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創新,生態效益,綠色設計

包括麻省理工學院和中、港、台多個開放式課程。最受歡迎的是「網上書」資料欄。

生態創新,生態效益,綠色設計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7月 01, 2008 9:38 am

简体版在下半栏

中譯:自學書院(2008年7月)
譯文以《香港共享創意》署名─非商業─相同方式共享 3.0 香港授權條款發表。

何謂生態創新Eco-innovation?

1996年,Claude Fussler和Peter James在他們的著作《推動生態創新:為創新和可持續發展的突破體系Driving Eco-Innovation: A Breakthrough Discipline for Innovation and Sustainability》首次提到這名詞,形容有助可持續發展的產品和製造過程。1997年,James定義「生態創新」為「為顧客和企業創造價值,但大大減少對環境影響的新產品和製造過程」。

「生態創新」和其他類似的名詞往往互換使用,例如「環保科技environmental technology」,「生態效益eco-efficiency」,「生態設計eco-design」,「環保設計environmental design」,「可持續設計sustainable design」,或「可持續創新sustainable innovation」,甚至簡簡單單的「綠色設計,綠色科技」。以下統用「生態創新」一詞,最常用於創新設計和製造過程,以減少環境成本。這就涉及生態效益和生態設計。
部份資料取自UNEP(2000) GEO 2000 Chapter 1: Global Perspectives 及〈維‧基‧百‧科〉網頁

圖檔

原文:The sustainability cycle: a new tool for product development and design by Peter James
The Journal of Sustainable Product Design, July 1997

可持續循環:產品開發和設計的新工具

下一個綠色波浪
一如大自然循環不息,對環境的關注也是有起有落。經濟蓬勃,擁擠和污染增加這些問題顯眼,人們多關注環保。經濟衰退,人們多關注失業和罪案。每一個綠色波浪往往帶來一些新法律和措施,綠色發展對工商業的影響是一波接一波。

上一個綠色波浪是在1980年代後期,後來因為西方經濟放緩又退下來。新一浪關注的主題是氣候變化和化學品干擾人們的性徵。這一浪的推動力是人口增加和提高生活水平。未來四十年,人口增半,人們預期和要求提高生活水平。這即是耗用資源更多,排放更多,擁擠更多。代價如何?對影響的程度,意見可能分歧,但大家都同意的是趨勢必然向上,對人類和大自然構成威脅,必須採取一些急進方法改善。

環保領袖提出「四倍Factor Four」的環保改善標竿,即是在未來二、三十年要減少製造貨品和服務所用資源和所產生的污染300%。有認為這只是中期目標,長期應該是「十倍Factor Ten」。理論上,這是可以做得到的;也已經有一些產品做到,例如現在電腦運算能力不只是十年前的十倍。
這當然不是容易做到,尤其要考慮可持續發展的其他同樣重要的目標:滿足窮人的需求和減少全球的不平等。

工商界的回應是追求生態效益。創造企業和顧客價值時,減少對環境的影響;增加資源的生產力,從較少能源資源投入得出更多產出;新產品給顧客有同樣或更多價值,但使用較少資源或產生較少污染。可持續產品設計必須符合這三個原則。這些產品必須有工具和技術來證明確實是可持續,問題是如何把複雜的「生命周期評估Life Cycle Assessment」數據,轉化為產品設計師和開發者可以利的的簡單概念和條件。有兩個常見的產品評價計劃:生態評分Eco-points和生態羅盤Eco-compass。

生態評分
業界有多個常用的生態評分計劃,最著名的是由Volvo和Philips開發的商用軟件Eco-scan。這些評分計劃大致相同,都是包括生命周期的各個階段:生產,分發,使用,使用期滿。輸入每階段的物料,工序,使用和運輸細節,軟件根據數量和使用方式計算這些組件的生態得分。

生態評分計劃,優點是方便,快速分析產品的整體環境作用,知道個別組件的作用;缺點是得分的權重是[軟件]主觀決定,用家不是很清楚。這些軟件比較適用於指出值得留意的地方,嘗試不同組合(不是作出決定)。作為溝通工具,生態評分用處不大;評分本身沒有意思,容易被人質疑。

生態羅盤
生態羅盤是由陶氏化工開發,提出對分析生命周期數據的簡單視覺總結。六角形的生態羅盤有六個點:延長服務service extension(例如產品壽命更長);保值增值revalorization(再製造,再使用,再循環);保存資源resource conservation(材料可更新的可能性);能源energy(每生產單位耗用的能源);材料密集度material intensity(每生產單位耗用的材料比重);健康與環境health and environment(對人和環境的風險)。

圖檔

等距六角形分為六層,由內至外分數為0至5。以現在產品(深杏色部份)為基準,全部六角的標準分是2。與新產品(藍色部份)相比,因應不同表現評分。例如產品壽命由原年的四年(評分2)增至十年(評分5),羅盤的「延長服務service extension」部份清楚顯示。如此新舊相比,得出六點得分,很容易看出兩者對環境的影響有何不同。羅盤也可以用於比較不同新產品,只要多加註解,容易解釋產品的環境效益。但這需要有相當詳盡的生命周期數據,評分未必有客觀標準。

圖檔

可持續圈
以上的討論暗示需要有評估環境的新工具,可以包含量化和質化的資訊,要有透明度,要簡單總括表述。還要顧及生態評分和羅盤沒有包括可持續發展對社會的影響。

上圖的「可持續圈」綜合上述要求。圖形分為四個同心圈,從內至外為:顧客價值customer value,實際環境影響physical environmental impacts,產品屬性 product attributes,社會影響 social impacts。每一圈各有組成元素。.

顧客價值:產品開發的核心。產品環保評估往往接受現有的價值,只考慮生產手段。開發生態創新產品,其實也是開發新價值的機會。

實際環境影響:投入和產出元素各半。投入元素有能源,物料,用水。產出元素有含毒物質和輻射,不帶毒廢物,影響環境的物質(例如氟氯碳化物CFCs或二氧化碳)。這些都可以利用生命周期分析得出數據,利用環境評分得出各項元素的總和,但要留意一般環境評分制度沒有包括資源耗盡和佔據土地等等。

產品屬性:對實際環境影響的決定因素:運輸transport(生命周期內使用運輸);保值增值revalorization(產品材料能否再循環/使用/製造,能否使用再循環/使用/製造的材料);服務密集度service intensity(提供更多有助減輕環境影響的服務,例如代替其他產品,增加使用密度,延長壽命,新功能,多功能,綜合和優化功能)。不容易量化個別元素對環境的影響,要利用生命周期分析核查。

社會影響:可持續發展對社會的影響有兩方面:保護環境和社會公義。以前以為兩者可以分開。現在的共識(例如1992年地球峰會的《廿一世紀議程》)是:經濟發展必須建基於可持續生產和消費,大幅度減少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世界要更公平(富國窮國,男女之間),滿足佔全球人口1/4的窮人的基本需求(食物,健康照護,清潔用水,公共衛生,住房),建立強大的地方社區。

很困難在設計層次處理以上和其他社會問題。產品對社會的影響往往是複雜,有時間差,很難量份,也沒有量化數據;況且產品往往為特定用途設計,不適宜用劃一的標準來計量。衡量產品對社會的影響,評估往往只能是盡可能客觀的主觀,主要是察看是否有粗暴違反可持續發展的社會條件。

最後,社會舞台有不同聲音,少有共識。這即是說事物沒有「正確的答案」。即使如此,社會影響是如此重要,不能不處理。從實際經驗所得,社會問題可以濃縮為:基本需求basic needs,人生機會life chances,社會規範social norms,人力資本 human capital,自主和社區autonomy and community。交通運輸對社會影響重大,因此也列入第四圈。

基本需求:世上窮人十億多,欠缺食物,住處和其他必須物品。產品開發絕大多數是在西方社會,沒有多少這方面的「為可持續發展而開發」的經驗可以借鑒。.

人生機會:什麼是「平等」?縱使議論紛紛,大家接受的是平等機會,不是平等後果;或是偏重窮人有更大人生機會:職業,教育等。窮人以外,弱勢社群還有婦女和少數社群。這方面的討論也是沒有共識,重要的是產品是否有加深現時不平等的人生機會;有的話,做了什麼來解決。

社會規範:新產品或與其有關的行動,可能引起情緒反應,成為社會的潮流和爭議,衝擊社會或大多數人的規範。

人力資本:許多新產品的特性是需要較少人力,這豈不是說開發新產品對社會有負面影響?從經驗得知,有效率的產品創造財富,財富在經濟其他部份創造職業;新產品也需要新形式的職位來生產和維繫。除了重要的職位指標外,其他的還有產品對知識,技巧和人力資源其他方面的整體影響。

自主和社區:普遍相信許多現代產品威脅個人自由和地方社區。

元素評分
提出一套仿效交通燈的顏色評分制度。即使沒有全面的量化數據,顏色評分法簡單易明:
白:沒有資訊,也沒有嚴重「可持續發展」問題
紅:嚴重「可持續發展」問題
橙:有疑問;因為沒有關鍵資訊,和/或互相矛盾的資料解讀
淺綠:中度「可持續發展」優點
深綠:重大「可持續發展」優點,符合「四倍」改善效率原則

總結
評估環保產品是權衡簡單和複雜,所有方法都有局限。「可持續圈」是簡單有效的方法,最少可以提醒大家注意可持續發展的環保和社會影響兩方面的問題和趨勢,可用來補充「生態評分」和「生態羅盤」這些量化工具。
(完)

圖檔

參考資料
清潔生產•和諧之路——兼談保護公眾知情權的意義(綠色和平污染防治項目組)
市場導向的文化與生態創新的採行之實證研究:以產業為控制變數(黃義俊)臺大管理論叢第十五卷第一期DEC 2004
〈生態創新研討會報告書〉
張祥唐環保創新網
一位設計家的個人網頁,點擊「出版著作」有多篇綠色設計的文章。看理論之餘,也應該看看實例。
以綠色設計準則為基的綠色創新設計方法(李嘉烘、劉志成)
TRIZ技法由來(黃振樑)
TRIZ技术系统创新法则
有四十條法則,一條一條慢慢看。
TRIZ綠色創新設計方法(陳家豪,劉志成)綠色設計電子報 2003 年 第五期
對應TRIZ發明法則的綠色創新產品案例(陳家豪,張祥唐)綠色設計電子報 2003年第五期

圖檔

圖檔

中译:自学书院(2008年7月)
译文以《香港共享创意》署名─非商业─相同方式共享 3.0 香港授权条款发表。


何谓生态创新Eco-innovation?

1996年,Claude Fussler和Peter James在他们的著作《推动生态创新:为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突破体系Driving Eco-Innovation: A Breakthrough Discipline for Innovation and Sustainability》首次提到这名词,形容有助可持续发展的产品和制造过程。1997年,James定义「生态创新」为「为顾客和企业创造价值,但大大减少对环境影响的新产品和制造过程」。

「生态创新」和其他类似的名词往往互换使用,例如「环保科技environmental technology」,「生态效益eco-efficiency」,「生态设计eco-design」,「环保设计environmental design」,「可持续设计sustainable design」,或「可持续创新sustainable innovation」,甚至简简单单的「绿色设计,绿色科技」。以下统用「生态创新」一词,最常用于创新设计和制造过程,以减少环境成本。这就涉及生态效益和生态设计。
部份资料取自UNEP(2000) GEO 2000 Chapter 1: Global Perspectives 及〈维‧基‧百‧科〉网页

原文:The sustainability cycle: a new tool for product development and design by Peter James
The Journal of Sustainable Product Design, July 1997

可持续循环:产品开发和设计的新工具

下一个绿色波浪
一如大自然循环不息,对环境的关注也是有起有落。经济蓬勃,拥挤和污染增加这些问题显眼,人们多关注环保。经济衰退,人们多关注失业和罪案。每一个绿色波浪往往带来一些新法律和措施,绿色发展对工商业的影响是一波接一波。

上一个绿色波浪是在1980年代后期,后来因为西方经济放缓又退下来。新一浪关注的主题是气候变化和化学品干扰人们的性征。这一浪的推动力是人口增加和提高生活水平。未来四十年,人口增半,人们预期和要求提高生活水平。这即是耗用资源更多,排放更多,拥挤更多。代价如何?对影响的程度,意见可能分歧,但大家都同意的是趋势必然向上,对人类和大自然构成威胁,必须采取一些急进方法改善。

环保领袖提出「四倍Factor Four」的环保改善标竿,即是在未来二、三十年要减少制造货品和服务所用资源和所产生的污染300%。有认为这只是中期目标,长期应该是「十倍Factor Ten」。理论上,这是可以做得到的;也已经有一些产品做到,例如现在电脑运算能力不只是十年前的十倍。
这当然不是容易做到,尤其要考虑可持续发展的其他同样重要的目标:满足穷人的需求和减少全球的不平等。

工商界的回应是追求生态效益。创造企业和顾客价值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增加资源的生产力,从较少能源资源投入得出更多产出;新产品给顾客有同样或更多价值,但使用较少资源或产生较少污染。可持续产品设计必须符合这三个原则。这些产品必须有工具和技术来证明确实是可持续,问题是如何把复杂的「生命周期评估Life Cycle Assessment」数据,转化为产品设计师和开发者可以利的的简单概念和条件。有两个常见的产品评价计划:生态评分Eco-points和生态罗盘Eco-compass。

生态评分
业界有多个常用的生态评分计划,最著名的是由Volvo和Philips开发的商用软件Eco-scan。这些评分计划大致相同,都是包括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生产,分发,使用,使用期满。输入每阶段的物料,工序,使用和运输细节,软件根据数量和使用方式计算这些组件的生态得分。

生态评分计划,优点是方便,快速分析产品的整体环境作用,知道个别组件的作用;缺点是得分的权重是[软件]主观决定,用家不是很清楚。这些软件比较适用于指出值得留意的地方,尝试不同组合(不是作出决定)。作为沟通工具,生态评分用处不大;评分本身没有意思,容易被人质疑。

生态罗盘
生态罗盘是由陶氏化工开发,提出对分析生命周期数据的简单视觉总结。六角形的生态罗盘有六个点:延长服务service extension(例如产品寿命更长);保值增值revalorization(再制造,再使用,再循环);保存资源resource conservation(材料可更新的可能性);能源energy(每生产单位耗用的能源);材料密集度material intensity(每生产单位耗用的材料比重);健康与环境health and environment(对人和环境的风险)。

圖檔

等距六角形分为六层,由内至外分数为0至5。以现在产品(深杏色部份)为基准,全部六角的标准分是2。与新产品(蓝色部份)相比,因应不同表现评分。例如产品寿命由原年的四年(评分2)增至十年(评分5),罗盘的「延长服务service extension」部份清楚显示。如此新旧相比,得出六点得分,很容易看出两者对环境的影响有何不同。罗盘也可以用于比较不同新产品,只要多加注解,容易解释产品的环境效益。但这需要有相当详尽的生命周期数据,评分未必有客观标准。

圖檔

可持续圈
以上的讨论暗示需要有评估环境的新工具,可以包含量化和质化的资讯,要有透明度,要简单总括表述。还要顾及生态评分和罗盘没有包括可持续发展对社会的影响。

上图的「可持续圈」综合上述要求。图形分为四个同心圈,从内至外为:顾客价值customer value,实际环境影响physical environmental impacts,产品属性 product attributes,社会影响 social impacts。每一圈各有组成元素。.

顾客价值:产品开发的核心。产品环保评估往往接受现有的价值,只考虑生产手段。开发生态创新产品,其实也是开发新价值的机会。

实际环境影响:投入和产出元素各半。投入元素有能源,物料,用水。产出元素有含毒物质和辐射,不带毒废物,影响环境的物质(例如氟氯碳化物CFCs或二氧化碳)。这些都可以利用生命周期分析得出数据,利用环境评分得出各项元素的总和,但要留意一般环境评分制度没有包括资源耗尽和占据土地等等。

产品属性:对实际环境影响的决定因素:运输transport(生命周期内使用运输);保值增值revalorization(产品材料能否再循环/使用/制造,能否使用再循环/使用/制造的材料);服务密集度service intensity(提供更多有助减轻环境影响的服务,例如代替其他产品,增加使用密度,延长寿命,新功能,多功能,综合和优化功能)。不容易量化个别元素对环境的影响,要利用生命周期分析核查。

社会影响:可持续发展对社会的影响有两方面:保护环境和社会公义。以前以为两者可以分开。现在的共识(例如1992年地球峰会的《廿一世纪议程》)是:经济发展必须建基于可持续生产和消费,大幅度减少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世界要更公平(富国穷国,男女之间),满足占全球人口1/4的穷人的基本需求(食物,健康照护,清洁用水,公共卫生,住房),建立强大的地方社区。

很困难在设计层次处理以上和其他社会问题。产品对社会的影响往往是复杂,有时间差,很难量份,也没有量化数据;况且产品往往为特定用途设计,不适宜用划一的标准来计量。衡量产品对社会的影响,评估往往只能是尽可能客观的主观,主要是察看是否有粗暴违反可持续发展的社会条件。

最后,社会舞台有不同声音,少有共识。这即是说事物没有「正确的答案」。即使如此,社会影响是如此重要,不能不处理。从实际经验所得,社会问题可以浓缩为:基本需求basic needs,人生机会life chances,社会规范social norms,人力资本 human capital,自主和社区autonomy and community。交通运输对社会影响重大,因此也列入第四圈。

基本需求:世上穷人十亿多,欠缺食物,住处和其他必须物品。产品开发绝大多数是在西方社会,没有多少这方面的「为可持续发展而开发」的经验可以借鉴。.

人生机会:什么是「平等」?纵使议论纷纷,大家接受的是平等机会,不是平等后果;或是偏重穷人有更大人生机会:职业,教育等。穷人以外,弱势社群还有妇女和少数社群。这方面的讨论也是没有共识,重要的是产品是否有加深现时不平等的人生机会;有的话,做了什么来解决。

社会规范:新产品或与其有关的行动,可能引起情绪反应,成为社会的潮流和争议,冲击社会或大多数人的规范。

人力资本:许多新产品的特性是需要较少人力,这岂不是说开发新产品对社会有负面影响?从经验得知,有效率的产品创造财富,财富在经济其他部份创造职业;新产品也需要新形式的职位来生产和维系。除了重要的职位指标外,其他的还有产品对知识,技巧和人力资源其他方面的整体影响。

自主和社区:普遍相信许多现代产品威胁个人自由和地方社区。

元素评分
提出一套仿效交通灯的颜色评分制度。即使没有全面的量化数据,颜色评分法简单易明:
白:没有资讯,也没有严重「可持续发展」问题
红:严重「可持续发展」问题
橙:有疑问;因为没有关键资讯,和/或互相矛盾的资料解读
浅绿:中度「可持续发展」优点
深绿:重大「可持续发展」优点,符合「四倍」改善效率原则

总结
评估环保产品是权衡简单和复杂,所有方法都有局限。「可持续圈」是简单有效的方法,最少可以提醒大家注意可持续发展的环保和社会影响两方面的问题和趋势,可用来补充「生态评分」和「生态罗盘」这些量化工具。
(完)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四 12月 04, 2008 3:10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OECD生态效益手册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7月 01, 2008 12:23 pm

OECD生态效益手册

正體原文請看:OECD生態效益手冊 (四之二)企業永續發展簡訊July 2000

(BW注:网上搜索只找到第二部份。)

生态效益Eco-efficiency

OECD已经找出许多企业、地方政府与社区在降低污染排放、资源使用及成本,并改进产品与劳务的创举。但其中只有少数为了改进生态效益,而大多为「减废」、「污染预防」或其它目标。改善生态效益将包括这些和其它方面的努力。本章找出并探讨这类创举,检验其在企业与社区改善生态效益的有效性,并考虑更广泛运用的潜力。

本章所讨论的创举,目标系为了符合人类需求时在科技、制度或行为上的变革。全新的技术或措施,或经由采取其它地方已经使用过的方法,都会带来种种的改善。后者,称之为技术的「扩散」(diffusion)。

创新可以用许多方式来描述与分类。在图(1)中,将一些范例编列成两个层面:技术创新的程度,以及社会与制度创新所呈现出产品周期的定位。虽然技术的改革与行为的改变无法分开,技术改革的社会层面仍常被忽视。所有技术的改革都要求在产品上,或在设计、生产、使用、维护或处理/修复等服务的周期中,发生某些行为的改变。大范围的科技改变一般也包括了消费者所接受的产品与劳务的一些改变。改变行动的需求程度越大,新科技的引介就越困难。本章所要讨论的议题将包括生产制程的改革到消费模式的变迁。

圖檔
图(1) :技术与社会层面之创新

本章将先探讨企业在改善生态效益策略上所采用的指标与标准,接着检视其在生产制程、产品以及与消费者间的关系中已经引进的改变,然后探讨地方政府与社区等其它行为者的创举;最后再讨论国家政府在支持公司与社区层次的改善过程与监测系统的角色。

2.1 企业的创举
WBCSD及其会员公司都已经对下面说明1所界定之生态效益定义有了共识。他们同时又透过许多出版品与研习会(例见BCSD,1993; WBCSD, I995)研拟出促进生态效益的策略。虽然他们的重点放在个别公司层次的生态效益,但其涵义亦强调广泛的社会目标与环境限制。WBCSD曾经阐述生态效益乃创建「一座架构于巨观的『永续发展』概念与微观的公司经营行为之间所需的桥梁。」单独运作的公司无法界定或致力于「人类的需求」与「生活品质」,也不能「透过生命周期达到与地球负载能力以内」的程度以降低生态的冲击与资源密集度。换言之,朝向此一目标的努力并藉由各界群策群力,包括与供货商、消费者与竞争者的合作。此外,WBCSD也强调企业公司必须与政府通力合作。


說明1:WBCSD的定义:
「生态效益乃藉由下列各项而达成:
◇ 具竞争价格的产品与劳务之产出;
◇ 满足人类的需求并带来生活品质;
◇ 在整个生命周期中,日益减少生态的冲击与资源密集度;
◇ 至少达到与估计的地球负载能力一致的程度。」
(资料来原:BCSD,1993)


2.1.1 评量指针与改善目标
在WBCSD的生态效益定义中的几项目标很难有可测量的指标,但企业界已努力发展有效的评量指标(indicators)、比较基准(benchmarks)与改善尺度(criteria)。WBCSD(BCSD, 1993)确认了七项企业公司改善生态效益的准则如下:
1) 将产品与劳务的物质密集度极小化;
2) 将产品与劳务的能源密集度极小化;
3) 使有毒物资的扩散极小化;
4) 加强物质的回收性;
5) 将可更新资源的使用极大化;
6) 延长产品的耐久性;
7) 提高产品与劳务的服务密集度。
欧洲陶氏化学公司(Dow Europe)使用「生态罗盘」(eco-compass)的示意图来表现六种不同的生态效益群组(见说明2所示)。至于其它的示意工具包括长方条形的统计图(histograms)与星形评量系统(star-rating systems)则已发展为生态标志(eco-labels)之用。这类简单的定性指标(qualitative indicators)在决策过程目标上,尤其是在寻找大范围改善生态效益的产品与劳务,都甚为有用。

说明2:生态罗盘
生态罗盘是由陶氏化工Dow Chemical开发,提出对分析生命周期数据的简单视觉总结。六角形的生态罗盘有六个点:延长服务service extension(例如产品寿命更长);重新增值revalorization(再制造,再使用,再循环);保存资源resource conservation(材料可更新的可能性);能源energy(每生产单位耗用的能源);材料密集度material intensity(每生产单位耗用的材料比重);健康与环境health and environment(对人和环境的风险)。


圖檔

等距六角形分为六层,由内至外分数为0至5。以现在产品(浅褐色部份)为基准,全部六角的标准分是2。与新产品(蓝色部份)相比,因应不同表现评分。例如产品寿命由原年的四年(评分2)增至十年(评分5),罗盘的「延长服务service extension」部份清楚显示。如此新旧相比,得出六点得分,很容易看出两者对环境的影响有何不同。罗盘也可以用于比较不同新产品,只要多加批注,容易解释产品的环境效益。但这需要有相当详尽的生命周期数据,评分未必有客观标准。(BW注:原文「生态罗盘」部份资料不足,以此代之。)

也有人尝试量化改善单一面向的生态效益者,这需要一个将各部份加总的权重系统(weighting system)。部份组织已研发出这类权重系统,根据环境绩效来对产品或公司进行评等。瑞士罗区制药公司(Roche)开发出一种指标称为「生态效益率」(eco-efficiency rate, EER)。罗区公司计算生态效益率的方式是将公司的全部销售金额除以花费于环境保护与预估环境损害所造成的金额总值(DeSimone et al., 1997)。由于需要对权重系统的共识,这类标准化的指标似乎没有被广泛接纳的前景。

有些企业公司曾经设定减低污染物排放与源使用之改善目标,例如:杜邦(DuPont)的2000年改善目标,即包含下列各项:
*去除氟氯碳化物(CFC)、氧化亚氮(nitrous oxide即N2O)与空中传播的致癌物质(airborne carcinogens)等之排放。
*减低包装废弃物达到比1991年水平的50%。
*减低有毒气体排放至1995年水平的50%。
*减低危险有害的废弃物质达到1995年水平的35%。
*减低液体废弃物质的排放达到1995年水平的25%(即1997年的杜邦)
其它制造与服务业部门也有类似的改善目标。在许多国家中,产业公会已经与他们的政府协议,自发地设定了产业的改善目标。

2.1.2 生产制程的改变
生产制程的创新倾向于减少使用昂贵的投入成本,特别是劳工。花费于能源与原料上的开销,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只是总成本当中的一小部份,无法提供废弃物减量的动机;然而,几个大公司已开始向这个方向努力。著名的范例包括陶式公司的「废弃物减量总有报酬」(Waste Reduction Always Pays, or WRAP)的计划(见说明3所示),以及3M的「防治污染划得来」(Pollution Prevention Pays)计划等等。

說明3:废弃物减量总有报酬
陶式公司鼓励其职员须要确认废弃物减量与防治污染的时机。每一制造业的部门,都要负责其本身的研发以及有关「废弃物减量总有报酬」(WRAP)计划的履行。WRAP的创举已经达成主要的降低污染物排放与投入,诸如:减少50%的聚氨酯工厂(polyurethane plant)污染物溢出;减少80%的农产品加工厂反应物(reactant) 消耗;减少93%的废气排放并使乳胶工厂(latex plant)的产能增加48%。WRAP的计划亦节省不少钱,并期待于可预见的将来,继续获得30%到40%的资本回收。
◇资料来源:DeSimone et al, 1997.


WBCSD与OECD的工商业咨询顾问委员会(BIAG)搜集了拜耳、杜邦、ICI以及GlaxoWellcome等公司在内的许多创举,包括完全排除或成功地降低废弃物或污染流的新制程。许多研究案例证明公司管理阶层明确领导的重要性,而由教育及第一线工作人员的参与来加强,他们是大部份创新的主要来源。大多数的现例都取自于那些能指派一位董事特别处理环境议题,并有良好的激励创新之内部系统的大型跨国公司。提升中小型企业人员的能力,就会大幅增加整个业界改善生态效益的可能性。

许多关于原料与能源效益上的改善,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获得报酬。能源效益专家通常预期整体经济面藉由执行与技术上的改善,可以节省10∼30%的能源,而这样的改善本身即可收支相抵(IPCC, 1996)。WBCSD及其会员公司皆强调将税收从聘雇人员转向污染排放,将使公司能从大幅节省中获利。根据包括廿多种企业的波兰150家制造业公司之经验,减少20%到40%的废弃物无需或只要少量的投资即可。至于需要投资之处,通常在数周或数月内便可回收其材料经费,而且极少需要外部融资。此外,还可藉由投资于经技术认可与有获利能力的设备或制程改变,再减少30%的废弃物。在中欧与东欧的其它国家中也获得类似的成果(OECD, 1995b)。另外在英国与美国的最佳措施计划中也都产生类似的效果。

大量的节省用水同样可能做到。根据法国环保署(Ministere de Ienvironnement, 1997)的估计,良好的家管计划在1996年中可以减少法国15%的耗水量,总共节省了六千五百万法郎(相当于一千万美元)。

2.1.3 产品的创新
许多创新已经显示出包括车辆、房屋、冰箱与电视(von Weizsacker et al., 1997; DeSimone et al., 1997)等在改善生态效益方面的潜力。如果创新能够减低成本,改善绩效或满足一些既有产品所未具备的需求,那么这些创新便会在市场上格外成功。

创新通常只会增加产品的效用与价值,并未减少资源使用与污染排放;因此,若无政府的介入干预,生态效益的改善不会导致环境冲击的降低。车辆的制造技术便是明显的范例。近十五年以来OECD的会员国,在标准测试中,按照汽车比重(car mass)平均每公斤降低四分之一的汽车燃料油密集度(L/100 km) (IEA,1997a)。三菱汽车公司最近研发出商业化的「汽油直接喷射」(gasoline direct injection)引擎,促使他们减省了20%甚至更多的能源,同时又增加了10%的输出马力。制造业者与其它单位(包括微笑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 SMILe))研发出许多「概念车」(concept cars),其燃料油密集度平均只需目前的三分之一而已。在生命周期的燃料与质量密集度(mass intensity)的倍数十的减少技术上都是可能的(von Weizsacker et al., 1997)。但因厂商认为如此车价将太昂贵,或在低成本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驾驶表现、舒适与安全的需要,这些材料与能源的减量实际尚无法达成。一般说来,效益的改善通常是促进表现和增加汽车体积方面。当汽车在较小的市场末端平稳地趋向更具有能源效益时,消费者却购买较大的车子,所以现今所购得的新车所消耗的能源平均来说并不少于1980年代初期。管制市区车辆的空气污染比管制能源与材料的使用更有进展。因此在1990年代中期制造的汽车,平均每一千公里车程所产生的一氧化碳排放量,已经减少到约为1970年代制造的二十分之一。氮氧化物(NOx)与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每一千公里车程的废气排放量,更已降低了十倍。这种进展的主要原因,便是由于政府的管制所致。

试图改善生态效益而失败的常见原因,是因将上游的成本(up-front cost)转移给产品的消费者,即使他们并不增加产品生命周期的成本,也是如此。Milani(1997)提供了瑞士政府试图说服冰箱制造业者使用更具生态效益的技术而失败的例子。这种技术将数年内即将因节省电力而收支相抵,但却增加三分之一的设备成本。结果厂商并不采纳此一构想,他们认为技术的改善过于庞大,反使得顾客不愿购买冰箱。这个经验恰与绿色和平组织的「绿色冷冻」(Green Freeze)相反。「绿色冷冻」的冰箱由一前东德的厂商所研发,使用一种碳氢化合物冷却剂(hydrocarbon refrigerant)取代一般使用影响温室效应的氟氯碳化物(CFC)。这种冰箱只需增加些许或根本不增加成本而大获成功,当今的重要厂商都已改采碳氢化合物冷煤。

企业界发现藉由技术改善以降低有毒物质之使用,比降低能源之使用更容易。例如1996年加拿大的Nortel(北方电信公司)将世界首次采用的无铅电话引进市场,又研发出无铅焊接技术。Philips公司也生产了不含有毒物质的「绿色电视」(Green TV)(见说明4所示)。然而若无新政策的引介,这类新科技是不可能商业化的。

WBCSD强调产品的耐久性(durability)是生态效益的关键要素。经过改善的耐久性,可明显地减少高度消耗品如纸张等(见说明5所示)的浪费。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回到生产可再利用的包装制品,包括可回收的瓶装在内。但另外一方面,却也没有迹象显示摆脱用完即丢的纸张与塑料产品。
耐久性的优点在「寿命长的产品」中较不明显,这种产品的环境冲击主要是在其使用期间才发生。汽车、冰箱与建筑物等便是其中的主要例子。若有迅速改进环境绩效的技术,及早回收旧货便越有利,尤其是再利用或回收的组件。

說明4:飞利浦公司的绿色电视
飞利浦是一个大电视制造厂商,1993年决定制造一种原型(prototype)的「绿色电视」。
这种14吋的原型电视机,具有下列的特色:
◇ 减少90%的暖机用电(stand-by power,在电视等待使用之际。)
◇ 减少30%的操作能源(operating energy)。
◇ 减少11%的重量。
◇ 增加22%的可回收材料。
◇ 完全排除有毒物质。
◇ 一种将回收性极大化的设计。
这种原型电视机虽然没有大量生产,但有很多特色,尤其是省电装置,都已经使用于其它型号,并从1997年起开始上市。
资料来源:WBCSD


說明5:无纸张办公室(The paperless office)?
计算机技术与电信通讯的发展曾期望要带来无纸张的办公室,但到目前为止,却反倒因更容易制作、修改与打印各种文件而增加了纸张的消耗。纸张回收是在使用纸张的环境冲击上,达成适度减量的一种途径。
如今在美国麻州理工学院(MIT)的调查研究结果,已经研发出一种可以反复使用达一百次的纸张。这种产品所使用特制的油墨,要用一种像激光打印机似的装置,加温活化(activated),在纸张上显现上百万的黑色点阵。这些点阵,又能以较高的温度还原,成为依然洁净的纸张。同时,也具备彩色油墨可使用,并且更可反复再使用达一千次。MIT已经开发了300 DPI 分辨率的技术,而且正向600到1000 DPI 分辨率的目标迈进。


2.1.4 改善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改变生产者与消费者间关系的创新比起其它种类要少得多。「加强延伸与分摊生产者责任」(extended and shar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 or EPR)的观念正开始改变生产者—消费者的关系(Vancini, 1997)。EPR有时会被编列于法律之中,但也会扩展成一种企业的哲学。有些厂商开始在上游的材料与服务供应,以及下游的产品使用与处理方面,致力改善其环境冲击。这部份是因为他们已经晓得消费者越来越会以其购买力来影响产品的设计与服务的提供。对许多的生产者而言,负起后消费者(post-consumer)的责任甚至可以获利,方向包括: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環境,環保與永續(可持續)發展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