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教程和找錯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39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theNewChineseEmpire51cwk8]看正體原文[/url51cwk8]

谁的「一中帝国大梦」?
宋家复 (哈佛大学东亚系博士候选人)
原刊于联合报民意论坛2004.5.5.

对于「一中帝国大梦」(台北:雅言文化,2004),本来不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作者Ross Terrill教授一阵访台拜会专访旋风之后,连阿扁总统电子报都在「好康PDA」「逗相报」(http://www.president.gov.tw/1_epaper/93/930422_5.html,四月三十日读取),就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中文世界的读者朋友们,不要轻易相信中译本的编辑与包装。
别搞错,笔者不是对于这本书的原文内容或作者有什么一定的负面的看法,那可以是见仁见智,尤其对于熟悉北美中国研究学界生态复杂性的人,更不会不负责任地妄下断语。甚至不像一般的翻译书可能产生的忠实问题,这本「一中帝国大梦」的内文,虽是多人分工译成,除了偶见小疵之外,大致上倒还算是通顺可读。既然原文、作者、译文水准都还可以,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下面这个对照表说明了一切。
Terrill原书/雅言中译本/笔者试译
The New Chinese Empire and What It Mea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一中帝国大梦/新中华帝国及其对美国的意义
1. The Problem of China 为什么现代中国如此令人失望?/ 中国问题
2. How the Chinese Imperial State Was Formed 中国为什么有全世界最霸道的国家观念? /中华帝国如何形成的
3. We Are the World: An Imperial Tradition Both Defensive and Superior 中国为什么历史最悠久,动乱却最频仍?/目中无他国:一个采守势而又有优越感的帝制传统
4. “The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The Post-Dynastic Quest for a New Political Order 从晚清到国民党,机遇是怎么错失的?/『吾皇已薨;吾皇万岁』:后朝代阶段对新政治秩序的追求
5. Red Emperor 秦沙皇毛泽东/ 红朝皇帝
6. Your Mother Is Still Your Mother 邓、江、胡的旧瓶装新酒/母亲依旧是母亲
7. Beijing Juggles the Legacy of Empire 「一个中国」神话是怎样形成的?/ 北京耍弄帝国遗习
8. Maritime Empire 台、港民主风威胁帝国大梦/海疆帝国
9. Steppe Empire 疆、藏民族运动力抗帝国大梦/草原帝国
10. Foreign Policy: Imperial Goals and Modes 中共外交四阶段,全是一场戏/外交政策:帝国的目标与模式
11. Foreign Policy: Half-Empire and Half-Modern Nation 对外一味霸道,却渴求世界尊重/ 外交政策:半帝制、半现代的国族政体
12. Autocracy’s Last Legs? 沉痾太多,不可能和平演变/专制政治的弥留?

是的,不要怀疑,这是同一本书的书名暨目录的中英对照表?!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离谱的话,再去细看雅言中文版的七十二个小标题,(例如”中国语文正适合做帝国大梦”、“李登辉陈水扁李柱铭的错就是生为华人”之类),耸动不输本地流行的去中国化论述用语,结果竟然在英文本里一个也找不到?请注意,不是少一个两个,或者像上引目录一样,原文有但是被”创造性地”改译了,而是完完全全属于中译本特有的附加产物。

固然每一个再版或是转译的场合都提供了编译者贡献己见的机会,但是既然雅言版的编译者们愿意花这么大功夫,找出七十二个这么”本土化”的小标题,为什么不肯省点精神气力在翻译Terrill教 授原书交代论证的脚注上呢?一个中文译本,少了学术标记的脚注,多了各种扭曲变形甚至赘衍的标题,是得是失,自有读者公评。如果只是为了市场好卖,也就罢 了,但若是有意无意之间沦为意识形态操弄的工具,则编译者可不慎乎?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阿扁电子报的主人和撰稿者读书时该多用心一点了,否则盲人指路,徒 然贻笑四方。

=================

关于《一中大梦》的回应
雅言出版社负责人颜秀娟小姐

原刊于联合报民意论坛2004, 05/06

   贵报于五月五日刊出宋家复先生大作〈谁的「一中帝国大梦」〉一文,为本公司所出版《一中帝国大梦》一书做了一个书名与目录的中英文对照表,真让本公司有 受宠若惊之感。本公司要先强调一点:作者谭若思(Ross Terrill)本人是可以阅读中文的,他对中文版的重视更甚于英文版,他非常喜欢中文版的编辑包装。事实上,他知道我们要把中文版取名「一中帝国大梦」,而不是英文版的「新中华帝国」时,就回应说中文书名比英文版更贴近他的原意。他最近即将再次访台,并有公开活动,要向他本人查证应该不难。

   很感谢宋先生肯定本书「译文水准还可以」,但他对编辑与包装的批评却显现他对编辑工作可能并不了解。中文版之所以会多出那么多英文版没有的分段小标,纯 是两地阅读习惯的差异。编辑是作者与读者之间的桥梁,如果英文版如何处理,中文版就亦步亦趋,那还需要什么编辑?有个懂翻译的校对不就好了?把大块文章做 适度分段,制作标题,以助读者阅读,是编辑天经地义的工作。至于宋先生挑出的「中国语文正适合做帝国大梦」或「李登辉、陈水扁、李柱铭的错,就是生为华人」这种标题,有的是从本文直接撷取,有的是整段大意的浓缩,编辑绝对没有加油添醋,也没违背作者的原意,读者大可比对内文看看。

  至于中文版没有脚注,这是本地非学术性出版社的通习,并非本书独独如此。我们保留参考书目,也把许多较重要的脚注融入内文,对于那些还是不满意的读者,我们只能表示歉意了。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44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d03cyjmrt]原文是簡體[/urlcyjmrt]

[color=redcyjmrt][size=150cyjmrt]误读与错译的语文和非语文原因探微——以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一“作者序”谬译为例;兼与此卷次审何绍庚先生商榷[1]
作者:张过大卫[/sizecyjmrt][/colorcyjmrt]

谨以此文纪念李约瑟博士和卢嘉锡博士*


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厚,而耻智之不博。
——张 衡 (78 - 139)

L'homme n'est qu'un roseau, le plus faible
de la nature; mais c'est un roseau pensan. * *
——Blaise Pascal (1623 - 1662)

*与卢老初识,他给我他的名片时对我讲,“我的许多头衔中只有‘博士’是不变的。” 这里称卢嘉锡博士,以示对卢老尊重。
* *原文为法文: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

本文初稿承王鸣阳,陈凤至,张辰,David Poulson,张齐,Heather Newbold,林立,朱金蓥诸位先生审阅并提出宝贵修改意见, 谨此致谢。笔者还要感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多位同仁,他们提供了非语文因素的背景资料。

摘要: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全译本“作者序”译文中有诸多谬译, 非语文心理因素是造成这些谬译的部分原因。

关键词: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全译本;谬译;译审准则;翻译心理;学术腐败;何绍庚现象


首先,谈谈本文缘起。笔者发现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全译本(Joseph Needham,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SCC)已刊卷册译文质量令人堪忧,远未达到卢嘉锡博士期望的目标。我与一位同事谈及此事时,他向我建议纠正全译本已出各册的错讹,以供后续各卷册汉译借鉴。但是,他要我跳过这一篇,原因是卢嘉锡博士署名校者。我则认为,任凭错讹长存而发现了也不改正,这不仅是欺骗读者,而且是对卢嘉锡博士大不敬,且不说卢老生前是否亲笔校订和署名,尚有待核实。目前倚重名人效应,“拉大旗做虎皮”者夥矣。笔者举出全译本“作者序”谬译并探究其原因,正是出于对李约瑟博士的崇敬和对卢嘉锡博士对我教诲和奖借的感激,这是我能做到的对已故李约瑟博士和卢嘉锡博士的真正的、最好的纪念。

近悉关于译著质量问题座谈会报道,与会学者将一向被忽视的劣质译著与抄袭等量齐观,认为前者也是学术腐败,为维护学术尊严呼吁健全学术翻译批评机制、鼓励正当批评,并尖锐指出,劣质译著因传递错误信息而误导读者,应当实行图书召回和翻译认证制度。中国译协第五届全国理事会对译协章程进行重大修改,包括进行行业管理、执行严格准入和持证上岗制度、建立法律支持委员会以维护译者权益。笔者认为,对已出笼劣质译著应大加鞭笞,其翻译出版者本应心怀对原著虔敬之心和对读者歉疚之意,主动出勘误表,继而出版订正本,以对读者负责。

——————————————

SCC全译本翻译出版有两大特点。一是翻译出版速度奇慢[2],甚至慢过原著[3]。自1990至1999年,仅此前曾出版过的卷一和已有译稿的卷二,以及卷五第一分册重新问世或问世后,便如石沉大海长达十年之久,迟至1999到2003四年间才又出三册。成语“十年磨一剑”于此至少应改为“二十年磨一剑”。二是质量差。以“作者序”为例,此译文篇幅不足三页,计及标题等总字数仅2272个汉字,其中谬译理应不及“百出”。然而, 按笔者校订的“作者序”译稿统计, 错讹实际上已超过一百。

据说,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译审委员会办公室(李书办)前主任何绍庚先生是按学科延聘相关领域专业学者承担译校审工作[4]。实际上情况不总是如此, 例如,综合各学科(包括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的卷一《导论》与卷二《科学思想史》署名最后的审定人何绍庚是学数学的。他还曾想在卷五纸和印刷分册署名,只是因遭到真正译校者坚决抵制才没有得逞。令人不明白的是:假如他真的具有审定者应有的水平,为何不独立翻译或独立审定,非要在人家审定之后再做“审定”?实际上,他是以通读代审定,不对照原文或对照了看不懂,这不叫审定。而通过通读审查文稿需要具备待审文稿所属学术领域的广博和专深的学识,据已刊经他“次审”的两卷上的诸多讹误可断言,作为通读,他也不合格。他离任后出版的三册未见此君的大名。

李书办设立数年之后,由于不堪承受来自国内外,高层领导和基层读者,包括科学史界在内的学术界等方面的巨大压力,该办公室前主任兼“审译李约瑟书第一、二卷”[5]的何绍庚,一改仿佛精益求精实则消极怠工,突然快将起来,安排对科学出版社早在十几年前就出版过的卷一和从积压在书柜中厚重手稿翻检出的卷二旧译稿重校,同时,催促刘祖慰先生赶译卷五第一分册。为走出因消极怠工而使翻译工作陷入长期停滞的困境,快餐文化方针便趁虚而入。谋求高速度以降低译稿质量为代价的结果是:谬译合法化。

相对说来质量较好,早在1975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卷三译本,重校和审定工作也早在1989年以前就已完成。可是,何绍庚从此把持此卷,美其名曰“加工”,退休后又以此名义拿着“返聘”费继续之,迄今仍未出版。最近笔者才被告知,他已退回此卷译稿。假如何先生因自觉英文水平太差或改弦易辙对前两卷以通读代审定受到检举后悟彻不可再造次而鸣金收兵,非但无可厚非,而且应受嘉许。可是,他这一念之差,间隔太长了,十五年的宝贵光阴在他手中白白流逝,总不会只是因为想多领几年“返聘”费吧?此事可悲复可笑,却让人哭笑不得!

这期间,著者李约瑟,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主任委员卢嘉锡,副主任委员曹天钦, 委员郭永芳,袁翰青,钱临照,薄树人,林志群,孙增蕃,胡道静,张书生,主要译者王奎克,曹婉如等多位先生已归道山,我们翘首期待可谓良久!原因是人手不够吗?作为中国科学院的重大项目,在海内外竟找不足合格译者,令人难以置信。据Needham Research Institute, 迄今SCC 已有七卷中前三卷和后四卷部分共23册刊行。假定自1990年至2004年用前七年培养译员20名,后七年每人各译1册,到2004年译完所有已刊原著(不包括原著2004年问世的2册,共有21册待译,再扣除SCC全译本1990年至2003年出版的6册,实际工作量为15册),在人力和时间上应是富富有余。

本文旨在揭露这一在中国翻译出版事史上的罕见、空前(但愿绝后)的恶劣现象, 姑且称之为“何绍庚现象”,并试图探究其全部原因。出现在SCC全译本中的误读和错译的原因性质,来自语文和非语文两个方面。“作者序”中两句谬译(A)和(Y)[6]表现得最为充分,无可争辩地证明译校审者的目的、观点、心情、学风、人品等非语文心理因素对原文理解和译文表达的深刻影响。故此,笔者将(Y)提前至(A)之后,先行评析。

[color=redcyjmrt](A) 一个“盛”字,损毁了李约瑟的学者形象[/colorcyjmrt]

原文:
It is a wonderful thing to reflect that all the riches which I was able to discover in the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Western world will now be available to Chinese readers in their language.

译文:
我在研究中国与西方关系方面所发现的全部宝藏,将能以中国人自己的文字与中国读者见面,真可谓猗欤盛事。

错译:(4 处)

1 译文“真可谓猗欤盛事”是大错特错。

看了此译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李翁毕生道德文章,“盛事”不像是他写得出的。试想,你的著作,无论价值如何伟大,翻译你的书,你说是great event, 传达给读者的,只能是——你著书是greater event。这岂不是明夸他人暗抬自己吗?容易沾沾自喜的作者也不致如此张狂,何况李翁这位真正学者呢?以李翁治学为人之高风亮节,竟会如此得意忘形?

阅读了原文,才知是译文为李翁抹黑,李翁写的根本不是great event or thing, 而是wonderful thing 。wonderful 的义项确有causing wonder之意,然而一个简单的单词,其确切意思也只有在句中才能确定,往往还需参照前后文。我们的次审抓住此义项不放,心想“正合我意”,心中的“惊叹”挥之不去,进而无根据地引申为“great”,审至此句想必是一唱三叹,“猗欤”前加上“可谓”仍感言犹未尽,“可谓”前再加“真”,以示强调,生怕读者生性愚钝不解其意。联系措辞不同但意思相近的前文It is the greatest of pleasures for me to learn…, 更可见wonderful thing无“盛事”之意。

译事信为上,达而不信或雅而不信皆不足取。何次审将自己的理解和渴望强加在李翁身上,结果,一个“盛”字确实抬高了他的学术地位[7],而同样是这个字却损毁了李翁形象。终成此果的诱因,大概是接此之重任甚觉春风得意以至飘飘然的心境惹的祸。文如其人,译文亦如是。优秀译者为了正确理解原文,会尽多了解作者生平事业以及撰写时的心态,以避免望文生义,或被自己当时的心情诱入歧途。

再者,“猗欤”在现代汉语中过于生僻,当改(尽管可显见次审有些许文言文功底),而且用法欠妥。“猗欤”是叹词, 表示赞叹,如“猗欤盛哉”,常用于句首,置于“真可谓”之后“真可谓”不文不白。况且,“真可谓”,原文没有对应语,当删。

2 to reflect 是以it为引导词的It is a wonderful thing to reflect…句中的逻辑主语,却遭到阉割。能感到所谓“真可谓猗欤盛事”者必是人即李约瑟本人。人对所见所闻有所感会生出一种心情,俗话说“见景生情”;景或现象本身,是不可能感到自身“盛事”与否。故此,to reflect必须译出。

按to reflect的释义为to think seriously, to express carefully considered thoughts,漏译to reflect无法体现作者在表达所感 时“认真”,“谨慎”,“郑重” 之语气,须知这不是一般的“顺情说好话”。

3 was able to 应译作“得以”。

4 will now应译作“即将”。

正确译文:念及我在研究中国与西方关系方面得以发现的全部宝藏,即将以中国读者自己的文字呈现在他们面前,甚觉欣幸。

[color=redcyjmrt](Y)一个“跻”字,抹煞了李约瑟的学术成就[/colorcyjmrt]

原文:
It should indeed be a great source of legitimate pride to the Chinese people that they were so early among the nations of the whole world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Nature and its application for human benefit.

译文:
对中国人来说,这确实应该是一个理所当然值得自豪的巨大的泉源,因为中国人在研究大自然并用以造福人类方面,很早就跻身于全世界先进民族之林了。

错译:(5 处)
5 “很早就跻身于”是另一特大谬译,它彻底推翻了李约瑟研究中国科学与文明得出的最核心观点,全盘否定了他的最重大贡献。李约瑟对中国科学与文明的评价,可以概括成一句话:中国人在古代和中古代的科学技术遥遥领先于西方, 并且对世界科学做出伟大的贡献,产生深远的影响。可是, 一个“跻”字,一举贬低了中国古代辉煌的的科技成就,同时否定了李约瑟自皈依中国文明后数十年如一日苦心求索,得出并反复论证的——致使以欧洲中心论著称的大史学家A. Toynbee转变了观点而开始了解中国文明乃至崇拜中国——的论断。

在此,有必要援引李约瑟的原话来证实上述概括之不谬:

“中国人……成功地走在那些创造出著名‘希腊奇迹’的传奇式人物的前面,和拥有古代西方世界全部文化财富的阿拉伯人并驾齐驱,并在3到13世纪之间保持一个西方世界所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8] (笔者特意采用全译本, 未作任何改动)

原文were...among的意思是:“在……中间”, “是……之一”, 没有由低向高的含义,were是系词,表示situation而非action。既然“中国人……在3到13世纪之间保持一个西方世界所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中国人根本不可能“跻”于西方世界当时的地位;既然中国人“和拥有古代西方世界全部文化财富的阿拉伯人并驾齐驱”,若有所动作只能是“水平移动”,也无高可“跻”。

在何绍庚笔下,李约瑟成了出尔反尔、自相矛盾、道貌岸然的伪学者,他忽而说中国古代科技成就遥遥领先于西方世界(包括古希腊和古罗马),忽而又说中国还要由低到高“跻身于”中国先前未曾涉足的“全世界先进民族之林”。

依据何次审定稿,随着中国古代科学与文明的研究价值一落千丈,Dr J. Needham’s 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 的翻译价值几近于零,他的顶头上司和中国科学院高层领导若相信他的中国古代科学技术落后于西方之“跻身”说,无疑会撤销此“院重大科研项目”,原来得意忘形,反复吟诵“真可谓猗欤盛事”之何绍庚者流就该失业了。

6 “这确实应该是……”,这里的“这”应该指的是上文中说过的某件事情,但查不到。看原文,才知道句首“It”不是实词,而是引导词,不能译作“这”。

7 that引导的从句是此句逻辑主语,不可译作“因为”。

8 将 “用以”译its application for,有歧义,未能表明被“用”客体是“研究大自然”(的成果)还是“大自然”。its 是 it的所有格,等于of it,而it指代the investigation (of Nature),应明确译出。

9 “先进”二字,原文无对应语。既然中国人“在3到13世纪之间保持一个西方世界所望尘莫及的科学知识水平”,中国就是当时最先进的,至少是其中之一。即令当时世界上可能存在为数众多,多至可称之为“林”的“advanced”nations, 并构成“先进民族之林”,中国也早已屹立于此林,何致还会气喘吁吁,奋力攀登,自谷底“跻”至半坡,“跻”而再“跻”, 终于登峰造极——原来中国古代科技文明在世界的地位只不过是 “很早就跻身于全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次审看不出“先进”当删,下面三种原因必居其一:或因失职或因自知英文识字无多,根本没有对照原文;也曾认真对照过原文,无奈水平过低没有看懂;怕不加“先进”二字,读者不清楚中国先贤为何要“跻身于”没有“先进”修饰或限定的“民族之林”,万一“误入”因无“先进”二字便无法排除潜在歧义“落后”的“民族之林”如何是好。于是杜撰出原文无对应语的“先进”一词并印在他终审定稿的书上。

10 这里legitimate的意思是Authentic; genuine。

正确译文:在全世界各民族中,中国人研究大自然并将研究成果用以造福人类是如此之早,对于他们这确实

应该是真正自豪感的一个巨大源泉。

看来,何次审的英文文法知识等于零,他是在用原文的中文对应语加上他擅自添加的原文没有的词语,来自造他自认为合乎逻辑的句子。李翁写此序时年岁已届八十有八,可是他认真负责的精神不减当年,下笔之前深思熟虑,字斟句酌,行文谨严,运用平实之语言,明白无误地表述他之所想,而不用貌似庄严肃穆的的英文古词或英文中希腊、拉丁借词,更不会加上扭曲其意的advanced眩人眼目的形容词之类。八十八岁高龄的李约瑟思维敏捷,用词准确,而正值盛年的次审的头脑从初担此任时的飘飘然“很早就跻身于”昏昏然了(审至此一共才审了“作者序”中译稿2017个汉字,后面还有七大卷三十四册呢)。

[color=redcyjmrt](B) Such comparisons与the comparative method的深义何在?[/colorcyjmrt]

原文:
If I were to try to pin-point the most essential feature of such comparisons, I would say that it was the comparative method.

译文:
如果要让我明确指出,中西关系研究的最主要特点是什麽,我就会说是比较法。

错译:(7 处)

11 不知such comparisons为何译成“中西关系研究”,可能是误以为含有相同词根的comparisons和comparative是同语反复。

12~13 由于忽视such和the的限定作用,又铸成此句两处错译。任何人研究中西异同,都要使用比较法。作者用such限定comparisons,是想强调他本人所作的比较不同于他人所作比较,因而才有feature可谈;用the限定comparative method,意在表明他使用的“比较法”不同于他人的比较法。原文的这一深层涵义,以何绍庚次审的水平是无法参透的。“中西关系研究”,未有相当于such的中文词语限定,只能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中西关系研究”。而无视comparative method前定冠词the的存在,“比较法”也只能理解为一般意义上的“比较法”。

14 这里,to pin-point 应译作“准确/确切指出”。“明确指出”的反义语,可能是“含糊其词”或“暗示”。而“准确”无此想象空间。

15 essential 在与feature搭配时,应解作basic and fundamental, 其反义词是inessential。而“主要”的反义词是“次要”。因此,the most essential feature应译为“最基本/根本/本质的特点”。

16 try, 漏译。应译为“试图”。

17 “如果要让我”中的“要让”当删。

正确译文:如果我试图准确指出我所作的中西比较研究最根本的特点,我就会说是我用的那种比较法。

[color=redcyjmrt](C)此处it 可译为“人们”?[/colorcyjmrt]

原文:Of course there are many other requirements, for example one must be able to read Chinese as well as many Western languages, and one must have a good philological grounding which makes one realize that not every book was written at the date which it purports to be from.

译文:
当然,还有许多别的要求。例如,必须能阅读中文和多种西方文字;必须具有能看出并非每一部著作都符合人们所声称的写作年代的良好的语文学基础。

错译:(3 处)

18 “人们所声称的写作年代”,不知所云。好像没有看懂原文结构,在to be from上犯了难,造成此低级错误。it purports to be from 中的代词 it 一般指物,单数,幼儿园小班的孩童都知道,如何能译成“人们”?我们的次审这次又看走了眼。It 指人的用法,笔者也孤陋寡闻, 只在“It’s me”见过。假如坚持这句话中的it指人,这人则应是某部书的作者,而用“人们”这个泛称,不知是哪些人。实际上,it指代every book 。

19 原文无“符合”对应语, 译文“……著作符合……写作年代”是病句。若想保留“符合”,医治办法有二:一是在“著作”后加上“年代”,二是在“写作年代”前加上“这部书的”。

20 philology译为“语文学”或“文献学”, 大概是从一般英汉词典查到的。可是,“语文”一词在现代汉语中常用作“语言与文学”合称。据“Philology is the study of ancient texts and languages”, philology的释义为“古文献与古文字研究”。联系后文,李约瑟的这句话显然主要是论及中国古籍,据此可推测他说的philological grounding主要指的是“小学”即包括文字、音韵、训诂三个方面的汉语传统语言学基础。当然,不排除西方古文字和古典著作。

正确译文:……必须具有良好的古文献与古文字学基础, 才能看出并非每一部著作都成书于该书所声称的年代。

[color=redcyjmrt] (D) “理解”两地“发明和发现的年代差异”有何难?[/colorcyjmrt]

原文:
But a good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parative times of discoveries and inventions in China and the Western world is quite indispensable.

译文:
然而,绝对不可缺少的要求是,要能充分理解中国和西方许多发现和发明的年代差异。

错译:(2 处)

21 “理解”两个地方“发明和发现的年代差异”有何难?难道它们总是“同时”发生的么?词不达意!原文意思是:中国和西方因历法不同,纪年方法各异,必须换算成统一的纪年法,才可以判断孰先孰后,即二者的 the comparative times(应译为“相对年代”)。

22 不能因为原文 discoveries and inventions 是复数,就贸然加上原文没有的“许多”。即使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做过精确统计,也无权代作者言。

[color=redcyjmrt] (E) Making X rotate automatically 能审定为“自动X”? [/colorcyjmrt]

原文:
For example, it was not that many Chinese scholars did not know quite well the book of Su Sung, written in +1094, Hsin I Hsiang Fa Yao (New design for making Armillary Sphere and a Celestial Globe rotate automatically, i.e. for an Astronomical Clock).

译文:
例如,许多中国学者并非不知道苏颂在1094年撰著的《新仪象法要》[自动浑仪和浑象(天文钟)的新设计]。

错译:(2 处)
23 making…rotate automatically 应译作“使……自动旋转”。次审只看到automatically, 未注意 making 和 rotate,因而没有表达出“动”的性质和形式。

24 漏译quite well 。

正确译文:……并非不清楚……[使浑仪和浑象(天文钟)自动旋转的新设计]。

[color=redcyjmrt] (F)对什麽感到odd?[/colorcyjmrt]

原文:
They were very familiar with this book, but it never struck any of them as odd that it should contain a description of an escapement, because nobody realised that there was no such thing in Europe 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

译文:
他们很熟悉这部著作,但却无人由于书中描述了擒纵机构这种巧妙的装置而产生强烈的印象,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迟至公元1300年左右,欧洲还没有类似的设计。

错译:(5 处)
25 odd是针对书中描述了擒纵机构一事,并非擒纵机构这种装置,尽管此装置确乎“巧妙”。

26 nobody realised的意思是“根本无人想到”而不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

27 与前文“擒纵机构”呼应,应将there was no such thing 译为“根本没有这类装置”,这里才可用“根本”二字。

28 “但却”,当删其一。上小学时,语文老师就告诫我,“但”“却”二字只能用其一。

29 孤立地看,以“迟至公元1300年左右”译“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似乎没错。联系

后文“there was no escapement of any kind in Europe before about +1300, the time of Dante”(N), 可知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应译作“在十四世纪之前”。

正确译文:……但是从未对书中含有对擒纵机构的描述感到非同寻常,因为无人意识到在十四世纪之前欧洲

根本没有这类装置。

[color=redcyjmrt] (G) 与星空的周日视运动同步的不可能是擒纵机构[/colorcyjmrt]

原文:
An escapement is a device for slowing down the rotation of a wheel so that it keeps time with man's primary clock, the diurnal revolution of the starry heavens.

译文:
擒纵机构是一种减低轮速的装置,以便实现它与人类的原始时计(星空的周日视运动)同步。

错译:(1 处)

30 译文“它”是从原文it 硬译过来的,何次审根本没去或没能力思考it指的是何物。按此译文,“它”指代的只能是“擒纵机构”,而这是科学性错误,因为与星空周日视运动同步的只能是前文说的天文钟。

正确译文:……以便使天文钟在计时上与人类的原始时计——星空的周日视运动——保持同步。

[color=redcyjmrt] (H) 已有准确定译,“创译”可免矣[/colorcyjmrt]

原文:
The water-wheel link-work escapement of China preceded the verge-and-foliot escapement of Europe by at least 200 years, and I still feel that it was a case of what has been called “stimulus diffusion”.

译文:
中国的水轮联动擒纵机构,领先于欧洲的立轴横杆式擒纵机构至少二百年。我至今仍然觉得,这就是所谓“激发性传播”(“Stimulus Diffusion”) 的例证。

错译:(2 处)

31 stimulus diffusion 系美国著名人类学家A. L. Kroeber [9]中最先提出, 由此产生的发明名曰dependent invention,与independent invention相对。stimulus diffusion早有定译即“刺激扩散”。 “stimulus”仅涉及一方施加刺激于另一方,不涉及扩散或“传播”的方式;加一“性”字,则“激发性”只能理解为是“传播”的方式,这就构成翻译错误,而不是译名的约定俗成问题了。

顺便指出,stimulus diffusion 不是专有名词,译文缘何将括号内二词首字母改为大写呢?

32 以“领先于”译preceded易生歧义。中文“领先于”不一定总指时间上,也可以指先进程度上。为免生歧义,preceded宜译为“早于”或“先于”。

[color=redcyjmrt] (I) My suggestion之涵义,绝非一个“猜想”了得[/colorcyjmrt]

原文:
My suggestion is that people in Europe said to each other “Far away over there, in the East, men have found out how to slow down a wheel by cutting time into very small equal intervals. …”

译文:
我猜想,当时欧洲人相互传告,“在遥远的东方,人们已经找到办法把时间分割为很短而均等的间隔,以减低轮子的转速。……”

错译:(1 处)
33 My suggestion is (我的推断是)显然较 “I suggest” 语气要重,绝非一个“猜想”了得。作者在此句生动地描绘出欧洲人为东方的发明感到惊异的一个情景,意在否定欧洲中心论。

必须看到此句同上句及下段首句之间的关联与呼应。此句之上句:“中国的水轮联动擒纵机构,早于欧洲的立轴横杆式擒纵机构至少二百年。我至今仍然觉得,这就是所谓“刺激扩散”的例证。”下段之首句:“我们的研究确实证明,这一年代差距,可能远远超过二百年。”上句是此句推断的出发点,而下段首句证实了此句的推断。

[color=redcyjmrt] (J) 无法“照办”[/colorcyjmrt]

原文:
Why can’t we do this too?

译文:
我们为什麽不照办呢?

错译:(2 处)
34 这里讲的是受到道听途说的一些零星传闻的刺激扩散,既无实物又无图纸,不可能一模一样“照办”。

35 this指减速机械,do作produce解。

正确译法:我们就不能也制作出减速装置?

[color=redcyjmrt] (K) “了”字当删[/colorcyjmrt]

原文:
And so they proceeded to invent the verge-and-foliot escapement, using a falling weight as with its Greek antecedents.

译文:
于是他们利用希腊早就使用的重锤着手发明了立轴横杆式擒纵机构。

错译:(1 处)

36 何次审没看清proceeded to invent的语法结构,把时态搞错了。欧洲人后来确实invented一种擒纵机构,但这是后话。在作者所说的时代,欧洲人只是“着手去发明”,尚未“发明了”。

[color=redcyjmrt] (L)showed indeed ≠ showed[/colorcyjmrt]

原文:
Our researches showed indeed that the gap may have been much more ­than 200 years.

译文:
我们的研究表明,这一年代差距,可能远远超过二百年。

错译:(1 处)
37 indeed漏译。

请看何次审对李约瑟序原文中两个年代的窜改(错译38~39)。

李约瑟原文

何绍庚次审译文

The first water-wheel link-work escapement clock of which we have adequate records was that made by I-Hsing and Liang Ling-Tsan about +720, so that would make nearer seven centuries than two.
现有足够资料证明的第一个水轮 联动擒纵机构,是一行和梁令瓒在公元720年前后制成的。因此,差距就不是两个世纪,是将近六个世纪。

And since there is a possibility that the Chinese method was used by Chang Heng in the Later Han period, the priority of the Chinese water-wheel link-work escapement over tile verge-and-foliot escapement of Europe might well be nearer thirteen centuries than seven.
由于东汉张衡有可能采用过类似的方法,因而,中国的水轮联动擒纵机构,就有可能领先于欧洲的立轴横杆式擒纵机构近十二个世纪。

注意原文与译文下加横线的两处年代不同,中译文将李约瑟原文seven centuries与thirteen centuries分别减小为六个世纪与十二个世纪。倘若认为作者错了,作为译本,应按翻译惯例,尊重作者,加上译注,并给出原文,让读者判断。而如此偷改,也就是窜改,既是对读者误导,也可能冤屈作者。

作者对于中国发明的年代,已交待得清清楚楚,最早可上溯到117年[10](张衡制成漏水转浑天仪的年代,“小浑”早此一年)。欧洲是在什么年代才有类似发明呢?李约瑟写道:there was no such thing in Europe 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 there was no escapement of any kind in Europe before about +1300, the time of Dante [参见(F)和(N)]。原来,审定人把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 和before about +1300 中的 +1300 误解为确指1300年那一年,并据此进行减法,以为发现了李约瑟的两个低级错误就贸然纠正,甚至不屑于加译注。

依照Nida的Dynamic Equivalence (thought-for-thought)翻译法,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 等效于“十四世纪之前”,这才是李约瑟“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11]。十四世纪是一宽泛时间段,从1300年到1399年。据笔者所知,擒纵机构在欧洲最早见于Giacomo Dondi于1344年在意大利帕杜亚建造的一座机械时钟。李约瑟没有具体指出他认为欧洲是在哪一年发明了擒纵机构,较1344或早或迟,我们不得而知。无论如何,判定原文nearer thirteen centuries有误,缺乏根据。据1344-117=1227,判定译文“近十二个世纪”错了,则证据确凿。由此可见,翻译时改动原文为什么要慎重,又为什么必须加译注。

即使按次审对before +1300 approximately的错误理解,同样能证明李约瑟没错。seven centuries与thirteen centuries前均冠以nearer,意为“接近”而非等同。假定原文“+1300”指的就是1300年那一年,也不能证明此窜改成立。李约瑟发现, “在七到十四世纪之间, 中国有制造天文中的传统。”[12] 以1300年减
600年,得700年即七个世纪,李约瑟也没有错。

在何绍庚终审定稿的“作者序”译文,两处nearer都正确地译作“近”,为何还要各减少一个世纪?若说他不知“近”的意思,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看来还要教他中文“近”的字义。特举他熟悉的例句:

“其中线装古籍三千八百余种,近两万五千册。”[13]

“近两万五千册”的意思是接近但实际上不足两万五千册。同样,nearer N centuries的意思是说接近但实际上不足N个世纪。李约瑟博士何错之有?

何次审以其学过数学的专业优势企图在简单的数字计算上挑战李约瑟,结果是自不量力,贻笑大方 。但他的这种费尽心思孜孜以求的精神,着实令笔者感佩。感佩之余,笔者想坦诚奉劝他:你最好将精力尽多地用于踏踏实实地进修英文,学好了再去认认真真地理解李约瑟其文其人,不要遇到自己看不懂的地方,动辄以为李约瑟错了。等你有能力独立阅读SCC原著,请你聚精会神、仔仔细细、逐字逐句学习SCC原著,这时你才有资格为李约瑟纠谬。当然,你还要具备“许多别的要求。例如,必须能阅读中文和多种西方文字;必须具有……良好的语文学基础”(用何次审定的译文)。若你真有所发现,实乃中国科学史研究之大幸,李约瑟博士和卢嘉锡两位博士的在天之灵也会对你的功绩击掌赞赏。这时,也只有这时,你才能说“真可谓猗欤盛事”。


[color=redcyjmrt] (M)对the suggestion 视而不见[/colorcyjmrt]

原文:
All this bears out the suggestion that any Chinese who had come to Europe in the +9th century would have found it a rather backward place.

译文:
这一切意味着,如果早在公元9世纪有中国人来到欧洲,他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地方。

错译:(2 处)

40 按bear out的释义为 to prove right or justified; confirm不可译作“意味着”。

41 不知次审想过没有,李约瑟为何在All this bears out 后加上the suggestion?从本文前面分析的句子不难看出,李约瑟写作风格是准确与简练,他选用每一个词均经过深思熟虑,没有一个词,是可有可无的。遗憾的是,我们的次审对the suggestion 视而不见 。

正确译文:这一切证实了如下推测,即……。

[color=redcyjmrt] (N) 约而不漏见功夫[/colorcyjmrt]

原文:
However this may be, it is clear that it was really essential to have a comparative outlook so that one knew that there was no escapement of any kind in Europe before about +1300, the time of Dante.

译文:
无论情况如何,有一点很清楚:比较的观点的确至关紧要。人们有了它才能认清,直到1300年以前,也就是在但丁时代以前,欧洲还没有任何种类的擒纵机构。

错译:(2 处)
42~43 译文“人们有了它才能认清”中的“有”似乎是译自to have,那末“它”只能解为“比较的观点”。此言差矣!

擒纵机构在欧洲出现的时间是客观存在,没有“比较的观点”也能“认清”。此句译文令人莫名其妙。译错原因是次审自己没能“认清”此句文法结构,“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无视前后文关联。他翻译实践无多,大概没有学过翻译理论,当然不知thought-for-thought翻译法, 但对word-for-word硬译却无师自通,无奈眼力不济而未能贯彻始终,譬如,他没有word-for-word地译出about,原文隐含的字词更不用说。原文第二个it是形式主语,to have a comparative outlook是逻辑主语,really essential 是表语。这里to have义为to use in action, 不作“有”解。to have a comparative outlook与后文the use of the comparative method,措辞虽不同,但义同或相近。。

译文“1300年以前”,因漏译about,只能理解为1300年哪一年以前,从而与同位语时间段“但丁时代”矛盾。Dante Alighieri生于1265年,卒于1321年,其成名作La Divina Commedia作于约1310至1314年。举凡以名人命名的时代皆在其成名并产生影响之后,所以“但丁时代”始于十四世纪。正确译文是:在十四世纪之前(采用此译法,about才可略译)。

只要提到“比较”,“比较法”,“比较观”,比较客体一定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由于此句所在段落的前几句是讲擒纵机构在中国出现的年代早于欧洲七个世纪甚至十三个世纪,紧接此句的上句“如果早在公元9世纪有中国人来到欧洲,他就会发现这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地方”之后,因此另一客体即中国,不言自明。

李翁说it was really essential to have a comparative outlook,那是因为如此比较之后,方能看出擒纵机构的出现在中国较之欧洲是何等之早。此句开头说“无论情况如何,有一点很清楚……”, 为的正是进一步印证同一段落前面的论断。

联系后文“再提一下,很多中国学者无疑都了解《农书》中的描述,但却无人意识到这一事实——皮萨内洛的画晚出了一百年。现在我们知道,就这类机械而言,中国人更可能领先了九百年。我举以上两个例子说明,在机械方面,运用比较法是多么重要”(全译本译文),也是论证“运用比较法/观”在鉴别中西发明先后的“至关紧要”。[关于李翁的比较法,参见前文(B)]

这种不联系前后文的“词本位”+“句本位” 翻译(而且是不合格的)与MT何异 ?

[color=redcyjmrt] (O)不 stripped down,如何“见到”内燃机的部件?[/colorcyjmrt]

原文:
The same thing is true of the standard method of interconversion of rotary and longitudinal motion, namely the wheel, the eccentric crank, the connecting-rod and the piston-rod, such as may be seen in every steam locomotive of the present day, and even in the 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 when stripped down.

译文:
关于旋转运动与直线往复运动相互转换的标准方法,情况也是这样。这种装置包括在今天的蒸汽机车甚至内燃机上都可见到的转轮、偏心曲柄、连杆和活塞杆。

错译:(1 处)
44 漏译when stripped down (应译作“拆开后”)。

[color=redcyjmrt] (P)自相矛盾:“面罗” ≠ “水打罗”[/colorcyjmrt]

原文:
Machines anatomically similar to these are illustrated in all the relevant Chinese books from the time of Wang Chen’s Nung Shu (Treatise on Agricu1ture) onwards (+1313), not only for metallurgical bellows, but also for operating flour-sifters, or bolting-machines, and any other machinery requiring a longitudinal motion.

译文:
从1313年王祯的《农书》开始,在一切有关的中国著作中,都有结构与此类似的各种机械的插图与说明。由它们驱动的不仅有冶金鼓风器,还有筛粉机(面罗,水打罗)以及其他需要直线往复运动的机械。

错译:(4 处)

45 擅自加上原文没有的“(面罗, 水打罗)”,在翻译上是不允许的。李约瑟指的显然是与水磨联结在一个水力转轮上,“筛面甚速,倍于人力”的机械,其名称是“水击面罗”或“水罗”,也叫“水打罗”,即后文提到的《洛阳伽蓝记》描述的“簸”[14]。而“面罗”,在我国农村又叫“罗床”[15],是手动筛面的罗。

至少“面罗”当删。知识如此贫乏,竟敢添加原文没有的词语,结果画蛇添足。

46 metallurgical bellows 当译为“冶金用风箱”。“鼓风器”的意思较bellows宽泛,包括最早的皮囊,后来的风扇和再后来的风箱,现在用来保养数码相机,形似洗耳球的物件也叫鼓风器。李约瑟本人认为:中国早在汉代就发明了风箱,在王祯《农书》成书的1303年[16]中国冶金用的已是风箱。

47 Mach 何次审不明白Machines anatomically similar to these中的these指代何物,以“此”应付。these 是复数,指前文提到的蒸汽机和内燃机这两种现代机械,意在表明中国古代机械的先进性。

48 (are) illustrated 一词两译,成了“(有……)插图与说明”。李约瑟说的究竟是图示还是文字说明?次审懒得探究。既然中国古代机械anatomically similar to西方现代机械,不联系后文“the pictures in Wang Chen’s book”也可知,李约瑟指的是《农书》类著作中的图示——结构图,不是“说明”。

[color=redcyjmrt] (Q) Same ≠ “大致相同”[/colorcyjmrt]

原文:
The differences is indeed that the source or power was the water-wheel, while in the prime motors of Europe, the force of steam was applied to the piston, but otherwise the set-ups were morphologically the same.

译文:
差别只在动力来源不同:中国是用水轮驱动,欧洲的原始发动机则以蒸汽力作用于活塞。至于结构方面,其形态大致相同。

错译:(3处)

49 the same 就是要表示“相同”,译作加上“大致”二字,歪曲了作者原意。 “结构方面,其形态”,又是一词两译,应译为:在形态上。

50 the set-ups是名词,指中国的靠水轮驱动的机械和欧洲以蒸汽力作用于活塞的机械。“其”字用作代词一般指代同类事物,在比较两个事物异同时不可以“其”兼指。将原文the set-ups译作“这些装置”或“这两类装置”或仅比“其”多一个字的“二者”,皆比原译准确。 

51 indeed,又漏译了。

正确译文:差别实际上在动力来源方面:……,二者在形态上并无二致。

[color=redcyjmrt] (R)何为“基本上完全一样”?[/colorcyjmrt]

原文:
The Chinese machines converted rotary motion into longitudinal motion, because they started with the water-wheel, whereas the European machines converted longitudinal into circular motion, but in all other respects they were identical.

译文:
中国机械把圆周运动转换成直线运动,因为一开始使用的就是水轮;反过来,欧洲机械则把直线运动转换成圆周运动;两者在其余各方面基本上完全一样。

错译:(2 处)
52 identical居然被译成“基本上完全一样”!杜撰“基本上完全一样”这一词语新搭配可谓别出心裁。完全一样就是一模一样,“基本上完全一样”是什麽样?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我国物理学著作中的“全同”即译自此英文词。从整体上看,“两者”确实不identical;李翁说得明白,是在 all other respects。审定至此,我们可怜的次审的脑子肯定乱了,这时才想起了警句“不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没有受到赵本山忽悠,就分不清整体和局部了,比范伟演的角色还不如。

53 whereas 应译作:与之相反,“之”表示“中国机械”。

[color=redcyjmrt] (S)推迟错后也枉然[/colorcyjmrt]

原文:
One hundred years or more e1apses between the pictures in Wang Chen’s book and the drawing of Antonio Pisanello, but the constituent parts of the Chinese machine went back far beyond the date of +1213 .

译文:
从王祯书中的插图到安东尼奥 · 皮萨内洛的绘画,相距一百年或者更长一些。但是,中国机械中的许多构件,都可以追溯到比1313年早得多的年代。

错译:(1 处)
54 何次审又在玩弄小聪明,再次窜改李约瑟原文中的年代。历史上记录发明发现的著作,其成书年代皆后于发现发明年代,此乃常识。即使王祯的《农书》成书于1313年,书中描绘的中国机械的中的许多构件肯定早于1313年,李约瑟写的是went back far beyond the date of +1213——远比1213年早,即使再推后100年,改成1413年,因有far beyond 在前,李翁的观点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歪曲李翁观点的企图终归枉然。

[color=redcyjmrt] (T)前缀ad-与ex- 应译为“有”与“无”[/colorcyjmrt]

原文:
So the ad-pistonian arrangement must have come in Europe a long time before the ex-pistonian one.

译文:
因此,“推动活塞”装置(ad-pistonian arrangement)在欧洲出现,肯定比“活塞推动”装置(ex-pistonian arrangement)要早得多。

错译:(2 处)

55~56 ad-pistonian 和 ex-pistonian的正确译法分别是:有活塞的;无活塞的。联系原文对我国南朝时期的quern(磨)的注释,说它是an “ex-pistonian” device, … it converted longitudinal (push-and-pull) motion into rotary motion,李翁所指的磨显然没有活塞。此处ex-作 without解,李约瑟以ad-表示with。

[color=redcyjmrt] (U)还原不当与不及[/colorcyjmrt]

原文:
The crank makes its first appearance as the handle of a built-in winnowing-fan machine in farmyard models of the Han period (-2nd century to +2nd century).

译文:
曲柄最早以手柄形式出现在汉代(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2世纪)明器农家庭院中的整体式风扇扬谷机上。

错译:(2 处)
按照王楠先生[17]的文化还原原则,SCC全译本“作者序”存在还原不当与不及问题。

57 原译将models 译作“明器”,基本符合王楠的原则,但原文中未见明器对应语,譬如articles to be for the dead,无流谈何溯源?还是依我国考古界将 models译作通用术语“陶模型”为好。

58 译文“整体式风扇扬谷机”违反了上述原则。“扬谷机”是现代名称,应还原成汉代名称“风车”。  

[color=redcyjmrt] (V)连杆加在何物?[/colorcyjmrt]

原文:
Then a connecting-rod becomes attached to it in the Nan Chao period (between +420 and +589) as a device to allow several farmers to work at the same quern .

译文:
到南朝(420-589年)时,又加上了连杆,使几个人能共同推动一盘人力磨。

错译:(2 处)

59 代词it 没有译出。何次审不明白it所指何物,只好偷懒假装没看见。

莫小看只有两个英文字母的it, 由于读不懂李约瑟,有意或无意漏译此词,开了快餐译风之先河,并且成为快餐方针可行的一个经典证据。

这里的it究竟代表什麽?前一句讲,“曲柄最早以手柄形式出现在汉代(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2世纪)农家院落陶模型中的内置风扇的机械(风车)上”。连杆与曲柄是李约瑟所说“中国机械中的许多构件”中的两种。连杆肯定也是加在“中国机械”上的。it指“中国机械”,具体到这里,就是quern。

60 quern 的释义是 a primitive hand-turned grain mill, 指的是原始的磨谷物的手推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提到“手推磨”[18]。以“人力磨”译quern,漏掉了hand-turned这层意思。既然前面说磨是“几个人”共推,“人力”就多余了,简单地用一个字“磨”,不会有人会以为转动磨的是非人动物或其他动力。

[color=redcyjmrt] (W)既已还原,括号当删[/colorcyjmrt]

原文:
This was the work of Wei Hsien of the Southern T’ang period, about +965, and must be the oldest painting, extant today of the “water-pusher’’ (shui phai), as the machines of the Nung Shu type were called.

译文:
这是南唐卫贤的作品,约作于公元965年。这肯定是所谓《农书》型机械中有关“水排”的现存最古老的绘画。

错译:(1 处)
61 既然根据原文音译还原为“水排”,则括号应剔除,以避免以为是so-called水排。

[color=redcyjmrt] (X) 为何只“赞颂一下”?[/colorcyjmrt]

原文:
Finally, I could not end without paying a tribute to my Chinese collaborators.

译文:
最后,我不能不在结束这篇序文之前赞颂一下我的中国合作者。

错译:(2 处)

62 不对照原文即可判断:“一下”当删。听说过“赞颂多次”,没听说过“赞颂一下”。 “一下”用在“赞颂”后面显得赞颂者对被赞颂者不够挚敬。

63 何况,paying a tribute 的意思不是“赞颂”,而是“表达尊重/尊敬/崇敬之意”。李约瑟是在谦恭诚挚地向为SCC做出杰出贡献的他的中国合作者表达崇敬之意,这体现了李翁虚怀若谷的境界,远非贪天功为己功、时刻准备着不劳而获、少劳多得者流可望其项背的。同为治中国科学史者,“咋就相差那麽远呢?”[19]

[color=redcyjmrt] (Y)[见前文(A)与(B)之间][/colorcyjmrt]

[color=redcyjmrt] (Z)Either…or ≠ “和”[/colorcyjmrt]

原文:
I have always said that the range of knowledge required in this work is so vast that little could be done by either Chinese or Westerners alone; it has to be a joint effort.

译文:
我经常说,这项工作所要求的知识范围极广,单由中国人和西方人来承担,几乎不可能有所作为,只能依靠我们的共同努力。

错译:(1 处)

64 又是小学生都明白,不该犯的stupid mistake! “……和……”,言外之意是说,还得请,譬如,印度人,非洲人……共同“承担”。

看了原文才知道,原文说的是:either Chinese or Westerners alone。英文水平再低也不致低到both…and与either…or不分吧。笔者作为“作者序”未署名校订人之一看过校样并纠正了这个错译,但终审者自视甚高,致使他部分地丧失了判断对错的能力。

笔者曾接到读过本文初稿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回应,问询如下三个问题。在此一并作答。

(1) 您如何评价SCC全译本?

SCC是一部卷帙浩瀚的巨著,论述范围不止中国古代的自然科学和技术,还涉及中国古代社会不属于科技的其他学术领域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和作用,古代中国和世界各国之间在科学发现、技术发明等方面的的传播与交流,称之为中国古代科技与文明的百科全书并不为过。特别是,李约瑟通晓多种古今语文,就他掌握的文献资料之广之精,辨别浩若烟海的中外史料真伪之锐敏之深邃,以及以资所作广泛而深入的比较研究而论,在所有治中国科学与文明的中外学者中迄今无出其右。而要将全译本对照原著检出所有谬译,须待全译本出齐之后方可完成。所以,全面评价全译本的时机尚不成熟。

(2)SCC全译本还能不能读?

一本书是否值得阅读,取决于你读书之目的和方式。闲暇无事随意浏览是阅读,为求真知悉心研读也是阅读。如属前者,SCC全译本自然可读,这里用得上“开卷有益”这句老话,何况当前诸多重要学术名著受快餐文化冲击被胡译乱译多矣,全译本非但不是最糟糕的,较之如此存心拆烂污的其他名著汉译本,其印制质量堪称上乘。但若属后一种阅读,特别是为研究中国科学史而读,我的建议是,最好直接阅读原著,至少读到全译本中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之处,务请对照原著。若是援引李约瑟或为李翁补遗、纠谬,一定要根据原著。

(3) SCC全译本多而严重谬译的原因?

全译本容留如此之多且如此之严重谬译的原因,除李书办前主任兼终审定稿者个人的英文水平及其学风、审德、人品(如任人唯亲、嫉贤妒能、心猿意马、取财无道等等)外,还有他在组织翻译过程中施行的五大错误举措: ①快餐文化方针;②翻译出版委员会形同虚设;③译校审三道工序用人倒行逆施;④擅自挪用出版费,贻误出版; ⑤欺名盗世,罔顾翻译质量。

① 在快餐文化的倡导者与追随者看来,严格审核包括译著在内的所有脑力劳动成果皆不可行,只能将“网眼加大”,否则没人愿意做,书出不来……。于是,本应杜绝的stupid mistakes因“网眼加大”而大行其道,SCC全译本未能幸免。

② 最近,我访问了几位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委员(其中一位是常委)。他们告诉我已多年没有找他们开会,也没收到1999年后出版的三册。该委员会早已名存实亡,委员们被下设的李书办架空而不能起到应有的监督作用,李书办变成凌驾于其上级的独立王国,何在位时“何即委员会”。

③ 校订者水平应高于译者,审定者水平应高于校订者,是出版工作常规。可是,掌管全译本的何次审与之背道而驰,“从我做起”,开创以低水平谬纠高水平的“科学实验”。例如,卷一署名第一译者兼第一审定者袁翰青先生与他证实的但未予署名的其他三位译者王奎克等先生的水平均在何之上。这在何委托的其他卷册校审者中他的亲朋好友亦如是,他们像何次审一样,没有或只有极少独立译作,根本不具备校审资格和水平。“作者序”署名译者刘祖慰先生早年负笈美利坚名校哥伦比亚大学[20],归国后长期从事翻译和科技英语教学工作,译著颇丰。而审定刘译的何绍庚,笔者只查到他的一篇译文,而且还是与他人合译。以具有留学英语国家背景及大量独立译著和丰富翻译经验而论,刘先生的水平绝不会低于何次审[21]。更有甚者,刘译“作者序”原译稿中多处正确译文被何次审者流改错了!所谓“重重把关”,若是形同虚设,滥竽充数,也就罢了,可他们是在鱼目混珠,狗尾续貂。这不仅非法攫取了纳税人的金钱,故意拖延时间,而且降低了翻译质量。卷一全部译稿经袁翰青先生悉心审定,若以袁老的定稿付梓,少了何次审的胡审乱定,肯定大大优于1990年刊本。何绍庚把持李书办犹如武大郎开店,架空、排挤、拒绝比他高的,而所谓把守重关者多是经他遴选自认为低于他的。对于少数他无权剔除的“种子”即科学出版社原先约请的译校审者的工作,他则亲自出马或安排他的亲朋好友进行所谓重译重校重审,这些如何次审一样“没有资格”(袁翰青先生对何绍庚的评语)的、几乎不知翻译为何事的“译校审者”把本来合格的译稿弄得面目全非、错误百出。

④ 李书办何绍庚前主任滥用职权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陈美东前所长等人秘密达成一笔权钱、钱衔交易:何绍庚将以李书办编辑工作破例、破格按研究系列评定职称;自然科学史研究所陈美东等前领导经何绍庚之手非法攫取中国科学院特拨李书出版费二十万圆,再经该所一位研究人员转交福建一家私企作为投资;该私企将回扣款和红利寄至该所某工作人员私人名下,被这几个人私分;与此同时,何前主任以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的名义向中国科学院申请追加拨款并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申请资助。结果,贻误李书出版。关于此学术腐败事件始末,参见[7]。

⑤ 何次审处心积虑在署名和报酬上分享甚至独吞真正译校审者的劳动成果,心思全都用在沽名钓誉和发“李书”财上,自然无暇顾及翻译质量。何绍庚前主任主持“李书办”工作十年有余,无视卢嘉锡博士的教导,公然违背三“co”(competition, cooperation, coordination)精神,几乎年年交白卷,排除异己,架空领导,谬种流传,李书办成了他升官发财的私产,抹煞他人劳动成果,时刻准备着企图在所有属他管辖或得以染指的卷册平添他的大名。这种现象也是全译本译文质量差,出书慢的重要原因之一。

基于上述原因,对于SCC全译本翻译质量差,谬译多而严重,不足为怪;若是居然全都译对了,那才是令人惊诧的。

何次审在审译过程中似乎更热衷于为李约瑟补遗、纠谬,只顾对李约瑟“求全责备”,忘记对自己也应“责备求全”。只要言有所据,论有所本,为李约瑟补遗、纠谬不仅允许而且应予提倡。然而,前提是不存在对李约瑟的误读和错译。毋庸赘言,本文列举的已刊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一“作

者序”译文中的28句64处错讹,是在歪曲李约瑟其人其书,不在此列。误读或错译李约瑟原文者和因读了错译而被动地误读李约瑟者,如不是纠谬而是谬纠的何绍庚先生,皆不具备为李约瑟博士的巨著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补遗、纠谬的资格。

本文作者热诚欢迎为拙文补遗,对于纠谬更无任欢迎。置于篇首的两句名言的作者分别是中国东汉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天文学家、文学家和发明家张衡和法国伟大的哲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和近代概率论的奠基人B. Pascal。张衡看重的“智”和Pascal推崇的“思想”是在昭示人类,要做好人世间任何一件事,离开思想和智慧将一事无成,但愿我国每一位从事翻译工作的人都能运用自己的思想和智慧于译事,以SCC全译本“作者序”中的误读和错译为鉴,莫犯与之相同或类似的stupid mistakes。为铭记先哲的教诲,请允许我再次援引他们的至理名言,作为本文的结束语,与同道共勉:

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

不耻禄之不厚,而耻智之不博。


L'homme n'est qu'un roseau, le plus faible

de la nature; mais c'est un roseau pensan.

…(下續)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10:13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10:12 pm

(續上)

文献与注释

[1] 本文副题作“兼与此卷次审何绍庚先生商榷”,其缘由必须交待清楚,以正视听。刘祖慰先生虽然是“作者序”署名译者,但不应对其中谬译负责。因为在全译本迻译人员中,最后审定者对译作的终审定稿对翻译质量起决定性作用,而何绍庚先生正是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译本卷一的第二兼最后审定者。关于他的大名赫然作为最后一位审定者出现在SCC全译本卷一,袁翰青老先生曾亲口对我讲:在他完成审定工作并将审定稿交给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译审委员会(翻译出版委员会前称)办公室后,虽然经常打电话问及进展,但一直未被告知还有第二位审定人,此事直到在1990年9月8日于北京举行的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文版首发式上接到此书时才知晓,袁翰青老先生很气愤,明确表示“何绍庚没有资格署名”。何先生无论作为“作者序”隐身“校订者”抑或卷一、卷二显身“次审”,皆难卸其责。署名是荣誉,但更是责任。在书出版之前,只要你未通知你原来聘请的审定者的工作不合格,即令原审定者的工作确实不合格而不得不请人重新审定,即令你加署的第二位审定者是别人而不是你本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也应判令侵权。可见,袁翰青老先生有充分理由对何绍庚此举大为不满。至于署名,已发生名不副实,侵害真正译校审者权益之事,这里举出的绝非孤证。已故钱临照先生审阅卷四物理分册的工作未被承认,钱老的名字甚至没有进入志谢,译后记对钱老的工作也只字未提。据调查,已刊卷册被剥夺署名权的还有王奎克、谷羽、李小瑛(卷一),李子殷、张大卫(卷四物理分册),沈三多(卷四机械工程分册)。

[2]关于出版计划一再向后调整和实际出书情况,介绍如下。卢嘉锡博士在1990年9月8日于北京举行的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文版首发式上介绍了SCC全译本此后的出版计划:“今后,我们计划每年出版3-5册中译本,争取到1994年把已经出版的15册 [指SCC原著] 全部翻译出版。”事实是:1991至1998八年间没有出任何一册;1999年出了1册;2000年没有出任何一册;2001年未出任何一册;2002年出了1册;2003年出了1册;2004年未出任何一册。

[3]这不是耸人听闻,自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翻译出版委员会1986年12月成立至今,SCC原著有12册问世,而SCC全译本仅出版6册。

[4] 王鸣阳先生认为,要做到对原文百分之百的理解,翻译经验和翻译态度至关重要。由于专业学者也不可能预先完全懂所译外文的内容再着手进行翻译,较之科技译者,并不占优势。一位好的科技译者并不是没有对原文不理解的地方,而是他不会放过他所不理解的地方,并且最终总能够加以解决。专业学者一般不具备科技译者的翻译经 验,特

别是,如果专业学者视研究高于翻译,翻译态度也成问题,或因为同时忙于其他课题(如何先生本人),不能,大概也不肯,花大力气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于译事。

[5]据何绍庚向白寿彝先生提供的自我介绍:“何绍庚……撰有《中国数学史》……,并审译李约瑟书第一、二卷”,仿佛他是唯一撰著者,唯一审定人。

[6]笔者早在1988年7月5日交给何绍庚前主任的校订稿纠正过这两句中的错译,并详细书写理由。然而,他自恃官高位重,便自以为高明,对我的修正意见不屑一顾。尽管在他亲自誊清的稿上接受我的部分修改意见,可是那只是很小一部分,而且不及这两个错译严重。

[7]何绍庚远在1990年以前,多次向上级要求承认他在李书办编辑性质的工作视为研究工作。他的无理要求竟得到批准,并早在SCC全译本未出一册之时得以按研究系列晋升了职称。他之所以能如愿以偿,正是因为他与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前领导达成一笔秘密交易。根据“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译审委员会组织条例”第六条规定,“计划内不超过一千元的开支,由办公室掌握;一千元以上的开支须经常务副主任批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背着常务副主任席泽宗院士,擅自将中国科学院特拨用于SCC全译本出版经费抽取高达二十万圆专款拱手交与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前领导,投资于福建省泉州的一家私人企业。该私企曾将回扣寄至私人名下,被挪用二十万圆“有功人员”私分。后因此企业经营不善,无法收回此款。此事经该所多位正直之士揭发而败露,中国科学院领导遂立案调查,后经自然科学史研究新任所长廖克处理,责成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私分回扣款的大小领导退回赃款,并一度从主要责任人之一工资中逐月扣除此款未收回部分。但时至今日仍未全部收回,包括何绍庚在内的其他主要责任人仍逍遥法外。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发生的权钱、钱衔(学衔即职称)交易这样的学术腐败,在科研机构虽非空前也非绝后,但其性质之恶劣、后果之严重恐尚不多见。

[8]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一《导论》页3,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9]Kroeber A. L. (1940) “Stimulus Diffusion.”American Anthropologist n.s. 1:42, 1-20

[10]严济慈,“精仪揭天地 · 科圣著千秋”

[11]王鸣阳,“科技翻译中的直译倾向——兼谈科技翻译的任务”,《中国科技翻译》创刊号(1988)

[12]李约瑟等,“中国的天文钟”,潘吉星主编《李约瑟文集》,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页497

[13]引自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图书馆简介》。

[14] 谭徐明,“中国水利机械的起源、发展及其中西比较研究”,《自然科学史研究》卷14期1(1995)页83-95

[15] 赵树理的小说《三里湾》中有一句话提到“罗床”,显然是罗面的“面罗”,不是与水磨共同联结在一个水力转轮

[16]万国鼎,“王祯和《农书》”

[17]王楠,“对汉学论著翻译规范的探讨”,《史学月刊》,2002年第4期

[18]《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卷一页108。

[19]特此注明此话引自赵本山先生的小品台词,以示不敢掠人之美。

[20] Columbia University,中国留学生简称之为“哥大”。胡适、冯友兰、马寅初、蔣孟麟、陶行知、徐志摩等科学文化名人都曾在此大学深造。哥大是美国最古老的5所大学之一,也是久负盛名的8所“常春藤”盟校之一。迄今哥大拥有5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名闻遐迩。哥大因位于纽约最繁华的曼哈顿区而被誉为“喧嚣大都会中的神圣殿堂”。笔者曾以Columbia Dad的身份应邀出席我的长子为获奖学生之一在哥大Low纪念图书馆圆型大厅召开的颁奖典礼。后来每到纽约,我都要造访哥大, 拜谒巍然屹立于在Broadway与116街的正門入口的两尊象征哥大的教育理念——“科学与艺术結合”——的遒劲挺拔的希腊雕像,和Morningside校园中央的象征哥大另一教育理念——“学术研究与社会意识觉醒的自由表达”——的坐拥皇座、头戴花冠、一本打开的书安放于双膝、双臂展擎、右手执握节杖的Alma Mater女神铜像,每次总能从哥大的两大教育理念不断获得新的鼓舞和新的力量。想刘祖慰先生早年就读此校,作为哥大入室弟子曾亲炙这两大理念,他的感受,比起我这位匆匆过客,定会更直接、更真切、也更深刻。

[21]笔者曾审校刘先生的一篇翻译手稿,故敢作此断言。


2004年10月21日初稿于北京北城崇德斋

2004年11月12日二稿于北京城东尚思斋

2004年11月16日三稿于北京城南卓毅斋

2005年01月18日定稿于北京城西博智斋


附识: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卷一“作者序” 英文原文与中译文,可致函dz23@sina.com索取。另见Http://webbbs.szonline.net/bin/content.asp?artno=4194411&board=78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10:17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Historiography1lsdzl]看正體原文[/url1lsdzl]

历史书写与后现代:一篇翻译笔记
宋家复(哈佛大学东亚系博士候选人;中研院文哲所访问学员)

Frank R. Ankersmit是笔者久仰的当代历史理论健将,他的英文著作从最早博士论文改写的的Narrative Logic (1983),到晚近的Sublime Historical Experience (2005),凡是图书馆、书店里能找到、买到的,决不敢错过。只恨自己不能读荷兰文及其它欧陆语言,不得不空望着他的非英文著作兴叹!最近在「世纪中国」网站上偶然见到他的一篇著名论文 ”Historiography and Postmodernism”,由陈新译为中文,黄红霞校,更是有久别重逢的感觉。这篇文章最先发表在History and Theory 期刊1989年28卷2期上,那时笔者正攻读硕士学位,之前虽然浏览过Narrative Logic,但感受还不深,是要到了在图书馆当期期刊架上邂逅这篇文章之后,才真正算是与Ankersmit教授作品结下不解之缘。后来又在许多不同的地方遇见过这篇文章,包括Anksersmit教授本人1994年出版的论文集History and Tropology: the Rise and Fall of Metaphor,以及几本当代西方历史理论的论文读本之中,比如像Keith Jenkins编的The Postmodern History Reader (1997),或者是Richard T. Vann等人编的History and Theory: Contemporary Readings (1998),可见这篇文章引起的广泛注意。我与译者、校者素昧平生,只知道陈新教授近年来或译述或著作,于评介当代西方历史理论不遗余力,笔耕不辍。缅怀自己当年在中文世界学习西方理论的艰辛,笔者顺手把书架上Ankersmit教授的原文拿下,原来只是摩挲把玩,顺便与中文译本对读一番,没想到短短十一页的译文(依《东南学术》2005年第3期刊本计算),就读出了九十多条笔记。以下中英文并引,加底线处,有的只是商榷,有的则是勘误。读书、译事之难,学者点滴心头,笔者不敢自命确解定见,这份读书笔记只能算是对那段青春岁月的小小纪念。

1. 标题「历史编纂与后现代主义」( Historiography and Postmodernism)
=> 笔者曾经在一篇小文脚注中指出,historiography一 字在至少可以有四种不同的意思与译法:①在日常学院美语中,泛指对特定领域或课题既有研究成果与基本史料回顾的概括用法,可称为「研究文献」;②对古往今 来史学名家、名著的探讨,大致相当于现代汉语中「史学史」的范畴;③当它指的是各大文明传统中由来已久、对编纂史书体例与技术程序的论述时,「历史编纂(学)」比较接近原意;④当这字在比较具有理论意涵,或者说,在所谓「语言学转向(the linguistic turn)」观照下的语境中的时候,我把它译成「历史书写(学)」。(〈历史与理论 -- 介绍近年出版的几本英文论著选辑读本〉,台北《新史学》11:1 (2000), p.151;又见于河南大象出版社《新史学》第四辑2005「新文化史专号」)。这四者当然并不完全互斥,在实际使用上也常有语意重迭的状况,但即使如此,纵观全文,Ankersmit这里的重点应该不是③,而是贯穿①②③之后归本于④,也就是直指作为一种语言书写现象的历史学整体而言。因此,笔者以为,全文标题不妨就译作「历史学」,或者有时为了让意旨更明显,「历史书写(学)」也可以考虑。译作「历史编纂」,似嫌不妥。至于内文各处,则随上下文脉络决定。

2. 「在此文中,我的出发点是现今我们学科中的产品过剩。」
=> 原文overproduction没有剩不剩的意思,为与surplus有所区别(Ankersmit下文中的确有用这个字),还是直译作「过度生产」为佳。以下皆然。

3. 「在任何专业中,每年都制造出数不胜数的著作与论文,使得要对它们进行全面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
“…within any specialty, an overwhelming number of books and articles is produced annually, making a comprehensive view of them all impossible.”
=> 「数不胜数」应留给numberless or countless,此处译为「惊人数目」较
佳,亦即下二段文中”increasing in number at an alarming rate”类似意思。原文已作”all impossible”,那就是完全不可能了,没有「几乎」的意思。

4. 「20年前,想要了解霍布斯政治哲学的人只需要两个人有关霍布斯的重要论述,」
“Anyone who, some twenty years ago, wanted to go into Hobbes’s political philosophy needed only two important commentaries on Hobbes…”
=> 应作「只需要两个有关霍布斯的重要评注」。

5. 「当然,尽管还有更多成果,但读了上述两人各自的著作后,读者便相当了解霍布斯了。」
“Of course, there were more even then but after reading these two books one was pretty well ‘in the picture.’”
=> 应作「读者便相当进入霍布斯研究的状况了。」

6. 「然而,到了1989年,任何人若要胆敢说有关霍布斯的研究哪些重要,他首先就得广度与深度俱全的—25种相关研究成果如数通读一遍。」
“However, anyone who, in 1994, has the courage to try to say anything significant about Hobbes will first have to read her or his way through a pile of twenty to twenty-five studies which are as carefully written as hey are extensive.”
=> 应作「任何人若胆敢尝试宣称在霍布斯研究上有所创见」。

7. 「我会列举一份这些书的清单。」
“I will spare the reader an enumeration of them.”
=> 正好相反,应作「我不会列举一份这些书的清单。」

8. 「首先,有关霍布斯的讨论意在呈现有关霍布斯之解释的实质,而非其著作本身的实质。」
“In the first place, the discussion of Hobbes tends to take on the nature of a discussion of the interpretation of Hobbes, rather than of his work itself.”
=> 应作「首先,有关霍布斯的讨论,在性质上,倾向于表现为有关霍布斯之解释的讨论,而非对其著作本身的讨论。」

9. 「对于今日正在进行的解释论战来说,著作本身有时看起来不过是几乎要被遗忘的前提。」
“The work itself sometimes seems to be little more than the almost forgotten reason for the war of interpretations going on today.”
=> 不知为何将reason译为「前提」?会比「原因」或「理由」贴切吗?

10.「其次,由于它明显具有的多元解读能力,霍布斯的原始文本在历史研究中逐渐丧失了其充当仲裁者的功能。」
“In the second place, because of its evident multi-interpretability, Hobbes’s original text gradually lost its capacity to function as arbiter in the historical debate.”
=> 应作「由于它明显具有的多种诠释的可能性」,以及「史学辩论」。

11.「成了一幅边线交错的水彩画。」
“… a watercolor in which the lines flow into one another.”
=> 这里是借用水彩「线条」在画面上晕开互相渗透的现象为比喻,与「边线」何关?

12.「这一切荒谬结果的产生是因为文本本身在一种解释中不再具有任何权威性,」
“The paradoxical result of all this is that the text itself no longer has any authority in an interpretation and … “
=> 应作「这一切(指前文)所造成的悖论性(或说自我矛盾的)结果乃是……」

13.「大约100年前令尼采感到恐惧的情形、历史编纂自身阻止我们评论过去的情形看来成为了现实。」
“The situation which Nietzsche feared more than a hundred years ago, the situation in which historiography itself impedes our view of the past, seems to have become reality.”
=> 应作「历史学本身阻碍了我们看到过去……」

14.「这种历史写作大潮的确不仅仅让我们所有人有一种强烈的沮丧感,」
“Not only does this flood of historical literature give us all a feeling of intense despondency…”
=> 应作「如潮水般涌现的大量历史著作文献」。这里的historical literature 大致等同于上述historiography①的意思。

15.「而且,这种过剩不可否认存在一些粗制滥造的情况。」
“… but this overproduction undeniably has something uncivilized about it.”
=> 应照字面译为「不文明的」或「违背文明习性的」,然后让下文来解释这里对文明性的特殊用法。「粗制滥造」既与字义不合,也无法通读上下文。

16.「在其它一些情况中,我们将文明与一种中庸的感觉联系在一起,在过剩与匮乏之间寻求一种恰当的状态。」
“We associate civilization with, among other things, a feeling for moderation, for a happy medium between excess and shortage.”
=> 应作「我们将文明与许多事物联系在一起,其中之一是一种中庸的感觉,一种在过剩与匮乏之间寻求恰当适中的感觉。」

17.「然而,任何有关适度的感受在我们今日这种学术性酒精中毒的情况中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Any feeling for moderation, however, seems to have been lost in our present-day intellectual alcoholism.”
=> “moderation” 前句既然译为「中庸」,此处最好保持一致。
原文只说”seems to”,译文不妨在「早已」之前加上「似乎」,使语气一致。
”intellectual(智性的、知识的、思想的)”不一定是学术性的,就好像知识分子不一定必然在学院任职一样,否则如何和academic一字区别开来呢?
“alcoholism”是有「酒精中毒」的意思,但那是结果,这里借喻的重点应该放在失去自我控制的酗酒病态而言。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状况是「在思想上失去自我控制、如同酗酒般的无穷尽需索下去」。译作「学术性酒精中毒」,说不定有中文读者还以为Ankersmit觉得学术会造成酒精中毒,或者学术中人都是酒鬼呢!

18.「……,因为近来针对某个特定话题的大多数著作与文章往往冒充是最新的学术饮料。」
“… because the most recent book or article on a particular topic always pretends to be the very last intellectual drink.”
=> 应作「针对某个特定话题的晚近最新专书或文章,往往自命是思想上的最后最后一杯酒」,也就是自以为是最后定论,但就像酗酒者老说这杯就是最后一杯一样,总是还会有下一杯出现。

19.「……,而且据此也并不缺少那种尝试着为心神沮丧的历史学家维持某些对于未来可以再确认的观点的努力。」
“… and there has therefore been no lack of attempts to retain some reassuring prospects for the future for disheartened historians.”
=> prospect不是perspective, 译作「前景」似乎比「观点」清楚。Reassuring虽然有个re字头,但转译成「可靠的」或「抚慰人心的」似乎即可。

20.「理论历史学能将我们提升到更高的境界,」
“Theoretical history would be able to lift us to a more elevated view-point … “
=> 为何舍弃最符合字面的「观点」来译view-point、而要用不相干的「境界」?

21.「整合性历史编纂导致的是累积,而不是综合。」
“Integral historiography leads to enumeration rather than to integration.”
=> “enumeration”似乎译作「细目列举」为佳。

22.「凭借这种策略,史学家们的确使自己再次有机会发现那种处于尚未侵蚀状态的历史。」
“… with this strategy they do indeed allow themselves the chance of once again finding history in an unspoiled state.”
=> 这里的代名词they是接上文的Annales school,不是任何「史学家们」。

23.「用不了多久,其它不可计数的法国或别处的历史学家将涉足这些新选题,它们也将被厚厚的有着不透明硬壳的解释所覆盖。」
“… before too long, countless other historians, French or not, will pounce upon these new topics and soon they, too, will be covered by a thick and opaque crust of interpretations.”
=> “pounce upon”应作「急忙捉住」。
“crust”译作「硬壳」不算错,但是要把它想象成洋人派饼下面那层酥酥脆脆的硬法,而不是硬梆梆铁皮屋顶式的壳。

24.「然而,年鉴学派在寻找新的和令人惊喜的选题方面有多丰富,这可谈的就多了……」
“There is, however, more to be said about how resourceful the Annales school is in finding new and exciting topics.”
=> resourceful除了资源丰富的意思之外,还指一个人“able to meet situations富机智的; capable of devising ways and means善机巧策略的”的意思。这里似乎以后者为贴切。

25.「那种对50年前纯洁的历史世界存在的保守渴求就如同绝望地退缩那样毫无
意义。」
“A reactionary longing for the neat historical world of fifty years ago is just as pointless as despondent resignation.”
=> 这句话并不好解。首先就单字而言,笔者宁可将「纯洁」留给innocent,用「工整、美好的」译neat;同理,「保守」留给conservative,用「反动的」翻reactionary。其次,英文中”historical world”与现下汉语惯用的「历史世界」要谨慎辨别。「朱熹的历史世界」晚近被理解成为朱熹当代以及之前客观存在的那个历史实体,但是如果在英文中说”Morison’s Historical World”,指的则是作为一个史家的Morison其人史学工作的脉络与史学想象展开的世界。Ankersmit如果这里取的是第一个意思,考虑本文原先发表于1989年,上推五十年正是欧战爆发,就变成有人相信1939或之前的世界是美好的,这可能很难说的通,所以笔者倾向于采用第二个意思。这么一来,这句话的主旨应该理解为:「那种五十年前就有的、对美好工整的史学世界的渴求,如果今天还有人有同样想法,Ankersmit认为是反动的,其效果就如同绝望地退缩那样毫无意义。」之所以添加原文所无的若干字来帮助了解,也是呼应紧接下文所说”there is no way back”、”traditional ideas about the task and the meaning of historiography.”

26.「我们不得不承认已经无路可退了。」
“We have to realize that there is no way back.”
=> 应作「我们必须了解走回头路是不可能了!」这里的回头路正是上文所说,由来已久的希望史学世界美好工整的渴求。

27.「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关于历史编纂的任务和意义这些传统思想,那么,目
前历史写作的过剩确实可以被称为畸形的。」
“The present-day overproduction of historical literature can indeed be called monstrous if our point of departure is traditional ideas about the task and the meaning of historiography.”
=>应作「如果我们的出发点是传统式的关于历史编纂的任务和意义的想法,那么,目前历史研究文献的过度生产确实可以被称为像庞然巨兽一般。」

28.「如果历史学家认为某事有意义,那么,它就是有意义的,并且,仅此而已。」
“… if historians consider something to be meaningful, then it is meaningful and that is all there is to it.”
=>「仅此而已」字面意义符合原文,但在中文语境中不够清楚。由原文上下文来看,Ankersmit的意思是历史意义的问题只能在史学世界里自己解决,无法依靠任何外来的权威界定史家的使命与工作。

29.「相反,我将更进一步确定,历史写作中的过剩是否在现在的文明和社会的
重要部分中有相似情况。」
“Instead, I will move further away to ascertain whether the overproduction in historiography has its counterpart in a considerable part of present-day civilization and society.”
=> 应作「反之,我将进一步离开上述方向,而去弄清楚史学中的过度生产,是否在现今文明与社会的相当一部分领域里也有对应的状况。」

30.「其次,当我们谈论信息的时候,就所涉及的信息的实际主题而言,信息同
样假定了显要位置。」
“Second, when we talk about information, information as such has assumed a conspicuously prominent place with respect to the actual subject matter of that information.”
=> 译文里完全看不出原文想要做的区分:”information as such(信息本身)”和”the actual subject matter of that information(信息的实际题材)”。这个区分,大致近于媒介(medium)与讯息(message)、能指(signifier)与所指(signified)的区分,Ankersmit的意思是要说明「信息本身」,相较于通常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内容而言,也取得(assumed)了明显而重要的位置。

31.「这种关系通常是反对来的。」
“This relationship was usually the other way around.”
=> 应作「这种关系通常是倒反过来的。」此即上条笔者所说「相较于通常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内容」的根据。

32.「关于信息的理论已经形成,并且,如通常发生的那样,这些理论给了自己
一个名头。」
“Theories have been formed about it and the theoreticians concerned have, as usually happens, given themselves a name.”
=> 这句话的it是跟着前面一句话而来的:「近年来,许多人已经察觉到我们对于信息现象的态度发展了转变(In recent years, many people have observed our changed attitude towards the phenomenon of information)。」笔者不认为it是指前句中的「信息」,而应该是「转变了的态度(changed attitude)」。也就是说,已经形成的理论是针对「许多人已经观察到的、我们对信息现象所持态度的转变」;而「相关参与的理论家们则给了他们自己一个名号」。依下文,这个名号亦即「后现代主义者或后结构主义者」。

33.「科学是现代主义者和结构主义主义者的最重要部分;他们不仅把科学看作是最重要的假设,同时还把科学看作是现代性的终极假设。」
“Science was the alpha and omega of the modernists and the structuralists; they saw science as not only the most important given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 ultimate given of modernity.”
=> 笔者不完全反对given译为「假设」,但为了与assumption, presumption, supposition, hypothesis等字区别开来,此处还是应作「给定的、已知的事实」为妥。固然,A学派眼中的「给定已知」,很可能B学派看来根本是一个天大的「假设」,这也正是Ankersmit这里要指出,「现代主义者」与「后现代主义者」的重大歧异所在。由于这种观点的歧异,在译翻的时候更必须要小心上下文脉络是由哪一种角度发言,然后决定适切的用语。

34.「科学理性同样地没有为后现代主义者和后结构主义者提出问题;」
“Scientific rationality as such does not pose a problem for postmodernist and poststructuralists;”
=>应作「科学理性本身对后现代主义者和后结构主义者并不构成问题」。

34.「对于后现代主义者们来说,科学哲学和科学本身都构成了假设,构成了自
身反思的起点。」
“For postmodernists, both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and science itself form the given, the point of departure for their reflections.”
=>译文无法清楚看出是谁在「自身反思」,但英文原文则能由复数的their明显看出是指「后现代主义者们」。也就是说,「对于后现代主义者们来说,科学哲学和科学本身都构成了给定已知,而这个给定已知则是后现代主义者们反思的起点。」这段文字恰好充分表达了笔者前述,「A学派眼中的『给定已知』,很可能B学派看来根本是一个天大的『假设』」的意思。

35.「并且,对于从事研究的科学家们如何相互作用,或者科学与社会之间的关
系如何这样的社会学问题,后现代主义者们几乎不感兴趣。
“And postmodernists are just as little interested in the sociological question of how research scientists react to one another or what the relation is between science and society.”
=> “just as little”应作「一样不感兴趣」。和什么一样呢?应该指的是上文提到后现代主义们对科学哲学与科学本身的不感兴趣。

36.「“荒谬的是,一种解释越有影响,越是权威,它就会引发越多的作品。”」
“Paradoxically, the more powerful and authoritative an interpretation, the more writing it generates.”
=> 「荒谬的是」应作「吊诡的是」。

37.「首先,这能告诉我们,通过一种后现代主义历史编纂我们应该理解什么;其次,非常显然,那种历史编纂一直都有着某些后现代主义的东西。」
“In the first place, it can teach us what we should understand by a postmodernist historiography and, in the second place, that historiography, remarkably enough, has always had already something postmodernist about it.”
=> 这段文字在Ankersmit1994的论文集History and Tropology中略有变动:
“First, it can teach us what we should understand by postmodern historiography and, second, that historical writing, remarkably enough, has always had something postmodernist about it.”
=> 修订版对文义影响不大,不过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Ankersmit用”historical writing”替换了原文中的第二个”historiography”,证明了笔者在第一条笔记就指出的,historiography在这里译作「历史书写(学)」比较恰当。第二、可以明显看出陈新教授的中译并不是根据修订过的版本,事实上,读者根本没有被告知现在中译本的原始出处为何,不论「世纪中国」网络版或《东南学术》纸印版皆然,这实在是违反国际学术惯例的作法,不足为训!
=> 回到译文本身。「那种历史编纂」是指哪种呢?由于上下文里只提到过后现代一种,中文读者只能如此猜测,但是带入整句,「后现代那种历史编纂一直都有着某些后现代主义的东西」,哪里讲得通呢?笔者的读法是把that读成连接词,是上接”it can teach us … that historiography has always ….”至于”remarkably enough”,应作「再值得注意不过了」。

38.「因为这一要义恰好是传统因果层次的人为性。」
“… for the point is precisely the artificiality of the traditional hierarchy of cause and effect.”
=> hierarchy是一种「层次」,但需要强调这种层次是有高低位阶差异性的。连同下面两个句子里的「层次」,改作「层级」、「位阶」为佳。

39.「在后现代主义中,这就是事物存在的情形。」
“This is the way thins always are in postmodernism.”
=> 漏译「总是(always」一字。

40.「它们共同表现出后现代主义的革命本质这种观念。」
“… together they give an idea of the revolutionary nature of postmodernism.”
=> “give an idea of”是一个词组,意指「对……提供一个大致概念」。

41.「对后现代主义者来说,现代主义者通常奠定的科学的确定性都是一些变量,
处于撒谎者自相矛盾的情形下,…」
“For the postmodernists, the scientific certainties on which the modernists have always built are all as many variants on the paradox of the liar.”
=> 应作「对后现代主义者来说,现代主义者所倚为基石的那些科学确定性,每一个都不过是所谓『撒谎者诡论』的同质变体而已」,也就是说,虽然科学论述的形体不同,但是都具备「撒谎者诡论」那种自我循环矛盾的性质。

42.「因此,后现代主义的目的是,抽去科学和现代主义的根基。」
“The postmodernist’s aim, therefore, is to pull the carpet out from under the feet of science and modernism.”
=> “to pull the carpet out from under …”原本也是一个词组,说的是「突然终止对……的支持」,但是这里Ankersmit似乎是回到这个词组的字面意象,有「突然抽去科学和现代主义足下之物使其不成立」的意思。不过笔者会建议小心使用「根基」二字,一来「地毯」在脚下但并不是「根基」,二来后现代主义者可能并不相信有所谓「根基」存在。

43.「因此,每一种历史见解本质上都有一种矛盾特性。」
“Every historical insight, therefore, intrinsically has a paradoxical nature.”
=>再次重申,paradoxical译作「矛盾」,将泯灭了paradoxical与contradictory, conflicting, inconsistent等字的细微差异,宁可选择「吊诡的」、「诡论性的」。

44.「历史编纂再一次为所有这些提供了最好的解释。」
“Once again, historiography provides the best illustration for all this.”
=>illustration应作「说明」或「展示」。

45.「…… 过去的实在应该被看作是一种用外语阐述的文本,它和任何其它文本
一样,有着相同的词汇、语法、句法和语义层面。」
“… past reality should be seen as a text formulated in a foreign language with the same lexical, grammatical, syntactical, and semantic dimensions as any other text.”
=> formulated应作「构造形成」、简称「形构」,也就是说过去实在本身就该被视为文本,只不过这文本的构成语言是陌生的(foreign)。一旦用了「阐述」,就又有可能将意义滑落到「过去实在」乃是非文本性的被阐述项、而与阐述媒介的「外语」截然二分的老套。这涉及到后现代主义者们对语言与实在关系的严正立场,虽是一字之差,不可不慎!

46.「实际上,梅吉尔在他描述的那出色的后现代主义谱系中,早已表明了从尼
采到德里达(包括德里达在内)的后现代主义者在多大限度上,想要把唯美
主义延伸到实在表现的整个领域。
“As a matter of fact, Megill in his brilliant genealogy of postmodernism has shown to what extent postmodernism from Nietzsche up to and including Derrida want to extend aestheticism over the entire domain of the representation of reality.”
=> 这里Ankersmit明显地是在指Megill的名著Prophets of Extremity: Niestzche, Heidegger, Foucault, Derrida (1985)一书,熟悉这个领域的学者一看就知道,即使稍微生疏的读者,看了注释17也会找到线索,只可惜译文省略了所有脚注,颇有为德不卒之憾。因此,原文应作「实际上,梅吉尔在他那出色的、研究后现代主义谱系的专书中,早已表明了从尼采到德里达(包括德里达在内)的后现代主义者在多大限度上,想要把唯美主义延伸到整个再现实在的领域里。」

47.「并且,在风格和内容可以彼此区别之外,我们甚至可以把优先权赋予风格
而不是内容;」
“And where style and content might be distinguished from one another, we can even attribute to style priority over content…”
=> 应作「并且,即使在风格和内容可以彼此区别的地方,我们甚至可以把优先地位赋予风格而不是内容」。

48.「科学语言至少要求明晰;……」
“Scientific language at least has the pretension of being transparent; … “
=> 应作「科学语言至少自命透明」。transparent译作「明晰」不算错,但是因为Ankersmit上下文里常用opaque或opaqueness一字,选择「透明」可以让读者维持一致的对比。

49.「那当然会给我在历史编纂方面的主张添加一些额外的说辞,」
“That would, of course, lend some extra plausibility to my claim regarding historiography,”
=> 应作「说服力」。

50.「我们可以用比喻来说明这一点:」
“To express this by means of imagery:”
=> 应作「意象」,以便与trope, simile, metaphor, metonymy, synecdoche等有所区别。译者在下文关于历史意识变迁动向的段落里,事实上是用了「意象」去翻image,应该寻求前后一致。

51.「但是,这里的关键是,杜比观察到,一个时期的精髓,用法国后现代主义
者的话来说,取决于收信人(destinataire),取决于历史学家,该历史学
家此刻不得不根据那些未被说出的、或者仅仅是被私下说的、或者只是用不重要的细节来表达的一切,展开他对该时期的批评。」
“However, the point here is Duby’s observation that the essence of a period is determined by the destinataire, to use the term of the French postmodernists, by the historian who has to develop here and now his negative of a period from that which was not said or was only whispered, or was expressed only in insignificant details.”
=> “here and now”应作「此时此地」。
“whispered”应作「低语」,关键是不明说,或当时说不明的,与公开、私下关系不大。
“negative”此处是跟随上文而来,指的就是「他(即Duby)将自己的历史著作与某种否定的发展(the developing of a negative)加以比较。正如鱼不知道它在水中游一样,某个时期本身是不知道该时期的最大特点,以及其中最普遍的事物的。直到该时期结束,它才被揭示出来。该时期的芬芳只能在随后的那个时期才能吸入。」令人纳闷的是,中译者为什么翻了前句、忘了后句?

52.「历史学家就像鉴赏家,他不是根据艺术家所具有的(因此也是可以模仿的)
特点来认可他,而是根据可以说是本能地“逃离”他的那些东西来认可他。」
“The historian is like the connoisseur who recognizes the artist not by that which is characteristic of him (and consequently imitable) but by that which, so to speak, spontaneously ‘escaped’ him.”
=> “recognize”应作「辨识、识别」,此处价值上核可与否的意味不大。
“spontaneously escaped him”不好译,或可作「他自然而然、不由自主地没注意到的」。

53.「它不是(过去的)作者在自己的作品中用某些词句引入的一个成分……读
者使它苏醒来与作者相会,它是读者对作者召唤的响应。”」
“It is not an element introduced into his work by the writer [
in the past] by means of certain words … The reader brings it to meet the writer, it is his response to the latter’s call.
=> 这里的it都是上指Huizinga所谓的「历史感(the historical sensation)」,重点则在它是出于后世读者的主动察识,而不是客观储存在过往的史料之中。因此,”bring it”这里如果译成「使它苏醒」,有可能产生「它原来沈睡于史料之中」的误解,还是回到字面上「带着它」较佳。

54.「在历史编纂和精神分析中,我们都在词语最基本的意义上关注解释。」
“In both historiography and psychoanalysis, we are concerned with interpretation in the most fundamental sense of the word.”
=> 应作「在历史编纂和精神分析中,我们关注的都是在最根本意义上的诠释(,也就是说,我们关注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这个或那个诠释)。」

55.「在历史编纂中,杜比所建议的这种处理过去痕迹的办法迫使我们避免去寻
求过去自身中最初无形的机制,正是这种机制使得这些痕迹可以在表面上辨
别出。」
“In historiography, this way of dealing with traces of the past as suggested by Duby compels us to refrain from searching for some initially invisible machine in the past itself which has caused these traces discernible on the surface.”
=>“refrain from”是有「避免」的意思,但这不是趋吉避凶的避免,而是自我抑制的避免。也就是说,原来我们是有常识性的倾向、或现代主义式的欲求 (the modernist desire, Ankersmit本人用了这个词汇,见下面第八十条笔记), 「在 过去本身里面,去寻求某种本来看不见的机制」,是在「杜比所建议的这种处理过去痕迹的办法」的「迫使」之下,我们才不得不自我抑制地免除这种想法作法。至 于这个「机制」是什么?想象平静无波的清澈水面,除非掀起了涟漪浪花,否则表面上是看不出任何痕迹的,而之所以会产生涟漪浪花,必然是有某种「机制」在作 用,问题只是这种机制不能只在「过去本身里面」找而已。中译字面意思都翻出来了,笔者这里只是多事说明一下。

56.「同样,尽管弗洛伊德自己奏出了实证主义的音符,精神分析实际上是解释
策略的储藏室。」
“In the same way, psychoanalysis, in spite of the positivist notes struck by Freud himself a repertory of interpretation strategies.”
=> 美国波士顿剑桥哈佛广场边有个著名的戏院,就叫做American Repertory Theatre,译成「美国储藏室戏院」可就原味尽失了!repertory确 实有储藏位所的意思,但要注意它同时有戏码节目保留轮映方面的涵义,既可以指戏目曲目汇编,也可以指这种性质的剧院。这里采用「储藏室」,容易把「各种诠 释策略(注意原文是复数)」的动态演出性格给抹煞掉了,再考虑到「音符(或调子)」这个意象本身就具有的表演意味,笔者以为repertory还是译作「轮流上演汇存的地方」为佳。

57. 「精神分析教我们理解神经病患者所说的话,它并没有令我们注意神经病患
者心灵中那些基本的和不可分割的小矮人的因果效应。」
“Psychoanalysis teaches us to understand what the neurotic says and does not draw our attention to the causal effects of a number of elementary and undivided homunculi in his mind.”
=> 原文的论点并不清楚,不过Ankersmit身为作者,他是自觉到这里引用典故不够清楚,可能造成读者困扰,所以事实上特别作了脚注:”This is the Leitmotif in D. P. Spence, Narrative Truth and Historical Truth: Meaning and Interpretation in Psychoanalysis (New York, 1982).”读者可以自行查考Spence的书澄清。可惜中译省略了原注。”homunculi”字面上是「小矮人」没错,但如果译者能适时提供一些这意象在现代西方科学思想(主要是生物学与心理学)里的应用意义,或者作为译注,想必能得到读者的衷心感激。

58.「精神分析学家和历史学家都试图在那在历史实在中或者在神经病患者的头脑中,没有任何事物符合解释的内容些痕迹之上套上一种模式,他们并不
想探求痕迹背后的一些事物。」
“Both psychoanalyst and the historian try to project onto the traces and do not search for something behind the traces.”
=> project onto为免与impose upon混淆,应作「投射在……之上」。英文斜体强调,应在中文书写时对应处理,或者同样斜体(背后),或加底线(背后),或改黑体(背后),总之不该略去不管。

59.「在这两种情况下,解释的行为被严格地按照唯名论的方式来理解:即在历史实在中或者在神经病患者的头脑中,没有任何事物符合解释的内容。」
“In both cases, the activity of interpretation is understood strictly nominalistically: there is nothing in historical reality or in the mind of the neurotic that corresponds with the content of interpretations.”
=> 译文可能,虽然不一定,造成两种误解。第一、“in both cases”可能被误指为上句「之上/背后」两种情况,其实意为「对精神分析学家和历史学家两者皆然」。第二、难道所有「在历史实在中或者在神经病患者的头脑中」的「任何事物」都一定不「符合解释的内容」吗?这似乎也不必然!重点其实不在「没有任何事物」,而在限定子句里的”correspond with”,这词组动词(phrasal verb)固然字典上译作「符合」,但在这里略嫌含混,建议应作「在历史实在中或者在神经病患者的头脑中,没有任何事物对应于解释的内容而存在」。

60.「但是,仍然有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与精神分析式的解释相似。」
“However, there is a still more interesting parallel to psychoanalytic interpretation.”
=> parallel(平行)可以是一种因为位置结构对称等距的相似,但相似可以有很多种(similar, alike, kindred等)。为什么不就译成「平行现象」呢?

61.「当然,杜比认为,历史学家应该重视未说的和被压抑的东西——用福柯的
标准说就是疯狂、谎言、禁忌。他的论点显然与分析者的工作方法有关。」
“Of course, Duby’s thesis that the historian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what is not said and to what is suppressed – madness, untruth, and taboo, to use Foucault’s criteria – is obviously related to the analyst’s method of work.”
=> 中文读者应该被提醒:「他的」指的是杜比,不是福柯;「分析者」其实是「精神分析师」的意思。

62.「我们把自己想象成特别构成的拼图而不是一些实质内容,这种能力在我们
抛弃我们有一个一切人都共有的真我这种观念的能力中,一直是重要的因素,……」
“the ability to think of ourselves as idiosyncratically formed collages rather than as substances has been an important factor in our ability to slough off the idea that we have a true self, one shared with all other humans …”
=> 加底线处应作「带有强烈个人色彩形成的拼贴图画」。小心「拼图」被想象成puzzle.

63.「弗洛伊德把自知的范式当成是对异质性事件的发现,而不是对某种本质的
发现。」
“Freud made the paradigm of self-knowledge the discovery of little idiosyncratic accidents rather than of an essence.”
=> 应作「弗洛伊德使得对于带着强烈个人色彩的种种偶然遇合的发现、而不是对某种本质的发现,成为自我知识的典范」。

64.「这也是历史编纂中的情形,至少在我所称的后现代主义(精神状态)史学
中是如此。」
“This is also the case in historiography, at least in what I would like to call postmodernist history (of mentalities).”
=> 见下三段,Ankersmit所谓的后现代主义史学的实例,主要来自所谓「精神状态史或译心态史(history of mentalities)」。

65.「过去的本质不是或者不在于过去的本质。正是在废弃残余中,在口误中,
在过去的失误动作中,在过去“情不自禁”的极少片刻,我们发现了对我们
真正重要的东西。」
“… the essence of the past is not, or does not lie in, the essence of the past. It is the scraps, the slips of the tongue, the Fehlleistungen of the past, the rare movements when the past `let itself go,’ where we discover what is really of importance for us.”
=> “the slips of the tongue”应作「说溜了嘴」。”the past let itself go”或作「过去让自己自由恣肆」。

66.「随后就有了历史主义,它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朴实,」
“Then came historism which, with a strange naivete',”
=> naivete'有贬意,「朴实」无法传达,或可作「天真童騃」。

67.「只有在人们轻易地把对过去本质的感知能力具有的信仰和信念当作想当然
的事,以至于任何人对于自己在本体论上的傲慢都没有什么概念时,历史观
念的历史主义教条所具有的认识论上的朴实才成为了可能。」
“The epistemological naivete' of the historist doctrine of historical ideas was only possible in a time when the belief and faith in the perceptibility of the essence of the past were so easily taken for granted that nobody had an inkling of his own ontological arrogance.”
=> “the perceptibility of the essence of the past”应作「对过去本质的可知性」。
“the historist doctrine of historical ideas”应作「历史主义者关于诸多历史观念的学说教旨」。

68.「但是,历史哲学当中仍然能找到最糟糕的现代主义者——顺便说一下,这
一点不是很让人吃惊;一旦他们认为他们在伪科学中看到了对其陈腐的实证主义观点的证明,他们甚至比历史学家们更欣然欢呼任何伪科学的炫耀。」
“But the worst modernists are still to be found among philosophers of history – which, incidentally, is not so surprising; they cheer any pseudoscientific ostentation even more readily than do historians, as soon as they think they see in it the confirmation of their worn-out positivist ideas.”
=> ‘philosophers of history’应作「历史哲学家们」。 原文的主词本来是「最糟糕的现代主义者」,中译将被动态倒转过来翻译,是好的,但中文读者要小心接下来的每一个「他们」并不是历史哲学家,而是「历史哲学家们里找到的最糟糕的现代主义者们」。
「一旦他们认为他们在伪科学 (it)中看到了对其陈腐的实证主义观点的证明 (confirmation)」,it应作「伪科学炫耀(pseudoscientific ostentation)」,confirmation应作「确认」。

69.「我想通过以下意象来澄清上文所指的历史意识中的运动。」
“I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e movement in historical consciousness indicated above by means of the following image.”
=> movement作「变迁动向」语意较清楚。。

70.「正如他们的理论先驱们一样,……」
“Just like their speculative predecessors … “
=> speculative译者上下文皆作「思辨」,此处何必例外?尤其「思辨式历史哲学 (the speculative philosophy of history, 或作玄想式历史哲学)」乃专有名词,最好维持一致。

71.「并且,我们那种想要知道历史学运作机制的现代主义愿望,一定像往常那
样,早已提出了这个非常明显的问题。」
“And this very obvious question would have been prompted then, as it always is, by our modernist desire to get to know how the machine of history works.”
=> prompt应作「激起、促使」。这里的history一定只能译为「历史」,不能译作「历史学」,因为这和所谓现代主义的历史理念有关,可以参见前面第六十四条笔记。

72.「对于我们的历史、理性的胜利、19世纪工人无产者为自由所作的光辉斗争,
这些我们想要告诉自己的元?事,都只有局部的重要性,……」
“The meta-re'cits we would like to tell ourselves about our history, the triumph of Reason, the glorious struggle for emancipation of the nineteenth-century workers’ proletariat, are only of local importance …”
=> 底线部分应作「为十九世纪工人无产者解放而进行的光辉斗争」。

73.「罗蒂曾经写道:“从歌德、麦考莱、卡莱尔和埃默森他们那时候起,就发展
出一种写作,它既不是对文学作品的相关美德所做的评价,也不是思想史、道德哲学、认识论或社会预言,而是所有这些混合成一种新体裁。”」
“`Beginning in the days of Goethe and Macaulay and Carlyle and Emerson,‘ wrote Rorty, ` a kind of writing has developed which is neither the evaluation of the relative merits of literary productions, nor intellectual history, nor moral philosophy, nor epistemology, nor social prophecy, but all of these mingled together in a new genre.’”
=> 底线部分应作「对文学作品相对之下的诸多优点所做的评价」。

74.「卡勒在对罗蒂这句话进行评论时指出,“这种新的作品”的特征是在涉及历
史的或其它方面的起源和情境时显然很冷漠:……」
“In his commentary on this statement of Rorty’s, Culler points out the remarkable indifference with regard to origin and context, historical or otherwise, which is so characteristic of `this new kind of writing’: …”
=> 应作「卡勒在对罗蒂这句话下脚注时指出,“(罗蒂)对于历史的或其它方面的起源和情境显然漠不关心,而这份漠不关心恰恰是『这种新作品』的特征:……」

75.「各个学科的研究者都抱怨说,声称是这种体裁的著作都是在固有的学科模
式外研究来:……」
“the practitioners of particular disciplines complain that works claimed by the genre are studied outside the proper disciplinary matrix: …”
=> 各个特定学科的从业人员都抱怨说,被视为是这种体裁的著作们都被移到适当的学科母体之外来研读 ……」

76.「…… 他们读马克思的时候,也没有研究对政治和经济形势所作的新的阐
述。」
“… they read Marx without studying alternative descriptions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ituations.”
=> 应作「他们读马克思的时候,也没有研究对政治和经济形势所作的其它替代阐述。」

77.「…… 这不是因为人们急于要占据一个与历史无关的位置,……」
“… not because one is so eager to take up an ahistorical position …”
=> 应作「这不是因为人们急于要采取非历史的立场」。

78.「每件事物现在都在昭示自己是未被昭示的,并且在此我们仍然存在着唯一
的希望,它能使我们将来免遭灭顶之灾。」
“Everything now announces itself unannounced and in this lies the only hope we still have of being able to keep our heads above water in the future.”
=> 应作「每件事物现在都在宣示自己是未被宣示的,并且正是在这样的宣示与不宣示之中,存在着我们仅有的希望,希望我们将来能够免遭灭顶,维持生路。」

79.「毕竟,将任何事物合法化这种事最好留给现代主义者。」
“Legitimating anything at all can best be left to the modernists.”
=> 应作「正当化这码事,不论是正当化任何事物,最好留给现代主义者们去做。」

80.「后现代主义的精髓正是,我们应该避免指出过去中的本质主义模式。」
“The essence of postmodernism is precisely that we should avoid pointing out essentialist patterns in the past.”
=> 应作「后现代主义的本质正是,我们应该避免指出过去中的本质主义模范。」
essence这里译作「精髓」是对的,但是选择「本质」则是为了维持整句话那种后现代主义式的、吊诡性的言说趣味。Pattern作「模范」,则可以与下文「德国人文修养理想 (German ideal of Bildung)」呼应。

81.「尽管如此,我还是更加赞成这些尝试,而不赞成社会历史学家在历史编纂
的任务和用途方面表现出的科学上的朴实。」
“… I am nevertheless much more in sympathy with these attempts than with the scientific naivete' demonstrated by social historians regarding the task and usefulness of historiography.”
=> ‘in sympathy with”并无强烈到「赞成」的意思,应作「同情」就够了。

82.「人文修养是单个个体文明史缩略版,藉此,它能够成为我们社会中令人 钦佩的、体面的成员。」
“Bildung is the shortened version of the history of civilization on the scale of the separate individual, through which he can become a valuable and decent member of our society.”
=> 底线部分应作「单个个体能够成为我们社会中一个有价值的、象样的成员。」

83. 「然而,在后现代主义历史意识中,这种对我们的文化发展史的简化的个体
发生式重复不再有意义了。」
“However, within the postmodernist historical consciousness, this shortened ontogenetic repeat of our cultural phylogenesis is no longer meaningful.”
=> 底线部分应作「这种对我们文化整体性生成的缩略版、个体生成式的重复,已经不再有意义了」。

84.「每件事物都变成了同时代的,有关显著的相应一方,用杜比的话说,即每
件事物也都变成了历史。」
“Everything has become contemporary, with the remarkable correlate, to use Duby’s expression, that everything has also become history.”
=> 应作「每件事物都变成当代性的,而从这句话衍生出来相互依存的一个意思,用杜比的表达方式来说,则是每件事物也都变成了历史。」此处contemporary译作「当代的」,即意指前文中曾说过的史家的「此时此地(here and now)」。因为事物具备了当代性,就其与此时此地的史家的关系而言,的确也可以说是「同时代的」,虽然通常会把这个中文词汇保留给另一个英文字contemporaneous。Ankersmit在下一段里也的确用了contemporaneity (同时代性)一字,皆在说明后现代史学中时间扁平化的倾向。

85.「记忆的对被记忆的而言有优先权。」
“The memory has priority over what is remembered.”
=>应作「记忆本身优先于被记忆的事物」。

86.「…… 历史编纂中的比喻层面文字层面或事实层面更为有力。」
“…the metaphorical dimension in historiography is more powerful than the literal or factual dimensions.”
=> 句中漏印「比」一字。

87.「……未来我们与过去的关系以及我们对过去的洞见将是一种比喻性的,而
不是一种平实性的。」
“…our relation to the past and our insight into it will in future be of a metaphorical nature rather than a literal one.”
=> literal前后译文或作「文字」,或作「字面」,这里突然出现「平实」,恐怕多生事端。难道能说比喻性的面向就不「平实」吗?此处或许作「文字字面的」即可。

88.「“桌子长两米”这个字面陈述引导我们注意用语言表达的、外在于语言的对
象的特定状态。」
“The literal statement `this table is two meters long’ directs our attention to a particular state of affairs outside language itself which is expressed by it.”
=> 「外在于语言」后漏译「itself (本身)」一字。

89.「这就解释了人们为什么关注表面上不和谐但却是令人惊讶的、甚至希望其
紊乱的细节。」
“This explains the attention to the seemingly incongruous but surprising and hopefully even disturbing detail …”
=> disturbing应作「扰人的」。

90.「因为这些不协调,诡异事件恰当地处理了历史学家的语言与过去的关系中
存在的不和谐性。」
“For these incongruous, Unheimliche events do justice to the incongruity of the historian’s language in its relation to the past.”
=> “do justice to”在此脉络中似乎可译作「公道而充分地体现了」。

91.「希腊人对?事史诗彼此讲述他们祖先过去的事迹。」
“…the Greeks told one another about the deeds of their ancestors in the past in narrative epics.”
=> 此处「对」恐系手民误植,当作「用」或「以」。

92.「后现代主义并不拒斥科学历史编纂,而只是使我们注意到现代主义者的恶
性循环,这种循环会令我们相信在它之外不存在任何事物。」
“Postmodernism does not reject scientific historiography, but only draws our attention to the modernists’ vicious circle which would have us believe that nothing exists outside it.”
=> 底线部分或可作「这种循环想要我们相信它已经无所不包(,足以说明解释一切)。」

93.「但实际上,在它之外是历史的目的和意义的整个领域。」
“However, outside it is the whole domain of historical purpose and meaning.”
=> 或可作「但实际上,走出现代主义者们的恶性循环之外,才是整个攸关历史目的与意义的领域。」

(案:本文九月下旬于世纪中国网站世纪周刊刊布后,十月初笔者又在书店买到F. R. Ankersmit论文集History and Tropology: the Rise and Fall of Metaphor一书中译本,韩震译,《历史与转义:隐喻的兴衰》,北京出版社\文津出版社,2005.5),页203-228收录本文的韩氏中译本。大致浏览,可以作的笔记还不少,只有俟诸来日了。)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10:58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Reminiscences_of_Dr_Wujkil1y]看正體原文[/urljkil1y]

[color=redjkil1y]谈《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1946-1953年) 吴国桢口述回忆 》与原稿《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之翻译 [/colorjkil1y]

朋友北波道子博士丢给我一串「芝麻开门」密码,让我进入战后美援的神秘领域,发现怀特公司与其在台湾经理狄卜赛(V.S. de Beausset)对台湾美援有很大贡献,透过美国朋友而与狄卜赛取得连络。

在底特律时,拜访1949~1957怀特公司在台湾经理狄卜赛,他说了好几次K.C. Wu吴国桢(国民党党员会称呼吴逆,应该不至于用吴匪),没有正面响应,期望他多说,但他并没有谈到细节。在旧金山时,史丹佛大学图书馆的服务非常好,让 我比预期的提早完工,还有时间就跑到东亚研究中心去看有没有吴国桢的数据,因数据太老旧无法影印,只能笔抄,抄得很高兴。回到台北,找到自由时报出版的 《吴国桢传》与师范大学历史所欧世华的《吴国桢与台湾政局(1949-1954)》硕士论文。《吴国桢传》对四年经济计划只有一行字,实在可惜。
由于狄卜赛对吴国桢的关心,势必要写一章『吴国桢与美援』,很认真寻找有关吴国桢的出版品。在政大图书馆找到上海人民出版社的《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 "(1946-1953年) 吴国桢口述回忆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简称《吴国桢口述回忆》,读着读着,越来越觉得奇怪,与所看到的史料不一样,只能怀疑是翻译有问题。

自从陷入台湾美援史,我的指导教授,一个新竹高商毕业的朋友,他透过自修日英文都能听空中电台广播,对吴国桢有很强烈的兴趣,指定很多书要读。本文是我的 指导教授操刀,他读原文与翻译文,比较差异,我负责打字。这是很繁难的工作,对已经从商场退休,眼睛的负担庞大。打字者最近非常痛恨计算机银幕,所以写这篇 报告是件痛苦差事。

《吴国桢口述回忆》这本书有2种错误或问题,除翻译问题外,其英文原文本身也有错误与问题,对于大的错误与问题,在《保卫大台湾的美援 (1949~1957)》引用史料证明其非,大家耳熟能详的错误与问题就略而不谈。以下只谈译本《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1946-1953年) 吴国桢口述回忆 》与原稿《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之间的翻译问题。

一、出版相关资料

英文稿:1960年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斐斐、韦慕庭所作口述的《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稿(未出版),原文藏哥伦比亚大学,但韦慕庭有捐赠copy版给近史所。近史所的记录如下:

作者 Wu, Kuo-Cheng, 1903-
书名 Reminiscences of Dr. Wu Kuo-cheng for the years, 1946-1953 : as told to Prof. Nathaniel Peffer, November 1960
出版项 [New York : Columbia University, 1963]

馆藏地 索书号 处理状态 OPACMSG 条形码
近史所郭廷以图书馆 920.71 W959 pt.1
在架上 MHE0016364
近史所郭廷以图书馆 920.71 W959 pt.2
在架上 MHE0016365

版本项 Revision
稽核项 391 p. : ill. ; 30 cm
附注 "This manuscript has been deposited in Special Collections of Columbia University with the approval of the author, Dr. Wu Kuo-cheng. Its use is subject to the control of the Librarian of Special Collections, in accordance with a letter of transmittal from Dr. Wu."


上海人民出版社的译本《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1946-1953年) 吴国桢口述回忆》上海人民出版 新华经销 出版年:1999。282页。译者:吴修垣。
吴修垣是吴国桢族侄,大连舰艇学院资深教授。他在译者后记有「才找到正确渠道,疏通必要关系,在1996年8月购得全文微缩胶卷…. 为了尽量符合学术规范,确保译文的准确性,增加知识性和可读性,书稿随后又经高云鹏译审和马军校注…哥伦比亚大学巴特勒图书馆及口述历史研究部提供出版授 权书…吴国桢夫人黄卓群女士来函支持本书出版。」

二、译评作者
采田(2人笔名,采:新竹高商毕业,1941年生。田:1944年生)

三、翻译书里的漏译
1. P258行9底下还有一一大段(原文p360~361有23行英文字)删除不译,内容暴露周恩来涉及谋杀背叛共产党投向国民党的 Ku Hsuen-chang之作案,连2岁小孩都不放过。吴修垣应该照译,然后举证吴国桢之非,而不是删除,删除就证明确有其事。(绿色字为遗漏部分)
……..T[color=greenjkil1y]hat’s the last dinner I had with Chou En-lai.
There is another instance I must mention in connection with Chou En-lai. I was still Mayor of Hankow at that time, and the Generalissimo’s headquarters were there in Hankow. One day I got the information that one of the topmost Communists had defected to the Kuomintang and had been brought to Hankow. His name was, I think, Ku Hsuen-chang. It was said that he had disclosed the innermost organization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 the Shanghai area. It was also said that measures had to be taken at once to protect Ku’s family, who were still in Shanghai. A few days later I got the news that all Ku’s family were murdered, including a baby not more than two years old. I was told then that it was Chou En-lai who did the job himself. When I became Minister of Information, the secret files on Communists were open to me. I found that at the time when the murder of Ku’s family took place, Chou did serve as a head of the East China Bureau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concurrently as the head of the so-called Discipline Squad of that Bureau. When I became Mayor of Shanghai I tried to look for the files of the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police about that murder. The file was lost, but I did question some of the old police personnel. They told me verbally they had every suspicion that Chou committed that murder himself.[/colorjkil1y]

1. P265底下2行后面尚有一大段(原文p371有9行英文字)删除不译,内容描述人民对共产党本质的无知及共产党如何煽动人民之情节。
Their Understanding of Communism, however, is mostly nil. The Communist propaganda was always advocating more freedoms for the people, freedom of the press, freedom of opinion, freedom of worship, all those things---freedom to strike and demonstrate. They never knew that once Communism came into control all such freedoms would be wiped out totally---even worse than the Kuomintang. But in their dissatisfaction with the then existing regime, they lost any penetrating insight into the true nature of Communism.

四、其它零碎翻译问题
翻译问题分2次整理如下:
第一次整理内容(-2行表示从底下往上算)

译文(15頁/2行)
2 他有许多好品质,但却有一种支配他全部性格的品质,那就是他的保权欲。(译文一、4.共有3处品质,皆应译成人格特质)
原文 页18 行14
He has many good qualities, but he has one quality which dominates his whole character, that is his desire to retain power.

译 16/2 早年他在国民党内为最高权力而奋斗时,他有2个对手,一个是胡汉民,另一个是汪精卫。奋斗是斗争,对手应译成书记)。
原20/1 During the early years, when he struggled for supremacy in the Kuomintang, he had two writers, ..

译54/1 7.金圆卷的可耻下场(应是:7.金圆卷的惨败)
原71/1 The Gold Yuan Fiasco

译105/5 日本人从未在台湾发展纺织工业,只能靠自己的家庭产业来满足。…(「家庭产业」应是「母国产业」。应译成:日本人从未在台湾发展纺织工业,因为那样反而会与母国的纺织业产生竞争」。)
原138/13 Japanese never developed a textile industry in Formosa, which would have competed with her own home industry.*1
[color=bluejkil1y]*1依据《保卫大台湾的美援(1949~1958)》『战前台湾工业概况』章,「查《日产处理委员会结束总报告》共有台湾纺织株式会社、台南制麻株式会 社、帝国纤维株式会社、台湾织布株式会社、新竹纺织株式会社、台湾纤维工业株式会社、南方纤维工业株式会社等7社被并入工矿公司。而出售的有蓬莱纺织株式 会社、台湾织物株式会社、高砂纺毛株式会社、竹腰生产株式会社、南洋纺织株式会社等5社。根据《战前台湾之工业化》1941年纺纱业1厂、纺织业1厂、绞 线业10厂、织物业19厂、编物组物业24厂、棉品制造业12厂、其它纺织工业2厂,共110厂,以上未包括南方纤维工业、蓬莱纺织2公司。」 [/colorjkil1y]

译105/-2 被一个名叫蒋渭川的人率领暴民包围了。 (暴民*2应译群众。)
原139/15 was besieged by a mob led by a certain Chiang Wei-chuan.
[color=bluejkil1y]2为何译暴民是错误?因p106有「抓住他(陈仪)并杀了他,那是轻而易举的。但他们并没这么干。」可以证明[/colorjkil1y]

译106/-7 叛乱虽然平息.. …(叛乱应译反叛)
原140/-6 The rebellion was quelled, ..

译110/-7 「阿海」(台语无此词。吴国桢误解台语阿山、半山的意思。 )
原146/8 “A-hai”

译112/3 行「在平等条件交谈」(应是「在平等的立场上来交谈」。 )
原148 talked with them on equal terms

译112/10 120次
原149/3 102 uprisings

译135/ 9 2小时的滑竿.. 吴的口述错误(应是「轻便铁路」或「轻铁」才对。1923年东宫行启曾使用此轻铁。)
原182/10 take two hours’ sedan-chair ride

译162/1 18.向台湾人灌输民主的努力( 灌输是「训练」)
原221/17 Efforts to Train Formosans in Democracy

译202/-3 在「分会」上问的,我说有政见分歧。…(应是「在小组委员会上,我说有政见分歧」 )
原282/-7 In the subcommittee. I said there were political differences.

译208/7 他要把’中国’(指台湾)变成他自家的私有财产」…(原文无(指台湾)。)
原289/-3 he wants to make China the private property of his own family

译210-211/-8 1 应由委员长为我正名;7.我试图为自己正名(正名应译「洗刷罪名」 )
原293/-8 7 Generalissimo to clear my name.I Try to Clear My Good Name

译213/8 我们应当有更为完善的民主化政府。(完善的民主化政府应是充分民主的政府。 )
原297/-6 we should have a fuller democratization of the government

译241/-3 将在物质上削弱南京政权…(应是实质上削弱南京政权。)
原339/1 that would weaken the Nanking regime materially.

译242/3 因为国民经济承受不了内战。 (国民经济应是「国家的经济」 )
原339/10 because the national economy could not stand a Civil War.

译277/7 对民国制度,实质上有没有广泛而真正的支持?」 ( 民国制度应是「共和国」。 )
原386/13 Essentially was there any widespread genuine support for the institution of a Republic?


第二次整理内容


译4/15 当然日本人在那里也有些大的车间和工厂。 (当然日本人在那里有大的工厂和商社吧? )
原5/14 And of course the Japanese had big plants there and factories?

译8/16 我想几乎每个人都这样干,真是给我们自己丢人。 (我想大部分每个人都同样干,真是我族的羞耻。 )
原10/5 I think most everybody just did the same, to the shame of my own race.

译15/3 他最大的缺点不是在廉洁方面,而是在嗜权方面? (他最大的缺点不是在诚实方面,而是在嗜权方面? )
原18/17 would you say that his great lack was not in honesty, his great lack was in hunger for power?

译29/4 人的品质 品质应是个性
原36/14 man’s character

译40/-2 用知识武装自己 (用知识充实自己(吴国桢对学生的鼓励语) )
原52/4 equip yourself with knowledge.

译60/5 9.蒋经国的背景(原文无此标题)
译63/9 10.蒋经国专断的事例(原文无此标题)
译65/6 11.李铭案(原文无此标题)
译82/2 1.台湾对蒋介石的欢迎靠不住(直译似乎没错,但不通,观下文应是:
陈诚对蒋介石的欢迎靠不住 )
原109/3 Chiang Kai-shek’s Uncertain Welcome in Formosa

译86/16 它使我们失去了人民的最后一点信任 (信任应是信心 )
原113/-1 ;ast bit of confidence

译103/11 民众的情绪降到最低点 (情绪应是信心)
原136/4 The morale of the population was at its lowest ebb,

译105/-6 2月28日
原139/13 February 26th

译137/-3 蒋的品质 品质应是性格
原186/6 character

译140/14 《工商报》应是《工商日报》台湾图书馆有
原189/12 Kung Shan Pao

译198/2 《每日新闻》应是《公论报》
原277/17 Daily News

译206/-2 4.同蒋经国及其特务的又一次争斗 (争斗应是争执)
原287/-5 Another Tiff with Chiang Ching-kuo and his spies

译219/5 有没有很大回落? (回落应是倒退)
原305/7 Has there been very much backsliding?

译220/7 我只发现一个真正的尖子( 尖子应是顶尖人物)
原306/-9 I only found one man over there who was really tops in the American aid program.

译278/8 中国人品质 (品质应是个性)
原388/5 Chinese character

从以上列表可以看法吴修垣教授对台湾史及台湾不熟悉,其翻译用词也没有考虑到读者是否能懂的问题,在台湾通常以附原文来解决翻译上难以翻译的问题。 由于吴修垣教授花很大工夫才取得原稿,没想到在美国之外还会有原稿,才会有2大段没有翻译。他所没有翻译的2大段,是吴国桢面对历史的重要证词,也许也因 为这2大段,使吴国桢无法接受邀请他回他的祖国观光探亲。吴修垣教授万万想不到在台湾会有2个外行人会花时间去阅读,并且与原稿比对指出错误。
由于是外行人,仅能做粗的比对,细腻的比对留待行家去作。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11:01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briansex03wqzv]看正體原文[/url03wqzv]

书名:脑内乾坤
译者: 洪兰
出版资料:台北,远流,2000
原书名: Brain Sex
原书作者:Anne Moir等

评译者:震泽

最 近我在中央副刊写了篇专栏,评论了《脑内乾坤》这本书(1)。原因是这本有十七年历史的老书(原著于1989年出版),在台问市五年多之后,居然于今年初 再版了。我在远流网站上读了译者洪兰教授为新版写的译序(2),序中一开始说「科普书在台湾能再版算是大事,表示这本书所带来的知识是有民意基础,符合民 众需求的。」最后又说「这本书值得再版,因为它让我们以正确的态度去看待性别差异。」

我记得当年道还曾经评过这本书,上网google一番,果然网上还看得到(3)。我从书架上把该书取出,发现书上有不少当年画的问号; 由于在台时手头没有原文书,也就不了了之。这会儿倒不禁手痒起来,想看看这本书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于是到图书馆借来了原文书,与译本对照看将起来。一 看之下,发现原先作记号处,译文确实都大有问题。我针对该书内容写了该篇专栏,由于中副专栏的篇幅有限,不可能以中英对照方式作长篇的比对,因此借翻译坊 一角,指出一些该书译文的缺失,也为个人的批评留下证据。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手上的《脑内乾坤》是2000年9月1日的第一版,不是新版。但从洪教授的序看来,新版似乎并未经过她的改译。如果新版与旧版有所不同,还请国内朋友帮忙指出。

在进入正文之前,对于洪教授的新版译序,还有一点可说。序中提到了去年初哈佛校长的演讲风波,摘要如下:

今年(二○○五年)一月,哈佛校长桑默士(Larry Sammers)作了一场演讲,谈到哈佛享有永久教书权(tenured)教授中男女比例的差异,他认为女教授比男教授少的原因是:(1)女生不像男生愿 意为高权力的职务牺牲;(2)男生对高阶的科学比较有天生的性向;(3)过去女生受歧视,不被鼓励去念科学。他这场演讲引起轩然大波,最后导至他辞职下 台。这个事件更引起很多人对男女性别在大脑功能上的兴趣,大家好奇的是男女究竟有没有IQ上和性向上的差别?桑默士下台是无辜的呢?还是罪有应得?

这段话里有两个主要的错误,首先哈佛校长的全名是Lawrence H. Summers,不是Larry Sammers;再来,他也没有因此事件下台。这两个错误可以当作一个指标,也就是洪教授经常「疏于查证、忙中有错」。至于哈佛校长在那回演讲中到底说了 什么,有兴趣的人可以上网阅读全文(4),与新闻报导颇有距离。

〈作者序〉(2,这部分无页码,不过网上有全文)

洪译:要说他们的态度、技巧或行为都相同,那是把一个社会建立在生物学和科学的谎言上。 原文:To maintain that they are the same in aptitude, skill or behaviour is to build a society based on a biological and scientific lie. 译评:aptitude是「性向」非「态度」,「一个」是赘词。要说以心理学为专业的洪教授不知道aptitude这个字,是不可能的;该书后头再出现这 个字时,她又译对了,只能说是看走眼,把aptitude看成attitude。

洪译:至少我们现在对这种外行话:「为什么女人不能多像男人一点?」有了很好的答案。 原文:At last there is an answer to the exasperated lament ‘Why can't a woman be more like a man?’ 译评:道还曾经指出洪教授译错lament(悲叹)这个字,在这里还是错的,显然洪教授不喜欢查字典。At last是「终于」、「总算」,不是「至少」;答案也没有「很好」。整句话是说「对于『女人为什么不能多像男人一点?』这个让人恼怒的喟叹,终于有了个答案。」

洪译:但是,接下来你将会发现,光是荷尔蒙是不够的,造成我们的不同除了荷尔蒙以外,还有一开始就已经设定不同的男女性的大脑,脑与荷尔 蒙的交互作用造成了我们今天的相异。 原文:But, as we will discover, hormones alone do not provide the whole answer; what makes the difference is the interplay between those hormones and the male or female brains, pre-wired specifically to react with them. 译评:这一段译得不怎么通,应该是「但我们将发现,荷尔蒙本身并不能解释一切;真正造成差异的,是这些荷尔蒙与男女大脑之间的互动。同时,男女双方的脑部 线路都已经接好,专门针对这些荷尔蒙起反应。」

洪译:有些研究者很坦白的表示对他们研究不被重视感到不满。有些研究成果如果不是被压下来了,就是被束诸高阁,因为这些发现可能对社会 造成震撼。 原文:Some researchers have been frankly dismayed at what they have discovered. Some of their findings have been, if not suppressed, at least quietly shelved because of their potential social impact. 译评:这一句大错,应该是「有些研究者对于自己的发现,明显感到沮丧。由于这些发现可能对社会造成冲击,就算没有全盘被压下不发表,至少有一部分给悄悄地 束之高阁。」

洪译:但是真相还是应该被公布出来,不应该为了社会的稳定,硬是把真相拦下不让女人知道。诚实,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最好的策略。 原文:But it is usually better to act on the basis of what is true, rather than to maintain, with the best will in the world, that what is true has no right to be so. 译评:.这一句译文与原文有差距。应该是「凡事根据事实真相去做,总是比较好;而不能因为心怀善意,而主张事实真相不该如此。」

洪译:女性应该把她们的长处发挥出来,而不是浪费精力去追求自己的男性化。 原文:Women should contribute their specific female gifts rather than waste their energies in the pursuit of a sort of surrogate masculinity. 译评:surrogate是「代理的」,好比surrogate mother是「代理孕母」;在此surrogate masculinity不是「自己的男性化」,而是「替代的男性特质」。

洪译:现在我们应该抛弃男性和女性是同样平等创造的观念了。 原文:We could then build our lives on the twin pillars of our distinct sexual identities. 译评:这一句全错,原文既没有「抛弃」,也没有「平等创造」,twin pillar完全不见了。这句话是说:「我们可以在人类独特的两性身分这一对支柱上,安身立命。」 洪译:了解男性哪里强壮、哪里弱和女性正好哪里强、哪里弱,是一段两性关系快乐的开始。 原文:Understanding that men are strong and weak in areas where women are weak and strong could be, in the boardroom and the bedroom, the beginning of wisdom and the start of a happier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exes. 译评:这一段译文有省略也有赘词,「无论是在会议室还是卧房,了解男女强弱互异之处,将会是智慧的起源,两性更幸福关系的开始。」

正文
p. 6, l. 3-4
洪译:在一九五○年代,魏克斯勒发现三十几个测验有区辨力都是某一个性别做得较好,另一个性别较差,「区辨力」(discriminated)就明白的表示了测验本身是不同性别有不同成功率的主要原因。
原文:In the 1950s, Dr. D. Wechsler found that over thirty tests “discriminated” in favour of one or the other sex. The very use of the word suggests that the tests themselves were somehow to blame for the fact that different sexes achieved different success rates.
译评:这段译文错得相当离谱,discriminated在此是「歧视」而非「区辨力」。这句话是说:「一九五○年代,魏克斯勒发现超过三十种智力测验都有『性别歧视』。他使用「歧视」一词,代表的意思是:两性的表现之所以会有差异,测验本身才是罪魁祸首。」

p. 8, l. 1-4
洪译:假如我说男的比女的高,即是说在一个挤满人的房间中,放眼望去,这就是你所看到的。(译本分段) 当然,有些女人会比男人高,最高的女人也有可能比最高的男人还高,但是,就统计上来说,男人有百分之七是比较高的,而且全世界最高的人是男性(在房间中就不一定,但是就全世界来说,这是一定的)。
原文:In the same way, we might say that men and are taller than women. Look across any crowded room and this will be obvious. Of course some women will taller than some men, and tallest woman may possibly be taller than the tallest man. But statistically men are on average 7 percent taller, and the tallest person in the world, rather than in the room, is certainly a man.
译评:这段话并不难了解,但译文有多处错误(以「男人有百分之七是比较高的」最离谱),尤其在不该分段处分段,造成逻辑不通;最后才又画蛇添 足,以括号说明。其实原文前三句谈的都是在一个房间里可能出现的情况,最后一句才是两性身高的全面情形。我的译文是:「同理,我们可以说,男性要比女性 高。你从任何挤满了人的房间放眼望去,都可以证实这一点。当然啦,有些女性会高过某些男性,甚至某个房间里最高的人,还可能是女的。但统计上,男性平均要 比女性高出七个百分点;同时,全世界(而非某个房间里)最高的人,绝对是男性。」(附注:七个百分点的算法是:男性平均身高168公分减去女性平均身高 157公分,再除以女性平均身高。)

p.8, l. 5
洪译:性别差异在统计上的变异性比高度上来得大得多,
原文:The statistical variations in sex differences which we will explore, in skills, aptitudes, or abilities, are much greater than they are in relation to height;
译评:这一句紧接着上一段,height指的是「身高」,而非「高度上」,中间还有好些省略。这句话是说:「接下来要探讨两性在做事技巧、性向或能力上头的差异,在统计上可是要比两性身高的差异,变化更大。」

p. 20, l. 7-8
洪译:传导荷尔蒙这个化学讯息的神经通路也不一样,不同的神经通道把荷尔蒙送到不同的地方。
原文:different pathways which the chemical messengers of the hormones take to reach different destinations in the brain
译评:这一句话,需要一点神经及内分泌学的知识,才好了解;洪教授用了两句话反复解释,都没有抓住重点。性荷尔蒙这种小型脂溶性激素,可以到达脑 中各处,不需要神经通道的帮忙;重点在于两性大脑的接线不同,可将性荷尔蒙的讯息以不同方式传递(不是荷尔蒙本身)。这句话的意思是:「荷尔蒙这种化学信 使,也经由不同的神经通路,作用在两性脑中不同的部位。」

p. 24, l. 8-12
洪译:医生后来发现她的肾上腺不正常(adrenogenital syndrome),会使过多的激素分泌出来,这个激素跟男性荷尔蒙有关系,所以当珍还在她母亲的子宫时,她的大脑就已经接受了很多。(译本在此分段) 这种情况通常会是男性的外在性器官发育不全,也会使这个孩子有一套正常的女性生殖器官,
原文:While the doctors were sorting out her problems as a baby, they discovered that she (Jane) had an abnormality in the adrenal glands of her kidneys. This so-called adrenogenital syndrome resulted in the secretion of a substance much akin to male hormone while she was in her mother’s womb. This condition often results in the formation of underdeveloped male sexual external genitalia, along with a normal set of internal, female, reproductive apparatus.

译评:这段译文除了在不该分段处分段外,还有个大错。这整段文字都在谈珍这位女孩,而译文分段后的两句话,好像在说不相关的人一样。这 里还显示出原作者的偏见;肾上腺性生殖器症候群(adrenogenital syndrome)的女性患者,并不都像作者所说有个男性的大脑,一辈子都变不回女性;这些人小时候或许男性化多一些(tomboyish),长大后仍可 能是正常的女性、妻子及母亲。这段话的译文是:「当医生抽丝剥茧,想找出珍从出生起就有的毛病时,发现她的肾上腺不正常,属于肾上腺性生殖器症候群 (adrenogenital syndrome)患者。当珍还在母亲子宫里时,她的肾上腺就分泌了大量属于男性荷尔蒙类的物质。这种毛病通常会造成女婴长出发育不全的男性外生殖器,同 时却拥有一套正常的女性内生殖器官。」

p. 37, l. 9-10
洪译:我们对某一件事比较在行,做起来得心应手,对另一件事做起来却笨手笨脚,老是出错,主要是在于我们大脑有多少区域是拨来做这件事的,这跟大脑及中还是分散的组织方式无关。
原文:What makes us better at one thing or another seems to be the degree to which a particular area of the brain is specifically devoted to a particular activity—whether it is focused or diffuse.
译评:在这一句话之前,有一整段原文漏译。这一句前面添油加酱,中间不精确,最后则意思完全相反。原意是:「我们对某些事情是否在行,似乎与脑中特定部位专门用来从事某些活动的程度有关;那也就是说,与我们的脑属于集中还是分散的组织方式有关。」

p. 45, l. 12-13
洪译:男性分数在○分以下,女性分数在一百分以上,则表示其大脑的线路装配比异性的还不同,然而不同也有它的吸引力。
原文:Male scores below 0 and female scores above 100 point to a very different “wired” brain than that of the opposite sex…yet differences also attracts.
译评:这段话位于书中所附的「大脑性别测验」后头;类似的测验,网上还有许多。英国广播公司去年又推出了一系列以「两性的秘密」 (Secrets of the Sexes)为题的电视节目(5),其中第一集仍以「脑中乾坤」(Brainsex)为标题,看来这个题目确实有吸引人之处。该网站有个「性别身分证测 验」(Sex ID test,6),是我做过最详尽的测验,大家不妨一试。但问题仍在于:什么是百分之百的男性或女性大脑,由谁来定义? 这段译文的问题出在「比异性的还不同」这一句,其真正的意思是:「得分在○以下的男性,以及在一百以上的女性,其脑部『接线』与异性的非常不同……不过不 同也有它的吸引力。」。

p. 64, l. 1-2
洪译: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只是两个不同引擎的设计和发展,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当把燃料加进去,启动开关时,它会是什么样子。像男孩和女孩的差异那样的不可追溯,这个最大的改变就要来临了。
原文:So far, we have seen the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two separate engines; now we will see what happens when you put in the fuel and switch on the ignition. Great, distinct, and irreversible as 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boys and girls, the greatest change is yet to come.
译评:这段译文的问题,出在最后几句。「不可追溯」是奇怪且错误的译文。这段话后半的译文是:「……启动开关时,会发生什么事。虽说男孩与女孩的差异已是如此巨大、独特,且不可逆转,但最大幅度的改变,才正要开始。」

p. 69, l. 14
洪译:自我下降,焦虑出现,和疲倦一起制造了忧郁。 原文:Libido drops, and anxiety conspires with tiredness to produce depression. 译评:把libido(性欲)看成ego,是这一句主要的错误。「性欲下降,焦虑与疲倦沆瀣一气,造成忧郁发作。」好玩的是,p. 192又出现libido一词,这次不单译对了,还加注了英文。

p. 75, l. 2
洪译:服用一种人工合成的荷尔蒙
原文:prescribed a course of synthetic progestins
译评:本书谈到许多荷尔蒙的名称,其中estrogen, androgen与progestin都是集合名词,分别是「雌性素(雌激素)」、「雄性素」及「助孕素(黄体素)」。洪教授之前(p. 69)把属于助孕素一员的progesterone(助孕酮)译成「黄体素」,在此progestin就不晓得该译成什么了,只好以「荷尔蒙」打马虎眼过 去。 p. 80, l. 4-6 洪译:男生和女生喜欢看的书很不相同,现在市面上常有一批所谓「中性」的儿童书,其实中性书对儿童行为并没有什么效果,无法引起读者的共鸣,只不过是白化 力气而已。 原文:Boys and girls enjoy different sorts of books. The attempts to produce sexually neutral children’s books is (sic) unlikely to have any effect on their behaviour. 译评:这一段译文,有太多的添油加醋,应该回归原文:「男孩及女孩喜欢看的书不同;推出中性儿童书的尝试,不大可能对他们的行为有任何影响。」

p. 81, last line
洪译:在动物界里,居王位的动物都是过攻击性的洗礼的。
原文:Throughout the animal kingdom, the top dog arrives at the summit through aggressive determination.
译评:这句话是:「在整个动物界里,爬到顶点的动物,靠的都是积极进取的决心。」作者在上一句才说,雌雄差异不只是攻击性 (aggression)而已,还有支配、坚持、野心等相关行为,这些就构成了「积极进取的决心」(aggressive determination)。

p. 82, l. 1-2
洪译:在阶级统驭性中,首推猴子。 「在猴子身上,我们清楚的看到血液中睪丸脂酮的浓度和社会阶层以及攻击性的强弱有明显的正相关。」
原文:When it comes to dominance, top monkeys show clear-cut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plasma testosterone levels and social rank and degree of aggression…
译评:这一段原文虽然分两段,却是相连的,因为从show开始是引用他人著作。然而洪教授的译文却分成不相干的两段,top monkeys变成了「首推猴子」。这段话很简单,就是:「谈到支配行为,位于上位的猴子 其血中睪固酮浓度与社会地位及攻击性的高低,具有明显正相关。」

p. 83-84, last to first line
洪译:铁并没有任何遗传上的需求得对磁铁做反应,但是它的物理构造使它有对磁铁做反应的倾向。
原文:iron has no inherent ‘need’ to respond to a magnet, but the tendency to respond to the magnet is inherent in its physical make-up.
译评:inherent是「内在的」、「与生俱来的」,不是「遗传上的」。看到无生命的铁有「遗传上的需求」,是很奇怪的。

p. 84, l. 14
洪译:狄波维尔(Simone de Bouvoir)
原文:Simone de Beauvoir
译评:「西蒙波娃」算是相当知名的法国女性作家,尤其是她的作品《第二性》以及她与沙特的关系。译本不单用了奇怪的译名,连原文也写错。这本译书 引用的原文错误还有一些,包括Musium (Museum, p. 4, last line)、perspectire (perceptive, p. 11, l. 4)、one-off (on-off, p. 22, l. 6)、toxamia (toxaemia, p. 28, l. 5)、Gnter Dorner (Gunter Dorner, p. 116, 12) 等。至于除了人名外,什么词会加注英文,并无章法。感觉上是洪教授查了字典的字,就列上原文。

p. 91, l. 6
洪译:先天性肾上腺过多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原文:congenital adrenal hyperplasia
译评:身体组织有两种增生方式,一是细胞数量的增多,称为「增生」(hyperplasia),另一是细胞体积的增大,称为「肥大」(hypertrophy)。没有什么「过多」。

p. 110, l. 12
洪译:(无)
原文: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
译评:这里作者引了一句莎士比亚十四行诗(Sonnet, no. 129)里的一句,洪教授并没有译出。这句诗还满有名的,查查网络就可以找到全文及翻译:「把精力浪费在可耻的放纵」。

p. 115, last 2 lines
洪译:现有的证据已经完全指出性行为的偏差(deviance)是生理上的原因,它是自然的产物,就好像男女两性的性交被我们认为是可以接受的「自然」方式一样。
原文:And the evidence now points overwhelmingly to the conclusion that sexual deviance is as much a function of biology—as much a product of nature—as the orthodox sexuality which society accepts as ‘natural’.
译评:’points overwhelmingly to the conclusion’ 与「已经完全指出」还有点距离。应该是「目前已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偏差的性行为与社会接受的两性正统关系,都有生理的基础,也都是自然的产物。」

p. 116-117, last and first lines
洪译:你可以想象杜纳的研究所引起同性恋者愤怒的情形。同性恋者认为杜纳是把同性恋和疾病画上等号,或是像一九三○年代那种集权主义的看法,把同性恋看成是内分泌学的安乐死个案。
原文:Dorner has, not surprisingly, attracted anger from homosexuals, who see his theory as equating homosexuality with disease, or as a 1930s-style sexual totalitarianism involving ‘the endocrinological euthanasia of homosexuality’.
译评:这段译文主要错在最后一句,「把同性恋看成是内分泌学的安乐死个案」,1930年代指的是希特勒开始掌权的德国纳粹时代。整句话的意思 是:「毫无疑问,杜纳引起了同性恋者的愤怒;他们认为杜纳的理论,是把同性恋和疾病画上等号,或是像一九三○年代的性集权主义,『利用内分泌学的方法,造 成同性恋的安乐死』。」

p. 121, l. 6-7
洪译:杜纳发现男同性恋者的下视丘表现,跟注射女性荷尔蒙进去时一样--它的反应与女性交配中心的方式相同,它对雌激素的反应方式是制造更多的雌 激素出来。也就是说,男同性恋者大脑电路的设定是女性的反应方式,他们的大脑在注射女性荷尔蒙进去后,并没有女性荷尔蒙增加的现象。 原文:Dorner found that the male homosexual hypothalamus did exactly the same thing when injected with female hormone—it reacted in the manner of the female mating centre. It responded to oestrogen dosage by producing more of the female hormone. The homosexuals’ brains had been wired in a female response pattern. Heterosexual men showed no such rise in female hormone levels after being dosed with female hormone.
译评:且不论这项发现未能得到证实,译文的最大错误是将最后一句谈异性恋者,与前一句谈同性恋者,都搅和在一块了。简单的译文是:「杜纳发现, 男同性恋者的下视丘在注射女性荷尔蒙之后,其反应与女性交配中心的方式相同:制造出更多的雌激素出来。也就是说,男同性恋者大脑线路的设定,是女性的反应 方式。而男异性恋者在注射女性荷尔蒙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女性荷尔蒙增加的现象。」

p. 122, l. 13
洪译:男同性恋者一生可以累积到几个不同性交伴侣的纪录。
原文:male homosexuals might number their sexual partners in thousands over a lifetime.
译评:男同性恋者终其一生,可能累积数以千计个性伴侣。

p. 129, l. 5
洪译:一位老谐星曾说婚姻是个很棒的公共设施(institution),但是有谁会想去住在公家机构呢?
原文:Marriage, the old comedians used to say, is a great institution; but who wants to live in an institution?
译评:institution在这句话里用了两次,两次的意义不同:前者指「社会制度」,后者指「精神病院」,这样笑话才有笑点。Old comedians不是「一位老谐星」,是「老一辈的喜剧演员」。这句话可以这么说:老一辈的喜剧演员常用下面这个段子:婚姻是个了不起的「社会制度」 (institution);不过,谁又想去住「精神病院」(institution)呢?

这本书的译评就写到这里了。挑同行译者的毛病,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我还读过洪教授译的《脑中有情》及《透视记忆》这两本好书,可惜 都因同样的问题而难以终篇,这是十分让人难过的事。有时我宁愿洪教授动作放慢一点、少译几本书,同时每译完一本后,多请其它同行看过修正后再出版,当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错误。

《脑内乾坤》谈的虽然是值得大家重视的问题,但过时且偏颇的论点,对于厘清真相并无助益。这本译书五年前不该出,五年后更是不该再版。如此而已(7)。

(1) http://www.cdn.com.tw/daily/2006/02/21/text/005.htm
(2) http://www.ylib.com/search/pre_show.asp?BookNo=LF023
(3) http://scc.bookzone.com.tw/sccc/article.asp?ser=107
(4) http://www.president.harvard.edu/speech ... /nber.html
(5) http://www.bbc.co.uk/sn/tvradio/programmes/sexsecrets/
(6) http://www.bbc.co.uk/science/humanbody/ ... user.shtml
(7) 我在网上还看到一篇该书书评,值得一阅。http://www.epinions.com/book-review-1273-11E35609-3838A6F6-bd1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上一頁

回到 翻譯的工具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