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經濟—環保與貿易,環保工業

包括麻省理工學院和中、港、台多個開放式課程。最受歡迎的是「網上書」資料欄。

綠色經濟—環保與貿易,環保工業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16, 2006 4:44 pm

入門先看: 評價互聯網研究資料 Evaluating Internet Research Sources by Robert Harris(2007年6月15日)

另參考〈環境正義〉資料

綠色帝國主義:污染、懺悔、盈利 原譯
GREEN IMPERIALISM: POLLUTION, PENITENCE, PROFITS by Larry Pratt and Wendy Montgomery (1997)
以左派觀點看先進國家的環保企業向開發中國家推銷環保技術和項目,政府在背後是否起作用?
正體版简体版

為何某些貿易協定較「綠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vs 歐盟(正、簡體版) 原譯


綠色帝國 國際貿易中加入環保條款,成為南北貿易的爭論熱點。

貿易協定對環境衝擊評估架構及案例研究(台灣經濟部貿易局)

歐洲擴張與生態決定論:大衛阿諾論環境史(李尚仁)

食物貿易越自由饑荒越多(劉宇凡)

從綠之列島到森林帝國:國家形成、資本主義擴張與東亞的環境變遷 (1895-1945)


环境与国际贸易的内在冲突与融合(李泊溪)

农业、贸易与环境:奶业(OECD多語言簡介)

绿色营销(外贸精英网)
留意文章结尾处转下页

2001-2005年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年会论文集
(这个网页有许多,许多相关环境和环保的论文,大多是法学观点出发。)

贸易与环境:化解冲突之路(赵维田)

绿色壁垒初探(黄霞 尹玉刚)

绿色贸易壁垒的成因与对策(邵云水)

国际贸易中绿色壁垒的成因分析(罗文君)

文化帝国主义理论产生的政治背景、社会基础及其概念辨析(洪晓楠等)

贸易与环境:化解冲突之路(赵维田)

令人深思的“绿色壁垒” (彭峰 陈继兰)

关于绿色贸易壁垒问题的几点思考

绿色壁垒的法律依据浅析(毛润琳)

绿色壁垒的背后(张忠民)

绿色贸易壁垒法律问题研究(张峥嵘)

綠色化—應對綠色貿易壁壘及其思考

技术性贸易壁垒体系与当代国际贸易

论环境保护国际化与自由贸易的协调《武汉科技大学学报》2006年2月

新型贸易壁垒与新型工业化道路(熊晓琳,朱廷珺)

国际贸易中的绿色瓶颈制约及其对策

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新趋势与中国的对策(陈迎)

绿色壁垒法律问题研究(翁连金)

现行绿色贸易制度的缺陷及其改革(金祥荣)

发展中国家发展贸易与保护环境的冲突与解决(黄李焰 陈少平)

发展中国家与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中的环境议题(朱晓勤)

世界贸易组织农产品贸易安排与发展中国家:兼论入世对我国农业的影响与对策(曾令良 韩桢)

试论发展中国家应对绿色壁垒(马燕 焦跃辉)

论环境保护国际化与自由贸易的协调《武汉科技大学学报》2006年2月

环境正义与国际投资体制(李尊然)《美中法律评论》2007年6月, 总第四卷第6期

国际环境法中的贸易与环境问题解读

WTO架构下农业国际化与中国可持续发展(季明川)

论多边贸易体制下的绿色壁垒问题(孟昭明)

积极应对绿色贸易壁垒(叶汝求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

绿色贸易壁垒对我国的影响及其应对措施

应对绿色贸易壁垒的有效路径 (杨蕾 王珏)

绿色贸易壁垒对我国外贸的影响(郑颖)

论环境与国际贸易问题(李泊溪)

绿色壁垒及我国的法律对策探讨--国际贸易中的环境保护问题(黎健毅 詹海宁)

我国绿色壁垒的制度缺失及其危害初探 (朱京安)

打破绿色壁垒的法律思考(徐荟华)

论绿色包装的概念和法律特征(邱秋)

对绿色壁垒的理性分析及发展走向初探(朱京安 杨越)

我国绿色壁垒的制度缺失及其危害初探(朱京安)

绿色税收与我国对外贸易发展(汪素芹)

论绿色壁垒与WTO贸易与环保条款(陶文敏)

从WTO规则看“绿色贸易壁垒”及中国的对策(沈鸿)

WTO环境规则在中国的适用(朱晓燕)

加入WTO后我国相对应的环境与资源法制(卢炯星 盛四化 刘春友)

入世后贸易与环境法律问题研究(文伯屏)

WTO与中国环境标志的对策(赵亮)

论我国加入WTO后的环境资源法律问题(赵俊)

试析WTO与生物多样性公约之关系及我国的法律应对(赵绘宇)

WTO与贸易生态化若干法律问题研究(赵成名)

WTO与中国环境法制建设的完善(张建伟)

WTO多边贸易体制中的环境保护条款探析(钟筱红)

加入WTO后,中国环保面临的不利因素及适应对策(周欣)

我国入世后环境与贸易问题的法律审视(周珂 王权典)

试论中国入世后的环境保护法律对策(曾彩琳)

入世后我国环境与贸易法律问题的探讨(于游)

中国加入WTO后的环境资源法制改革(谢慧)

WTO机制下的中国对外贸易与环境保护(印卫东)

中国加入WTO后——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思考(杨素华)

WTO规则中的环境法律问题探析(杨倩)

中国加入WTO后——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思考(杨素华)

影响国际环境保护和WTO规则关系的PPMS标准(黄辉)

试析绿色壁垒与WTO多边贸易规则(葛壮志 宋彦禄)

浅析绿色壁垒与WTO多边贸易规则(刘迅)

从WTO规则看“绿色贸易壁垒”及中国的对策 (沈鸿)

在WTO框架下对我国面临的跨境污染输出问题的法律思考 (沈绿野 肖田)

GATT/WTO关于单边环境贸易措施的案例研究 (郑圣果)

WTO与环保有关的贸易条款评析 (欧福永 熊之才)

绿色贸易法律制度的建构和完善(王海志)

正视“绿色壁垒”,实现贸易生态化(莫神星)

贸易自由化与环境保护的法理思考(曾令良)

绿色贸易壁垒问题及其法律对策(曾文革 田路 庞蛟)

加快建设绿色贸易保障体系(文伯屏)

国际贸易与污染转嫁—— 对我国环境标准适用WTO规则的建议(马小玲)

国际贸易背景下的生态标志问题(王晓丽)

ISO14000的绿色浪潮为何涌动全球

实施ISO14000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及所引起的法律问题(姚波)

绿色壁垒与ISO14000环境管理(李亚红 黄萍)

可持续发展与ISO14000标准(应春豹)

国际农产品贸易与技术壁垒(王永春、厉为民)

技术性贸易壁垒的设置与我国政府的行为选择(李树)

浅议PPM标准及我国的对策(闫亚鹏 肖涛)

WTO与绿色贸易壁垒中的PPM问题研究(秦鹏 唐仙丽)

清洁发展机制(CDM)及其在我国的实施(王晓冬)

应对贸易摩擦的对策和建议(沈四宝)

农产品绿色贸易与中国农业法(徐丽媛)

中国农产品出口面对的技术性贸易壁垒(程国强)

中美农业转基因作物标识之争——生物安全保障措施,还是“绿色贸易壁垒”? (秦天宝)

中国成美国“绿色贸易壁垒”限制最多的国家(薛荣久)

WTO案例研究:1998年海龟案

从海龟案看GATT/WTO环保条款的缺陷及我国的应对之策(武从斌)

羊肉贸易与绿色壁垒(王卉 李春雨)内蒙古农业大学
羊肉是国际公认的绿色高档次的食品。近年来羊肉贸易不断攀升,在肉类产品贸易中增幅最高。我国羊肉产量不断增加,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羊肉生产国之列,但由 于受到绿色壁垒的限制我国羊肉出口量所占份额很少。目前国际羊肉供给发生了变化,发达国家产量下降,但需求量却不断上升,这对我国是个前所未有的机遇。本 文通过市场分析,在指出绿色壁垒对我国羊肉贸易影响的基础上提出了我国羊肉贸易应对绿色壁垒的措施。

绿色壁垒对我国畜产品国际贸易的影响及对策(孙耀波)内蒙古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加入世贸组织以来, 我国畜产品出口大幅度增长, 贸易顺差不断扩大,。但是, 我国畜产品的出口形势依然严峻,其中最突出的问题是发达国家利用绿色壁垒对我国畜产品的出口进行制约和限制。因此, 提高我国畜产品的质量和卫生水平,突破和跨越畜产品出口中遭遇的绿色壁垒, 乃我国畜牧业生产的当务之急。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3月 29, 2008 10:12 a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10月 16, 2007 6:50 am

原文Why Are Some Trade Agreements 'Greener' than Others? NAFTA versus the European Union
(简体版在下半部)

為何某些貿易協定較「綠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vs 歐盟
Why Are Some Trade Agreements 'Greener' than Others? NAFTA versus the European Union
作者:Veena Dubal, Jung Lah, Ian Monroe, Martha Roberts
《地球島期刊》Earth Island Journal, 2001-2002年冬季號,16卷 4期

翻譯:BW(根據創作共享條款發表)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與歐盟各盡其力,為自由貿易消除國與國之間的邊界和界限。但是這走向全球化新時代的運動,令人對環境方面擔心。以下發生在墨西哥和希臘兩個案例,可以說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歐盟迴然不同的環境監管。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墨西哥傾卸
關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有毒廢物傾卸有兩方面。最明顯的問題是廢物生產增加,問責程度減少。令人注目的例子可見於邊境Maquiladora工業區,墨西哥工廠生產美國消費品,但監管程度遠低於美國。

理論上,工廠全部廢物必須退回原材料的來源國;這項要求源於墨西哥環境一般法第55條和1983年的La Paz協議。

事實上,每年有數以千噸的有害廢物退回美國,主要是加州和德州。但是大部份廢物沒有離開國界,而是非法傾卸,造成嚴重衛生和環境危險。

最近關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有害廢物的爭論集中於當地管治權,而不是生產不受監管。估計墨西哥每年生產一千萬噸有害廢物。據墨西哥國家生態學院估計,只有12%最終是合法處理,其餘是非法流入城市去水系統,堆填區,河流或廢棄地。

墨西哥只有一間有政府執照的處理工廠。除非建造更多處理工廠,提高有害廢物監管只會是紙上談兵。

1993年1月,一間美國公司Metalclad希望把握機會,在Guadalcazur市附近買地,作為有害廢物的堆填區。公司獲發牌照,可以在兩年內把每年處理能力擴展到三十六萬噸。隨著Metalclad投資和開發,反對之聲不絕。堆填區預算在1995年開放,最終因為抗議而關閉。

Metalclad被迫放棄資產,但在1997年雪上加霜,即將離任的州長宣佈工廠物業是在新近成立的生態保留地之內。

Metalclad不在墨西哥法庭追賠償,要求依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第十一章仲裁;這條款容許投資者向外國政府索償,引起不少爭議。Metalclad的論點是根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墨西哥政府要為其下的政治子組織負責。

2000年8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由三人組成仲裁處祕密聆訊,判Metalclad勝訴。小組(沒有規定向公眾交待商討的記錄)判詞謂違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規定「公平和公正對待」投資,而沒有批准建造處理工廠「等同充公又不作出賠償。」

再者,仲裁處認為墨西哥政府「沒有確保為Metalclad的業務規劃和投資提供透明和可預知的框架。」墨西哥被判要賠償Metalclad損失,支付16.5百萬美元(連同利息)。

Metalclad判決尤其令人不安的,是仲裁小組裁決墨西哥聯邦政府要為開設有害廢物處理的決策負全責。州政府和市政府被定性為「使用財物時的偶發干預。」

2000年10月27日,Stephen L. Kass和Jean M. McCarroll在《紐約市法律期刊》發表文章,指出Metalclad裁決「令三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國家的環保人士深感憂慮…因為小組用語過於廣泛,和表面上把 “環境關注” 降級為與投資者期望的衝突。」

墨西哥政府得到加拿大兩省(渥太華和魁北克)以及溫哥華市議會支持,向溫哥華最高法院上訴,要求推翻仲裁處的裁決。這是第一次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有關的裁決被挑戰。

2001年5月7日,法庭未能達成一致意見,裁決墨西哥要賠償Metalclad,但斥責三人仲裁處在解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授權保護私營企業免受政府政策影響時,「走得太遠。」

Metalclad的財務總監謂法庭的判決是公司的損失:「墨西哥勝出,因為第十一章不再傷害到他們。…我們這案例說明追求你的權利差不多是無聊瑣碎。」他沒有信心公司可以收回二千萬美元的投資。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監管流程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環保制度處理與貿易有關糾紛的能力有基本障礙。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之下,國內環保法律不應歧視貿易;因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處理糾紛條款容許企業挑戰環保監管。因為這些條款規定政府要為監管條例剝削投資者的未來財物而作出賠償,州政府和省政府可能因為害怕被罰而不敢訂出嚴厲的環保監管條例。

程序和項目有缺陷,也阻礙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環保制度發揮。環境合作委員會的自主權力有限制,處理市民遞交意見和政府之間爭端的程序有問題,在在影響其效率。例如,墨西哥政府誓言如環境合作委員會的工程還是由外部批准,就不支持委員會的項目。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環境合作條款第14和15條,市民可以申請提出調查國內環境法律的不作為。但是,由市民發起的投訴面對無數程序障礙,委員會又有權終止。廣為宣傳的第5款處理政府之間的爭端,可能導致一方被罰;但還沒有訂出程序,條款只是紙老虎。

〈邊境21〉項目專責邊境地區的環境管理,有催生一些有用方案,現時有127項工程。但〈邊境21〉依然是一堆麻麻煩煩的項目,由邊界兩國的聯邦機構主導。工程進度隨隨便便,視乎是否有撥款。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的方案都不為政府重視,沒有一項得到充份融資。環境合作委員會的預算由每年承諾的1千5百萬美元減至9百萬美元,躑躅不前。三個政府之中,美國的編員最為不足。

從一開始,邊境環境合作委員會的營運撥款已經是危危乎,也影響到委員會認證的工程從環保署和北美發展銀行取得融資。

要希臘負責
歐盟是地區貿易組織監管環境的另一個例子。2000年4月7日,歐盟裁決處罰希臘,說明歐洲和北美貿易制度、環保制度以及執法力度的差異。

希臘是第一個國家被歐盟條約第171款處罰,條款賦予歐盟法院有權處罰怠忽訂立處理廢物計劃的國家。希臘容許有毒物料持續在克利特島棄置,雖然當地社區指聲污染損害環境。

醫院廢物,一般污水和工業廢物傾卸在Chania市附近Kouroupitos河的垃圾場。希臘沒有處理或循環再造廢物,違反1981年的指令,指令要求處理危險廢物「不能危及人類健康或環境。」

歐盟委員會監管整個地區,控訴希臘政府沒有足夠保護其人民免受衛生和環境風險。歐盟法院不接受希臘政府的解釋謂未能找到處置廢物設施的地方;條約必須遵守,姑勿論國內情況如何。

「由下而上的協調」
指令強而有力的性質,是環保標準「由下而上協調」的好例子。歐盟賦予成員國有權禁止未能符合本國衛生、安全或環保水平的其他成員國進口物品。為了鼓勵在這背景下自由貿易得以持續,歐盟發起龐大行動,逐步協調會員國的環保,提升到同一水平。

歐盟的強烈反應,希臘措手不及,也提醒其他國家不要違反歐盟條約。希臘被罰款,促使歐盟會員國和申請國家要考慮遵守環境監管條款時本國之不足。

工業廢物問題依然未能解決,也沒有全面的廢物處理規劃。每一天因為非法傾卸廢物危害到Chania地區的環境和衛生,希臘政府現在要每月繳交二萬歐羅罰款。

希臘被處罰說明歐盟地區關注環保—這往往是傳統貿易協議所忽略。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監管只能維持(甚或降低)一國之內的環保,歐盟由下而上協調維持最高的環保水平,例如德國是最「綠色」的國家。歐盟的堆填區監管條例,是德國嚴厲立法在整個歐盟推行的例子,以提升全部會員國達到同一水平。

堆填區法例是強勢歐盟環境政策的例子,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附加」環保相比,前者的貿易—環境規則更為完善和環保。

一般政策由下而上協調有幾個理由:綠色德國對歐盟政策影響力大;歐洲議會控制中央立法、以及歐盟法庭解讀貿易條約的「對貿易限制最少即是必須」條款的深遠影響。

德國的影響力源於歐盟的有效多數表決制和德國經濟的強大市場力量。有效多數表決制賦予會員國的投票權,是以人口權重計算,不是一國一票。因此,德國得助於有效多數表決制,在歐盟有極大影響力,因為德國人口最多。也因為德國市場龐大,德國可以威脅或鼓勵較窮的會員國同意較高的監管標準。

九十年代中期,汽車排放標準喋喋不休,德國多次威脅未能符合德國排放標準的汽車不能進入德國市場,許多外國汽車製造商會損失慘重。除非歐盟大大強化標準,德國才容許汽車入口。在這壓力下,歐盟最終訂立較為嚴格的汽車監管條例。

德國獨排眾議的環保水平以及德國綠黨在國內的影響力,促使德國在歐盟的領導地位為歐盟政策鍍上綠色。德國對環保標準的高水平要求,已經傳遞到其他歐盟會員國。

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監管條例不同,歐盟法律凌駕全體會員國,促進環保更加有力度。歐盟議會有能力立法制定環保標準,全體會員國的法院必須執行—雖然本國不願意同樣本地立法。

設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是為了制定新標準。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監管只能透過第十一章的法庭案例,向各國立法機構施壓,把水平拉低到同一水平,而歐盟的立法權力是提升歐洲的環保標準。

檢視歐盟的環保源頭,說明進一步開發環保貿易必然要走地域路線。在某些小層面,鼓吹環保的國家可以影響「綠色」貿易條約,拉高其他國家的水平。

向前看,美洲自由貿易協定帶來更多危機。美洲自由貿易協定的草案沒有顧及環保。現在是關鍵時刻去回頭看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歐盟例子的成敗得失,以提高對環保的醒覺,影響深遠。

* * * * * * * * * * * * * * * * * *

为何某些贸易协定较「绿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vs 欧盟
Why Are Some Trade Agreements 'Greener' than Others? NAFTA versus the European Union
作者:Veena Dubal, Jung Lah, Ian Monroe, Martha Roberts
《地球岛期刊》Earth Island Journal, 2001-2002年冬季号,16卷 4期

翻译:BW(根据创作共享条款发表)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欧盟各尽其力,为自由贸易消除国与国之间的边界和界限。但是这走向全球化新时代的运动,令人对环境方面担心。以下发生在墨西哥和希腊两个案例,可以说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欧盟回然不同的环境监管。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墨西哥倾卸
关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有毒废物倾卸有两方面。最明显的问题是废物生产增加,问责程度减少。令人注目的例子可见于边境Maquiladora工业区,墨西哥工厂生产美国消费品,但监管程度远低于美国。

理论上,工厂全部废物必须退回原材料的来源国;这项要求源于墨西哥环境一般法第55条和1983年的La Paz协议。

事实上,每年有数以千吨的有害废物退回美国,主要是加州和德州。但是大部份废物没有离开国界,而是非法倾卸,造成严重卫生和环境危险。

最近关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有害废物的争论集中于当地管治权,而不是生产不受监管。估计墨西哥每年生产一千万吨有害废物。据墨西哥国家生态学院估计,只有12%最终是合法处理,其余是非法流入城市去水系统,堆填区,河流或废弃地。

墨西哥只有一间有政府执照的处理工厂。除非建造更多处理工厂,提高有害废物监管只会是纸上谈兵。

1993年1月,一间美国公司Metalclad希望把握机会,在Guadalcazur市附近买地,作为有害废物的堆填区。公司获发牌照,可以在两年内把每年处理能力扩展到三十六万吨。随着Metalclad投资和开发,反对之声不绝。堆填区预算在1995年开放,最终因为抗议而关闭。

Metalclad被迫放弃资产,但在1997年雪上加霜,即将离任的州长宣布工厂物业是在新近成立的生态保留地之内。

Metalclad不在墨西哥法庭追赔偿,要求依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第十一章仲裁;这条款容许投资者向外国政府索偿,引起不少争议。Metalclad的论点是根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政府要为其下的政治子组织负责。

2000年8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由三人组成仲裁处秘密聆讯,判Metalclad胜诉。小组(没有规定向公众交待商讨的记录)判词谓违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规定「公平和公正对待」投资,而没有批准建造处理工厂「等同充公又不作出赔偿。」

再者,仲裁处认为墨西哥政府「没有确保为Metalclad的业务规划和投资提供透明和可预知的框架。」墨西哥被判要赔偿Metalclad损失,支付16.5百万美元(连同利息)。

Metalclad判决尤其令人不安的,是仲裁小组裁决墨西哥联邦政府要为开设有害废物处理的决策负全责。州政府和市政府被定性为「使用财物时的偶发干预。」

2000年10月27日,Stephen L. Kass和Jean M. McCarroll在《纽约市法律期刊》发表文章,指出Metalclad裁决「令三个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国家的环保人士深感忧虑…因为小组用语过于广泛,和表面上把 “环境关注” 降级为与投资者期望的冲突。」

墨西哥政府得到加拿大两省(渥太华和魁北克)以及温哥华市议会支持,向温哥华最高法院上诉,要求推翻仲裁处的裁决。这是第一次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有关的裁决被挑战。

2001年5月7日,法庭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裁决墨西哥要赔偿Metalclad,但斥责三人仲裁处在解读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授权保护私营企业免受政府政策影响时,「走得太远。」

Metalclad的财务总监谓法庭的判决是公司的损失:「墨西哥胜出,因为第十一章不再伤害到他们。…我们这案例说明追求你的权利差不多是无聊琐碎。」他没有信心公司可以收回二千万美元的投资。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监管流程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环保制度处理与贸易有关纠纷的能力有基本障碍。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下,国内环保法律不应歧视贸易;因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处理纠纷条款容许企业挑战环保监管。因为这些条款规定政府要为监管条例剥削投资者的未来财物而作出赔偿,州政府和省政府可能因为害怕被罚而不敢订出严厉的环保监管条例。

程序和项目有缺陷,也阻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环保制度发挥。环境合作委员会的自主权力有限制,处理市民递交意见和政府之间争端的程序有问题,在在影响其效率。例如,墨西哥政府誓言如环境合作委员会的工程还是由外部批准,就不支持委员会的项目。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环境合作条款第14和15条,市民可以申请提出调查国内环境法律的不作为。但是,由市民发起的投诉面对无数程序障碍,委员会又有权终止。广为宣传的第5款处理政府之间的争端,可能导致一方被罚;但还没有订出程序,条款只是纸老虎。

〈边境21〉项目专责边境地区的环境管理,有催生一些有用方案,现时有127项工程。但〈边境21〉依然是一堆麻麻烦烦的项目,由边界两国的联邦机构主导。工程进度随随便便,视乎是否有拨款。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后的方案都不为政府重视,没有一项得到充份融资。环境合作委员会的预算由每年承诺的1千5百万美元减至9百万美元,踯躅不前。三个政府之中,美国的编员最为不足。

从一开始,边境环境合作委员会的营运拨款已经是危危乎,也影响到委员会认证的工程从环保署和北美发展银行取得融资。

要希腊负责
欧盟是地区贸易组织监管环境的另一个例子。2000年4月7日,欧盟裁决处罚希腊,说明欧洲和北美贸易制度、环保制度以及执法力度的差异。

希腊是第一个国家被欧盟条约第171款处罚,条款赋予欧盟法院有权处罚怠忽订立处理废物计划的国家。希腊容许有毒物料持续在克利特岛弃置,虽然当地社区指声污染损害环境。

医院废物,一般污水和工业废物倾卸在Chania市附近Kouroupitos河的垃圾场。希腊没有处理或循环再造废物,违反1981年的指令,指令要求处理危险废物「不能危及人类健康或环境。」

欧盟委员会监管整个地区,控诉希腊政府没有足够保护其人民免受卫生和环境风险。欧盟法院不接受希腊政府的解释谓未能找到处置废物设施的地方;条约必须遵守,姑勿论国内情况如何。

「由下而上的协调」
指令强而有力的性质,是环保标准「由下而上协调」的好例子。欧盟赋予成员国有权禁止未能符合本国卫生、安全或环保水平的其他成员国进口物品。为了鼓励在这背景下自由贸易得以持续,欧盟发起庞大行动,逐步协调会员国的环保,提升到同一水平。

欧盟的强烈反应,希腊措手不及,也提醒其他国家不要违反欧盟条约。希腊被罚款,促使欧盟会员国和申请国家要考虑遵守环境监管条款时本国之不足。

工业废物问题依然未能解决,也没有全面的废物处理规划。每一天因为非法倾卸废物危害到Chania地区的环境和卫生,希腊政府现在要每月缴交二万欧罗罚款。

希腊被处罚说明欧盟地区关注环保—这往往是传统贸易协议所忽略。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监管只能维持(甚或降低)一国之内的环保,欧盟由下而上协调维持最高的环保水平,例如德国是最「绿色」的国家。欧盟的堆填区监管条例,是德国严厉立法在整个欧盟推行的例子,以提升全部会员国达到同一水平。

堆填区法例是强势欧盟环境政策的例子,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附加」环保相比,前者的贸易—环境规则更为完善和环保。

一般政策由下而上协调有几个理由:绿色德国对欧盟政策影响力大;欧洲议会控制中央立法、以及欧盟法庭解读贸易条约的「对贸易限制最少即是必须」条款的深远影响。

德国的影响力源于欧盟的有效多数表决制和德国经济的强大市场力量。有效多数表决制赋予会员国的投票权,是以人口权重计算,不是一国一票。因此,德国得助于有效多数表决制,在欧盟有极大影响力,因为德国人口最多。也因为德国市场庞大,德国可以威胁或鼓励较穷的会员国同意较高的监管标准。

九十年代中期,汽车排放标准喋喋不休,德国多次威胁未能符合德国排放标准的汽车不能进入德国市场,许多外国汽车制造商会损失惨重。除非欧盟大大强化标准,德国才容许汽车入口。在这压力下,欧盟最终订立较为严格的汽车监管条例。

德国独排众议的环保水平以及德国绿党在国内的影响力,促使德国在欧盟的领导地位为欧盟政策镀上绿色。德国对环保标准的高水平要求,已经传递到其他欧盟会员国。

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监管条例不同,欧盟法律凌驾全体会员国,促进环保更加有力度。欧盟议会有能力立法制定环保标准,全体会员国的法院必须执行—虽然本国不愿意同样本地立法。

设计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不是为了制定新标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监管只能透过第十一章的法庭案例,向各国立法机构施压,把水平拉低到同一水平,而欧盟的立法权力是提升欧洲的环保标准。

检视欧盟的环保源头,说明进一步开发环保贸易必然要走地域路线。在某些小层面,鼓吹环保的国家可以影响「绿色」贸易条约,拉高其他国家的水平。

向前看,美洲自由贸易协定带来更多危机。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草案没有顾及环保。现在是关键时刻去回头看看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欧盟例子的成败得失,以提高对环保的醒觉,影响深远。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環境,環保與永續(可持續)發展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