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氏六度:我們在變熱恆星的未來》

包括麻省理工學院和中、港、台多個開放式課程。最受歡迎的是「網上書」資料欄。

《攝氏六度:我們在變熱恆星的未來》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五 12月 14, 2007 11:55 pm

简体版在下半栏。

相信沒有人還懷疑地球變暖,氣溫上升。

Six Degrees: Our Future in a Hotter Planet (Fourth Estate, Harper Collins, 2007)《攝氏六度:我們在變熱恆星的未來》是環保作家Mark Lynas的大作。科學家研究全球變暖已有多年,每年發表的報告不計其數,但只有少數為人所知。因為採用的模型不同,得出的結論往往有所差別,但總體趨勢是無可置疑:全球正在變暖。作者用幾年時間,研讀幾百份關於全球變暖的科學文獻,採用綜合總覽的方式發表。書中每一章描述地球汽溫上升攝氏一度的變化。最懷的情況是上升攝氏5.8度(華氏10度),這是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2001年報告書的預測。2007年,委員會把上限提高至6.4C (華氏12F) 。

作為門外漢,我之前對氣溫上升攝氏六度沒有很大警覺和具體概念。即使在香港這樣的亞熱帶地方,每年的四季溫差何止有六度,有時一天的溫差都不止六度。汽溫上升攝氏六度,是不是夏天更熱(多開空調可以吧?),冬天不冷。還有什麼影響?氣候變暖逼迫葡萄酒產區遷移德國釀酒商如何應對氣候改變 這兩段消息是小例子。

以下是Six Degrees: Our Future in a Hotter Planet的重點撮要。

引言
溫室氣體為什麼導致全球變暖?長波紅外線幅射不能穿透溫室氣體。太陽熱力以短波穿透大氣層,地球反折的熱力是長波,被溫室氣體封住,形成溫室效應。如大氣層沒有溫室氣體,地球溫度會是—18℃。

自工業革命以來,主要溫室氣體之二氧化碳增加1/3,甲烷倍增。過去150年,全球氣溫增加0.8℃。如果全球變暖持續,情況如何。以下是基於科學家根據不同模型得出的預測。

全球變暖攝氏一度1℃
即使人類明天停止排放溫室氣體,現時大氣中的含量還是會導致全球氣溫上升0.5至1℃。人類沒有什麼感覺,但地球又如何?

六千年前,地球的氣溫比現在高1℃。美國中部的農業地帶當時是沙漠。1930年代美國的沙塵暴就是在這裡:大風刮起,吹走表層土。如全球溫度上升1℃,美國中部沙漠重要,範圍更大,沙塵暴掩蓋農田、草原、道路、甚至市鎮。

如全球溫度上升1℃,到2100年,地球土地失去三份之內一淡水。2005年,世界最長的河流——阿瑪遜河就曾經乾歇,軍隊要運用食水。

北極洲冰層溶解,已是不能回頭的事實。在2004 和2005年,北極冰層有14% 溶解,即是720,000平方米 (447,000 平方英里) ,等於45個香港。在地質學來看,兩年只是一貶眼間。冰層溶解,幾千年來冰封的永久凍結帶地層因而解凍,整個地區的地基變得不穩定,建築物,道路,油管下陷。隨著冰雪地域縮小,北極熊和愛斯基摩人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少。北極洲的冬季越來越短,冰層越來越少,夏季的陽光更少被冰層吸收,而是跑進空氣和表層土;如此互為因素,溫度進一步推高。

海洋的變化更快。冰層反射太陽的熱力80%,而海洋吸收太陽輻射95%。海上浮冰溶解,海水變暖的過程又是另一個互為因素,溫度進一步推高。

山脈也因為氣溫變暖而崩塌。歐洲中部的阿爾卑斯山脈,3,000公尺以上的山地全靠永久凍結帶保持穩定。2003年夏季,雪線攀升到4,600公尺。岩石塌落,行山者過難。瑞士東部一些小鎮已經開始建造扺檔落石的防護堤。

另一個極端:一些低地環礁國家(例如馬爾代夫),會因為海水上升而被淹沒。部份大陸沿岸遭遇同一命運,尤其是美國東部,墨西哥灣,太平洋島國和孟加拉灣。颱風因為海水變暖威力越來越大。2005年吹襲New Orleans市的颱風Katrina,只是一個警號,未來的颱風可能伴隨著地震和洪水。

比這些大自然的破壞更恐怖的是所謂文明人為求生而不顧一切搶奪資源。Katrina是活生生的例子。這不能怪他們,人類求生是不擇手段的。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1℃的機會:零。

全球變暖攝氏一至二度1-2℃
估計四十年內全球氣溫上升兩度。歐洲2003年的酷熱夏季重臨,甚至成為常態。即使是「正常」年份,人們因中暑而死亡。當人體溫度上升至41℃,體溫調節系統開始失效,本來出汗的不再冒汗,呼吸淺而頻繁,脈搏加速,病人可能陷入昏迷。除非即時搶救,降低身體的深部溫度,否則腦部缺氧,主要器官因而死亡。

2003年法國酷熱,有一萬人死亡,全歐估計有22,000 至35,000人中暑而死。農業損失慘重。幾條歐洲大河水位降互歷史最低,水量不足以發電。阿爾卑斯山脈一些冰川有10%溶掉。這是以前最厲害的1998年記錄的兩倍。估計到了2040年,半個歐洲會比這更加熱,人命農業損失是天文數字。

還有更壞的長期影響。2003的酷熱經驗,是植物生長放緩。植物不再吸入碳氣,而是放出。當年歐洲的植物放出十億公噸碳,相等於全球化石燃料排放量的1/12。這樣的「正正因果」關係極為重要,因為這意味溫度上升,森林和土地的碳排放也上升;如果這些土地排放持續,全球變暖會不受控制。

十二萬五千年前,當時的全球溫度比現在高1至2℃,海水比現在高出5至6公尺。這些「不見了的水」現在冰封於南北極的冰層,而這正在溶解。

預測格陵蘭的「引爆點」是溫度上升2.7℃,但問題是格陵蘭溫度上升比其他地方急速,是全球平均數的2.2倍。這即是說全球溫度上升1.2℃就會引爆格陵蘭。海水上升的幅度會遠遠超過IPCC估計到本世紀末的0.5公尺。上一個冰河時期結束時,每二十年海水上升20公尺,維時數百年。格陵蘭最大的冰川Jakobshavn Isbrae,自從1997年,每年薄了15公尺;整個格陵蘭的冰川會在140年消失。海水上升淹沒佛羅里達州、紐約和倫敦中心區。曼谷、孟買和上海大半土地在水位之下。人類有一半要遷移高地。

山脈沒有冰川,人類就沒有水源。缺水帶來飢荒。大規模飢荒導致政治不穩定。擁有核武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會坐擁武器而不顧國內飢民嗎?

四周的生物系統崩潰。到了2050年,全球溫度上升2℃,約有1/3的物種滅絕。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2℃的機會:93%,但要在未來十年減少排放溫室氣體60%。

全球變暖攝氏二至三度2-3℃
氣溫上升2℃,假設各國政府精明籌劃,人類雖然人數劇減,依然有足夠食物,例如改種適合的農作物。但氣溫上升起過2℃,大規模飢荒無可避免。

以史為鑑,以前最相近的情景是「上新世Pliocene」,是第三紀(Tertiary)的第五個也是最後的時期,始於約五百三十萬年前,在距今一百六十萬年前結束。當時北半球沒有冰川,樹木在北極生長,水平總高出現在的25公尺。在這溫度下,阿瑪遜死了,格陵蘭死了。

作者認為現在的預測模型過於保守,一般把氣溫上升作為簡單的線性變化,又假設地球表面的陸地和海洋在氣溫上升時是穩定不變的。科學家忽視了「正正因果」關係。

作者解釋:海水變暖,吸入較少二氧化碳,因而大氣層積累更多二氧化碳,全球變暖加劇。泥土,死去植物的半腐爛殘餘積累很多二氧化碳。科學家一般接受的泥土含碳量估計是1萬6千億噸,大概是大氣層含碳量的兩倍。隨著泥土變暖,細菌加速分解碳質,向大氣層排放。

有研究中心估計最悲觀的情況是到了2050年,氣溫已上升3℃,碳循環就會逆轉。植物和泥土不再吸收二氧化碳,而是排放,令大氣層的含量在2100年增至250/百萬份,氣溫因而另外上升1.5℃。因為「正正回饋」帶來的逆轉,令全球變暖變得不可能逆轉。

科學家測試英國六千個地點的泥土樣本,發現泥土排放的二氧化碳約有1.3億噸,足以扺消英國在京都協議下的減排數量。阿瑪遜是最不可思議的慘劇,它的7平方公里佔了全球植物光合作用的10%。阿瑪遜死去,等同哮喘病人沒有氧氣。
美國和澳洲沒有簽署京都協議,無論後任政府如何努力,氣溫很難會降下來。兩國會自吃苦果,受到超級颱風連連侵襲,農業走向不受控制的逆轉,植被和泥土因為高溫損失水份,更多人因為暑症死亡。

非洲的情況更為慘重。現在已經有數以萬計的人依靠捐贈的糧食續命。溫度在30℃以上每增加1℃,農作物收成減少10%;如溫度升至40℃,沒有農作物可以收成。美國糧倉自身難保。印度次大陸被沙塵淹沒。飢民四處流竄,政府沒有管治的能力。

隨著陸地焚身以火,海洋溫度也在上升。最樂觀的估計是北冰洋的浮冰消失80%,餘下的也很快就溶解。荷蘭和紐約市沉沒水中。到處都是飢民,中美洲人向墨西哥和美國遷移。歐洲的激烈份子因為開出拒絕難民的支票而贏得大選。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3℃的機會:極差。如氣溫上升2℃,會引發碳循環的引爆點。

全球變暖攝氏三至四度3-4℃
在這溫度下,兩極的冰層肯定已完全溶解,水面上升至50公尺。這不會是一夜之間發生,而是以每幾十年一公尺的速度慢慢發生。這已經超越人類能夠應付的能力。

作者特別提到中國。到了2030年,如果中國的消耗率追上美國,中國的人口有十五億,而糧食只是現有的2/3;每天耗用石油一億桶,是現時全球產量的1.25倍。

夏天越來越長,溫和地區的溫度持續45%。人沒有空調不能生活,而這為能源系統帶來嚴重負荷。發電產生溫室氣體,另一個「正正回饋」。

最危險的「正正回饋」是永久凍結帶不受控制解凍。科學家估計北極儲藏著五萬億噸的碳;如全部排放,氣溫會上升多少?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4℃的機會:極差。如氣溫上升3℃,永久凍結帶不受控制解凍。

全球變暖攝氏四至五度4-5℃
地球不再是我們認識的星球。兩極沒有冰雪;雨林因野火燒掉,變為沙漠;海水入侵內陸。人類唯一可以轉移的地方是北部新解凍的地方:加拿大和西伯利亞。但即使在這些地方,夏季依然是酷熱,農作物不可能有內陸生長。加拿大和西伯利亞會接收蜂擁而至的難民嗎?另一位環保作家James Lovelock認為早在這之前,美國和中國已經與加拿大和俄羅斯開戰。

地球以前有這樣的高溫,那是在5千5百萬年前第三紀下層的始新世Eocene。當其時,短鼻鱷和亞熱帶生物在北極生長。什麼令到氣溫有如此變化。作者特別提到全球變暖會釋放瓶中的巨人惡魔。海洋深處的海底埋藏著大量甲烷(沼氣),因為海底深層的極低溫度而保持穩定。一旦海水變暖,釋出甲烷,和海水混合成為甲烷水合物,以泡沬形態升上海面,毒性比二氧化碳更重,全球變暖失控。雖然古新紀—始新世的大氣層含碳量是高於現在,但現時的增加速度是三十倍史前時代。

人類在這環境下可以生存嗎?沒有農耕,人類可以是否回以過著游牧生活?游牧需要的土地比農耕多十至百倍。今天非洲的索馬利亞,蘇丹就是全球明天的寫照。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5℃的機會:極差。如氣溫上升4℃,引發海洋深處的海底釋放大量甲烷(沼氣)。

全球變暖攝氏五至六度5-6℃
再回到以前。最相似的地球是距今約6.5千萬至1.35億年的的白堊紀,是中生代的最後世紀,是恐龍滅絕的年代。另一個近似的是3億至2.5億年前,古生代的最後一個地質時代:二疊紀;當其時全球氣溫上升6℃,物種95%滅絕。作者還設想到其他可能的情景,可以用幾個詞語覆蓋:天翻地覆,地慘天愁。

避免全球溫度上升6℃的機會:不用說了。

我們在變熱恆星的未來
作者認為全球變暖的保險線是攝氏二度。而大多數電腦模式預測如碳排放維持在現有速率,全球溫度上升三度。作者嚴重警告,人類能夠把氣溫上升控制在人類可以生存的極限之下,餘下的時間不多。我們需要八年才可以把碳消耗控制在現時水平,再要用三十五年(即是到2050年)才可以把排放減少90%,氣溫才可以控制在不多於現時溫度幾度之上。我們只有一半一半機會做得到。

政客逐漸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但作者指出到現時為止的進展太慢太少,不容樂觀。例如英國的計劃只是到2050年把排放減少60%。作者建議全球的目標是到2030年減少碳排放60%,到2050年減少90%。要達到這目標,人類社會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導致不可想像的政治軍事鬥爭。為爭奪生存空間,中國入侵俄羅斯西伯利亞,美國入侵加拿大,都有可能。

作者提出減排的辦法:全球人人有排放限額,剩餘配額可以買賣。這無疑是一個很有創新意念的方法,但實際如何安排和執行,作者也提不出方法。

(BW:看過以上的撮要,感覺如何?在地球存活了46億年的歷史中,大自然是反反覆覆的。我們所知道的大自然和人類演化史,只是最近幾百萬年的近代史。人類文明這五千年的發展,得天獨厚是這段時期氣候穩定。大自然的常態是不穩定,人類經歷五千年穩定氣候反而是不正常,只是地質時鐘的一剎那,一瞬間。如果用這樣的眼光來看,那麼我們現在的環保努力是否徒勞無功?可能是吧。如果大自然在任何時候要發揮深不可測的威力,人類只有聽天由命,但不應該就此放棄我們應盡的義務,不要因為我們的任意妄為而加快這變化。即使不說大眾可能認為還是很遙感的全球變暖,我們耗用的資源已經是入不入不敷支,我們現在是提前消耗下幾代人的資源。為了人類的延續,環保應該是每一個人的責任。)

******************************

相信没有人还怀疑地球变暖,气温上升。

Six Degrees: Our Future in a Hotter Planet (Fourth Estate, Harper Collins, 2007)《摄氏六度:我们在变热恒星的未来》是环保作家Mark Lynas的大作。科学家研究全球变暖已有多年,每年发表的报告不计其数,但只有少数为人所知。因为采用的模型不同,得出的结论往往有所差别,但总体趋势是无可置疑:全球正在变暖。作者用几年时间,研读几百份关于全球变暖的科学文献,采用综合总览的方式发表。书中每一章描述地球汽温上升摄氏一度的变化。最怀的情况是上升摄氏5.8度(华氏10度),这是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2001年报告书的预测。2007年,委员会把上限提高至6.4C (华氏12F) 。

作为门外汉,我之前对气温上升摄氏六度没有很大警觉和具体概念。即使在香港这样的亚热带地方,每年的四季温差何止有六度,有时一天的温差都不止六度。汽温上升摄氏六度,是不是夏天更热(多开空调可以吧?),冬天不冷。还有什么影响?气候变暖逼迫葡萄酒产区迁移德国酿酒商如何应对气候改变 这两段消息是小例子。

以下是Six Degrees: Our Future in a Hotter Planet的重点撮要。

引言
温室气体为什么导致全球变暖?长波红外线幅射不能穿透温室气体。太阳热力以短波穿透大气层,地球反折的热力是长波,被温室气体封住,形成温室效应。如大气层没有温室气体,地球温度会是—18℃。

自工业革命以来,主要温室气体之二氧化碳增加1/3,甲烷倍增。过去150年,全球气温增加0.8℃。如果全球变暖持续,情况如何。以下是基于科学家根据不同模型得出的预测。

全球变暖摄氏一度1℃
即使人类明天停止排放温室气体,现时大气中的含量还是会导致全球气温上升0.5至1℃。人类没有什么感觉,但地球又如何?

六千年前,地球的气温比现在高1℃。美国中部的农业地带当时是沙漠。1930年代美国的沙尘暴就是在这里:大风刮起,吹走表层土。如全球温度上升1℃,美国中部沙漠重要,范围更大,沙尘暴掩盖农田、草原、道路、甚至市镇。

如全球温度上升1℃,到2100年,地球土地失去三份之内一淡水。2005年,世界最长的河流——阿玛逊河就曾经干歇,军队要运用食水。

北极洲冰层溶解,已是不能回头的事实。在2004 和2005年,北极冰层有14% 溶解,即是720,000平方米 (447,000 平方英里) ,等于45个香港。在地质学来看,两年只是一贬眼间。冰层溶解,几千年来冰封的永久冻结带地层因而解冻,整个地区的地基变得不稳定,建筑物,道路,油管下陷。随着冰雪地域缩小,北极熊和爱斯基摩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少。北极洲的冬季越来越短,冰层越来越少,夏季的阳光更少被冰层吸收,而是跑进空气和表层土;如此互为因素,温度进一步推高。

海洋的变化更快。冰层反射太阳的热力80%,而海洋吸收太阳辐射95%。海上浮冰溶解,海水变暖的过程又是另一个互为因素,温度进一步推高。

山脉也因为气温变暖而崩塌。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脉,3,000公尺以上的山地全靠永久冻结带保持稳定。2003年夏季,雪线攀升到4,600公尺。岩石塌落,行山者过难。瑞士东部一些小镇已经开始建造扺档落石的防护堤。

另一个极端:一些低地环礁国家(例如马尔代夫),会因为海水上升而被淹没。部份大陆沿岸遭遇同一命运,尤其是美国东部,墨西哥湾,太平洋岛国和孟加拉湾。台风因为海水变暖威力越来越大。2005年吹袭New Orleans市的台风Katrina,只是一个警号,未来的台风可能伴随着地震和洪水。

比这些大自然的破坏更恐怖的是所谓文明人为求生而不顾一切抢夺资源。Katrina是活生生的例子。这不能怪他们,人类求生是不择手段的。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1℃的机会:零。

全球变暖摄氏一至二度1-2℃
估计四十年内全球气温上升两度。欧洲2003年的酷热夏季重临,甚至成为常态。即使是「正常」年份,人们因中暑而死亡。当人体温度上升至41℃,体温调节系统开始失效,本来出汗的不再冒汗,呼吸浅而频繁,脉搏加速,病人可能陷入昏迷。除非即时抢救,降低身体的深部温度,否则脑部缺氧,主要器官因而死亡。

2003年法国酷热,有一万人死亡,全欧估计有22,000 至35,000人中暑而死。农业损失惨重。几条欧洲大河水位降互历史最低,水量不足以发电。阿尔卑斯山脉一些冰川有10%溶掉。这是以前最厉害的1998年记录的两倍。估计到了2040年,半个欧洲会比这更加热,人命农业损失是天文数字。

还有更坏的长期影响。2003的酷热经验,是植物生长放缓。植物不再吸入碳气,而是放出。当年欧洲的植物放出十亿公吨碳,相等于全球化石燃料排放量的1/12。这样的「正正因果」关系极为重要,因为这意味温度上升,森林和土地的碳排放也上升;如果这些土地排放持续,全球变暖会不受控制。

十二万五千年前,当时的全球温度比现在高1至2℃,海水比现在高出5至6公尺。这些「不见了的水」现在冰封于南北极的冰层,而这正在溶解。

预测格陵兰的「引爆点」是温度上升2.7℃,但问题是格陵兰温度上升比其他地方急速,是全球平均数的2.2倍。这即是说全球温度上升1.2℃就会引爆格陵兰。海水上升的幅度会远远超过IPCC估计到本世纪末的0.5公尺。上一个冰河时期结束时,每二十年海水上升20公尺,维时数百年。格陵兰最大的冰川Jakobshavn Isbrae,自从1997年,每年薄了15公尺;整个格陵兰的冰川会在140年消失。海水上升淹没佛罗里达州、纽约和伦敦中心区。曼谷、孟买和上海大半土地在水位之下。人类有一半要迁移高地。

山脉没有冰川,人类就没有水源。缺水带来饥荒。大规模饥荒导致政治不稳定。拥有核武的印度和巴基斯坦会坐拥武器而不顾国内饥民吗?

四周的生物系统崩溃。到了2050年,全球温度上升2℃,约有1/3的物种灭绝。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2℃的机会:93%,但要在未来十年减少排放温室气体60%。

全球变暖摄氏二至三度2-3℃
气温上升2℃,假设各国政府精明筹划,人类虽然人数剧减,依然有足够食物,例如改种适合的农作物。但气温上升起过2℃,大规模饥荒无可避免。

以史为鉴,以前最相近的情景是「上新世Pliocene」,是第三纪(Tertiary)的第五个也是最后的时期,始于约五百三十万年前,在距今一百六十万年前结束。当时北半球没有冰川,树木在北极生长,水平总高出现在的25公尺。在这温度下,阿玛逊死了,格陵兰死了。

作者认为现在的预测模型过于保守,一般把气温上升作为简单的线性变化,又假设地球表面的陆地和海洋在气温上升时是稳定不变的。科学家忽视了「正正因果」关系。

作者解释:海水变暖,吸入较少二氧化碳,因而大气层积累更多二氧化碳,全球变暖加剧。泥土,死去植物的半腐烂残余积累很多二氧化碳。科学家一般接受的泥土含碳量估计是1万6千亿吨,大概是大气层含碳量的两倍。随着泥土变暖,细菌加速分解碳质,向大气层排放。

有研究中心估计最悲观的情况是到了2050年,气温已上升3℃,碳循环就会逆转。植物和泥土不再吸收二氧化碳,而是排放,令大气层的含量在2100年增至250/百万份,气温因而另外上升1.5℃。因为「正正回馈」带来的逆转,令全球变暖变得不可能逆转。

科学家测试英国六千个地点的泥土样本,发现泥土排放的二氧化碳约有1.3亿吨,足以扺消英国在京都协议下的减排数量。阿玛逊是最不可思议的惨剧,它的7平方公里占了全球植物光合作用的10%。阿玛逊死去,等同哮喘病人没有氧气。
美国和澳洲没有签署京都协议,无论后任政府如何努力,气温很难会降下来。两国会自吃苦果,受到超级台风连连侵袭,农业走向不受控制的逆转,植被和泥土因为高温损失水份,更多人因为暑症死亡。

非洲的情况更为惨重。现在已经有数以万计的人依靠捐赠的粮食续命。温度在30℃以上每增加1℃,农作物收成减少10%;如温度升至40℃,没有农作物可以收成。美国粮仓自身难保。印度次大陆被沙尘淹没。饥民四处流窜,政府没有管治的能力。

随着陆地焚身以火,海洋温度也在上升。最乐观的估计是北冰洋的浮冰消失80%,余下的也很快就溶解。荷兰和纽约市沉没水中。到处都是饥民,中美洲人向墨西哥和美国迁移。欧洲的激烈份子因为开出拒绝难民的支票而赢得大选。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3℃的机会:极差。如气温上升2℃,会引发碳循环的引爆点。

全球变暖摄氏三至四度3-4℃
在这温度下,两极的冰层肯定已完全溶解,水面上升至50公尺。这不会是一夜之间发生,而是以每几十年一公尺的速度慢慢发生。这已经超越人类能够应付的能力。

作者特别提到中国。到了2030年,如果中国的消耗率追上美国,中国的人口有十五亿,而粮食只是现有的2/3;每天耗用石油一亿桶,是现时全球产量的1.25倍。

夏天越来越长,温和地区的温度持续45%。人没有空调不能生活,而这为能源系统带来严重负荷。发电产生温室气体,另一个「正正回馈」。

最危险的「正正回馈」是永久冻结带不受控制解冻。科学家估计北极储藏着五万亿吨的碳;如全部排放,气温会上升多少?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4℃的机会:极差。如气温上升3℃,永久冻结带不受控制解冻。

全球变暖摄氏四至五度4-5℃
地球不再是我们认识的星球。两极没有冰雪;雨林因野火烧掉,变为沙漠;海水入侵内陆。人类唯一可以转移的地方是北部新解冻的地方:加拿大和西伯利亚。但即使在这些地方,夏季依然是酷热,农作物不可能有内陆生长。加拿大和西伯利亚会接收蜂拥而至的难民吗?另一位环保作家James Lovelock认为早在这之前,美国和中国已经与加拿大和俄罗斯开战。

地球以前有这样的高温,那是在5千5百万年前第三纪下层的始新世Eocene。当其时,短鼻鳄和亚热带生物在北极生长。什么令到气温有如此变化。作者特别提到全球变暖会释放瓶中的巨人恶魔。海洋深处的海底埋藏着大量甲烷(沼气),因为海底深层的极低温度而保持稳定。一旦海水变暖,释出甲烷,和海水混合成为甲烷水合物,以泡沬形态升上海面,毒性比二氧化碳更重,全球变暖失控。虽然古新纪—始新世的大气层含碳量是高于现在,但现时的增加速度是三十倍史前时代。

人类在这环境下可以生存吗?没有农耕,人类可以是否回以过着游牧生活?游牧需要的土地比农耕多十至百倍。今天非洲的索马利亚,苏丹就是全球明天的写照。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5℃的机会:极差。如气温上升4℃,引发海洋深处的海底释放大量甲烷(沼气)。

全球变暖摄氏五至六度5-6℃
再回到以前。最相似的地球是距今约6.5千万至1.35亿年的的白垩纪,是中生代的最后世纪,是恐龙灭绝的年代。另一个近似的是3亿至2.5亿年前,古生代的最后一个地质时代:二迭纪;当其时全球气温上升6℃,物种95%灭绝。作者还设想到其他可能的情景,可以用几个词语覆盖:天翻地覆,地惨天愁。

避免全球温度上升6℃的机会:不用说了。

我们在变热恒星的未来
作者认为全球变暖的保险线是摄氏二度。而大多数电脑模式预测如碳排放维持在现有速率,全球温度上升三度。作者严重警告,人类能够把气温上升控制在人类可以生存的极限之下,余下的时间不多。我们需要八年才可以把碳消耗控制在现时水平,再要用三十五年(即是到2050年)才可以把排放减少90%,气温才可以控制在不多于现时温度几度之上。我们只有一半一半机会做得到。

政客逐渐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作者指出到现时为止的进展太慢太少,不容乐观。例如英国的计划只是到2050年把排放减少60%。作者建议全球的目标是到2030年减少碳排放60%,到2050年减少90%。要达到这目标,人类社会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导致不可想象的政治军事斗争。为争夺生存空间,中国入侵俄罗斯西伯利亚,美国入侵加拿大,都有可能。

作者提出减排的办法:全球人人有排放限额,剩余配额可以买卖。这无疑是一个很有创新意念的方法,但实际如何安排和执行,作者也提不出方法。

(BW:看过以上的撮要,感觉如何?在地球存活了46亿年的历史中,大自然是反反复覆的。我们所知道的大自然和人类演化史,只是最近几百万年的近代史。人类文明这五千年的发展,得天独厚是这段时期气候稳定。大自然的常态是不稳定,人类经历五千年稳定气候反而是不正常,只是地质时钟的一剎那,一瞬间。如果用这样的眼光来看,那么我们现在的环保努力是否徒劳无功?可能是吧。如果大自然在任何时候要发挥深不可测的威力,人类只有听天由命,但不应该就此放弃我们应尽的义务,不要因为我们的任意妄为而加快这变化。即使不说大众可能认为还是很遥感的全球变暖,我们耗用的资源已经是入不入不敷支,我们现在是提前消耗下几代人的资源。为了人类的延续,环保应该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環境,環保與永續(可持續)發展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