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字表能否微调

简体字表能否微调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7月 01, 2006 5:11 am

简体字表能否微调

来源:新京报 www.thebeijingnews.com •2005年10月15日

  退一小步并不影响简体字表的面子,相反是提高了其权威性。我以为国家语委有必要组织专家对这一小步作出讨论与抉择,使简体字表臻于至善。

  周振鹤 (复旦大学教授、博导)

   简化字的方向无疑是减轻记忆与书写的正确手段。汉字一字一面孔,每个面孔如果都很复杂,就难以记住其特征了,写起来也很烦琐费时,因此自古代起就有简化 字出现,时人或称之为俗字。简化字简在减省笔划,繁体字的“書”字有十划,简化以后只有四划,省去60%的劳动,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在实际生活中,简体字 早就大行其道,不但一般人写字使用,就是书坊刻书,也多采用,这只要看看晚明坊间的小说刻本就可以明白了。

  但在历史上,政府似乎从未 在法律上将简体字正式规范化,新中国建立前曾公布过简体字表,但后来又收回,直到新中国建立后才由国家政府机关正式公布简体字表,这以后,不但简体字地位 上升到与繁体字同等,故得以大量推广使用,而且一字不止一个简体形式的,只规定一个正体,其他形式自然消弭,不致引起混乱。如“學”字原来有简写成 “学”,也有简写成“斈”的,简体字表以前者为标准,后者自然就隐退了。推广简体字数十年来也成就显著,有利于扫盲,也有利减轻学童的负担,更有利于一切 与写字认字有关的成本的下降。但数十年来的简体字的运用也出现一些不足之处,这就是一对二或一对三这样的情况。

  所谓一对二或一对三, 就是字体简化以后,一个简体字可以理解为两或三个字。以最常见者为例,后面的“后”与皇后的“后”同形,这样一来,常见人为了显得古雅而将“皇后”写成 “皇後”,让人看了跟吃了苍蝇似的难受。但这还是小事,难堪罢了。更成问题的是影响了科学术语的正确性,也举一例为说:现在报刊上经常可以看到有“干细 胞”这个词,许多人始终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乾细胞”还是“幹细胞”,因为是专业名词,谁也不敢乱下断语。我有一次就这个字问大家,你们在读报时心里是怎么 读的呢,结果是两种音都有人读。

  除了科学术语,简体字也引起其他一些麻烦,如稀松的“松”与青松的“松”同形,结果有人在将“松树的 风格”繁化时,就变成了“鬆樹的風格”。就在前几天,上海的《新闻晨报》还报道了一起官司,就是将“松”错为“鬆”引进的。至于平常使用最频繁的“面”, 既可充面条,也可做面子,让洋学生觉得很郁闷。

  所以为此之计,能否将简体字表后退一小步,将容易引起混乱的一对二或一对三的简体字退 回到完全一对一的情况,以免混乱。例如稀松的“松”不要再用“松”字作为同音代替,这两字的意义相差实在太大了。但原来的“鬆”字写起来也实在太繁复,可 以考虑少写几笔,那就是将该字左上角跟长字的上半部一样简化,也至少可以省去两笔。这样一来,“髡”字一类可以同样简化。“鬍鬚”简化为胡须似乎无妨大 局,不会有人理解为“哪里须要”,似可不动。

  “麵条”的“麵”不要同于“面子”的“面”,但左半边可以简化为麦,也可省去四划。至于 “干”字可以明确规定只专门用于简化“幹”,或简化“乾”,两者不准通用。但显然规定用于简化“幹”字好些,因为“乾”字到底字画比“幹”字少了两划,而 且我们反正还要记住“乾隆”这个年号,这个“乾”字是少不掉的。当然,把极少数的字再繁化,是增添了一些麻烦,尤其是对扫盲特别不利,但现在大规模扫盲的 阶段已经过去,而对于小学生来讲,则多记忆几个繁体字,决不会是大问题。

  其实,倒退一小步的事不久前也做过,譬如将“覆”字恢复了。 原来简体字“复”字对应“複”、“復”、“覆”三字,现在只对应两字了。所以退一小步并不影响简体字表的面子,相反是提高了其权威性。我以为国家语委有必 要组织专家对这一小步作出讨论与抉择,使简体字表臻于至善。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正體與簡體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