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教程和找錯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30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the-third-roadgfl48o]看正體原文[/urlgfl48o]

书名 《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更新》
译者 郑武国译
原著者 安东尼.纪登斯 (Anthony Giddens)
出版资料 台北:联经,1999。

译评人 戚国雄
评郑译《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更新》[1]
佛光人文社会学院哲学研究所,戚国雄,e-mail: kchi@mail.fgu.edu.tw

前言
去年大选期间,当时候选人陈水扁先生,曾亲至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在英国社会学大师安东尼.纪登斯(Anthony Giddens)主持下发表演说。选举前,陈水偏先生比附纪登斯当时畅销的名著The Third Way: Renewal of Social Democracy的 说法,大谈「第三条路的政治观」,鼓吹所谓「新中间路线」。而在当选就职半年多,在2001年2 月14日接待外宾时,再次表明,外界应该相信其处理两岸关系的能力,话锋一转,又说今天台湾的政治,只有「新中间路线」或「第三条路」可走。身为国家领导 人,陈总统既然己将国家发展方向定调在「第三条路」政治或新中间路线,那么,有连串问题是政治学学界和政界应当却没有详加讨论的。例如,陈总统的「新中间 或第三条路政治」,其确切内涵或实施的纲领为何?恰不恰当?与纪登斯的说法有何同异?是纯然的比附?是同名异实?是借用但引伸?[2]但本文不打算处理这些问题。

本文旨在评论The Third Way: Renewal of Social Democracy由郑武国先生中译,联经出版的《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更新》。这部严肃的政治思著作的中译本,在台湾受欢迎的程度,并不亚于原著[3],1999年4月初版,到2000年6月就第三刷了。也许是政治名星背书,同时亦可能是此书不愧是大师作品,内容不同凡响,故大众趋之若鹜。然而,中译本有不少地方有待商榷[4],译本既然广为流传,故站在学术立场上,亦值得我们为文评论之。

评论的步骤,是先抄录原文、中译,各加注相关页码,待商榷的中译,及与之对照的原文,皆以黑体字标明,以利读者对照。

有待商榷的译文
第一章部份
1.“The neoliberals apply at world level the philosophy that guides them in their more local involvements.”(p.14)。
新自由主义者把那些指导他们参与地方事务的这些适用于全球层次 (p.15)。
译文中「……这些」,应为「哲学」之误译为误植。

2. “Clinton promised to ‘end welfare as we know it’, seeming to echo some of the attitudes of the neoliberal conservatives.’”(p.25)。
柯林顿承诺要「在适当的时候终止福利」,这似乎体现了某些新自由保守分子的能态(p.29)。
原文“…as we know it”,不是说「在适当的时候」,而是说,「像我们现存所知那样的…..」,或简单地说,「现在那样的……」。

3. “I shall take it ‘third way’ refers to a framework of thinking and policy-making that seeks to adapt social democracy to a world which has changed fundamentally over the past two or three decades.”(p.26)。
在我的叙述中,「第三条路」指的是一种思维框架或政策制定框架,它试图适应过去二、三十年来已经发生根本变化的世界(p.29)。
「它试图适应……」的译法是错误的,至少也是不充分的;它没将“social democracy”译出。虽然区区两个英文字,省略后的译文却与原文相差很大。纪登斯是说,第三条路这种思维或政策制定框架,旨在让社会民主适应变迁的世界。

第二章部分
4. “Two quite contrary views have emerged ……”(p. 28)。
由此,产生了两种极其矛盾的……观点钟(p.33)。
将 “quite contrary views”译做「极其矛盾的观点」是错误的。在逻辑上,“contrary”是「对反」,「对反」的观点可同时为假,不可以同时为真。例如,「中华民国 前总统李登辉生于日本北海道」和「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生于日本东京」。这两句话都是指涉前中华民国总统李登辉,二者不可能同时为真,却可以同时为假,而 事实上也是如此。据我们所知,他的故乡是中华民国台湾省三芝乡。

说两个观点「矛盾」,是说二者只可能一真一假。一者肯定的,是另一者所否定的。例如,「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年 轻时加入过共产党」和「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年轻时没有加入过共产党」。在这里,肯定前者即否定后者,反之亦是。二者不能同时为真,亦不可同时为假。若 「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先生年轻时加入过共产党」为真(有人说事实正是如此)[5],则「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年轻时没有加入过共产党」必为假。

5. “… ‘A truly global economy is claimed to have emerged, or to be in the process of emerging, in which distinct national economies and therefore domestic strategies of national economic management are increasingly irrelevant.’ ”(p.29)。
……有人宣称,真正的全球化经济已经产生、或正处于产生的进程当中,在这一经济中,不同的民族经济和随之出现的民族经济管理的国内战略正日益地变得互不相关(pp. 33-34)。
译文说,是「不同的民族经济」和「随之出现的民族经济管理的国内战略」这二者日益「互不」相关,但原文是说,在全球化经济这过程中,这「二者都渐渐变得不相应」。

6. “This latter point is in fact fairly easily challenged….it would still be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 post-war era of the Keynesian welfare state. National economies were more closed then they are now.”(p.29).
……民族经济之间在那时比今天联系更为紧密(p.34)。
把 “national economies were more closed they are now”译为「民族经济之间在那时比今天联系更为紧密」,与原意刚好背道而驰。纪登斯说,Hirst and Thompson说「十九世纪晚期就有今天那样的自由化贸易经济了」,但这观点(即 “this latter point”所指)是很容易加以反驳的。所以他接着说,即使当前阶段是上世纪的重现,亦与战后凯因斯式福利国家时代不同;比起今天,那时候的民族经济是较 为封闭的。英文 “close”,其第一种形容词用法,固然有常见「紧密」、「亲近」之意,但在本段原文用的是 “closed”,是动词用法中过去分词的形态,虽然也当作形容词,但应解做 “not open to the public”、“only open to a special few”,即「不开放」、「封闭」之意。

7. “Local nationalism aren’t inevitably fragmenting. Quebec may opt out of Canada, as Scotland may out of the UK. Alternatively, each may follow the Catalan route, remaining quasi-autonomous parts of a wider national entity.”(p.32)。
地方民族主义者们并不必然地面临理想破碎的困境…… (p.37)。
将首句“Local nationalism aren’t inevitably fragmenting”译为「地方民族主义者们并不必然地面临理想破碎的困境」,是错误的。其原意应该是,「地方民族主义不必然使〔国家〕支离破碎」, 意即不必然使国家分裂。故接着纪登斯说,虽然魁北克和苏格兰都可以走独立的路,但也可以走加泰罗尼亚的路,即成为一个更大的国家实体的一部分,却又享有 「准自治权」。

8. “Marx spoke of the disappearance of the state with the coming of a fully mature socialist society, in which‘the free development of each will be the condition of the free development of all’”(p.34).
马克思谈到,国家的消亡将伴随着一个完全成熟的社会主义社会的倒来,在这个社会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将以全体的自由发展为条件」(p.39)
「在这个社会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将以全体的自由发展为条件』」之译法,与原文的意义刚好相反。这段话里,马 克思强调在理想的社会里,国家此一至高无上的集体消亡了,每个人的自由得到充分的重视,甚至,「每个人的自由」乃是「全体」、「社会」自由发展的条件,换 言之,「全体」、「所有人」之自由发展要以每个人之自由发展为前提。本句可重译为: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将是全体自由发展的条件。

9. “The idea of ‘the autonomous individual’, after all, was the very notion that socialism grew up in order to contest”(p.35).
关于「个人自主」的理念毕竟是社会主义为了进行论辩而提出的概念(p.39).
中译是错误的。原文形容词字句“that socialism grew up in order to contest”修饰的,是“the very notion”亦即句首提到的the idea of the autonomous man”;所以,这个形容词子句可还原为:socialism grew up in order to contest the idea of autonomous man”。此外,“contest”在英汉字典中固然多译为「争辩」、「论辩」,但其意是“to question the truth or rightness of something”,单单译为通用的「质疑」即可。复次,『关于……』这个介词,即便英文原句中也没有,其现身译文,实乃中文恶性西化余毒所致。今试重 译为:
社会主义之成长,就是要质疑「自主的个人」这个观念。

10. “Social democratic authors see its origins in market forces, together with the ideological impact of Thatcherism, with its stress that individuals should fend for themselves rather than depend on the state”(p.35)。
原句后半部修饰“stress”的“…that individuals fend for themselves rather than depend on the state”,中译将其中“individuals fend for themselves”译为「个人应当自我捍卫」,根本就是望文生义──把fend当成defense。“fend for oneself”即“look after oneself”,中文的讲法是「自己谋生」。衡量英文本句的语境,译作「自食其力」尤佳。

11. “….In many cases they presuppose employment….”(p.36)。
……在很多情况下,它们〔国雄按:即福利国家的种种权利〕预示着就业权(p.41)。
原文“they presuppose…”并不是说「它们预示着……」,直接一点译,是「预设着……」,译为「以……为前提」则似乎更好。

12. “When parties or political ideologies are more or less evenly balanced, Bobbio argues, few question the relevance of the distinction of left and right”(p.39).
一旦政党或政治意识形态更多地、或者更少地呈现出均势平衡,鲍比欧说道,就几乎不会有人对左右之间划分的适当性存有疑问了(p.45)。
说实话,光看译文,还真不明白「更多地、或更少地」到底要说甚么。核对原文后恍然大悟!那是英文“more or less”的中译。这译法有创意,可惜无法「更多地或多少地」贴切原义。 “more or less”当副词用,有两种意义:1. almost、nearly(差不多、几乎);2.about, not exactly(大约)。

13. “Each side represents itself as going beyond the old left/right distinction or combining elements of it to create a new and vital orientation”(p.39)
每一边都显示出自己正在突破已趋陈旧的左和右之间的区分,或是将自己一方的各个因素重新整合,以建立立一种新的重要取向 (p.45)。
中译的问题,在于将“combining elements of it”解为「将自己一方的各个因素重新整合」,此中关建,是误将“it”当做each side的代名词。其实,那是“the old left/right distinction”的代名词。兹重译本句如下:
每一边都说自己超越陈旧的左派∕右派之分,不然就是将此区分的要素组合,以创造一种新的重要取向。

14. “…in a country having a recently arrived immigrant population, the contrasting between left and right may be expressed in how far the immigrants should be accorded basic citizenship rights and material protection”(P.40)
在一个近来有移民入境的国家中,左和右之间的矛盾就可能表现在是否应当给予这些移民以基本公民权利及实质性保护的态度差别上(p.46)。
本句译文有两点待商榷。其一,“contrasting”只是「对立」、「对照」,不是「矛盾」。其次“how far the immigrants should be accorded basic citizenship rights and material protection”不是说「应不应该给予这些移民以基本公民权利及实质性保护」,而是给多少,给到什么程度。

15.“It is undeniable that the reason for the current lack of direction in the left is that in the modern world problems have emerged which the traditional movements of the left had never posed, and some of the assumptions on which they founded their strength and their plans for the transformation of society have not materialized…No left-winger can deny that the left today is not what it used to be.”(p.41).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左翼中方向的丧失,实际上是这样一种情况──那些在左翼的传统运动中从来不曾提出过的问题已经在现代世界中显露出来,并且,他们为了改造社会而提出来的某些设想──他们曾在这些设想上面付诸了力量和各种设计──一直未能实现……任何一位左翼人士都不能否认,今日的左翼已经再是它过去那样了(p.47)。
本句中译,使用破折号凡三次,不但画蛇添足,且如重重关卡,望之却步。原文是一句复杂复合句(complex- compound sentence),句型很长,内含有多个子句,在英文文法上却仍算是「一个句子」。但在翻译上,若过份迁就英文句型,不打散重组,译出来的中文就佷难读 得懂了。此外,部分译文亦有错误,二种因素加起来,终使这段中译难以卒读。错译之处有二,其一是在「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左翼中方向的丧失,实际上是这样一 种情况……」,原意应为,「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左翼中方向的丧失,理由在于……」。其次,「他们曾在这些设想上面付诸了力量和各种设计」中,「在这些设想 上面付诸了力量」所译的英文,是“some of the assumptions on which they founded their strength…”,根本看不出「付诸力量」之意。今重译本句,以兹对照:
不可否认的,目前左派中之所以缺乏方向,乃由于现代世界出现了传统左派运动从未提出的问题。再者,这些运动根据某些预设来奠定其优势力量,确立其改造社会的计划,但预设却从未实现。没有左翼份子能否认,今天的左派是今非昔比了。

16. “Bobbio is surely correct to say that the left/right distinction won’t disappear, and to see inequality as at the core of it”(p.41)
鲍比欧无异于是直接在说,左和右的区分不会消失,而且,他还无异是将不平等视为这种区分的核心所在(p.47)。
“…is surely correct to say…and to see…”的意思并非「直接在说……无疑是将……」,而是「这样说〔即左和右的区分不会消失〕、这样看〔认为不平等……〕的确是对的」。兹重译本句:
鲍比欧说左派∕右派之分不会消失,并认为不平等乃是这区分的核心。这诚然是正确的。

17.“Equality is important above all because it is relevant to people’s life chances, well-being and self-esteem”(p.41).
平等之所以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是因为它关系到人们的生活机会,即幸福与自尊(p.47)。
中译有两点问题。其一,“above all”固然有“of first or highest importance”,即中译「压倒一切」之解读,然而,就文法上讲,这个副语词组并不是修饰“equality is important”中的“important”的,而是修饰副词子句“because it is relevant to people’s life chances, well-being and self-esteem”,而后者则修饰主句(main clause)。所以,中译前半部「平等之所以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乃不正确的。其次,中译后半部将「即幸福与自尊」当作同谓语来修饰生活机会,也是 不对的。原文“life chances, well-being and self-esteem”中,“chances”、“well being”、“self-esteem”地位是对等的,都是介词“to”的受词。本句原文可这样重译:
平等之所以重要,特别是由于它与大家的生活机会、福祉和自尊息息相关。

18. “…it is our concern for equality that makes us give them priority”(p.42).
因此,我们对于平等的关注就是让我们给予他们以优先权(p.48)
中译算不上错,但总令人觉得不太明确。原文是加强语气的倒装句,其平叙形式为“our concern for equality makes us give them priority”。若按一般对加强语气的常见译法,本句可译为:
正是我们对平等的关怀,使我们给予他们以优先权。
这样译法似乎过于制式,内容却比郑译明确。但这样也不失为贴切的译法:
因此,给予他们优先权,正是由于我们关怀平等。

19. “The Marxist left wished to overthrow capitalism and replace it with a different system. Many social democrats also believed that capitalism could and should be progressively modified so that it would lose most of its defining characteristics. No one any longer has any alternatives to capitalism-the arguments that remain concern how far, and in what ways, capitalism should be governed and regulated. These arguments are certainly significant, but they fall short of the more fundamental disagreements of the past”.(pp.43-44)
马克思主义左派曾试图推翻资本主义,并以一种不同的的制度来取而代之。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也认为,资本主义能够、并且也应当渐进地得到修正,这样一来它就将失去其定义上的许多特征。那么就没有人会仍然选择资本主义──而保留下来的那些争论所关注的是应当在何种程度上、以及以什么方式来对资本主义进行管理和规治。这些争论无疑是重大的,但是它们却缺乏对于过去的更为基本的一些论争(p.50)。
这段中译有两个错误。第一,纪登斯一开始说马克思左派分子和社会民主主义者一度想推翻或彻底改造资本主义,但一 切努力都归于失败。在今天,没有人还在资本主义外有其它选择了。这就是“No one any longer has any alternatives to capitalism”所要表达的,但郑译将之译为「那么就没有人会仍然选择资本主义」,显然是一大错误。
其次,纪登斯在「今天没有人还在资本主义外有其它选择」此一论断后,原文以破折号附加补充说,剩下来的争论,是 对资本主义该管理到什么程度,应如何去管。但尽管这些论辩是重要的,但其歧见,并不如以往前那样,因为,以往的争论,在于论辩资本主义是否可推翻,或澈底 修正。是以,郑译把“These arguments are certainly significant, but they fall short of the more fundamental disagreements of the past”译为「这些争论无疑是重大的,但是它们却缺乏对于过去的更为基本的一些论争」,也是不正确的。今重原文如下,以兹对照:
马克思主义左派曾希望推翻资本主义,代之以一个不同的体系。许多社会民主主义者也曾相信,可以且应当以以渐进方式修正 资本主义,终而消除其大部分主要的特征。然而,今天没有人还在资本主义外有其它的选择──剩下来的争论,是论辩该如何管理和规范资本主义,而且,该管理和 规范到什么程度。这些争论固然是重大的,却比不上以往有基本分歧意义的争论。

20. “How far should work remain a central life value?”(p.44)
工作到底应当在何种程度上保留核心的生活价值?(p.51)
是不对的。问题在于把“remain”错解为一及物动词,所以才会“remain a central life value”译为「保留核心的生活价值」。其实“remain”为一不及物动词,而“a central life value”则为补语。“remain”于此解作“to continue to be(in an unchanged state)”,即「还是」、「依然」之意。

21. “However, the changes produced by globalization have everywhere threatened to undermine the orthodox political parties”(p.48)
全球化所带来的各种变化无处不在威胁要削弱各种一般正统的政治党派产生着威胁 (p.56-57)。
这句译文,不言而喻。但那很可能是手民之误,但校订者亦有疏忽。

22. “ ‘Challenger parties’ have sought to exploit these sentiments by attacking the orthodox parties directly. Green parties and far right populist parties have challenged for a share of power in most industrial countries”(p.51-52)
「挑战者政党」一直都寻求通过直接对正统的政党展开攻击的方式来激发民众的这些情绪。绿党和极右的民粹主义政党已经在大多数工业国家中向分享权力提出了挑战(p.59-60)。
译文有问题有二。第一,“to exploit”不是「激发」,而是利用(to use);其次,「绿党…..在大多数工业国家中向分享权力提出挑战」这句话,语意不清,难以索解。「向分享权力提出挑战」,到底是挑战权力?抑或分享权 力?还是要挑战,以「分享权力」?原文“Green parties…have challenged for a share of power in most industrial countries”其实是说,「绿党……在先进工业国家中已挑战建制的或正统的政党,以分享权力」。

23. “The nation-state and national government may be changing their form, but both retain a decisive importance in the present-day world. The ‘people who bore us in the daily news’ do matter, and will do so for the indefinite future. The 1989 changes in Eastern Europe in fact depended at least upon the connivance of states and states’ leaders—particular the decision of the Soviet leadership not to send in troops to quell the demonstrations. However significant movements and special-interest groups may be, they cannot as such govern.”(p.53).
虽然民族国家和中央政府可能正在改变它们的形式,但两者均在当今世界获得了确定性的重要性。那些『在每日新闻中使我们感到厌烦的人』是无关紧要的,并且在不确定的未来这种情况将仍然如故。1989年在东欧所发生的变化,事实上至少是建立在国家和国家领导人的默许基础之上的──尤其是苏联领导阶层所作出的关于不派军队镇压示威运动的决定。但是,不论是多么重要的运动与特殊利益团体,也不能像这样地来进行管制」(p.61)
本段译文有三点侍商榷。其一,“retain”不是指「获得了」,而是“to keep possession of, avoid losing; to hold in place”,即保有,没有失去。所以,原文“retain a decisive importance in the present-day world”应译为「在当今世界仍有决定的重要性」。
其次,「那些『在每日新闻中使我们感到厌烦的人』是无关紧要的」的译法刚好否定了原文“The ‘people who bore us in the daily news’ do matter”的意义。
复次,「不论是多么重要的运动与特殊利益团体,也不能像这样地来进行管制」本身是不通的,「这样地来进行管制」,到底是「那样地管制」?所谓「像这样地」, 原文是“as such”,它固然有“in that form or king”的字典意义,但也有“in itself”的意义,观乎上下文,应以后一义为恰当。原文是说:「不论是多么重要的运动与特殊利益团体,本身也不能担治理国家的工作」。今重译本段文 字,以利对照:
民族国家和中央政府也许都在改变形态,但二者在当今世界还是保有决定的重要性。『每日新闻中那些惹人生厌的政客』是不 能轻勿的,并且在不特定的未来还是如此。1989年东欧的变革,其实至少是得到国家和国家领袖默许的──特别是苏联领导阶层之决定不派军队镇压示威运动。 不管这些运动和特殊利益团体有多重要,它们本身是无法治理国家的。

24. “Maarten Hajer, one of its leading theorists, sees ecological modernization as pulling together several ‘credible and attractive story-line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place of ‘defining growth’; a preference for anticipation rather than cure…”(p.57).
海杰(Maarten Hajer)──关于永续发展的最重要思想家之一──把生态现代化看成将几个「可信的和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串连到一起:在「界定成长」的清况下永续发展;侧重点在于预期,而不是补救……(pp.65-66)。
光看译文,「在『界定成长』的情况下永续发展」是说得通的,但衡诸原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place of ‘defining growth”,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in place of” 即“instead”,其意为「代替」、「更换」,或「宁可」,而不是译文的「在……情况之下」。“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 place of ‘defining growth’”可译为,「以永续发展来取代『对成长的界定』」,或者是,「不谈『成长的界定』,而谈永续发展」。

25. “The concept seems first to have been used in Germany in the 1980s, and has to some extent formed part of public policy in that country. At its simplest, it states that action on environmental issues should be taken even though there is scientific uncertainty about”(p.61)
这一观念〔国雄按:即生态危机的预防原则〕似乎是在八十年代首先为德国所采纳,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构成了该国公共政策的一部分。这个国家的最基本的态度就是,它声称有关环境问题的行动即使在科学上存在着不确定性,也仍然应当采取 (pp.60-61)。
中译的问题,在于将“at its simplest, …”译为「这个国家的最基本的态度」,其实,该词组的意思是,「以最简洁的方式来说……或简单的说,」「德国的公共政策主张……」。

26. “Yet protectionism is neither sensible nor desirable”(p.65)。
保护主义既不是明智的、也不是合乎民意的 (p.74)。
将“ nor desirable”译为「不是合乎民意」是意译过当的,其意应为「不可取」。

27. “Third way politics should not identify globalization with a blanker endorsement of free trade”(p.65).
第三条路政治不应当把全球化与自由贸易中的『全面背书』相等同(p.74)。
本句译文是不正确的,原文“a blanker endorsement of free trade”并无「自由贸易中的『全面背书』」之意;“blanker”乃“including all cases, or possible happenings; unlimited” ,“endorsement”字典意义之一虽是「签名背书之意」(to write, especially one’s name on the back of),但在本句的语境里,其另一意义「认可」、「赞同」(to express approval of or support of opinions, actions, etc)应更为贴切。是以,“a blanker endorsement of free trade”并非「自由贸易中的『全面背书』」,而是「全面认同自由贸易」或「自由贸易的细节全单全收」。今重译本句如下:
第三条路政治不应把全球化等同于全面认同自由贸易。

28. “With expanding individualism should come an extension of individual obligations”(p.65)
原文是一个倒装句,其一般叙述的形式为“An extension of individual obligations should come with expanding individualism”。词组“with expanding individualism” 置于句首,是为了加强语气。中译译为「个人主义不断扩张的同时」,置于句首,并无太大问题。有问题的,是接下来的「也应当延伸至个人义务的领域」。整句译 为:
个人主义在不断扩张的同时,也应当延伸至个人义务的领域(p.74)。
如此一来,「个人主义在不断扩张」变成了「应当延伸至个人义务的领域」的主词,因而扭曲了原文的意义,而成了半通不通的话。今重译原文如下:
个人主义不断扩张之同时,个人意务的范围也应该扩大。

第三章部分
29. “Among the many different situations that can arise are those where the hazard is serious but trust in the responsible organization is low”(p.76)。
在可能导致危险的各种情况之中,有一种情况就是风险特别严重而责任机构的工作动力却严重不足 (p.87)。
译文中「责任机构的工作动力却严重不足」,本身是说得通的一句话,却不是原文的意思。“trust”连 “in”,是指「对…..的信心」,而不是什么工作动力。 “trust in the responsible organization is low”是指「对责任机构的处理能力没信心」。

30. “We can’t blame the erosion of civility on the welfare state, or suppose that it can be reversed by leaving civil society to its own devices”(p.79)
我们不能谴责公民素质(civility)对福利国家的侵蚀,也不能假定这种情况可以通过把自主权交给市民社会而得到逆转(p.89)。
本句中译的,在于错解“blame…on”此一结构,其意为「将……归咎于……」,而不是「谴责……对什么….」。这部分译错,则后一句「也不能假定这种情况〔国按:即我们不能谴责公民素质(civility)对福利国家的侵蚀〕……」也是不对的。兹将前一句原文重译为:
我们不能把公民素质的侵蚀归咎于福利国家……。
甚至这样译,尤佳:
公民素质的侵蚀,不能归咎于福利国家。

31. “Democracy in the public sphere involves formal equality….”(p.93)
公共领域中的平等涉及到形式上的平等……(p.104)。
与原文对照,不难看出本句中译的问题,兹不赘。

第四章部分
32. “Equality and individual liberty can come into conflict, and it is no good pretending that equality, pluralism and economic dynamism are always compatible.”(p.100)
平等与个人自由有时可能会产生冲突,而且,平等、多元主义与经济活力之间也并不总是和谐一致的(p.112)。
这句译文待商榷的部分,是「而且,平等、多元主义与经济活力之间也并不总是和谐一致的」,但与其说错译,不如说 过度减杀原文的意义。原文“it is no good pretending that…” 主词“it”是虚字,真正的主词乃“pretending that…compatible” 这串累赘字眼,因修辞的考量而置于句尾。补语“no good”有否定的「不要」、「切勿」乃至于「……无用」之意。兹重译本句如下:
平等与个人自由可能有相衡突的效应,而且,也不好假装平等、多元主义与经济动力之间总是兼容的。

33. Driven as it is by structural changes, expanding inequality is not easy to combat.”(p.100).
正像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那样,结构变迁所导致的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是很难克服的(p.112)。
这句中译的问题,在于将分词词组“Driven as it is by structural changes”里的 “as it is”这个加强语气的虚结构给弄实了,所以中译才会出现「正像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情况那样」等如此这般的字眼。固然,“as it is”中的“it”不算全虚,指的是主句中的“expanding inequality”。但原句若不加强语气,可还原为:
“Driv坏[剧肇因于结构性变迁,所以很难克服」。

34. “They should move away from what has sometimes been in the past an obsession with inequality, as well as rethink what equality is”(p.100)
……过去形成的关于不平等问题的成见应当消除…… (p.112)
“an obsession with inequality” 并不是对不平等的成见,而是「对不平等的执着」,或耽溺于不平等。

35. “Exclusion is not about gradations of inequality….”(p.104)
排斥这一概念所涉的不是社会等级的划分(p.117)。
“gradations”固然有有层次区分的意思,但“gradations of inequality”则绝无「社会等级的划分」之意;本句中译的毛病只由于漏译了“inequality”。

36. “Having the economic means to pull out of the wider society is the necessary condition for, but never the whole explanation as to why, groups choose to do so”(pp.104-5).
拥有足够的经济资源是离开大社会的必要条件,但却从来都不是这些群体选择这样去做的原因(p.117)。
中译的问题在,将“never the whole explanation as to why, groups choose to do so”译为「但却从来都不是这些群体选择这样去做的原」。“never the whole explanation”并非「从来不是」,而是「绝无法全面说明……」,或「绝不是……的全部原因」。

37. “Exclusion at the top is not only just as threatening for public space, or common solidarity, as exclusion at the bottom; it is causally linked to it” (p.105).
与社会低层的排斥不同,社会上层的排斥不仅是对公共空间或社会团结的威胁;两者之间存在因果性的联系(p.117)。
原文第一句的意义在中译中刚好弄反了。整句应该译为:
社会上层的排斥与社会低层的排,都威胁到公共空间或社会团结,不但如此,二者还有因果关系。

38. “The Catholic unionists saw socialism as the enemy and sought to outflank it on its own ground by stressing codetermination and class reconciliation”(p.112).
天主教工联主义者把社会主义当作自己的敌人,并试图通过强调劳资协同经营制度和阶级调和而按照自己的立场来包围社会主义。
“to outflank it on its own ground”的“on its own ground”,中译理解为「天主教工联主义……试图……按照自己的立场来包围社会主义」。但这理解是错的,关键在,“on its own ground”中“its”这个形容词,是用来修饰“enemy”(即社会主义)的。纪登斯的意思是说,社会主义强调劳资阶级对立,天主教工联主义者视社 会主义为敌人,而对敌人的攻击,是针对它的根据地(立场)来围堵,你高举劳资双方阶级对立,我就以劳资双方合作、调和来打击你。

39. “Ronald Regan’s view, expressed in 1981, that ‘we have let government take away those things that were once ours to do voluntarily’ find much earlier echo in Europe in the Catholic tradition”(p.112).
里根在1981年表达的那种观点──「我们让政府取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那些东西,以换取政府支持的志愿行动」──在欧洲的天主教传统中可以找到更早的共鸣(p.126)。
译文的问题在,“‘we have let government take away those things that were once ours to do voluntarily’”并非「我们让政府取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那些东西,以换取政府支持的志愿行动」,而是:
以往我们志愿做的事,现代却让政府越殂代庖了。

40. “The pension commitments of some countries, such as Italy, Germany or Japan, are way beyond what can be afforded, even allowing for reasonable economic growth”(p.118)
意大利、德国和日本等国家的退休金投入已经超出了这些国家的负担力,甚至对合理的经济增长构成威胁(p.132)。
“even allowing for reasonable economic growth”,并不能译为「甚至对合理的经济增长构成威胁」,特别是,英文“allowing”根本就不是「威胁」,而是“to let happen; to permit”。因此,本句可重译如下:
意大利、德国和日本等国家,容或有合理的经济成长,但其对退休金的投入,已经超出了负担能力。

第五章部
41. “Identity and belonging plainly are potentially divisive”(p.129).
认同与明确归属之间存在着潜在的差异(p.145)。
原文不是说“Identity and belonging plainly”「之间」有潜在的「差异」,而是这二者「都」是“potentially divisive”的。“divisive”多少有「差异」(“different”)的意味,但更确切的意思是“creating discord or dissension”,即做成不和谐和歧见的。或者,如郑译在别处(参考第42条评论)那样,译之为「导致纠纷」,也很好。

42. “The divisive aspects of nationalism won’t disappear, of course. But it is exactly a more cosmopolitan version of nationhood we need to keep them in check”(p.129).
当然,民族主义中那些容易导致纠纷的因素并不会消失。但是,我们需要不断加以完善的是一种更加具有普世色彩的民族观(p.146)。
本段中译第二句,是错误的。问题在错解了“we need to keep them in check”。第一,“keep something in check”这个惯用语,意思是「使某物受到控制或加以节制」(under restraint; in control);其次,纪登斯原文“keep them in check”的那个代名词“them”,是指前文的“the divisive aspects of nationalism”,但这层意思在译文中完全消失。原文似乎可以这样译:
当然,民族主义那些导致纠纷的因素并不会消失。然而,我们正是需要一种更具普世色彩的民族观,以控制这些因素。

43. “…individuals who experience being part of a nation as an element of their identity are not suffering from an illusion. It is morally for them to wish to protect their identity against forces that might threaten it”(p.1310)
……将作为某一民族的一员作为自我认同的一个要素的个人不会承受错位的痛苦。他们可以以自己归属的某一个民族的事实来保护自己的个人认同,以对抗那些可能会威胁到它的力量(p.147)。
译文有两个问题。第一,「……个人不会承受错位的痛苦」这句话,是半通不通的。「错位」应是「错 觉」之误,就算改为错觉,此句放在上下文来看,也是语义不清的。其次,「他们可以以自己归属的某一个民族的事实来保护……对抗那些可能会威胁到它的力 量」,不但添加了原文没有的意义,也漏译、错译了重要的部分。兹重译第二句,让读者自行对照:
……他们想保护自已的身分认同,反抗那些可能胁威此认同的力量。这想法在道德上是持之有故,言之成理的。

44. “As with other notions discussed earlier, it [cosmopolitan nationalism] is an ideal…”(p.137)
就先前所谈论到的其它国家而言,这只能是一种理想罢了(p.154)。

中译之误,在于把“notions”(观念)当成“nations”,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45. “The invention of nuclear weapons reversed the theorem of Karl von Clusewitz—rather than war being the final instrument of diplomacy, the overriding object of diplomacy became to prevent war, at least in the sense of nuclear conflict”(p.139).
核武器的发明改变的是克劳塞维兹定理(theorem of Karl von Clusewit)──而不是作为外交的最后手段的战争,外交的压到一切的目标已经开始阻止战争,至少在核冲突的意义上是如此(p.157)。
原文破折号之后的整句都是进一步说明,克劳塞维兹定理(theorem of Karl von Clusewit)被逆转,到底是什么意思。所谓的克劳塞维兹定理,正是「战争乃外交最后的手段」。译文没有把握这个精神,因而有「──而不是作为外交的最后手段的战争」的错误译法。试重译本句如下:
核武的发明,逆转了克劳塞维兹的定理(theorem of Karl von Clusewit)──与其说战争乃是外交的最后手段,不如说外交的至高目标已演变为防止战争,至少在核冲突的意义上是如此。

46. “Five other countries – Bulgaria, Romania, Slovakia, Latvia and Lithuania –have been allocated resources to help them prepare for entry”(p.144). 另外五个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利亚、斯洛伐克、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已经开始调动资源以准备加入欧盟(pp.144-5)。
原文“…have been allocated resources”是一被动语态,表示该五个国家「被」配给资源。当然,中文句法不一定用「被……」 这种方式来翻译,但原文有一层意思是中译没有译出来的,那就是:这些国家在准备入会上,是受到别人资助的,所以原文才会有“…have been allocated resources to help them prepare…”的结构。今试译本句如下:
另外五个国家──保加利亚、罗马利亚、斯洛伐克、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已经得到资助,以准备加入欧盟。

47. “The electoral system would be similar to that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with the number of deputies from each country proportionate to population, with a corrective built in for smaller countries”(p.146)
……选举制度可以参照欧洲议会的相关制度,每一个国家选派代表的名额根据其人只数量来确定,而为效果特别设立一种校正制度(pp.163-64)。
「而为效果特别设立一种校正制度」的中译里,「为效果」该为「为了较小的国家」(smaller countries)。

48. “It contain no means whereby activities that endanger the global ecological balance can be cured….”(p.147)
它〔国雄按:即全球性的自由放任经济〕没有包含使那些危及到全球经济均冲的活动受到制约的手段……(p.165)。
译文中,「……全球经济均衡」应该是「全球生态平衡」。

49. “World ecological management, to say the least, will not be easy, not just because of pressures toward environmentally damaging economic growth, but because ecological risks”(p.153).
全球生态管理(从最低限度上讲)将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不仅是因为环境破坏型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压力,还因为……(p.171)。
“not just because of pressures toward environmentally damaging economic growth”这个副词子句,是表述全球生态管理为何不容易的理由之一。但这个子句的意思并非「这不仅是因为环境破坏型经济增长所面临的压力」,而是说 「不仅仅由于有种种压力,推向环境破坏型的经济成长」。

50. “New Labour is widely seen as depending on media-oriented politics, and as creating ‘designer socialism’. ‘Personal images, symbolic stagings, sound bites, visual gas’ all count for more than ‘issues, arguments, projects and evaluation of campaign promises”(p.155).
人们普遍认为新工党的根基是一种传媒导向型政治,并认为它正在创造一种「名牌社会主义」(designer socialism)。「个人形象、象征性舞台、声音的感染力、视觉效果」所起到作用大于「争论中的问题、论证方式、施政纲领以及对竞选承诺的评估」(p.174)。
在原文里,“count for”这个动词词组的意义,并非「起作用」,而是「有价值」、「有重要性」。本句可以这样译:
……「个人形象、象征性舞台、声音的感染力、视觉效果」,全都比「争论中的问题、论证、施政纲领以及竞选承诺的评估」来得重要。

结语与余论
上文全面检视《第三条路:社会民的更新》,共评论有待商榷的译文凡五十条。译文的问题,以错译居多,其余则为漏译。中译本全书共175页,50条的错误,在比例上不得谓不高。但衡诸其以往一年的销售佳绩,第四刷应该是指日可待的。届时,出版者有义务修订再版。

除了错译的问题外,本书的编辑、出版,也反映出台湾翻译书产业的一些问题,值得后续讨论。于此,只谈论两点。

第一,在编辑方针上,本书对译者是相当不尊重的。换言之,出版社出翻译书,其实相当吊诡地反映出其不尊重翻译工 作。封面内页不但有作者纪登斯的玉照,对其学经历和思想有大约250字的介绍。至于封底内页「关于译者」栏下,则只有7个大字:郑武国,法学博士。翻译者 不是买办,不是著作∕出版商∕读者之间的掮客;翻译工作也不是只靠几本字典加一本文法书,用以字换字,以句换句的机械方法,就可以做得好的。好的翻译,有 诸多必要条件,诸如相关的背景知识,对双语之熟练,对原文精确的理解等等。而在翻译过程中,实含有不少「创作」成分。在笔者看来,《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 更新》虽不算是好的译本,甚至还是糟糕的译本,但译者的「身分」(identity)不应只折现为「每千字数百元台币」外加7个中文字的介绍。

其次,台湾人文社会方面的翻译书产业,在引进大陆译本之时,未尽严格把关的责任。在资本主义生产模式里,投入最少产出最多的效率要求,是企业经营运作常态。即使以文化业自诩的出版社,也无法避免。自著作权法施行以来[6], 翻译书制作成本因版权费而增加,台湾翻译书产业在商言商,大举以低价(相对于台湾以往的行情)引进大陆译本。但大陆的译本(至少是人文社会学科)的翻译品 质,好坏高低之间有很大的落差。因此,台湾出版公司引进「文化事业外劳」时,实有必要在品质上严格把关,其具体做法,至少至少要做到:由相关领域专家审定 译文是否可信[7]。行有余力,则对译文修辞、句法上力以润色。以郑武国先生这个译本为例[8],译文除了上述50条待商榷外,有些译文还诘屈聱牙,难以卒读。[9]

第三,对译者身分、贡献的轻忽与低估,不但反映在出版产业里,在学术界亦有制度化的倾向。在这里,制度化的意涵 是,翻译(即使含重要的译注)作品不能向「教育部」提升等,不能向「国科会」提「研究成果奖励」,不能向「学术界」证明学术能力与表现。至于有把关作用的 严格译评,与翻译作品亦有同样的命运,甚至更受到歧视。[10]

今天,大概很少人会质疑翻译对学术研究、文化、科技、教育等领域发展重要性,但吊诡的是,专业编辑、翻译工作、译评,在学术界与出版界却都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上文对《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更新》的评论,固然是对郑武国先生翻译工作的批评,但亦意谓着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在 本书编审专业上,有诸多的缺失,极待改进。此外,笔者也希望,这篇译评还能发挥抛砖引玉的作用,有助于建立人文社会学科翻译书严肃书评的建制。如此,才可 能形成良性的循环:编辑、翻译、译者、译评都受到应有的重视,而翻译书产业出版更优质的作品。
初稿:2001年4月
第一次修正:2001年7月
第二次修正:2001年10月
--------------------------------------------------------------------------------
[1] 本译评依据的版本,是Anthony Giddens, The Third Way: Renewal of Social Democracy. (London: Polity Press, 2000)。中译本乃郑武国译,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的《第三条路:社会民主的更新》,2000年6月初版三刷。
[2]在笔者看来,陈总统当时或今天所谓的「新中间路线」或第三条路政治,似乎是指在两岸关系上的「不急独不急统」,或「终要独,而不急独,终不统而不急着说不统」。这样的「新中间」与纪登斯的「第三条路政治」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兹不赘。
[3] 原著1998年出版至2000年己买至七刷,1998两刷,1999年三刷,2000年两刷。
[4] 「有待商榷的译法」,是指错译、漏译或演释过当的译文。
[5] 事实上,李先生年轻时还两次加入共产党,详见戴国辉、王作荣口述,夏珍记录整理,《爱憎李登辉》,台北:天下远见出版股份有限公司,pp.34-44.
[6] 当然,著作权法的实施以前台湾已引进大陆的译本。大约在民国七十年起,许多地下出版业者早已大量引进西方人文与社会科学(特别是老、新马克思思想方面)着 作的大陆译本,以台湾大学一带流动的书摊为主要的销售点。而在政府单位管制日渐宽松后,更有「唐山」、「结构群」等店销方式出现。早期引进的大陆译本,由 于简体字的政治敏感性,业者大都会重排为繁体字出版,像「唐山」、「谷风」和「里仁」。但「结构群」更为前进,直接用简体字版翻印。
[7] 这要求似乎难以实现,因为专家的审稿费成本,会抵消业者引进大陆译本的效益。
[8] 根据联经编辑部对译者的介绍,我们只晓得他是(台湾的?大陆的?香港的?)法学博士。但从译文的译笔、用字和译注的特征,我们可以推断说,译者很可能是大陆学者。有趣的是,中译P.133第一段,还留有「范例」(范例)的简体字遗迹。
[9]读者可直接翻阅中译本,自行体会。
[10] 在别的文章里,我曾指出,在学术的系谱里,「创作」是正宗,「翻译」是孽子,而「译评」则是「孽子之孽子」,身分地位极为低微。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33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ten-thinkerinqngk]看正體原文[/urlinqngk]

书名 《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Thinkers of the New Left )
著者 Scruton
译者 胡庆袓
出版资料 台北市:五南,1994。

译评人 戚国雄
评胡庆袓译之《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1]

戚国雄,佛光人文社会学院哲学研究所,Email: kchi@mail.fgu.edu.tw

五南图公书在今年一月出版了史克库顿(Roger Scruton)原著,胡祖庆先生中译的《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2],恰巧笔者对新马克思主义和翻译工作都颇感兴趣,一看到该书,就亳不迟疑买一本回家拜读,但与史克库顿原书对照后,却好生失望,因为中译本在形式与内容上,都有不少待商榷之处,故草拟本文,就教于胡先生。

形式上的问题,与译者选译此书的目的和「节译」的翻译策略有关。在译 序中,译者认为:
欧美研究「新马」的著名学者甚多,各自的理论体系尤为庞杂,所以即使坊间出了不少这方面的书,一般读者仍有难窥全貌之 叹......这许多「新马」出版品中,文字艰涩者十居八九,一般人殊难理解。为此,笔者乃不揣昧漏,节译史克拉顿的《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乙书,祈使对 「新马」有兴趣的读者,能从「最少的文字中」,得到对「新马」较为「全面的基本认识」。(胡译 1994:2)

新马各家学者对马克思主义都有或多或少的修正,其中有许多观点值得我们加以深思。以译者的认识来说,今天的台湾社会仍然需要较多的批判,才能防止它进一步的腐化。因此读者对批判理论不妨多多留心。(胡译1994:2)

准此,译者选译此书的主要目的是:使读者能「从最少的文字中」,一「窥新马之全貌」、对新马有「全面的基本认识」。一旦读者「留心批判理论,加以深思」,就能形成对台湾社会较多的批判,如此,「才能防止它进一步的腐化」。
姑不论史克库顿这本书的译介,能否达成「对台湾社会较多的批判,防止 它进一步腐化」的最终目的,我们质疑的是:史克库顿一书能否让读者「窥『新马』之全貌」、对「『新马』有全面的基本认识」。除此,下文更指出,胡先生为了 达到自定的翻译目标,在中译书名、节译、删改等做法上,很可能扭曲了原作者的写作意图,模糊了其对新左的主要论断。

《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名不幅实的译名
史克库顿原书是讨论「新左派的思想家」,而不是新马克思主义家(neo-marxist);「新马克思主义」是指「所谓的法兰克福学派(Frankfurt School)、其后的某些『新左派』和其它马克思思想的诠释者」[3]换 言之,「新马」在内涵上大于「新左」,我们无法像胡先生那样,以史克库顿选择的 所谓新左派思想家来代表整个新马克思主义。更重要的是,若新马克主义的主要内容之一,是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那么,胡先生更没理由把史克库顿一书译名 为《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并希望读者能通过译本对「新马」有「全面」的认识;理由是,该书讨论的人物,属「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的,严格上说,「只 有」哈伯马斯,其它像霍克海默、阿多诺、马库色等被视为学派健将的,则全部缺席,更遑论是佛洛姆(Fromm)、普洛克(Pollock)、纽曼 (Neumann)、罗文提尔(Lowenthal)等人。史克库顿原书既然对法兰克福学派几无着墨,就算中译将之改名为《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也无补 于事,而且,此一译名由于名不幅实,不但相当误导,也模糊了原书的焦点。再者,由于原书在「批判理论」上只论及哈伯马斯,所以,译者之希望「读者通过本书 一窥新马之全貌、对批判理理多留意,进而对台湾社会有较多的批判,防止其进一正的腐化」,根本就是缘木求鱼,是一大奢望!

粗暴的翻译策略
大动手脚──砍掉四章
即使退一步说,假定史克库顿原书所讨论人物足以代表新马之全貌,但胡 译却为了让读者「从最少文字」中得到全面而基本的了解,一口气杀掉了四章,达原书四份之一篇幅,而且,在译序中并未言明。原书本来共介绍十四个人物,但中 译本却大刀阔斧的,把第五、第六、第七、第十二等四章(分别讨论李恩(R.D.Laing)、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巴霍(Rudolf Bahro)和安德逊(Perry Anderson)四人)「不声不响地」一笔勾消。

译者可能辩称,译序中已声明「节译」。然而,一方面,中译本「封面」 上毕竟还是白纸黑字打着「Roger Scruton/着 胡祖庆(?)译 /」等大字; 另一方面,一般删掉原著篇章、大动手脚的翻译,理应在序言或译例中交待「节掉」什么章和为何删减。以中译本删掉的四人为例,胡先生是否认为他们的说法不登 大雅之堂,抑或层次过低,不足以为「新马」「新左」之表率﹖是耶﹖非耶﹖似乎总要有个说明。不加说明而径自大动手脚,不但误导读者,以为原书就是讨论十个 人物,对作者而言,也可说是十分粗暴无礼的作法。我们可称之为「翻译的暴力」(translation violence )。

削足就履的节译
虽然胡先生并未说明为何砍掉四大章,但对「另一种翻译的暴力」──以 胡先生的话来说,那只是「略去原作者的许多观点」──则有所交待(胡译: 2)。但所持理由却相当特别:
本书作者是英国著名的保守派学者,原书对「新马」的批判十分强烈,甚至直指为新左派(New Left),为使读者得到「较为平衡的认识」,原作者许多观点都予之略去;并且尽量衡平〔笔者按:应为平衡之误〕地使用「新马」和「新左」两词(胡译 1994 :2)。

正如胡先生所言,史克库顿在书中大肆评击其所认定的「新左派人物」, 基本上,他对其心目中的新左人物就没有同情的理解。但由于对新马中法兰克 福一脉的主要人物几无论述,所以,我们只能说他批判其心目中的新左。在他 看来,马克思的许多思想早已受到有力反驳,但左派人物跟本置诸不理,不加 以修正或限制,仍奉之为社会分析不可争论之前提;史克库顿认为,像韦伯 (Weber) 、桑柏把(Sombart)、马洛克(Mallock)、海耶克(Hayek)、包韦克(Bohm-Bawerk)、梅西(Mises)和波柏 (Popper)等大家的驳斥都撼动不了左派的基本信念,我们很难期望谁影响得了左派人物。所以,他论断说,左 派的思想体系根本「不是以理性为基础的信念,」「体系中重要的主张,正好也是不容许质疑的主张」(the important propositions of left-wing thought are precisely those which cannot be questioned)。(Scruton 1985: 5 )[4]

除此,史克库顿的某些论断,甚至有情绪化人身攻击之嫌:「选择本书讨 论的人物,与其说是因为他们〔思想上〕有什么实质功绩(intrinsic merits),还不如说他们有代表性。他们之中,有几位脑筋有问题(abject dunces ),有些还算聪明(clever),至少也有一位可算某种天才(a kind of genius)。」但不管他们是天才或白痴,史克库顿都认为,他们的名声,只是靠激起学生运动,搞校园革命得来的(Scruton 1985: 6),质言之,他们浪得虚名,「其影响力与其思想上的功绩并不相称。」(ibid: 7)

细察胡先生「让读者得到『较平衡的认识』而略去作者许多观点」的说法,应该是指:删去原书中火药味甚重的段落或 句子,目的是希望读者从书中得 到的全面而基本的认识,是「正面的」、可资学习借鉴的,可据之形成对台湾 社会更多批判,进而防止其腐化的。然而,这种正面的认识根本不可能寻之于 史克库顿的原作。史克库顿对新左(或胡先生心目中的新马)的思想绝对不假 以辞色,从头到尾一路批斗到底,更论断这个思想体系不是以理性为基础的, 其主张者也容不下别人正确的质疑(Scruton 1985: 5)。换言之,按史克库 顿之写作意图,是揭穿新左派的把戏,揭发其为「世俗宗教」(secular religon)、非理性意识形态的性格(Scruton 1985: 6)。但胡先生却为了一个自我设定好的译书目的──与原著写作动机、核心论旨背道而驰的目的,采削足就履的节译方式,大幅地、任意地删去(略掉)各章的许 多段落。这种做法,是对原作者相当不敬的翻译暴力。史克库顿对新左是否批判得当、公平,是可以进一步讨论的开放性问题,但我们无由通过特殊的中译书名,和 译者自定的翻译目标与奢望,有意或无意地扭曲、误导读者错解其写作原意和重要论断。

由于有这种削足就履的自我要求,并秉持让读者从最少文字来全面理解新 马的「安乐椅」原则[5],译者将原著脚注一律剔除,接不上的上下文只好非删即改,而史克库顿引述的各家原著的整段文字,百份之六十以下无法见天日,就算译出来,也七折八扣,或语多滑转。史 克库顿自称,在处理新左各人物的文献时,他采取抄小径的做法,有时只论及其单一的著作,要不然,就是轻薄短小的文集(Scruton 1985: 7)。要评论一个人的思想,只参考其单一的著作,或小小一本论文集,这种做法本来已非常艺高人胆大了;这种方式下,对被讨论、批判者的原典之引述,可能已 不够充分,甚至是以偏概全,到了中译时还一删再删的话[6],便可能会使读者认为史克库顿自说自话、自己制造稻草人来攻击,而陷他于不义。总之,如此形成中译本,虽难说与原书相去甚远,但至少可说是面目全非,不忍卒睹。

结语
基于上面的陈述,笔者认为:《新马十大思想家评介》无法达成译者自定 的目的,其名不符实、大量删减原文和削足就履的自我要求,不但对原著者相 当不敬,也很可能误导读者。总之,中译本充满极其粗鲁的翻译暴力,不足为 训。至于译文内容上的错误或可斟酌之处,亦所在多有,但本文不拟逐条讨论,有兴起的读者可自行对照原书与译文。[7]
--------------------------------------------------------------------------------
[1] 本文原载《鹅湖学志》,第十期,台北:鹅湖月刊杂志社, 1994, pp.179-187

[2] Roger Scruton, Thinkers of the New Left. 1985, London: Longman,

[3] Alan Bullock and Oliver Stallybrass, The Fontana Dictionary of Modern Thought, Fontantna: London, 1977, pp. 415-16

[4]这一句的中译「......左派学者的论点既不能证明为是,亦不能证明 为非」(胡译: p.9)是有问题。第一,史克库顿并非论断左派的所有论点,原文只说“the important propositions of left-wing”。其次, 史克库顿不是说它这些重要主张「不能证明为是,亦不能证明为非」,果真如此,史克库顿书中的批评就是无的放矢!原文是说那些论点「不容许质疑的」 (cannot be questioned ),在史克库顿看来,这即反映出左派思想体系乃是不以理性为基础的信念。

[5]哲学家怀海德(A.N.Whitehead)曾有名言,意谓:哲学并非在安乐椅上,轻轻松松把玩的事情。果真如此,希望读者读最少的文字,或快速阅读后,即能对新马有「全面」的基本认识,是相当不实际的想法,也看轻了哲学(不论是纯哲学或社会哲学与思想)的严肃性。

[6]胡译除了整章删掉四章原文,在译出的许多章里,对史克库顿本人的说法也 往往有边译边删的毛病,以「沙特一章为例」,原文几砍掉三份之二。更严重的是,原书第十六章「What is Right﹖」(胡译译之为「结论」)本为史克库顿就「Power and Domination、Community and Institutions、Powerand Coercion、Class and Agency、Coercion and Consent、Civil Society and Tate、Left and Right、Corporate Personality、Rule of Law、ideology and Opposition、Politics of the Right」等十一个论题,正面阐述其保守主义的立场,并辩驳左派的相关意见,最后,并附上一小节对左派的总评。由此看来,第十六章是相当重要的(对作者 或读者同样重要!)但中译本将长达十九页原文「节译」出三页──只译出「Power and Domination和Community and Institutions」两个论题,并径以此为整本书的结论。此做法可说是暴力中的暴力,令人不以为然。

[7]在学术界的看法里,逐条逐句的译评既非「积极的」独立创作,读来又费时费神,实乃锁碎而无多大学术值价的饾饤工作,虽然笔者并不同意这种看法,但本译评以胡译翻译上的大问题为评论重点,故不拟在此作细部的讨论。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37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translatisms53ffm]看正體原文[/urls53ffm]

书名 《诠释学》(Hermeneutics )
著者 Richard E. Palmer
译者 严平
出版资料 台北:桂冠,1992。
译评人 戚国雄

评严平译之《诠释学》
Richard E. Palmer着的Hermeneutics虽然成书甚早,但其对诠释学主要论题及相关思想家都有深入浅出绍介,在英美十分受到欢迎。该书英文版1969年 由美国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至今已经三十年整,但到1980年初版已印行了第五刷。台湾桂冠书局印行的中译本采用(中国大陆?)译者严平所译之本子,并经 张文慧、林捷逸校阅,于1992年出版,1997年初版在台已经第三刷了。这本书虽是入门著作,但毕竟属思想类,能出到第三刷,显见中译本亦颇为本地读者 所喜。
然而,中译本虽经校阅,但在文字上还是十分缠绕,不少错译之处仍未经修正。本文拟就全书之序言及正文前九章,各采若干误译或有问题之处来加以评论,希望出版者能仔细校阅译文并改版印行,以免误导读者。

有待商榷的译文
序言部分
1.「研究期间,需要对变得日渐明晰的诠释学本身的发展、意义和范围,做某种基本的澄清。」(p. i)
原文是“…during which the need for some fundamental clarific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meaning, and scope of hermeneutics itself became evident.”(p. xiiii)
译文中「……变得日渐明晰的诠释学本身……」是错误的,“became evident”不是用来形容诠“hermeneutics itself”, “became”的主词是“need”,“evident”则是主词补语。按笔者的理解,原文的意思是:
研究期间,显然看出必需对诠释学本身的发展、意义和范围做某种基本的澄清。

2.译文「我决定让陈述语言学原罪的『诠释学』严格处于实践范围内。」(中译: ii)。这句的原文‘I have decided, however to leave “hermeneutics” in its state of philological sin on strictly practical grounds’(p.xiv)。
「……让陈述语言学原罪的『诠释学』」是错误的译法,其原文‘to leave “hermeneutics” in its state of philological sin”,应为「不改变 “hermeneutics”在语言学上的原罪状况」。为何这样说呢?因为有人根据言语学的理由,反对Palmer不用 “hermeneutic”而用“hermeneutics”(加以一个“s”)来指称「诠释学」这门学问。Palmer承认,反对者持之有故,言之成 理,但他还是“on strictly practical grounds”而继续使用加了“s”的 “hermeneutics”。如此解说,将 “on strictly practical grounds”译为「严格处于实践范围内」,其之为误译就不言而喻了。

第一章部分
1. “…and several recent books in English are available on hermeneutics in the theological context.”(Palmer, p.3)
中译「英国近年来出版的论诠释学的著作,都可运用于神学论著的文脉之中」,是错误的。原文的意思很简单:晚近英 语世界有几本论著,讨论神学脉络中的诠释学。译文中的「……运用于……」,想必是对译 “available on”。 “available”的意思是“able to be got, obtained”,即买得到或找得到,而不是「可运用」。“books in English……on hermeneutics”也不是指「英国出版的论论释学的著作」,而是英语写的论释学的论著。

第二章部分
1. “Significantly, Hermes is associated with the function of transmuting what is beyond human understanding into a form that human intelligence can grasp.”(p. 13)
中译主要的意思是错误的:「重要的是赫密斯是与这一功能──将人类理解的东西变成能够握把的人类知识──结合在 一起的。」(p. 14) 而主要问题在,将“what is beyond human understanding”译为「人类理解的东西」。“what is beyond human understanding”明明就是「人类理解之外者」,即人类无法理解者。今试重译如下:
重要的是,赫密斯与此一功能有关,亦即,将人类无法理解者,转变为人类理智能把握者。

2. “It is of interest to note how ignorant most literary critics are of the approaches to the task of interpretation which can be found in contemporary Christian theology”(p.14)
中译错得很澈底:「注意到很多文学批评家考察诠释任务时多么无知是很有趣的。他们那种考察,也可在当代基督教神学中找到」(p.16)。笔者试重译如下: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代基督教神学中可找到达成诠释任务的诸多途径,但文学批评家对这些途径竟是何等的无知。

第三章部分
1.“Each of these definitions is more than an historical stage; each points to an important ‘moment’ or approach to the problems of interpretation. They might may be called the biblical, philosophical, scientific, geisteswissenschaftliche, existential, and cultural emphases.” (Palmer, 33)
中译:「这些定义中的每一个都不只是一个历史阶段;每个定义都暗示了一个重要『因素』或接近了诠释的问题。可以说,它们都强调了圣经的、哲学的、人文学科的、存在的和文化的方面。」(p.37)
中译有两点待商榷。其一,「每个定义暗示了一个重要『因素』或接近了诠释的问题」与原文颇为出入。原文 “each points to an important ‘moment’ or approach to the problems of interpretation” 大意是说,「六个有关诠释学的定义,都提示了处理诠释问题的一种重要『环节』、『因素』或进路」。这层意思可从Palmer第三章注脚一的说明中得到佐 证。其次,Palmer在注脚中明确说明这六种定义可分别称为「圣经的诠释学」、「语言学的诠释学」、「科学的诠释学」「人文学科的诠释学」…….,所 以,中译说「它们『都』强调了圣经的、哲学的、人文学科的……的方面」,是「绝对」错误的译法。

2. “To interpret a great expression of human life, whether it be a law, literary work, or sacred scripture, calls for an act of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Dilthey asserted, an operation fundamental distinct form the quantifying, scientific grasp of the natural world; for in this act of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what is called into play is a personal knowledge of what being human means.” (p.41)
中译:「狄尔泰断定,为了理解人类生活的伟大表现──无论这种表现是法律、文学作品,还是神圣的经文──都要求一种历史的理解行为,一种基本上是对自然界定量的、科学的把握之操作,因为在这种历史的理解行为中,起作用的是关于人类意想到的个人知识」(p.47)
中译有两点错误。译文前半部分,「狄尔泰……还是神圣的经文……」并无多大问题,后半部份却是一步错满盘皆落 索。特别是,“an operation fundamental distinct form the quantifying, scientific grasp of the natural world” 这个同谓语译成「一种基本上是对自然界定量的、科学的把握之操作」,根本与原文意义「背道而驰」:这种操作基本上有别于对自然世界那种量化的、科学的把 握。
其次,将 “a personal knowledge of what being human means”译为「关于人类意想到的个人知识」,更是不可索解。笔者认为,它其实意谓:「对人之所为人的意义的个人认知」。

第四章部分
1. “… he argues strongly for the autonomy of the object of interpretation and the possibility of historical “objectivity” in making valid interpretations.” (Palmer: 46)
中译「他对使得诠释有效的诠释客体的自律和历史『客体』的可能性提出强烈异议」(p. 53)很有问题,「……提出强烈异议」的译法,根本与原文意义背道而驰。而且文字已达「不可索解」的地步。今试重译如下,让读者自行判断:
他〔贝提〕强烈主张,诠释对象有自主性,而形成有效诠释上,历史的「客观性」也是可能的。

2. “Hirsch maintains that the author’s intention… He argues, further, that this intention is a determinate entity about which objective evidence can be gathered…”(p.60)
中译(p.70)第一句 将“intention”错译为『意义』,第二句虽正确译为『意图』,但又错解了从属的形容词“about which objective evidence can be gathered”;误译之为「这种意图是一种能够把客观证据集中起来的一种确定实体」。事实上,原义是:这种意图,是可以收集证据加以证明的一种明确定 的存在物。

3. “The objective of hermeneutics, says Hirsch, is not to find the ‘significance’ of a passage for us today but to make clear its verbal meaning.”
中译「赫许认为,诠释学的客观性目前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找到一个段落的『意蕴』,而是要澄清段落的词意」 (p.71)这句译文错误有二,其一是把“objective”错解为「客观性」。虽然“objective”的字典意义的确有「客观的」这一条,但那是 形容词用法,不指「客观性」(objectivity)。其实,“objective”在这里是名词,但既不意指客观的或客观性,而是「目的」或「目 标」。其次,译文中所谓「目前对我们来说……『意蕴』」。今试重译这句,以兹比较:
赫许认为,诠释学的目的,不在于发现某段文字在今天对我们有何义蕴,而在于澄清其词义。

第五章部分
1.“The preoccupation with valid judgment causes the question of what elements are involved in all understanding to be passed over”(p.66-67)
「对有效判断的先入为主的偏见产生了这个问题:在所有被忽略的理解中涉及什么因素?」(p.75)这句译文有两 点错误。其一,“preoccupation”字典意义虽有「成见」或「偏见」之义,但从上下文来看(Palmer: 66-67),这句话是进一步说明,赫许汲汲于寻求对文句意义「有效的诠释」和「有效的判断」,会造成一个问题,亦即,看不到所有理解都涉及的那些因素。 这也是译文第二个错误所在。今试重译如下:
汲汲于有效的判断,会造成这个问题:看不到所有理解都涉及的那些因素。

第六章部分
1.“So knowledge of something of the work of Wolf and Ast is a prerequisite for understanding Schleiermacher. As we shall see, however, many of their conceptions are of continuing importance to hermeneutics, worthy in themselves of the attention of anyone seeking to penetrate the variant directions and complexity of hermeneutics as a whole.”(p.75)这两句话中译的问题,出在第二句:
「然而,一如我们所见的,无论他们的许多观念对诠释学是否至关重要,他们都值得任何力图渗透到做为一个整体诠释学不同指向,和复杂性中之人的注意」(p.86)。为了节省篇幅,今试重译之,由读者自行对照:
然而,我们在下文会指出,他们的许多观念,对诠释学有持续不断的重要性,任何人想通盘掌握整个论释学的多种方向及复杂性,那些观念本身就值得多加留意。

第七章部分
1.“This art, Schleiermacher contented, is in its essence the same whether the text be a legal document, a religious scripture, or a work of literature.”(p.84)
中译「施莱尔马赫争论的实质上也是同样的东西:原文是否一篇法律文献,一篇宗教经文,或一部文学作品」(p.95)是完全错误的,请与这样的译法对照:
施莱尔马赫主张,此一艺术〔译按:即作为理解艺术之诠释学〕本质上都是相同的,不论诠释的文本是法律文件,宗教经文,或者是一部文学作品。

2. “In 1799 Schleiermacher had already, in his famous tract addressed to the cultured despisers of religion, decisively rejected metaphysics and morals as a basis for the phenomenon of religion.”(p.85)
中译「一七九九年,施莱尔马赫已经在其著名的论文中,谈到过有教养的宗教藐视者,他们断然拒绝将形上学和道德当做宗教现象的基础」(p.96)之错,错在将张冠李载,将「断然拒绝将形上学和道德当做宗教现象的基础」之帽子扣在「有教养的宗教藐视者」头上。实则,原文是说:
一七九九年,施莱马尔赫针对有教养的宗教藐视者写了一篇短文,文中,施氏已断然拒绝以形上学和道德为宗教现象的基础。

第八章部分
1.“It was Dilthey’s aim to develop methods of gaining ‘objective valid’ interpretation of ‘expressions of inner life”(p.98)
中译「狄尔泰的目的,不是要发展获得『内在生命的表现』的『客观上有效』的诠释方法」(p.111)之误,在于刚好否定了原文所肯定者。原文用以肯定的口吻说:
狄尔泰的目的,在于开展诸多方法,俾形成对「内在生命表式」在「客观上有效」的诠释。

2.“Rather, the problem is to specify what kind of knowledge and what kind of understanding is specifically appropriate to interpreting human phenomena.”(p.100)
中译「相反,将何种知识,何种理解等殊化的问题才尤适合诠释人类现象」(p.112)是有问题的。关键在于, “specify”并不是什么「特殊化」,而是“state or name clearly and definitely”,即详加说明或确切说明。因此,笔者认为原文恰妥当的中译是:
确切地说,问题在于明确说明,那类知识和那类理解特别适用于诠释人的现象。

3.“Dilthey held that the dynamics of man’s inner life are a complex matter of cognition, feeling, and will, and that these cannot be made subject to the norms of causality and the rigidness of mechanistic, quantifying thinking.”(p.102)
这句的中译(p.116)之错误,在于将“these cannot be made subject to the norms of causality”译为「它们〔国雄按:即认知、情感和意志〕不能受制于偶然性规则」。于此,「偶然性规则」对译“norms of causality”,刚好适得其反。“norms of causality”应为「因果律之规范」。狄尔泰本意谓,知情意不受因果法则支配。

第九章部分
1. “Phenomena, then, are ‘the collection of what is open to the light of day, or can be brought to light, what the Greeks identified simply with ta onta, das Seiende, what is’.”(p.127)
中译「照此看来,phenomena就是『向白日的光明,或能够带来光明的东西开放的集合,和希腊人证明完全与 存在(希腊文是ta onta, 德文是das Seiende, 英文是what is.)相同的东西之集合』」(p.145)有三点值得商榷。其一,将“the collection of what is open to the light of day, or can be brought to light”译为「向白日的光明,或能够带来光明的东西开放的集合」,是不太正确的。首先,“of what is open to the light of day”和“or (of what) can be brought to light”是两个独立的介词片词,分别修饰整“collection”这个主词补语(subjective complement)。但细察译文,似乎将“or (of what) can be brought to light”亦当作 “open to”中“to”这个介词的受词,因而才会将「开放」置于「或能够带来光明的东西」之后。其次,以被动语态表述的 “or (what) can be brought to light”,亦不是带来光明的东西之意,而是「可被揭露者」。复次,“what Greeks identified simply with…中的“identified simply with”,译为「证明完全与……相同」亦大有问题。动词词组“identify with”的意思是“to consider something equal to something”,即认为某事物与别的某事物相等,何来「证明」相同之意?而“simply”的字典意义根本就没有「完全」这一项。

2. “…the structure in being which makes possible the actual exercise of understanding on an empirical level.”(p.131)
要理解中译「此结构能在一种经验的标准上使理解的实际训练成为可能」(p.149)的问,可与笔者认为较恰当的译法相对比:
此结构使得经验层理解之实际运作成为可能。

其它问题
译名不统一造成的思想混乱
译名之不同一,不但增加阅读的困难,更容易造成思想的混淆。特别是,某些思想家的重要概念,在台湾有某种较通行 的译法,在大陆可能亦另一种译法。以Being and Time为例,台湾学者较偏好《存有与时间》的译法,大陆则译为《存在与时间》。姑不论那边译得比较好,或采用那边的译法,在中译本全书首尾一贯是最起码 的要求。但中译本在许多重要概念的译名上,却三番两次出现不统一的译法,同一个概念,有时用大陆惯用的译名,但在某些地方却有采用台湾惯用的译名,甚至又 交叉使用的情形,造成阅读时思路极大的混淆。由于类似例子很多,无法一一胪列,只能稍加提示。

例如,das Sein(being)严译大都译为「存在」(这是对岸通行译法,台湾则译为存有) ,但有时候禁不住译为「存有」,例如:「他的辨证诠释学并不是建立在自我意识之上,而是根据着存有(grounded in being),根据着人的在世存有(human being in the world)……。」(pp.192-193)然而,译文中『存有』一词,却「大都」是用来对译“Dasein”!读者可翻开译文第九、第十章便一目了 然。可是,这又产生问题了,中译虽然大都将“Dasein”译为「存有」,时却又译之为「此在」(此为大陆惯用的译语),这种情形甚至出现于同一段文字 里,试看:
诠释学就成了「对存有(Dasein)之存在(being)的诠释」。从哲学上说,诠释学展示了「此在」(Dasein)可能性的基本结构……此在使它本身认识到存在的本性……(p.148)

至于 “ontology”、“ontological”,中译本「大都」译「本体论」「本体论的」(大陆较通行的译法)但偶尔「存有论(学)」或「存有论(学)的」等译法还是不甘寂寞地跑出来(pp.192-193)。

结语
总结本文所述,笔者有一点结论和一些感想。结论是:根据前文的评论,我个人认为《诠释学》这个译本在信、雅、达的要求上都是不及格的 。但该译本初版至今三刷,应该已出售约一万本之普。出版该书之书商理应在第三刷售罄时仔细修订后才再版。

根据封面及版权页,我们晓得,本书的译者是严平(先生?小姐、大学教授?研究生?),而张文慧、林捷逸(先生?小姐?学者?学生?)则负责「校阅」全书。但不论译者之译法和校阅者之「校阅」都是有许多问题的。

但不管翻译或校阅得好不好,书商似乎应该在书的封底里或其它地方,对译者或校阅者的经历做扼要介绍(当然包括原作者)。要介绍校阅者,一方面表示重视其工作的价值,他方面是课之以确实「校阅」甚至是校订之责,而不是校校错别字,顺顺一小部分不通顺译文。

书商愿意出版思想的译本,至少意谓它重视翻译这项文化活动,介绍译者和校阅者,是表示其对从事这项文活动的人一 分微薄的敬意。缺少这份敬意,尤其是,缺少对翻译之严谨要求,大量出版翻译作品(特别是大陆所译之作品 )等于完全将翻译当作将本求利之事。虽然,在商言商,但品质不佳的译本不但扭曲原作着思想,还会误导读者。我想,这是思想翻译作品出版商应该引以为戒的, 亦显示出翻译作品充斥的今天,译评工作乃是值得学界耕耘的园地。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42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postmoden7qtcbi]看正體原文[/url7qtcbi]

书名 《后现代状况》(The Postmodern Condition: A Report on Knowledge)
著者 Jean-Francois Lyotard
译者 罗青
出版资料 台北:五四书店,1989
原出版资料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4

译评人 戚国雄
<评罗青译之《后现代状况》>[1]

壹、前言
作为建筑、文学、艺术、哲学与政治的运动,后现代主义及相关论争在西方的发展,至少也有二十多年。[2]台 湾的学术界,也顺着以往追逐西方思潮的学术边陲性格,在近五六年来也兴起后现代主义热,一如前几年流行的解构主义风潮。当然,批评台湾学术界有边陲性格, 批评它追逐西方,并不意谓我们应排斥西方思潮这种「异文化」(other culture);我们所要求的,是要建立本土文化的主体性,而又能吸收异文化的精萃。但要吸收异文化的精萃,却不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式的呼应或热潮所 能达成的,扎实而深入了解相关文献,是其必要的条件,而有系统地译述这些相关的文献,更是相当基本而重要的工作。但在这方面,国内学术界的贡献是微乎其微 的,至少在哲学这个范畴来说是如此。这也难怪,台湾的学术界根本不认为翻译及相关工作(如译注、译评)有学术价值。台湾学术界俨然有一学术价值分类的光 谱:「创作」是嫡长子,有正统学术价值,次为「翻译」,属非正统之孽子旁枝,是字典加文法书的工作,而「译评」则等而下之,为「孽子之孽子」,连旁枝末流 都够不上,当然完全没有学术价值。

但在这种氛围下,以诗文、艺术创作著称的罗青先生,却愿意穷五年之力,翻译后现代主义中哲学方面的经典——李欧塔的《后现代状况:一个有关于知识的研究报告》[3], 此举是极为令人敬佩的。罗先生自谦不懂哲学,但译文中规中距,尤其李氏原书虽不厚,文字却十分缠绕(罗译:134),唯罗先生中文造诣佳,翻译技巧上乘, 加上译文凡五易其稿,使得整体结果大体兼顾了信、雅、达之要求。只不过,译文中涉及思想的某些部分,在精确性上不尽周全。本文之撰写,目的不在负面指责, 而在于一方面提供修正建议[4],俾使罗先生的译作精益求益,他方面,也代表一个哲学工作者,对罗先生的努力表达敬意与正面的响应。

贰、关于中译本依据的版本
罗先生自谓「李氏此书的英译本是经过他亲至校正认可的,故翻译时,没有再费神与法文原本对照,一切皆以英译为 准」(罗译:134),这明明是说,《什么是后现代主义﹖》中的译文是根据英译本译出的,但在p.136的脚注里罗先生却有矛盾的说法:「本卷译自 Jean-Francois Lyotard, La Condition postmoderne, rapport sur le savoir,(Minuit,1979);参考Geoff Bennington, Brian Massuni 的英译本The Postmodern Condition: A Report on Knowledge(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1984)。罗先既说中译一切皆以英译为准,不与法文原本对照,却同时又说它「译自法文本」,英译本只是参考;这是互相矛盾的说法。

参、待商榷的部分译文
詹明信的序言
1.「李欧塔讨论以新观点来研究哲学及其典范所产生的后果,早已由孔恩(Thomas Kuhn)和费若班(Paul Feyebend)等理论家开其先河;在立论时,本书则隐约反映出,他反对哈伯马斯(Jurgen Habermas)「合化法危机」的观念,和对「无噪音」(noisefree)、透明无阻的、完全沟通社会的憧景。(罗译:137)
衡诸原文:“For Jean-Francois Lyotard's discussion of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new views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its paradigms, opened up by theorists like Thomas Kuhn and Paul Feyebend....”(Jameson: vii),我们可发现中译首句并不精确。首先,从译文本身看,好像是说李氏的讨论早已由孔恩等理论家开其先河,或者是「......所产生的后果由孔恩等 理论家开其先河」。但事实上两者皆不是。原文的意义是,李氏讨论科学研究及其典范新观点之影响,而这些观点是由孔氏等理论家开其先河的。其次,把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its paradigms”译为「哲学及其典范」,也是不恰当的。总之,原文似应译为:
李欧塔讨论科学研究及其典范之新观点的后果,这些新观点是由孔恩、费若本等理论家开其先河的。

2.「......『有计划性衰竭的官僚政治社会(bureaucratic society of con?trolled consumption)」(罗译: 137)“controlled consumption”一词显然不指什么官僚社会「有计划性衰竭」,而是指「控制性」或「有控制」的消费。现代社会的官僚制度,特色正在于其依照「工具 理性」之指令而不断膨胀,它不太可能自废武功地,「有计划性的衰竭」。

3.「过去,摹拟再现在本质上,是属于写实式认识论的(realistic epis?temology),大家认定摹拟再现是为了主观需要......」(罗译:138; Jameson: vii)。
在文学领域里,“realism”可能较宜译为「写实主义」,相对地“realistic”可如译者那样,译为 「写实式」。但在哲学上,若用来形容知识论(或认识论),“realistic”通行的译法乃是「实在论的」。其次,译者把“for subjectivity”译为「为主观需要」是不贴切的,盖因实在论之知识论是在「认知主体与客观」二分的前提下立论的,这里 “subjectivity”不是主观,而是主体或主体性。

4.原文「...the cognitive vocation of science would however seem even more disastrously impaired by the analogous shift from a representa?tional to a nonrepresentational practice. Lyotard here ingeniously “saves” the coherence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experiment by recast?ing its now seemingly non- or post referential “ epistemology” in terms of linguistics, and in particular of theories of the performative(J.L. Austine)....」(Jameson: viii-ix )
中译:「......以模拟手法,把有关摹拟再现问题讨论,比附到非摹拟再题〔译注:指科学〕的讨论,会对科学 认知的功能,产生了灾难性的伤。〔译注:从李欧塔的观点来看,科学家与小说家没有什么不同。这对迷信科学是唯一真理的人,当然是一种灾难性的打击〕。在 此,李欧塔从新改造目前似乎是「非」或「后」指涉式的“认识论” non- or post referential epistemology),从而巧妙的「挽救」了科学和实验,使他们保持了一贯性。他重新改造的手段,来自语言学的观念,特别是从奥斯汀(J. L. Austin)运作效能式(performative)(行为科学)的观点。」(罗译: 139 )
罗译把“...the cognitive vocation of science would however seem even more disastrously impaired by the analogous shift from a nonrepresentational practice”译为「以模拟手法,把有关摹拟再现问题的讨论,比附到非摹拟再现的问题,会对科认知的功能,产生了灾难性的伤害」是不够精准的。
詹明信是说,在李欧塔的说法里,「实在论的知识论」(realistic epistemology)以知识或艺术,乃独立于主体外的客体之表象(representation)〔笔者按:罗译为「摹拟再现」〕,或客体于主体中 的再生产。但知识或艺术作为表象之功能,却处于危机之中,甚至由表象性转变为非表象性,换言之,知识或艺术不再如镜子般,反映(mirrors)或象表 (represent)独立的实在。李氏即从这种表象功能之危机,或者说,艺术由表象性转变为非表象性之危机,来讨论卢卡奇到全盛现代主义的转折。而类似 的转拆,由于孔恩、费若本等人的新科学哲学,也出于科学里。因此,笔者认为这句似应译为:
科学从表象性到非表象性之类似(analogous)转折,对其认知的职志带来似乎更为灾难性的伤害。
其次,把“theories of the performative(J. L. Austin)”一语译为「运作效能式(performative)(行为科学)的观点」(罗译: 139),是有问题的。Austin虽认为“performative”这种言说(utterance)或句子,说出来的时候可表明了它本身的 “illocutionary force ”。所谓“illocutionary force”,乃指「我们说出一句话时,我们其实是从事某类行为)」,换言之,「说即做」(issuing of the utterance is the performing of an action)[5]属于“performative”的那些句字,奥斯汀自己提出的例子有:
我愿意。(在婚礼上说的)
我把这艘船命名为「依莉莎白皇后号」(把香槟往船首咂时候说的)
我把手表赠给我的第第。(在遗嘱上说)
明天会下雨,我跟你打睹六便士。
诚然,Austin的“performative”与言说者的行为有关,将之译为「运作效能式」也无妨,但 “performance ”,乃至是“theories of the performance”却不是一般所谓的「行为科学」(behavioral science),也与这类科学的观点无必然关连。所以,把“theories of the performative”译为「运作效能式(行为科学)的观点」是错误的,至少也是误导的。类似错误的译法,也出现在“…Lyotard’s promotion of the ‘performative’…”(Lyotard: xi)之中译:「李欧塔……倡导“运作效能”的行为科学」(p. 142)。

5.中译「无论如何,这种把当代科学,重新加以合法化的新方法,已广为人知,并遭受评估。在当代思想中,与上述 作法类似的“新戚”,相当得多。李欧塔之所以能够对一个老式科学合法化的内容,做回顾式勾勒及叙事性的分析,是因为老式科学合法化的理论,在我们这个时 代,已经土崩瓦解了。逼得我们不得不采取此一不得已的解决方法,一种非常特殊的,最后一分钟式的救援行动。」(罗译:139-140)
本句的原文为“However this novel way of relegitimizing con?temporary science is understood or evaluated--and it has many family re?semblances elsewhere in contemporary thought--it then retrospectively allows Lyotard to sketch a narrative analysis of the older forms of scien?tific legitimation, whose collapse in our own time imposes such desperate solutions, such remarkable last-minute salvage operations”(Jameson: ix)原文与译文比较之下,笔者认为此句应修正为:
这种把当代科学,重新加以合法化的新方法〔笔者按:即上文「借重语言学,特别是奥斯汀的“theories of performative”,来重铸科学研究及实验目前似乎是「非」或「后」指涉式知识论,以此挽救科学及实验,使之保持一贯性」〕,在当代思想中也有许 多「亲戚」,但不论我们如何理解或评估这种新方法,它的确让李欧塔能够对科学合法化诸多老式的做法,做回顾式的勾勒及叙事性的分析;在我们这个时代,这些 老式做法已土崩瓦解,逼得我们不得不采取此一不得已的解决方法,一种非常特殊的,最后一分钟式的救援行动。

6.罗译把原文xii「...in the great“actors” and “ subjects” of history─ the nations state, the proletariat, the party, the West....」中的「the great “actors”and “subjects”译为「伟大的『推动者』和伟大的『主题』」(罗译: 143),是不正确的。在这里,“subjects”和“actors”是相提并论,都是指活动的推动者或「主体」。这可从詹氏数段之后提到工人阶级〔无 产阶级〕为「历史之革命性主体」(revolutionary “subject of history”)一语,得到印证(Jameson: xiii )。奇怪的是,这时罗译却正确译之为「主体」。

7.“This persistence of buried master-narratives in what I have elsewhere called our‘political unconscious,’I will try shortly to demonstrate on the occasion of the present text as well.”
中译将“this persistence of buried master-narratives in what I have elsewhere called our‘political unconscious’”译为「这种坚持要埋藏(葬)正统叙事说法的心态,我在别处称之为我们的『政治无意识』……」是大错特错的。首先, “buried master-narratives”单纯是指「隐藏起来的正统叙事」,根本没有「要埋藏正统叙事」的意思;至于“persistence …in”的结构,也不是指「坚持……的心态」,而是指「隐藏起来的正统叙事」之持续存在于(continue in existence),或顽强存活于(survive )。因此,原文的意思应该是:
正统叙事顽强地隐身于我在别处所谓的「政治的无意识」,在下文,我会简单地说明之。

8.「那些为分析古典资本主义而发展出的论题纲要,仍然能够保存其效能和解说的威力吗﹖」(罗译: 145; Jameson xiii)中的『论题纲要』,原文是“categories”这个哲学常用的专有名词,应译之为「范畴」,至少也要译为「基本概念」。在这里,它是指马克 思「生产模式」、「生产关系」等概念。「论题纲要」是不正确的译法。詹氏在接下来的第二页又使用到“category of the mode of production”一语,中译却又改变口气,把“category”译为「项目」(「生产模式此一项目之研究......」),令人更难以索解。 (Jameson: xv; 罗译: 147)

9.原文“The question of social class, and in particular of the ‘proletariat’ and its existence, is hopelessly confused when such arguments conflate the problem of a theoretical category of analysis(social class) with the empirical question about the mood or influence of workers in this or that society today(they are no longer revolutionary, bourgeoisi?fied, etc.).”
中译为:「当关于分析社会阶级理论类别众说纷云时,社会阶级这个问题,特别是关于关产阶级 (proletariat)以及其是否存在的问题,便和现今各种社会中关于劳工情绪和影响力这种属于经验主义式的问题,无可救药地混成一团了。(现今的社 会不再是属于革命型态的,或中产阶级的社会了。)」(罗译: )
这段译文有几个问题。第一,这段中的“arguments”,其实是指原文同一段前文提到的几个问题的种种立 论,诸如:「做为历史革命主体的工业劳工阶级,是否仍能发挥其功能」、「是否是历史主体」、「工业劳工阶级是否不再在构造社会的力量上,占有重要的战略地 位,因而,我们必须放弃革命和社会主义之类的传统马克思主义式憧景」(Jameson:xiii;罗译:145);因此,把“arguments”译为 「关于分析社会阶级理论类别众说纷云」,大致不差,也可算是很好的意译,然而,“arguments”在原文中乃是“when such arguments conflate the problem of a theoretical category of analysis(social class)with the empirical question about the mood or influence of workers in this or that society today(they are no longer revolu?tionary, bourgeoisified, etc.)”这个副词子句的主词,整个副词子句是用来形容“The question of social class, and in particular of the ‘ proletariat’ and its existence, is hopelessly confused....”这个主要子句的(main clause)。但译文把“When such arguments”单独抽离出来,译为「当关于分析社会阶级理论类别众说纷云时」,而把“conflate the problem....bourgeoisifies, etc.”这个剩下部分混同为主要子句的一部分。如此一来,整段原文的意义就译错了。

其次,中译把「empirical question”译为「经验主义式的问题」也是不正确的。经验主义乃是哲学的一个学派,英文是“empiricism”。在这里,詹明信的意思是说, 「劳工在这个社会或那个社会中有何情绪或影响力」的问题(亦即,他们是否不再有革命情怀,是否已中产阶级化),乃是一个经验的问题(其真假有待经验验 证),没有必然性。顺着这点来说,中译「(现今社会不再是属于革命型态的,或中产阶级的社会了」)(罗译:146)也是不恰当的译法,这里「不属于革命型 态」、「中产阶级化了」,原文是指「工人」,而不是指「现代社会」。根据以上评论,笔者试重译原文如下:
这些分析工人阶级的立论,一旦把理论分析的一个范畴(社会阶级)之问题,和今天的某个社会中,工人阶级的情绪与影响力的问题(是否不再有革命情怀,或是否已然中产阶级化了等问题)揉合为一,则社会阶级这个问题,尤其是无产阶级存在与否的问题,势必令人困惑不已。

10.原文“What one can at least suggest here is that with Ernest Mandel Mandel's theorization of a third stage of capitalism beyond that of the classical or market capitalism analyzed in Capital itself, and that of the monopoly stage of ‘imperialism’ proposed by Lenin, there exists a properly Marxian alternative to non- or anti- Marxist theories of ‘consumer’ or ‘postindustrial’ society today....”(Jameson: xiv)
中译「在此,我们所能建议的是,孟代尔(Ernest Mandel)所建立的第三阶段资本主义理论,已经超越了古典马克斯主义《资本论》(Capital)一书中,所分析的市场资本主义,也超过了列宁 (Lenin)所谓的垄断独占市场,也就是帝国主义阶段。面对非或反马克斯主义者,对目前消费社会或后工业社会所提出的理论,正统马克斯主义者,必须在理 论上做抉择。」(罗译:146)
这段译文,主要问题在最后一句。詹明信的意思是说,由于孟代尔提出了第三阶段资本主义理论,它优于或超越了《资 本论》分析的古典或市场资本主义,或列宁的帝国主义阶段或独占阶段的说法,所以,面对目前非或反马克思主义的种种消费社会或后工业社会理论,马克思主义者 不一定要完全弃械投降,因为,「还有一条正确的马克思主义途径可供选择」(there ex?ists a properly Marxian alternative)。

11.中译「当然,最困难的还是以劳工理论价值来贯联文化和信息......。」(罗译:147)这句话的原文 是“the difficulty of articulating cultural and informational commodities with the labor theory of value.”(Jameson: xv)
中译的第一个问题是把“labor theory of value”译为「劳工理论价值」是错误的,应译为劳动价值论,即从劳动来看明价值,这是马克思经济思想的核心论旨;若译为「劳工理论价值,根本就显不出 其意义。其次,“articulating...with the labor theory of value”也不是指什么「以劳工理论价值来贯联文化和信息」,而是指「以劳动价值论来说明文化的和信息的商品。」

李欧塔的导论部分
1.“I will use the term modern to designate any science that le?gitimates itself with reference to a metadiscourse of this kind making an ex?plicit appeal to some grand narrative, such as the dialectics of Spirit, the hermeneutics of meaning, the emancipation of the rational or working sub?ject, or the creation of wealth”(Lyotard: xxiii)
中译「我将用“现代”一词来形容下列科学:例如精神辩证法(The dialectics of spirit),意义解释学(The hermeneutics of meaning),理性或应用科学之独立(emancipation of rational or working subject),财富创造之独立。......所谓“现代”科学,仍明显的与正统叙事说法(grand narrative)声势相通,以“后设论说”的方式,使自身合法化」(罗译:156)有两点待商榷之处。
第一是把「精神辩证法」、「意义解释学」、「理性或应用科学之独立、财富创造之独立」译成是李欧塔用“现代”一 词所形容的科学。其实,李氏原意义为,所谓“现代学科”,乃参照这样的一种后设叙述使自身合法化的科学:这类后设叙述明显诉求某些巨型叙事,如「精神辩证 法」、「意义的诠释学」、「理性或劳动主体之解放」、「财富之创造」。因此,译文「我将用“现代”一词来形容下列科学:例如精神辩证法,意义解释 学......」算是错误的译法。
其次,把“emancipation of rational or working subject”译为「理性或应用科学之独立」也是错误的,应译为「理性或劳动主体」之解放。这应是马克思或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虽然,李欧塔原文并未明说。由于这段文字包含重要概念之界定,所以笔者试重译原文如下:
我将用“现代”一词来形容这样的科学,它参照某类后设论述来使其自身合法化,这类后设论述,明显求助于某些巨型叙事,诸如「精神的辩证」、「意义之诠释学」、「理性或劳动主体之解放」,或者是「财富的创造」。

第一章部分
1.在英译本正文第四页最后一段,李氏谈到知识知识的商品性格,说知识之生产是为了出售、交换,知识成为了手 段,不是自身即目的,因此,它只有交换价值,而失去其「使用价值」。「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区分,是马克思经济学颇为基本的概念,李氏援用这种说法 来谈知识,正是要表明现在和未来,知识如其它商品一样,为交换而生产,失去其自身即目的的性格,其失去其使用价值。于此,罗译把“use-value”译 为「传统价值」,即使不能说全错,至少是相当误导的。也因把握不到这个观念,p.162的这段译文也是不对的,尤其是其随文注:
......今后,知识将为出售而生产,或为稳定新知识产品价格而消耗。在以下两种状况下〔笔者按:原文指「在以上两种状况下」〕,都会出现目的(goal)相互交换的情形。〔译注:这也就是说,将来知识会为了生产而生产,为了消耗而增产〕。(罗译:162)
2.“In the postindustrial and postmodern age, science will main?tain and no doubt strengthen its preeminence in the arsenal of productive capacities of the nation-states. Indeed, this situation is one of the reasons leading to the conclusion that gap between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will grow ever wider in the future.”(Lyotard: 5)
中译「在后工业与后现代的时代里,亳无疑问的,制造军火的科技能力,会继续在既有的坚实基础上,更进一步加强其在民族国家中,无比优越的地位!的确,以上情形正是导致已开发国家和开发国家之间,嫌隙越来越深的重要原因之一」(罗译:162)。

中译在拆散英文冗长句型的处理上,是相当成功的,可见出译者上剩的文字能力。然而,文中把“arsenal of productive capacities”译为「制造军火的科技能力」却是错误的。本句的立论是进一步阐明前文「〔科学〕知识为生产的主要动力」的意义,所以, “arsenal of productive capacities of the nation states”是指「民族国家生产力之『军火库』」;“arsenal”一词在这里是比喻性的用法,并不真的指「制造或储存军火的军火库」。由于科学知识 乃是「生产的主要动力」,所以其在这军火库中有优越地位。也正由于生产力军火库中的这项宝贝──科学知识、科技人员,要投入大量金钱与时间来培养,而已开 发国家「生产力『军火库』」中早已拥有这个宝贝,而且继续投入大量金钱使其精进,相对来说,开发中国家在科技知识上早已经落后,而投入的培养成本甚至比不 上开发国家用来精进的成本,所以,二者之差距会越来越大。在这种理解下,中译不但译错了这句,连同李欧塔附注的第一句也译错(c.f. 罗译:168; Lyotard: 87)
3.原文“The notion that learning falls within the preview of the State, as the brain or mind of society, will become more and more outdated with the increasing strength of the opposing principle, according to which society exists and progress only if the message circulating within it are rich in information and easy to decode.”(Lyotard: 5 )
中译「知识受制于国家范围的这个观念,一如头脑心智(brain or mind)受制于社会这种观念,都将因为与其相反的另一套原则之日益增强,而落伍淘汰!」(罗译:163)。在这里,英文“as the brain or mind of society”并非如中译意谓的,是“as the brain or mind falls within the preview of society”之简写。它的意义是「作为社会之头脑或心灵」,是用来形容「国家」的。

第二章部分
1.中译「......预设性价值......」(罗译:169)的原文是“predictive value”,似应译为「预测性的价值」。
2.“…A statement must fulfill a given set of conditions in order to be accepted as scientific. In this case, legitimation is the process by which a‘legislator’dealing with scientific discourse is authorized to prescribe the stated conditions (in general, conditions of internal consistency and experimental verification)determining whether a statement is to be included in that discourse for consideration by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李欧塔说,一个述句必须符合一组条件才能被认可为科学的,而这些条件,通盘来说,就是内部一致性这个条件,和经 验实证这个条件。换这之,内部一致性和经验实证是一个科学述句必备的两种性质,这也是“(in general, conditions of internal consistency and experimental verification)”的原义,但罗译译之「这些条件必须内在协调一致,并经实验证明」,(p.171),即将意思扭曲为:「述句必须符合才能成为 科学述句的条件,必须有内在一致性和经实验证明。」

第四章部分
1.“...Parsons formulates this clearly:‘The most essential condi?tion of successful dynamic analysis is a continual and systematic ref?erence of every problem to the state of the system as a whole....’”(Lyotard: 12)
中译「帕深思将此点做了清晰且有系统的说明:『他成功而有力的分析其基本条件,在整个体系状况中,找出与每个问题对应的一个持续而又条理分明的指涉......。一种方法或一套条件,若无助于体系的维持......。』」(罗译:180)
这句的前文曾提到,由孔德到努曼(Luhman)等社会学家,都共持「社会乃一统一化的整体」(a unified totality)的这个概念,而帕深思清楚而有系统地点出这层意思。但中译把李氏引述帕深思的话翻错了。帕深的原意是说:
成功的动态分析,其首要条件在于,以持续且有系统的方式,把每个问题都指向系统(作为一整体的系统)之情境(to the state of the system as a whole )。
这种译法,在文字上也许较罗译来得拙劣,却应更贴近原意。笔者认为,罗译「他成功而有力的分析其基本条件......持续而又条理分明的指涉」,是错误而不可理解的。

2.“‘Critical’theory, based on a principle of dualism and wary of syntheses and reconciliation’s, should be in a position to avoid this fate.”(Lyotard: 12)
中译「他们以二元论原则为基础,且警觉到应辅之以综合与协调的『批判理论』(critical theory),这样应该可以避免重蹈上述那种覆辙」(罗 译:181)是错误的。
关键在于「且警觉到应辅之以综合与协调的『批判理论』」一语。这句原意是对比原文稍前提到的「传统理论」,来谈 批判理论。在李欧塔的解释里,传统理论由于耽于追求单一统体化的真理(unitary and totalizing truth),所以容易为社会系统的管理者所利用,使社会一体化。
而批判理论的特色,正在于它对「综合、调和这些有『一体』化之嫌的做法戒慎恐惧」(wary of syntheses and reconciliation),所以,它以『二元』论为基础。由此看出,译文把「综合与协调」这种性质加诸批判理论之上,刚好扭曲了李欧塔对批判理论的 了解与说法。其次,中译多加了原文没有的『他们』,表面上无伤大雅。但对照上下文,这个他们只能意指利用传统理论把社会一体化的管理者,如此,在整体上混 淆了李氏对比传统理论与批判理论的叙述。总之,笔者认为这句应译为:
批判理论以二元论原则为基础,对综合与调和也深惧戒心,理应能避免重蹈上述那种覆辙。

3.原文“The other─the critical, reflexive, or hermeneutic kind ─by reflecting directly or indirectly on values or aims, would resist any such ‘recuperation’.”(Lyotard: 14)
中译「另一种则是批判的(critical),反射性的(reflexive),或诠释性 (hermeneutic)的知识──一种能够直接或间接反映价值或目标的方式,来抗拒任何像上述所讲的那种“复辟”或“还原” (recuperation)」(罗译:182)有两个错误。
其一是把“reflexive”译为「反射性的」。「反射性」在英文是形容词“reflex”,指的是对感神经 受剌激而有的自动反应,不受意志的控制。而“reflexive”在这里是指〔主体〕反躬自问的「自我反省」或「自我反思」。这是早期哈伯马思著作中颇为 重要的概念。其次,把“reflecting”翻为「反映」也是不恰当的,它的意思乃是「省察」或「思考」。今试重译本句:
另一种则为批判的、自我反思的,或诠释性的知识,这种知识直接或间接反省〔社会〕的价值观与目标,从而拒抗〔统体化〕之「复辟」。

第五章部分
“On the other hand, in a society whose communication component is becoming more prominent day by day, both as reality and as an issue, it is clear that language assumes a new importance.”(Lyotard: 16)
中译「从另一方面来说,理论和实际二者,在一个社会的传播组成元素中,日渐变得更加突出。很显然的,语文开始拥有了新的重要性」(p.189)显然是错误的。
在原文里,「日渐变得更加突出」的,并非中译所说的「理论和实际二者」,而是「社会的传播组成元素」。今重译原文如下,以兹对照:
如果社会的传播组成元素,在理论和实际上都日渐变得更加突出,那很显然的,语言即拥有了新的重要性。

第六章部分
1.中译把“...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form assumed by scientific knowledge in contemporary society”(Lyotard: 18)中的“characteristics of the form assumed by scientific knowledge”译为「科学知识所预设出来的某些模式上的特征”(罗译: 195)是不太恰当的,尤其『预设出来的某些模式』一语是误导的,原文单纯地指「当代社会中,科学所预设的那种形态之诸种特征」。这些特征不是科学「预设 出来的」!
2.“Learning is the set of statements which, to the exclusion of all other statements, denote or describes objects and may be declared true or false”(Lyotard: 18)
中译「学问是一套陈述排斥另套陈述,学问定义且描写各种对象,并判别真伪」(p.195)是有问题的。
首句「学问是套陈述排斥另套陈述」是不太可解的,后一句的「学问定义且描写各种对象,并判别真伪」,原文是 “which...denote or describes objects and [which] may be declared true of false”,是用来形容“statements”。原义是构成学问的那套「陈述」(或「述句」),定义且描述各种对象,且有真假可言。」当然,若学问是 一套述句,且述句有真假可言,我们也不妨说学问有真假可言,或如译者所说的,可判别真伪。但衡诸李欧塔注脚中引述亚里士多德「有真假可言之句子才能称为命 题〔述句〕」的说法,笔者认为中译「判别真伪」或「有真假可言」应用来形容“statements”较切合原义。今试重译原文如下:
学问乃是一组述句;在排斥所有其它述句的情况下,这组述句定义或描述各种对象,并有真假可言。

第七章部分
1."Third, the referent (the path of the planets) of which Copernicus speaks is supposed to be 'expressed' by his statement in conformity with what it actually is."(Lyotard: 25)
中译「第三,哥白尼所说的指涉物(行星的轨道),必须用和此项事实完全一致的文句“表达”出来」(罗译: 206)。原文“in conformity with what it actually is”这个词组,不是用来形容“statement”,而是用来形容“expressed”的,换言之,原文意思是:
哥白尼所说的指涉物,理应经由ay set apart from the language games that combine to form the social bond.”(Lytoard: 27)
译文为:「科学知识在这方面不同于语文竞赛策略,而社会规范,则是由这两种不同的知识,组合而成的」(罗译:208)。
按原文意思,此句应译为:
在这方面,科学知识不同于组成社会规范的(combine to form)意语言竞赛策略。

4.“In itself, it is never secure from ‘falsification’.”(Lyotard: 26)中译「科学知识本身从不担忧事实被曲解或反证。」(罗译:208)
在这句中译,有两个问题值得商榷。第一,严格来说,句中的"it"不该译为「科学知识」,它是回应本段开始所说 的"a statement of science"的,即译者所译的「科学说法」。其次,"never secure from falsification"译为「从不担忧事实被曲解或反证」也不恰当,应译为「从未免于否证」或「绝无法免于否证」。否证之说,乃波柏科学哲学的重要 主张。但衡诸李氏随之所说一句话,也可看出罗译的问题:「已然被接受的叙句的形式来累积的知识,总是可以被推翻的。」(Lyotard: 26)

5.“Both are composed of sets of statements; the statements are 'moves' made by the players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generally applicable rules; these rules are specific to each particular kind of knowledge, and the 'moves' judged to be 'good' in one cannot be of the same type as those judged 'good' in another, unless it happens that way by chance.”(Lyotard: 26)
中译(p.209):「两者都是由许多说法所组成的,而这些说法,是由参与者在一般公认适用的法则所组成的架构 下,所采取的『步法』(moves,策略步骤)。每一特别品类的知识,都有其专属的特定法则。除非偶然,否则,各科领域中,自有其评估『步法行动』之好坏 与恰当(good)与否的标准,这和其它领域中的评估标准,不可相混。」
本句的翻译,意思是不错的,但从「每一特别品类的知识......」后,中译意思却与原文有出入。原文强调的是「步法」,而不是规则。今重译该部分以资对照:
......在某规则下评为「好」的步法,与在其它规则下评为「好」的步法,是不可能相同的,除非恰巧如此。

6.原文“I have said that narrative knowledge does not give priority to the question of its own legitimation and that it certifies itself in the pragmatics of its own transmission without having recourse to argumentation and proof.”(Lyotard: 27.)
中译「我曾说过,叙述性知识,并没有优先自我实现其自身合法化的特征,这一点暴露了叙述性知识在实用传递中,没 有采用论证及证据为手段」(罗译: 210)的第一部分,我们姑且承认其为很好的意译,但第二部分(这一点......手段)却是错译的。依罗译,第二部分的意思是:由于叙事性知识不优先自 我实现其自身合法化,所以(这一点)暴露了一个讯息,亦即,其(在实用传递中),并没有采用论证及证据为手段。但李欧塔原文整句的意思却是:叙事性知识不 优先处理其自身的合法化的问题,叙事性知识在其自身实用传递中,即确证(certifies)它自己是货真价实的,而无需求助于论证与证据。总言之,本句 中译是错误的。今重译如下:
我曾说过,叙事性知识并不优先处理其自身合法化的问题;叙事性知识在其自身实用传递传中,即确证了它自己,而无须求助于论证与证据。

第八章部分
1.“Aristotle was doubtless one of the most modern of all in separating the rules to which statements declared scientific must conform(the Organon)from the search for their legitimacy in a discourse on Being(the Metaphysics).”(Lyotard: 29)
中译(p. 215)为:「亚里士多德无疑是一位最具有现代性的哲学家,他是最先对下面两种不同规则加以区别的人。第一种规则是科学性知识一定要前后一致而有机 (the organ)。第二种规则是在存有(being)或形上学(the metaphysics)的说法中,去探求合法性。」
在这段中译里,至少有两处误译。第一,原文“separate rules to which......from the search”并不是如译文所说的,亚里氏多德区分两种规则,而是说:亚氏把「宣称为科学的述句所必须遵守的规则,和在存有论述(a discourse on being)中寻求此等述句之合法性」区分开来。其次,把“Ogranon”译为「前后一致而有机」是错误的,因为“Organon”是指亚氏著作中《工 具论》,其主题正是「宣称为科学的述句所必须遵守的规则」,类似的错误也出于“Metaphysics”的译法上。在李氏的原文里,它是指《形而上学》这 本书,因其主题是「存有」,故李氏原文称该书为「存有的论述」。今重译原文,以兹对照:
亚里士多德区分宣称为科学的述句所必须遵守的规则(《工具论》),和在存有论论述(《形而上学》)中,寻求此等述句之合法性;就这点来说,亚里士多德是最具现代性的哲学家。

2.“With modern science, two new features appear in the problematic of legitimacy. To begin with, it leave behind the metaphysical search for a first proof or transcendental authority as a response to the question:‘ How do you prove the proof ’ or, more generally, ‘Who decides the conditions of truth﹖’
此句中译的错误,在于把“How do you prove the proof﹖”译为「你怎样证明此第一因。」(罗译:215)若为「第一」因,即表示其为所有证明之证明。原文的意思是,以往形上学追求第一因,是为了解 答「你怎样证明你〔为科学知识提出的证据〕﹖」的这类问题。

3.“...the real existence of this necessarily abstract subject(it is abstract because it is uniquely modeled on the paradigm of the subject of knowledge that is, on who sends-receives denotative statements with truth-value to the exclusion of other language games) depends on the institutions....”(Lyotard: 31)
中译:「......那必须以抽象方式出现的主体,是真正存在着的。此一主体之所以是抽象的,因为它只以知识主 体的典范为运作模式换言之,主体即传达或接受有真实的价值而非排除其的语言竞赛。而此一抽象主体依赖着各种制度机构而存在,并在这些机构制度中,发挥应有 的功能,诸公开辩论并下达决定。这些机构制度有时是国家组织的部分或全部......。」(罗译: 216-17)
中译的问题,在于误译,或未完整地译出“...it is abstract because it is uniquely modeled on the paradigm of the subject of knowledge...to the exclusion of other language games....”。详言之,罗译的问题,是把“denotative statements with truth-value”一语简译为「有真实价值...的语言竞赛」,把“to the exclusion of other language games”译为「而排除其它的语言竞赛。」
今试译上引原文部分,以兹对照:
此一必然是〔译按:即前文所谓的「人民」〕抽象的主体(它之所以是抽象的,是由于它只以认知主体的典范为运作模式──换言之,这种主体传达或接受有真值的指称述句,而排拒了其它语言竞赛),其真正的存在,是以制度为前提的......。

第九章部分
1.Philosophy must restore unity to learning, which has been scattered into separate sciences in laboratories and in pre-university education; it can only achieve this in a language game that links the sciences together as moments in the becoming of spirit.(Lyotard: 33)
此句值得商榷之处,在于把“it can only...in the becoming of spirit”译为「〔哲学〕只有靠语言竞赛规则,才能把这些不同种类的学科连在一起。这种处理方法,今后会不时出现,变成一种精神。」(罗译:222) 李欧塔这段原文的原义是,哲学要恢复知识的统一性,只能在这样的一种言语竞赛中完成:这种言语竞赛,把分离视为精神变化过程中的诸环节,而加以整合、连结一起。质言之,罗译把“...a language game that links the sciences together as moments in the becoming of spirit”译为「这种处理方法,今后会不时出现,变成一种精神」,是错误的。

2.“According to this version, knowledge finds its validity within itself, not in a subject that develops by actualizing its learning possibilities, but in practical subject--humanity.”(Lyotard: 35)
中译「根据这种看法,知识的合法性并存在于其自身,也不存在于以实践学术潜能去发展某一主题的这种过程之内。知识的合法性存在于一种实用的主体内──那就是人性或人文学」(罗译:224)问题有二。
其一,原文“a subject that develops by actualizing its learning possibilities,”明明意指「以实现其学习潜能的方式,来发展的主体」,在这里,“subject”一字并不指「主题」;这可印证于接下来的 “ in practical subject--humanity”一语。
其次,“ in practical subject--humanity”中的“practical subject”,不该译为实用主体,而是实践的主体,相对地,“humanity”也不指人性或人文学,而是指人类。若指人文学,英文应是 “humanities”。

3.“In this context, the only role positive knowledge can play is to inform the practical subject about the reality within which the execution of the prescription is to be inscribed. It allows the subject to circumscribe the executable, or what it is possible to do.”(Lyotard: 36)
罗译「实证知识所能扮演的唯一角色,就是提供描述现实的实际主题数据。在这个现实里(reality),主题物 (subject)能将可以施行的政策,加以规划限制,也可规划限制未来有可能出现的政策。」(罗译: 225),此句中译的问题,如同前一条,是在于“practical subject”“subject”之上。罗译对在前一页(罗译:224)译“practical subject”为「实用主体」,但接下来同一个述语才又改译「现实的实际主题」,不知所持理由为何?同样的,subject在这段原文里,本应意指主 体,却又误译为主题。当然,本段译文就字面看,免强可解,然而,与李氏原义却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今试重译如下,以兹对照:
实证知识所能扮演的唯一角色,就是让实践主体理解实在界。规范(prescription)之执行,正是要铭刻在此实在界里。实证知识使主体能把可执行,或可能做的范围规划出来。

4.“This distribution of roles in the enterprise of legitimation is interesting from our point of view because it assumes, as against the system-subject theory, that there is on possibility that language games can be unified or totalized in any metadiscourse. Quite to the contrary, here the priority accorded prescriptive statements─uttered by the practical subject─renders them independent in principle from the statements of science, whose only remaining function is to supply this subject with information.”(Lyotard: 36)
此段中译为:「以我们的角度来看,如何分配合法专业工作角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因为我们反对主题系统理论 (subject-system)时,上述看法,假定语言竞赛规则在任何后设论述中,都不可能被统一或完整化。而极端相反的,在此,重点落在处方政策性的 论述之上──这论述是由实际主题所发──使他们大体上从科学说法中独立出来,科学说法所保留的功用,只是提供主体的一些数据性的讯息而己。」(罗译: 226)
这段中译里,有几点值得讨论。
其一,“subject-system”一词并不指主题系统,而是主体∕系统。其次,「......重点落在处 方政策性的论述之上──这论述是由实际主题所发.....」中「由实际主体所发」,是错误的译发。首先,『所发』一词的原文是英文动词“uttered” (名词utterance),意指用语词来表达、用声音表达出来,或把伪钞流通出去,而在本段上下文,它该指用语词表达出来,该因它是用来形容 “prescriptive statement”(罗译为「处方政策性的论述」的。中译之所以错误,与另一错误有关,亦即,把“practical subject”(实践的主体)错译为「实际的主题」。
复次,把“prescriptive statement”译为「处方政策性的论述」,是相当误导的,“prescriptive ”或“prescription”,英文字典意义上固然有「医生处方」的意思,但通观李欧塔的用意,该二词是指含「应然」的述句或论述,即规定 (laying down the rules)、要求别人应该这样做或那样做。即使医生为病人治病的处方,或为政者的政策,也有要求别人该如何的含义,但译之为处方或政策,实用狭化原义的 之嫌,笔者认为,“prescriptive statement”径译为规范述句,“prescription”为「规范」,是更为贴切原义而较不会误导的。今试重译原文后半段如下:
......刚好相反的,实践性主体提出规范性述句,赋予其优先性,使这些述句在原则上独立不依于科学的说法,科学说法剩下来的功能,是把信息提供给主体。

第十章部分
1.“Positive science is not a form of knowledge. And speculation feeds on its suppression. The Hegelian speculative narrative thus harbors a certain skepticism toward positive learning, as Hegel himself admits.”(Lyotard: 38)
中译「实证科学(positive science)实在算不上是一种知识。至于纯思辩纯理论的知识,也只有在自我抑制的特定范围及情况下,才能存在。所以,就如黑格尔自己所承认的,在他自 己纯理论的叙事学说里,一直含有对实证科学的怀疑思想」(罗译: 231)有点值得商榷。
第一,把“speculation” 、“Hegelian speculative narrative”分别译为「纯思辩纯理论的知识」、「他〔黑格尔〕纯理论的叙事」,言下之意,是将“speculative”、“ speculation”放在一般所谓实践与理论二分的架构来理解,此恐非黑格之意,也不是其思 辩哲学之所为,故中译是误导的。其次,“And speculation feeds on its suppression”译为「至于纯思辩纯理论的知识,也只有在自我抑制的特定范围及情况下,才能存在」,是错误的。原文并非说,思辩或思辩知识,要自 我抑制才存在,而是指:辩思知识靠着对实证科学之压制而成长拙壮。换言之,思辩要抑制的,并不是它自己,而是实证科学,所以,接下来原文才会提到,黑格尔 自己也承认,对实证科学持怀疑态度。若顺着黑格辩证法的路数,本句应可意译为:思辩知识扬弃实证科学而成长拙壮。

2.“This presupposition, in fact, is indispensable to the speculative language game.”(Lyotard: 38)
中译「做这样的假设,少不了要用到思辩性的语言竞赛规则」(罗译: 232)是不正确的,与原意刚好相反:
这样的假设,是思辩性语言竞赛所不可或缺的。
若顺着罗译来重译,可改为:
思辩性语言竞赛,少不了这样的假设。

3.“‘The old faculties’splinter into institutes and foundations of all kinds, and the universities lose their function of speculative legitimation.”(Lyotard: 39)
罗译(233)把“The old faculties”译为「传统体制原有的机能」是错误的,因为衡诸上下文,“faculties”在这里是指大学的分科(branch of learning)或科系(department of university teaching a particular subject)。

4.“Not directly, but indirectly, by revealing that it is a language game with its own rules (of which the a priori conditions of knowledge in Kant provide a first glimpse) and that it has no special calling to supervise the game of praxis (nor the game aesthetics, for that matter).”(Lyotard: 40)
中译(233-34)有几点待商榷之处。 第一,“...(of which the a priori conditions of knowledge in Kant provide a first glimpse)...”译为「关于这点,康德是最先对知识的先验情况做探讨的哲学家」,是不正确的。“a priori conditions of knowledge”不是知识的先验情况,而是知识的先验条件。而整句形容词子句,是形容先行词,即“it[science] is a language game with its own rules”中的“rules”。因此本句似乎这样译较恰当:
...科学只不过是一种有自己规则的语言游戏。(康德哲学中知识先验条件的说法,乃是这种规则的首次概观......。
其次,按上下文来看,“calling ”在这里似乎不指什么「管道」,而是指「职志」(vocation),甚至是「专业」(profession)。复次,“game of praxis”也不是译文所说的「惯例竞赛之运作」,而应是「实践的语言竞赛」。此外,将“aesthetics”(美学)译为「伦理语言竞赛」也是明显 的错误。今试重译上述原文下半段如下:
而科学要监督实践的语言竞赛,乃是越份的事。(要监督美学的语言游戏也是如此)。

5.“...philosophy...is reduced to the study of systems of logics or the history of ideas where it has been realistic enough to surrender them.”(Lyotard 41)
罗译(235)「哲学萎缩成逻辑系统的研究或是观念史的工作,在这几个小范围里,哲学处理问题的能力,是非常实 际而有效的」的问题,在后半句之上。形容词子句“where it has been realistic enough to surrender them”中,“surrender them”的“them”,是前半句中“legitimation duties”的代名词,译文没把握到这一点,故未译出,因而也译文错解“realistic”一字,其实它不是指「实际而有效」,若配合 “surrender legitimation duties”,它应指务实。因此,这个形容词子句似应译为:
在这两个领域里,哲学一直都很务实,放弃合法化的义务。

第十一章部份
1.“...whoever is wealthiest has the best chance of being right.”(Lyotard 45)
中译:「最有钱的,掌握权利的机会就愈大」(罗译: 242)。中译的后半段「掌握权力」是错误的译法。本句的说法是承接李欧塔前面几句的说法:「没有钱,就没有证据......没有真理。科学言说竞赛,已 成为有钱人的竞赛。」“being right”中的“right”是形容词用法(指「正确的」),而非指「权力」的一个名词,纵使是名词,也是指权利,而权利正好常常与权力对比的。其实, 李氏原意很简单:由于许多科学问题必须要投入可观的金钱,购置仪器设备来实验,才能验证种种论断。因此,谁最有钱,谁就最有机会说「正确的话」,或干脆说,「谁最有钱,谁就最有机会把握真理。」

2“The same has been said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justice and performance: the probability that an order would be pronounced just was said to increase with its chances of being implemented, which would in turn increase with the performance capability of the prescriber.”
译文「这也影响了正义与生产表现的关系:一道命令的发布,很可能只是为了增加此一命令被完成的机会,同时回过头 来,也增进了发令人的报行能力」(罗译: 244)中,「一道命令……被完成的机会」是错误的。原文“the probability that an order would be pronounced just was said to increase with its chances of being implemented”应释为,「一道命令愈有机会落实,其被宣布公正命令的机会就愈大。」
(补充一段说明“performance, performativity, efficiency”等概念,为其在译文中表达出不同意义的不一致的译法)

第十二章部分
1.“If the performativity of the supposed social system is taken as the criterion of relevance(that is, when the perspective of systems theory is adopted), higher education becomes a subsystem of the social system, and the same performativity criterion is applied to each of these problems”(Lyotard: 48)
中译「在假想的社会体系里,如果运作效能被认为是判断事情正确与否的准则,那么「高等教育」便成了社会体系中的 一种次体系,而相同的运作效能判断标准,也能适用于上述所有的问题(社会问题或教育问题)」(罗译: 250)里,“criterion of relevance”译为「判断事情正确与否的准则」,是过于强烈的,原义只是「相不相干的的准则」。其次,译文未将“that is, when the perspective of systems theory is adopted”(采用系统理论的观点)译出,是不妥当的。在李氏看来,系统理论的观点,即视社会系统之运作效率是相不相干的准则。复次,译文文末的「社 会问题或教育问题」,是译者自己多加上去的。「……适用于上述所有的问题」中所指的「问题」,是知识传承的问题,而不是泛指「社会的问题」。

2.「假如高等学术的目标能够达成的话,那接受这一套的聆听者又如何呢? 学生已经改变了,而且将不断地改变下去。学生已经不再是出身于“自由派精英分子”(liberal elite)的青年了,学生多多少少会对社会进步此一伟大任务,付出相当的关切。」
衡诸于原文,“if the ends of higher learning are functional, what of its addressees?The student has changed already and will certainly change more. He is no longer a youth from the‘liberal elite’, more or less concerned with the great task of social progress, understood in terms of emancipation”(Lytoard: 49),中译第一句是错误的,盖因此句是顺着前文论系统理论的高等教育观(高等教育的功能,在于其提供促成社会系统效率所必备的技能),认为高等教育的目 标是功能性的。其次,「学生多多少少会对社会进步此一伟大任务,付出相当的关切」也是错误的;“more or less concerned with…..”这个分词词组,是用来形容“liberal elite”,而不是形容“student”的。但译文却有此一解读,致使整句意义刚好与原义相反。按李氏之意,现在学生已大大改变了,不再是自由主义的 精英,以往属于自由主义精英的学生,多少都关怀社会进步此一伟大任务。但现在的学生却没有这种使命感了。试重译如下:
如果高等学术的目标是功能性的?那么,接受这一套的聆听者的目标又是什么呢?学生已经改变了,而且会不断地改变下去。学生不再是「自由主义精英」的青年了,自由主义英精的青年,多少都戮力于社会进步亦即解放这种伟大的任务。

3.“The moment knowledge ceases to be an end itself—the realization of Idea or the emancipation of men….”(Lytorad: 50)
中译(p.253)将“the realization of Idea”译为「观念的领悟」是不贴切的,它是黑格尔观念论中,所指的「理念之实现」。

4.“If the motivation is power , then this aspect of classical didactics ceases to be relevant.”
中译(p.254)「假如求知的动机是权力的话,那就与古典教学观点南辕北辙了。」表面上,中译并不能说是错, 然而,原文的意义解读为「假如求知的动机是权力的话,那古典教学的这种层次就不再是相应的。」这里所谓不相应的古典教学层面,即前一句提到的「精神的生命 或人类之解放」。


5.“It is possible to conceive the world of postmodern knowledge as governed by a game of perfect information, in the sense that the data is in principle accessible to any expert: there is no scientific secret. Given equal competence (no longer in the acquistion of knowledge, but in its production), what extra performativity depends on in the final analysis is‘imagination’….”
译文(p.255)为:「想象力可以包容整个后现代的知识领域,这个知识领域,是由比赛谁有完整信息的竞赛所控 制。就这观点看,原则上来说,所谓的数据,只要专家想要,便一定可以拥有并运用。世界将不再有科学的秘密。我们每个人都有拥有相同等的能力(不仅就取得知 识而言,也就创造生产知识而言。)要想达成额外的运作效能,那就只有靠决策分析能力,也就是想象力了。……」
译文有四个毛病,其一是句型解读错误,将“it is possible to conceive the world of postmodern knowledge ….”此一句字中的“it ”错解为前一句所提到的“imagination”的代名词。因此,才会有「想象力可以包容……」的译法。其实,“it”在本句中是虚字 (expletive),并非真正的主词,真正的主词乃由“to conceive…”此一名词不定词(noun infinitive)。
其次,名词片词“in the sense that…”是要说明在那个意义上,我们可将后现代知识的世界看作是由完全信息竞赛所控制的世界,但中译刚好将意思弄反了。复次,“Given equal competence (no longer in the acquisition of knowledge, but in its production)”中,“no longer in”并非译文所说的「不仅就……」,而是「不再就知识之取得而言,而是就知识的生产而言」。最后,“in the final analysis”并不是「决策分析能力」,而是「分析到最后」或「归根究底」。
本段译文错谬之处颇多,故拟重译之:
在原则上,数据是任何专家都可以取用的;科学机密并不存在。就这点来说,后现代知识之世界可看作是由完全信息竞赛所控制的世界。既然大家都有同等的能力(不再就知识之取得而言,而是就知识之生产而言),所以,要达到额外的运作效率,归根究底,就取决于「想象力」了。
6.“Data banks are the Encyclopedia of tomorrow. They transcend the capacity of each of its users. They are the‘nature’for postmodern man.”(Lyotard: 51)
中译「数据库成了明日的百科全书。数据库所储存的,超越了任何聆听者的容量及能。数据库成为后现代人的『本性了』(nature)」(罗译: 254)。
“They are the‘nature’for postmodern man.”中的“nature”应译为「自然」较妥当。顺着上文,李欧塔认为,数据库如同自然般,超越了每个使用者的能力,不是每个人能全然掌控的。在本 句附注里李氏引Nora and Minc的话,表明人类对物质〔的自然〕的驾驭已得到确证,但对信息之驾御却面临挑战。由此观之,“They are the‘nature’for postmodern man.”实应译为「数据库乃是后现代人的『自然』。」

第十三章部分
1.“…working on a proof means searching for and‘inventing’counterexamples.”(Lytorad: 54)
中译(p.261)的错误,在于将“counterexamples”译为相对应的例子。“counterexamples”原意为「反例」,刚好与中译相反。

2.“I made the point that the striking feature of postmodern scientific knowledge is that the discourse on the rules that validate it is(explicitly )immanent to it.”(Lytorad: 54)
译文「我曾指出,后现代科学知识惊人特色如下:其对后现代式规则的说法,是内容在其说法本身之内的」(中译:262)。
此中译的问题,在于错解“that the discourse on the rules that validate it is(explicitly )immanent to it”这个作为补语的名词子句(noun clause)。此一子句的主词,乃是“discourse on the rules”,而“that validate it”乃是一形容词子句,形容“rules ”这个先行词。而其中的“it”,乃指后现代科学知识。在这种解释下,“the discourse on the rules that validate it”绝不是什么「其对后现代式规则的说法」,而「内容在其说法本身之内的」一语,在意义上也有滑转。今拟重译如下:
我曾指出,后现代科学知识显要的特色是在于,对于证成这种知识的规则之论述,显然地是内在于该知识本身的。

3.“…Knowledge has recovered by including within scientific discourse the discourse on the validation of statements held to be laws. As we have seen, this inclusion is not a simple operation, but give rise to ‘paradoxes ’….”(Lyotard: 54-55)。
中译(p.262-62)「知识已再度复原,在科学说法之中,关于理论有效与否的看法,已被大家当成法律来遵守。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种把各种说法都包含在内的说法,不只是一简单的运作过程而已,这样做会造成一种『似非而是论』(paradoxes)……。」
中译里有待商榷之处有二。其一是在「……在科学说法之中,关于理论……遵守」。原文“…by including within…held to be laws”是说明知识复原的方法或途径,亦即「将诸多被视为法则的述句之有效性论述,纳入科学论述之内」,而不是译文所说的,「在科学说法之中,关于理论 有效与否的看法,已被大家当成法律来遵守」。“held to be laws”此一分词片词,是形用“statements”,而“discourse on the validation of statements ”则意指「这些述句或说法有效与否的论述」。
其次,根据上述解释,“this inclusion is not…”中的“this inclusion”,并不是译文所谓的「这种把各种说法都包含内在的说法」,而是指「将诸多被视为法则的述句之有效性论述,纳入科学论述之内」的做法。
总之,下述译法应该是更贴切的:
知识已然复原,而其方法是,将诸多被视为法则的述句之有效性论述,纳入科学论述之内。这样做,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不只是一简单的运作过程而已……。

(下續)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8:4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46 pm

(續上)

第十四章部分
1.“We no longer have recourse to grand narrative…to the emancipation of humanity as a validation for postmodern scientific discourse.”(Lyotard: 60)
中译(p.274)将“emancipation of humanity”中的“humanity”译为「人文」,是不妥当。若原义为人文,英文“humanities”,意指“learning or literature concerned with human culture”。“humanity”在这里应为「人性」,由上下文来看,李欧塔心目中“emancipation of humanity”,应是指马克思的「人性解放」。有时候,李氏也将马克思主义的巨型叙事称为「理性或劳动主体之解放」(emancipation of rational or working subject)(Lyotard: xxiii)。

2.“It is against the nature of force to be ruled by weakness. But it is in its nature to induce new requests meant to lead to a redefinition of the norms of‘life’”(Lyotard: 62)
基本上,这两句原文的中译都有问题:「而被弱势力量统治与增加效率能力,在本质是相砥触的。但整个事件,从本质 来看,引起新需求,意味着导致“生活”规范的重新定义」(p.277)。“to be ruled by weakness”译为「被弱势力量统治」是没问题的,但在原文里,它所抵触的,却不是「增加效率」,而是“the nature of force”。于此,“force”乃“power”。因此,第一句理应译为「被弱势力量统治,与权力的本质是抵触的」。
其次,第二句的“in its nature”也不能译为「但整个事件,从本质来看」,它的意义是,「合于其〔即权力〕本性」。“meant to lead”也不是「意谓着导致」,而是「为了要导致,或为了促成」。
今拟重译原文如下:
被弱势力量统治是与权力的本性相抵触的,但是,引起新的需要,用来促成「生活」规范的再定义,却正中其下怀。

3.“…they〔the technocrats〕‘know’that society cannot know its own needs since they are not variables independent of the new technologies.”(Lytorad: 63)
中译「……他们“知道”,社会无法知道本身的需要,因为这些需要,并非发展新科技的必要变量」(p.277)。
中译的问题,在于「因为这些需要,并非发展新科技的必要变量」一语。按原文“they are not variables independent of the new technologies”,是指「这些〔社会〕需要,并非独立于新科技之外的变量」。换言之,它们是离不开新科技发展的影响,或就科技发展轨迹即可把 擢。在李欧塔看来,正因为如此,科技官僚才会自信满满地认为,他们比社会更了解社会所需的是什么。

4.“In principle, he does not prejudge that a case has already been closed or that the power of1‘science’will suffer if it is reopened.”(Lyotard: 63)
本句中译的问题,笔者拟以对比方式呈现,让读者自行检视。
原则上他不会预断一个已经定案的事件。假如他想要翻案的话,科学的权威能力可能受到损害……(罗译: 277)。
原则上,他不会预断个案已然定案,也不预断翻案的话,科学的权力就会受损……。

5.“To the extent that science is differential, its pragmatics provides the antimodel of a stable system. A statement is deemed worth retaining the moment it marks a difference from what is already known, and after an argument and proof in support of it has been found.”(Lyotard: 64)
此段中译的问题,出在“to the extent that science is differential”和“…it marks a difference from what is already known…”之翻译上。在李欧塔看来,科学的重要特征之一,在于其「差异化」。“to the extent that science is differential”并不是「从区别或分类观点来看科学」(罗译: 278)。而“…it marks a difference from what is already known…”也不是「标明出与事物的不同点为何」。总之,这两部分的中译,似应修正为:
科学是差异化的,而就这点来看,其语用学提供了对稳定系统的「反模式」。一项科学陈述,一旦标示出与既知者(what is already known)相异之处,同时又为其论点找到论证与证据,便立刻被认为值得保存下来。

6“A recognition of the heteromorphous nature of language games is a first step in that direction.... The second step is the principle that any consensus on the rules defining a game and the‘moves’playable within it must be local, in other words, agreed on by its present players and subject to eventual cancellation”(Lytoard: 66)
中译「非要找到一种与认清语言竞赛异质多变的本质,为迈向此一问题解决的第一步......。第二步为,任何定义竞赛法则之共识上的原则,和在这个法则内可以行得通的“步法”,必须是属于个别或局部的」(p.281)的问题有三点。
其一是将“A recognition of the heteromorphous nature of language games is a first step in that direction.”译为「非要找到一种与认清语言竞赛异质多变的本致ves’playable within it must be local”译为「第二步为,任何定义竞赛法则之共识上的原则,和在这个法则内可以行得通的“步法”,必须是属于个别或局部的......」,基本上是错 误的。原句的文法结构里,“the second step is the principle...”乃整个句字的主要结构,译文错误,在于错解了“principle”乃“be ”动词的补语,而“that any consensus...”到句末,则是形容“principle”的一个形容词子句(adjective clause)。

复次,“...in other words, agreed on by its present players and subject to eventual cancellation”译为「换而言之,就是现有的与赛者和与赛的主体之间永远有权取消或变卦」,也是有问题的。第一,“...agreed on...”这层意思没有译出。其次,“...subject to... ”中的“subject”是形容词,不是指什么「与赛的主体」。“...subject to... ”有两种字典意义,即“ruled by”(受制于,服从于)和“tending or likely (to have)”。而笔者认为,以上下文来看,以第二种意义较可取。至于“eventual cancellation”,我个人认为,只是单纯说,「到最后可以取消」,而没有「永远有权取消或变卦」那么强烈的意味。
基于上述分析,试重译原文如下,以兹对照:
认清语言竞赛异质多变的本质,是迈向该方向的第一步......。第二步乃是这个原则:在竞赛及竞赛内可走的“步法”之界定规则上,任何共识都必须是局部的,换言之,这共识是现有与赛者所同意,而且到最后是可以取消的。

8.“We are finally in a position to understand how the computerization of society affects this problematic. It could become the‘dream’instrument for controlling and regulating the market system, extended to include knowledge itself and governed exclusively by the performativity principle.”
中译「我们终于找到一个立足点,去了解计算机化社会是如何影响目前这个问题丛生的世界了。计算机可能成为控制和规律市场系统的“梦幻”工具,计算机也可扩展到把知识本身也包括进来,完全被运作效能的原则所控制。」(p.282)
中译的问题有三,其一是将“this problematic”译为「这个问题丛生的世界」。类似的错误也出现于中译p.278,将“...it too abruptly destabilized the accepted positions, not only in the university and scientific hierarchy, but also in the problematic.”中的“problematic”译为「其它问题丛生的领域」。
其次,“it could become...”中的“it”,是前文“computerization of society”之代名词,中译径译之为「计算机」,是有待商榷的。计算机与「社会之计算机化」,在意义上是颇为差异的。复次,“...extended to include...and governed exclusively by performativiy principle.”此一复合的过去分词词组,是用来形容“market”的,但译文将之解『计算机』一语的动词。如此所形成的文义,与原义差距甚远。兹 据上述评述,重译原文如下:
我们终于找到一个立足点,去了解社会计算机化是如何影响这个问题架构了。扩大了的市场系统,连知识本身也包含在内,也完全被运作效率原则所支配。对这样的的市场系统,社会计算机化可能成为控制和规范的“梦幻”工具。

肆、结语
笔者上文讨论的每个个例,主要是以译文在思想上的准确性为主,译文优美与否,并非本文的探讨的题材。总结上述的 评论,《后现代状况》在中译上,有错误或有待商榷的翻文,共有六十处,数目不多,但也不算少。也许,笔者对有问题或待商榷的翻译个例之认定,不必然全都正 确。这有待罗先生及其他方家之指正。
--------------------------------------------------------------------------------
[1] 原载《揭谛》学刊创刊号,嘉义:南华管理学院哲学研究所编印,PP. 322—376.

[2] Steven Best & Douglas Kellner , Postmodern Theory: Critical Interrogations(New York: Guilford Press, 1991), p.1

[3]Jean-Francois Lyotard, The Postmodern Condition: A Report on Knowledge,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4.罗先生所译的《什么是后现代主义﹖》除了李欧塔一书及詹明信为英译本写的序言外,还选译了Steven Henry Madoff的“What is Postmodern about Painting: The Scandinavia Lectures,”并节译 Ihab Hassan的 The Postmodern Turn, Essays in Postmodern Theory and Culture。本文评论只针对《什么是后现代主义﹖》中的《哲学篇》,亦即李欧塔的《后现代况状:一个关于知识的报告》(台北:五四书店,民国七十八 年)(以下简称罗译),pp.133-301.《什么是后现代主义》修订版,八十二年由学生书局印行。但修订版基本上与第一版无太大差异,至少,李欧塔的 《后现代状况》的译文是没有任何修正的。 笔者并不通法文,本来无资格谈《后现代状况》一书的中译问题,但由于罗先生翻译时「不再费神去与法文原本对照,一切皆以英译为准」(罗译:134),故笔 者至少可谈《后现代状况》英译本之中译问题;本文的写作策略,即在于依据罗先生所据Geoff Bennington and Brian Massumi的英译本,与其中译两相对照。

[4]本文在陈述罗译的问题时,有时候会顺着罗译而提出修正的译法,其中,除了不精确或错误的部分重译外,大都保留中译原文,为了不掠他人之美,特此声明。

[5] Austin, J.L. 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p. 6.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55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withoutchildo4pv94]看正體原文[/urlo4pv94]

书名 《如果你没有小孩:挑战无子的污名》(Without Child: Challenging the Stigma of Childlessness)
著者 Lisle, Laurie
译者 严韵
出版资料 台北:女书文化
原出版资料 New York: Routledge, 1999

译评人 吴嘉苓
小译评(2002年2月) by 吴嘉苓(clwu@ccms.ntu.edu.tw)

我受邀中国时报开卷版为女书文化出版的《如果你没有小孩:挑战无子的污名》一书写书评。在书评的最后一段,我写着:
最后,我想「表扬」女书文化在编辑上将所有的参考书目都译出的作法(甚至比英文原版的编排更方便查询),这给予台湾读 者要进一步阅读的资源 – 我自己就从中获得好些学术研究上的重要资料来源。清大历史所傅大为曾提出:「若是评论一本翻译书,但却不评论其翻译,假装其为原文书,是不负责任的行 为。」为了负点责任,我对照原文抽样核对了几页的翻译,并无发现有严重错译的情况,应属难得。至于有些在译文风格上我觉得可以再斟酌的地方,限于篇幅,我 将这方面的意见登于一个翻译的网站:http://home.kimo.com.tw/transws/,请上网参考。译者严韵用心编写不少译注,特别值得肯定。

我实际操作一番,发现要达到傅大为的「负责任」,真是十分艰难。可是我也不想完全不负责任,只好折衷地「负一点责任」,写出以下并不完整的译评。
请让我先说明一下我「评论」翻译的方式。我并非逐字校对英文原书与中文译稿 – 我想这应该是译稿校定者应该要做的事。我也没有采取宋家复曾经做的译评方式 – 他随机抽样几页,然后逐字核对那几页的翻译,并以找出的错误来衡量该篇的翻译。我采取的方式为:在阅读中文译本时,对于觉得可疑之处先圈选出来,然后再将 可疑处与英文核对。这个我主观觉得可疑之处,主要有两点:一是觉得逻辑上有点问题,或是文句看不太懂,因此怀疑是否出于译文的问题。另一是,好奇原文是用 了什么英文字。

综合来看,我以这种方式来看译文,并没有看到什么严重的错误,但是还是有一些我可能会有不同译法的地方。所以与其说是评论,不如说是交流。基本上我蛮肯定译者严韵「严谨而时有韵致」的翻译的。以下为我的一些意见:
页11:「现实中,那段时期刻意无子的极少数,通常是家境普通、在艺术或学术方面有很高抱负的人,或者是父母为移民及下层、企图心旺盛的人。」
In reality, the tiny number of deliberately childless during that era were usually those of modest means with high aspirations in the arts and academia or ambitious offspring of immigrants and lower-class parents. (p.13)
讨论:我当初起疑,就是在那两个「、」。似乎顿点并无法显示作者对于出身低「但又」想创作有番抱负的强调。因为有番抱负的上层阶级,可以靠着雇请奶妈、佣人,来解决照护幼子的问题。所以我建议把「、」改成类似「但却」的字眼。

页24:因为女性主义是一项自由主义的信条,承认个人的选择权
…since feminism as a liberal doctrine validates individual choice. (p.26)
讨论:「信条」读来太教条,doctrine不见得有此意。而且doctrine应该比较强调思想信念体系,而「是一项…的信条」的句型,会让我想到青年守则第八条之类的模拟。「承认」听起来很勉强,validate并无勉强之意,而是强调「正式认可」之意。

页24:波士顿妇女健康书信集
Boston Women’s Health Book Collective(p.26)
讨论:这里的collective应该是指一群人。我曾经在《医望》写过一点介绍,当时我翻译为「波士顿妇女健 康书写小组」。The Boston Women’s Health Book Collective是70年代美国妇女健康运动的代表团体,而她们所撰写的「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也是这个运动最大的成就之一。这是在波士顿地区有 一群受高等教育的白人妇女,本想列出一友善医生名单,以便请教、讨论一些女人的健康问题,但却发现大家共同感到挫折与愤怒的其实是,经常在医学迷宫之中搞 的晕头转向。这些妇女也鉴于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所知甚少,于是就打算自己来做研究。她们访问了医生、护士,查访了医学期刊,访谈了其它女人,并交换了彼此的 经验。综合各方数据与感受,最后写成了一本小册子。只是靠口尔相传与少量的广告宣传,这本册子居然在三年间卖出了25万本。于是在1973年又修改增页, 出版了「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此女性主义经典后来又于1976、1979、1984、1992推出增修版本(应该还有更新的)。至今已有十一种语言翻 译,在全球售出三百万本。中国也有译本。

页25、26、90:安菊‧芮区/瑞琪
Andrienne Rich
讨论:译名有点不统一。这应该编辑可以注意到才是。张小虹译过「瑞琪」,在也是女书出版的《女性主义理论与流派》中使用。周华山在《同志论》中也介绍了一点Andrienne Rich,不过他是根本不翻译人名。

页32:要不要生孩子,关系着美国数以百万计的未产妇:已届育龄的女性中有百分之四十二没生过孩子。
Whether or not to give birth concerns millions of American nulliparas: the 42 percent of females in their childbearing years who have not yet given birth. (p.33)
讨论:初看中译本,我吓一跳,哇塞,有42%的育龄女性,没生过孩子。可是又很怀疑,因为书中引用一些数字,看 起来一辈子没生过的孩子不会有这么高。其实这章是强调「选择」,所以这42%也包括20岁还在念书的女学生。我想「没生过孩子」不够清楚,是否「还没生过 孩子」。不过加了个「还」,或是「尚未」,也可能使得语气变得这些女人迟早会生孩子似的,可能也不是最恰当的。

页150:[肏他的婚姻,别肏男人]
英文版:”Fuck Marriage, Not Men” (p.147)
讨论:大概我中文太差了,我本来不知道「肏」要怎么念。查了三民三巨册的大辞典,发现没有这个字(现在我怀疑该 辞典是否有censorship)。后来问了一个男人,才知道念「操(四声)」。果然自然注音也有收这个字(再用注音查一次三民的大辞典,还是没有)。我 不知道是否跟我一样不会念此字的人不算少(我也可能是少数的无知)。因为这句有力的话,如果没有声音的力量辅助的话,就失去了原有的震撼力。Fuck, 干,都在于其发音的「响度」。那该怎么译呢?我想过,是否直接写出英文,或是改用「干」(或是「操」也比较多人认得)。可是我又忽然明白,原来「肏他的」 是一体的,「干他的」就比较没有这种用法。另外,这句话的前半部很明显地是要否定婚姻体制,所以是否可把婚姻改成「结婚」,免得读者误解「肏他的」「婚 姻」为,「肏」「他的婚姻」。另一个问题是,这句话的后半到底在讲什么?是在讲,「否定的是婚姻体制,而非否定男人」(当男女朋友或同居就好),还是在讲 「否定婚姻体制,也别跟男人有性」(否定婚姻体制,也否定异性恋)呢?

页154: 尽管有很多相反的证据,但她仍乐观地将男人在家庭方面的被动称之为「暂停的革命」。
Despite much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 she optimistically called men’s passivity on the home front a “stalled revolution.” (p.151)
讨论:可能「熄火未发的革命」,比较能表现这个革命有希望,但是还没展开的情况。「暂停的革命」好像已经开始过一阵子,只是暂停而已。
页177:在努力松动这概念的旧有束缚的过程中,我发现有时候用不寻常的字词来指称女人身份比较好,如muliebrity,或者以刻意肯定的态度使用一般用法中带有负面意味的字词,如womanlike或womanish。
讨论:这部份就是译注可以介入的地方了。不过由于女书的译注是插入在文内,而非以脚注的方式呈现,译注可能就无法写太多。这可能是利(读者马上可以读到)也是弊(译注无法写得仔细)。

独身的姑姨(全书四处都有)
maiden aunts
我查Longman Dictionary of Contemporary English,maiden aunt指的是an aunt who has never married,其实很容易想到我们说的「小姑独处」(我又去查了三民大辞典,小姑独处指女子未婚,语出乐府诗集:「开门白水,侧近桥梁,小姑所居,独处 无郎」)。我想讲的是,译者选择的「独身的姑姨」其实比「小姑独处」(或独处小姑)来得好,比较不会复制「独处小姑」这种字眼强调未婚女性孤寂面的刻板印 象。这算是我唯一在此译评的正面表列。


最后我要说,就像是东海大学哲学系苑举正老师在STS 读本翻译营中提到的,做译评时,我们往往花力气在挑剔那1%的小毛病,而没有去赞赏那99%的正确与精彩之处。这我深表同意,译评应该跟书评一样,应该除 了负面表列,还要有正面表列。下次如果还有机会写点译评,应该要把翻译上的「神来之笔」多多列出。下次,下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59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crazy4czrri]看正體原文[/url4czrri]

书名 《Crazy》(Crazy)
著者 班雅明.雷贝特(Benjamin Lebert)
译者 陈怀恩、洪翠娥译
出版资料 台北:皇冠出版社,2000。
原出版资料 Klon: Kiepenheuer & Witsch. (15. Aufl. 2000)

译评人 卢宣合

Crazy
鉴于市场销售考量和阅读群众的因素, 台湾在德文文学作品翻译一直不多, 近来出版界出现了一本德文翻译作品 Crazy, 以下的报告将针对这部翻译作品进行讨论和分析。首先, 先介绍本书的作者Benjamin Lebert及Crazy这本小说的内容摘要, 下个部分则特别针对台湾以及德国在网络上对于这本小说的评论、市场接受以及广告策略的情形作报导。

其次, 最重要的还是中文翻译、内容风格、翻译精确度上的评断, 在这里将会提出翻译上值得争议的地方。

最后一个部分为本人对这本原文小说以及对中文译本的读书心得。

一、 作者
Benjamin Lebert生于1982年, 出生时由于颈部被脐带缠住致使大脑缺氧造成身体左半边瘫痪。 Benjamin Lebert目前居住在幕尼黑, 并不定时为Suddeutsche Zeitung之青少年杂志 Jetzt 撰写文章, Crazy为其第一本自传小说, 于1999年出版。

二、 内容摘要
Crazy为一部自传小说, 小说主角Benjamin受着身体左半边瘫痪之苦, 在求学期间也因此转了几所学校, 故事的背景在Rosenheim一所名为Neuseelen的寄宿学校, 在这所学校他结交到了几个好朋友, 他们共同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冒险与探索。从抽烟、喝酒、性爱和逃学等的实际生活体验, 到精神层面上的哲学探索等。德国镜报喻其为一部关于成长、渴望、梦想和友情的小说。

三、 台湾、德国网络上对Crazy小说之评介
对于本书的评介数据主要从网络搜寻得来, 搜寻引擎为google和openfind, 搜寻入口网站为Yahoo Germany 以及Yahoo Taiwan。

除了青少年青春期这样的话题总能引起大多数人的共鸣外, 本书在德国的成功要归功于作者轻松有趣和贴近现代德国青少年用语的写作风格。在语言方面,目前大多数青少年的习惯用语是有别于一般正式标准语的, 甚至有时同一个字的使用在意义上即有所差异, 以语言学的角度来看, 这种青少年用语算是一种语言变体, 对于青少年来说这才是他们使用语言的状态和形式。这点也是造成阅读族群上的差异, 同时也是造成这本小说在评论上的褒贬不一, 但共同点为引起的争议甚大。喜欢这本小说的人因为其语言风格以及作者运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和特有的叙述风格而喜欢这部小说, 不喜欢这部小说的人也大多因为其语言风格而不喜欢它。

在相关讨论的网页里, 我们可以看到德国青少年对这本书的热烈回响 : 有个人的评论意见, 附和或反对, 亦有的人将整本小说利用篇章分析的方式分析整本小说并制成教学材料。

而相对的在中文的网页里可以找到关于本书的评介是屈指可数, 大部分是出版社对本书在出版时的简短引介, 或者是德文系老师给同学的参考书目。 当然, 一部作品要在国外取得译本的机会已不容易, 更何况文化背景的差异造成阅读上的期待落差。 不过有一点是很有趣的在相关网页对本书的定位差异颇大,有的列为童书, 有的置于身体保健的网页中, 而传统上则列为励志书籍。

四、 译文争议处
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的确花了很大的心力, 特别在措字遣词上, 在这方面力求贴近和模仿青少年的惯常遣词用字, 问题也就在这里, 译者在选字上特别选择青少年惯用的语句, 以符合原文的写作风格。 只是译者真的做过调查和搜集台湾目前青少年的日常生活用语, 还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是否也夹杂了当译者年轻时的当时语法和口头用语, 亦有无可能译者的译文其实夹杂了他想象中现今青少年可能的说话方式, 形成了一种模拟对话情境。

译者的翻译方式显然是Lawrence Venuti所提到的异域文化的本土重现, 译者并且在翻译过程中赋予译文某些意识型态。以下从第一和第二个章节中列举数个例子作为讨论的素材〔第一句为德文原文加上页数, 第二句为中文译文加上页数, 第三句为评论〕:

Er zwinkert. S.14
眨眨眼睛说。 页21
→ 根据上下文, 此句表现出谄媚地以眼神示意, 而原译文并没有把校长的个性生动地描绘出。

* Ungern lasse ich ihn jetzt gehen. S.14
我不太情愿放开他的手。 页21
→ 误译。

* Er heist Hurenflugel. S.16
妓女之翼。 页24
→ 现今的房屋已较无似三合院的翼结构。

* Andere Erzieher seien viel wachsamer. S.16
像警犭一样。 页25
→ 原文无此句, 贬抑味慎重。

* Nur im Zuschauen hatte ich immer Gluck. S.17
不过当军师很在行。 页26
→ 误译。

* Oder zum Ficken. S.17
或者用来把马子。 页26
→ 误译。似为译者隐恶扬善的翻译策略。干炮或许较贴切。

* Sein blodierter Haarschopf sinkt immer... S.18
金色的头发越来越频繁地...。 页27
→ 误译。本为染过色的头发。

* Pink Floyd - The Wall T-Shirt. S.19
平克佛洛伊德 - 迷墙T恤。 页28
→ 迷这个字有误导嫌疑。其实墙这部电影剧情为抗议僵化的教育体制和学校制度的保守。这与迷字私毫无任何关联。

* ...der kleine Florian aus der Siebten, den alle nur Madchen nennen. S.23
一直到来自吉布腾(Siebten)的绰号小妞儿的小佛洛利安, 人手一根。 页33
→ aus der Siebten为七年级, 并非为吉布腾。Madchen习惯用语为娘娘腔, 非小妞儿。人手一根为误译。

* Mattis ist doch eine Schlange. S.26
马提思瘦得像条蛇。 页37
→ 建议用词为皮包骨。

* Ein Einzelkind aus einer brutalen Familie,... S.26
来自一个野蛮的家庭。 页37
→ 并无野蛮之意。根据上下文使用lieblos较合适。而且使用野蛮对于上下文来说较突兀。

* Dr. Beerweiler. S.28
贝歪勒 页39
→ 不雅的译名。

* Madchen, du bist ein Wichser!... Aber wenigstens kein schwuler Wichser. S.28
不过至少我不是欠揍的同性恋。 页40
→ 虽然提到同性恋但无贬抑之意, 只是强调其语气。

* Jugendstil. S.29
属于年轻风格。 页41
→ 译为新艺术风格较为人所熟知。

* Daruber die Sprechblase... S.29
说话气泡 页42
→ 对话框较佳。

* Gott hat es nicht gewollt....bis Ende dieser Seite
否则我很快就会射出来。 页47
→ 严重误译。对话内容的意思为 : 帝不会什么都不管, 否则大家对上帝的观感便会破坏。

* ...und presse die Augen zu. S.34
仅仅压着眼睛。 页48
→ 误译。闭上眼睛。

* Schwups da, und schwups wieder weg.... S.36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页50
→ 严重误译。虽跟波浪有关, 但其意为机会像波浪迅速起伏般转眼而逝, 这里与胸部完全没有关联。

* Hier muss man bleiben. Bleiben, bis man schwarz wird. S.36
一直留到你昏倒为止。 页51
→ 误译。直到坏掉或烂掉。

五、 读后心得
本书的目标读者群很明显的为一般青少年, 译者也尽量朝这个方向进行翻译。个人认为这并无不妥, 只是译者有时忽略作者亦欲传达的意思, 译者在译序中也承认内容对他而言翻译本书并不难, 同时, 也觉得本书没有什么文化教养。
译者认为年轻就是肤浅、天真、矫情, 更奇特的是, 译者把写作企图心旺盛的文学家和比较敬业的钢管艳舞辣妹做比较。译者陈怀恩先生为哲学博士, 而洪翠娥小姐亦为博士, 他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 虽然如此, 难道他们对于远在德国的18岁现代青少年有着甚么程度的了解, 这真令人质疑。 而通篇译序尽是对作者不屑的批评。从译者对本书如此粗暴的观点来看, 我们不难想象, Crazy这本小说会被译成哪种面貌的「疯狂」, 他对于疯狂这个字的诠释我想也不是Benjamin Lebert想象中对于疯狂的诠释吧!?

另外有一点可以提出来讨论的是在译序中, 译者谈到从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到赫塞彷徨少年时到Benjamin Lebert的Crazy, 德国文学当中一直出现这样一个关于少年灵魂的书写传统。 其实这一段话蛮耐人寻味的, 因为在这一百多年来不管在德国或在台湾我们是否真的要好好思索对于青少年的教养方式或重新以一个更健康的方式看待我们的青少年, 否则这样的灵魂书写会一直持续下去, 这恐怕代表的只是社会结构的不适和落伍兼退化, 这更非众人之福。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05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felloship_of_the_ring82iohy]看正體原文[/url82iohy]

书名 《魔戒首部曲:魔戒现身》(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by J.R.R.Tolkien)
著者 托尔金(J.R.R.Tolkien)
译者 朱学恒译
出版资料 台北:联经,2001年一月初版。
原出版资料

[color=red82iohy]你阅读的是托尔金吗?[/color82iohy]

英文原名: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by J.R.R.Tolkien
中文书名:《魔戒首部曲:魔戒现身》
出版社:联经,2001年一月初版
译者:朱学恒 中央大学电机系毕业,对科幻〈Science Fiction〉、奇幻〈Fantasy〉类型的小说有浓厚的兴趣和研究。译有《龙枪编年史三部曲》、《龙枪传承》、《龙枪传奇三部曲》、《黑暗精灵三部曲》、《夏焰之巨龙》等。
译者的奇幻文学网站:www.lucifer.hoolan.org
E-mail:lucifer8@ms25.hinet.net
发行人:刘国瑞
责任编辑:颜艾琳
校对:刘洪顺

译评人 S.C. Ting
魔戒前言的译评

话说在前面
这篇短评并非联经版《魔戒首部曲》中译本之评论,而只是此书的前言译文之勘误说明,加上一点感想。老实说,写这篇小文的动机,只是因为译者朱先生曾在kkcity bbs 的翻译版上,表示欢迎在下指教,因此特别寻来中译本,和手中的英文版本比对。一比之下竟然发现令人不吐不快的种种问题。以本文指教朱先生,在下愧不敢当,仅讨论此篇前言翻译上的一些问题。

本文完全着重在译文和英文原文本身比对,不讨论orc要翻成什么比较好,或是诗歌翻的像不像诗歌之类的,因此阅读起来可能会像是令人打瞌睡的英文课。本文中所有在下翻译的文句,纯为与译文对比说明之用,并非定译。
本文中用来与中译本比对的英文版本是HarperCollins, 1999年版

魔戒首部曲前言译文勘误

译文前言第一句
这个故事随着笔者的描绘而逐渐壮大,渐渐成为记载魔戒圣战历史的一段篇章,其中还包括了许多对远古历史的简短描述。
托尔金原文
This tale grew in the telling, until it became a history of the Great War of the Ring and included many glimpses of the yet more ancient history that preceded it.
说明
第一句译文是引申,原文稍稍玩了一点文字游戏,译文没有翻出就罢了。但接下来it became a history of ~~~ 应该是"这个故事演变成魔戒圣战的历史",并非"历史的一段篇章"。也不是如译文说"对远古历史的简短描述",而是"这个越说越长的故事除了记述魔戒圣战之外,还包含了圣战之前古老历史的浮光掠影"。
这是吹毛求疵吗?应该不是,因为译文似是而非,不是托尔金的原意。

译文
在笔者刚开始撰写《魔戒前传》时,以及该书于公元一九三七年出版前,这样的演化就已经展开。
原文
It was begun soon after The Hobbit was written and before its publication in 1937;
说明
译文忽略了基本的英文文法。The Hobbit was written 是过去式,因此托尔金的原意是他在《魔戒前传》写完后不久,尚未在1937年付梓前,魔戒首部曲的写作就已经开始了。而不是如译文所说"在笔者刚开始撰写《魔戒前传》时"。

译文
但是,在完成《魔戒前传》之后,笔者并不准备立刻着手进行续集的写作;因为,笔者想要先将这构思已久,世界中的远古传说和神话架构完成。
原文
but I did not go on with this sequel, for I wished first to complete and set in order the mythology and legends of the Elder Days, which had then been taking shape for some years.
说明
首先,原文并没有"在完成《魔戒前传》之后"这句话。接下来,也并不是 如译者所说,托尔金没有动笔写续集的原因,是因为他要"先将这构思已久,世界中的远古传说和神话架构完成"。英文原文说的是,"我想先完成并编排数年来逐 渐成形的那些远古时代神话及传说"。是Elder Days的神话及传说,不是世界中〈?〉的远古传说和神话架构。译文擅自增添,且再度似是而非,中文文句也不甚通顺。

译文
笔者〈…〉并不认为这能够引起其它人多大的注意。而且,笔者当初是基于对语言学的个人嗜好,才会开始想要铺陈和设计精灵语言的历史背景。
原文
I had little hope that other people would be interested in this work, especially since it was primarily linguistic in inspiration and was begun in order to provide the necessary background of 'history' for Elvish tongues.
说明
引用到这里,也就是前言第一段结束,译文几乎每一句都有问题。托尔金说 他不敢冀望其它人对这本书有兴趣,特别是因为本书的灵感主要是来自语言学,创作的原因是要替他发明的精灵语言历史铺陈必要的背景。并不是如译文说是"基于 对语言学的个人嗜好"。托尔金的确是语言学者,但是他的原文说的是作品的灵感,跟他个人嗜好有何干?也并没有其后所谓"才会开始想要铺陈和设计"这种因果 关系。

译文
一但笔者开始之后,整个故事不由自主地唤醒了在下对于远古历史的记忆,甚至在整个故事结束之前,小说本身就成了历史的见证。
原文
But the story was drawn irresistibly towards the older world, and became an account, as it were, of its end and passing away before its beginning and middle had been told.
说明
这段译文可能是译者自己编出来的,因为和原文毫无关系。原文是托尔金自述他在广大读者的要求下开始撰写魔戒前传的续集,因为读者想知道哈比人的冒险故事,但是"这个故事的走向无可避免地倾向古老的世界,而在起源和壮大都还未叙述前,就成了其终结消逝的纪录"。
这句话的主词一直都是the story。译文让人怀疑译者到底看不看得懂托尔金在说什么,还是只看见其中几个名词,然后用个句子将这些名词串起来自圆其说?

译文
在故事中提到了许多…;还有许多意蕴深远的人物与地点:…
原文
there were already some references to…, as well as glimpses that had arisen unbidden of things higher or deeper or darker than its surface:…
说明:
译者显然不明白从as well as 到 surface为止这个句子的意思,因此就胡乱蒙混为"意蕴深远"。其实托尔金是说在《魔戒前传》中,就已经提到许多在魔戒三部曲里重要的人事物地了,例 如精灵王艾隆等;此外还会自然而然地出现一些比表面上看起来更崇高、更深沉、或是更黑暗的东西,如甘道夫,魔戒等。译文含混带过,用四个字就交代了这么长 的句子,可谓不负责任。

译文
这些历史的浮光掠影,让读者渐渐进入第三纪元的世界,并且进而得知魔戒圣战的来龙去脉。
原文
The discovery of the significance of these glimpses and of their relation to the ancient histories revealed the Third Age and its culmination in the War of the Ring.
说明
托尔金的原文是说,发觉了《魔戒前传》中提及的这些人事地物的重要性, 和其与古代历史的关联后,就此揭露了译文所谓的"第三纪元",以及"第三纪元"的高潮"魔戒圣战"。译文完全错误,不知是根据什么译成的。有可能是因为本 句是承接上一个译者看不懂而蒙混过去的句子,因此这一句译者只好也自己胡说八道了。

译文
在这段时间中,笔者并未废弛其它的工作,在教学相长的过程中,笔者也常常会因为其它的嗜好而分散了心神。
原文
…1936 to 1949, a period in which I had many duties that I did not neglect, and many other interests as a learner and teacher that often absorbed me.
说明
译文的问题主要出在后段。译文所说"教学相长的过程",是以为托尔金教书,别人受教,而托尔金在此过程中还分心。但原文other interests as a learner and teacher是托尔金自述因为身为教学者和学习者的双重身分,使他专注于许多其它的事物,因此魔戒三部曲的写作只能断续进行。absorb并非译文所谓"分散了心神"。

译文
一九四四年时,由于有太多的线索仍未阐明,笔者认为必须安排,或至少报导这场由自己所创造出来的战争;因此,笔者只得强迫自己开始描述佛罗多前往魔多的旅程。
原文
It was during 1944 that, leaving the loose ends and perplexities of a war which it was my task to conduct, or at least to report, I forced myself to tackle the journey of Frodo to Mordor.
说明
这一段错误的译文强将并不存在的逻辑硬加在托尔金头上。原文应是"在一 九四四年间,我放下了这场应由我指挥,或至少该我报导的战争之千头万绪,强迫自己处理佛罗多前往魔多的旅程"。译文硬说托尔金认为因为线索不明,该要报导 魔戒战争,所以开始写佛罗多之旅,完全弄拧了原意,再度显示出译者并不知道托尔金在说什么。

译文
《魔戒三部曲》于十年前出版,至今已经有许多人读过这篇故事,笔者在此必须回答许多人所提出的意见和推测。笔者读过,或是直接收到,许多关于这故事背后隐藏涵义的说法。笔者对此的解释是:这是身为一名说书人最大的诱惑。说书人永远无法拒绝传述一段漫长史诗的机会。
原文
The Lord of the Rings has been read by many people since it finally appeared in print; and I should like to say something here with reference to the many opinions or guesses that I have received or have read concerning the motives and meaning of the tale. The prime motive was the desire of a tale-teller to try his hand at a really long story that would hold the attention of the readers…
说明
光读译文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然而参照原文,就会发现:第一,托尔金 并未说《魔戒三部曲》是在十年前出版的。第二:托尔金并未说他"必须回答许多人所提出的意见和推测"。托尔金只是要针对众多读者或评论家怀疑《魔戒三部 曲》有各种隐喻或讽刺时事的说法做些说明。他写《魔戒三部曲》的主要动机,只不过是一个说书人想说一个漫长且能感动人心的故事。按照译文的说法,大家对 《魔戒三部曲》有各种隐喻的揣测,托尔金的解释是因为"这是身为一名说书人最大的诱惑。说书人永远无法拒绝传述一段漫长史诗的机会"??说书人无法拒绝诱 惑跟大家怀疑故事中有隐喻有何相关?译文难道没有逻辑上的问题吗?更别提根原文全然不符。这一段还未结束,底下还有更严重的误会。

译文
身为史诗的向导,笔者只能够以自己的情绪作为判断的依据,因此,错误是无可避免的。
原文
As a guide I had only my own feelings for what is appealing or moving, and for many the guide was inevitable often at fault.
说明
可叹的是,译文错误不但似乎无可避免,而且还极为严重。托尔金在这里承接上文,描述他写《魔戒三部曲》的心路历程。As a guide 不是托尔金自诩为他笔下史诗的向导,这里的guide是托尔金自述写作时的依凭!因此原意是"我写作时只能以自己的情感为指引,以此判断什么吸引人或是撼动人心,而对许多人来说,光凭自己的情感下笔是一定不正确的"。原意和译文差很多吧?

译文
但是,故事细胞从经验的养份中消化吸收的过程是十分复杂的,截至目前为止的证据和线索都是十分模糊和抽象的。
原文
but the ways in which a story-germ uses the soil of experience are extremely complex, and attempts to define the process are at best guesses from evidence that is inadequate and ambiguous.
说明
"截至目前为止"开始的这一句,显然有误。引用译者的直译,"故事细胞 "从经验中吸收养分的过程十分复杂,而原文是"要试图定义这种过程,顶多也只能根据不足且模棱两可的证据来猜测而已"。译文的"截至目前为止"不知出自何 处,"十分模糊和抽象"的"证据和线索"也是译文自编自导自演的。

译文
从一开始的时候,笔者在构思情节时就预见了这个结果;只是当初并没有萨鲁曼这个角色,因此剧情的走向稍有不同。当然,笔者在此也必须再度强调,该段故事一开始就没有对时事的隐喻和暗示。
原文
It is an essential part, foreseen from the outset, though in the event modified by the character of Saruman as developed in the story without, need I say, any allegorical significance or contemporary political reference whatsoever.
说明
萨鲁曼真可怜。虽然他在故事中是恶役,但译文说托尔金说故事原先没有 他,完全是错误的。原文仍在解释大众对魔戒中夏尔残破状况的揣测,大家以为是指二次大战后英国的惨况,而托尔金的解释是"这种惨况是在一开始就可预见的, 然而故事中由萨鲁曼这个角色所影响的情节,应该用不着我再说了,完全没有任何政情隐喻或时事暗讽在内"。请注意,原文中的without 是该和allegorical significance or contemporary political reference 在一起的,而不是如译文所误解是指Saruman,而译成"当初并没有萨鲁曼这个角色,因此剧情的走向稍有不同"!托尔金没有说原先情节没有萨鲁曼!

译文
不过,有许多读者的疑问,只能够利用额外增加的附录来回答;特别是语言学方面的设定,是在旧版小说中所没有的。
原文
but many enquiries could only be answered by additional appendices, or indeed by the production of an accessory volume containing much of the material that I did not include in the original edition, in particular more detailed linguistic information.
说明
原文一大串,译文只有一行多一点就结束了。托尔金在这里解释这一版魔戒 三部曲增添的附录,主要是为了解答热心读者的问题。"但是许多疑问只能用额外的附录来回答,甚或需要出版一本副册,内含在原先版本中我没有加进去的材料, 特别是更为详尽的语言学信息"。这么一大句话,译文竟然只用"特别是语言学方面的设定,是在旧版小说中所没有的"两句话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译文
这份列表的目的是在于列出所有的名词,而不是为了提供完整的参考数据,因此才有效减少了该份列表的字数。
原文
This index is in intention complete in items but not in references, since for the present purpose it has been necessary to reduce its bulk.
说明
译文的说明让人一头雾水。为了列出所有名词而不提供参考数据,所以有效减少列表的字数??这是什么道理?参阅原文就明白了。不是"因此才有效减少了该份列表的字数",托尔金是说"这份索引意在完整列出所有细目,而非参考数据,因为必须减少索引的份量才能符合眼前的目的"!

一点感想
托尔金是十九世纪出生的英国学者。他的英文用法和文风都和现代人有所差 别。更别提他是语言学家,对文字的掌握和一般小说家不同。这篇前言并不长,原文只有五页。译文则比较长,但也不过七页。然而就在这短短一篇前言中,译者不 断误会托尔金的意思,译文有时似是而非,有时根本完全擅自编造。译者自以为看懂了原文,并且以自己阐释的意思转化出来,殊不知事实上原文并非译者以为的那 个意思。虽然中文或许可以自圆其说,阅读的读者大众也未必能够看出译文的逻辑疏漏或是词不达意之处;但从翻译「信」及「达」的角度来看,是不及格的。

说的严苛一点,也就是广大读者阅读的译作,恐怕并非托尔金。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10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mao_trans_by_lintzqdnd]看正體原文[/urltzqdnd]

书名 《毛泽东》
原书书名 《Mao Zedong》
著者 Jonathan Spence
译者 林宗宪译
出版资料 台北:左岸,2001
原出版资料 New York: Viking Penguin, 1999.

译评人 向光

评林译《毛泽东》
  台湾长期以来面向世界,为了吸收新知,翻译了大量外文书籍。然而,在对外文书籍十分倚重的情况下,却又极端轻视翻译,这个现象很矛盾。

  因为轻视翻译,所以译稿永远不如自撰稿,不仅出版界轻视,学术界也轻视;因为轻视翻译,所以人人皆可轻率为之;因为轻视翻译,所以大多数人不在乎自己 看的翻译书究竟可信不可信。甚至有些书评作者,竟然可以不管翻译书的品质如何,而径就译本评论,至于原著是否因为被误译以致出现评者所欲针砭的问题,却并 不太计较。

  个人觉得,读错书不如不读书,从错误的翻译书吸收知识,不如不要这些知识,因为不吸收新知顶多就是原地踏步没有进步,而吸收了错误的知识,危害却是很大的。

  在此我仅就一本由名家所写的有关中国现代史的普通读物的翻译,择取其中一些有待商榷的实例,分三个部分评论:首先谈的是翻译时必须遵守的一项重要原 则:尊重专业。所谓「尊重专业」是说,译者在选书时最好从自己拿手的知识领域入手,方能驾轻就熟;而在翻译上若遇到没有把握的地方,最好也能向人请益或者 勤查数据,以求减少翻译上可能出现的错误。其次,如果翻译跟中国有关的著作时,必须在可能范围内尽量地予以「还原」。第三个部分则是第二个部分的延伸,以 中国诗词经过英译再中译的「不幸」后果,强调「还原」的必要。

一、翻译必须具备相关知识背景
  众所周知,翻译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翻译时除了一定的英文阅读能力、良好的中文表达能力、不可或缺的严谨 度之外,还必须具备相关的知识背景。这些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在台湾从事翻译的人却未必皆有此认知,以史景迁(Jonathan Spence)原著,林宗宪翻译的《毛泽东》为例,很可以说明问题。

  本书译者欠缺中共党史的知识背景,若要翻译有关毛泽东的英文著作应该要先做好准备工作。这个问题可分四方面来谈,第一,译者显然非常不熟悉中共党史中 的人物,如中共在江西苏区时期遭遇蒋介石第五次围剿时,主持中共「反围剿」军事活动的是来自德国的Otto Braun,他有个中文名字叫做「李德」,在中共党史中可是鼎鼎有名的,但由于译者完全不知道这段历史,因此就只能音译为在中共党史文献中从未见过的「奥 图‧布龙」(页101)。 也许有人要说,有中文名字的外国人终究还是外国人,音译有何不可?当然可以,但总是让人觉得外行。而且,译者也无法准确地译出中共党史中的知名人物,他把 1921年8月成立的「湖南自修大学」的校长「何叔衡」译为「何树声」(页70),何本人是中共「一大」十二名正式代表之一,和毛泽东一样代表长沙共产主 义小组,并非无名之辈;他还把「邓拓」误译为「邓陀」,在连续五页中频频地出现「邓陀」约有十一次之多(页166-170)。史景迁会用这么多篇幅论及邓 拓,可见他对这个人物的重视,译者无论如何都应该想办法查到原名才是。另外,译者还把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误译为「田家盈」(页182)。

  第二,译者对中共政治体制也是很陌生的,1922年召开于上海的中共「二大」——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原文:"The Second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竟译成「第二次国际共党大会」(页76);而举行于1945年的中共「七大」(原文:"Seventh Party Congress"),竟另译成了「第七届苏维埃会议」(页120),同样的"Party Congress"在不同的段落中一下子是「国际共党大会」,一下子又变成「苏维埃会议」,都错了;「中国共产党党章」(原文: "Constitution of the Communist Party")则被译成「共产党宪法」(页121)。

  第三,译者对中共术语也很不清楚,所以谈到文化大革命时译本中出现了一个「蛇与怪物」(页194),这是「牛鬼蛇神」的误译。「牛鬼蛇神」要译成英文 不是容易的事,史景迁也只能将之译成"snakes and monsters",但中译者总应该将之还原才对,而不是按原文直接译出来。同页还有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原文:"people in authority taking the capitalist road"),译者也未能精确地译出,而译成了「采取资本主义路线的当权派」。在中共词汇中,「道路」和「路线」并非同义语,相对应的英文分别是 "road"和"line",史景迁用的是前者。其它如文革时的革命委员会,要由革命军人、革命群众、革命干部组成共同治理的「三结合」(原文: "three way alliance"),却译为「三路同盟」(页199)。又如在页156讲到右派被「感化」,则是「平反」(rehabilitate)的误译。而根据毛 泽东「五七指示」设立的许多的「五七干校」(原文加上复数:May 7 cadre schools"),是让城市机关干部下乡劳动锻炼,并让那些在文革中被批判审查的人去「劳动改造」的地方,不是真有「一处名为『五月七日干部学校』的劳 改场所」(页202)。此外,延安整风中有个「抢救运动」,译者没有查证,径自译为「拯救运动」(页119)。

  第四,译者对相关领域的中西方学者可能也是很陌生的。美籍华裔学者的中文名字理应译出;同时,有很多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喜欢为自己起个好听而且饶富 意义的中文名字,如能译出,一方面表示译者对此领域的了解,一方面也是对这些西方学者的尊重。译者如果不是意识到这一点,也不会将本书作者直接译为「史景 迁」了。不过,译者大概不知道Ch'en Jerome 原名叫做「陈志让」,只能音译为「杰若米‧郑」(页213);研究五四运动史大名鼎鼎的「周策纵」竟误译为「周则宗」 (页216);在台湾享有高知名度的Andrew Nathan,中文名字是「黎安友」,但译者也不知道这位学者,就只能音译为「安德鲁‧纳森」了(页216)。最不可思议的是,译者竟然连因为近身写出毛 泽东私生活而举世闻名的「李志绥」也不知道,而误译为「李吉水」(页227)。

  此外,本书还有些译法也值得商榷:页136用了一个很新潮的名词「喀[嗑]药者」来指称吸食鸦片的人,并不合适(从上下文来看,原文的"drug addicts"指的就是吸食鸦片的人);把上海的「租界」(原文:"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译为「国际殖民地区」(页76)也不妥当;有一本美国记者斯诺(或译史诺)写的 Red Star Over China 长久以来都译为《红星照耀中国》,但本书却别出心裁地译为《中国上面的红星》(页213),则连原文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失去了。
二、翻译跟中国有关的著作时,「还原」工作不可省

  所谓的「还原」,指的是中文原来的人名、地名、引文,必须尽量从西文译回原来的中文,不能把被音译成西文的中文人名地名再一遍地音译成中文,也不宜把已经意译成西文的中文引文,再一遍地意译成中文。

  首先,翻译跟中国有关的西方著作时,最好懂得汉语拼音系统,能一并懂得威妥玛式拼音系统更好,才有可能正确地还原中文的人名和地名。正是由于译者不太 能够掌握这两种拼音系统,又疏于查证,才会把威妥玛式拼音的"Ch'en"译为「郑」(页213),把汉语拼音的"Xunwu"译为「遵武」(页98、 220)。毛泽东曾于1930年5月亲自作了一个非常详细的「寻乌调查」,「寻乌」是江西地名,但因为译者不懂得汉语拼音中"X"的发音,才会把「寻乌调 查」误译为「遵武报告」。又如,1921年中共「一大」的最后一天由于躲避秘探移到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画舫上开会,但译者却把原文的" a nearby Zhejiang lake"译成「紫江湖」(页68),则连「浙江」都译不出来了;1935年11月中共中央机关到达陕西安定县(今子长县)的瓦窑堡,以此为驻地,并在 12月间召开政治局会议(即「瓦窑堡会议」),决定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就是联合一切可以参加抗日的革命力量,译者竟把这个重要地名译为「瓦鸭 堡」(页103)。其它如上文提过的何叔衡、邓拓、田家英被译错,也都属于未能还原中国人名的问题。

  当然,我们也不能苛求译者一定要把中文的人名、地名全部还原,原作者使用较为冷僻的人名和地名是有可能的,此时译者必须在译文后括号注明为音译,以免读者误以为译出的人名和地名就是本来面貌。换句话说,译者如果对所译的人名、地名没有把握,最好还是注明是音译为妥。

  其次,西文著作中引用的中文引文也应该查找原书(文)后完整地还原。表面上这样做似乎较费事,但其实这是省事而正确的做法。译者何苦这么费力地译出自 己也没有十足把握的引文呢?底下举出本书的两个例子说明「还原」的重要。先看《民众的大联合》(译文未将之还原而译为《广大群众大联合》)中的一段文字, 毛泽东原文如下:
洞庭闽水,更起高潮。天地为之昭苏,奸邪为之辟易。咳!我们知道了!我们觉醒 了!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收入《毛泽东 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1990年版,页390)
  英译文如下:
From Lake Dongting to the Min River, the tide rides ever higher. Heaven and earth are aroused by it, the wicked are put to flight by it. Ha! We know it! We are awakeded! The world is ours, the state is ours, society is ours. If we do not speak, who will speak? If we do not act, who will act? We must act energetically to carry out the great union of the popular masses, which will not brook a moment's delay!
  中译文如下:
从洞庭湖到明湖,浪潮更汹涌。天地因而悲愤,邪恶者因而声势高张。啊!我们知 道了!我们惊醒了!世界是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社会是我们的。假如我们不说话,谁能为我们说话?假如我们不行动,谁能为我们行动?我们必须有活力地行动 以实现广大群众大联合的理想,而那是刻不容缓的事!(页87-88)

  对照以上三段文字,不得不佩服史景迁的功力,他的译文读来铿锵有力,十足地保留了原味;而林译本不但使得毛泽东原来力道十足的语言风味尽失,而且还有 误译的地方。英文的"Min River"(「闽水」)怎么会译成「明湖」呢?「昭苏」一词,「昭」作为形容词有明亮、光明之意,动词有显扬、彰明之意,而「苏」作为动词则有苏醒之 意,史景迁将之简化,只译出「苏」("arouse"),但中译者却把它译成「悲愤」。「辟易」是退避的意思,史景迁把「奸邪为之辟易」译成"the wicked are put to flight by it"很贴切,但从这句英文怎么看也不会有「邪恶者因而声势高张」的意思,中译者显然只想到"flight"的「飞行」之意,而没注意到"flight" 还有「溃败、逃亡」之意,尤其"put to flight"已很清楚地指明了。从以上所出现的明显错误,可以证明:查找原书(文)后完整地还原反而省事,而林译本其实也正反映了他未能有效地掌握史景 迁并不艰涩的英文。

  再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原文如下:
一切革命的党派、革命的同志,都将在他们面前受他们的检验而决定弃取。站在他 们的前头领导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后头指手画脚地批评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对面反对他们呢?每个中国人对于这三项都有选择的自由,不过时局将强迫你迅 速地选择罢了。(《毛泽东选集》卷一,北京: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页13)

  史景迁以一段文字("Now in 1927 it was the peasantry of his former home who held China's destiny")带出英译文如下:
All Revolutionary parties and all revolutionary comrades will stand before them to be tested, to be accepted or rejected as they decide. To march at their head and lead them? To stand behind them, gesticulating and critizing them? Or to stand opposite them and oppose them? Every Chinese is free to choose among the three, but for force of circumstances you are fated to make the choice quickly."

  中译文如下:
所以革命党与革命同志都将站在农民面前接受考验,也就是由农民来决定接受或者拒绝革命党人,是接受革命党人领导或者由农民带领革命党人?是为革命党人撑腰或者是反对革命党人?每一位中国人都可自由选择这三者,但是时势所趋逼迫你要尽速作决定。(页88)

  对照以上三段文字,毛泽东原文的意思很清楚,即干革命的人面对着澎湃的农民运动,共有三种态度:一是当革命的先锋队,在前头当农民运动的领导者;二是 落后于革命形势,止步不前,当冷眼旁观的批评者;三是反对农民运动。史景迁的英译文很准确地表达出原文,但是,中译文却把主从关系完全颠倒了,变成是农民 对待革命党人的几种态度,所以才会有「由农民带领革命党人」这样的译文,这不仅与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革命理论相背,也是一心想干革命的毛泽东根本不可能说 出的话。

  遇到中文诗词时,更应该还原,否则会出现连译者都无法预期的严重瑕疵。
三、遇到中文诗词更应该还原

  两种文字之间的转换——翻译——是很困难的,尤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之下,此岸的文字常常无法在彼岸找到对应的词汇。大陆小说家张承志就认为「美文」是不可翻译的,他说:

无论是书面语(包括文学语言)或是口语,一旦在它们表达着使用者和使用民族的心境、情绪、特定意识、弦外之音、独有的生活、基于传统和文化的只可意会的心 理素质的时候,它们就是很难甚至是不可翻译的。能够翻译的只是表面,只是大意,对应或比喻。翻译过程中的精益求精或刻意求真只能导致一个泥潭,站在两片文 化之间束手无策的泥潭。容易翻译的语言都不是上述那种传神的东西,它们大约是机械的(如自然科学、含义准确的文牍)、平庸的(如低质的文学作品)或狭义 的。可以说:传神的或有灵气的语言不可翻译。

  不过,这未免太严苛了,所以他又退一步说:
这样的美文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被翻译:那就是当彼岸的翻译者具备着同样的文学气质和修养,具备着另一种语言的美文能力,特别是具备着共同的或共鸣的理解和体验,具备着同样强烈的激动的时候,翻译或理解就是可能的,而且可能是出色的。——以上两段引文见张承志,〈美文的沙漠〉,载于西西编,《红高粱》(台北:洪范,1987),页29、31。

  张承志所谈的问题,在诗词上更加明显。我认为诗词根本是不可能翻译的,最多只能注释和解说而已,英(外文) 翻中或中翻英(外文),情形皆同。诗词的特性是翻译的大敌,因为诗词是最不科学的,它常是模糊而不明确的;在能指与所指的对应关系上,它常常不是一对一 的,也就是说,为了在短短的字句中表达丰富的意涵,它常借用典故,因而常有双关语和弦外之音;它还特别需要读者细心的体会,而若读者的经历不足,有时还达 不到理解时所需的心境;加上文化背景的不同,更使诗词的翻译难上加难。此外,更令吾人难堪的是:诗词一旦翻译,原来的声音美学就被彻底地给破坏了。

  正因为诗词的翻译有这样的困难,所以除非为了文化的流通与传播,或在一本书、一篇文章中的确出现了诗词,情非得已之外,最好不要轻易尝试去翻译诗词。 当然,中、外文造诣皆达上乘者,也就是达到张承志所要求的「四个具备」(同样的文学气质和修养、另一种语言的美文能力、共同的或共鸣的理解和体验、同样强 烈的激动)者,不在此限。

  我们再以林宗宪翻译的《毛泽东》为例,批注以上的观点。《毛泽东》原著作者史景迁,是个人文气息很重的史学工作者,看过他写的《追寻现代中国》(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时报出版,译者:温洽溢)的读者,大概都会发现这一点。因此,史景迁写《毛泽东》时,也不例外地要引用毛泽东的诗词。不过,凭心而论,以史景迁在国际上研究中国的声名,对毛泽东诗词的翻译不见得能让中文读者赞叹,更何况根据其英译而来的「白话诗」了。

  史景迁引用了毛泽东少有的一首包含政治抱负的情诗(词)——《贺新郎》(作于1923年),让读者体会青年毛泽东为了干革命舍弃儿女私情的情怀,结果 这首词经过中翻英和英翻中的两次转换后,面目全非。以下我依次列出毛泽东的原词、史景迁的英译,以及林宗宪的译文(中译本页80-81),再予以批注和评 论。评论毛泽东词部分,我参考了以下四书:《毛泽东诗词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公木,《毛泽东诗词鉴赏》(长春:长春出版社, 2001);罗炽主编,《毛泽东诗词鉴赏辞典》(北京:华夏出版社,1993);刘济昆编着,《毛泽东诗词全集》(台北:海风出版社,1992)。不过, 批注诗词并非我之所长,也非我所愿,但为了说明为何中文诗词必须「还原」,才不得不尝试。

原词:挥手从兹去。
英译:Waving farewell, I set off on my journey.
中译:挥别幸福,我踏上旅程
注评:此句出自李白《送友人》诗:「挥手自兹去」。原意只是单纯的告别用语,英译也只译出这一层意思,但中译则增加上了「挥别幸福」之意。然而,民初许多有抱负的年轻人之所以投身革命,意在救亡图存,并不在乎个人的幸福,中译可说是画蛇添足了。

原词:更那堪凄凉相向,
英译:The desolate glances we give each other make things worse,
中译:彼此无助的凝望让事情更糟
注评:「更那堪」接上文,离别已苦,加上双方有些误会(见下文),就更不堪离别时的面对了,原词用「凄凉相向」来表达这种情景。英译的传神之处是用了"desolate"这个字,有孤寂且内心不安的感觉。中译把"desolate"译成「无助的」不知根据为何?

原词:苦情重诉。
英译:Yet again emphasizing our bitter feelings.
中译:但再次强调我们悲切的情感
注评:情 人离别时很苦,临别依依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完。英译用"bitter feelings"表「苦情」("bitter "有「难受」之意),用"again emphasize"表「重诉」(" emphasize"有突出重点、引起注意之意),都还算达意。中译的「悲切」、「强调」跟着英译而来,已无诗意。

原词:眼角眉梢都似恨,
英译:Eyes and brows reflect your tension,
中译:眼睛与眉宇透露我们的紧张
注评:这句难在「恨」字,似恨但又不是真恨,是那种依依不舍而难过的神情,英译找了"tension"来表达已感困难,因为"tension"在这里能表达的至多也就是情绪上的紧张和不安,中译直译为「紧张」则把诗意全毁了。

原词:热泪欲零还住。
英译:As you hold back hot tears that seek to flow.
中译:因为妳抑制住夺框[眶]的热泪
注评:「零」是「落」的意思。这句英译和中译都还算达意。

原词:知误会前番书语。
英译:I know you have misunderstood our past exchanges;
中译:我了解妳误会我们过去的交往
注评:本句翻译时重点在于「前番书语」,原意指的是毛泽东在前一封写给杨开慧信中的某些言辞,英译用了"past exchanges",虽然有点含糊,但也还勉强能够达意,但中译就太夸大了,原本只是一封信中的几句话却变成了过去的交往。

原词: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英译:What drifts before our eyes are clouds and fog,
   Even though we thought none knew each other as well as you and I.
中译:飘散在我们眼前的云和雾
   即使我们认为没有人能彼此了解,包括我俩也一样
注评:承接上文,即使有点小误会,很快就如过眼烟云,人间就我和你是知己,夫妻俩经历了许多共同奋斗,一点小误会根本不算什么。英译到这里已经有些「不准」,中译就更不知所云了。

原词:人有病,天知否?
英译:When people feel such pain,
   Does Heaven know?
中译:当人们发现如此伤痛时
   老天知道吗
注评:宋代有个说法:「情多是病」,情到深处生忧愁,「人有病,天知否?」短短六个字,完美地结束了上阕。英译用"pain"来表达「病」,中译再翻成「伤痛」,严格说都没错,但原味尽失矣。

原词: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英译:At dawn today, thick frost on the way to East Gate,
   A fading moon and half the sky reflected in our patch of pond—
   Both echo our desolation.
中译:在今天清晨浓雾直达东门
   一个迷蒙的月色及半边的天空照应在我们的池塘边
   两者都透露出我们的无助
注评:毛 泽东和杨开慧在1920年冬结婚于长沙,后来两人奔波于上海等地后又返回长沙,毛泽东的长子岸英和次子岸青都生于长沙。长沙对毛泽东夫妇而言其重要性不言 可喻。1923年刚生下次子不久,毛即奉中共中央通知前往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首词当是作于毛泽东再次离家之际。「东门」指的就是长沙城 的东门,「横塘」指东门外的清水塘,1921~1923年毛泽东夫妇曾居住于此,而清水塘附近则有个火车站。「东门」和「横塘」既有实景,又皆有隐喻, 「东门」为送别处的代名,「横塘」指女子所居,也指与女子相别之处。整句讲的是送行,时间、地点、离情皆写出,但又语带双关。英译至此,任凭史景迁的中文 造诣再高,也束手无策,只能就字面上译出,而中译的最后一段又再度把"desolation"译成「无助」。从「凄清如许」到「无助」,诗词遭到了怎样的 浩劫!

原词: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英译:
The sound of the train's whistle cuts straight through me.
From this time on I'll be everywhere alone.
I'm begging you to sever these tangled ties of emotion.
I myself would like to be a rootless wanderer,
And have nothing more to do with lover's whispers.
The mountains are about to tumble down.
Clouds dash across the sky.
中译:
火车的气笛声直接撕裂我们
从此时起我将四处孤独
我恳求妳割舍这些纠葛的情感
我自己想要成为居无定所的流浪者
并且不再与爱人的呢喃有牵扯
高山快要崩塌
云朵划破天空
注评:第一句「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一望即知其意,英译 也忠实地译出,中译的「撕裂」倒还有点独特的想象。第二句的「凭割断愁丝恨缕」中的「凭」有「请求」的意思,但这里的「凭」的对象包括双方,因为革命的需 要,毛泽东和杨开慧俩都必须暂时抛开儿女私情,英译用"tangled ties of emotion"来表示「愁丝恨缕」稍能达意,但中译「纠葛的情感」离「愁丝恨缕」就很远了。英译中的"I myself would like to be a rootless wanderer, And have nothing more to do with lover's whispers."为原词所无,至多只能说是「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的重复。

  整首词中史景迁最令人不满意的英译就在末二句。「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说的是毛泽东要抛开儿女私情去干革命,「昆仑崩绝壁」比喻革命的 摧枯拉朽,「台风扫寰宇」比喻共产革命横扫全球。等到革命完成了,「重比翼,和云翥」,毛杨二人就又可以像比翼鸟般直上云霄,翱翔于云端之上。这样的意思 史景迁竟然只用"The mountains are about to tumble down. Clouds dash across the sky."草草结束,就整篇英译来看,不仅结束得突兀,也让人一头雾水。至于中译,就也只能跟着已经偏离航道的英译随波逐流了。

  以上我们已经比较详细地对比了毛泽东的原词、英译,以及英译的再中译。道理大概已经说明白了,但一路看下来不免把原词搅得支离破碎,现在我不厌其烦, 再把毛泽东完整的原词直接与中译对应,请网友能够各朗诵一遍,同时将自己置入诗词的想象情境中,看看英译后再中译的诗词,究竟少掉了哪些韵味?

原词: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凉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中译:
挥别幸福,我踏上旅程
彼此无助的凝望让事情更糟
但再次强调我们悲切的情感
眼睛与眉宇透露我们的紧张
因为妳抑制住夺框[眶]的热泪
我了解妳误会我们过去的交往
飘散在我们眼前的云和雾
即使我们认为没有人能彼此了解,包括我俩也一样
当人们发现如此伤痛时
老天知道吗
在今天清晨浓雾直达东门
一个迷蒙的月色及半边的天空照应在我们的池塘边
两者都透露出我们的无助
火车的气笛声直接撕裂我们
从此时起我将四处孤独
我恳求妳割舍这些纠葛的情感
我自己想要成为居无定所的流浪者
并且不再与爱人的呢喃有牵扯
高山快要崩塌
云朵划破天空

  如果,中译者能够稍勤快些,找到毛泽东原词予以还原,不仅让读者直接看到原词,也不致于让原词经过二次转换后,面目全非。最后,我还必须提醒大家,毛泽东一辈子没有写过白话诗。(2002年9月3日完稿)

(BW註:我的天啊!真有人不省時間去鈔錄原詞,要花時間自找麻煩。出版社也厲害,可以找到一位對老毛毫不認識的譯者。研究專著尚且如此,又怎能期待兩岸三地互相了解。)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20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errata_botanyg44y25]看正體原文[/urlg44y25]

书名 《欲望植物园》(The Botany of Desire:A Plant's-Eye View of the World )
著者 麦可.朴伦(Michael Polla)
译者 潘勋(1966 年生,台大外文系毕业,曾任《自由时报》、《中华日报》记者,《中华日报》编译,现任《中国时报》国际新闻中心编译。着有《英语游戏大师》(敦煌书局出版),译有《性的历史》(曾获中时开卷 82 年十大好书)、《宾拉登的圣战工厂》)
王毅(1955年生于湖南湘潭。曾下乡插队当工人。复旦大学文学博士,现任辽宁师大中文系教授。主要译着有:《本能的缪斯─启动潜在的艺术灵性》、《历史 捕影─一个历史学家眼中的二十世纪》、《宗教与科学导论》、《诺贝尔奖获奖者演说文集:和平奖1971-1995》、《科学的制造─在自然与社会之间》、 《灵商─人类的终极智力》等,均为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另有若干专著和学术论文出版。)
出版资料 时报出版社,台北
原出版资料 Random House; May 8, 2001

译评人 SC TING & hsuehc

谬误的植物园 by SC_TING

台湾出版界近来纷纷采用大陆译者的译本,有时候是因为出版社想出的书,大陆已经先译好了,台版乐得捡现成的,只要稍微润饰一下即可。有时候则是因为大陆译者要求的酬劳相对之下比台湾的译者要低,似乎「便宜又大碗」。

不久之前有一本叫做「欲望植物园」的书,就是先由大陆译者翻译,完成之后,本地出版社对译文不满意,于是找了台 湾译者改译润饰,然后出版。衔命的台湾译者在完工之后有感而发,写了一篇译后感言,先说了翻译可分直译与意译两种,再进一步表示大陆译者和台湾译者自己都 是直译派的,但是大陆译者似乎因为执着于逐字翻译,因此出现许多错误。台湾译者并且举出许多大陆译者原来的译文实例,对照以自己的译法,彰显大陆译者的谬 误。

丹泉在拜读这篇译后感之后,也深有所感。因为虽然本地译者的确指出了大陆译者的错误,但是用来对照的台译本身,也充满了谬误。以下就是针对这篇译后感中本地译文的一些感想。文中为了说明起见,必须引用一些这篇译后感的文字,以【】括出。

文中提到大陆译者逐字直译,每个量词都要译出来。接着进一步举出大陆译文执着于量词翻译的实例:
【「Scraggly and barefoot, he’s wearing a sackcloth cinched at the waist like a dress and a tin pot on his head; in one hand he’s holding out an apple sapling like a scepter.」译成「木刻上,他赤着脚,穿着破破烂烂的麻袋布,在腰间系了一下,像是一件女服,还有一顶锡罐戴在头上;伸出来的一只手握着的一棵苹果 树苗像是一柄节杖。」若原文中不定冠词的「一」都不译出来,而译成「木刻上契普曼须发散乱,赤着脚,穿条破烂的麻布袋,系在腰间,像条裙子,头上顶了只锡 罐;有只手伸出来握着苹果树苗,像国王拿着令牌。」同样传情达意之余,读来不会冗赘拗口。】

引文中第一段译文是大陆译的,第二段是台译。大陆译者译得怎样就不提了。这里只看台湾译者的译法是否「同样传情 达意」且「读来不会冗赘拗口」。从台译引的原文看不出文中的he是谁,姑且就照台译的说法增添为「契普曼」。Sackcloth是粗麻布,用来做布袋而非 衣料的粗布,并不是说此人穿着麻布袋。而麻布袋的量词台译用「条」就更为不通了。有谁听过人说请给我一「条」麻布袋?穿着麻布袋还系在腰间,是说此人光着 身子用麻布袋当腰带吗?既然如此怎还会「像条裙子」?这中文根本不通,如何称得上传情达意?

接下来「有只手伸出来握着苹果树苗,像国王拿着权仗」,「有只手」是谁的手?难道不就是「契普曼」的两只手中的 一只吗?为了规避掉量词,不用「一手」而用「有只手」,中文句意非但没有比较高明,反而更为暧昧不明。且既然台译的原则是直译非意译,「像国王般拿着」是 从原文哪里来的?而holding out an apple sapling并不是「〈手〉伸出来握着苹果树苗」。被hold out的东西是apple sapling啊。台译并不是省略了量词就比大陆译高明。台译本身跟大陆译一样,充满了对英文原文的误解和诘屈聱牙,文意不通的中文。

【逐字译还有另个陷阱,套用中国时报国际组同仁的说法,会「踩地雷」。比如「if shoes are part and parcel of a civilized life」译成「如果说鞋子是文明生活的一部分和一个包裹的话」,就是踩到地雷了。因为英文词组「part and parcel」真正的意义是「重要部分」,拙举的原文子句应译成「若说鞋子是文明生活的重要部分」】「part and parcel」这个词组有同义字,等于「essential」。所以要不要译成「重要部分」就见仁见智啦。其实这个例子还算不上「踩地雷」,因为起码文明 生活的「一部份」勉强算是意思到了。丹泉举个例子告诉大家怎样的直译才叫做踩地雷。「foxhole」译成「狐狸坑」。这才叫「炸得粉身碎骨」。

【原文「In one account Chapman had come west after a girl had stood him up at the altar back in Massachusetts.」一句,译成「有一个故事说,查普曼之所以前往西部,是因?在马萨诸塞曾有一个姑娘让他怦然心动,而这是发生在一个圣坛的背 后。」也算是「炸得粉身碎骨了」,因为「stand/stood up」此一动词词组,是「失约」之义,译成「有一个故事说契普曼往西而来,是为了寻找某个对他失约,叫他在马萨诸塞州某圣坛后枯等的姑娘。」才不致扭曲原 文意义。】

很不幸地台译扭曲原文意思的程度跟大陆译有得比。既然知道stand/stood up是失约,直译的话也该是「在圣坛前被放了鸽子」,意译的话则就是「遭此女毁婚」。但是所谓直译的台译却变成「对他失约」这种不通的中文,还「在圣坛后 枯等」呢。查普曼是神职人员吗?站在圣坛后?英文的 back跟的是 Massachusetts,不是 back of the altar!更别提 at the altar 在英文中有约定俗成的意义,并不是说在举行婚礼的地点,一定有真正的圣坛存在。遭悔婚是查普曼往西的原因,after不是跟a girl连在一起,变成要去西边寻找那位姑娘的!连「查普曼是在麻萨诸塞州遭女子毁婚之后,才往西行」这么简单的意义都搞不清楚,译文完全本末倒置,扭曲 原意。

【原文第卅一页第一、二行,「Loudonville Historical Society, a stop on his one-man campaign to build support for his Heritage Center and Outdoor Theater.」,大陆译者会译成「劳登维尔历史学会去听比尔作一个关于查普曼的演讲,这是他?赢得对他的“遗?中心”和“露天剧场”的支持而开展的一 场一个人的运动的顶峰。」这样的语句,我推想可能是把stop误读为top(顶端、顶峰)了;拙译「当天晚上,比尔在劳登维市『历史学会』演讲,谈契普 曼,他独自展开活动,寻求大家支持他『史迹中心』及『露天剧场』的构想,劳登维是活动的一站,我也去听讲。」合乎作者原意。】

这句话引的英文内容,似乎不能涵盖台译和大陆译的内容,可能还有前后文未引。台译的确没有看错stop,但是可 有其它的怪地方。谁在哪里演讲从这段英文看不出来,没有上下文也不知heritage center是谁的center作啥用的,但是译成史迹中心绝对奇怪。此外one-man campaign也不是「他独自展开活动」吧?

【原文第九十七页第四至六行「that, at least in Holland in the 1630s, pork bellies could never have substituted for tulips.」像大陆译者译成「至少是在17世纪30年代的荷兰,填饱了猪肉的胃是永远也不能替代郁金香的」,读者能了解译句的意义吗?我的译句是「至 少一六三0年代的荷兰,猪肚这种货物是无法用来交换郁金香的」;大陆译者显然不晓得「猪肚」也是大宗货品,可以当成期货的项目。】

这个例子台译说pork belly是猪肚,但是查查pork belly,本国政府进口肉类中确有这一项,名为「猪腹胁肉」,也的确是期货交易的项目之一,并非内脏类的猪肚。此外substitute不是「交换」。 这句话是说猪肉是不能取代郁金香的。至于猪肉是不是拿来当期货的项目,台译知道而大陆译者不知道,就跟译文无关了。

【原书第二百廿四页,第十五至十八行:「Compared to Danny Forsyth, a man who clearly feels himself very much at the mercy of the chemicals, the aphids, and the potato processors, Young gives the impression, at least, of a man in complete control.」大陆译者……译成「与丹尼•佛西斯相比,他给人的印象是一个鲜明感觉到自己正享受着化学品、蚜虫和马铃薯加工商福佑的人,至少是一个完 全控制着自己那一切的人。」全段错译!拙译「相形于丹尼‧佛西斯认定自己极其仰赖农药、蚜虫及马铃薯加工商的怜悯,杨至少给人这种印象,他是有能力完全操 控的。」,至少忠于原文之义。】

抱歉的是,大陆译全段错译,台译则半段译错。台译弄错了at the mercy of的意思。不是「仰赖…的怜悯」。没有人仰赖农药或蚜虫的怜悯,potato processors也不是马铃薯加工商。at the mercy of随便查查字典就知道意义了吧。「a man in complete control」译成「有能力完全操控」也似是而非。完全操控什么?这句台译实在也无法称得上忠于原文之义啊!

译后感的实例举到此为止,每个例子大陆译者的确有错,但台译也几乎都是错的。译者本来是要表达大陆译者的一些疏 失,但是在举证的过程中,只让读者看见了台译的错误。而这些例子实在都不是困难的英文句型,也没有复杂的文法,有了中英对照,更彰显出谬误所在。译者看自 己的译文有盲点,编辑也浑然不觉,这本书就这样出版了,不仅是推荐好书,大专院校植物系也列为必读。如果译后感里的例子可以算是取样的话,这本「欲望植物 园」,恐该改名为「谬误植物园」了。
--
原发表于半宝石矿场。感谢有教于我的诸位,you know who you are.
真的是「谬误植物园」吗? by hsuehc

先讲题外话。讨论外文中译著作翻译品质的评论文章,有时往往惹来激烈的反应。稍加仔细探讨,相当数量的反应并不 是针对原文的本旨,而是被文中夹带的「友军炮火」或「流弹」所激起。(友军炮火:你说「编辑也很累的,有时也别那么凶嘛」,结果有编辑跳出来说「不可乡 愿,否则如何分出好编辑和坏编辑!」流弹:文末感叹一句「为何好书如此难觅」,便有人反驳「不要一笔抹杀众多劳苦、认真的从业者的贡献!」)这么说倒不是 指责响应者反应过度,因为有时也有可能是原贴文者话讲得不够清楚,以致引起误解。(当然,要把话说得让每个人都觉得完满是根本不可能的。)

为免多起争端,我在这里不拟谈论大问题,也不发抒感想,只把讨论内容严格限制在一个题目里:《欲望植物园》真的这么「谬误」吗?我要谈的只是这点,万勿多做联想。

读过丹泉的文章后,我想她做了一个逻辑跳跃:文章题目是“谬误植物园”,直指全书有错,但评论的主体却是该书的 “译后语”,而非正文。尽管文末说:『如果译后感里的例子可以算是取样的话,这本「欲望植物园」,恐该改名为「谬误植物园」了。』似乎还语带保留,但题目 却早已给了肯定答案。(如果在题目尾巴加上问号,成为“谬误植物园?”应该会较好。)

其实依照经验,这种取样大概八九不离十,但没有直接比对正文,总还是让人觉得证据不足。出于好奇,我也跟着做了一点比对,取样是第一章第一节,根据的是网络上找到的中英文数据:
英文: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375760393/
(在样张的第七至第十页)
中文:http://www.readingtimes.com.tw/books/book_detail.asp?pclassid=IN&prodid=IN0017&descid=34979
抽查的结果,平均每一段有一个错。这里指的错不谈直译或意译,不涉及译笔的好坏、通顺或适当与否,也忽略小疵不 计,只管硬梆梆的、不能忽略的错误。至于我的标准是否失之过苛,读者可自行根据以下的举例来判断。另外要特别指出的,我的改译是检现成,拿着原中译修改 的,如果读来比原译好也是应该的。倘若要我自己不参考任何东西,重新译起,大概也是胡里胡涂。其它照顾各方感情的场面话便不多说了,你们应该都很坚强。
----------------
一、
原文:At the time, this particular stretch of the Ohio, wide and brown and bounded on both sides by steep shoulders of land thick with oaks and hickories, ...
译文:方其时,这片广阔而特殊的俄亥俄河,水色棕黄,夹岸陡坡橡树及山胡桃密布,……
说明:应译成「在那时候,这一段的俄亥俄河河面宽阔、水色棕黄……」。particular的意思弄错了,这个错出了几次。俄亥俄河不会从头到尾都很宽,作者仅指Wheeling北边这一段。
译文:由相对较文明的宾夕法尼亚州,前往「西北地界」(Northwest Territory)的蛮荒地区。
说明:指行政区域时,Territory译为「准州」,意思自明。我不把这个算成错误,因为不确定「准州」是否是标准词汇,而且既然附了英文,读者自己可查。

二、
原文:A single bushel of apple seeds would have been enough to plant more than three hundred thousand trees ...
译文:每斗种子便足以种成卅万棵苹果树。
说明:「一蒲式耳的苹果种子……」。蒲式耳是容量单位,折合35.24公升,亦即3.5公斗。

三、
原文:As an emblem of the marriage between people and plants, the design of Chapman's peculiar craft strikes me as just right, implying as it does a relation of parity and reciprocal exchange between its two passengers. More than most of us do, Chapman seems to have had a knack for looking at the world from the plants' point of view--"pomocentrically," you might say. He understood he was working for the apples as much as they were working for him. Perhaps that's why he sometimes likened himself to a bumblebee, and why he would rig up his boat the way he did. Instead of towing his shipment of seeds behind him, Chapman lashed the two hulls together so they would travel down the river side by side.
译文:契普曼与众不同的船筏设计,就好比人类与植物联姻的象征,正正敲中我的心窝,它彷佛意味着人与苹果籽两个乘客间,有着搭对、互补有无的关系。契普曼不是把苹果籽载货般拖在身后,而是把两个挖空的独木舟捆扎在一起,让它们能并肩而游。

说明:
1. "strikes me as just right"(正正敲中我的心窝),这里的strike 是「令某人感觉……」,不是「敲」。
2. "a relation of parity and reciprocal exchange"(搭对、互补有无的关系),parity是平等,这里是指地位平等。这个观念在本书是关键,不可马虎。理由见下面的补译自明。
3. 漏了数句。原因不详,或许是网页作稿失误,或许是版本不同,或许是漏译,或许是刻意删节。
花钱买书的读者先别发火,容我解释一下:依我的经验,漏译总会非常神秘地发生,有时甚至经过不同的人检查到第 三、四遍后才发现。我常怀疑是有小精灵趁人睡觉时,每晚偷偷搬走几个字。倘若经过译者、编辑一再检查之后仍然出错,只好请读者多多包涵──毕竟尽力了嘛。 至于最后一种状况,删节有时候难免,有时删节本反而更清爽,但如果未加说明的话,那就非常令人痛恨了。我觉得少掉的几句重要且有趣,所以整段补译如下:
「在我看来,把Chapman独特的船筏设计视为是人类与植物联姻的象征物,真是再恰当不过了。它彷佛暗喻了两 个乘客之间有一种平等、互补有无的关系。Chapman和我们大多数人不同,他似乎具有从植物的观点来看世界的异禀──你可以说这是一种「果树中心观」。 他了解不但是苹果在为他服务,同时他也在为苹果服务。或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有时自比为黄蜂,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把船造成这副模样。Chapman不是 把苹果籽拖在身后,而是把两个船体绑在一起,这样他们 [指人和苹果] 才能肩并肩地顺流旅游而下。」

四、
原文:(Even Ralph Waldo Emerson, who knew a thing or two about natural history, called it "the American fruit.") Yet there is a sense -- a biological, not just metaphorical sense -- in which this is, or has become, true, ...
译文:(即便是对自然史略知一二的艾默生 [Ralph Waldo Emerson] 都把它叫做「美国水果」)的确,以某种意义(在此是以生物学而非比喻)来感受时,称苹果做美国水果这一点已是真确无误了,……
说明:建议改成『(甚至连对博物学相当在行的艾默生,也把它叫做「美国的代表水果」。)的确,在某种意义上(生物学的意义而不只是比喻),这么说是对的,或者已经变成对的了,……』

1. "know a thing or two" 是懂很多,不是很少。否则这句也讲不通,不是吗?
2. "the American fruit",用定冠词,指出它的代表性,所以严重多了,不只是某一美国土产而已。「美国的代表水果」读来很笨,或许可用「美国之果」(有点怪,虽然「美 国之花」就很顺)或是仍用「美国水果」(其实也是怪怪的)但再补一句说明,让它的意思更清楚。
3. being(本是), becoming(变成是)没有译出来。两者的差别很重要,不能马虎。
----------------
比对至此结束。因为只是很短篇幅的抽查,而一般来说,译误在书中的分布通常极不均匀,所以要拿它来外插推估全书的误译数是 *非常不恰当的*。但汇整此文和丹泉原文所指出的,我想,要说这本书的中译有相当数量的错误,应该不为过。(Nov 6, 2002)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24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voodoo_scienceply4fm]看正體原文[/urlply4fm]

书名 《我们上了科学的当-巫毒科学的兴起:由愚蠢迈向诈欺之路》
原著书名 Voodoo Science: The Road From Foolishness to Fraud
著者 Robert Park, Dept. of Physics, Univ. of Maryland
译者 周孟晔
出版资料 小知堂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02年1月
原出版资料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年5月

译评人 张明哲 师大物理系

(一)
如果我们翻开报纸,看到有人宣称发明了不需消耗能量而源源不绝提供电力的机器,我们该相信吗? 好吧,如果这个听起来有点离谱,那如果加拿大有个私人机构宣称作出新的核融合装置,可以提供干净的核能,在几年内取代现有的核电厂。我们该相信吗? 即使你/妳对核融合完全没有概念,或许也会觉得这么重要的进展,由一个不知名的小型机构发现,似乎有点蹊跷。再难一点,如果福特汽车总公司宣称它们在 2005年以前可以把汽车能源使用效率提高25%,这该不该信呢? 通常这类涉及专业判断的讯息,我们只能仰赖尽责的新闻记者,在求访不只一位的专家后,作出客观的报导。但是如果这位新闻记者或编辑认为以耸动的标题吸引读 者比较重要呢? 或者,另一种情况,假设某则消息宣称山西省一位八岁的小男孩拥有特异功能,能让硬币穿过玻璃瓶。尽责的记者为了想厘清这个报导的可能性,请教的专家却是台 大电机系某教授呢?

这类的"科学"之所以产生,有些是科学家基于学术上的雄心,而丧失了对实验数据的客观判断,例如十几年前很出名 的冷融合事件。有些是缺乏正确科学背景的人基于偏执而形成的"伟大发现",例如反重力机器或是永动机。有些是虽然使用科学的语言,但是背后其实不具科学的 内涵,例如磁石疗法,或是现在一些"奈米"科技产品的广告。有些是刻意的伪造数据,例如去年在学界相当轰动的贝尔实验室研究员Schon的事件。这个复杂 的科学黑暗面常常是由满街走的"专家",新闻记者,偏执狂,以及纯骗子等所互相声援而形成的。他们的伟大发现或理论,几乎不可能通过学界的检验,所以最常 见的方式就是诉诸群众,以求取认同。这一类的事件层出不穷,占据了每日的新闻。这还没算进去另一堆并没有打着科学名号的正宗迷信,诸如灵异照片或养小鬼之 类。在这种情况下,能有Voodoo Science这本极力批判伪科学的书占据在台湾书店的一个角落,实在是一件令人稍感安慰的事。

很可惜的是,这本书中译本的错误多得离谱,大大的削弱了这本书的价值。就我所知,关于这本书的评论,网络上有两 篇很好的文章。关于原文著作的介绍(不涉及中文翻译的问题),可以参见李良修的文章(http: //scc.bookzone.com.tw/sccc/article.asp?ser=115)。关于中文翻译的诸多问题,可见陈政宏的评论 (http://leos.bu.edu/articles/re_vs/)。陈政宏指出了许多翻译问题的可能症结,在这篇译评里将不再重复相同的意见。 不久前我曾制作了一个勘误表,可以在网站上查到。这个表虽然长,但并没涵盖所有的错误,因为我仅由中文不通之处回溯原文。据我所知,目前原出版社正找人重 译中,应该不久后能有具水准的新版本出来。下面我仅就现有版本里的严重错误做说明,这些"突槌"的部分一直是支?我完成乏味勘误的"精神食粮"。

(二)
首先,有几个错误实在匪夷所思,因为由中文就能看出它犯了逻辑的或事实的谬误。实在没法想象这类错误发生的原因。例如,

中译p.54 嗅觉输入…经由皮质层处理完成的感觉讯息最后会抵达扁桃腺-位于太阳穴突出部分核桃形状的结构。
原文p.35 Sensory information processed by the cortex finally reached the amygdala, almond-shaped structures in the temporal lobes.
嗅觉跟扁桃腺有关? 扁桃腺位于太阳穴? 太阳穴附近有突出的核桃状结构?
这里的amygdala与temporal lobes分别指杏仁核(专有名词)与颞叶。

中译p.104 一九五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即史普尼克火箭一号火箭发射不到六个月,叶尔辛总理和美国人分享一份值得注意的文献报告。
原文p.75 On March 26, 1958, not quite six months after Sputnik I, President Dwight Eisenhower shared with the American people a remarkable document…
在原书该页我一直找不到Yelstin这个字,不知道怎么出来的。任何人只要翻译完后,再回头读一遍中文,就不会犯下这个错误。

中译p.113 来自全世界各角落四十几个国家超过七百个人,为了发现火星社会,聚集在科罗拉多州的大卵石上。
原文p.82 … more than seven hundred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and forty nations gathered in Boulder, Colorado, to found the Mars Society.
七百多个人如何能聚集在大卵石上? 要怎样在科罗拉多州发现火星社会? 在本书的另外几页,Boulder却又正确的翻译成博德市。类似的,APS(American Physical Society)这个缩写在某几页离谱的翻译为美国政治科学院,完全不合上下文,有时却又正确的翻译为美国物理学会。这种错误似乎可直接推论为编辑或翻译 者将部份段落外包所致。

中译p.167一辆原先停留在曼哈顿的大型豪华轿车, 带着煤气炉渡过河来, 抵达了哈肯萨克。
原文p.125 The limo stopped in Manhatten to pick up the producer for the short drive across the river to Hackensack
运煤气炉用到大型豪华轿车不会有点怪吗? 特别是这本书没提到任何跟煤气炉有关的事。这里的producer指的是电视节目制作人。

(三)
上面几个错误虽然严重,但仔细看都是错在几个名词的离谱误译,只要小心就可以避免。另一类错误在逻辑上勉强说得通,可是中译的意思差了十万八千里。例如,

中译p.96 我大概具有和这个听闻一样的受欢迎程度,以致像只臭鼬般迷失在这个花园派对中。
原文p.68 I would be about as popular at this hearing as a skunk that wandered into a garden party.
Hearing指的是国会的听证会。这句话应该是
我在这个听证会里大概跟一只闯入花园派对的臭鼬一样受欢迎。
原书还有其它一些删头去尾的辞也被翻错了,例如high-level waste指的是高放射性核废料,结果被翻译成动词"浪费"。Eastern Shuttle指的是东岸空中巴士,结果被翻译成地名"冬须塔",使得"搭乘东岸空中巴士"变成"经过冬须塔"(这东、冬一音之转实在很妙)。

中译p.116为了运送航天员到月球,伟大的土星岩石生产线遭到摧毁,计划宣告结束。
原文p.85 …the assembly lines for the great Saturn rockets that had delievered astronauts to the Moon had been demolished and the plans destroyed.
Rocket错看成rock,结果农神火箭(依惯译)变为土星岩石生产线。译者在书中看错字的错误还很多,例如strange看成强而有力,高压看成高温,光子束看成中子束…等等。

中译p.131…却在最后一分钟取消出席,原因是来自犹他州保守派共和党参议员杰柯×凯恩为他安排了一位国会高官的来访,拜访目的是有关于飞机的负载量,为了准备接待事宜,所以无法出席。
原文p.96 …he cancelled his appearance at the last minute, explaining that he was too busy preparing for the visit of a planeload of congressional dignitaries, arranged by Jake Garn, the conservative Republican senator from Utah.
"拜访目的是有关于飞机的负载量"这句话跟该页讨论冷融合的上下文完全搭不上关系。类似的句子在p.43也曾出现,"…was arranging for an Air Force transport to carry a load of Washington dignitaries to Salt Lake City"变成了"安排了空中武力,运输一个华盛顿的弹药至盐湖城"! 结构如此简单的句子都会错意,译者的英文程度实在大有问题。

中译p.269 科学家自以为做出更有智能或道德的宣称,但事实上只是显露出他们的瑕疵。
原文p.211, Not, as we have seen, because scientists have any claim to greater intellect or virtue, but because the scientific method transcends the flaws of individual scientists.
这个翻译完全牛头不对马嘴。较好的翻译或许是
并不是因为科学家较有智慧或道德,而是因为科学的方法可以超越个别科学家的缺失。

(四)
还有一类无厘头式的错误,让人看得晕头转向,也让我想起在中学时读一些哲学翻译书籍的痛苦回忆。例如,

中译p.46物理学家哈杰林…借着一篇达尔茂斯毕业论文附带的总结性论文,原本即将完成哈佛物理学的物理博士学位。
原文p.29 A summa cum laude graduate of Dartmouth, Hagelin had gone on to complete a Ph.D. in physics at Harvard
借着"达尔茂斯毕业论文附带的总结性论文"却可以拿到"哈佛物理学的物理博士学位"? 简单的翻成"在达特茅斯学院以第一名成绩毕业,接着在哈佛完成物理博士学位。"这样不是顺口多了吗?

中译p.53我们今天所在的,企图驾着喷射机旅行和有计算机的世界,也包含经过更新世猎捕采集时的抉择被留下来的生命固定基因。
原文p.34 So here we are, saddled with stagnant genes that were selected for life as Pleistocene hunter-gathers, trying to cope with a world of travel and computers.
较好的翻译应该为
我们仍被更新世时期猎捕采集者的陈旧基因所桎梏,但却要面对现代旅行以及计算机的世界。

中译p.214科学家也会提醒法院,科学不仅是不被"普遍接受"的无效证据,本身也必须经过不断改变的科学同意及争论,最后才会得到认可而成为正统科学。
原文p.165 These scientists reminded the court that the history of science is a record of changing scientific consensus and argued that excluding as invalid evidence that is not "generally accepted" would sanction a scientific orthodoxy.
不管是"科学是不被「普遍接受」的无效证据"或是"不断改变的科学同意及争论"都让人不明所以。应该是
这些科学家提醒庭上,科学史里不乏变动的科学共识。把仍未被"普遍接受"的证据视为无效而排除掉,可能会扼杀一个科学的正统理论。

中译p.249往往,非科学家的人普遍具有挑战宇宙的共同意识,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原文p.193 It often seems that the underlying message the nonscientists take away is that the universe defies common sense, that anything is possible.
何谓"挑战宇宙的共同意识"? 还有"非科学家的人"! 这里的defies common sense是"违反常识"。唉…实在为那些充满求知热诚,却又买到这本书的高中生感到可怜。可别误认为学术语言就是应该这样卖弄玄虚。

中译p.263这种舍弃一种权益来换取较有利的另一种,是正统派在进退两难时的困境。
原文p.205 This trade-off is the classic dilemma of measurement.
译文较原文长很多,很努力的解释,却也完全离题。这里的measurement指的是实验的测量。应该翻译成"这种妥协是在做测量时经典的两难问题"。这句话进一步的含意还得从该节的上下文理解。

(五)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名词的误译。例如,著名的"史丹佛大学线性加速器中心"(Stanford Linear Accelerator Center)翻译成"史丹佛大学线性催化剂中心"。"列宁格勒市"翻译成"列宁格勒州"。阿波罗十一号翻译成阿波罗二号。六十七年前翻译成六、七年前。 1992年误植为1922年。十六年误认为六年。克里姆林宫(Kremlin)翻译成"克曼宁"(读中译时还以为是人名)。"星战演说"(Star Wars address)翻译成"外星人演说"。"航空与太空博物馆"(the Air and Space museum)翻译成"空气与空间博物馆"(这能展出什么呢?)…等等不可尽数。
最后以一个原文跟译文都很有意思的例子做为结束。

中译p.203神枪手根本不需要手枪, 就能轻易战胜公牛并挖出牠的眼睛。
原文p.156 The sharp shooter empties his revolver into the side of a barn - and then walks over and draw's a bull's eye.
Bull's eye指的是圆形靶的靶心。应该翻译成
快枪手对着谷仓侧面击发完手枪后,才走过去画出靶心。
原文意指有些科学家先有数据再决定自己要观察什么,这样在数据的诠释上会造成偏见。至于中译嘛…译得非常生动,只是难为了那头无辜的牛了。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26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footsteps_adventures701s1o]看正體原文[/url701s1o]

书名 《旅行的邀约 一个传记作家的浪漫冒险》《Footsteps Adventures of a Romantic Biographer》
著者 理查德‧福尔摩斯〈Richard Holmes〉
译者 吴丽玫 静宜大学外文系毕,英国约克大学女性研究硕士。译作:《康提基号海上漂流记》、《世界的尽头─种族与文化的边境之旅》、《2 To 22 Days游意大利》、《从星座透视爱情》、《从数字计算爱情》、《彼得大帝》、以及L‧罗恩‧贺伯特的《人类状态大会》、《艺术》等。
出版资料 马可孛罗文化,2002
原出版资料 Flamingo,1995

译评人 S.C. Ting

凡是翻译都非完美。所谓「译评」之所以多半流于最低层次的挑错,就是因为错误明显可挑,但就算这样仍旧还是难以 服天下人,不时引起争论谩骂。更不要说若非明显错误,怎样译较佳,通顺中文优先还是忠于原文优先〈在此还不探讨何谓「通顺中文」,因为人人标准不一〉,更 是见仁见智,无法放诸天下皆准。本文提出的一些例子纯属个人对这本旅行文学书籍前三十页中英比对之后,挑出具代表性的问题所提供的一点意见,并顺便讨论一 下译文的风格和表达方式,仅供大家参考。

首先当然从一开始开始。

译文「……在下面穿过黑暗树林的河边;或是在上方介于勒普伊和勒莫纳斯提之间的月光道路上。我只见挂在我上方的星星,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

原文「〈footsteps〉down by the river through the dark trees, or up on the moonlit road from Le Puy to Le Monastier. But I saw nothing except the stars, hanging over me where I wanted to be,…」

「月光道路」和「洒满月光的道路」或许各有胜场,但是我认为 hanging over me where I wanted to be 直接跟在「我只见挂在我上方的星星」后面,彷佛变成了作者想置身之地是天上,句意似乎模糊了。

译文「不久,凝望星辰,想着从RLS到JK这一路上的行走、流浪,以及旅行者的露宿。」

原文「Soon I was gazing up at the stars, thinking of all the beats and tramps and travelers a la belle etoile from RLS to JK.」

这要看如何解析这个句子。个人觉得all the beats and tramps和从RLS到JK的露宿旅人是对等的,但是译者似乎是觉得all the beats and tramps属于RLS到JK〈这在中文上有点不通顺,此二人如何有「一路上」?〉,所以译出在我看来和原文意义不同的句子。

译文「河流在黑暗中流过岩石,制造出宛若蝉声和各种怪声。」

原文「Cicadas and strange sounds river makes at night flowing over rocks.」

这句就很明显了。Cicadas和后面河流的声音显然是两种不同的声音,而不是河流制造出蝉声。

译文「我看见一只绿色萤火虫,像火光一样冒出来。」

原文「Saw a green glow-worm like a spark.」

glow-worm 虽然有很多人直接翻成萤火虫,但事实上并非台湾一般看见的火金姑,而是 arachnocampa luminosa,一种小真菌蚋的幼虫。这可能是吹毛求疵,但蠕动的幼虫跟会飞的萤火虫是不一样的,要不就说萤火虫的幼虫,但这样有骗稿费之嫌,毕竟原文 只有一个字‧‧‧

译文「绿色睡袋因晨露沾湿而变得深暗,而维雷高地就在上方两千呎处…」

原文「my green sleeping-bag blackened with the dew, for the whole plateau of the Velay is above two thousand feet.」

这‧‧‧一开始就说了,作者在法国的中央山区,也就是维雷高原露宿。不是维雷高原在作者头上两千呎吧。而且,plateau 是高原,和高地〈highland〉有差别,似不能混为一谈。

译文「烧热水冲咖啡,将水倒入像小豌豆般的锡罐里,再用铁丝卷缠在锡碗周围作为把手。」

原文「…set water to boil for coffee, in a petit pois tin with wire twisted round it as a handle.」

petit pois 是豌豆,但是「像小豌豆般的锡罐」很奇怪。锡罐不太可能小的像豌豆,或是形状像豌豆吧?个人猜测比较可能是豌豆罐头。前面是锡罐后面又变成锡碗,可能是笔误?

译文「自由思考、自由旅行、自由恋爱都是我想要的。我想一段旅外的心境应该是最好的经验了,而这一点,就某方面来说,就是我想要的。」

原文「Free thought, free travel, free love was what I wanted. I suppose a foreign affaire de coeur would have been the best thing of all; and that, in a way, was what I got.」

由于作者跟随史蒂文森的脚步,在法国旅行,因此文中不时会出现成句的法文或是法语的词汇。译者在这方面有多少造 诣不得而知,但上述的句子中,foreign affaire de coeur 译成「旅外的心境」是错误的,而且中文不通。affaire de coeur 就是 love affair,这只要查查字典就可知道,用不着精通法文。

在法文翻译上,整句的法文,译者通常都能将句意正确译出〈应该是请教了会法文的人士〉。但单字方面则较常出现错 误〈可能觉得很简单不用查〉,如将「老板娘」〈madame la patronne〉译成「好心的太太」〈因此译文的句子就变成非常奇怪的:「被好心的太太生气地赶到晦暗的街道上」〉,又如下句:

译文「有一两次我对牠们发出哑哑声〈那是因为酒的缘故〉,牠们也「台司扥、台司扥」地对我发出哑哑的回应。」

原文「Once or twice I croaked up at them(it was the wine),and they croaked back:”Tais-toi, tais-toi.”」

这里的 they 是 rook,某种乌鸦,作者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躺在松林里对乌鸦乱叫。而乌鸦也回他法文……不是,当然是谐音。但这里的谐音是有意义的,tais-toi就 是「闭嘴」的意思。译者没有详查直接音译,而且还是错误的发音〈s 是不发音的〉,原文的内涵和趣味就此失去了。

译文「对于史蒂文森在那个偏僻的法国高地小镇的作为,我没有立刻感到惊异。」

原文「It did not immediately occur to me to wonder what Stevenson himself was doing in that remote little town “in the French high-lands”.」

wonder这个字很普通。普通的英文字其实就是很大的陷阱,因为越普通越常见的字,可能就有越多的意思。在这里从原文的句子可以清楚看出wonder这个动词在这里绝对不当「惊异」解。

译文「…跟着流行穿戴宽边帽及天鹅绒外套,并且一有空就飞到法国。」

原文「…affected wide-brimmed hats and velvet jackets, and fled to France whenever he could.」

fled是哪个动词的过去式,这似乎是国中程度的问题。译者可能是一时看花了眼。但是编辑在看稿的时候,就算不对照原文,难道也不觉得奇怪吗?上面说的是史蒂文森,十九世纪的古人,如何能够先进到一有空就「飞到法国」?

像这样字词方面的谬误,译文中不时出现,要一一列举恐占太多篇幅。「驿马车」〈diligence〉变成「公共 马车」;「利口酒」〈liqueur〉直接译成「一杯酒」都虽不正中红心,还算不远。而「男用软呢帽」〈fedora〉一定要音译成「菲多拉帽」,还列出 英文原文,可能是好心要让读者自己去查字典;米勒的名画「晚祷」〈Millet's Angelus〉一定要不从俗,译成「三钟经」,也就罢了,因为反正有附原文读者可以自己查证。但「干粮」〈hard ration〉衍译成「困难时期的口粮」就未免有点过分到错误的程度,更有甚者:

译文「史蒂文森先生在这里时,他们常会鞭打驴子。」

原文「When Monsieur Steamson was here, they used to make lace.」

这就不知是怎么回事了。make lace难道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制作蕾丝吗?不知为何会变成「鞭打驴子」?

译文「有一间豪华的单人房,必要时,还可以两个人用。」

原文「…,there was luxurious turning-room for one; and at a pinch the thing might serve for two.」

嗯,这并不是描写哪里的旅馆房间,而是史蒂文森的睡袋。turning-room for one不是单人房。因为这里的room〈又是一个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字〉是空间。睡袋里能生出单人房,可能太过困难了。

译文「他讲述史蒂文森的时候,就好像自己在活生生的记忆里旅行,在某段不明确的时间里,『在战争前』,在他还是个年轻小伙子,充满冒险精神的时候。」

原文「He spoke of Stevenson as if he had done his Travels in living memory, in some undefined time ”avant la guerre” when he himself was a young lad, full of adventures.」

这段译文译者把主词弄错了。并非讲述的老者自己在「活生生的记忆里旅行」,而是老者讲述史蒂文森的时候,就好像史蒂文森之旅是发生在老者记忆之中的事情,在某个不确定的过去,「大战之前」发生的事,当时老者还是个年轻小伙子;而非是百年前的旧事。

译文「我跟他们交换烟草的数量和话一样多,在星空下的寂寥里,英国来的怪人也可以是愉快的。」

原文「I exchanged tobacco as many times as words, and English flake could be sweet under the loneliness of the stars.」

这句是作者自述在旅途中因为抽烟斗而和当地人有共同话题,常常交换烟丝抽并闲聊。问题显然出在English flake上。译者译成「英国来的怪人」,不知是否有任何根据,但光从英文句子的文法结构上来看,这个译法就是不对的。如果是英国怪人,English flake 前面应该有冠词。而从中文句子来看,英国怪人为何在寂寥的星空下愉快? sweet 译成愉快也似乎有些过度引申。好,那么English flake到底是什么呢?请参考下列的解释:

「English flake:Costly Virginia tobaccos, compressed to cake form and then thinly sliced. This process gives the tobaccos a purely natural, rich flavor and a cool burning quality.」

对照前后文,应该就很清楚了。附带一提,English flake 这种烟丝有许多著名的 blend 如: Penzance、Stonehaven 等。

以上是一些英文和法文方面的疏失,但略过不可能完全没有的翻译错误不谈,个人觉得本书比较大的问题可能是在中文表达方面。比方说,史蒂文森在乡间小旅馆和一对年轻夫妻同住,他十分不自在:

译文「只是那位女士很年轻,而以史蒂文森的波希米亚风格而言,他则很害羞‧‧‧(史蒂文森说)『我尽可能把眼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原文「but that woman was young and Stevenson was shy, for all his bohemian manners…『I kept my eyes to myself as much as I could…』」

此处并非以史蒂文森的「波希米亚风格」为标准来衡量,得到「很害羞」这个结果,而是虽然史蒂文森摆出一付波希米 亚人放浪不羁的样子,其实他是很害羞的〈用近代一点的比喻就是虽然外表摆出嬉痞状,骨子里是个老古板〉。keep one’s eyes to oneself译成「把眼光集中在自己身上」似嫌太过拘泥不顺,其实就是不随便四处乱瞟〈和他同室的人〉。不四处乱瞟并不表示一定非得死盯着自己呀。

译文「他带着释放出来的爱丁堡低地人的味道,描述黯淡的展望:」

原文「He described the bleak prospect with the relish of an Edinburgh lowlander set free:」

不知道其它的中文读者读到译文的理解如何,个人读时感觉是「史蒂文森身上有一股『释放出来的』某种味道」,彷佛 是爱丁堡低地人身上有股怪味似地。但是原文并不是这个意思,史蒂文森是个摆脱了家乡爱丁堡低地桎梏的人,他以解放之身的兴味描述自己看见的景致。这里能说 是译者误会了原意吗?还是译文表达的方式容易让读者产生误会?

类似像这样的句子还有很多。像是「the land kept mounting for miles to the horizon」直译成「土地往上延伸数哩到达地平线」。在中文里这是不可能的,不是吗?土地要如何「往上延伸」而后「到达地平线」?又如「I bathed in another stream, this time discreetly shrouded by bulrushes」 译文是「我在另一条溪里沐浴,这一次特别小心谨慎地用灯心草遮盖着。」中文读起来像是用芦苇遮着身体在洗澡,但事实上只是作者选了一个四周有植物遮蔽的地 方沐浴而已。

译文「狼群中的拿破仑‧‧‧牠的功绩给予史蒂文森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原文「(This Napoleon Bonaparte of Wolves) Its exploits held a peculiar fascination for Stevenson.」

中文是这狼的功绩不知怎地让史蒂文森本人有了独特的吸引力,这完全是误会,是史蒂文森对狼的事迹特别有兴趣啊。

译文「(关于恶狼的解释)而我自己最喜欢的理论则具单一的凶恶性…这派理论很受欢迎,因为留下一只仍然不可解的狼。」

原文「But my favourite has a sinister simplicity…This theory had the great attraction of leaving one wolf still unaccounted for.」

「sinister simplicity」译成单一的凶恶性,可能是个人中文太差,实在不懂是什么意思。至于「unaccounted for」译成不可解,中文也不通,是狼大惑不解吗?还是译者可能是要说「还有一只狼(的下落)无法解释」吧?

这样的例子要举是举不完的。「中世纪顶盖的市场」(medieval covered market)到底是市场的顶盖从中世纪就有了,还是这个有顶的市场从中世纪存在至今?「铺设的人行道」(原文只有pavement一字)不知是铺设了什么?「微光越来越朦胧」(the twilight thickened)哪里的微光?一般来说光只有强弱之分,要如何「越来越朦胧」?根据前后文这里应是暮色渐深。「时间是我力不能及的」(it【the broken bridge】 was beyond my reach over time.)古人走过的桥已经断了,作者无法让时光倒流以便走过有古人足迹的桥,应该跟译文的力不能及时间没有什么关系。

《Footsteps》是一本好看的旅游文学书。作者文笔讲究,字词优美,读来余韵无穷。中译本的成绩虽不能算很差,但可惜的是时不时就会出现理解方面的错误,加上有些文句不顺,让中文读者阅读的乐趣打了不少折扣。从这方面来看译者和编辑似乎都还有更上层楼的空间呢。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29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darwin_awardsvz3uth]看正體原文[/urlvz3uth]

书名 《猪头满天下--达尔文奖的蠢人蠢事》The Darwin Awards 2000 by Wendy NorthcuttLondon: Orion
著者 温迪.诺斯喀特
译者 秦于理
出版资料 远流出版社

译评人 王道还

The Darin Awards是一本消闲书,书里搜集的「蠢人蠢事」,许多都教人啧啧称奇。不过,笔者评论这书的中译本,并不只着眼于译文的得失,而是想说明:即使是消闲书,也藏有「学问」。作者其实是寓教于乐,以不同流俗的方式,说明达尔文演化论的要旨。

话说从头,演化(evolution)是地球生命史的事实:过去的生物,大部分灭绝了;现在的生物,在 古代并不存在。例如在古生代的地层中,从来没有发现过恐龙化石,中生代地层中从来没有发现过猪马牛羊,这都是事实,没什么好争辩的。可是如何解释演化事 实,自十八世纪末,西欧学人就开始辩论了。解释演化事实的理论,就是演化论,而第一个公开发表演化论的,是拉马克。不过,直到今天仍然居主流地位的演化 论,是达尔文发表的天择理论(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正因为直到今天天择理论仍然屹立不摇,因此在日常语言中,演化论、达尔文理论、天择理论成为同义词。

天择理论的「关节」是「选择」(selection):每一世代中,只有少数个体有机会繁殖,而他们不是「毫无道理地」得到机会的;演化学者的研究,就在找出那些道理。换句话说,学者只关心胜出的个体--「选民」(the selected)--而对败者很少留意。

本书作者提议表扬「蠢人蠢事」,就是想凸显「败者」的积极意义。她设立「达尔文奖」,专门表扬积极阻止自己的基因流传后世的人。

我们读的生物学课本或演化论的书,总是以理所当然的语气叙述弱者/?劣者遭到「淘汰」,本书作者却提醒我们:想淘汰弱者/?劣者可不容易。

她极力表扬积极「把自己淘汰」的人,大有深意。试想,要是他们只是庸庸碌碌而已,基因仍能流传后世,迟早会污染各位的孙子,那么一来,就不只是个别家族的悲剧,最糟糕的后果是:整个人类物种(人属智慧种智慧亚种)不能快速演化,早登无极大道。

一言以蔽之,作者以「达尔文奖」强调淘汰不只是消极的演化力量。蠢人以蠢事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实有积极促进人类演化之大功,颁给「达尔文奖」,谁曰不宜?

以下是随手就译文所作的札记,敬祈指教。

一、中译本封底广告词
以上说了半天,笔者只是想点出:中译本的广告文字对本书的描写完全莫名其妙,「??戏谑地点出了达尔文未曾告知的人类演化环节--「愚昧」是人类族群繁衍之天敌。」姑不论这段中文以中文论纯属不通,作者完全搞不清楚原作者的微言大义,则无疑问。

二、卷首词
Whilst this planet has gone cycling on according to the fixed law of gravity, from so simple a beginning endless forms most beautiful and most wonderful have been, and are being, evolved.
--Charles Darwin in Origin of Species
中译本:
尽管这个行星遵循着长久以来的重力学定律运转,绝美曼妙的各式物种却已经,抑或正在,演化面世了。
--查尔斯.达尔文于《物种起源》
按,原文出自达尔文《物种起源论》最后一段。这一段相当著名,无论文字、意境均优美。达尔文的意思在以天文学对比生物学,以字面义来读,意思是:地球绕日而行,千载悠悠,一成不变,而生命世界却与时变化,由简单而复杂,结果瑰丽繁复,妙不可言。
另一层意义则是:天文界与生物界都受科学定律支配,可是一个一成不变,一个日新又新。
再一层意义是:物理学一向是众科学(大写的科学)的典范,可是物理世界与生物世界却有本质的差异。

其次,笔者还要指出,达尔文的巨著应译为《物种原始论》,而不是《物种起源》。在西欧学界,自十八世纪末起, origin of species(物种原始)就是一个重大的学术问题,巴黎的法国科学院还公开征求过论文。所谓「物种原始」,就是在地层中观察到的新物种是怎么出现的,例 如恐龙在古生代地层中没有,中生代地层中才有,狮虎牛羊在中生代地层中没有,新生代地层才有。解释「物种原始」的理论,是「物种原始论」或「论物种原 始」。达尔文的巨著的题目,遵维多利亚之风,又臭又长,因此在现代英文中已有约定俗成的简称,或者叫Origin of Species,或者叫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但这书的中文译本书名,应是《物种原始论》。

三、原书导论章
本章是全书关键,作者对达尔文理论做了简要说明,并详细讨论了达尔文奖的宗旨。译者要是对达尔文演化论没有起码的认识,很容易失手。
(一)本篇一开始就引用了马克吐温的话:

The Darwin Awards illustrate Mark Twain's observation, "Man is the only animal that blushes--or has reason to."
译本:
达尔文奖是为了表彰马克.吐温的观察心得:「人类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或是实在应该脸红的动物。」(p. 8)
评论:
1. illustrate: 在这儿是「举例以说明」之意
2. observation: 在这儿是「评论」之意
3. or: 在这儿是「这么说更得体」
大意:
马克.吐温说:「人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其实他真该脸红。」达尔文奖证明,这真是睿见。
说明:
幽默最不容易翻译,尤其是有「学问」的幽默。
「人是唯一会脸红的动物」,直到十九世纪还有学者认为这是「只有人有道德意识的证据」。马克.吐温就是针对这种观点而发的。他认为人会脸红,只因为丢脸而已,不必瞎扯有的没的。

(二)正文第一段第二句
Most of us have a basic common sense that eliminates the need for public service announcements such as, WARNING: COFFEE IS HOT! Darwin Award winners do not.
中译:
我们大多数人都具备了基本常识,无须相关单位公开呼吁,譬如说,「咖啡滚烫,小心饮用!」以兹耳提面命。达尔文得主就一概抛诸脑后。(p. 8)
大意:
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基本常识,无须布告提醒,例如「小心,咖啡烫着那!」可达尔文奖得主就没有基本常识。

(三)第二段第一/?二句
There are people who think it's practical to peer into a gasoline can using a cigarette lighter. There are people who throw beach parties to celebrate an approaching hurricane.
中译本:
有些人以为点着香烟打火机照明,探看桶子里还剩下多少汽油,是个挺实际的做法。有些人在海滩上大肆派对,欢庆即将到来的龙卷风。(p. 8)
大意:
点着打火机,侦查汽油罐里的存油,有些人觉得是个不错的点子。有些人,飓风就要来了,还是要在海滩上举办宴会。

(四)第二段第三句
We applaud the predictable demise of such daredevils with Darwin Awards, named after Charles Darwin, the father of evolution.
中译本:
这些胆大蛮勇的冒失鬼视死如归,不能不死,一定要死,我们也只能以「演化论之父」查尔斯.达尔文的名讳,报以达尔文奖,略事喝采。
大意:
这种冒失鬼一定会死,可想而知,我们以达尔文奖来赞许他们的结局。达尔文奖是纪念演化之父达尔文而设的。

(五)中译本页9
中译:
□将个人的遗传物质永远地隔离在全人类基因库之外□
英文:
. . . eliminate themselves from the gene pool. . .
说明:
每个物种中,仍有生殖能力的个体都是物种基因库的一部分。因此,「把自己从基因库里除掉」的意思就是「把自己干掉」

(六)中译本:
□移除自身于人种之外□(p. 9)
英文:
eliminate themselves from the human race
说明:
the human race 译成「人类」即可
(按,许多人坚持将 organism 译成「生物体」,大可不必。)

(七)中译本页9「规则与提名资格」一节之第一条
一.□角逐者必须自我移除于人类基因库之外
我们举办达尔文奖的主要信条,就在于庆贺自动剔除不良基因,隔离于人种移传之外的自我牺牲义行。由是,获奖人必当有效地捅出纰漏,给自己找死,且 成功殒命,若未丧命,至少也要自断「生路」,以绝后患。倘若,有人真能苟且逃生,幸存于难以置信的蠢行妄为之后,那么此人的基因里,事实上,一定还带着某 些运气、敏捷、或是毅力的成分。尽管,有时候,诸如此类的故事因为过于有趣,主办单位不忍遗珠之憾,这类人士虽然无法参赛角逐达尔文奖,却可以获得荣誉特 别奖鼓励。
英文:
The candidate must remove himself from the gene pool.
The prime tenet of the Darwin Awards is that we are celebrating the self-removal of incompetent genetic material from the human race. The potential winner must therefore render himself deceased, or at least incapable of reproducing. If someone does manage to survive an incredibly stupid feat, then his genes de facto must have something to offer in the way of luck, agility, or stamina. He is therefore not eligible for a Darwin Award, though sometimes the story is too entertaining to pass up and he earns an Honorable Mention. (pp. 18-19)
大意:
一.□角逐者必须把自己从基因库除掉
达尔文奖的主要宗旨,是庆祝无能的基因物质从人类基因库自动剔除。因此,入围者一定要将自己搞死,至少也要把自己搞得丧失生殖能力。要是有人干下 极端蠢事还活得下来,那就表示他的基因还是有些不凡之处,或者让他交上好运,或者使他行动敏捷,或者使他精力旺盛。那么一来,他就没有资格角逐达尔文奖 了。不过,有时这种人的故事实在好玩儿,我们就颁发荣誉奖给他们。

(八)英文本p. 23
Personal Accounts were submitted by royal readers blowing whistle on stupidity, and are plausible but usually unverified narratives. In some cases, readers submitting Personal Accounts have been identified with their permission, but this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sources are directly associated with their Personal Accounts.
中译本(p. 13)
忠实读者投稿【私房故事】,吹哨警告愚行之危险。这些叙述精采,通常却无法考证其来源。某些故事中,经投书人同意,其私房故事获得证实;然而,这并不代表消息来源与其私房故事有直接关系。
大意:
【私房故事】是由忠实读者投稿的,他们的目的在揭发愚行。那些故事都很可信,但是通常无法证实。有些故事刊载了投书人的姓名,我们已征得同意,但是,这不一定代表投书人与故事直接有瓜葛。

(九)导论章有一节介绍达尔文的演化论
Do the Darwin Awards really represent examples of evolution in action? In 1859 Charless Darwin revived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in The Origin of Species, which presented evidence that species evolve over time to fit their enviroments better. At that time,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was no longer in vogue. It had already been conceived, discussed, and discredited. (p. 23)
中译本(p. 13)
达尔文奖真能以故事体现演化之现状吗?
一八五九年间,达尔文出版《物种起源》,修正了演化论。书中提出了诸多例证指出,物种经长期演化,藉以更适应其生存环境。当时,演化理论并不热门,而且早经前人构想通透、讨论、与弃如蔽屣了。
大意:
达尔文奖真的可以当做「演化进行中」的实例吗?1859年,达尔文出版《物种源始论》,提出证据,指出物种与时变化,结果越来越适应环境;演化论重获生机。那时,演化论并不流行,因为先前就有人提出过演化论,经过热烈讨论后,大家都不信。

(十)随机发现
英文本p.70:一位男子因为与开车的女朋友吵架而横死的故事。
中译本页64:开车的成了那位男子,而且最后一句是:「他的女朋友遭检方起诉。」
这一句的英文是:The woman was charged with driving under the influence.
意思是:检方将她起诉,罪名是酒后驾车。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31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GB_on_Kuhn_Translf3v0ku][color=redf3v0ku]原文是簡體[/colorf3v0ku][/urlf3v0ku]

评《科学革命的结构》新译本

孙小淳

[美]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丛书),金吾伦、胡新和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页,2003年1月,定价:14元。

托马斯·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1](以下简称《结构》)算得上是二十世纪学术史上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其影响不仅仅限于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等相关领域,而且延伸到社会学、文化人类学、文学史、艺术史、政治史、宗教史等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对于从事科学史研究的人来说,《结构》当然是一本必读之书。

近来因准备开设“科学史导论研讨班”课程,自然要把《结构》列入该课程的必读参考书目。但大陆的老译本现已不易找到,正巧我在书店中看见北京大学出版社最近出版的《结构》新译,顿时眼睛一亮。此新译本由金吾伦和胡新和合译,收入吴国盛主编的“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丛书”之一 [2]。据吴国盛“总序”讲,此套丛书的宗旨是为了学科建设,为科技哲学教师和学生提供经典教科书。这是促进学术和教学发展的功德无量的好事,而且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所以我怀着既赞赏又感激的心情买下这本书,准备推荐给我的学生。

当我拿起《结构》来读时,购书时那种眼前一亮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困惑和不解。我发现此新译本中大大小小的错误实在不少。100多年前,严复提出“译事三难,信、达、雅”,有人视之为翻译的标准,这可能求之过高;但仅就“信”而言,此译本也是大有问题的。

先说行文。该译本的“欧化”倾向非常明显,这本身不是什么坏事,因为翻译欧美著作,出于逻辑表意上的需要,中译文“欧化”,是情有可原的。但该译本的问题是,行文中词不达意、语句不顺的地方可以说是非常多,更有许多文法、句法错误。这几个因素凑在一起,可以想象此译本是如何难读。因此,我的困惑是:为什么我们的译者就不能多花一点功夫对文字进行必要的润色呢?

再说文义。译一本书,首先必须通读原文,对原文的内容和论点有一个总体上的理解与把握,然后再逐句逐段地去翻译。如果匆匆下笔翻译,那么译文难免遣词不当、偏离原意。有时因没有弄懂原文,译出来的东西译者也感到自相矛盾,所以不得不设法弥合,其结果只能是曲意篡改,以致乖戾于原义。认真的译者必然要仔细琢磨,遍检辞书,以求正确把握,可马虎的译者却是另一回事。试看第一章最后二段的交接处,原文是这样的:

In the preceding paragraph I may even seem to have violated the very influential contemporary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context of discovery” and “the context of justification.” Can anything more than profound confusion be indicated by this admixture of diverse fields and concerns?

Having been weaned intellectually on these distinctions and others like them, I could scarcely be more aware of their import and force. For many years I took them to be about the nature of knowledge, and I still suppose that, appropriately recast, they have something important to tell us. Yet my attempts to apply them, even grosso modo, to actually situations in which knowledge is gained, accepted, and assimilated have made them seem extraordinarily problematic. (9)

[新译] 在前一段中,我甚至似乎有可能已经违反了“发现的范围”(Context of Discovery)和“辩护的范围”(Context of Justification)这个当代非常有影响的区分。还有什么能比通过这种对不同领域与不同关注点的混合所展示的混乱更深刻的吗?

当在观念上放弃了这些区分以及与之类似的其他区分时, 我一时还难以更清晰地意识到它们的重要性和力量。多年来我一直把他们视作关系到知识的本质,而且我现在仍然认为,经过适当的重铸,它们还能告诉我们某些重要的东西。然而,当我力图把它们应用到获得、接收和消化知识的实际情况时,甚至是广义的应用,也使得它们似乎是非常成问题的。(7-8,粗体是后加的,以标出错误部分。下同。)

第一段,原文句中是说“似乎是”不是说“似乎有可能”;“context”译成“范围”不是佳译,不如译成“背景”、“过程”、“情境”或“语境”;“极大的混乱”不能说是“深刻的”“混乱”;“grosso modo” 是西班牙文,是“大致上的”、“粗略的”的意思,“广义的”不是其确切意义,也不是库恩的意思。这些算是小错。这一段的修辞问句是说:“把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问题掺和在一起,除了引起极大的混乱,还能有什么呢?”译者显然没有读懂原句,结果在所谓的“深刻”上造出了比较级:“more than profound”变成了“more profound.”

第二段,第一句把文义正好译反了。原文是说:思想上长时间受这一类的概念上的区分的影响,我对它们的重要性与影响力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现在却译成“放弃了这些区分……还难以更清晰地意识到……”这里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第一,没有正确理解“wean on”。“wean”是“断奶”、“丢弃”的意思,“wean on”却不是,而是指“靠……滋养”的意思。仔细查一下字典就很容易看到这个解释。第二,对“scarcely be more aware of”中的双重否定不清楚。这里是说对某样东西很清楚,再清楚不过。当然新译文也可以当作双重否定来理解,但不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第三,译者对上下二段语义上的转承不清楚。库恩要取消那种概念上的划分,他以坚持这种区分的人的口吻发问:混淆了这个,这还了得?但他解释说,他不是不重视这个,而是一直受其影响,认为这种区分很重要。但后面他说还是不得不放弃这种区分,原因是这种区分不适合理解知识增长的实际过程。译者不理解这种语意转承,所以觉得译出来的东西有点自相矛盾。怎么办?只好加进“一时”之类的词眼,试图把矛盾掩盖过去,结果越来越偏离原文的意思。这两段文字试译如下:

在前面的一段文字中,我似乎违背了当代颇有影响的区分“发现的情境”与“证明的情境”的做法。把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问题掺和在一起,除了引起极大的混乱,还能有什么呢?

思想上长时间受这一类的概念上的区分的影响,我对它们的重要性与影响力可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许多年来,我一直认为这些区分事关知识的本质,而且我现在仍然以为,只要适当地修正,它们仍然可以为我们说明一些重要的问题。但是当我试图把这些区分应用到我们获得、接受和消化知识的实际情况时,即便是粗略的应用,也是非常成问题的。

再看另一段。

[原文] In its established usage, a paradigm is an accepted model or pattern, and that aspect of its meaning has enabled me, lacking a better word, to appropriate ‘paradigm’ here. But it will shortly be clear that the sense of ‘model’ and ‘pattern’ that permits the appropriation is not quite the one usual in defining ‘paradigm.’ 23

[新译] 按照其已确定的用法, 一个范式就是一个公认的模型或模式(Pattern),在这一意义上,在我找不出更好的词汇的情况下,使用“Paradigm”(范式)一词似颇合适。但人们很快将会看出, 许可这种合适的模型和模式的意义, 并不完全是在“范式”定义中通常包含的意义。(21,黑体字是本文作者所加)

此段译文读起来很别扭,意思也不清楚。问题出在译者只知道“appropriate”作为形容词是指“合适的”,而不知其作为动词是指“借用、挪用”。“appropriation”则是名词,指“借用”这个做法。所以正确的译文应该是这样的:

按既定的用法, 范式就是一种公认的模型或模式。由于有这一层意思,使得我能够在找不到更合适的用语的情况下,在这里借用“范式”这个词。但是后面即会明白,“模型”和“模式”的意思允许我们借用“范式”一词,但同“范式”最通常的意义,并不十分相同。

需要指出,《结构》一书此前至少已有两个中译本。1980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过李宝恒、纪树立的译本(以下称“旧译”)[3];1989年台湾出过一个译本,由程树德、傅大为、王道还和钱永祥合译(以下称“台译”,本文参考的是1994年的新版本)[4]。新译的“译后记”中没有提及“台译”本。说到李、纪二氏的翻译,新译者之一金吾伦说“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版本较旧,译文尚有错讹……” 虽不强烈否定旧译,但言外之意是,新译肯定要比旧译好。我比较了一下,发现“旧译”本中错误确实很多,但这些错误,绝大多数并没有在新译中得到纠正,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新译本中的错误甚至更多些。于是问题出来了:“旧译”本固然称不上精品,可是既然要重译,新的译本起码要有所改进吧?然而现在看来,此新译本恐怕还不如那个“旧译”本。

看到上面的这些议论,读者可能怀疑我是不是在吹毛求疵?因为任何翻译都免不了出错,在其中找出十处八处错误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由此而下结论,未免有失公允。于是我转念一想,为什么不把库恩论述“范式”的地方找出来,看看译得如何。这样也许可以得到一个较理想的抽样检查结果,其中发现错误的概率当是全书翻译水平的比较客观的反映。

库恩的《结构》发表后,许多学者对书中“范式”概念进行过分析和批判,其中有一位学者在《结构》中找出了“范式”的二十多种说法[5]。我把三种中译本中对应的地方找了出来,共有22小段文字,对它们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新译”在12段中有错,少则1处,多则几处,其中在2段的翻译中有重大的错误,意思都搞反了;“旧译”在9段中有错,其中重大错误也在2段以上;而在“台译”中,只在 1段中有错,没有重大错误。篇幅所限,这里就不一一举例了。至于行文,“ 旧译”比“新译”更通顺。(就前半部而言);“台译”出自多人手笔,行文风格变化较大,但总的来说比较文雅。所以我的结论是:“旧译”限于时代有较多问题,但“新译”并不比“旧译”更好,二者都不如“台译”。

想想“旧译”是在“文革”之后不久,那时百废待兴,学术规范很不健全,西方学术对中国学者来说很陌生。“旧译”实际上是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开了风气之先,把国外的学术新思想介绍进来,大开了学术界的眼界。虽然翻译有不少错误,但也是可以原谅的。可是“新译”是在“旧译”二十多年之后,此时学术之境界已大有改观,学者与国外的交往也已是家常便饭(译者之一与库恩本人都有较深的交往 — 见“译后记”)。在这种情况下,“新译”还不如“旧译”,实在是不太应该。

必须指出,当我比较“新译”和“台译”的时候,还有另一个意外的发现。读至新译本的后半部时,我发现译文突然变了风格,行文变得通顺,译得也相当准确(当然错误还是有的)。这时我才注意到“译后记”中的说明:“第九至十三章及‘后记 --1969’由胡新和翻译。”新译的后半部译得不错,本当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我却不能这样说。

把新译本的后半部与“台译”本比较,就会发现,两者在文风上非常相似。我不能说两者文字一模一样,但两者的相似性可以说是惊人的。搞计算机编程的人都知道,两个同样功能的软件,如果是不同的人所编,就会有不同的“印记( signature)”。反过来说,如果程序出自同一种构想,任凭各种手段改头换面,“印记”还是不变的。杀毒软件就是利用这一原理,确认“病毒”文件的。我的感觉是,胡氏译文与“台译”有着类似的“印记”。让我任选一小段原文,比较一下两种译文。

[原文] Probably the most striking of these is what I have previously called the transition from the pre- to the post-paradigm period in the development of a scientific field. That transition is the one sketched above in Section II. Before it occurs, a number of schools compete for the domination of a given field. Afterward, in the wake of some notable scientific achievement, the number of schools is greatly reduced, ordinarily to one, and a more efficient mode of scientific practice begins. The latter is generally esoteric and oriented to puzzle-solving, as the work of a group can be only when its members take the foundations of their field for granted. (178)

[台译] 也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个科学领域从前典范时期到后典范时期的转变。我曾在本书第二章中勾画过这个转变的过程。在它发生之前,这一领域中有许多学派在逐鹿中原。此后,在一些显著的科学成就出现后,学派的数目大大地减少,通常只剩下一个。然后一个更有效率的科学研究模式开始了。这个研究模式一般而言外人难窥其堂奥,以解谜为主要任务,这只有在它的成员将他们领域中的基本观点视为当然才能进行。(238)

[新译] 或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问题,就是我所说的一个科学领域的发展中,从前范式时期到后范式时期的转变。我在上面的第二章中勾画过这种转变的过程。在它发生之前,这一领域中众多学派逐鹿中原。其后,随着一些著名的科学成就的确立,学派的数目极大地减少,通常只剩下一个。接着一个更加有效的科学实践模式开始了。这一模式一般而言限于一定范围,并以解谜为己任,这就要求其成员承诺他们领域的基本观点才可以进行。(160)

再任选一段。

[原文] Until the term can be freed from its current implications, it will avoid confusion to adopt another. For present purposes I suggest ‘disciplinary matrix’: “disciplinary’ because it refers to the common possession of the practitioners of a particular discipline; “matrix’ because it is composed of ordered elements of various sorts, each requiring further specification. All or most of the objects of group commitment that my original text makes paradigms, parts of paradigms. or paradigmatic are constituents of the disciplinary matrix, and as such they form a whole and function together. They are, however, no longer to be discussed as though they were all of a piece. I shall not here attempt an exhaustive list, but noting the main sorts of components of a disciplinary matrix will both clarify the nature of my present approach and simultaneously prepare for my next main point. (182)

[台译]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混淆起见,我宁愿采用另一个词来表达我的意思。 我建议用“学科基质”这个词:“学科的”(disciplinary),因为它指涉一个特定的学科的工作人员所共有的财产:“基质”(matrix), 因为它由各种种类不同的元素组成, 每一个都需要进一步界定。所有或大部分我在本书中当作典范、典范的成分、或具有典范性质的团体信守对象, 都是学科基质的组成份子, 就是因为这样,它们形成一个具有功能的整体。 不过, 我不再把它们当作一个整体来讨论。 我也不会在这儿开出一张详尽的基质成分的清单,但是观察一个学科基质的主要成分类别, 可以澄清我现在的进路的性质, 也可同时为我下面一个主要论点铺路。(241-2)

[新译] 在范式能摆脱其眼下的含义之前,为避免混淆我宁愿用另一个词。这个词我建议用:“学科基质”(disciplinary matrix):用“学科”一词是因为它指称一个专门学科的工作人员所共有的财产; 用“基质”一词是因为它由各种各样的有序元素组成, 每个元素都需要进一步界定。所有或大部分我在原书中当作范式、范式的一部分或具有范式性的团体的承诺对象, 都是学科基质的组成成分, 并因而形成一个整体而共同起作用。 不过,我不再把它们当作一个整体来讨论。 我也不会在这儿开列一份其成分的详尽清单, 但是指出学科基质的主要成分种类, 既可以澄清我目前研究途经的性质,也可同时为我下一个主要论点铺路。(163-4)

两种译文有着相同的 “印记”,这一点我想读者也能看得出来:断句和关键词几乎一模一样;只要在用词上稍作变化,或作一些语序上的小小变化,就可以从前一段译文得到后一段译文。值得指出的是,这样的情况并非偶出,翻遍第九至十三章及“后记”,通篇皆然。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自己检验一下。想想依据同样的原文翻译,李氏、金氏、程氏等译文风格如此不同,何以胡氏的译文和“台译”就正好如此相似呢?所以我推测,胡新和在翻译时是大大地参考了“台译”的,甚至可以说以“台译”为蓝本,他所做的工作相当于一种“改译”或“校译”。看得出来,胡新和在做这项工作时,还是相当用心地对照了原文。有些地方改译了之后,使行文更接近大陆中文表达习惯,也改正了一些错误, 是一种改进;但改错了的地方也为数不少。下面我举两个例子来说明。第一例:

[原文] Cumulative acquisition of unanticipated novelties proves to be an almost non-existent exception to the rule of scientific development. (96)

[台译] 科学从未因累积始料所不及的新奇现象而发展过 — 这种情形即使有也是个例外。(149)

[新译] 科学从未因累积始料不及的新奇现象而发展过 — 这种情形的例外几乎不存在。(88)

这两种译文的意思正好相反,谁对谁错呢?问题在于“这种情形”是指什么。如果是指前半句话,那“台译”把原意搞反了;如果是指前半句话否定的情况,那“台译”又是正确的。但后者有点自相矛盾: 既然“从未”,怎么又有“例外”?至少句法不佳。 所以我认为是前者 — “台译”错了。因此,这里“新译”可以说是改正了“台译”的错误。(这也说明新译者是认真看了原文的 — 这一点令人感到欣慰。)但同时也暴露了根据“台译”改译而存在的问题。其实如果跳出“台译”的框架,完全可以把原文翻译得更准确,而且不易产生误解。“旧译”就译得比较清楚:

由积累而获得没有预料到的新颖事物,对科学发展的规则来说已证明几乎是不存在的例外。

更确切的翻译应该是:

意料之外的新发现,日积月累,积少成多,这已证明不是科学发展的规律,即便有之,也是微乎其微的例外。

第二例:

[原文] If two people stand at the same place and gaze in the same direction, we must, under pain of solipsism, conclude that they receive closely similar stimuli. … Individuals raised in different societies behave on some occasions as though they saw different things. If we were not tempted to identify stimuli one-to-one with sensations, we might recognize that they actually do so. (192-3)

[台译] 要是两个人站在同一个地点,注视同一个方向,我们 —为了要避免唯我论的危险— 必须承认他俩收到了几乎相同的刺激。……不同社会养育出的人在某些时机的行为,像是他们看到了不同的事物。要是我们不再相信 刺激与感觉有一对一的关系,我们也许便能看出他们的确看到了不同的事物。(252-3)

[新译] 如果两人站在同一地点并注视同一个方向,我们即使冒 着唯我论的风险,也必然推断他们受到几乎相同的刺激。……在不同社会里培育出的人在某些场合,像是看到了不同的事物。如果我们不再试图鉴定刺激和感觉间的一一对应,我们或许会认识到他们事实上确实看到了不同的事物。(173)

这段原文,“台译”是正确的。但“新译”在两处黑体标出的地方都改得不妥。第一处正好把意思译反了。英文“under pain of solipsism”意思是说,你必须怎样做,否则你将受到被判为“唯我论”者的“惩罚”,不是“新译”中所说的意思。其实“新译”此处自相矛盾是非常明显的:“唯我论”是指一切都以个人感觉而定,否定客观标准;既然推断对同样事物有同样刺激,就不是“唯我论”,哪里是在“冒着唯我论的风险”呢?译者若是仔细想想,就不会出这种错误。第二处原文说:“如果我们别再受诱惑想着去找出刺激和感觉间的一一对应,……”“台译”采取了意译,意思是正确的。“新译”把“identify”译成“鉴定”,意思有点走样。库恩在这一段是说:刺激相同,但感觉可以不同;刺激不与感觉一一对应。所以建议放弃寻找一一对应的妄想,这样才能认识到人们“的确看到了不同的事物”。

据我看来,“台译”本是比较好的译本,所以在“台译”本的基础上进行改译,重新出中译本,应该说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的两位译者,一位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有 “台译”本存在,花费了很多精力,却没有多少进步;而另一位译者,据我判断是参考了“台译”,但为什么就想不到提一下前人的工作,以示尊重呢?学术的增长是日积月累、后来居上的事情。在这点上我们可不能采用库恩关于科学的增长的观点,说科学不是累积渐进的,是不可通约的“范式”科学的转变。所以在学术上,如果我们能站在前人的肩头看得更远,就没有必要羞于提及自己是站在前人的肩头。

我写此“译评”时的心情是沉重的。众所周知,目前国内出版的学术译著,其翻译水平低劣,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大量西方学术著作被译成中文,这是解放思想、繁荣学术的好事。可是这种“繁荣”却正受着两种因素的侵蚀而失去其光彩:一是不良的商品经济运作,二是学术上的好大喜功。而两者结合,其危害就更大。出版商唯利是图,要求出书“短、频、快。”译者迫于压力,自然就无暇精雕细琢;粗制滥造,势不能免。一些学者,想通过组织翻译西方学术著作来改造国内学术,其见识之高、用心之善,是无可怀疑的。但是往往急于求成,结果被出版商钻了空子:经济之“狐”借学术之“虎”威,使低劣学术大行其道。我注意到此译本作为“北京大学科技哲学丛书”之一,还受到“北京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计划”资助,可是这样的译本,居然能够“入流”,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我觉得,如果要创建一流的大学,就必须要创造一流的学术。翻译西方学术名著,确实是学科建设的一项基础性工作。许多优秀的西方学术著作,如果认真负责地翻译过来,就不仅有益于当代,而且有益于将来。反过来,如果粗制滥造、滥竽充数,那也许会造成一时的学术“繁荣”的假象,但这种“繁荣”不仅会像“泡沫”一样迅速破灭,而且流毒深远,贻害读者。所以,我在此斗胆提议:把本学科内一些重要的西方译著重新拿来,仔细检查一遍,优则存之,差则改之,劣则去之,进行重译。此或被讥为不切实际之空想,但书生意气,呐喊一声,惟冀今后中国大陆少一些“泡沫”学术,多一些文化精品。

参考文献:

[1] Thomas S. Kuh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 First edition and Second edition, enlarged.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2, 1970.

[2] 托马斯·库恩著,金吾伦、胡新和译,《科学革命的结构》。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

[3] T. S. 库恩著,李宝恒、纪树立译,《科学革命的结构》。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0。

[4] 孔恩著,程树德、傅大为、王道还、钱永祥译,《科学革命的结构》,台北:远流出版社,1989初版, 1994年二版 。

[5] Margaret Masterman, “The Nature of a Paradigm.” In: Imre Lakatos & Alan Musgrave (eds.), Criticism and the Growth of Knowledge, pp. 59-89.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0.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9:33 pm

[url=http://sts.nthu.edu.tw/transws/index.php?pageSet=criticsArticle&includePath=number_sense3xe158]看正體原文[/url3xe158]

书名 《数字感-1‧2‧3哪里来》(The Number Sense: How the Mind Creates Mathematics)
著者 Stanislas Dehaene
译者 王丽娟
出版资料 先觉,2000。
原出版资料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ctober 1997)

译评人 翁秉仁(台大数学系)

写这一篇书评,还真有些悲愤无奈,独立苍茫,心想要不要与许多科普书的导读一样,写篇英文原书的书评算了。

事实上这也比较容易,不论是就作者身跨数学、认知心理学,翩然新秀的背景:本书作为演化心理学书写的一个示范:新发展与皮亚杰理论颉颃处,对数学教育的意义:作者结论,对数学哲学中直觉主义一脉的重生,或甚至康德知识论中先验综合命题提法之新义,都颇有可以发挥之处。 再不济,对各章提纲钩要,再加上一些提高民族自信心的东西学童数学成就比较,也可以算是尽了义务。

时报开卷版或台湾学界对本书的推荐,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本书取径新颖,对国内数学教学有殊多启发之处,单是他重视「数字感」,力斥形式抽象的教育立场 ,就该令有心的数学教师击掌称快。但是作为中译本的书评者, 望着手中这本已经充满了误译注记折页的译本,心里实在沉重地挥洒不开来。

就评者的阅读经验。这本书堪称为科普翻译的负面教材。这个宿命,打从出版社硬是要将一本学术味浓的科普书「做」成一本老少皆解的畅销科普就注定了。 首先,我们看看它做到了没有﹖

评者接到书,才翻到前言的次页,见到「……真实、想象,其 他复杂的数字观念……」时,心里就凉了半截(「实数」、「虚 数」与「复数」永远是数学书中译的试金石),而后翻译的错误或大可商榷的译法,就如影随形 ,一直到最后一章集其大成,叹为观止。

名词误译的译例:同样的arithmetic ,全书「算术」「算数」「 数学」纠缠不清;计算或心算天才总是被翻成数学天才,让评者多了许多不认识的同行:constructivism译成结构主义; modern images of the brain变成现代的大脑摄影术;physical system翻成有形系统有之、肉体系统有之,就是没有物理系统。continuous variable(连续变量)译成「持续掺杂一个变量」。

匪夷所思的译例:在法国发现傣族的洞穴;罗马人的符号系统 ,是日后埃及人,苏美人数字系统的基础;减法的规则变成「只要被减数小于得数就必须进位」。

不知所云的译例:圆周率的表述可以延伸到廿次的十进制(小数点后廿位);数学的正统派是以巩固的箴言为基础(形式主义者、公设);有些混乱的肉体系统无法被模仿(浑沌的物理系统);康德说数字是思想中合成的优先种类(先验综合);一个自闭天才专研一五八二年来的乔治亚历法(格列高利历,即今之阳历);第九sporadic群的阶数244823040硬生生被拆成三个数字,还各自被赋与读不懂的解释。

如果读者已经买了这本书,奉劝您,堪称数学哲学魔幻写实的最末章,绝对不能读:所有的公设全部变成定理;整个讨论数字、色彩、空间的部分被错误简译,水平从康德拉回到洛克;Poincare的嘲讽变成严肃的定义,还跟对手的对话搅成一团;零变成空无阶层的数字单位;其它更有多处,正好与作者原意完全相反的译笔。

本书也充分示范如何将具学术倾向的科普书排行榜化。首先删除所有的参考数据与索引(可惜编辑作业不够干净彻底):其次,绝对不能加上任何译注,不管所设定的读者有没有可能读懂;再来 ,将多数作者援引的科学家除名 ,变成「有一些心理学家……」 「有报告说……」「某些德卅科学家指出」(成了一本道听途说的合集)。

最后,如果篇幅实在太长,「 只好」开始删减。本书就我所见 ,共删去七十余段落与三幅附图, 在留下的段落内蚕食鲸吞的部分不计其数。 由于它未曾标明在书首,基本上已经是公然侵犯作者的版权与读者知的权利。

退一步想,既然要删,到底删除的标准是什么?通常的说法是,删去不影响文意又累赘的部分(谁来判断?)在科普书里,这可能是科学家谨慎、 保留、求全或重复举证(也就是科学精神)的部分,例如本书是对皮亚杰论点有所挑战, 但是作者有几段关于皮亚杰的可能辩护,却在中译本内被删除了,另外在讨论数学发展中的性别因素时,有几段不同观点的呈现,也被删除了……, 再加上国内科普书的通病,喜欢将科学家谦谨的语气,变成强烈的语气,于是《数字感》 变成了一本轻快易读,有明确立场的科普休闲书,贩卖简洁 的知识,巧妙的实验与天才的 轶事。而以这种粗糙的翻译水准,强迫对知识殿堂充满好奇心的读者,浪费他们可贵的时间与想象力,去揣度补足被扭曲翻覆的译文,更是亵渎读者的求知欲(有多少读者因此受 挫折或放弃科学呢?)。这样一本科普书实在是「以推广科学之名,行破毁科学之实」。

原书的确是好书,先觉一向选书精准,令人称道,但是这样的处理让评者对它的信任度已经大有保留。评者忍不住要呼吁只想出版休闲科普书的出 版社,请回避学术出版社的书 (原书是牛津出版),回避两百页以上的书。既然买了版权 ,就信任自己的眼光,咬牙找适任的译者或审订者(当然不会同意删书的),将书做好, 赢得口碑。

(本文原刊于时报开卷2000/6/8,现版略有更动增补)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上一頁下一頁

回到 翻譯的工具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