資訊世界,沒有取得和利用資訊的工具。
現在有了工具,如何發揮功能,不再是MIT團體的責任。期之以五年,十年,如果還是「沒有人力沒有其他的配合的話,」這項集體失誤是我們愧對社會的實証。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五 5月 18, 2007 11:51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7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5月 15, 2007 4:05 pm

给发展中国家的百元美金电脑
The Hundred Dollar Laptop-Computing for Developing Nations


2005新兴科技会议
《科技评论》主办
2005年9月28日于麻省理工学院

讲者:
Nicholas P. Negroponte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席与共同创办人
Wiesner媒体科技教授
「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One Laptop Per Child)主席

圖檔
(BW注:第一批笔记本电脑已面世!图片和有关资料请参阅「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网页

影片
(正体字幕)http://www.myoops.org/twocw/mitworld/video/313/index.htm
(简体字幕)http://www.myoops.org/cocw/mitworld/video/313/index.htm

关于本次演讲:
想象一个世界,所有在学校的儿童都可以拥有笔记型电脑,甚至是连那些居住在没有电力和电话的村庄中的孩童都不例外。这是Nicholas Negroponte的梦想,他的「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电脑」(OLPC)的非营利组织则正在把这个梦想推动到真实世界中。借着像是News Corporation和Google这些大公司的帮助,Negroponte开始从巴西、泰国、埃及、中国和南非安排了数以百万计的笔记型电脑订单。即 使是联合国也认可这个计画。Negroponte的原型机是一台从「肥胖」的桌上型电脑瘦身的笔记型电脑,同时移除了市场和行销部分的花费,得到的结果是 7.5吋的萤幕、Linux作业系统、手摇曲柄的电力来源、橡胶的外壳、以及超级亮的萤幕以便「能够带到阳光下当书来读」。得到的结果就是一个可以协助八 亿孩童探索、互动和创作的便宜工具。别太担心连线速度的问题,媒体实验是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每台电脑会变成其他使用者网状网路上的节点,替偏远的地区创 造了可使用的简单网路。至于电子邮件和网路浏览这些同步的工作,Negroponte说只需要2MB就可以解决1000个孩子的需求。 拼凑出这些便宜的教育装置的关键在于数量:越多国家可以加入这个行列,这些电脑就会变得越方便、越便宜。Negroponte 对于这些机器可能吸引的灰色市场非常小心,决心要让它们成为极为独特,由政府派发的教育工具,让偷取它们会像是偷「邮局卡车」一样的尴尬。 Negroponte 的结论是:「改变这世界的教育将会是极庞大的工作,」将会花费数十年,但如果让每个孩子都能够有电脑,这将可以「埋下改变的种子」,协助「创造未来」。

(字幕转录文本。为方便阅读,文本略有删去讲者停顿、重复的文字。)

Jason Pontin
欢迎各位来到麻省理工的新兴科技研讨会,在接下来的两天中,诸位将会看见数十种让人惊艳的新兴科技。座谈会来宾和讲者将会解释为何它们不可小看。我希望可以看到资讯、活力充沛的大量论辩。这一开始我必须先感谢合作伙伴和赞助厂商、西班牙政府、Alexandra以及每年协助我们组织这个会议的Penton公司。

事实上我并不会是接下来两天的主持人,这个工作是属于我们的主编Bob Buderi。我把任务交给Bob,由他来告诉各位今天的节目。非常感谢各位来此,希望各位不虚此行。谢谢。

Bob Buderi
谢谢Jason,再次欢迎各位。我们非常感谢各位来加入。我想我们接下来的两天都十分的精彩。各位都知道,当我们分析新科技时,并不仅是关于将要出现的新科技,而且还有为什么必须关注它们。它们会怎么影响商业、社会和个人生活?在过去数十年,美国在这领域特别成功,都是因为我们的创意机器惊人的合作:从创投、新创业的机会、教育系统、大公司、以及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所有这些观点和角色在接下来两天都会呈现。

首先我们会介绍我们的第一个讲者:Nicholas Negroponte。他本身就在数位时代扮演了先锋的角色,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领先开始投资像是数位图像、个人化新闻、语音辨识、手势辨识等输入介面,以及各种被全世界复制、引伸、强化的科技领域。现在,Nicholas 将他的精力投注到将数位科技带到新兴国家中,也就是一百美金笔记型电脑计画。当我邀请他来发言时,他说这或许是他这辈子所做过最重要的事情。我就不再多说,为各位介绍Nicholas Negroponte。

Nicholas Negroponte
谢谢各位,这的确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重要的事情,这也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只需要20秒就可以说明清楚的计画。世界各地对它的接受度其高无比,媒体至今未说过一句坏话。所以,现场如果有媒体的话,或许诸位可以继续保持这样。

概念很简单:这是跟教育有关,这是教育计画,不是笔记型电脑计画。我们对教育有兴趣的原因很简单,不是因为我们是教育机构,而是因为(我们是教育机构)。如果你分析每个世界级的问题,地球上所有大的议题:和平、环境、贫穷,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一定会包括教育,甚至只需要教育就可以解决。如果你的解决方案不包括教育,那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如果这计画是以教育为主,我们工作的假设是在于:如果我们可以提升教育水准,特别是小学及中学教育,而不是高等教育,世界就会变得更好。

既然这是个科技会议,我们的第二个假设是...在新兴的国家,不是新兴的科技,新兴的国家。关键并不是在于连线速度。我这样说的原因是人们认为这是关键,但这并不是。它以前是关键,这问题并没有解决,但有许多人和许多系统在处理它:WIFI、WIMAX、GPRS、3G、4G、光纤等等等。你可以抱怨某个不好,让某个更快、这个更好,都可以!有非常多人在努力,有太多可能性。原先的管制霸权在改变。全球化的竞争,以及当地的利益和从下而上的建设,这些都正在发生,不需要我,不需要麻省理工,不需要媒体实验室。

但是,对教育来说,其瓶颈是...笔记型电脑。这也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故事。我大约会用三十分钟左右来告诉你这个故事,然后开放大约十分钟的问题。我一开始将会说明整个背景。有很多人突然间想要帮助发展中国家,因为他们到了某个年纪,因为他们觉得值得等等。这都没有错,但我一开始想要说明清楚,这是我们已经作了超过三十年的工作。我这辈子从来没有...我可能不该承认这件事情...我从来没做过Powerpoint的简报。事实上,我经常嘲笑Powerpoint。我笑他们的原因是有人会作那种小人跳舞拉字出现的简报,我坐在那边觉得都快吐了。

然后你去很多大企业,我是Motorola董事会的成员,我们会在不对外公开的状况下开会,讨论通信产业,而我会看到Powerpoint。我意识到,在董事会如果我们看到一个Powerpoint,在那之前可能经过三十五张Powerpoint,因为这张所以下一张然后又下一张。如果没有Powerpoint,这世界可能更有效率。我作了一套,之前从来没用过,也没读过手册,如果这搞砸了,那是因为我太天真了... 。

我现在准备要开始,请把影像切到我的笔记型电脑。这是过去...让我真正回到过去。这是1970年,4月17号,Seymour Papert 在麻省理工发表演讲,听众比各位要多一些,主题是:「教导学生思考」。这是一个你们大多数人多半知道的计画:LOGO。我们开始努力了解孩子们如何学习。我们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进行这计画是在Senagel,这是一张1983年该地的照片。Steve Jobs给了我几百台电脑,我们把他们安装在Decar外的学校内。诸位可能会对下一个感兴趣。

各位如果认识Seymour,这是23年前的他。当我们开始这计画时,IBM PC甚至还没诞生。那时我们所学到的,是即使是最偏远地方的孩子们,适应电脑就像是鱼在水中一样的自然,这并不是主要的问题。这个规模并没有再增加,我们没继续下去。

但我们在1988年,在Costa Rica开始了另一个计画。Costas Arias那时是总统,这是他的平台,Seymour和他及当地人密切合作,建立了一个中心来教导教师。有些此地的训练师来自麻省理工。开发中国家孩童使用电脑的模范就是Costa Rica。

如果你想要研究表现的最好,持续最久的,就是Costa Rica。你也可以看看今日的Costa Rica,百分之五十一,或许更多,但肯定超过一半,他们出口的产品有超过一半是IC。香蕉和咖啡加起来都没有到这个比例。这实验确切改变了这个国家,不成功的部分则是它没有往外扩张。换句话说,它甚至连邻国都没有影响到。

在那之后,我们在Kashmir作了一些工作,我们试着连接印度、Kashmir、Pakistan。大约是四年前,我们用极长距离的WIFI,目标是连结各个学校。接下来的两张投影片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大约是在1999年,那时遍地黄金,我和我的妻子在Cambodia建了几所学校,理由就不在此赘述了。我们在没水、没电、没电视、没电话的村庄建学校,两座村庄的其中一座甚至连路都没有。我们去年八月去的时候,根本到不了那里,而我说的是去年八月,而不是1999年,就是到不了那里。重点是,这是真正偏远、中度收入的村庄,每年的收入是47美金。当我们建造学校时,我们想就盖了学校就好了。但我们没有...我们的儿子那个时候赋闲在家,我说如果你觉得替老爸工作不丢脸的话,你可以去Cambodia把这整个安排好。你可以看到后面有个卫星天线,和Shino Watro卫星连线,上下传大约有0.5M byte的速度。因为这里没有电力,你得放进发电机。笔记型电脑耗电比较合理,所以我们用它,有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叫孩子们把笔记型电脑带回家,因为我们在村庄内有WIFI无线网路,它有几个小时的电池,所以在家不需要电。他们第一天把笔记型电脑带回家,第二天他们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把电脑打开过。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父母不准他们打开笔记型电脑,因为可能会弄坏。所以我们说,不,不会坏的,在学校都用过的,带回家吧。这里是个签署过的文件说你不需要负责。很多父母可能根本不识字,但至少他们都乖乖回家打开了电脑,父母爱死了。他们这个高兴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是屋子内最亮的照明!这些都是仅有一房的屋子,你在这房里作所有事情,大家睡在同一个房间内,在屋子底下作饭。当孩子打开笔记型电脑时,照亮了整个房间。除了象征意味的照亮这个家庭之外,这电脑还真的可以当作照明,这可是相当不同凡响的!

在这个计画中还有其它的故事。我们送来笔记型电脑的第一年,很快就是四年前了。在送进笔记型电脑的三年之后,五十台之中只有一台损坏。你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对了,还有其它的数据:百分之百的变压器坏了,但只有一台笔记型电脑坏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孩子们时时清洁它,把它当作新自行车一样,有些人还让姊姊帮忙作了小袋子来装,所以才没有损坏。

最后一个在2002的背景资料是...Seymour Papert说服美国Maine州立法,Angus King那时是州长,该州立法通过每个孩子一台笔记型电脑。根据Maine州法律,该州的孩子可免费从州政府获得一台电脑,是教育的一部份。这法案执行了,中等学校都牵连进去,但我不知道确实的状况
目前应该普及到每个学生都有了。而我们作的是,我们说,既然通讯不是问题,我们是否可能让那笔记型电脑只需要100美金?而要做到这一点,第一个创意是成立「一孩一笔电」组织,OLPC
每个孩子和个人电脑的英文缩写巧合的相同。这里的问题是,由于OLPC是非营利组织,你的董事会的阵营就很完美了。

想想看吧,我以Motorola来举例好了。如果有人技术上领先了10美金,我的意思是同样品质或者更好,成本可以少10美金,在制造出来的手机上节省十元,谁会拿到这十美金呢?这很简单,董事会法律上的责任是是股东们,我们不见得会把十元全部给股东们。我们或许会用两元来减价和Nokia竞争,我们或许会用两元来资助研究,提供未来更大的创意优势。但这都跟利润有关,这才是公司的责任。这并不是一个宗教与另一个宗教的差别,而这就是你的责任。法律是这么规定的,成立公司的目的也是这样。而我们因为所创办的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在这个案例子中是非营利的协会。一旦我们有了十元的突破,也就是技术突破让我们可以省下十元,猜猜看谁可以得到十元?就是这些孩子们!这会变成九十美金的笔记型电脑,然后是八十美金笔记型电脑,然后七十、六十、五十元…我们跟政府说我们的价格可能会上涨,我们不会保证说一定是一百美金,第一次可能是一百五十美金,或许一开始会上升,你会用比较高的价格拿到。但不管第一次的价格如何,都会持续下降,不是往上,而是下降。这是部分的结构,而且非常重要,规模很重要。并不只是因为很明显的那个原因,并不只是因为你买一百万个零件,就会比一百个或是一千个便宜。规模重要的原因是想法、态度和占有率。

我去到某个公司,这里不提名字,但这发生过非常多次。我去到某个公司,跟他们说需要你们解决这个问题:低等级的机器、小尺寸等等。他们会说,这不在我们的未来规划上,我们不感兴趣。在显示器的案例中,我们想要攻占客厅:硬碟的厂商说:我们想要做一元硬币大小200GB的硬碟。我去过笔记型电脑中每一个技术所需要的公司,获得的答案都一样。他们公司的策略、方向都是往更大、更小、更好。所以,在硬碟的案例中,我说我不在乎大小,我只需要很小的容量,但我需要很便宜的成本。他们都说不在公司策略、未来规划中;你马上就被请了出去。你会说:「喔天哪,真可惜,我要两百万台。」他们会说:「喔喔,等等,这可能可以成为我们公司的策略之一。」所以,规模和策略有关,不仅是和零件数量成本有关。

我把免费放在这里的意思是国家免费送给孩子。我前几天做过一场简报,有人质疑了这部份,我这才发现自己没在现场说过,所以我自己作了笔记。最后一部分则是我们需要企业伙伴来开始这个计画,才能启动这个计画,开始设计,才能开始工作、找到办公室,继续执行。对我们来说企业的赞助是非常重要的。GOOGLE、AMD、Newscorp、Red Hat、Bright Star,还有三个正在安排中。这八个公司的工作是...给予足够的经费,25%给麻省理工、75%给非营利的OLPC协会。这计画就这么诞生了。而各国则是预付定金来制作一百万台,每个参与的国家都要,以便获得足够的规模和动量启动这计画,这是解决这问题的重要关键。

让我再多介绍一点。事实上,你知道,当你用Powerpoint的时候...我一直担心自己会因为年老而健忘,我以前演讲时甚至连稿子都不用。然后我想,万一我得了老年失忆症怎么办?Powerpoint就是给老人失忆症用的,这是我应该告诉你的东西。有人告诉我,我这边姑隐其名吧,因为我的年纪、我作的事情,我大概都从小认识这些人,其中有一个说不可能。在麻省理工,不可能就是「去作」的代号,所以我们决定自己来,笔记型电脑的经济模型很有趣。很简单的说明,百分之五十的笔记型电脑...抱歉,笔记型电脑价格的一半...是贩卖、行销、运输、利润等等这些部分。我们这些都不需要,我们把剩下的一半价格分成两个部分:显示幕和所有其它的东西。显示幕的部分,就是媒体实验室的技术,以及一些新加入的教员。今年一月刚加入的Marylu Jackson,她现在是OLPC的科技长,在这之前他是Intel的显示器部门负责人。所以,我们花了很多专业能力将显示幕成本降到35美金。你的笔记型电脑其余的部分至少其中的75%是为了承受作业系统的重量,主要的问题是软体。我不是找微软的毛病,这对Adobe或是所有的厂商都一样。如果诸位在台下,很抱歉。每个制造厂商制造的软体新版都比前一版要糟糕,为什么呢?因为人们坐在房间内会说要加这个功能、要加那个功能。所以,现在你只是要打开一个PDF,你用3GHZ的机器还是必须不停不停的等。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搞的?这些程式变得有够大、有够烂、有够慢、有够不稳,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从头来,帮它减肥,剩下Linux的骨架和开放原始码的骨架,这样就又减少了机器剩下的75%的成本,而且它也会给你更顺畅的使用者经验。

双模显示器是一个可以像是DVD播放机一样运作的显示幕:全彩,小型的7.5吋萤幕。其中一个模式是透视型萤幕...但第二个模式中,这也是这概念精彩和技术的关键…模式二是你打开开关或是用软体,这都不重要,模式二是黑白、4X解析度、阳光下可以阅读的反射型萤幕。孩子们可以把它带到阳光下,用很少的电力把它当书来读。在拥有这两类型的模式之后,你拥有的就是一本电子书和笔记型电脑,这个关键我稍后会解释。必需要是坚固耐用,用曲柄电力的,因为很多地方甚至没有电力,USB等等。

你们可以自己看到画面,PPT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你不需要说太多事情,大家可以同时看画面。开放原始码,开放有很多的意思,房间中的诸位可能有很多人比我还要了解。我用过WIKIPEDIA
这里究竟有多少人用WIKIPEDIA?我预料到了:举手的有一半,这让你们比另外一半人强。但如果你们是没举手的那一半请今天晚上照着这拼法去WIKIPEDIA看看。这是个很惊人的现象,到目前为止可说是地球上最好的百科全书,而且品质还在不停的提升。这是不同模式的开放原始码,由读者输入资料,它即时修正,即时更新。你如果去查自己,可能会发现资料就在上面,然后甚至有你三周前才作的事情。这是相当惊人的现象,WIKIPEDIA对我们非常的重要。

网状网路的概念是每当你打开一个笔记型电脑,它就成为网路上的一个节点,并不仅是像WIFI连接到AP一样,也不是与WIMAX塔连结。历史上的第一个网状网路我们就是安装在麻省理工校园内的,我们协助在台北建造的则是有一万个节点,足以涵盖整座城市...(译者注:我其实常常收不到讯号),每一点都可以和邻居联络,外面的点再继续往外联络,就像是你和这个人沟通传讯息到那边一样。讯号透过手机、笔记型电脑、路由器不停的往外传递,构成了一个网状网路。当孩子们打开笔记型电脑时,他们就在原先没有网路处创造一个网状网路。更重要的是,仅有一两台笔记型电脑需要接回网路主干,所有的孩子就这么样子连结上网路了。如果你用同步的程式EMAIL、WEB等等,2M bits就足以提供给一千个学生使用。你只要每一千个小孩有2M bits的频宽,那就已经绰绰有余了。这样是足够的,但当你下载影像时当然就不够了。

灰色市场对我们来说很严重,我不想花时间告诉你们如何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这里的问题不仅是你运送一千台到一个国家,五百台消失在海关的问题,那是另一种的灰色市场,另一种则是人们会偷走机器。对我来说最困难的则是...举例来说,在巴西或是其他的国家中,有个由政府提供鞋子给孩子的计画,父母拿走并卖掉鞋子,孩子还是赤脚去学校。这就是我们想要对付的灰色市场。

其中一个方式就是没有购买的市场,或用另外的方式填满这个市场。我们计画两种都作,而且我们也想设计一个截然不同的机型,仅有在教育体系、仅有孩子会获得、仅有政府会发送,只出现在小学与中学内,让这行为变得像是偷取邮局的卡车。我是说,有多少人会开从黑市买来的邮局卡车?没有人,甚至是黑市的军方吉普车,就是没人会这样做,因为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吉普车。在某些国家中,这类产品也会出现在黑市中。重点就是,只要外型够独特,就可以预防这类的行为,所以我要先描述一下我们的设计。

有一个平行的商业通路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会授权给合作伙伴,让其他人可以购买,大约是以两百美金的价格来销售。这样一来,那商业行销的利润就会有20-30美金回馈,让OLPC的电脑变成70或80美金。这两个可以互相取代的系统,目前我们都正在试着设计中。设计是非常重要的,许多设计低阶产品的人认为低阶不只要便宜,看起来也要廉价。我们当然不这么想,这是我们媒体实验室的特质,但我想这是好的传统。

圖檔
(第一批尼日利亚学生收到OLPC电脑)

这是我们目前的设计,我会用几张投影片来展现。这是个可以手动蓄电的笔记型电脑,那个曲柄可以拉出来,其他的细部东西则可以收起来,你可以把曲柄换成变压器。但重点是,这个笔记型电脑有无线网路,而且可以透过转动曲柄来运作。我昨天半夜才从Design Continuum那边收到这张图,他们就是这台机器的设计者,他们的设计非常的棒,让人难以相信。

这个特别的版本,画面上或许看不见,当你把它阖上时,它就会密封起来。因为这些机器多半会是用橡胶外壳的,它们必需要难以被破坏。当你阖上机器的时候,储存所有能源的那个圆形柄,包括电源管理和电力来源。就会变成握柄。你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个人化那个部分,这是其中的一个示意图。

抱歉,我们没有那种像是笔记本上的底线区域来让孩子写名字:因为我们想把每个孩子名字都隽刻在笔记型电脑上。我不想诸位从这示意图上以为我们和联合国已签约。我们的意向书正在签署,我们正在和联合国内的每个组织洽谈。我们确实在做,但我不想有媒体说我们设计了联合国专用的机器,我不能说这已经完成了,但确是我们的方向只是还没完成。

这个笔记型电脑可以有多种运作模式:可以当作电子书,也可以当作笔记型电脑来使用,这也是很重要的。还有其它的使用方式:你可以把它当作平版电脑来练习书法,或者你也可以把它立起来,变成电视机,可以拿来当作娱乐使用,AC电源线也是背带。这个背带不只有AC电源线,也有变压器,还可能有更多其他可能。我们想象会有很多的外包厂商,有个成长的市场。你或许会看到USB接头,这是很重要的,以及有各种产生电力的方式。

我不知道是不是Ted Celkor,还是他在媒体实验室的学生,他们想出的点子是把曲柄拉出,用力转后挂上线和重石就会像是咕咕钟一样,随着重石缓缓下垂,就会提供电力。你再拉一次,又会把重石拉上来,然后又会继续垂下去,显然笔记型电脑另一边必需固定在桌上。但我们有很多产生电力的方式,用重石显然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我们要怎么进行呢?我再说明一次,数量必需要够大,BETA阶段的数量必需要有五到一千五百万。BETA或许不太正确,但意思就是我们的第一批大订单数量大约会在一年之后生产出来。中国、巴西、泰国、埃及与南非,在这其中南非是发展最落后的区域,目前巴西的发展程度则是最高。巴西不只发展程度最高,在这领域也是最先进的。从某个角度来说最契合,他们的文化就是从下到上。他们的文化是...拜托,如果你能跳森巴舞,你就会需要一台笔记型电脑。这两个是很合的。

所以我们挑选的是非常大的国家。中国打交道起来很困难,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中小学有两亿两千万学生,全世界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中小学学生在中国与印度的国境内。少了印度不行,我们还没和印度达成协议。但我们有中国、巴西和泰国。泰国对此非常的兴奋,Tuxon Shinowatra想要在午餐时就下订单。我说:「Tuxon,先别这样,等到11月17号看看那个机器,看看你是否喜欢,看看我们是不是足以信任,你相信我,但是...但你知道的,我们怎么有资格保证可以生产一百万台?我们有人可以做到,但请先看看。」

所以,11月17号在Tunis的世界资讯社会会议上,我们会发表我们的有限原型机。那个原型机和你们之前看过的图片很像,会有真正的萤幕、真正的键盘,中央处理器可能放在底下,以便驱动和检测除虫,使用介面等。等到第二年,我是说发表之后12个月,所以第二年或许是2007年的11月,那时我们就要生产一亿台到一亿五千万台。我们并不一定会把所有的数量都凑齐,但为了让各位了解这个数字的规模...到2005年底,全世界制造的笔记型电脑数量还不到五千万台。所以,我们在说的规模是第二年时,生产出目前世界上所有笔记型电脑三倍的数量。目前可能有的是100美金的笔记型电脑,,而不是1000或2000美金的产品。我在这边准备要开始结束了,以便做到我承诺的十分钟,甚至是十五分钟来谈谈未来。

因为麻省理工就是关于未来的组织,媒体实验室里面有些同事跟我说:「Nicholas,这不是媒体实验室干的事,这是制造、这是供应炼、这是降低价格、这并不是发明未来、这是工具,这是和WIKIPEDIA一样的工具。」如果五亿或八亿的孩子能够有这些工具,这就是发明未来!你基本上就算是在帮助整个发明的未来。我们也同时在努力,不仅是在我没提到的内容部分,也包括了未来的展望。内容的部分是很有趣的讨论,因为你可以说这是Wikipedia类型的事情。每个国家自己来作,而这是很好的答案,这是其中一个分享的答案。但是Seymour Pepert、Allen K.、Mitch Resnick这些人一辈子的努力...他们也都在这个团队中,他们会用这当作一个平台来呈现他们所做的工作。Squick会在其上执行,如果你们知道Scratch,这也都会在其中执行(译注:这是一个协助儿童绘画的开放原始码软体),但这内容的概念不像是某个人要写百科全书,而是让孩子们拥有能够发明、激发创造力的工具。

以硬体来说,我们当然会试着用印刷或是有弹性的显示幕,我在此展示的是我最喜欢的,或许不是最后的定案,但因为它是在媒体实验室的发明,所以我最喜欢。我们的目的是制造一个不只是有弹性的显示幕,而且平坦,每平方英呎成本0.1美金,而且还可以用滚筒印刷的电子墨水,用的不是红蓝绿三原色的模式或是黑白之类的,这都是我们今日印刷术的改良版:影印机或是印刷媒体。在这里,你印刷电子化的内容、印刷萤幕。如果你还没看过电子墨水的萤幕的话,实在棒极了,我随身有带一个。我展示给各国领导人看,他们都大为欣赏。我带着唯一的原型旅行,今早我没随身带着。我随身带着地球上唯一的十吋萤幕,「电子墨水」这家公司我没有加入,但他们是媒体实验室的分支。他们愿意让我带着,交换条件是每隔几周,我就寄给他们某个国家领导人拿着的照片,这可以让他们收藏在大厅中。只要我每个月可以做到几次,他们就愿意继续让我保有这个相当珍贵的原型。这是我们继续发展的方向。

最重要的是,显示幕显示该页时并不会消耗任何电力,这是个稳定的显示幕,要改变显示只需极少的电力,也经常有很多人问有关曲柄发电的问题。我们希望能够有10:1的效率:你转曲柄一分钟,可以获得十分钟的电力。请记住,这是双模的机器,我们当然可以在电子书模式下运作,但不确定我们是否可以在DVD模式下也是这样,但我们正往这方面努力。如果使用电子墨水,我们会有100:1的比率:你转1分钟,可以获得100分钟的电力。电力的消耗是绝对关键的,我们正在同时处理这部份。

最后,我们也同时在进行另一个计画。纽约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同意协助我们调查:这是他们对研究的说法,进行这方面的调查。Rebecca Allen负责这个部分的计画:有十三位家喻户晓的设计师,正把这当作未来的产品来研究。

这是Hartman Esinger的设计,他并不是那十三位之一。但我这边举他为例子的原因是这刊登在纽约时报上。大约是在十个月前,显示的是未来一张纸印刷出来的笔记型电脑。我认为他所展示的未来愿景相当的不错,我想,到这边我会先停下来。

开始问答时间,因为问题通常是最重要的部分。即使有演讲、有PPT,我也不可能说完所有的东西。很不幸的,在这房间中问问题必需要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面...通常会吓阻超过90%以上的人,但这并没有吓阻Stuart Brand,从来没办法阻止他,请说。

(提问)
我是ZDNET的David Brilliant。最近在中国等国家,针对Blog写作进行了言论自由的查禁,你的个人想法是如何?你这么努力让孩子们有了表达自由的工具,但最后却会被那些发送这些平台的政府给压抑

Nicholas Negroponte
我把你的说法稍稍改动一点,应该说是他们「试着」压抑的力量可能是比较正确的用词。我非常诚实的的对每个国家领导人说,不仅是对中国,也是对所有的其他国家:我们卖给你们的东西,某种概念来说是特洛伊木马。我可以说明这木马的外面和里面,他们说我不想要知道里面,我说:没关系...这是一个以电子书型式出现的木马。

在中国...我在那边待了六周,他们每年在每个孩子身上花费19美金的教科书费。我对教育部长说,这太简单了,我们会把这个当作教科书发送,里面也有教科书。而你用五年去平均,不过就是每年20美金,这样好吧?。如果你要算利率的话,也许是22或是25,这可以透过教科书的通路发送。在巴西,联邦政府替所有的孩子出教科书的钱,他们早已经在做了。直接利用教科书通路,教科书还可以只是教科书。我的意思是,我会避开你的问题,因为...因为孩子自己会作,这就是木马的内部。我相信这会发生,我知道这会发生,这就是我们处理的方法。


(提问)
Nicholas,这么多年来你都是研究者,现在你变成研发者,而媒体实验室也一直避免自己研发产品,把这个归为赞助公司的责任。你或许在研究时看过很多媒体实验室参与,其他公司研发的好和坏的产品现在你到了围栏另外一边,你觉得看起来如何?

Nicholas Negroponte
Stuart,你知道吗,我并不在围栏的另外一边,我事实上是站在围篱上,这才是最有趣的地方。由于我站在围篱上,我们可以扮演两边的角色。我们并非推出商业机种。如果我推出的是商业机种,,各国政府根本不愿意跟我谈。我没提到的是上个周四,麻州的州长刚宣布了每个孩子一台电脑的立法。当他作出这宣布时,我站在他身边。我参与了那个一小时的记者会,手中拿着我们笔记型电脑的实体模型,以展示我们在麻省理工所做的事情。根据法律,即使是Dell的老板Michael Dell,也不能在那场记者会中站在麻州州长身边。由于我们是非营利的组织、又在围篱的两边,而且我们只为了这个特别的通路制作,而商业的另一半不管是Dell、联想、苹果、微软,谁想让它上市都可以,我们会找出合作方法,我们会弄清楚彼此之间的关系。但以那个角度来看,我并不是一个研发者,所以,我们能在围栏上是很重要的。

(提问)
我是Pete Vanila,学生。美国城乡间的教育可以利用这样的资讯科技,但我们如何打破像是公立学校这样的教育黑箱,直接改变教室内的教学,教师本身必需要理解和接受这样的工具。


我们在美国的经验是来自Maine州。2002年,当Maine州接受这样的计画时,当然很有争议,有很多的辩论。很多人反对这样的计画,甚至包括Maine州内的教育界人士、老师等等的人。你可以看到教师反对那些理解、喜欢这个计画的教师,状况就跟预期的一样。但当笔记型电脑开始发进学校内之后,发生了两件事情。其中一个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从热情支持变成反对,一个也没有。许多人则是转而热情支持这样的计画,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至今没有任何的背叛者,几乎每个人都移到我们这边的阵营来,

但第二个我觉得更有影响力的结果是有三个部分。其中一个是旷课率降低了,我不知道真正的数字,但确实大幅下降。家长会的参与率大幅提升,或许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在课堂上参与率越变越好,并不单纯和笔记型电脑有关,而是整个计画的影响。我认为所有的反对者…事实上,在州长宣布之后...请记得,这是个民主党支持者的州,却是共和党担任州长,所以记者们坐在那边,准备不管他说什么,都要把他生吞活剥。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即使是在麻州,第二天的报纸还是很乐观的。有个教师工会的人说,谁需要这个?我们需要更多的老师。最后发现,要聘雇更多老师得花更多的钱,我认为效果则不会有这么好。有了笔记型电脑后,孩子们突然可以善用自己的能力,有更多同侪间的学习。他们拥有笔记型电脑后,就有更多校外学习。他们背着背包带回家,听音乐,玩游戏、阅读、玩乐,可以作任何事情。这样对人生的不同观点可以应用到教育上,会比增加2%的教师更有力,有更大的增长,而且更便宜。

很遗憾的,我必需要再回到灰色市场的议题。所有最需要这些电脑的国家,也拥有最多的腐化问题。你在说明独特的设计格式时解释了部分,以便让它对在海关消失的50%市场较不具有吸引力,但却又不会影响到其对于孩子们的实用性。灰色市场是非常严重的议题,我不想轻忽。有三种方式来处理:第一种方法是让它完全没有市场。你卖不了,没人要买。这是刀枪不入的方法,但却有点太过理想化,但这是其中一部份的可能。第二个方法是让安装到系统中的科技帮忙阻止这样的行为。在Maine州,我们用的是苹果的ibook。这不只是偷了也很明显的产品,而且我们没有腐化的体系。他们在其中安排了一些小技术,如果电脑一段时间没有和学校连线,就会自己关机。你可以在里面安装GPS,你可以把各种东西放进去。第三种方法是我比较喜欢的是让这台机器极为独特。如果你不是孩子或教师,社会不会容忍你拥有这东西。当然,你可以把它偷偷藏到地下室去,但我希望你的配偶会说,喔,天哪!你干了什么事情?!就像是你从教堂偷东西一样,就像是某个东西上面有红十字一样。我希望让产品独特,会是第三个不常被想到的解决方案。这三个方法结合在一起之后,我希望,至少这盗卖行为可以被减到1%以下,或者是2%,而不是完全就这么消失。

(提问)
我的问题和教育有关以及教学的过程。它本身也是个很强而有力的庞大工具,现在是不是该改变我们都已经习惯的教学过程的内容了呢?特别是到新的国家,或像是非洲这样的地方?我想那里是欧洲人架构了教学的模式,是不是有别的计画来改变这个流程?

Nicholas Negroponte
在所有的问题中,你的是最重要的。显然这和我们所知道的教学不同,也不是我们所熟知的教育。有两个不同的方法来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是说只有一部份的学习是来自于教学过程,大部分的学习来自于冒险。学习来自于互动、来自于好奇。我们就是这样学到如何走路、如何说话。孩子们很擅长这样的学习方式。所以,这是一个让那样的能力持续、不间断的工具,而现在我们大概在六岁的时候会说,停,不准继续这样学习。我们改以听别人的话、从书籍和老师学习,那是我们今日所知道的教育。我不是反对书本和教师,我并不反对用教的方式来学,但另外这一部份是非常重要的。

改谈到教学和教育的部分,这是Seymour终生的努力,也是Mitch Resnick和其他人的努力。我们将会努力解决,到底课程顺序代表什么意义?先学习A再学习B代表什么意思?用所谓结构式的方法来学习到底是什么意义?这对我们全世界的教育都将是个剧烈的改变。我不多提的原因是:这将花上数十年的时间改变,这不会在2007年的第四季发生。这将会花很长的时间,一个世代的时间,因为教师们这样作已经很多年了。所以我们能作的仅是把改变的种子播下,接着就像是Wikipedia的成长一样,像是Linux的成长一样,就像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开放式课程一样,进行所谓的开放式教育来改变这个状况。就某个角度来看,他们是最后离开木马的人。他们在里面待了最久的时间,这是个很重大的议题。但我能爬的山有限,而这是世界最高峰圣母峰。所以我们必须先征服其他的山脉。

(提问)
你将会让产业的规模成长两倍,让它们变得更有效率,因为你削除了营利模式,和第三世界的政府合作。你可以告诉我们还有什么其他的生意吗?这里有其他人愿意帮我的吗?

Nicholas Negroponte
不,我不能。或许另外一个会改变的是教育本身。我不想要混淆所谓的利益导向,我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都是利益导向,但大多数的教育并非是门生意。它部分是政府对人民的责任,许多的方式是属于这个类别的:干净的空气等等。所以,我们想把提供中小学学生笔记型电脑的计画也列入同样的类别中。你甚至可以说,这是不是马克斯主义的创业概念?答案是教育本来就是国家资助的行为。所以,我们应该是要接受政府资金,以这样的模式来进行,就像全球发展计画的消灭贫穷项目,以这方法进行。或许各位知道,但我不认识这些计画的主持人,但我想这是很好的范例。这并非是退一步说创业精神没效了,但其实它运作的很好。但在这个案例里面,我必需要集合董事会、动机和一切,以便让价格不停下降,而不是新一代的产品。事实上,我和某位我们执行长的应征者谈话,我面试的一个人选说,这太好了,下一波的产品我们就可以增加这些功能,有更大的记忆体等等...我说:喔喔...不,不会这样的。下一代的产品或许会有更少的记忆体,下一代的产品应该会更便宜。换句话说,我们必需要构筑的是一个相反的曲线。因为虽然很难相信,
但即使100美金的电脑,也还是太贵了。

我的问题是有关你把这工具集合在一起时遇到的各种力量。我人在美国,但我空闲时间在Guatemala的一个小村庄教书。他们的教师根本就不足够,所以我们想办法凑到了十二套电脑,努力的试着从美国对那边教基础的数学。但我最近拜访的时候,我检查了那十二套电脑以及学生们常去的网站,里面有很多的色情网站。所以你不但有很多灰色市场,还有很多灰色力量试着利用这个沟通的管道而我们必需要试着去找到那些更好的力量试着打败那些影响学生的灰色力量。我很想要知道你准备怎么建造这个架构?我很喜欢你的计画,很喜欢它和麻省理工开放课程的连结。麻省理工学院的先进课程和研究所课程都可以让我们的孩子们使用。但我认为击败其他力量的基础必须架构起来,所以我想知道你准备怎么作?

你应该可以想象,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对了,我们在Cambodia的经验正好相反。正好相反,我们没有孩子用来上色情网站,或许他们脑中没想到。恐怖主义和色情有些特殊的地方。恐怖份子会使用手机,色情散布者会使用平面媒体,发明印刷术的古腾堡并没有因此大遭挞伐。对我们来说,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就像是对手机产业说:你必须对911事件负责;或者是责备印刷媒体,事实上并不是。我们得要利用教育来解决你所遇到的问题,对特别年轻的孩子,我们可能必须找到阻挡某些网站的方法,或是阻止他们作某些事情的方法。这些事情都会发生,也正在发生。不用说,我们也会担心这部份,我们会处理面对。但我还是想要提醒所有人,我可以把这样的论点带到它的极致,于是我们就根本不该教导人们读和写,因为这才是解决方案,只要他们不能读写,他们就不能传递制造炸弹的方式,或是传送色情图片,而那并不是解决之道。所以我们会作别的事情。

好的,我想我时间掌握的很不错,下一个讲者要上台了。

Bob Buderi
这果然太像他的作风了,总是这样。各位,非常谢谢Nicholas Negroponte!

朱学恒注:
我想OOPS所做的事情就是要解决接下来的问题
我想,应该就是各种各样中文的开放知识吧...

BW注:OOPS在内地大学(上海?)的义工组织开放学习沙龙,2007年4月15日以这台一百美元的计算机为主题,观点请参见<<<简报>>>。BW的个人感觉是讨论不到题。有人还不清楚这部计算机的运作(是手动发电的),扯到能源电力的供应。很可惜与会者没有认真讨论有了这个工具,下一步该如何呢?最痛心是这句话:「没有人力没有其它的配合的话,这个东西其实宁愿不要。」是他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一回事,不了解这是电视、手机之外最能稍为拉近贫富鸿沟的伟大工具?电视、手机这些商品的发名,不是为了穷人。但事实证明电视和手机是无意之得的equaliser。这台为穷孩子设计、制造的100美元计算机,是进一步拉近(填平是天谎夜谈)贫富鸿沟的伟大工具。

我们是否有考虑:这项伟大的工具,从构想到落实,动力竟然是美国。美国要达成「无个孩子一台计算机」的目标,母需大费周章,拿钱买现成的就可以了。这台绿亮亮的计算机,受惠者主要是开发中国家的穷学生。人类社会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人类进入信息社会,掌握利用信息工具的富人的优势越明显。穷人的跨代贫穷,很大程度是社会资源倾斜,他们远离信息世界,没有取得和利用信息的工具。

现在有了工具,如何发挥功能,不再是MIT团体的责任。期之以五年,十年,如果还是「没有人力没有其它的配合的话,」这项集体失误是我们愧对社会的实证。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一 9月 29, 2008 1:54 pm

这计划的近况如何?请看

[url=http://www.businessweekchina.com/article_p.php?BusinessweekID=1701&Colum=]社会责任与商业现实的碰撞:
“每个儿童一台便携式电脑”计划的多舛命运 (商业周刊)[/url]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教學錄像字幕文本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