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教程和找錯

翻译教程和找錯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三 8月 29, 2007 1:27 am

《遥远的回想》博客
http://blog.hjenglish.com/X/archive/200 ... 19533.html

第1课 绪论--翻译概述(1)
第2课 绪论--翻译概述(2)
第3课 绪论--翻译概述(3)
第4课 翻译技巧--加注
第5课 翻译技巧--释义
第6课 翻译技巧--增词
第7课 翻译技巧--减词
第8课 翻译技巧--转换(1)
第9课 翻译技巧--转换(2)
第10课 翻译技巧--归化
第11课 翻译技巧--切分与合并
第12课 翻译层次--词语层
第13课 翻译层次--句子层
第14课 翻译层次--段落与篇章
第15课 翻译难点--声色词的译法(1)
第16课 翻译难点--声色词的译法(2)
第17课 翻译难点--习语译法(1)
第18课 翻译难点--习语译法(2)
第19课 翻译难点--名称译法(1)
第20课 翻译难点--名称译法(2)
第21课 翻译难点-- 英语修辞格译法(1)
第22课 翻译难点--英语修辞格译法(2)
第23课 翻译疑点--动与静
第24课 翻译疑点--概略化与具体化
第25课 翻译疑点--有灵动词与无灵动词
第26课 翻译疑点--形合法和意合法
第27课 翻译与文体--应用文翻译
第28课 翻译与文体--论说文翻译
第29课 翻译与文体--新闻英语翻译
第30课 翻译与文体--科技英语翻译
第31课 翻译与文体--文学翻译(1)
第32课 翻译与文体--文学翻译(2)
第33课 翻译批评--翻译批评原则
第34课 翻译批评--翻译批评的方法和步骤
第35课 翻译史--中国翻译简史
第36课 翻译史--西方翻译简史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7:0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07 pm

豪爽女人何春蕤的翻譯教育網站

看正體請到她的網站。


中英文语法对比:基本词汇、逻辑、语气之差别
词汇操作特质:
中文词汇:没有形态变化,主要靠词语、顺序以及内在的逻辑关系来表达句子的含意
英文词汇:形态变化丰富(例如名词有number和case的变化,动词有人称、时态、语态、语气,形容词和副词都有级的变化,还可以结合为复合字)
因此,英译中,多半要加词或变换说法来体现英语中的形态变化。
He realizes that he is not as healthy as he used to be.
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如过去那么健康了。
中译英则要善用英文的各种形态变化来体现汉语的时态、语态、语气
他本来要去的,最后一秒钟又改变了主意。
He had planned to go, but changed his mind at the last minute.
 
表示时间顺序或因果:
英文的复合句中,表示时间的语词可以放前或放后,时间关系的顺序比较多变;中文的复合句则通常按时间的先后来叙述
He has flown in just the day before from Georgia where he had spent his vacation basking in the Caucasian sun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job he had been engaged in in the South.
中文翻译起来会是什么样呢?你自己玩玩看

英文的复合句表示因果及条件关系时,语词可以放前或放后,比较多变;中文的复合句则通常是原因在前,结果在后,条件在前,结果在后
The teacher did not stop working because he was ill.
老师并未因为生病而停止工作
Everything would have been all right if you hadn’t said that.
要是你没说那话就好办了
I will tell him to see you if he comes back this afternoon.
要是他今天下午回来,我会叫他去找你
 
叙事和推理的顺序:
英文往往先说最近的事再说先前发生的事,中文刚好相反。
英文往往先总结然后再加以阐述,中文则常常先交代然后才总结。
It was a keen disappointment when I had to postpone the visit which I intended to pay to Bangkok in January.
我原本打算一月去曼谷,后来不得不延后,令我非常失望
There was a sense of urgency about their unusual action in breaking up with the president publicly on the independence issue.
他们在独立的问题上和总统公开决裂,这种不寻常的举动透露出一种急迫感
 
语词的意义从来不是单一或固定的
要了解文化特征、历史演变、社会发展、甚至科技发展对语言的影响
要把握语言的随意性和约定俗成性
要注意词语的搭配关系、逻辑关系、上下文关系
这样才可能找到最恰当的译法
 
一个字会因为脉络而有很多重意义
A fast car was coming.
The fast growth surprised everyone.
She loves fast music.
That was a fast journey.
We should use a fast color.
Fast films might not keep their color.
Try to use a fast oven.
They were all fast asleep.
break one’s fast by drinking some milk
The dog was stuck fast in the mud.

Several attempts have been made through the years to develop the deposit.(开采)
As young Tom grew into manhood, he developed tuberculosis.(染患)
A hypothesis is a specific statement developed by a scientist from observations.(得出)
Modern aircrafts are so heavy that the wings must develop a very large lift force in order to sustain the aircraft.(产生)
Until the domain theory of magnetism was developed, they did not have much success.(提出)
In developing a design, the engineer must apply his knowledge of engineering and material science.(进行)
Most of the money came from selling the secret of a new type of potato he had developed.(培育)

各有褒贬
Lincoln was respected by his people for his foresightedness.(高瞻远瞩)
He proved to be a mercenary guy.(惟利是图)
Edison invented the gramophone and the electric light.(发明)
This kind of people sometimes invent excused to go out of work.(编造)
She was flattered that they had invited her.(受宠若惊)
You flatter yourself.(自做多情)
就词汇而言,英语中表示否定的词比中文多;否定句也是英语中最常见的句型;翻译的时候一定要读懂人家的意思,不可只看字面翻译。
• She is not a dancer. 她不是舞蹈家。(事实)
• She is no dancer. 她算不上舞蹈家。(贬抑)
• It’s not an easy task.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客观评估)
• It’s no easy task. 这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主观强调)
• It’s not a joke. 这不是玩笑。
• It’s no joke. 这决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通常有all, both, each, every, everybody, everyone, everything在否定句中做主词时,意义都是部份否定,不是全都否定。
• All that glitters is not gold. 闪亮的不都是金子。
• None that glitters is gold. 凡是闪亮的都不是金子。
• Each side of the street is not clean. 并非接到两边都干净。
• Neither side of the street is clean. 街道两边都不干净。
• I don’t want everything. 我并非什么都要。
• I don’t want anything. 我什么都不想要。

否定句中如果有always, wholly, entirely, completely, totally, altogether, everywhere, often, quite, enough,通常表示只有部份否定。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这也只是一种可能意义。
• He is not always at home on Sundays. 他星期天不一定会在家。
• I do not wholly agree with you. 我不完全同意你的意见。
• This kind of trees cannot be seen everywhere. 这种树并不多见。
• We do not often do morning exercise now. 现在我们很少做早操了。
• The water is not hot enough. 水还不够热。
• You have not entirely forgotten me. 你还没完全忘记我。

句子如果出现hardly/scarcely, rarely/seldom, few/little都表示几乎完全否定。
• I could hardly recognize you. 我差点不认识你了。
• He scarcely knew the accident. 他对这次事故几乎一无所知。
• Meetings are seldom held recently. 最近很少开会。
• Few of the films are interesting. 那些电影没几部有趣的。
• There is little ink in my pen. 我的钢笔几乎没水了。

英语有些句子里面否定词和其它词连成固定的搭配,表面上看似否定,但实际上却是肯定,也有表面肯定,但是却又是否定。切忌望文生义,而是翻译成一般肯定或甚至强势肯定句。
• We cannot estimate the value of modern science enough. 现代科学实在是太宝贵了。
• We cannot be too careful in doing experiments. 我们做实验要越小心越好。
• I cannot praise him enough. 我对他的赞赏说都说不完。
• It is a wise man that never makes mistakes. 再聪明的人也会犯错误。
• Well, if it isn’t beautiful. 哇,太漂亮了。
• I’ll teach you how to behave, see if I don’t. 我来教你规矩,我说话算话。
• What has Tom not suffered? 什么样的苦汤姆没受过?(什么样的苦汤姆都受过)
• They did not praise him slightly. 他们对他大加赞赏。
• He was not a little surprised. 他大吃一惊。

英文中还有许多含蓄的否定(就是字面上没有否定的字眼,如no or not,但是事实上骨子里却是否定的,要读清楚唷。
• The patient is too weak to be operated on. 病人太虚弱了,不能动手术。
• He was too tired to go any further. 他累得再也走不动了。
• Over my dead body! 我决不容许。
• As if I care! 我才不在乎。
• That is more than I can do. 那是我办不到的。
• He is the last man to accept a bribe. 他是决不会接受贿赂的。
• You are the last person I’d expect to see here. 我绝对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 Mercy! If ever I heard the like from a lady. 天哪,一位小姐说出这种话来,真是不可思议。
• He would have killed himself before surrendering. 他宁可自杀也不会投降。
• If you had come to my place, I would have told you about it. 那天你要是来我这儿,我就会告诉你这件事。(看起来假设句,但是故做慷慨)
• If you had worked with great care! 你更仔细一些多好!(看起来假设句,但是其实是在怪你)
• If only you had told me before. 早告诉我就好了。(看起来假设句,但是其实是在遗憾)
• If only he did not drive so fast. 他要是没开快车就没事了。(看起来假设句,但是其实是在表达遗憾)
• Am I your slave? 我才不是你的奴隶!(不是问问题,而是否定)

• Who knows? 谁知道!没人知道!
• Am I a child? 别把我当小孩!
• What’s the good of asking a favor of her? 求她是没用的!
• When have you ever seen him here? 他几时来过这儿!(从来没有)
别读错了--
• I suspect she will do it. 我觉得她应该会做
• I doubt she will do it. 我不认为她会肯做

as bald as a coot 头发脱光的(像黑鹅一样秃)
as blind as a bat 有眼无珠(像蝙蝠一样瞎)
as blind as an owl 瞎透了(像猫头鹰一样瞎)
as bold as brass 厚颜无耻(像黄铜一样厚脸皮的)
as busy as a bee 极忙碌(像蜜蜂一样忙碌)
as clear as a bell 健全的(像铃铛一样健全)
as clear as day 一清二楚的(像白天一样清楚)
as cool as a cucumber 极为冷静的(像黄瓜一样冷静)
as easy as a pie 极容易(像馅饼一样容易)
as fussy as a hen with one chick 在小事上瞎操心
as hard as the nether millstone 铁石心肠(像下层的磨石坚硬)
as hungry as a hunter 非常饥饿(像猎人一样饥饿)
as lively as a cricket 极活泼(像蟋蟀一样活泼)
as mad as a wet hen 非常生气(像弄湿的母鸡一样生气)
as mild as a dove 非常温和(像鸽子一样温和)
as plain as the nose in your face 一清二楚(像你脸上的鼻子一样清楚)
as poor as a church mouse 赤贫的(像教堂的老鼠一样穷)
as proud as a peacock 极骄傲(骄傲得像只孔雀)
as strong as a horse 健壮如牛
as stupid as an owl 极愚蠢(像猫头鹰一样愚蠢)
as thin as a wafer 极薄(像糯米纸一样薄)
as true as steel 绝对可靠(像钢一样可靠)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15 pm

好譯難求

看正體原文

《名利场》Vanity fair by W. M. Thackeray 译者 杨必
出版资料 人民文学出版社 / 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发行 1957年5月北京第一版 1995年8月北京第1次印刷
原出版资料 Everyman's Library, 1908

译评人 黄芳田

先在图书馆里借了上下两册来看,才看了不久,已经忍不住再去图书馆找原文书借来核对,如果看译本也像看京戏一样的话,我相信我就是那看戏途中不时用丹田之气发出「呃─」大声喝采的观众了。

译本蝴蝶页上的译者用的名字是「杨必」,但是前言落款 却是「杨绛」,我查过之后才知道杨必是杨绛的妹妹,两人年纪相差十一岁。傅雷曾经请杨必教傅聪英文,并且鼓励她从事翻译,建议她翻译大作家名著,杨必求教 于姐夫钱钟书,钱钟书想到萨克雷旧译本不理想,建议她重译此书,并将书名改为《名利场》〈我记得很久以前在台湾见到这书的书名是《浮华世界》〉。

看这书的第一印象是「文字流畅干净,表达非常传神」,及至找来原文随手抽一段一段地对照看时,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译者的功力已经不仅是英文程度好、文字好,而且是把原作者的文字诠释得更好,却又不让人感到有背离原作自行创作之嫌。

杨必用的属于早期白话文,可以看得出深受古典白话文学 作品的影响,并不是如时下很多大陆译者采用北京话而带有北京土腔的白话文,我认为这中间是有差别的。然而这本原著的笔调以杨必的「古典白话文」来翻译,却 恰到好处。当然,杨必本身的文字功力极深,因此表达起来轻松自如又传神〈但我不敢说她在翻译过程中很轻松,也许这种给读者看到的轻松,正是文艺复兴时的观 念:苦练之后彷佛行云流水自然的技巧〉,我的感想是:在阅读过程中,经她的译文「诠释」过后,再去看原文,对原文字里行间甚至意在言外的作者用意更加清 楚。很少能见到这种能让读者感到「看译本比看原文更能体会作者用意」的译本,还不说看起来轻松愉快。也许是因为已经长期饱受那些「看译本就为作者不值,更 为自己花的买书钱愤愤不平」的译本所虐待,所以见到好译本就很想公告天下!^_^
以下几段是随手抽出的,并没有刻意找哪一段觉得翻译得「最好的」,因为已经觉得「段段都好」,抽哪一段都一样。但我找的是引起我某些感想的。

有没有瑕疵呢?有,然而我看到的勉强可称为瑕疵之处,我想是跟译者并未出洋留学过有点关系,有些是文化上的东西,没有到过现场体会过的,难免在翻译时会有点误失。

以下就是几段例子。〈中译完全按照版本上用的「的」,没有改成台湾惯分开用的「地」或「得」〉
→George pooh-poohed the wine and bullied the waiters royally, and Jos gobbled the turtle with immense satisfaction.
乔治一面喝酒一面挑剔,又不耐吆喝着茶房,简直像国王一般,乔斯大口价嚼着甲鱼,吃得心满意足。
● 这「pooh-poohed the wine」几个英文字要翻得清楚又利落还真不容易,我还想到这「turtle」不知会被多少译者翻成「乌龟」呢!

● 起初我看到「turtle」译成「甲鱼」时,有点疑惑,怀疑这个「turtle」会不会应该是指「斑鸠」〈turtledove〉?因为我没听过英国人会 吃甲鱼,倒是常见多了洋人来到香港见到市场上的甲鱼就惊骇莫名,认为中国人吃「乌龟」真恐怖。但是若说英国人吃斑鸠,我倒觉得很正常。结果看到下文的 「calipash or calipee」,再去翻查字典,真的还就是指甲鱼背壳内层绿色胶质和腹壳内层黄色胶质。但这「脊肉和肚肉」却翻译得简洁得多。而且上网查过,真是信不信 由你,英文食谱里的确还有教人怎么「剖杀甲鱼」的方法呢!是的,原来英国人老早也吃「乌龟汤」的。^_^

→Dobbin helped him to it; for the lady of the house, before whom the tureen was placed, was so ignorant of the contents, that she was going to help Mr. Sedley without bestowing upon him either calipash or calipee.
都宾在旁边给他添菜。这碟菜本来在主妇面前,可惜她是个外行,给赛特笠先生挟菜的时候既不给他脊肉也不给他肚肉。
●这句「was so ignorant of the contents」翻译成「可惜她是个外行」,本来我也有点不懂,及至见到下文「without bestowing upon him either calipash or calipee」,我才明白。这中间牵涉到文化教养上的细节,本来按照规矩应该由席上这位女主人来为客人布菜,然而这位女主人对于眼前这大汤盅里的甲鱼汤 完全不懂,所以也不懂得布菜应该要给哪些部分才是好吃的。从上下文来看「可惜她是个外行」是很简洁清楚。要不然还可以更详尽地译成「可惜她对这盅甲鱼汤是 外行」。至于「tureen」翻成「这碟菜」虽不能说错,不过如果译成「这大汤盅的甲鱼」也许更清楚。因为「tureen」通常是洋人上汤的那种有盖大汤 盅,而且往往还是漂亮细瓷。

→In honour of the young bride's arrival, her mother thought it necessary to prepare I don't know what festive entertainment, and after the first ebullition of talk, took leave of Mrs. George Osborne for a while, and dived down to the lower regions of the house to a sort of kitchen-parlour(occupied by Mr. And Mrs. Clapp, and in the evening, when her dishes were washed, and her curl-papers removed, by Miss Flannigan, the Irish servant), there to take measures for the preparing of a magnificent ornamented tea.
她的母亲要给刚回门的新娘做面子,不知该怎么招待她才好。她和女儿狠狠的谈了一顿,暂时离开女儿钻到屋子的底层 去了。楼下的一间厨房兼做会客室,是克拉浦夫妇动用的。到晚上,爱尔兰丫头弗兰尼根小姐洗好了碗碟,拿掉了卷发纸,也到那儿歇息。赛特笠太太来到厨房,打 算要做一桌吃起来丰盛、看起来花哨的茶点。
● 对于那些完全没有拆解句子重组成通顺中文句子能力的译者,这段真是最好的学习范本。只要想想如今有多少译者照「句面」翻译的方式,这段文字会翻译成多么支 离破碎的中文句子。还有,中文和英文的标点和断句都完全不同了。可是意思和语气绝对忠于原作。尤其那「a magnificent ornamented tea」译成「吃起来丰盛、看起来花哨的茶点」真是可圈可点。

→All people have their ways of expressing kindness, and it seemed to Mrs. Sedley that a muffin and quantity of orange marmalade spread out in a little cut-glass saucer would be peculiarly agreeable refreshments to Amelia in her most interesting situation.
各人有不同的方法来表示好感,在赛特笠太太眼里看来,爱米丽亚的地位很特殊,要讨她喜欢,应该做些油煎饼,另外再用刻花玻璃小碟子装一碟橘皮糖浆上去。
● 这一段文字看似简单,杨必翻译得也好像轻松愉快,可是只要仔细看看整个句子结构「…would be peculiarly agreeable refreshments to Amelia in her most interesting situation」,要翻译得传神、利落,还真不是简单的事。只不过这里的「muffin」译为「油煎饼」就不妥了,译成「松饼」、「发糕」就比较合 适。至于「橘皮糖浆」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及至见了原文「orange marmalade」才恍然大悟。这是英国典型的茶点之一,带皮橙酱和松饼。然而,我想这又是无可避免的文化上「不清楚」所造成的。我自己翻译游记多了, 深知这个中的不容易。因为有些生活文化上的东西就真的是没见过就无法想象的,结果字典查半天也还是会译错。现在还有古狗可帮忙查,找出图片看看要找的那东 西长什么样,已是一大进步,几年前都还没这便利呢!杨必在一九五0年代期间完成这大著作,有此成绩,我已经佩服到五体投地,不会再计较muffin不是油 煎饼了。而其实几段之后的下文中,杨必也还是译成「橘子酱」。

→Let him come. I say, here's my hand. I say, forget and forgive.
让他回来得了。他回来,我就伸出手跟他拉手。从前的事不必再提,我也不记他的过。
● 我看这段时想到,换了常会见到「烂译」,这么口语的文字不知会译到如何惨不忍睹的地步,想想看「让他回来。我说,这里是我的手,我说,忘记和原谅」,真的 不是说笑,我敢保证绝对有人这样译法。所以见到「forget and forgive」译成「从前的事不必再提,我也不记他的过。」简直就想喝采!

→'Why, hang it, man, you don't call offering him eight or ten thousand a year, threatening him?' Mr. Osborne said, with still provoking good humour.'Gad, if Miss S. will have me, I'm her man. I ain't particular about a shade or so of tawny.' And the old gentleman gave his knowing grin and coarse laugh.
奥斯本先生的样子依旧舒坦得叫人心里发毛,说道:「哎唷,我白送他一年八千镑到一万镑的收入,难道算是恐吓他不成?如果施小姐肯嫁我,我求之不得。皮肤黑一点儿我倒不在乎。」说着,老头儿涎着脸,色迷迷的笑了一声。
● 如果看到原书上下文的话,就会知道这「with still provoking good humour.」翻译成「样子依旧舒坦得叫人心里发毛」有多令人拍案叫绝了,因为书中描写面对奥斯本先生的人正是心里七上八下,因此这舒坦的确让这人心里 发毛。还有那「And the old gentleman gave his knowing grin and coarse laugh.」没译成「老绅士」或「老先生」,而译成「老头儿」,是要传神得多,因为作者此时描绘的正是个「老不休」,如果还要照字面译成「老先生」,反 而显得端庄了。那「涎着脸,色迷迷的笑了一声」则译得跟所说的话格调很相配。

→All Jos's blood tingled with delight, as he surveyed this victim to his attractions. A few adroit words, one or two knowing tender glances of the eyes, and his heart was inflamed again and his doubts and suspicions forgotten. From Solomon downwards, have not wiser men than he been cajoled and befooled by women? ' If the worst comes to the worst,' Becky thought, ' my retreat is secure; and I have right-hand seat in the barouche.'
乔斯瞧着那为他颠倒的可怜虫,喜欢得浑身血脉活动。几瞥柔媚的、极有含蓄的眼风和几句巧妙的话儿,竟能叫他安心 释虑,把从前的热情重新勾起来。从苏罗门以来,多少比乔斯聪明的人还挡不住甜言蜜语,上了女人的当呢。蓓基想道:「逼到最后一条路,逃难是不怕的了,在他 的大马车里,我稳稳的有一个位子了。」
● 先大略解释一下这段的来龙去脉。女主角蓓基是个很有心眼、懂得运用魅力颠倒众生以达到私心目标的女人,曾经差点把乔斯「弄到手」嫁给他,但后来阴错阳差错 过了。蓓基另嫁军官,丈夫出征,这乔斯不是军人,所以也在后方,但乔斯有辆大马车,蓓基打的主意就是万一有个不测,可以乘乔斯的马车逃难。
● 「this victim to his attractions」译为「那为他颠倒的可怜虫」,我在叫好之余,由这「颠倒」想到多年前时报出版「麦迪逊桥」这本通俗小说,听说第一次的译本闹了很 多笑话〈后来听说郝明义又勒令重新译过〉。其中一个我听到的内部笑话〈亦即时报公司里面的人流传的「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笑话〉是「你令我嚎叫不已」。由于 没有原文,我也不知这「嚎叫」是怎么回事。及至跟一个搭档译者去看这部电影首映,这才恍然大悟。她是翻译惯字幕的,低声跟我说,应该是那句用到 「howl」字眼的一幕,也就是当女主角打扮了自己下楼,男主角见到她时,开口说的赞叹之语。不过我们看到的字幕已经译为「你真令我神魂颠倒」,没有「嚎 叫」。不过换了「嚎叫」程度的译者,准保这句会译成「这个他的吸引力的牺牲者」;更不用说「his heart was inflamed again」当然是「他的心又重新燃烧起来了」。

「worst comes to the worst」译为「逼到最后一条路」也是佳句。
→ ' My wife will be very happy to see her ladyship,' Sedley replied, pulling out his papers. 'I've a very kind letter here from your father, sir, and beg my respectful compliments to him. Lady D. will find us in rather a smaller house than we were accustomed to receive our friends in; but it's snug, and the change of air does good to my daughter, who was suffering in town rather─you remember little Emmy, sir? ─yes, suffering a good deal.' The old gentleman's eyes were wandering as he spoke, and he was thinking of something else, as he sat thrumming on his papers and fumbling at the worn red tape.
赛特笠拿出几张纸说:「我的太太欢迎爵士夫人到舍间来。承令尊的情,写给我一封信,请你回去多多致意。我们现在 住的房子比以前招待客人的地方要小一点,都宾夫人来了就知道了。房子倒很舒服,换换空气,为我女儿的身体也有益处。我的女儿在城里的时候身子不快,害病害 的很不轻,你老还记得小爱米吧?」老头儿一边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他坐在那里,一忽儿用手指敲打着桌上的信纸,一忽儿摸索着扎信的旧红带子,看得出他心 不在焉。

● 「I've a very kind letter here from your father, sir, and beg my respectful compliments to him.」译为「承令尊的情,写给我一封信,请你回去多多致意。」是很传神的口语,我想这个「sir」虽然没有直译出来,但其实已经从「令尊」这个用语中 表达出来了。这段话虽然是长辈对晚辈讲的,却流露出客套拘礼,中译在提到对方父亲使用「敬语」的形式,但跟对方讲话却依然用「你」,很细心。说到「敬 语」,很多语言的文法规则就有这形式,例如「你」和「您」的称呼不仅不同,连带着动词用法也不同。可是中文却没有〈中文最多就是「你」和「您」两称之 分〉,英文也没有,然而行文之中「敬语」的语气和用字还是存在的,却非有文法规则可循。〈顺便八卦一下,听说最注重敬语用法的日本,如今大学毕业的年轻人 要找工作时才发现自己敬语都不太会用,因此纷纷恶补一番,死记以前懒得学的敬语用法以便求职,否则在求职艰难的今日,连门都摸不着了。我就想到台湾现在的 年轻人讲话和写信措词大概也需要恶补一下中文的敬语用法。^_^〉

言归正传,翻译文学作品,首先当然要掌握住作者的语 调,但是文中会出现的场合、人物讲话的语气,如何译得妥贴,这就要靠译者的判断。「your father」什么时候该译为「你父亲」,什么时候该译为「令尊」,甚至文中哪些人物互相交谈时该把「you」译为「您」〈这一来连带其它用字都要采用比 较客套的〉或译为「你」,这都有斟酌的。不过我倒觉得这里的「The old gentleman」可以改译为「老先生」,更能显现出这个人物的矜持和卖老。至于「一边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这里有译者加上去的「一边说话」,但如 果只照句面来翻译的话,会觉得跟上文有点脱节,中英文写作方式在文字安排上是有不同的,有时译者要在翻译过程中「补字补句」,才能把作者要讲的意思讲得清 楚,甚至讲得漂亮,表达出原作的文采。

→ ' Fast and loose!' howled out old Osborne. ' Fast and loose! Why, hang me, those are the very words my gentleman used himself when he gave himself airs, last Thursday was a fortnight, and talked about the British army to his father who made him. What, it's you who have been a setting of him up-is it? and my service to you , captain. It's you who want to introduce beggars into my family. Thank you for nothing, captain. marry her indeed-he, he! why should he? I warrant you she'd go to him fast enough without.'
奥斯本老头儿大喝一声道:「反复无常!反复无常!我们家的少爷跟我吵架,说得正是这话。那天是星期四,到今天两 个多星期了。他支起好大的架子,说什么我侮辱了英国军队的军官了。他还不是我做父亲的一手栽培起来的?多谢你,上尉。原来是你要把叫化子请到我们家里来。 不劳费心,上尉。娶她!哼哼,何必呢?保管不必明媒正娶的她也肯来。」
● 这回是真的「howled」了,可也不用非要翻译为「嚎叫」不可。^_^俗语说「相骂无好口」,吵架当然口不择言没好话听的,但是这段「斯文式吵架」是不用粗话的,要翻译出话里的恶意其实也考功夫的。

「Why, hang me, those are the very words my gentleman used himself when he gave himself airs, last Thursday was a fortnight, and talked about the British army to his father who made him.」这一长句翻成中文若不拆解开来的话,译出的中文准保夹缠不清。尤其这一句「and talked about the British army to his father who made him.」就拆开成为两句「说什么我侮辱了英国军队的军官了。他还不是我做父亲的一手栽培起来的?」不但意思清楚,而且非常生动。

● 大为看完我这篇稿,提出一点看法,征得大为同意之后,引述于下,以供大家参考。
● "last Thursday was a fortnight", 算的有问题。从上星期四到今天,不可能两个星期。 "last Thursady" 也不是「那天是星期四」? fortnight 一字的用法,有点奇怪。我猜原文直译是:从上星期四往前算两星期。 不过,有趣的是,经过换算,这又刚好显得她翻译对了: 那天星期四,到今天两个多星期了。有点巧妙:)

● 下面,"who have been a setting of him up" 似乎没有译出来,而中译里面 的「我侮辱了英国军队的军官。。。」在原文也看不出来。是上下文有关的句子吗?
〈以上是大为的看法〉

我对此的看法是:逐字对照会发现杨必并没有每个字都译出来,然而语气却是完整的;有时则会自行补充以呼应上下文的意思完整清楚。这段就是个例子。
总结来说,我认为这真的是想学翻译或想学英文的人应该 买来作为参考学习教材的译本。作为一个读者兼译者身份的人,我读到好译本的乐趣还不仅在于读得愉快而已,更有附加价值,那就是在阅读过程中彷佛也是学习, 甚至可以跟译者「斟酌讨论」,想着「这处还可以这样译法」而无形中受益。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7:42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30 pm

找錯是為了不再錯

看正體原文

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The Last Governor: Chris Patten and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by 强纳森‧丁伯白﹝Jonathan Dimbleby﹞译者 张弘远、管中祥、林孟和、温洽溢
出版资料 时报文化出版公司 / 1997.12 / 历史人文

译评人 黄国巨
文/黄国巨(德国图宾根大学哲学博士候选人)│2000/11/12. 13:55│撰文

本人是香港读者。自时报出版公司于1997年将J.Dimbleby 的The Last Governor-- Chris Patten &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 ,翻译成《彭定康——香港末代总督》并出版后,笔者曾于本地不同的报章杂志读到关于该翻译本的批评文字,其中不少评语颇为负面。直到笔者最近读到该书,才 惊讶地发现该翻译本水平原来真的这般惊人的差劣。虽然在这3年间时报已收到不少关于该书的意见和批评,但后来却未见到更正后的版本,身为香港人,眼见一本 关于香港问题如此重要的著作,中文版本翻译成如斯模样,实在不吐不快。
该翻译本的问题主要有三点:

1.一些香港人名、地方名、机构名称,译者没有认真查证中文原名,顺手捻来,造成大量荒谬的错误,对认识这些人物的香港读者,更觉怪诞可笑。

2.译者英文水平严重不足,把原文误译、错译、漏译,甚至不解文意,乱译一通的地方比比皆是,平白糟蹋了一本文句精炼漂亮的英文作品。

3.编辑、校订方面,没有做好统筹的工作,三位译者各自为政,导致很多译名前后不一,造成混淆。

关于第一点,例子实在不胜枚举,笔者现把最明显的列出:
页数/原文/译文/正确翻译
vii Prof. Edward Chen 爱德华‧陈/陈坤耀教授
vii David Chu 戴维‧邱/朱幼麟
vii Han Dongfang 汉‧多分/韩东方
viii Jimmy Lai 杰米‧赖/黎智英
viii Gordon Wu 葛登‧吴/胡应湘
xiv Douglas Hurd 道格拉斯‧赫德/韩达德(港译)
002 Government Information Service 信息统筹处 政府新闻处
003 Lady Maurine Lady Maurine/慕莲夫人号
004 Midlevel 中环/半山区
028 Jardine 乔登/渣甸
031 E. Belcher 贝尔契/卑路乍(港译)
035 Justice of Peace 和平法/太平绅士
042 J. Cowperthwaite 考普斯维特/郭伯伟
043 Star Ferry 星辰渡轮/天星小轮
046 J. Godber 高德伯/葛柏
047 Sheungshui 上莞/上水
065 Executive Council 执行管委会/行政局
074 Queen's Counsel 王室法律顾问/御用大律师
077 United Democrats 联合民主党/香港民主同盟
078 terrible decade 恐怖十年/十年浩劫(大陆常用语)
085 act of state 国家事务/国家行为
087 BDTC 大英国协护照/英国属土公民
087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英国海外侨民/英国公民(海外)
093 T.T.Tsui 徐先生/徐展堂
099 executive-led government 首长挂帅的政府/行政主导政府
103 Financial Secretary 金融秘书/财政司
103 H.Mcleod 麦克罗/麦高乐
118 Mandarin Hotel Mandarin 饭店/文华酒店
129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 职业团体/功能团体
134 Hong Kong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香港商业总会/香港总商会
138 China's advisor 中国事务的顾问/港事顾问
141 convergence 集会/衔接
142 united front 联合阵线/统一战线(大陆政治术语)
144 Hutchison Whampoa 霍金森公司/和记黄浦
145 District Boards 地方委员会/区议会
145 J.McGregor 麦克葛瑞尔/麦理觉
149 columnist 共产党党员/专栏作家
150 Chek Lap Kok 赤角/赤「蜡」角(「蜡」字应是鱼字部首)
162 Whisky 葳丝琪/威士忌
162 Soda 苏达/梳打
169 RTHK 香港广播处/香港电台
196 criminal of all time 永远的污点/千古罪人(鲁平原用字)
206 China Light and Fuel 中国电力和燃料/中华电力
208 SAR SAR/特别行政区
209 sinologists 汉学家/中国通
209 Foreign Office 国外部/外交部
216 constitutional affairs secretary 法治事务秘书/宪制事务司
217 liberals 自由派/民主派(港媒体用法)
220 Hong Kong Bank 香港银行/汇丰银行
225 T.S.Lo T.S.罗/罗德承
248 Triple Violator 三边对话/三违反者
281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香港经济期刊/信报
299 Municipal Council 市政委员会/区域市政局
308 three tiers of councils 三级立法会/三级议会
302 Association for Democracy and People's Livelihood 民主藉人民生活协会/民主民生协进会
317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外籍特派员俱乐部/外国记者协会
333 Chase Manhattan Bank 曼哈顿银行/大通银行
345 CT9 CT9 货柜港/九号货柜码头
345 Bill of Rights 权利法案/人权法
347 Public Order Acts 公共秩序法案/公安法
360 Preliminary Working Committee 初级工作委员会 筹备委员会
365 Bar Council 律政司/大律师公会
367 Oriental Express 东方快报/东方快讯
370 son of a turtle egg 王八蛋/龟蛋
371 triad 三巨头/三合会(即黑社会)
377 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of Hong Kong 改善香港民主联盟/民主建港联盟
380 Tuen Mun Tuen Mun/屯门
383 through-train 直达车/直通车
392 Heathrow 希司罗/希斯鲁机场
555 Ke Zaishuo 雷修/柯在烁
562 Westminster 西方大臣/西敏寺

以上只是一部分最明显的错误,其它的恕笔者不能一一列出。或许有人会解释说,因为译者并非香港人,不熟识香港事 务,又不谙广东话,所以这些错误可以原谅。但只消比较一下同是时报出版公司出版的另一本香港问题著作,彭定康的《东方与西方》,其译文文句不但流畅优雅, 翻译者且做足了考证功夫,甚至可以修订原作者的某些错误,便知这借口站不住脚。况且,如鲁平骂彭定康是「千古罪人」,是他的「名言」,也是当年的国际新 闻,后来更成为媒体的「佳话」,译者不可能不知。另外如「人权法」、「民主派」、「外交部」、「西敏寺」等名词,更是政治新闻所常见,可见三位译者虽为东 亚所/新闻系研究生,有关方面常识却甚为贫乏。

关于第二点,例子也是俯拾即是,笔者略举三个较有代表性的来谈谈:
例一:原著第4页这样形容彭定康:"His way with the English language had earned him a reputation as a thoughtful and fastidious politician….." 此句中的way指的是彭定康运用英语的风格、对英语的驾驭能力,(这方面也确实是彭定康有名之处),译本却将此句翻译成:「由于他走得是『英国语言』这条 路,使得他赢得一个『深思熟虑而且难以取悦的政治家』的名声。」(第5页)这条『英国语言』路,究竟是甚么门路?真是令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例二:第219至220页一段译文,错处之多,令人咋舌:
原文175页:"Lee was so agitated by this prospective calamity that he wrote to John Major seeking an urgent meeting. A few days later he said heatedly:
The prime minister has got to answer me. And don't tell me he hasn't got time for us over this great impasse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If he doesn't want to see us, that leads 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people; that they don't want to handle it, and they will let Chris Patten do his thing……. The British rule over Hong Kong will be completely finished and the Chinese hand will be over Hong Kong. If Chris Patten goes on in this way - I put it very grossly - he is digging his own grave.
In his barely suppressed panic, Allen Lee not only spoke for a significant constituency in Hong Kong but also had access to senior members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hris Patten, who was well aware of this, recommended to Downing Street that the leader of the CRC should be granted his prime-ministerial audience. Lee could not easily de dismissed as mere hysteric. The dry-eyed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ank, Sir William Purves, was no less critical of British policy, although, as one of the advisers appointed by Patten to his Executive Council, he refrained from saying so for the time being. In private he was scathing about Patten. According to Allen Lee, Purves had recently approached him saying, 'Come on, you've got to provide him with a ladder to climb down.' Lee replied, 'Look, the governor doesn't want a ladder. You must know that.'
译文:「李鹏飞对这个未来的灾祸有些动怒,并写信给梅杰要求紧急会议。日后,他兴奋(1)地说道:
总理(2)已(3)回复他(4)。且并未(5)告诉他(4)没有时间来处理两个国家之间的窘境。如果他不愿意看 到我们,让我下这样的结论:他们不要咒骂(6)香港和香港人民;他不愿意处理,且要让彭定康来处理这件事………英国的法律(7)在香港完全展现出来(8) 且中国将取回(9)香港。如果彭定康继续这样做的话,我很不客气地说:他正在自掘坟墓。
李鹏飞之所以强力防范财政危机(10),不只是想要赢得(11)香港选民的认同,更希望藉此(12)掳擭中南海 的信任感。彭定康也清楚首相是个不容易被说服(13)的人。(14)至于香港银行(15)总裁浦伟士爵士对英国的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16)。尽管, 彭定康拥有行政命令权(17),而浦伟士却能左右意见(18)。私底下,他却对彭定康是不留情面的。譬如,有一天李鹏飞对浦伟士说(19):『你赶紧拉他 一把(20)吧!』李鹏飞反而答道:『你明知道总督是不需要任何帮忙(21)的。』」
(1)heatedly应译作「激动」。上一句既说李鹏飞当时「动怒」,怎会又变成「兴奋」?
(2)那明明指的是梅杰「首相」,下文也译对了,何以这里却忽然变成「总理」?
(3)has got to 意思是「必需」,不是完成式的「已经」。
(4)me 译成「他」,希望只是手民之误!但为何又会前后错两次?
(5)don't tell me 译成「且并未告诉他」。
(6)don't give a damn 是常用英文俚语,意谓漠不关心,不管他人死活。
(7)British rule在这里是指英国的统治,不是法律。
(8)completely finished是「全部完蛋」,译成「展现出来」,不知引自何典?
(9)Chinese hand will be over Hong Kong是说中国可以在香港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不是「收回」。
(10)suppressed 是说被压抑下去,不是防范。Panic是恐慌,不是危机。译文中又冒出甚么「财政危机」,不知从那里来!
(11)看完整句,都不见有「想要赢得」的意思,恐怕是译者自己想象出来的。
(12)这里指李鹏飞已经可以直通中南海,不是还在「希望」。
(13)well aware of 所指的是上一句,即彭定康知道李鹏飞代表香港选民和中南海说话。说他知道首相「不容易被说服」,分明是无中生有。
(14)从recommended 到hysteric两句漏译了。
(15)Hong Kong Bank 是汇丰银行,不是「香港银行」,请勿随便看字面照译!
(16)no less critical of British policy 是说浦伟士对英国政策的批判性,不比李鹏飞低。译成「对英国的政策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又是译者的创作!
(17)As one of the advisers appointed by Patten to his Executive Council 是说浦伟士被彭定康委任进他的行政局,作为他的顾问。不是「拥有行政命令权」。
(18)He refrained from saying so是说浦伟士虽然反对彭定康的政策,但没有公开说出来。这跟(17)是有因果关系的,因为浦氏是行政局成员,而香港的行政局有一条所谓「集体负责制」, 即是说,即使某成员在会内持反对意见,但一旦某议题获局内大多数成员通过,成为政策,所有成员就必需放下自己的想法,对外替该政策辩护。译者显然不知道这 点背景,于是把这段文字译成「尽管,彭定康拥有行政命令权,而浦伟士却能左右意见。」可见他虽看不懂文义,但仍发挥惊人想象力,想办法自圆其说,令读者看 起来觉得好像通顺合理,实际上却已离题万丈。
(19)原文是浦伟士对李鹏飞说话,李鹏飞答。译文却反过来变成李鹏飞跟浦伟士说,而跟着又是「李鹏飞反而答道」,于是变成李鹏飞自问自答。
(20)provide him a ladder to climb down是「给他一个下台阶」,不是甚么「拉他一把」。
(21)彭定康不需要的是下台阶,译成「帮忙」甚不准确。

以上只是全书的其中一小段,已经错漏百出,全书五百多页总共有多少错误,大家可以想象。而其错误之多,错法之离谱,可见不只是译者英语水平的问题,更甚者是做事不认真、心不在焉、马虎敷衍,简直是侮辱读者。而校订者没有指出这些如此明显的错误,也是未做好份内事, 把译文跟原文对照审阅,而只是看看译文是否通顺就了事,同样责无旁贷。

例三:原著第75页形容彭定康对付香港媒体的招数,寥寥数语,便点出他当年如何进行那场激烈的传媒攻防战的基本 战略,既精彩又具启发性:"His goals,…… was to charm the media into unwitting complicity with his efforts to woo public opinion, and thereby to protect his flank from potential critics within the foreign-policy establishment in Britain and the business community in Hong Kong."而译文则变成:「彭定康的这个目标…….. 提出后,竟吸引媒体不自觉地和他共同努力去获取民意,并因此保护他免于因英国和香港外交政策的制定而衍生出的潜在批评。」(102页)不但错误累累,而这 「竟」字,更把彭氏有目的、有预谋的策略,变成意外收获,可见译者根本没有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关于第三个问题,最明显的例子是原文的Jimmy Lai,第vii页译成杰米‧赖,而369至372页译成黎智英,算是对了,第543页却又变成雷杰米,令读者以为是三个不同的人。又如 Westminster,其它地方译成西敏寺,算是对了,为何562页又冒出个「西方大臣」?令人费解。又例如Democratic Alliance for the Betterment of Hong Kong 或DAB,第227页译成「香港民建联盟」,是对了一半(正确是「民主建港联盟」或简称「民建联」),第377页却又译成「改善香港民主联盟」,第383 页又变成「民主联盟」,前后不一,产生混淆。其实,只要编辑方面稍为统筹一下、统一译法,不但可以避免混淆,而全书都可以用到正确的译法,可惜却没有这样 做,徒添不必要的错误。

然而,应该公平一点的说,译本的后半部渐有改善,虽然错处仍多,但已比前部分显 着减少,尤其是大概自四百页开始,很多人名、组织名称也有查出正确名称。笔者估计,这或许是因为该书由三位译者分工的关系。若真的如此,那么负责首部部分 的那位译者,因为他自己的马虎态度,令其它两位译者也蒙羞。
最后,请恕笔者对译者诸君多说一句重话:翻译工作,不应只是学者闲时赚点外快的途径,只消懂一点外语,把原著文 字转换成自己的母语便可以交货。它是一项文化交流工程,必需严肃对待,其中牵涉到译者对原著题目的背景认识和兴趣,需要高度的投入和专注,才能把这工作做 好,遇到不熟识的地方,应该问问这方面有专门知识的人,而不应闭门造车、自注新词,否则,结果必然是原文既不能达意,译文又无意义,最后弄到「两面不是 人」,贻笑大方。

台湾和香港,地理和文化上相差不远,要找到相关的数据应该不难,随便问一位稍有留意时事的香港人,也不会弄到如斯田地。若果连这样的考察功夫也做不到,又如何能吸收世界文化、面向国际?

笔者十分欣赏时报出版公司推介香港问题著作的诚意和努力,但在搜罗佳作、花钱购买版权、发行推销之余,是否也应 做好翻译上的品质检查?否则,如果是为了赶着在九七年香港热之际推出市面而「急就章」,却牺牲了品质,以时报出版公司的规模和盛名,从此蒙上污点,是否得 不偿失?希望上列的错处能及早得到更正,而以后能够看到多些如《东方与西方》这类水平的译作。民主联盟」,第383页又变成「民主联盟」,前后不一,产生 混淆。其实,只要编辑方面稍为统筹一下、统一译法,不但可以避免混淆,而全书都可以用到正确的译法,可惜却没有这样做,徒添不必要的错误。

然而,应该公平一点的说,译本的后半部渐有改善,虽然错处仍多,但已比前部分显著减少,尤其是大概自四百页开 始,很多人名、组织名称也有查出正确名称。笔者估计,这或许是因为该书由三位译者分工的关系。若真的如此,那么负责首部部分的那位译者,因为他自己的马虎 态度,令其它两位译者也蒙羞。
最后,请恕笔者对译者诸君多说一句重话:翻译工作,不应只是学者闲时赚点外快的途径,只消懂一点外语,把原著文 字转换成自己的母语便可以交货。它是一项文化交流工程,必需严肃对待,其中牵涉到译者对原著题目的背景认识和兴趣,需要高度的投入和专注,才能把这工作做 好,遇到不熟识的地方,应该问问这方面有专门知识的人,而不应闭门造车、自注新词,否则,结果必然是原文既不能达意,译文又无意义,最后弄到「两面不是 人」,贻笑大方。

台湾和香港,地理和文化上相差不远,要找到相关的数据应该不难,随便问一位稍有留意时事的香港人,也不会弄到如斯田地。若果连这样的考察功夫也做不到,又如何能吸收世界文化、面向国际?

笔者十分欣赏时报出版公司推介香港问题著作的诚意和努力,但在搜罗佳作、花钱购买版权、发行推销之余,是否也应 做好翻译上的品质检查?否则,如果是为了赶着在九七年香港热之际推出市面而「急就章」,却牺牲了品质,以时报出版公司的规模和盛名,从此蒙上污点,是否得 不偿失?希望上列的错处能及早得到更正,而以后能够看到多些如《东方与西方》这类水平的译作。

(BW註:我以為這本天馬行空的創譯之作,歸根倒底是譯者沒有SAY NO。不熟悉的主題,就不要接。接了,受人錢財,起碼要做些基本功吧。要掌握不熟悉的主題,只有查資料,對資料。網上查對是最方便的,可惜有些地方封鎖網路,自閉資訊超級公路。誰受害?
現在兩個絕症走在一起,不單污辱了原文,也害死讀者。不要看輕劣譯的遺害;翻譯也是千秋萬世的功業。)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7:44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40 pm

找錯是為了不再錯

看正體原文

《一个艺妓的回忆》](Memoirs of a Geisha/a novel) BY Arthur Golden

譯者 林妤容(中興大學外文系畢業,目前專職翻譯。曾譯有《淋漓盡致》及《兩性視窗》等書)
主编 张复先
编辑 萧安凯
导读博士群 马耀辉博士 东京大学总合文化研究所博士 现任淡江大学日本语文学系专任助理教授
彭双俊博士 德国波鸿鲁尔大学语言文学博士 现任台北医学大学医学人文中心专任助理教授
藤井志津枝博士 国立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博士 现任政治大学日本语文学系教授
出版资料 台北市:希代,2001。
原出版资料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1997

译评人 SC TING

这本书是不好译的,但是译文也太离谱了。原作者以英文描写日本 传统文化,有时候阅读英文原文的人,会怀疑他对日本文化的引述到底正确到什么程度,要将日本文化的二手描写再经第三手翻成中文,确非易事,但显然译者,编 辑,甚至导读的博士们〈从博士们导读的文章看来,他们似乎没读过本书〉,没人看出译文的各种可怕疏失。这本原文书当初因为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后来传出要改 编成电影,由张曼玉主演,因此本地出版社推出译书大肆宣传,号称是描写日本文化的巨著;但是译书实在错误百出,令人难以下咽。若是要从此译书了解日本文 化,恐怕所有日本人都会起而抗议〈详见下文日本文化翻译疏失一段〉。当初一开始写信给出版社,只是提到本书译文有失误,没想到编辑回的信是「我们非常重视 品质,若有失误请您指教」。于是下文就是回函指教的草稿。然而指教过后,就没有再听到回音了。出版社当然没有把书收回去勘误重出,若是电影真的拍成了,应 该还会再拿出来炒作一次才对。花钱购买的本地读者真可怜。
以下短评分两方面,第一是针对英文误译的部分,随便举几个例子。第二则是针对译文中日本文化的错误。

例一:译文第35页
我用力地刷洗我的脚踝,并且泡在澡盆里一段时间。澡盆是从一个旧的蒸气火车头的锅炉上拆下来的,不知是什么人把它丢在我们的村子里。它上头已经修补过了,里面则用木头刻着线。我坐在里面很久,直到看到了海。
现在请看原文
I scrubbed my dirty ankles and soak for a while in our bath, which has been the boiler compartment from an old steam engine someone had abandoned in our village; the top had been sawed off and the inside lined with wood. I sat a long while looking out to sea
错误非常明显
说明:澡盆是一个遭人丢弃在村里的旧蒸气火车头的锅炉,锅炉的上端被锯掉,里面则贴上木片〈所以才能当澡盆用啊〉 主角泡在澡盆里好长一段时间,望着外面的海。不会有哪种澡盆是坐在里面够久就可以看到海吧?

例二:译文第五十四页
但她向别区先生做势想把我再次推到街上去,就像别区先生先前对我做过的
原文:But she gestured for Mr. Bekku to pull me onto the street again, which he did.
说明:这句实在错得太离谱了。也不过就是这个女人向"别区"先生示意把"我"再度拉到街上〈才不会挡住"初桃"小姐的路〉,而"别区"也就照办了
例三:译文164及165页关于"实穗"打算收"千代"作妹妹和姆妈讨价还价的时候,整段都是错的
姆妈:关于千代未来的学费,我最多只能支付你所预期的一半
原文:The best I can offer from Chiyo's future earnings might be only half of what you'd ordinarily expect
说明:培养一个艺妓是很花钱的。藝妓屋〈置き屋〉買下小女孩之後,出錢讓她學各種技藝,等到年紀稍長,出道有望,就要替她找一個前輩藝妓當乾姐姐,一方面 帶著她熟悉此行,一方面和藝妓屋分擔培養舞妓〈未正式出道的藝妓〉所需的費用,當然等女孩開始賺錢後,所有的收入都用來還藝妓屋和乾姐姐的投資,直到所有 債務都還清〈或有客人出大筆錢為她贖身為止〉。这段中姆妈说千代未来当艺妓的收入只能分给实穗一半,而这比实穗通常要收的钱来得少,不是未来的学费。学费 是要实穗出的。要不然大家以为她们在讨价还价些什么?

译文:实穗:假如我打算收一个妹妹,我不可能找一个赔钱货
原文:If I am going to take a younger sister, I couldn't possibly afford to do it at a reduced price
说明:实穗说如果她要收妹妹,没办法压低所收的钱,这样她划不来〈她无法承担损失〉。译文中的所谓赔钱货显然是指千代,但这可是译者自己阐释出来的,reduced price能演化成赔钱货,也算是进化史上的奇迹了。但是原文中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译文:姆妈:我真的只能负担一半的费用。但假如千代如妳预期般的的确可以在二十岁就开始偿还债务,我会把妳支付的一半费用还给妳,外加百分之三十的花红,往后妳还可以再赚更多的钱。
原文:It's true I can afford only half of what you might usually expect. But if Chiyo does indeed manage to repay her debts by the age of twenty, as you anticipate, I would turn over to you the remainder of what you ought to have made, plus an additional thirty percent. You would make more money in the long run.
说明:这段中姆妈说她只能付实穗应得费用的一半,但要是千代如实穗所预期在二十岁就可以还清债务的话〈是还清债务,不是开始还债!二十岁才开始还恐怕做到 老奶奶的年纪也还不清〉,那姆妈就会把所有实穗本来该收而没有收的钱都付给她,外加30%的花红,因此虽然实穗现在减价收妹妹,长久来看她能赚更多的钱。

译文:姆妈:百分之三十的确太少了,但假如妳成功的话,我付妳一半
实穗:我可能人财两失啊
原文:Mother: Thirty percent is a bit low. I'll offer you double, if you succeed.
Mameha: But nothing if I fail.
说明:阅读译文的编辑和读者诸公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既然30%已经太少,姆妈还要再砍一半?!实穗有什么人财两失的?看了原文就会发现原来姆妈说30%的 红利的确太少,要是实穗成功地训练出千代,姆妈就会将红利加倍付给实穗。而实穗说要是失败了她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之后关于千代成功出师后,姆妈和实穗算帐 的那一节也全部都是错的,但也就恕我不再详细说明了。

例四:译文第一百九十四页
当我睡着后头下垂的时候,头发就会沉入米粉内,不仅可以黏住腊也不会毁坏我的发型。
原文:Whenever my head drooped back while I slept, my hair sank into the rice flour, which stuck to the wax and ruined my hairstyle.
说明:当阅读本书时,只要看到奇怪的句子,就一定是错的。为了防止精心梳好的艺妓发型睡坏,在头下方放一碟米粉,要是头往后仰沉重的发型就会沾上米粉,白粉会黏在发腊上,发型就毁了。看译文使人怀疑为何头发上沾了白粉还可以黏住腊和保护发型呢?

例五:译文第两百八十九页
见习生这时候的水扬就好像桌上的一盘菜一样,没有人会希望吃掉它,尤其是当他知道有其它男人也有想分一杯羹的意思的时候。
原文:Keep in mind that an apprentice on the point of having her mizuage is like a meal served on the table. No man will wish to eat it, it he hears a suggestion that some other man has taken a bite.
说明:见习艺妓在要开苞的时候让恩客前来竞标,价高者得,中国古代的妓院也是同样手法。因此这时见习艺妓的贞操就像是一盘放在桌上的菜〈让出价最高的男人 吃〉,要是有意竞标的恩客听到风声说这盘菜已经有人尝过了,就没有人肯伸筷子了。译文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应该不必再解释了。

例六:译文第三百九十七页
当置屋再度复活了起来,我也开始考虑到祇园去。过去我一直倚靠着住在祇园附近一家药房楼上的实穗
原文:When the okiya is livable again, I set out to pay my respects around Gion. I began by calling on Mameha, who was now in a one-room apartment above a pharmacy near the Gion Shrine;
说明:这段是描写战后小百合和姆妈回到祇园旧居的情形。没人住的艺妓屋当然可说是死了,但livable并不是复活起来的意思。回到祇园后小百合决定出门拜访旧识,做做关系,但不知为何译文中要说她考虑到祇园去,她们不是已经回旧居了吗?显然译者不知道pay respect是什么意思,所以随便乱写。接下来更夸张,小百合第一个造访的对象是现在住在药房楼上的实穗,但译文竟然是过去她一直倚靠实穗!显然call on这个初中词组太难理解了。
看到这里大家一定有点累了,容我举最后一个译文错误的精采例子,然后我们就可以进入日本文化背景引用失误的段落。

例七:译文第三百九十九页
「美国大兵在祇园的这些日子里,」她〈实穗〉继续说着,「英文会比舞技更加进步。」
原文:'With all the American soldiers in Gion these days," she went on, "English will get you further than dance."
说明:这一句真令人觉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光看中文就觉得奇哉怪也,美国大兵需要到祇园来进修英文和舞技??对照原文会使人暴笑而亡。原来只不过是实穗指 教小百合,现在有这么多美国大兵在祇园,会英文比会跳舞重要多了。而在译者的生花妙笔下,竟然成了没文化的美国大兵要到祇园来学英文加跳舞,真是令人佩服 得五体投地。

以下举几个本书翻译在日本文化上失误的地方。首先每个人的名字都很奇怪。当然只靠英文拼音要译出汉字的名字是很困难的,因为日文名字的汉字念法众多,连日 本人自己也需要注音才会念。但是有些名字实在太奇怪了。像是伸俊和、印合达、润田吕等一定有更好的译法〈比方说润田吕依拼音可为纯太郎〉。人名还算小事, 以下我要举的例子是在下认为重大的文化错误。

例一:译文第一百四十九页,实穗家中的摆饰
不远处的璧龛挂着一卷美丽的书法字画,这是名书法家马斯宿代康一送给实穗的礼物。在它下方的壁龛木制底座有一个深黑色碎釉的不规则浅盘〈中略〉,事实上它是二次大战后变成活国宝的赛都罗流派陶瓷艺术大师送给实穗的。
原文:Not far away in an alcove hung a scroll written in a beautiful hand, which turned out to be a gift to Mameha from the famous calligrapher Matsudaira Koichi. (....) but actually it had been presented to Mameha by none other than Yoshida Sakuhei, the great master of the setoguro style of ceramics who became a Living National Treasure in the years after World War II.
说明:译文译得好像是两个什么外国人送实穗东西似地。其实也不过就是壁龛上挂着一幅字迹秀丽的书法〈written in a beautiful hand不是美丽的书法字画〉,是著名的书法家松平康一送给实穗的。而下方那个盘子是二次大战之后成为人间国宝〈这是日本的说法,而且汉字也是这么写〉的 濑户黑〈陶瓷濑户烧的一种〉大师吉田作平送给实穗的。看见"马斯宿代康一"和"赛都罗"流派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想把这本书扔了吗‧‧‧

例二:译文第一百九十六页
假如你听过四十七罗尼的故事─他为主人的死复仇,事后被背负区杀害了─他们的领导人当时就躲在这间茶室里进行复仇的策划。
原文:If you've ever heard the story of the Forty-seven Ronin-who avenged their master's death and afterward killed themselves by seppuku-well, it was their leader who hid himself in the Ichiriki Teahouse while plotting revenge.
说明:就敝人的浅见,这是全书中最荒谬的文化外加译文错误。显然译者和编辑没有人听过"四十七罗尼"的故事,相信购买本书的读者诸君和导读的博士们也不会 有人听过这个故事。请查一下英文字典或是日文字典,ronin 是浪人的意思。而且是四十七个浪人,而不是"四十七罗尼"这一个人!也不是如译文所说这个叫罗尼的人事后被"背负区"杀害了。要是如此"背负区"一定是杀 害日本武士的最大杀手,因为seppuku 是切腹自尽!就算不知道这个故事好了〈顺便一提,这是忠臣藏的故事〉,看见中文译法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如果四十七罗尼是一个人,那"他们的领导人"中的" 他们"是什么人?"背负区"这三个字更加不通,这是人还是物?就算不知道这个故事,按照原文也应该是有四十七个浪人为主复仇,事后切腹自尽,而他们的头头 〈忠臣藏〉生前就是躲在这里策划复雠的〈所以这个地方才出名啊〉。幸好我在看见前面"马斯宿代康一"和"赛都罗"流派的时候,没有把这本书扔了,否则就无 法得见此一旷世奇文了‧‧‧

例三:译文第三百六十四页
译文;她〈实穗〉预定要为现时之尾《The tale of Genji》的紫女士作画。
原文:Mameha was scheduled to portray Lady Murasaki Shikibu, author of The tale of Genji.
说明:其实这用不着说明。Tale 不是尾巴而是故事。Genji 不是现时而是源氏。实穗什么时候会画画了?而且紫女士早在千年前就死了,实穗要如何为她做画?实穗是要扮演紫式部这个角色〈顺便一提,紫式部是平安时代最 出名的女作家,式部shikibu是女官的官名,翻译不用再加夫人两字。源氏物语是紫式部的旷世巨作,中文译本先有丰子恺,后有林文月教授的绝佳译本〉。 最夸张的是书中附了英文原名,想不注意到这个荒谬的错误也难。
其它文化错误如"友禅"〈著名和服织物的一种,分京友禅和加贺有禅,在本书中应为京友禅〉译为"俞渐"、"神社"译成"神道圣殿"〈靖国神社的神社〉、相扑选手的位阶"横纲"一律都译作"横"、相扑技"叩倒"Hatakikomi 译为"相扑扑倒"、祇园甲部"歌舞练场"译成"歌舞练所"、祇园老店"一力亭"直译为"一力茶屋"、没有汉字的见习艺妓发型wareshinobu乱译成"忍耐"发型等,实在不胜枚举。
以上只是几个例子,本译书几乎每一个句子都不能深究,否则就会发现是错的。就算不深究,译文词句语意不通处极 多,因此也无法以中文程度掩饰英文不通的弊病。这种号称文学、文化的翻译书籍,敢这样译出版社也敢出,还是当年最畅销百大书籍的第七名,用这种品质的译书 大赚其钱,还敢宣称重视品质,这一行的道德何在?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49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BJ的单身日记》(Bridget Jones's Diary)
著者 海伦.费尔汀(Helen Fielding)
译者 庄静君
出版资料 台北:皇冠出版社Choice系列,1999。
原出版资料 PAN Books,1999
译评人 何若君
其它 英文主编:余国芳 英文编辑:庄静君
校对: 黄雅欣,庄静君,萧妃君

BJ的单身日记翻译错得离谱译评

敬启者,
贵社近年来致力于将国外大师级著作,及造成风靡的文坛新秀作品介绍给台湾的读者,使读者能在最短时间内得知"世界正在读什么",着实为大家省了不少搜寻好书的时间与力气。而贵社成功的策略,也使得读者及出版商搭上这一波哈利波特旋风,实为双赢的局面。

然而,最近读了贵社出版"BJ的单身日记"译着,读着读着,不禁冷汗直冒~~~270页的中文版,在我第一次翻 阅,并在书页注记,共发现210个明显的错误,而且大部分是意思根本弄错,尚不包括单纯文法结构错误,文笔不流畅或辞不达意…。如果这是贵社翻译和审稿的 品质,看着书架上十多本贵社classic/choice系列,身为信任这两系列品味及品质的读者,心中涌现被欺骗的不满,相信您应该不难理解,更别提原 作者若得知作品被如此误读与…容我说"蹧蹋",想必说会对贵社商誉造成负面影响,应该一点也不夸张吧。

我想,我不会是第一个反应这个问题的人,更绝对不是第一个发现的,我不知道出版业界对这种问题的处理方式,但重 新审译一个版本,并供读者以旧版换新版,或以极低价换购(换书的部分,不该有任何营收的计划,而应被视为对买旧版读者的补偿),我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有没有 可能,但,是我目前想到最有诚意的做法。可能的话,在征得原译者同意的前提下,请她来做这个重新审译的工作,毕竟,她的名字是要留在封面上接受考验及享有 荣誉的(I'm not being mean, I think she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我相信原译者一定有能力修正这些错误,只是,可能在时间的压力,不得不以全篇翻译的翻译工具(译着诸多证据直指译者用的是在线翻译工 具)辅助其工作进行,而又没做全书的审译。当然,这绝对不是译者一个人的责任,除非贵社要把翻译,审稿(这本书令人怀疑贵社有没有这个流程),出版品质控 管,顾客反应…全归为可怜的译者的责任,否则,贵社理应一起承担这些为数不少的疏失,毕竟,花钱买一本220元的书,读者即使很难完全感受原著的风味,应 该至少有权得到大抵无误(我完全了解语言转换的难处)的译着,不知您是否同意?

书架上的十几本classic/choice系列的书应可聊表笔者对贵社品味及品质的信任,以及对此事反应如此强烈的原因。为证明笔者并非无的放矢,或蓄意夸大,仅在此提出一些例子及浅见:

1.
原著:To my mum, Nellie, for not being like Bridget's
译着:仅献给我的妈妈、奈丽 以及所有不像布莉琪的人
笔者浅见:(一翻开书页,还没看到内容,就发现献词译错了)
献给我的妈妈奈丽,好在她不像布莉琪的妈

2.
原著:I will not…waste money on …books by unreadable literary authors to put impressively on shelves…
译着:严禁的事…浪费钱…买那些会大剌剌占着书柜的空间、却看不懂得文学作品
笔者浅见:(这里说的是布莉琪的新年计划)
严禁的事…浪费钱…买那些自己看不懂,只是拿来放在书架上作装饰,好使别人印象深刻的文学作品

3. 译着p.9
原著:"Julie Enderby's got one. She says she never uses anything else."
译着:"茱莉.安德比有一个。她说现在用不着了。"
笔者浅见:(这里是布莉琪的妈想说服她接受一个有轮子的行李箱当圣诞礼物)
"茱莉.安德比就有一个,她说她从来不用别的。"

4. 译着p.9
原著:"I'll tell you what. Why don't Jamie, Daddy and I all club together and get you a proper new big suitcase and a set of wheels?"
译着:"我得跟妳说清楚,为什么杰米、老爸和我不一起帮你买一个附有轮子,全新的箱子?"
笔者浅见:(布莉琪的妈继续努力说服…)
"就这么说定吧,不如杰米、老爸和我合送妳一个附有轮子,体面的全新行李箱。"

5. 译着p.10
原著:"…in actual fact, you can get them with a compartment with bottles for your bubble bath and things."
译着:"…实际上,妳可以把它放在浴室里,将洗泡泡澡的瓶瓶罐罐摆在里头"
笔者浅见:(不知为何会有人建议把行李箱放在浴室里?)
"…事实上,我们可以买个有隔间且附赠便携式瓶罐的行李箱,好用来放妳的沐浴乳什么的。"

6. 译着p.11
原著:…wipe her lipstick off my cheek…
译着:…把口红往我脸颊上擦…
笔者浅见:(这里应是尤娜亲了布莉琪之后,帮她擦去脸上的口红印)
…把她的口红印从我脸上擦掉…

7. 译着p.13
原著:Being set up with a man against your will is one level of humiliation, but being literally dragged into it by Una Alconbury while caring for an acidic hangover, watched by an entire roomful of friends of your parents, is another plane altogether.
译着:如果你硬是被迫去认识一个你没有意愿要认识的人,真的是某种程度上的羞辱;但如果硬是被尤娜.厄康伯利当成一个无药可救的宿醉者来照料,然后满屋子父母亲的朋友还会故作关心地注视你的一举一动时,又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耻辱。
笔者浅见:(布莉琪在前一个晚上狂欢后宿醉,现在被尤娜拉着介绍给达西)
在自己并没有意愿的情况下,被安排去认识一个男人,已经够糗的了,各何况当自己正带着宿醉,在满屋子叔叔伯伯阿姨们关爱的眼神下,硬是被尤娜.厄康伯利阿姨拉去介绍,更是丢脸到家了。

8. 译着p.13
原著:It struck me as pretty ridiculous to be called Mr. Darcy and to stand on your own looking snooty at a party. It's like being called Heatchcliff and insisting on spending the entire evening in the garden, shouting 'Cathy' and banging your head against a tree.
译着:在派对中一付自以为是的模样,让人家称呼你为达西先生,使我觉得相当的荒谬可笑。这就好像是个被称作汉斯的人,坚持把整个下午浪费在花园里,大喊着'卡西',然后头不停地猛撞树的蠢蛋。
笔者浅见:(知道傲慢与偏见男主角是达西先生,及咆啸山庄男主角是希克里夫的人,应该都觉得这段译着稍嫌粗糙吧)
我突然想到被称为达西先生的人一脸傲慢,独自站在派对中,是件荒谬好笑的事(译注:达西先生是英国文学名著傲慢与偏见中的男主角);就像名叫希克里夫的人,坚持整个下午待在花园里,一边用头撞着树,一边喊着"卡西" (译注:希克里夫和卡西是咆啸山庄灵魂人物)

9. 译注p.17
原著:Now suddenly we are all supposed to snap into self-discipline like teenage greyhounds.
译注:突然我们都假想自己像是年轻力壮的猎犬咬碎所有的自律行为。
笔者浅见:(这里,布莉琪在抱怨放长假过后要立刻恢复正常上班作息的感受)
突然间,我们都得过着像年轻竞跑猎犬般自律的生活。

10. 译注p.19
原著:Stereotypical notions of shelves, spinning wheels, and sexual scrapheaps conspires to make you feels stupid, no matter how much time you spend thinking about Joanna Lumley and Susan Sarandon.
译着:不管你多么想让自己成为乔安娜.蓝利和苏珊.莎兰登的化身,但刻板保守、画地自限的观念以及供不可破的处女情节,全都连手起来让你活在愚蠢的生活中。
笔者浅见:("处女情节??"布莉琪已经离开处女时期多少年了,不太可能受限于处女情节吧?笔者在试译段落中加译了一段,意图为读者解释,虽不确定是否正确,但确定皇冠原译着一定不对。)
不管我们花多少时间想着乔安娜.蓝利和苏珊.莎兰登这两个事业爱情都得意的女演员,分别在41岁和34岁才找到她们的目前另一半,苏珊的同居男友还比她小 12岁,用以鼓励及安慰自己;但从小接受的观念像岁月不饶人,青春一去不返,嫁不出去的老女人…种种想法全连手起来使自己觉得愚蠢。

11. 译着p.20
原著:At this point Alex Walker, who works in Sharon's company, strolled in with a stunning blonde who was about eight times as attractive as him.
译着:就在这时候,沙伦的同事艾利克斯.沃克顶着他那一头自夸了八次,说有多么吸引人的亮丽金发慢慢的走了进来。
笔者浅见:(在这里把eight times翻成八次…恐怕只有翻译机器办得到吧)
就在这时候,沙伦的同事艾利克斯.沃克带着一位貌美出众,外表比他好看八倍的金发美女晃了进来。

12. 译着p.21
原著:Was trying to work on CV without Perpetua noticing (in preparation for improving career)…I instantly thought he had been able to tap into the computer and see that I was not getting on with my work.
译着:为了不让柏佩嘉注意到,我一副在收传票的样子,(假装是在努力改善工作态度)…,很快的我猜他一定早就把字轻轻的打入计算机里,当然他也一定发现我根本没有在专心上班。
笔者浅见:("一副在收传票的样子"不知这句是从那儿译来的)
正当试着趁柏佩嘉没注意,写自己的履历表(为准备寻找更有前途的工作)…,我马上想到,他一定是有办法进到我的计算机,监看我上班工作的情况,也一定已发现我根本没在工作。

13. 译着p.23
原著:"…how many sick leave skirt has taken in previous twelvemonth."
译着:"…在过去的十二个月里,疾病到底远离了裙子多少天?"
笔者浅见:(take sick leave,请病假译成疾病远离,应是功能很差的翻译软件翻的吧?接下来几段写的是,布莉琪的上司丹尼尔抱怨她没依工作契约上规定,穿着整齐'丹尼尔意指要穿裙装'来上班。布莉琪辩称裙子生病了,所以没来上班…)
"…在过去的一年里,裙子到底请了多少天病假?"

14. 译着 p.25
原著:Please supply home contact no asap as cannot, for obvious reasons, rely on given spelling of 'Jones' to search in file.
译着:得加快速度,基于易于寻找的理由,并请让我可以在拼着"琼斯"的档案中找到。
读者浅见:(请问中文版的读者真的看得懂这一句的原译吗?这是丹尼尔给布莉琪的讯息,说裙子病了,他想送花慰问,请布莉琪尽快提供家中联络电话)
请尽快提供家里的联络电话,因为,显然无法只凭"琼斯"这个姓在庞大的数据文件中搜寻到我要的号码。

15. 译着p.27
原著:…rang Tom, who calmly said leave it to him:if he made several calls to the machine he could find the code which would let him play back and erase the message.
译着:汤姆很冷静的跟我说交给他就行了。如果他在录音机留了一堆留言,丹尼尔就会以为讯号状况不佳,就会把所有的留言都删掉。
笔者浅见:(不知译者在那儿看到"讯号不佳",那原著中的"code"又译到那儿去了呢?)
汤姆冷静的说事情包在他身上。如果他多打几次电话进电话录音机,他就有办法找到录音机的密码,进到录音机把我那则留言洗掉。

16. 译着p.29
原著:Is it any wonder girls have no confidence?
译着:是不是有任何外貌出众的女孩,因此而丧失了自信?
笔者浅见:(看到" wonder girls"直接译成" 外貌出众的女孩",如果不是机器犯的错,功夫也太了得了!在这一段,布莉琪描述了约会事前繁琐痛苦的准备工作,诸如除毛,拔眉毛,用浮石磨脚,去角质,润 肤,挤青春痘,染发,运动…但想到如果这些都不做,顺其自然发展,那会变成什么德性??于是感叹到…"
大家还觉得女孩们缺乏自信是件奇怪的事吗?

17. 译着p.30
原著:Am going to get weighed.
译着:打算干脆让体重回升算了。
笔者浅见:要去量体重了。

18. 译着p.30
原著:"I don't think this skirt's looking at all well," he murmured. "I think it should lie down on the floor."
译着:"我不觉得裙子该保持这样的姿势,"他小小声的说"我觉得'她'应该乖乖的躺在地上。"
笔者浅见:(因为前面一直说裙子病了,所以我觉得应忠于裙子不舒服的原味)
"我觉得裙子看起来不太舒服,"他低声的说"我想她'应该躺在地上休息一下。"

19. 译着p.35
原著:"You know how people get these silly ideas. You can always talk them out of it.
译着:你知道人们是打那儿来的这些愚蠢的想法。总是把每件事都归咎在这种事情上。
笔者浅见:(布莉琪的妈发表对同性恋者的看法)
人们有时会有些愚蠢的想法,妳总能说服他们改变主意的

20. 译着p.35
原著:at which point someone called Alex piped up, "Well, you know, once you get past a certain age…"
译着:"嗯,妳知道的,只要过了一定的年纪…"不过不知讲到哪,恰巧有人尖声叫着艾利克斯
笔者浅见:(没有人" 尖声叫着艾利克斯",而是艾利克斯尖着嗓子说话)
这时,有个叫艾利克斯的家伙尖着嗓子说"唉,妳知道的,一但妳过了某个年纪…"

21. 译着p.38
原著:"Getting a bit of a shag, old girl?" said Jeremy.
译着:"少抽点烟,老女孩?"
笔者浅见:(shag在书中出现无数次,大多是指"an act of having sex",字典查得到的…)
"妹子,最近有性生活啰?"

22. 译着 p.42
原著:V. much enjoying the Winter Wonderland
译着:非常享受这般的冬日仙境
笔者浅见:Winter Wonderlandu应为一电视节目名称

23. 译着 p.42
原著:This is the third time I have called Mum and Dad this week and got no reply. Maybe The Gables has been cut off by the snow?
译着:这是我这个星期第三次打电话给爸妈,还是没有人接。也许电话线路因为下雪而中断了?
笔者浅见:(如果"电话线路因为下雪而中断"怎么还会接通而没人接呢?)
这星期第三次打电话给爸妈,还是没人接。或许爸妈定时收看的电视节目The Gables 因为风雪而收不到(…所以他们这个时间没坐在电视机前面)

24. 译着:p.45
原著:I could take his messages, tell patients wanting night visits to bugger off, cook him little goat cheese souffle,
译着:我可以听候医生男友的差遣,叮咛他该出发去探视需要夜间外诊的病人,煎羊奶酪馅饼给他吃
笔者浅见:(布莉琪东想西想,想着干脆改行从新念医学院去当医生,后来又觉得干脆当医生的女朋友还更好些…可以帮她把要求夜间为诊的病人赶走"bugger off",做羊奶酪馅饼给他吃)
我会帮他接听电话,记下留言,打发要求夜间外诊的病人,作羊奶酪馅饼给他吃

25. 译着p.47
原著:Then I remember bloody Vanessa and her slinky dark bob.
译着:不过我后来想起了该死的范妮莎和她鬼鬼祟祟,阴沉的模样
笔者浅见:(dark bob指的应该是范妮莎的发型吧)
然后我想到讨厌的范妮莎和她那头服贴的黑色短发

26. 译着p.54
原著:immediately it was over Daniel said," Damn. I meant to take the car into the Citroen garage,"
译着:约会竟然在丹尼尔说"该死!我得把车送到Citroen修车厂保养"时,很快的就结束了。
笔者浅见:(笔者不确定此句是否话中有话,但确定原译者翻错了)
在我们做爱结束之后,丹尼尔立刻说出"该死!我本来要把车送到Citroen修车厂保养"

27. 译着p.54
原著:That man was really overbearing with me.
译着:那个男人真的帮我克服了一切。
笔者浅见:那个人对我的态度真的很傲慢。

28. 译着p.54
原著:Anyway, must fly. I'm meeting him in Debenhams coffee shop at one fifteen.
译着: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展翅飞翔,我和他一点十五分约在Debenhams咖啡厅。
笔者浅见:("Anyway, must fly,"译成"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展翅飞翔"我真的无法相信这不是机器译的)
得赶去赴约了。我和他约一点十五分在Debenhams咖啡厅碰面。

29. 译着p.64
原著:"When someone loves you it's like having a blanket all round your heart," he said," and then when it's taken away…"
译着:"有人爱着你的时候,就好像在你的心中铺满了地毯"他说,"一旦地毯被抽走了…
笔者浅见:(blanket好像是国中学的单字,不了为何要译成地毯?" 就好像在你的心中铺满了地毯",好怪的意像~~)
"当有人爱着你时,你的心就像被一条温暖的毯子包围保护着"他说,"而一旦毯子被抽走…

30. 译着p.66
原著:I can fasten the button, though not, alas, the zipper on my '89 jeans.
译着:扣子还是可以扣紧,即便不这样,哎呀,那件89年买的牛仔裤拉炼也还是拉得上来
笔者浅见:(布莉琪哀悼89年曾拥有的窈窕身材~)
身上的扣子是还扣的上啦,唉,但我那条89年买的牛仔裤拉炼就拉不上来啰

31. 译着p.69
原著:…soon they will be kept by women as pets for sex therefore presumably these will not count as shared households as the men will be kept outside in kennels.
译着:所以他们对待女人的方式还跟宠物对性的观念是一样,因此想必这种男人不应算是家庭里的一份子,他们应该待在外面的狗窝就行了。
笔者浅见:(这一段是激进女性主义者的言论,讲的是沙猪男人未来的悲惨命运…)
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变成女人为解决性需求而饲养的宠物,既然只须把他们养在外面的笼子或小屋里,男人也就算不上是家庭成员的一份子
译着p.69
原著:Wish had not been born but immaculately burst into being in similar, thought not identical manner to Jesus, then would not have to have birthday. Sympathize with Jesus in sense of embarrassment he must, and perhaps should, feel two-millennium-old social imposition of own birthday on large areas of global.
译着:希望不曾出生这个世上,除非能像耶稣一样以纯洁无暇的面貌来到人间,虽然不能完全和祂一样,但至少行为像祂一样圣洁,这样就不必庆生了。同情耶稣所必须承受的苦难,或许应该体认到自己的出生是为了背负着地球这大环境两千年来的社会责任。
笔者浅见:(真有人看得懂原译着在讲什么吗??这段是布莉琪在抱怨不知该怎么过生日的烦恼…)
真希望不是经由生产来到世界,而是以非经由受孕而生的方式,像耶稣那样,但也不完全一样,最好是从石头迸出来或什么的,这样,就不必烦恼该怎么过生日了。不禁同情起耶稣,想想自己才过几十年生日就烦透了,祂竟得承受超过两千年来被世界各地世人强加于身的庆生仪式。

32. 译着p.74
原著:birthday card from Jemie with picture of little lamb on front which says "Happy Birthday, Guess which one is you?" Then inside," You are the one over the hill."
译着:…"妳就是站在山顶上的那一个"
笔者浅见:…"妳是越过山头被遮住的那一只"

33. 译着p.82
原著:It is, she said, rather like when you can't get a key to open a lock and if you wiggle it furiously it gets worse, but take it out, stick a bit of lip gloss on it, then just sort of sense your way and Eureka!
译着:她说,这就好像妳找不到钥匙开锁的时候,如果妳紧皱眉头怒火冲天,事情一定变得更糟,但如果你把问题抛到九霄云外,擦一点护唇膏在嘴唇上,忽而灵光一现,妳发现钥匙了!
笔者浅见:("擦一点护唇膏在嘴唇上"到底跟找到钥匙开锁何干?)
她说,就像妳拿着钥匙,明明已经插入钥匙孔却怎么用力也开不了锁,只是白费力气。这时,如果把钥匙抽出来,涂点唇油在上面,然后有点像凭着感觉将钥匙插入孔中转开,就大功告成啦!

34. 译着p.95
原著:I'm only on about four or five a day and, besides, I'm going to stop soon.
译着:我只要再继续玩个4,5天,就不玩了
笔者浅见:(布莉琪安慰自己就快要戒掉每天买很多张彩券的习惯了)
我现在一天只玩4,5张彩券,再说,我很快就不玩了

35. 译着p.99
原著:'There goes your inner poise, my plumptious. Best place for it, I say.
译着:"只管在那儿做妳的内在安定,我的胖女人。我想,那里是最佳的场所。"
笔者浅见:(之前布莉琪读了一本讲"内在安定"的书,决定对丹尼尔故作冷漠;…这一天,在她为丹尼尔卸下伪装,两人一夜缠绵后她起身上厕所,丹尼尔从床上喊道…)
"把妳的内在安定都丢在那儿,马桶是最适合它的地方。'

36. 译着p.103
原著:in years to come, being incredibly impressive at parent/teacher evening.
译着:过了几年以后,对那些"身兼父亲和教师的夜晚"难以忘怀的丹尼尔
笔者浅见:(布莉琪在幻想丹尼尔当爸爸的样子…)
再几年后,成为家长会上最亮眼,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爸爸

37. 译着p.106
原著:the minute his back was turned I started having neurotic hysterics over a phantom pregnancy
译着:一旦开始正式约会,他转过身来对我承诺的那一刻,我一天到晚幻想自己怀孕的神经过敏就开始歇斯底里的发作了
笔者浅见:("他转过身来对我承诺的那一刻"承诺?丹尼尔??可能吗???)
他转过身的那一刻,我就被怀孕的假警报弄得歇斯底里,神经兮兮

38. 译着p.106
原著:I hate this idea and toy with calling Mum to see if she had started her periods when the war ended.
译着:我讨厌这个想法,还没想清楚就打电话给妈,看她是不是在战争结束的那个时期就开始了她的生命。
笔者浅见:(这儿,布莉琪觉得VE Day对她根本没啥意义,说不定欧洲在庆祝二次大战结束时,她根本连个受精卵都不是,所以想打电话问问她妈…)
我讨厌这个想法,并想打个电话给妈,问问她战争结束时她月经开始来了没。

39.   译着p.112
原著:…now look at the power of the green consumer…
译着:而今他们变得只看重绿色钞票的消费能力
笔者浅见:现在,看看环保消费者的力量

40.   译着p.115
原著:..but you might be Summer like Una and then you'll get your pastels. You can't tell till they get the towel on your head."
译着:但妳可能跟尤娜一样是属于夏天,妳只要涂上淡淡的色彩就好了。到时候别人根本看不出来妳画了妆,还以为是天生的,除非他们拿毛巾往妳脸上擦
笔者浅见:但妳可能跟尤娜一样,属于夏天色系,到时妳就会有适合自己的发色,直到他们把妳头上的毛巾拿下,妳才能确定染上的是什么颜色

41.   译着p.121
原著: "If Bridget had a child she'd lose it."
"Bridget, Why can't you get all done up on Saturdays like your mom?"
译着: "如果布莉琪有小孩,她一定会把小孩拿掉的"
"布莉琪,妳为什么不能像妳妈一样,整个星期六都忙着工作 呢?"
笔者浅见:"如果布莉琪有小孩,她一定会把小孩弄丢的"
"布莉琪,妳为什么不能像妳妈一样,在星期六打扮得光鲜亮丽呢?"

42.   译着p.155
原著:…alien hairbrushes…
译着:…外国人用的梳子…
笔者浅见:(布莉琪在丹尼尔住处找着其它女人来过的蛛丝马迹,像是一根长长的金发,印着口红印的面纸,没见过的梳子…)
…我没见过的梳子

43.   译着p.155
原著:defensively holding a pair of jeans in front of him
译着:防御心很重的抱了两件牛仔裤在他的胸前
笔者浅见:(a pair of jeans应是一条而不是两条牛仔裤吧,两条是two pairs of jeans)
抱着一件牛仔裤在胸前挡着

45. 译着p.160
原著:But Tom has taped a piece of paper to the telephone saying
译着:但汤姆在录音机里录了一长串留言给我
笔者浅见:(tape a piece of paper为何会译成电话留言呢?)
但汤姆在我的电话上贴了一张纸写着

44. 译着p.160
原著:Daniel had left three messages when I got back
译着:回到公司,看到丹尼尔写给我的三次留言
笔者浅见:(看过上下文都知道,这时布莉琪是回到家而不是回到公司,而丹尼尔留的则是电话留言。)

45. 译着p.167
原著:Ugh. Hateful document from Social Security Agency asking for 1452. What? How can this be? Have not got 1452. Oh God, need fag to calm nerve. Mustn't. Mustn't.
译着:呃,恨死了社会安全局寄来的文件,竟要我角1452英镑。为什么?怎么会这样?难道没收到我之前交的1452英镑,噢,天啊,需要抽根烟缓和焦虑的情绪。不行。不行。
笔者浅见:(布莉琪再度决定戒烟的第一天)
社会福利局寄来一份讨厌的文件跟我要1452英镑。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我哪儿来1452英镑可以缴?噢,天啊,需要抽根烟镇定一下紧张的神经。不行!绝对不行!

46. 译着p.175
原著:"Maybe, it was because somebody swallowed the evidence."
译着:"一定是有人把证据藏了起来"
笔者浅见:(布莉琪去应征的电视台主管要她回答为什么修葛兰有了像伊丽莎白.赫莉这样的女友,还会在街上召妓口交,布莉琪的答案应忠实的译出"swallow",才不失其笑点)
"也许…是因为有人把证据给吞了"

47. 译着p.179
原著:Then Perpetua appeared with a whole bunch of people from the office.
译着:柏佩嘉出现在一群上班族之中。
笔者浅见:(柏佩嘉接下来要讲的话,就是要在一大群同事面前讲才有效果)
柏佩嘉和一大群办公室里的同事一起出现。

48.   译着p.185
原著:"What?" I said, standing in my socks and nighty trying to wipe the mascara from under my eyes.
译着:"什么?" 我说,站在我的短袜和睡袍上,试着从眼睛下方,涂上睫毛膏。
笔者浅见:(相较于妈妈总是光鲜亮丽,布莉琪常常是不卸妆就上床睡觉,一付邋遢相)
"又怎么了?"我穿着袜子和睡衣,试着把眼睛下面,昨夜残留的睫毛膏擦掉。

49.   译着p.196
原著:I thought about dropping to the bottom of the pole and rushing back up the stairs but I was only a few feet down so I started to full myself up again instead.
译着:我想大概是教我滑到柱子的最底端,然后再爬楼梯冲回去,但事实上我只差几步就滑到最下面了,所以我干脆马上把自己往上拉。
笔者浅见:(布莉琪受命采访消防队员,依原定计划,摄影机应拍到她滑下竿子后,开始采访。不料,她误判指令,再开拍前就开始往下滑…)
我本来想,干脆滑到竿子底端,再赶快从梯子冲回竿子顶端,但我其实只滑下来短短的几呎,所以当下决定改变主意,开始往上爬回竿顶

50.   译着p.202
原著:"Hold hard there, bigfeller, "said my dad, squeezing my arm.
译着:"把东西拿好,大孩子。"爸说,紧握我的手臂。
笔者浅见:(布莉琪的妈又开始拿她当和朋友较劲的工具,爸爸安慰她…p.s.这时布莉琪手上并没有"拿东西")
"撑着点,孩子。"爸握握我的手臂。

51.   译着p.208
原著:"Last Christmas, I thought if my mother said the words "Briget Jones" just one more I would go to the Sunday People and accuse her of abusing me as a child with a bicycle pump…."
译着:"去年的圣诞节,我心理想如果我妈再说一遍'布莉琪.琼斯'这几个字,我就要到'星期天人物'去控告她把我当作一个带着脚踏车帮浦的小孩虐待…"
笔者浅见:"去年圣诞节,我想,我妈只要再跟我提一次'布莉琪.琼斯',我就上'星期日人物特写'去告发她在我小时候曾用脚踏车帮浦虐待我…"

52. 译着 p.210
原著:…Ask her if this means it's OK for us all to murder people every time we don't fancy sex with them….
译着:…问她这是不是就表示我们所有的人在谋杀她人时,都不会有任何想要侵犯受害者的性冲动…。
笔者浅见:(布莉琪的主管派她去采访一个被雇主强迫发生性关系的女佣)
…去问问她,这是不是说只要有你不想和他发生性关系的人要求和你做爱,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把他杀了…。

53. 译着p.214
原著:…screaming ecstasy at the making of the date and brutal murder of only daughter when she heard the actual outcome.
译着:…她一听到消息,会在知道实情的那一天,欣喜若狂的放声大笑,然后残忍的谋杀掉自己唯一的女儿。
笔者浅见:(布莉琪想到如果她妈妈得知她竟因正在吹头发没听到门铃声而错过和金龟婿的约会…)
…当她知道心目中的金龟婿竟约我吃饭,她会发出狂喜的尖叫;然而在得知结果后,会冷酷无情的亲手杀了自己唯一的女儿

54. 译着p.223
原著:"It's perfect, it's not like asking him for a date, so it takes away all the pressure and you can show off like mad and get all your friends to pretend to think you're marvelous."
译着:"这样就不像是妳在约他,也不会有什么压力,更不必让妳所有的朋友假装觉得妳有多棒。"
笔者浅见:"这样听起来就不像在约他了呀,也就不会有什么压力了。妳可以尽情的炫耀自己,还可以叫妳的朋友装作认为妳真的很棒的样子。"

55. 译着p.225
原著:Bloody good evening at Tom's, who was trying to deal with the fact that the Alternative Miss World title had gone to Joan of Bloody Arc.
译着:在汤姆家过了个非常棒的夜晚,汤姆试着去面对"另类世界小姐"已经定名为"超级圣女贞德"的事实。
笔者浅见:在汤姆家耗了一个很棒的晚上。汤姆还在调适该死的圣女贞德在另类世界小姐选美赢得后冠的事实。

56.   译着p.225
原著:…the bump in itself couldn't be blamed for Joan of Arc snatching the title from directly beneath it, as it were, unless the judge were using a Hubble telescope, but then Tom started saying he was too fat as well and was going on a diet.
译着:…这个伤疤本身并没有错,不能把她跟圣女贞德的名称直接扯上关系,如果真的是如此,除非评审委员都拿着哈伯望远镜,后来汤姆又开始说他太胖了,打算要减肥。
笔者浅见:…那个小伤疤本身不会是圣女贞德从他面前夺走另类世界小姐后冠的主因,除非评审们都带着望远镜来评分;汤姆又开始说除了鼻子的缺点外,自己也太胖了,要开始减肥了。

57.   译着p.230
原著:"How about Wealth?"
译着:"那健康呢?"
笔者浅见:(这儿真的不是我要太挑剔,天性小气而无法忽略译者把wealth 看做health 的事实,而是…至句话之后要讲的一大段都是关于财富,而非"健康")
"那财富呢?"

58. 译着p.232
原著:Poor Tom was so depressed and traumatized and so weird from the anaesthetic that he just unplugged the phone , hid under the blankets and slept.
译着:可怜的汤姆,深受伤害,沮丧万分,很奇特的是,感情麻木的他,就只有拔掉电话的插头,躲在毯子底下睡觉。
笔者浅见:(笔者猜想原著中"weird"可能是typing/spelling error for weary)
可怜的汤姆在身心受创后感到非常沮丧,再加上残留的麻醉剂使他疲倦发昏,他干脆拔掉电话线,躲进毯子下睡觉。

59. 译着p.233
原著:Anyway, we told him, how could one moody git with a stupid name make him think nobody loves him?
译着:无论如何,我们根他说,一个喜怒无常的怪胎怎么会笨到以为没有人爱他?
笔者浅见:总之,我们告诉他,怎么可以让一个喜怒无常,还有个怪名子的混蛋,让他以为自己没人爱呢?

60.   译着p.250
原著:Why hasn't Mark Darcy rung me? Why? Why? Am going to be eaten by Alsatian despite alll efforts to the contrary. Why me, Lord?
译着:为什么马克没有打电话给我? 为什么?为什么?打算让亚耳萨斯人把自己给吃了,不想再管之前所有的努力。为什么偏偏是我?主啊。
笔者浅见:(布莉琪曾看过报导,关于未婚独身女人死了多天后被发现,尸身已被大狗吃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马克.达西没打来?为什么?为什么?看来在我作了那么多努力想摆脱孤独终老的命运,到头来,还是得被大狗吃掉。天哪~为什么偏偏是我?

61. 译着p.263
原著:Maybe Dad is at this moment attempting to mount on Mum. Ugh, ugh. No, no. Why did brain think such thought?
译着:也许爸正打算在今天早上骑到妈身上。呃,呃。不,不行。为什么脑中会有这种龌齰的想法?
笔者浅见:(原译者可能把moment看做morning了吧)
也许现在爸正想翻到妈身上。呃,不行,不行,脑袋瓜怎么会有这么龌齰的想法。

62.   译着p.269
原著:he told me all this stuff about how he loved me:the sort of stuff, to be honest, Daniel was always coming out with
译着:他所说的那些话,老实说,丹尼尔从来没有那样对我说过。
笔者浅见:他告诉我关于他有多么爱我的甜言蜜语,老实说,其实就像丹尼尔以前常说的那些

笔者:别以为我说210个错误是夸张喔,我只是没一一写出来而已,写到这儿,皇冠出版社的编辑大人们应该不难理解我以为自己买到的是220元的盗版书的心情了吧。至于,有迹可循用机器翻译的线索,应该不用再一一指出吧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7:56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高级迷信》
译者 陈瑞麟、薛清江译
出版资料 新新闻出版社编辑部修订,新新闻出版社,2001
译评人 陈瑞麟

《高级迷信》的翻译之检讨

前言:首先,笔者要先声明的是,本文并不是一般性的书评。本文作者是译者其中之一,针对本书的翻译,所进行的事后检讨。

  《高级迷信》一书已然出版,其间译者与出版社编辑部之间,因见解和立场不同而产生的争议,也透过「译者后 记」的声明而广为周知。身为译者之一,也是与出版社编辑产生歧见的当事人,笔者认为有义务写作一篇文章,来检讨整个翻译过程与出版内容。或许「中立客观」 的态度可能是件神话,然而笔者在本文中所采取的立场,仍然是尽量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虽然很难避免身为当事人的主观感受介入行文之中。

  笔者希望,本文能引发更多的思考,而不是停留在谁是谁非的争执中。因此以下笔者的提出的问题代表一种普遍性的质疑,而不只是针对新新闻出版社。

为什么会有争议产生?
  很少有翻译不会产生争议的。翻译背后涉及的哲学议题,笔者不拟在此详细讨论。《高级迷信》所讨论的领域非常庞大,加上作者的写作风格,使得本书在翻译上,似乎先天地易起争议。争议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它可以把原先隐藏的问题暴露出来,让我们注意到。

  首先,笔者已经在「『生产、阅读、与教育』翻译工作坊」的「引言稿」〈一个译者的经验与观察〉检讨了一些翻译版权归属而引发的问题。现在出版社普遍在合约的签订中要求译文的删改权,但是一个重大的问题是:

  (1) 当译者与出版社编辑对「译词」的选择不同,而引发争议时,究竟谁有决定权?
  一般而言,翻译的争议可能有几个方面:(a)整本书的主旨和内容之理解与掌握;(b)作者书写风格的掌握与 反映;(c) 对句意和文法的理解有别;(d) 最后是「译词」的选择与运用。这些方面当然彼此相关,但也不妨碍分别考量。通常第三项,句意和文法的争议很容易解决,它有比较明确的是非可言。在《高级迷 信》的翻译中,译者同意也感谢新新闻出版社修正了我们的一些句意和文法误译。然而,译者和新新闻出版社最大的争议在于第二项和第四项,特别是「译词」的选 择上。笔者认为「译词」的选用是译者不可剥夺的权利(力)。但是,新新闻编辑部坚持他们拥有整个文稿的最后决定权。新新闻的编辑部改动了全书非常多的译 词,在这种情况下,译者当然不愿为本书的出版版本负全部责任,而有「译者后记」一文的产生。这?也引发了第二个问题:

  (2) 在大量改动译词的情况下,译文的责任该如何归属?
  译者不可能不为译文负责,但若大部分译词不是译者的选用,那又如何要求译者负完全的责任呢?换言之,大量改动译词的结果,让责任不明。在与新新闻编辑的沟通过程中,笔者曾尽力向他们陈述此论,但编辑们似乎不为所动。这引发笔者一个很大的疑惑是:

  (3) 为什么出版社总是认为他们有权利(力)更动译词?
  笔者的确在翻译《高级迷信》中有意地选择了许多不寻常、甚至怪异的译词(来配合本书作者那种好用冷僻字的卖 弄风格)。然而,新新闻的编辑,努力将译词改得简易、通俗、传统。没错,的确有一种主张认为:译词不重要,句意才重要。但笔者并不同意此种主张,因为「译 词」最能反映整本着作的风格,也是代表译者个人品味之处。尤其是《高级迷信》这种充斥着大量形容词、修饰语的写作风格。因此笔者的第四个问题是:

  (4) 译词的选用在整本书的翻译中,占了多少份量?有什么样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针对翻译的普遍问题。
  就笔者印象所及,很多翻译上的争议,都与「译词」的选用有关。因此,也常有人呼吁:要统一译词。然而,笔者 认为「统一译词」是件不可能的事。因为脉络不同,同一英文字的译词选用,也因而必须有小幅度的变动。何况,语词的意义会随着时间或者更加深入的理解而变 动,过去恰当的译词,或许现在已不再恰当。就算此时统一译词,未来难保不会再度变动。再者,译词也有不同的种类:一般名词、专业术语、动词、形容词、副词 等等。中文字词并没有词性的明显区分,而英文行文则喜欢大量运用名词来堆砌文句(这种句式在《高级迷信》中也颇为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选用最恰当的 译词?如何在中文的文句中让动词、形容词的区别能显现?如何将名词字链转换成中文的动词或形容词句式?似乎只能诉诸于译者个人对全书的理解和对语言选用的 品味。对一位认真投入的译者来说,他会有一种强烈的、难以言喻的感觉:这个词的选用是最恰当的、独一无二的。但如果译词的选用决定权不在于译者,如果一位 全心投入译者所选用的译词被大量地换掉,那译者自然会产生强烈的异化之感,问题和争议也不断滋生了。当然,很多人对同一「译词」的语感不同,接受度也不相 同,因而很难避免争议,这或许是翻译的永恒问题。

  笔者曾试着采用一种方式,当笔者选择非惯用性的译词时,在译词后加上方括号表明〔或译如何如何〕,或者加上「译注」注明译者选用此词的特殊考虑。可惜在《高级迷信》中,这个作法被删除了大部分(然而有少数漏网之鱼)。

  站在事后之明的眼光来看,如果当初在翻译《高级迷信》之时,要避免争议产生,最好能组织一个「翻译团队」, 根据各人专长,分工合作译出各章,再互相检讨译文,进行脑力激荡,同时出版社编辑也来参与。当初笔者过于自信,只和薛清江两人接下此书翻译,现在回想起 来,实在高估了自己的时间。加以本书难缠,让我们在翻译的过程中,投入巨量时间与心血。甚至常常有想要放弃的念头。然而,我们仍勉力将它译完。在翻译进行 之中,我们已强烈感受到此书的非同小可。因此,笔者曾向新新闻建议,由他们的编辑来参与我们的译文讨论。但新新闻以人力不足为由,未能执行。后来,新新闻 采取编辑改稿的方式,再交由我们译者覆可,然而许多篇章的译词和行文语气几乎全盘改动(见下文),大部分的改动,我们认为既无道理也无必要。我们不知要如 何覆可他们的改动,但我们又不愿为他们的改动背书,所以才有「译者后记」的设计出现。当然,这方面我们也感谢新新闻出版社,同意这种做法。

  接下来,笔者就来检讨《高级迷信》的出版版本。

《高级迷信》出版译文部分内容之检讨
  首先,令笔者惊骇莫名的是,我曾经为「导读」作了篇幅不小的修改,而且告诉编辑们说,要采用新版本的「导读」。没想到印出来的版文,仍然是未修改的旧版「导读」!真不知是编辑的疏忽?或是另有考量?

  其次,本书书后所附的参考书目被删除而没有附在中文译本上。可是,这是本书最有价值的部分。本书批评并引用 了大量文献,这些文献的信息在脚注中并不清楚。但是出版社却没有附上参考书目的完整信息,这让买中译本的读者,仍然必须弄到一本原文,才能查到相关的文献 信息。如此让本书的作为信息提供者的功用大打折扣。(这个动作很明显地反映出新新闻的确有意无意地把本书定位成一本天下式的「科普读物」。)

  笔者已经提及,译词的改动是最大的争议来源,这在全书比比皆是。新新闻的作法是,将译者的原初选用译词,配合文句的简化,尽量改用通俗、一般、易懂的译词。兹先以第四章开头为例,来进行检讨:(以下笔者所举的每个改动例子,都附上一个英文编号,从(A)到(R)。

  首先,(A)第四章开头引用吉尔伯特的一首诗。
If you’re anxious for to shine in the high aesthetic line
As a man of culture rare,
You must get up all the germs of the transcendental term
And plant them everywhere.
You must lie upon the daisies and discourse in novel phrases
Of your complicated state of mind,
The meaning doesn’t matter if it’s only idle chatter
Of a transcendental kind.
原译:
假如你急于在上流的品味圈发光发亮,
成为稀有的文化之士,
你得广植形上语词的幼苗,
四处栽植。
你那复杂的心灵,
必须容身在新奇词汇的极品和言谈中,
意义无关紧要,
因为一切不过是超验形上的鬼扯。

出版版本:
  假如你急于在高级的美学阵营发光发亮,
  成为一个极少数文化分子,
  你得掌握各种形而上术语,
  并且四处传播,
  你那复杂的心灵状态
  靠的是新奇的论述和词藻,
  意义根本无关紧要,
  因为一切只不过是某种所谓超越的无聊鬼扯。

这两种译文当然没有对错可言,但出版版本「诗味尽失」。难道,连这样的卷首诗,也要通俗易懂?

  接下来,(B)第一句:
Future historians, composing a chronicle of the life of the mind in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the period 1975-90, may well feel obliged to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role of academic humanists and social scientists.
原译:将来的历史学家们,在书写一九七五至一九九零年代的美国心灵生活编年史时,很有理由觉得有必要密切注意学术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的角色。
出版版本:将来的历史学家在编写一九七五到九零年代的美国心灵生活编年史时,也许觉得有必要给予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相当仔细的篇幅。
笔者不了解这一句为什么要改成这样?

  (C) 第二句:Assuming that they do, they will have to contend with the curious phenomenon of postmodernism, a stance that has influenced the thinking of hosts of scholars in these areas.
原译:假定他们的确有这般感受,他们一定会争论奇怪的后现代主义现象,该立场已普遍影响这些领域多数学者的思考。
出版版本:假设他们真的如此认为,他们一定得去争论令人好奇的后现代主义现象,一种普遍影响这些领域的学者的思考方式。
这一句,笔者也不膫解有什么好改的?而且「一种…..」漏译了 stance。

接下来的几句,(D)原译是:后现代主义在英语系、比较文学系、艺术史系等处繁盛;但是任何熟悉当代美国大学的人都意识到,此番后现代热更延烧到许多不可能的领域,像是社会学、历史、政治科学、人类学和哲学。
但是出版版本都作了小幅度的改动。笔者不了解,这些译文有什么需要更改的地方?当然,改动版本没有错误,但原译文也没有错误啊!为什么要改?有什么改动的必要吗?

接着(E)第二段最后一句:
Nonetheless, as critics of postmodernism in one of its currently most vigorous forms-science criticism-we owe the reader some sense of how we understand the term.
原译:尽管如此,身为后现代主义的批评人,我们特别针对后现代主义中最严格的科学批判,因此有必要对读者交待,我们如何定义这个术语。
出版版本:尽管如此,身为后现代主义,特别是当前最严格的形式之一──科学批判的评论人,我们有必要对读者交代,我们定义这个术语。
这个出版版本的译文,恐怕有劣币驱除良币的嫌疑了。也漏译了 how。

(F) 第三段第一句:
Perhaps the easiest entry into the body of ideas (and prejudices) is to understand it as a negation-particularly as the negation of themes that have reigned in liberal intellectual life of the West since the Enlightenment.
原译:或许最容易理解这观念体系(与偏见)的入口,是把它理解为一种否定(negation),特别是它否定了启蒙时期以来,主宰了西方自由知识分子生活的「正题」。

出版版本:或许最容易理解这观念体系(和偏见)的入口,是把它理解为一种否定,特别是从启蒙运动以来,主宰了西方自由知识分子生活的否定论题。
出版版本的译文,显然错译了。Theme 是指「正题」对比于anti-theme「反题」。换言之,启蒙时期,主宰西方自由知识分子的正题是「科学、客观、理性」等等。而后现代主义是对这些正题的否定。

第六段我们不再原文照引。(G)原译是:只有几岁大,却已是当前左翼理论中心的文化研究,完完全全将后现代主义 体制加以具体化。这并不是说所有女性主义者、或所有学院左派的文化批判者,都许诺了最苛刻形式的后现代怀疑论(are committed to the most caustic forms of postmodern skepticism)。确实有些学者费力地澄清他们的疑虑和保留。尽管如此,而且不管多么地不情愿,他们几乎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在模仿后现代主义的语言 和风格,而且引用著名的后现代思想家的宣言,把权威让出去。就像历史学家狄金斯(John Patrick Diggins),在其深广的美国左派编年史(in his comprehensive chronicle of the American left)中说,「新左派分子一旦进入学院世界,就会在种种后结构主义的理论中发现响应他们的挫败与幻灭的现成答案。」

出版版本:只有几年历史,却已是当前左翼理论中心的文化研究,完完全全将后现代主义体制化。这并不是说所有女性 主义者、或所有学院左派的文化批判者都一头栽进严格定义下的后现代怀疑论。确实还有些学者费力想要说清楚他们的疑虑和保留。…..就像历史学家狄金斯,在 其深入的美国左派一文?所说,….

除了「深入的美国左派一文」这词组外,这些改动没什么大问题。但笔者不了解,有必要这样改吗?「确实还有些学者费力想要说清楚他们的疑虑和保留」真的比「确实有些学者费力地澄清他们的疑虑和保留」更清楚吗?

  行文至此,笔者强烈感到无需也无法从头到尾每一段每一段地检讨。在以下几乎每一段(甚至每一句),出版版本 的译文就像这些例子般,「费力」地想把文辞修饰得通俗(如「澄清」换成「说清楚」;「许诺」换成「一头栽进」;「最苛刻形式」换成「严格定义」),但就我 个人对本书的理解和品味而言,这些出版的译文读起来非常「庸俗」。而且还间杂着错解(以下有更明显的例子)。

  现在我们跳到第四章后半部「混沌理论」。这部分最能显示出版版本的错解之严重程度。

  (H)首先第一段第三句:
For the sake of unity, and to reserve discussion of other sciences for later chapters, those we consider here have to do with a certain recent development in the mathematical sciences - so-called “chaos theory” -that has drawn an unusual (for a mathematical subject) amount of public interest.
原译:为了统一之故,也为了把其它科学的讨论保留给往后几章,我们在这?所考察的,必须处理数学科学中某种最近的发展──即所谓的「混沌理论」──(就数学的主题而言)它已得到极不寻常的大量的公众兴趣。

出版版本:为了一致起见,也为了把其它科学的讨论保留给往后几章,我们认为在这?事先处理数学科学中某种最近的发展──所谓的「混沌理论」,就一个数学的议题而言,它已带来异常大量的公共利益。

笔者不了解数学中的「混沌理论」如何「带来大量的公共利益」?笔者只知道90年代时,混沌理论吸引了很多人的兴 趣。尤其是 James Gleick 那本有名的 Chaos: Making a New Science 曾带起一片混沌理论的风潮。作者也在本章中提到这本书。
(I)第三段其中两句:
As it happens, however, there are very simple systems, in the sense that they involve a small number of parameters and a very straightforward “law of evolution,” where prediction becomes essentially impossible beyond a short period of time. What’s more, there are significant “qualitative” as well as “quantitative” aspects to this inability. For instance, the trajectories of evolution of two systems that start out “microscopically” close, as far as their respective initial conditions are concerned, can diverge wildly, not only in a numerical sense but in their geometric aspects.
原译:可是,很不凑巧地,有非常简单的系统,在它涉及少数的参数与非常简单的「演化法则」(law of evolution)之意义上,超过一个短暂时段时,预测就变得根本不可能。更有甚者,对这种不稳定性,分别存在着有意义的「质」连同「量」的面向。例 如:一开始非常非常靠近的两系统的演化轨迹,就它们各自的初始条件所相关的范围内,会产生剧烈的分歧──不仅在数值的意义上,也在它们的几何面向上。

出版版本:可是,很不凑巧地,有非常简单的系统,它涉及少数的参数与非常简单的演化法则,但不能进行长期的预 测。而这种不可预测性,存在着明显的「质」与「量」两个面向。例如:两个一开始非常非常靠近的系统的演化轨迹,不仅在数值的意义上,也在几何学面向上都会 产生很大的分歧。
这个修改为了追求简化,却简化得不忠实,造成明显的错译。而且显出修改者无法掌握混沌理论,才会把一些关键语词 和句子漏掉。原文的意思是,有一种简单系统(换言之,不必提「复杂系统」(complex system)──拥有大量的参数或变量的系统──过去科学家已了解复杂系统总是会产生「混沌现象」),它只需少量参数来描述,但却也显示出非决定的混沌 行为,在「超过一个短暂时段,预测变得根本不可能」,这绝不能简化成「不能进行长期的预测」(这表示可以进行短期的预测吗?)。接下来,「就它们各自初始 条件所相关的范围内」这也是重要的一句,居然被删掉?笔者实在不了解,编辑为何有这种信心,敢大胆进行这种遗漏句子的修改?
笔者在本章中,三不五时便会看到类似的例子。

  再举一例,(J)原书第100页第二段中有一句:
…., filled with ruminations on such themes as tensions between local and global, contingent versus universal, laden with the sense that these are vibrant with political significance. Of course there is the tendency to conflate the mathematical terms local, global, and universal with the same words as they occur in poststructuralist discourse….
原译:…里头充满了对像「区域(local)和全球(global)、偶然(contingent)和普遍 (universal)之间张力」这类论题的反思,而且在相信这些论题满载了政治重要性的意义下来进行反思。当然,有一种将「局部的(local)、全体 的(global)、全称的(universal)一类的数学术语」和「出现在后结构论述中的相同语词」融合起来的倾向──
出版版本:里头充满了对像「区域(local)和全球(global)、偶然(contingent)和普遍 (universal)之间张力」这类论题的反思,而且在相信这些论题满载了政治重要性的意义下来进行反思。当然,有一种将「在地的(local)、普世 的(global)、全称的(universal)一类的数学术语」和「出现在后结构论述中的相同语词」融合起来的倾向──

编辑使用像「在地的」、「普世的」一类的译词来译「数学术语」?成功大学数学系潘戍衍教授告诉我应译成「局部的」、「广域的」的。当然,原译「局部的」没错,而「全体的」失察,不过总不至于已经明言「数学名词」之下还译成「在地的」和「普世的」吧?

  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的许多改动,都相当莫名其妙、毫无必要。
  在笔者与新新闻的沟通过程中,新新闻编辑们坚称他们修改我们译文最大的理由是:为了读者。他们认为我们的原 译文「读者看不懂」。笔者不知道,新新闻究竟预设了什么样的「读者」?而我们的原译文又如何地「艰深晦涩」到让读者看不懂?对笔者来说,本书的预设读者是 大学高年级到研究所程度的相关科系学生(即科学研究、人文社会、哲学、以及理学院对科学文化有兴趣者)。也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背景知识能读懂本书内容── 而且他们还需要进行一种认真的阅读。译者是以让他们能理解、能帮助他们抓出原文书的种种明显的、隐晦的意义而翻译的。可惜的是,新新闻并没有事先告诉译 者,他们预设的读者是什么样的读者?我们只能看看他们如何「为读者修改」。

  再举第五章中,着实令人不悦的改动。(L)第五章有一节小标题,原作者刻意用德文「An die Natur」。译者原译为「支配阴性自然」。并加上译注如下:「[译注] 本段小标题 An die Natur 是德文。作者借助德文冠词(区分了阳性、阴性与中性)来表达女性主义者把「自然」看待成「阴性的」。an 是德文介词,其意义介于英文的 on 和 over 之间,在此 an die Natur 约相当于英文的 over the female nature ,亦即支配阴性自然之义。换言之,作者想表达他们所讨论的女性主义者控诉男性科学对阴性自然的支配。」结果,在出版版本中被改成「支配自然」,而且把译注 拿掉。在下文中的一个「阴性自然」(die Natur)也被改成「自然」(Natur)(如果作者只是单纯地表达「自然」,不必在这儿卖弄德文的 die Natur。)笔者不了解,编辑有什么权力如此作?是否新新闻认为他们预设的读者,不必懂这些东西?

此外,译者在第五章所加的「译注」──大部分在说明作者所玩弄的文字游戏──被删掉了十五个。
  
  (M)接着本节第一段第一句:
Forgive us a preparatory word about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who lived a long, honored, and uniquely productive life and nevertheless died a disappointed man.
原译:原谅我们要对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作一个预备性的介绍。歌德过着一个很长、很有荣耀且深具独创性的生活,可惜死时满带着失望。
出版版本:我们要先简介歌德。歌德极为长寿,一生享有荣耀且深具独创性,可惜死时充满失望。

(N)第一段最后一句:
The reasons were examined with great elegance in an important lecture, given at Oxford fifty long years ago by the neurophysiologist Charles Sherrington, celebrating the bicentenary of Goethe’s birth.
原译:五十年前,在牛津大学歌德两百年诞辰的纪念会中 ,神经生理学家薛灵顿(Charles Sherrington)作了一次重要的演说,优雅地检查了歌德之所以徒劳无功的理由。
出版版本:(同上)…..巧妙地检视了歌德之所以失败的理由。
这?没有错误,但有必要吗?此外,似乎对新新闻的编辑而言,我们不能「优雅地检查」?

(O)第二段全段:
Sherrington, making a devastating critique of Goethe’s science, found the war with Newton instructive: it was a war against abstraction and the use of experiments and apparatus in the attempt to penetrate the inherently impenetrable “fundamental phenomenon” of nature, a war against the use of mathematics to describe (or, in Goethe’s opinion, to obscure) such phenomena. Goethe had attempted, with little success, to grasp the infinitestimal calculus of Newton and Leibniz. He had tried and failed to replicate Newton’s decomposition of white light with a prizm. Geothe’s prims were always “cloudy”; to the same cloudiness he attributed Newton’s “errors”.
原译:薛灵顿对歌德的科学作了全面性的批判后,他发现歌德对牛顿的争战具有启发性:它是一个战争,反抗在企图看 穿自然现象时──〔歌德认为〕自然具有天生的不可看穿的「基本现象」(fundamental phenomena)──进行抽象并且使用实验与装置;也是一个反对使用数学来描述(或者,在歌德的意见中,是模糊了)这种现象的战争。歌德企图掌握莱布 尼兹和牛顿的微积分,但几乎没有成功。他也尝试过却无法复制牛顿用三菱镜对白光进行的解析。歌德的菱镜总是一片「云雾」(cloudy);他把这个「云雾 性」(看不透)归诸为牛顿的「差错」(error)。
出版版本:薛灵顿对歌德的科学作了全面性批判后,他发现歌德和牛顿的争执具有启发性:这场战争反对抽象概念及实 验与研究资料,来试图说明自然中与生俱来不可理解的「基本现象」;也反对使用数学来描述(或者,就歌德的意见是试图模糊了)这种现象。歌德企图理解莱布尼 兹和牛顿的微积分,但几乎不曾成功。他也尝试过复制牛顿用三菱镜对白光进行的解析,结果失败了。歌德的菱镜总是一片「模糊不清」;他把这种「模糊」归诸为 牛顿的「谬误」。

这种编辑的改动实在自以为是的过头了。而且把原文中巧妙的隐喻意义(「不可看穿」、「云雾」等等视觉性的涵意) 完全抹除了。难道编辑真以为读者看不懂这儿的隐喻意义吗?新新闻的编辑是不是太低估读者了?光,对歌德来说,是自然的基本存在物,我们的视觉都要依赖 「光」。当然,「光」本身是「不可看穿」的──但一定不可理解吗?歌德不也提出自己对光和色彩的「科学」?这不是试图去「理解」光吗?再来, 「obscure」 这个动词译成「模糊」;「cloudy」这个形容词也被改成「模糊」?这根本无法反映不同的英文字词和不同的词性。

接下来,(P)第三段第一句:
Independently of such trials Newton was, in Goethe’s view, self-evidently wrong. Light was for Geothe a fundamental entity of nature, one of those that cannot and must not be decomposed. No prisms allowed, and no calculations.
原译:在歌德的观点中,牛顿乃是自明地错,和这个实验无关。光对歌德来说,是自然的一个基本存在物,那些不能也不该被分解的事物之一。不允许菱镜,也不允许计算。
出版版本:就歌德来看,牛顿乃是自明地错,无关这个实验的有效与否。光对歌德来说,是自然的一个基本存在物,即那些不能也不该被分解的事物之一。不允许菱镜来分解光,也不允许计算来分解光。
原文和原译已十分清楚简洁。出版的版本却将文句改得拖泥带水。是否新新闻想将《高级迷信》推销给「国中生」?否则何必画蛇添足?

同样(Q)本段中一句 Geothe’s was a self-limiting empiricism, a romantic oneness with reality doomed to blockade at the level of the obvious-that to which he gave the ringing name Urphanomen.
原译:歌德的观点是自我设限的经验论,一个罗曼蒂克的太一(oneness),有着一个在显明的层次上注定是封闭的实在--他为这实在取了一个响亮的名称,「原现象」(Urphaenomen)。
出版版本:歌德的观点是自我设限的经验论,一种浪漫的单一性,在显明的层次上注定是封闭的实在--他为这实在取了一个响亮的名称,「本源现象」(Urphanomen)。
「一种浪漫的单一性」这句话就比较好懂吗?事实上,oneness 在古希腊哲学传统上,通译成「太一」,它不是「单一性」,而是古希腊人认为的「实在」;此外,德文Urphanomen 中的元音 a 若无法打出上头的两个小点时,应该写作 ae ,但出版版本却只作 a 。
  这几段是笔者个人的得意之作,却完全被改头换面,味道尽失。

(R )本节第五段第一句:
Keller’s echoes of Goethe can sometimes be uncanny. Like Goethe, she descries scientists for “torturing nature” in order to extract its secrets (although her example of “torture”-the high energies to which matter is subjected in particle accelerators, ….
原译:凯勒对歌德的回响有时并不能等闲视之。像歌德一样,她谴责科学家为了榨取自然的秘密而「拷问自然」(torturing nature)(虽然她举出的「拷问」例子--譬如,在质子加速器中的物质受制于高能量--….)
出版版本:凯勒对歌德的回响有时不可思议。像歌德一样,她谴责科学家为了获取自然的秘密而「刑求自然」(torturing nature)(虽然她举出的「刑求」例子--譬如,在质子加速器中的物质受制于高能量--…)
  「获取」真的比「榨取」好吗?「刑求」真的「拷问」好吗?事实上,「拷问自然」已是哲学上的通译,编辑却硬改成「刑求」。

  走笔至此,我不知还能说什么?我也不知若要全部将我认为「毫无道理」的改动之处完全抓出来比对,还要花多少篇幅和时间?相信读者都可以看到,新新闻对本书的修改政策是:改句型(据说原译太冗长?)、改动词、改副词;一般名词、形容词大量地改,连「专业术语」也改!

  最后,笔者只能通泛地交代一下本书的各章的翻译。译者在「译者后记」中明言认可了第一、二、三章。原因当然 是这三章改得较少。当然,笔者再对了一下,发现这三章仍有再修改的痕迹。第四、五、六章是笔者万万不能接受的改法。第七章则是章节名称整个地改了(原译是 「控诉的学派」──保留在「导读」中──被改成「批判学派」。这个「改法」也毫无道理。原文是 the schools of indictment ,哪有「批判」之意?何况,「批判」是动词或形容词?「批判学派」是指「批判种种学派」还是「批判的诸学派」?标题就让人看不懂!),至于其内容还可接 受;第八九章的改动不像四五六章,但没有必要的地方也不少。事实上,译者当初即在担心,新新闻把各章给不同的人改,每个人的风格理解不一,改动的方式不 一,彼此之间又没有讨论协调,结果让整本书变得十分怪异。

  在改动的方式上,有些译者直接援用英文句型的地方,被改成了非英文的句型(如(M));有些地方译者并没有 直接套用英文句型,而是作些微修饰,反而被改回英文句型(如(C )和(E));有些地方,译者采用了补充性的译法,却被改成一板一眼地直译(如(O));有些地方,根本不需要补充,却被加油添醋(如(P))。还有笔者 无法忍受的漏译部分。种种作法,不仅无法让译者心服,反而给译者强烈的「和我们过不去?」的感觉。

《高级迷信》的作者,采用了大量的形容词,行文作了许多华丽的装饰。这是本书风格之所在。译者在翻译时,费尽苦 心地搜寻各种不同的译词,但这些译词大多被改掉了。若是改得有道理,译者自当非常感谢,但毫无道理的改动,味道尽失的改动,将译者的苦心所思与得意之作改 掉的改动,译者只会觉得「心血付诸东流」,甚至有自己的作品被「糟踏」的感觉。

  笔者现在仍无法理解新新闻的编辑为什么如此大幅度地改动我们译稿的真正理由?笔者可以相信他们是真地「看不 懂」我们的原译文。但是他们却将这种「看不懂」归诸于译者译文,而不是他们自己的背景知识。他们在自己背景知识的基础上,将我们的译稿大幅简化,而不愿我 们增加译注来暴露本书的更多蕴意(他们认为这样会减损本书的可读性),其结果就是如同我们看到的这样。

(在作总结之前,笔者认为有必要提一下傅大为教授在本书校订中扮演的角色。傅教授当初受笔者之请托,帮忙看了第 五章的初稿,傅教授并没有直接删改译者们的初稿,而是给了笔者不少建议。笔者也采纳了许多傅教授的建议。笔者交给新新闻的第五章稿子,乃是在傅教授建议的 基础所作的修订文。这一章的修订文,如我们所见,也被新新闻的编辑了作了大量的修改。)

结论
  我想说说我的主观感受:《高级迷信》这个出版版本的译者之名,虽然印着我和薛清江的名字,但就出版译文来 看,我们只是挂名而已。这不是我们的译文,我们也不该为本译文负责。这个出版版本乃是「新新闻编辑部」在我和薛清江的原译本上,加以「改头换面」后的出版 品。(当然,新新闻给了我们全部稿费)但是,它已不能算是译者的作品了。因此,它的评价如何似乎都和译者无关了?

  我也想说,如果读者在本书中发现什么错误的话,请直接交由新新闻编辑部,因为新新闻编辑部对我们译者的意见根本不以为然,也不信赖我们的专业(否则不会有如此大幅度的修改)。只信赖他们自己的编辑。所以,我们译者应该可以不必再管这本书了?

  至于本书的整体评价,就个人的主观情感而言,我十分不喜欢这个出版的版本;就笔者个人的专业判断而言,这也不是一个好的、可信的译本。然而,令人悲哀的是:我却挂译者的名。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00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德性起源》
译者 范昱峰,审订者:张慧羽博士(台大昆虫系教授)
出版资料 时报文化,2000年10月出版
原书名 The Origins of Virtue: Human instincts & the evolution of cooperation
原作者 Matt Ridley, 1996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王道还

王道还评《德性起源》,原刊于《明日报》公元2000年10月28日
王道还
国内的翻译书充斥着烂译、拙译,与书评不受重视有关。有些撰写翻译书书评的人,要么针对外文原著发挥,要么信手 拈来,反正写个千把字赚个一两千,何苦认真?麻烦的是,要是书的内容不是评书人的本行,要是评书人手上没有原著,写出来的「书评」可能就是「非洲黑人午夜 猎猪图」了。
这本《德性起源》已经有学者评过了。据说这书「要问的是,生命体之间到底有没有互惠机制的存在?」(按,公元两千10月26日星期四某大报刊出书评如是说。)
是吗?请读者评断。

《德性起源》中译本,页7
克氏所持的不是类似达尔文的机械性演化理论。除了藉助于社会化物种和社会化程度较低物种进行竞争而占优势以外, 他无法解释互助如何取得立足点。这么作,只不过是把竞争和天择从个体进一步提升到团体而已。然而,他所提的一个问题,却在一个世纪之后,引起经济、政治、 和生物界的回响。如果生活真的只是一场斗争,为什么合作的现象触目皆是?尤其是人类为什么会如此的互助合作?本能上人类是反社会或是支持社会的动物?这点 也正是本书的主旨:人类社会的根基。本书将证明克洛波特金的见解对错各半,还要证明这些根基植根之深,超乎我们的想象。社会之所以能够发挥功能,不是因为 人类有意的创造了社会,而因为社会本是人类性向演化的古老产物。社会实际上就存在于人性之内。
(1) Kropotkin's was not a mechanistic theory of evolution, like Darwin's. (2) He could not explain how mutual aid gained such a foothold, except by the selective survival of sociable species and groups in competition with less sociable ones--which was just to remove competition and natural selection one step, to the group rather than the individual. (3) But he had posed a question that reverberates through economics, politics and biology a century later. (4) If life is a competitive struggle, why is there so much cooperation about? (5) And why, in particular, are people such eager cooperators? (6) Is humankind instinctively an anti-social or a pro-social animal? (7) That is my quest in this book: the roots of human society. (8) I shall demonstrate that Kropotkin was half right and those roots lie much deeper than we think. (9) Society works not because we have consciously invented it, but because it is an ancient product of our evolved predispositions. (10) It is literally i!
n our nature.
参考译文:
克鲁泡特金的演化论没有机制,与达尔文的演化论不同。(按,达尔文演化论以天择为机制)他无法解释「互助」如何 演化出来,只能指出社会性物种或群体有竞争优势,不实行互助的物种则否 他只不过将竞争与天择的层次从个体移到群体罢了。但是他提出的问题,一个世纪之后在经济学、政治学、生物学中产生了回响。如果生存就是竞争奋斗,为什么还 有那么多生物要合作?特别是,为什么人类渴望合作?人类在本能上是反社会动物还是社会动物?那是我在本书探讨的问题:人类社会的根源。我会论证克鲁泡特金 只对了一半,人类社会的根源比我们想象的还深。社会能够运作,不是因为人类有意地发明了社会,而是因为社会早就出现了,人类老早就演化出了社会性向。社会 就在我们的本性里,不折不扣。
说明:
一、「社会本能」、「互助」是演化生物学的老问题,达尔文就对蜜蜂、蚂蚁之类的社会昆虫觉得困惑不已。他只能以「对群体有利」来说明。事实上十九世纪的演化学者绝大多数都持这种看法。演化论传入中国后,打动国人的也是「对群体有利」的论点,正好与澎湃的民族主义互为表里。
二、「对群体有利」的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说明个体捍卫群体的动机?在许多事例中,个体甚至「杀身成仁、舍 身取义」。我们从小受教忠教孝的圣贤教育,可是只要环顾四周,我们很难不对蜜蜂、蚂蚁产生敬意,因为它们族群中占绝大多数的工蜂、工蚁不必受什么教育就能 牺牲、奉献,从不抱怨、不罢工。为什么?
三、追问「为什么?」的理由很简单:任何合作事业体都可能出现叛徒。光呼喊牺牲奉献的口号,不可能防止叛徒出现。那么,防止叛徒颠覆的机制如何演化?这正是本书作者要讨论的问题。他对克鲁泡特金的批评,就是指出克鲁泡特金没有正视这个问题。

译者对于本书的理论问题不熟习,是所有错译、拙译的根源。
页8第四行:
克洛波特金强调人类互助合作的重要,是正确的见解;但是认为其它物种的情况也一样,却犯了「人神同形」的错误。人类异于禽兽而且促成生态成功的特色,就是极端社会化本能的集合体。
Kropotkin was right to emphasize the huge role that mutual aid plays in our species, but wrong and anthropomorphic to assume that therefore it applied to other species as well. One of the things that marks humanity out from other species, and accounts for our ecological success, is our collection of hyper-social instincts.
参考译文:
克鲁泡特金强调互助在我们这个物种中扮演的巨大角色,这是对的;但是他随之假定其它物种也一样,那就错了,而且还犯了拟人化(按,以人为本位)的谬误。人类拥有一套超级社会本能,这是人与其它物种的差异之一,也是人类在各种生态环境中都能生存的凭借。
页8第七行:
然而一般大众都误认本能只属于动物,不符人性。社会科学的古老见解,认为人性只是个人背景和经验的戳记。事实上,人类文化却不只是随意的习惯任意组合而成;它们都是人类本能经过疏导后的表现。
Yet to most people instincts are animal things, not human. The conventional wisdom in the social sciences is that human nature is simply an imprint of an individual's background and experience. But our culture are not random collections of arbitrary habits. They are canalized expressions of our instincts.
参考译文:
然而大多数人都认为动物才有本能,人类没有。根据社会科学的传统看法,人性不过是个人背景和经验的印痕。但是我们的文化不是无厘头的习惯随机组合成的。文化是人类本能的汇聚表现。
 
页8倒数第三行:
作者认为,由于对生物演化的了解,人类突然把握了这个古老问题 怎么会有社会? 的答案。社会不是由理性的人类发明的,它是人性演化的部份。它和人体一样,都是基因的产物。要了解社会,必须探究人脑里面创造和开发社会约束的本能。还得 研究其它动物,了解演化的竞争如何导致合作的本能。
It is the claim of this book that the answer to an old question--how is society possible?--is suddenly at hand, thanks to the insights of evolutionary biology. Society was not invented by reasoning men. It evolved as part of our nature. It is as much a product of our genes as our bodies are. To understand it we must look inside our brain at the instincts for creating and exploiting social bonds that are there. We must also look at other animals to see how the essentially competitive business of evolution can sometimes give rise to cooperative instincts.
参考译文:
社会如何组成?这是个老问题了。本书的主张是:由于演化生物学产生的睿见,答案突然间就在手边了。社会不是讲理 的人发明的,它演化出来成为人性的一部份。社会是我们基因的产物,就像我们的身体也是基因产物一样。为了了解社会,我们必须到大脑里检查创造社会关系的本 能,还有利用已经存在的关系的本能。我们也必须研究其它动物,追究本质上是竞争的行当(按,物竞天择)怎么有时会导致合作本能。

结语
本书作者是牛津大学的动物学博士,现在是专业作家。牛津大学的动物系是个有传统的演化生物学重镇,名家辈出,一 九七三年诺贝尔奖颁给三位动物行为学家,其中丁柏根(Niko Tinbergen, 1907-88,原籍荷兰)就在牛津执教。因此这书可说出自行家之手,现代演化生物学的行为研究,本书是不错的入门书。只不过读者务必手边有一本原书。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04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精子战争》
译者 李沛沂,章蓓蕾
出版资料 台北市:麦田出版,城邦文化发行,2000
原书名 Sperm warsinfidelity, sexual conflict and other bedroom battles
原作者 罗宾?贝克(Robin Baker)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王道还

评《精子战争》(原发表于《明日报》)
译评人:王道还

道还按:〈评《精子战争》〉是公元两千年八月阳明生理学教授潘震泽和我在《明日报》放的第一炮,为「挑战翻译 书」这个专栏揭开序幕。回想起来似乎不算成功,因为引起许多叫骂。后来我们在铺陈方式上做了些改变,以中英对照刊出问题译文的段落,以强调「劣译文全面地 扭曲了英文,因此流毒甚大」。读者的反应总算开始好转。其实一开始《明日报.读书版》主编董成瑜小姐承受的压力最大。(公元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一)
《精子战争》这本书,论述的基础只是一个简单的事实:男性一次射精平均射出三亿个精子,其中似乎只有很小的比例是健康的精子。为什么?

根据贝克的研究,数量这么庞大的精子可分成三类:「取卵者」、「阻挡者」、「杀手」。「取卵者」的任务,顾名思 义,不用多说。至于「阻挡者」与「杀手」,则是专门对付「情敌」精子用的。换言之,根据贝克的看法,男性的生殖器官早已演化出对抗性伴侣「不忠」的机制。 而驱使人类性象(sexuality, 与生殖有关的解剖、生理、行为特征)演化的动力,就是「精子战争」的风险。
贝克的理论,问题在于:男性的精子是否果真可以分为「取卵者」、「阻挡者」、「杀手」三类?证据在哪里?答案很 简单,「没有」。精液中的精子,有许多难以使卵子受精,可是这不算「它们具有其它特异功能」的证据。贝克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其它的学者以不同男性的精液做 实验,也没发现它们会互相拼杀。

要是把「精子战争」这个概念及其衍义抽离,本书就只剩下一些「性择」理论的论述了。达尔文在《物种原始论》 (1859)中已铺陈过「性择」理论,「性择」理论后来在一八七一年发展成一部专著,可是学界从没有认真对待过。直到一九六○年代,才有学者看出「性择」 理论的精义:实行有性生殖的物种,两性的生殖利益往往不对等,因此热情如火的好合,骨子里难免尔虞我诈的算计。可是这本书毕竟是以「精子战争」为核心,因 此贝克对「性择」理论的介绍就不免偏执与夹缠。

(二)
可是本书最大的问题在译文与导读。
例如第二八五页(英文版p. 180)包括三个完整的段落,每一段都有不妥的句子:
第一段:前戏高潮实在只是急就章的高潮替代性。
达意的译文:前戏高潮实在是非常适当的急就章。

第二段:简单地说,女人在性交当中获得高潮将比前戏高潮更让她的配偶获利。这种现象使得男女双方在性交时无法取得一致的利益。
达意的译文:简单的答案是,男人让女人在性交当中达到高潮,而不是在前戏中达到高潮,更有利于自己。这时,男女双方并无共同利益。

第三段:如果女人在性交过程中不曾获得高潮,她体内原本保有的精子,不论在数量或成分结构上,都会继续保持在性交之前的状态,这一切是受子宫颈黏液的过滤功能所支配。
达意的译文:如果女人在性交中不曾达到高潮,她体内会留下的精子,不论在数量或种类上,都由子宫颈黏液的过滤功能支配。

再举一例,页179-180:
对人类女性和其它哺乳类动物来说,压力始终介于「恶劣条件」与「避免繁殖」两者之间在进行协调。……因此就节育来说,压力具有特效药的功能。
达意的译文:……「恶劣处境」与「避免繁殖」的自然媒介是压力。……压力是强有力的避孕药。

(三)
导读有两篇,分别由当时任阳明大学校长的曾志朗,与中研院动物所退休研究员林飞栈写的。

曾志朗是教育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但不是演化生物学家,因此只能漫谈。他还从书里(页一七九)抄了一段出来:
很多国家及来自各种文化的女性都有避孕策略。她们会把某些树叶或果实(或是鳄鱼的粪便!)塞进阴道里面,以避免 怀孕。而且正如书上所描述的,人类也不是最利发明利用化学方式避孕的动物,例如雌性黑猩猩就懂得在适当的时期嚼下某种含有避孕化学物质的树叶,以淘汰不中 意的精虫的目的。(第八页)

在很多国家及来自各种文化背景的女性都曾把树叶或果实(甚至是鳄鱼的粪便!)放在自己的阴道里面,以期能够避免 怀孕。就连利用化学方式的避孕手段也不是人类最先发明。举例来说,雌性黑猩猩就懂得在适当时期嚼下某种含有避孕化学物质的树叶,以淘汰不中意的精虫的目 的。(页一七九)

笔者按,贝克所谓「雌性黑猩猩就懂得在适当时期嚼下某种含有避孕化学物质的树叶」,并无注明出处,据笔者所知,毫无根据。

至于林飞栈的导读,正文第一句就泄了底:
自从达尔文以来,自然选汰及性选汰强调动物倾向于生产出更多更好的后代,以延续种族的生命。(页十一)
按,这句文理不通、不忍卒读。而且达尔文演化论(天择理论)的精义是:生物个体自求多福,不是什么群体(例如种族)。

下一句就更精彩了:
我们都知道个体是会死亡的,但其生殖细胞或基因永远不会死亡。(页十一)
按,哪个生物个体的生殖细胞「永远不会死亡」?

(四)
最令人扼腕的,是译者李沛沂。他年轻、专业(生物系毕业∕正在美国深造),可是他谈起演化论的基本概念,却像是个十足的门外汉。例如他在〈译序〉说:
适者……具有生殖能力的下一代数量越多,表示物种的适应度(fitness)越高……

(页十三)
按,fitness的英文定义是reproductive success,译成「生殖成就」较适当。国内英汉字典一般译成「适应度」,因为编者没学过演化生物学。可是「生殖成就」(fitness)谈的是「个 体」,而不是什么「物种」。简单地说,演化的精义是:与同种成员竞争生殖、生存资源。

(五)
《精子战争》是英文书Sperm Wars (1996)的翻译本。Sperm Wars这本英文书,主题是演化生物学,可是没有批注、书目与引得。读者必须信任作者Robin Baker(罗宾.贝克)的头衔「博士」,以及出版商在书的封底对作者的介绍。因此中译本出版社的责任非常沉重,一方面得对译文负责,另一方面又有义务对 本书做更周全的介绍,找学者、专家、名流为中译本写〈导读〉,本来应该是最「安全」的做法。

可是出版社两方面都没有尽责,译文不行,导读更烂。更重要的是,本书毫无价值。如果出版社找的导读写手是行家, 必然会让出版社明白这书是烂书。可是这书出版了,可见出版社对译文没有起码的判断能力,也找不到适当的学者判断本书的价值。一个尽责的出版社可能会沦落到 这个地步吗?

【附录】去年九月二十二日回译者(之一)章蓓蕾小姐的e-mail:
章小姐:
我有点担心我们鸡同鸭讲。
我强调的是:
科学书与意识流小说、世说新语、意林、珠玑集不同,
讲究事实、论证、逻辑,其间不容假借。

再举一次同样的例子:
《精子战争》页409,最后一行起:(英文本p.274)
对强奸者来说,由于这类强奸是出自于繁衍天性的行为,因此通常他们所选择的对象都是正在生殖巅峰时期,也就是年龄约在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女性。
评论一:这个句子看来通顺;
评论二:但是逻辑错了,所以是错误的、不能接受的译文。绝对不可用「见仁见智」四字搪塞。
达意的译文:
强奸者通常选择的对象都是正在生殖巅峰时期的女性,大约在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证明强奸行为以生殖为目的。
我使用「达意」二字,为了避免给人「我是完美的印象」。
不是暗示所有翻译都可能用见仁见智四字搪塞。
而且,最重要的是,「强奸」是生物学现象还是心理∕社会学现象?
目前学界正在争论。
所以逻辑∕论证特别重要。
因为「强奸」是事实,是现象,是待解释的data,
研究者提出论证∕解释,与社会∕法律处理「强奸∕强奸犯」,和防止「强奸」有逻辑上的关连。
Baker论证「强奸」是生物学现象,也就是说,透过论证,他想说服读者:男性「强奸」,出于繁衍的冲动。(因为强奸受害者都是正直生殖颠峰的年轻女性。)
可是中译本上印出来的译文,完全不是论证,而是一个陈述句:「强奸」理所当然的是出于繁衍「天性」。
(这书若是××夫人写的,我不会费心。
可是这书打着科学的招牌,尤其是演化论,我非关心不可。)
再说一遍,科学书与意识流小说、世说新语、意林、珠玑集不同,
讲究事实、论证、逻辑,其间不容假借。
但是,我不是说意识流小说、世说新语、意林、珠玑集可以随性翻译。
道还

========================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精子战争》
译者 李沛沂,章蓓蕾
出版资料 台北市:麦田出版,城邦文化发行,2000
原书名 Sperm warsinfidelity, sexual conflict and other bedroom battles
原作者 Robin Baker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潘震泽

假科学之名的男女教战手册-- 评《精子战争》(原发表于《明日报》)
译评人潘震泽

精子之间有战争吗?
对任何一位生物学家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当然!几亿个精子抢着争取与一个卵子的受精机会,不是战争是什么? 但这种「兄弟阋墙式」的精子竞争却不是《精子战争》这本书的主题。本书的着眼点,在于来自不同男性的精子在女性生殖管道的竞争;作者认为这种精子间的斗 争,是主导「性」演化的主要力量。
为了支持这个论点,本书作者列出了37个场景当作「范例」,进行解说,其中13个场景有先后两名(或更多)男性 在同一女性阴道射精,其余的场景就算是像自慰,作者也都套上他的理论。作者把精子分成了阻挡者、杀手及取卵者几大类,各司其责。书中场景7并活生生地描述 了来自不同男性的精子,在女性阴道惨烈厮杀的情景,好似亲眼目睹。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科学的研究通常是先提出假说,再加以验证。假说经过不同的研究者在不同时候、不同状况下,反复验证通过的,则可 称为法则或定律。本书作者在前言中提到他进行研究的方法,包括收集精液、显微镜下检查精子、以及问卷调查等,大致也是研究人类行为所能采用的一些,无可厚 非。问题是:从这样的研究,作者能否得出这样的结论、以及该论点是否通得过检验?答案则是否定的。

科学的研究结果不是自己说了就算,必须接受学术界同行的公断,也就是将研究结果写成论文,经过同行的审查,发表 在流通的期刊,以供所有学界的参考验证。由这个标准来看,本书作者的研究并不及格。中译本的扉页介绍作者发表过百篇以上的学术论文,是不正确的。经查美国 国家医学图书馆的数据库(MedLine,1966年至今)、CSA生命科学数据库(1982年至今)及BIOSIS数据库(1985至今),作者的发表 只得25篇(同名作者的论文确有一百多篇),其中与精子有关的有8篇,都发表于1988-1993年间。作者的研究结果之前出版了另一本专书:《人类精子 之争:性交、自慰与不贞,1995》,本书《精子战争》算是通俗的普及版。

有关精子之间竞争(sperm competition是学术界惯用的名词,sperm war则是本书哗众取宠的用语)的研究由来已久,在这一行,本书作者只算资浅的入门者(1)。并且作者提出的一些耸动说法已受到同行的严厉批评 (2,3),认为不单证据不足,且充满曲解,严重误导大众。在此我仅举其大要。

精子不都是长得一个模样,运动力也各有不同,这是老早知道的事实。但有不成熟、形状不算「正常」、或动作较缓慢 的精子存在,是否代表它们天生就为了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当然不是!充其量那是大量生产下的自然变异,而与功能无关。去年《英国皇家学会期刊》更有篇论文章 (4),重复了本书作者的实验(将取自不同男性的精液混合),结果完全不支持本书作者的讲法。像作者提到「大头」的精子作为阻挡者,事实上早有报告指出那 是带有双套染色体的不正常精子。还有来自不同个体的精子,表面带有不同的标帜分子,遇上了彼此产生反应是很正常的;硬要说是有计划的厮杀,想象力未免太 过。像书中所述,每个精子似乎都训练有素、各守岗位,就更像科幻小说、而非科学观察了。

事实上精子的活化,阴道的环境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项由美籍华裔学者张明觉及澳洲的奥斯汀 (C.A.Austin)于1951年同时发现的能化作用(capacitation),造成精子的催熟及活动性增强,对受精而言是非常的重要,本书却毫 无提及。早期人工受精的困难之一,在于以自慰方式取得的精子受精力不强,加入雌性子宫或输卵管分泌液则可改善;其中发生的就是精子的能化。

该书另一耸动及令人诟病的说法是作者根据其问卷调查,发现有9%的小孩生父另有其人,因此得出人类属于「滥交」 动物的说法。作者以此设计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场景左证,好像人类社会真的如此开放,害得写导读的曾志朗部长直说「太西方、太前卫了」,要「鼓足勇气,才敢推 荐」。事实当然不是这样。人不见得一辈子只有一个伴侣,但多数人在多数时间却是如此;只有在更换伴侣之际,才可能同时与两位伴侣发生性行为。同时根据睪丸 与身体的比例(平均20公克与70公斤之比)来看,人类根本不具有滥交的本钱!

书中还提到男性可以有意无意地控制射精的品质(精子数量及组成),也令人匪夷所思。男性会为了可能发生的性行为 进行规画是一回事,要说有人为了过两天会有性行为,而先行自慰排掉「老旧」精子,可是太过离谱的说法。男性担心的应该是到时候有没有「性趣」、「兄弟」配 不配合的问题,谁会去想到精子的事?刻意自慰,更是不合常情。

至于人一次射精为什么要耗费那么多的精子,确实值得探究。当然有可能是人类行体外受精的远祖影响所及;也有理论 说是为了补偿高比例有缺陷的精子。不管怎么说,射出的精子不可能都进入子宫,大半精液从阴道的流失是无可避免的物理现象。就算进入子宫,要再上溯至受精的 所在地-输卵管,对细小的精子来说,也是马拉松式的漫漫长路。临床上,低于正常精子数量20%的男性(每CC精液仍有两千万个精子)就会造成不孕,可见受 精需要相当大量的精子是实际的问题。

再来无论男女处于长期的大幅压力下,性趣下降,不易怀孕,都有体内激素环境变化的合理解释(对压力反应的激素增 加,性激素下降)。以群居的猴子为例,猴王体内有最高的睪丸酮(雄性素)含量;当不幸被挑战者击败失势,则会迅速下降。因此俗话说:「权力是最佳春药」, 确有几分生理的证据。精子的生成,包括性趣在内,都受到睪丸酮的刺激,及压力激素(如肾皮质素)的抑制,因此性欲、性能力及受孕力受到压力影响,并不让人 奇怪。何必单单在精子上作文章?

本书许多论点已数见于许多谈「性择」的演化生物学论著,其中对两性关系的描述虽有令人借镜之处,但充其量如导读 中言:可作为「性教育」的补充教材。但其中充满错误的讲法,则害处多于益处(非曾部长担心的「黄色」)。国外学者好提假说,但常如昙花一现,无疾而终;本 国学术界则照章接受者多,批驳创新者少。《精子战争》的作者打着科学的幌子,提出一些似是而非、想当然尔的结论,已为有识者所讥;为中译本写导读的两位学 者随之起舞,是可怪也。

译者之一生物学系出身,写了篇长序,但第一句就错了:精子(头)直径有2到3.5毫微米(μm),总长有 60μm,而不是译者说的直径不到「一毫米(μ)」(单位及数字双重错误)。最后译者提出自己的看法,希望以「思想控制行为」,并以「思想取代基因传递后代」,并相信那也是作者的想法。立意虽佳,一厢情愿也。
 
 
1.如前所述,作者在这方面的研究甚少。之前作者的报告指出人体内有磁石的构造,所以人可以不靠视觉而决定方位;那又是一项得不到主流支持的假说。
2.Birkhead T, Moore H, Bedford M. BookReview.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12(1997),121-122.
3.Short R V. BookReview. 47th newsletter of the European Sociobiological Society.
4.Moore H D, Martin M, Birkhead T R. No evidence for killer sperm or other selective interactions between human spermatozoa in ejaculates of different males in vitro.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Series B: BiologicalSciences. 266(1999):2343-50.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六 9月 08, 2007 8:17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07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知识大融通》
原书书名 Consilience- the Unity of Knowledge
译者 梁锦均金译
原书作者 Edward O. Wilson
出版资料 天下文化,2001
原书出版资料 Alferd Knoff, 1998
译评人 清大历史所,科技与社会组,傅大为

融通与迷情
译评人:傅大为

威尔森(Wilson)以一冷僻的字 consilience (融通、交汇)作为此书的标题,目的说是要保持 consilience 的精确意义,而一般的字,如 coherence,意义已经用滥,很不精确。由这个标题字,我们就可以猜到,此书所包含的幅度,所企图的目的,既博雅、又寓有深意。大略翻翻此书,读者 会感到,虽然它以自然科学为基调,它的范围,除了威尔森所擅长的演化生物学外,还有许多物理学方面的讨论,更涉及了哲学、后现代、科学史、经济与社会科 学、艺术与宗教等,甚至,威尔森也不放过提一下中国古代科学,以及近代台湾童养媳史在社会生物学上的意义等等。

以研究蚂蚁起家的演化生物学家威尔森,过去曾以极力提倡社会生物学(sociobiology) 而引起争议,名噪一时,后来他特别致意于自然保育的努力,曾有所谓「生物多样性之父」的称呼,几年前,又出版此「知识大融通」一书,提出「知识融通」的大 呼吁,并遨游于当代知识之海,以自身作为融通的一个范例。

但是,威尔森的融通,是有中心的。它不是网络式的融通,而是从一中心出发的整合。如今天普通的科学家一样,他仍 然以物理学、生物学当作融通的基础或中心。对于哲学,他特别热衷于启蒙时代「知识统一」式的哲学,对于浪漫主义以来的思潮,到今天的后结构主义,他都将之 推挤到边缘,并不等量齐观。因为这些思想强调所谓断裂,不能融通之故。当然,他也的确为自然与文化二者的传统鸿沟,作了点努力。在他所擅长的社会生物学 中,耐心的处理基因与文化二者「共同演化」的问题(而非俗称的「基因决定论」),并企图指出二者「交互形塑」了人性的情况,以避免传统「两种文化」之间的 老情结。例如,他讨论了各文化中可能共通的「巨蟒想象」问题、还有各文化语言中的「颜色」词汇的差异等,这些策略性的例子,都构成了自然、心灵与文化的共 通场域,彼此有极大的融通可能。但他也承认,在近代世界,基因形塑人性的程度,已经远落后于文化。

对后现代,威尔森固然不满,但今天科学界汲汲于专门,而对整合性的「自然哲学」完全不顾,他也有批评。对于人类 理性高度发展、但同时又渴求浪漫精神,此二者的不协调,他则断然宣称是今天人类的首要大问题,比一般的种族、宗教等冲突更为重要。其实,我对他「融通」的 情怀,有着一定的同情,对于自然与人文断成两截,彼此自以为是,故步自封,我也颇为厌烦,但是,对威尔森的最终关怀,我究竟不能认同。

威尔森「融通」的最终关怀,来自于对知识统一的执着、醉心、与信仰,他所谓古希腊 "Ionian Enchantment" (这个关键词,翻译成「迷情」,不好,失掉了威尔森想追随爱因斯坦「知识统一」的信仰执着而赋予此词的「正面性」)。这种执着,固然有它的艺术情怀,如爱 因斯坦对普郎克的赞美,但它似乎只是哈佛的象牙塔情怀,或是古希腊贵族奴隶主对抽象知识的痴迷,其实预设了很多特殊的权力与阶级条件。这是一种抽象的执 着,抽离于现实的社会、历史、权力之外。所以,我不觉得它是种真正现实的融通。今天世界上为什么仍有那么多的冲突、不义、战争、与压迫?知识的大海,如果 不能与现实冲突的大海互相关怀与互相跨越,最多,也只是心灵的游戏,而最坏的可能,则是不知不觉的为宰制性权力所用,如过去科学的成果,不断地为权力、军 事武力所用,真可谓罄竹难书。

除了现实冲突之海外,在知识之海、一般的科学领域中,以威尔森知识为核心的融通,情况又如何呢?我觉得,即使在 威尔森处身的演化生物学界,都仍然有很大的争议,彼此不能融通(但「融通」一书却很少着墨),如社会生物学与反社会生物学之间的辩论,在威尔森写此书的年 代中,正激烈进行中。在此书的结尾,威尔森感谢一串名单,他们是全书的草稿或某些章节的顾问,其中在科学哲学方面,竟然找的是 Daniel Dennett,此人不但相当疏离于科学哲学的新发展,并被反社会生物学的演化论者(如 Steven Gould)强烈批评过,争议性很高。如此看来,此书对于科学哲学、science studies (科技研究)的轻忽排斥态度,也就不令人惊奇了。

最后,说威尔森对各种后结构﹨批判思潮采取轻忽的态度,并不令人奇怪,但是「融通」一书对女性主义生物学、还有 性别议题的生物学等,同样采取轻忽的态度,就令我感到迷惑。他自己也说,关于人性的性别差异问题,论点极多,争议很大。甚至,虽然同样采取社会生物学观 点,男生物学家与女性主义者(如 Sarah Blaffer Hrdy 等的女性主义社会生物学者们)也常有大差异,但是,从人到灵长类的各种性别辩论,「融通」一书却匆匆数言,草草带过。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如果连社会生物学 本身的融通都作不到,那么融通一说,岂不只是空谈?
在谈「人性」的第八章结尾,他问了一个根本的问题:甚么是理性?威尔森提出个有趣的建议,他认为就是最能够符合 人类遗传与基因发展特性的心理倾向。但是同时,在同一章谈生物性「性别差异」时,威尔森又引一些的流行观点,如廉价精子互相争取昂贵的卵子,如男的冲动而 主动、女的含蓄而挑剔,如「一夫多妻制」是人性自然的结果云云。而这些人性之自然,如果再配合上前面他所说的「理性」,那么一夫多妻岂不也是很理性的选择 了?当然,这些惊人之论,不是不能说,而是该有充分而融通的讨论,但融通一书却刚好没有。

总之,如果他对于知识的融通,不能折冲与进出于上述那些后现代与女性主义等「异类」之中,那么他融通的方式,毕竟仍是他的一偏之见、仍是一位博雅大师的迷情。此书误译的「迷情」一词,在这里倒是恰当的。

天下文化出版此翻译书,在原注的保留、译注的添加方面,作的不错,但是却没有作索引,对于这本大书而言,是不小 的欠缺。另外,国内翻译书,习惯在书中擅自加上许多小标题,而本书的小标题,就不时出问题,若非不能真正涵盖一节的要旨,便是在原书未分节处分节,或原书 分小节处却反而不分节。这样,即使一本书的翻译再好,也很容易扭曲了原书的论证流行。

这本翻译书的翻译,虽然有牟中原、傅佩荣的校定,译者也算用心,偶有佳作,但是问题仍然很多。除了前面所提的 「迷情」一例外(第一章),基于篇幅,我只能选择性的提一些。以下,我把翻译的问题大致分成三种来分别讨论:一,基本程度与专业上的误译;二,科学家译者 (梁锦钧金)站在威尔森的肩膀上,透过翻译所做的夸大或稀释;三,性别及其它偏见所导致的误译。
一, 基本程度或专业上的误译。

在解释 consilience 时,原著提到 Whewell (修艾尔,而非念惠卫尔)的关键概念 'jumping together' 的比喻,漏译(页13)。 'every form of religious and civil authority' 竟翻成「各种形式的宗教信仰、民间官僚」(页52)。 'new "science" of grammatology' 翻成 「文法上发展出的新『科学』」(页57),按 grammatology 为德希达的用词。'mechanist theorist' 翻成「机构理论学家」(页58),应该是「机械论者」。'geological time' 翻成「长久的地质年代」(页60),应是「地质时间」。'the acid washes of skepticism' 翻成「怀疑论者的穷酸论调」(页80)。 'New Age dreaming' 译成「新世代的玄想」(页80),没有译注,同一专有名词,在页59却翻成「新时代」。此节讨论「理论」一概念(页79-81),翻译问题非常多。只举一 例:
'So are millenarian cultists watching the Idaho skies for signs of the Second Coming (have their theory).' 翻译成「每当千禧年接近尾声时,那些会观望埃达荷州天空,好寻找基督再现迹象的信徒,也有他们的理论基础。」(79-80页)我的直译:「所以那些在寻找 埃达荷天空中『基督再现』异象的千禧年密教信徒们,也有他们的理论。」

'This transcendental world view' 翻成「这个先验的世界观」(页83),此非先验 (a priori),而是超越。 'The question it [Science] poses, of universal and orderly materialism, is the most important…' 误译成「它对具有普遍性及组织性的唯物主义提出质疑。。。」(页84)。 'They…are pleased to be relatively well-paid members of one of the more contentious but overall least conspiratorial of professions' 翻译成「这个职业待遇相当好,虽然较具争议性,但大体上最不涉及群体阴谋策略,他们对此感到相当满意。」(页85)William James 的 'warranted assertibility' 错翻成「受到认可的坚持」(页88)。当讨论到数学是 'tautological' 时,竟翻译成「过程却冗长累赘」(页93)。在讨论 Wolf 的台湾研究时,译者把 'minor marriages' 与 'sim-pua' 二者都一起翻成「童养媳」(页247)。 'It (postmodernist hypothesis) is blissfully free of existing information on how the mind works' 则翻成「他们对心智运作方面的既存信息全然无知,因此也无忧无虑」(页304)。

最后,许多地方的 'know' 翻译成「了解」,并不好。而 Hilbert 的话 'We must know, we will know.' 翻成「当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就一定会知道」,也是可议的(页61)。

二, 科学家译者(梁锦钧金)站在科学家威尔森的肩膀上,膨胀了科学对人文思潮的批判、或反之稀释了威尔森对人文的善意。

在谈中国古代科学时,简单描述中国宇宙论的一句,被翻成无法了解(页44中间)。在讨论德希达的解构说时,原书 的解释就很少,结果译文更简略,无法懂,而威尔森得意的讽刺「德希达诡论」,原书也太精简,最好有注释,而没有解构知识的读者看了译本,更无法懂,大概只 会更增强了「解构是鬼扯」的印象(页57)。 'It is tempting to relegate postmodernism to history's curiosity cabinet…' 翻成「人们其实很想把后现代主义。。。一并丢入历史的古董柜里」(页58),但其实原文没有「人们」的意思,这是译者的壮大声势? 'Foucault, the great interpreter of political power in the history of ideas' 翻成「这位在思想史上为政治权力作诠释的泰斗」(页59),傅科「为」政治权力作诠释? 'the growing dissolution and irrelevance of the intelligentsia' 翻成「知识分子群体的逐渐瓦解与日益淡漠」(页60),这句话其实是威尔森少数几句肯定批判知识分子的话,但其原意被翻译稀释殆尽,应翻成「知识分子理念 的逐渐瓦解、与社会益形不相干」。在第十章「艺术与艺术诠释」中,虽然一贯地批评后现代主义,但是威尔森也对社会大众热心于后现代的这个现象本身,做出了 善意而宽容的解释(原文 pp.214-5), 但中文翻译却往往莫名其妙,问题重重,兹举一例:
'[Yet there is surely some reason for the popularity of postmodernism other than a love of chaos…] Postmodernism in the arts is more than a School of Resentment-Harold Bloom's indictment in The Western Cannon-and more than the eunuch's spite, to borrow a phrase from Alexander Pope, and it is sustained by more than the pathetic reverence commonly given Gallic obscurantism by American academics.'
梁译:[省略] 依据布伦在「西方正典」一书中的控诉,艺术中的后现代主义超越了憎恨学派;若借用诗人波普的用词,则同时胜过了「阉人」的邪恶。由于后现代主义得到的尊敬,多过美国学术界一般对法国蒙昧主义悲悯式的尊重,所以能够继续存在。(页304)
直译:[省略] 艺术的后现代主义,无论说它只是一群憎恨者所形成的学派─如布伦。。。所控诉的,或说它只是阉人的诅咒─如诗人波普曾写过的,都是低估了它,它还有其它东 西。而单单只靠着美国学界对法国典型的「朦胧与蒙昧」作病态式地崇拜,并不足以维持这个艺术后现代的热潮。

另外,威尔森敬重但不具名地引用了他哈佛同事 Gilligan 的名句 'they speak with a different voice' (p.215), 翻译后也不见了,成为「女性的心声也经清晰响亮地被听到」(页304)。

三,性别及其它可能的偏﹨成见所导致的误译。
威尔森在本书讨论性别之处很少,但还是可以讨论一些翻译问题。 首先看一句 'The optimum sexual instinct of men,…, is to be assertive and ruttish, while that of women is to be coy and selective.' 翻译成「男性最佳的性本能是表现的很有自信和热情,女性则是表现得害羞和善于选择。」(页241)有很多不精确的地方,我的直译「男性充分发挥的性本能, 在坚持自信而冲动,女性性本能,则在含蓄抚媚而挑剔」。 'guarantees of paternity' 错译成「保证履行父职」(页241),应为「确认自己是父亲」;同页 'The fathering of children was commensurately lopsided' 也错译成「父亲在抚育子女上所扮演的角色也同样是一边倒」,同页还有许多细节的问题。译者似乎只以普通的婚姻观念来翻译社会生物学者的特殊逻辑推演,很容 易出问题。

其它地方,'think-tank gurus' 竟翻成「一些具有高度智慧的思想领袖」(页19),威尔森的许多讽刺,常没有翻出来。

再举一句威尔森恭维科学精准度的的话:'Together the theoretical and experimental physicists accomplished the equivalent of launching a needle due east from San Francisco and correctly calling in advance where it would strike (near Washington, D.C.) to within the width of a human hair'.
梁译:这个由理论学家和实验物理学家一起共同实现的准确度,相当于由旧金山往东边发射一根针,而事先精密地预计,这根针会比人类头发还细的误差,掉落在华盛顿首府附近的某个定点上。(页76)
直译:这个由理论和实验物理学家一起。。。准确度,相当于由旧金山往正东发射一根针,同时正确地预测,它会间不 容发地攻击到华盛顿附近的某一点上(与旧金山同一纬度)。大为按:威尔森特意引用某物理学家得意的「飞弹比喻」,在翻译中消失了。科学的精准与杀人武器的 精准,不是向来就连在一起的吗?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09 pm

看正體原文

書名《揭開老化之謎》(當選中國時報開卷版一九九八年十大好書)

譯者 洪蘭

出版資料 商周出版,1998年

原書名 Why we age?

原作者 Steven N. Austad 1997

原書出版資料

譯評人 王道還


《揭開老化之謎》(原刊於明日報公元兩千年九月)

王道還

據說有一位羅馬皇帝,受到萬民歡呼的擁戴時,驚惶地向左右問道:我做錯了什麼嗎?這位羅馬皇帝的反應,提醒了我們一個人文真理:「熱門」的玩意,也許只是「症狀」,沒有什麼實質。所謂民意如流水,就是這個意思。我並不在談政治,我談的是熱門科學研究。

老化研究在生物醫學界,現在火紅得很。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與老化相關的知識與商品,最近似乎也開始暴增。其實,這都是高齡社會的「症狀」,未必反映研究上有什麼突破,或者流行「講法」與商品有什麼神效。最重要的高齡社會「症狀」,就是留戀紅塵的有錢老人多了。沒錢沒勢的人,生有何歡,死又何懼?要是沒有那些有錢老人,老化研究火紅不起來的。

這本《揭開老化之謎》,對目前許多流行的「科學迷思」 尤其是「基因組定序完成後,人類可能可以活到一千兩百歲」 有簡潔道地的針砭,文字流暢、說理清晰,作者幽默的筆法,尤其餘事。

不過我指的是英文原著。中譯本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例如作者在第五章,對於生物醫學界提出的「老化理論」做了一針見血的批評,他的立論根據是:「解釋」有兩種,一是「近因」(機制),一是「遠因」(終極原因)。作者以汽車為例,指出修車技工對汽車原理的解釋往往是關於機制的:燃燒汽油、產生動力、運轉引擎,然後動力經過傳動軸轉動輪胎,云云。但是物理學家即使對汽車的機械一竅不通,仍能解釋汽車運轉的原理。

請看中文本第七八頁譯文(第一行起):

並不是所有解釋的解釋程度都相等。有些解釋是關於這個現象是怎麼發生的(how),也就是說它運作的機制。有些解釋是關於它怎麼會發生,但是在語言上,我們都是用「為什麼」(why)這個字來問二個不同的問題。

達意的譯文:並不是所有的解釋都是等效的。有些解釋,說明的是現象發生的機制,也就是說明「現象是如何(how)發生的?」另一種解釋,說明的是:「現象為何(why)會發生?」不過在日常語言中,這兩種不同的問題,我們都是以「為什麼」(why)三個字引出問題。

第七八頁譯文(第四行起):

假如我們用汽車來比喻,當你問為什麼你的汽車會跑時,你所得到的答案取決於你問的是修車廠工人或是物理學家。修車的技師會給你機械上的回答,告訴你鑰匙發動時會使電流傳到點火栓上使引擎發動。然後,假如這部車有足夠的汽油,它會使引擎開動,引擎是連到輪子上的,在經過轉換器後,車子就開動了。

評論:修車技工提出的,是「機制解釋」;他說明使汽車運轉的機制。而且引擎不可能「是連在輪子上的」,引擎與輪子之間,有「傳動裝置」(the engine is connected to the wheels by engaging the transmission)。

第七八頁譯文(接上引文):

但是假如你問的是一個物理學家,他會告訴你汽油的燃燒在空氣中會產生動能,因為它破壞了化學的連結,這個能量可以透過機械來做工,如使汽車移動。這兩種答案都對,它們只是在作不同程度的解釋而已。

評論:

一、「汽油的燃燒在空氣中會產生動能,因為它破壞了化學的連結」 >汽油在空氣中燃燒,會產生動能,因為「燃燒」打開了化學鍵。

二、「這兩種答案都對,它們只是在作不同程度的解釋而已」 >這兩種類型的答案都正確,它們只是不同層次的解釋。(按,「機制」與「終極因」是不同層次的解釋,不是「不同程度」。)

第七八頁譯文(接上引文):

這種差別很重要,因為修車技師可以用第一種解釋來修理你的車,但是他不了解物理學家在說什麼,可能也無法去解決新的機械上的問題。

達意的譯文:這種區別(「機制」(how)與「終極因」(why))很重要,因為修車技工也許可以利用第一類型的解釋來修你的車,但是,要是他對物理學家所說的不怎麼了解,可能就無法解決任何新奇的機械問題。

第七八最後一行 七九頁譯文(接上引文):

演化生物學家稱技術工人的那種回答為近因的或機械性的回答。我認為雖然老化有三百種理論,但是它們全是機械性的理論,許多可能同時都正確。從另一方面來講,生物醫學的研究者就像技術工人,他不懂得簡單的物理,他不太可能了解老化的基本過程,除非他了解為什麼老化會發生,也就是說老化的原因。

評論:這一段有一處漏譯,因此不易理解。而且「機制」(「機制的」)全譯成「機械性的」,不正確。因為說明mechanism(機制),不是「機械性的回答」。所謂「機制的答案」,就是找出產生現象的機制。

達意的譯文:修車技工提出的那類解釋,演化生物學家通常稱為「近因」,或「機制因」;物理學家的,稱為「因果」,或「終極」答案。我主張:雖然現在解釋老化的理論可能超過三百種,它們其實都是「機制的」解釋,其中許多可能同時正確。另一方面,生物醫學家和不懂簡單物理的修車技工一樣,要是對老化的「終極因」(為何會老化?老化為什麼會發生?)沒有什麼知識,就不可能了解老化的基本過程。

筆者花了這麼多篇幅討論中文本第七八 七九頁的譯文,不是因為那是全書唯一有問題的譯文,而是想強調原作者據以討論老化理論的論據。「機制」(how)與「終極因」(why)的區別,是任何演化生物學導論課第一節就會說明的概念。

以下再舉一些例子:

(一)中文本頁四九 五十:

所以雖然我們現在認為亞歷山大大帝三十三歲就死了,是早夭,其實在他當時人的壽命長度來說,他算是老的了。

達意的譯文:舉例來說,亞歷山大大帝過世時,得年三十三,古人也認為早夭,儘管當時的平均壽命只有三十歲。

說明:作者在這兒要說明的是,身體的「老化速率」,沒有古今之異。現代人的平均壽命,超過古人近半世紀,可是對於「老朽∕老年」的主客觀定義,古人與今人同。

(二)中文本頁五二:

證據顯示:在歷史中人們只活了三十歲到四十歲左右的年紀。

達意的譯文:歷史上,成人一般只活到三十歲到四十歲左右。

說明:作者說明壽命歷史的研究,有重大的限制,例如低估嬰幼兒的死亡率,因而高估了成年人的平均餘命。而嬰幼兒死亡率偏高的社會,也不易推估成年人一般而言可以活到幾歲。

(三)中文本頁五五:

從這些骨頭上看來,這些人都只有活到四十出頭一點而已。

達意的譯文:根據已發現的尼安德塔人化石,沒有一人活到四十出頭。

說明:尼安德塔人只有少數人活到四十出頭,那是他們的壽命上限。大多數尼安德塔人活不到四十歲。

(四)中文本頁六六第四行:

這些基因的研究是來自於同時研究好幾個基因的效果,

達意的譯文:這些遺傳研究(例如分析族譜),描述的都是好幾個基因的綜合效果。

(五)中文本頁六六,接上引文:

有沒有辦法去看單一的基因對人類老化速度的影響,…這種…基因有可能在人體找到嗎?

這個答案是相當肯定的,不行,除非我們願意相信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還存在著尚未被發現的一五○歲人瑞,或是我們願意去接受更小的基因效果,比方說一○%到二○%。但是,現在專家仍將基因效應排除在外。不過,我們是否可以從另一個方向著手,與其去尋找減緩老化的基因,我們是否同樣可以在加速老化的基因上學到一樣多的東西?

達意的譯文:除非我們願意相信世上還有個沒發現的社群,人人可活到一五○歲,或者這個基因對於壽命只有相當「溫和」的影響力,例如一○%到二○%。即使「溫和」的影響力,專家仍無定論。但是,何妨從另一個方向下手?對於老化的機制,要是能發現加速老化的基因,也許我們能學到一樣多的東西;何必一定要找到延緩老化的基因?

(六)中文本頁六七:

很多人因此認為老化是由一個基因所控制的,因為這就是加速老化的疾病。

原文:It (Hutchinson-Gilford syndrom) is popularly thought of as the disease of accelerated aging, and suggests that aging itself may be controlled by a single gene.

達意的譯文:

流行的看法是,這病(早衰症)使人加速老化,它顯示:老化也許是可以由一個基因控制的過程。

說明:請留意這句話的因果關係。

(七)中文本頁六九:

唐氏症大約是七百個人中就有一個,不過母親懷孕的年紀越大,發生率越高。它發生的原因是第二十一號染色體多複製了一個自己,唐氏症患者的外表顯著到可以從人類頭骨的化石中看到。唐氏症患者的智力有某種程度的缺失,在過去一直被社會所歧視和忽略,認為他們不可能活過四十歲。

原文:Down syndrom occurs in about 1 per 700 births overall, but much more frequently among older mothers. It is caused by an extra copy of one small chromosome (number 21) on which lie many genes, and its physical signs are so characteristic they have been noted in fossilized human skulls. People with Down syndrome have mental deficiencies of varying degrees throughout life, and in the past were sigmatized and neglected to the extent that they were thought to be unable to live past the age of 40.

評論:唐氏症患者多了一個二十一號染色體;多的一個,不是「多複製了一個自己」,而是在減數分裂過程中,有的生殖細胞因為「染色體不分離」而多得了一個染色體,有的因此而少了一個染色體。

達意的譯文:

大約每七百個活產胎兒中,就有一個是唐氏兒,但是年紀較大的母親,生出唐氏兒的機率會大增。唐氏兒的症狀,是多了的一個二十一號染色體造成的,這個染色體上有許多基因。由於唐氏兒有明顯的體質特徵,即使在人類化石頭骨上都可以鑑定出來。患唐氏症的人,智力不足,不過個人差異很大。在過去他們受歧視、漠視,以至於大家誤以為他們根本活不過四十歲。

不論剛入門的學生,還是感興趣的外行人,翻譯的「科普」著作都是重要的學習資源。閱讀「科普」書,讀者不可能抱著讀閒書的態度,記誦事實與推敲邏輯,都得花心力。因此我們對於翻譯的「科普」書,不得不用較高的標準檢驗與要求。改善國內翻譯書的品質,牽涉或許很廣,但是讀者要是沒有消費者意識,任何改革呼籲,都不可能產生實質結果。

【附誌】本文刊出後,公元兩千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時許,筆者接到電話,受到尖銳指責。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12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研究科学的第一步》
译者 程树德
出版资料 台北:究竟出版社,2000年6月
原书名 Advice for a young investigator
原作者 拉蒙卡哈 (Santiago Ramon y Cajal)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王道还

《研究科学的第一步》 (原发表于《明日报》)
译评人潘震泽

(一)
拉蒙卡哈(Ramon y Cajal, 1852-1934),西班牙人,是现代神经解剖学大师,一九○六年诺贝尔奖得主。本书是他当选西班牙科学院院士的演说稿,发表于一八九七年十二月五号 (清光绪二三年)。可是这篇演讲当时似乎没有引起什么回响,直到一年后,卡哈的朋友出资重印,赠送学生,才引起注意,不仅国内风行,还译成多种外国文字。

英文本就有两种,中文本是从新的英文译本翻译过来的。这书问世已超过一个世纪,去年出版的新英译本,可说是对作者的最高礼赞吧。
根据英译者的「说法」,旧的英译本有两大缺点:一、误译;二、过于直译,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往往不知所云。因此新译本的译者力求达意又不失原作的风味。从英文书评中,可以看出译者颇为成功。可惜中译本的品质没有受到新英译本的启示,不通的句子比比皆是,而且错误百出。

(二)
先从本书英译者的〈前言〉说起吧。
中译本21页倒数两行:
程译:在他三十岁出头的时候,拉蒙卡哈用西班牙文写了一本很有创意的组织学教科书,并亲自绘图,这也是以西班牙文写作之第一本。
按,这句话的英文非常简洁:the first original textbook of histology in Spain.
意思是:他写的组织学教科书,有原创性,这样的书,在西班牙是第一本。换言之,他写的教科书有两大特色:观念新、数据新;不光是翻译、剪贴、「综合」他人的作品。拉蒙卡哈的同胞前辈当然写过组织学教科书,只不过他的书出版后,别人就不能再抄书 「集大成」 蒙混了。

中译本22页:
程译:这一本书写得非常清楚,它不但打破了过去的想法,而且重新建立了脑中神经通路的新观念。
英文:This succinct book redefined how brain circuits had been described.
达意的译文:这本简洁的书,将大脑的「神经线路」重新定义过(,与前人的观点不同)。
说明:十九世纪末,关于大脑的解剖组织(组织学),学界仍没有定论。即使到了一九○六年,意大利神经解剖学家高 尔基(C. Golgi, 1843-1926)与拉蒙卡哈一齐得到诺贝尔奖,高尔基仍然在得奖演说中与拉蒙卡哈针锋相对。拉蒙卡哈的观点是:一、大脑的构造单位是神经元;二、神经 元与神经纤维是一体的,也就是说,神经纤维是神经元细胞本体的延伸;三、神经元之间通讯息,是透过「突触」这种细胞膜上的构造。所谓「神经线路」,是不同 神经元以神经纤维组成的通讯线路。有的神经纤维把神经原本体的讯息传送出去,我们叫做「轴突」,有的神经纤维把其它神经纤维传来的讯息传送给神经原本体, 我们叫做「树突」。大体而言,拉蒙卡哈的观点仍是今日神经科学的基础。不过当年有许多学者坚持大脑的解剖单位不是拉蒙卡哈定义的神经元,他们认为拉蒙卡哈 所说的神经元细胞本体与神经纤维,是两种不同的解剖学实体。

好了,让我们再回头读译文,接着的译文是:
在这本书里面卡哈提出很多中央神经系统的组织学证据,认为脑神经并不是由细胞融合成一体 (syncytium),或者是由细胞连接成鱼网状的构造(reticulum),而这两种说法,在当时是被大家所普遍接受的。在书里面,他认为脑神经是 个别脑神经元所组成,而且以单一方向传递讯号。
达意的译文:
在这本书里,卡哈提出了组织学证据,显示中枢神经系统不是细胞融合成的浑然组织,也不是由神经纤维织起的网(将神经元网罗在一起),两者都是当时通行的看法。卡哈认为中枢神经系统是由神经元组成的,每个神经元通常以单一方向传递讯息。
英译者的〈前言〉不令人满意,那么正文呢?

(三)
第一章〈引言〉就有离谱的错误,如页45(英译本页5)译文:
例如,英国的社会学家史宾赛(Herbert Spencer)就曾经说过:「我们在知识方面的进步,是从均匀的以及从不均匀的事物过程中所产生,而且是从均匀的过程之中,本身有不稳定性所产生 (Instability of that which is homogeneous)。」(译注:似乎笼统地说从同中求异,从异中求同,量变生质变,但均是不具体的大道理)。
说明:这一句话完全译错了,译注就是证据。按,史宾赛(1820-1903)是英国十九世纪后半最有名的进化学 者,从拉马克的生物进化理论,发展出一套社会进化论,在十九世纪末,风靡过美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这个著名的句子,原来是达尔文从史宾赛的书里抄来的。拉蒙卡哈引用的那句话,出自史宾赛一八六二年出版的《第一原理》,是他最基本的理论 观点,意思是:
知识进步,是个从同质到异质的过程,因为同质本就不稳定,必然会分化为异质,而同一「因」往往会产生许多结「果」,因此同质到异质的变化一旦发生,就会不断分化下去。
在史宾赛的宇宙论中,进化过程是有方向性的,就是朝着更复杂、更美好的目标前进。十九世纪的进化论者,基本上以胚胎的发育过程作为进化的模型,胚胎发育就是从同质分化成异质的过程。生物体内的各种组织、器官,不都是从一个受精卵发育出来的?

第二章(页54,英译本页10)程译:
…好像是从太阳神丘比特(Jupiter)的头脑之中,直接蹦出一个完整的战神米娜娃(Minerva),…
按,Jupiter是罗马的主神,有人译作「朱比特」,后人将祂附会成希腊神话中的天神宙斯Zeus。至于太阳 神,大家熟悉的是阿波罗(Apollo)。根据传说,普罗米修斯用斧头对着宙斯当头劈下,全身武装的阿西娜就跳了出来。在罗马神话中,米娜娃是智慧女神, 给附会成希腊的阿西娜。
这个中译本的英文夹注,读者必须特别留意,有的是错的,有的是译者捏造的。如页22:「神经轴突(synapse)」,错。按,轴突是axon的通行中译,synapse的通行中译是「突触」。
又如页46:「圣杯(Holy Grail)」,按,英文本并无这个词,莫非中译本译者以英文翻译?

(四)
书市上的翻译书一直是国人汲取新知、认识潮流、拈来灵感的重要资源。可是读者碰上中文杂沓、不通,或错误的译 文,通常自认倒霉,甚至怀疑自己水准不够。提高本地翻译书的水准,读者得有消费者意识,打电话抗议、退书,都是合理、合法的手段。读者不容忍劣译,出版社 才会小心从事。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14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玉米田里的先知》
译者 唐嘉慧
出版资料 台北巿,天下远见,1995
原书名 A feeling for the organismthe life and work of Barbara McClintock
原书作者 Evelyn Fox Keller
原出版资料

译评人 傅大为

玉米田里的失误-略谈「性别与科学」的译介

如果我们看到「玉米田里的先知」这样的书名,通常会浮起的印象是一个有蓄着长长白胡须的(男)先知在谈宗教,乃至在某种知识领域中对未来的预言。即使后来 知道这本书的主角是为女遗传学家,「先知」一词也不会引起我们对这位科学家有何特别的注意,毕竟,在男性济济一堂的科学殿堂中,为一位「和男性一样好」的 女先知立传,也是难能可贵之事?

由「天下文化」出版,唐嘉慧译的「玉米田里的先知」一书,就是这样以翻译来「平庸化」西方特殊著作的一个例子。 其实,作者Evelyn Fox Keller是西方研究「性别与科学」女性主义者中的佼佼者,她使用的书名 (A Feeling for the Organism"与「有机体」一生的融会"),还有其中的写法,都是循着Keller研究的理路而精心写成。Keller完成此书时, McClintock尚未得诺贝尔奖,所以此书并非一般锦上添花的著作或翻译,而是Keller在研究「女性科学|非男性科学」的路径中,特别遇上像 McClintock这样的研究格调的传奇女科学家,所作的一本传记。

吊诡的是(或其实蛮可以料到的),Feeling for一书在国内翻译的呈现,乃至于刊载于报端一些书评介绍,如在十月中左右中国时报「开卷版」中刘小如所写的「女性科学家的典范」一文,或如在十月二十 九日中时晚报平路所写的「关注差异,拒绝通解的麦克林托克」,本书的作者的观点整个地消失、被抹杀掉了,(平路之文相对而言是比较好的一篇)。西方女性主 义近年来在「性别与科学」议题上的努力,对「女性科学」(是women's Science而非feminine Science)可能性的探讨,在国内翻译、审定、介绍的「努力」之下、几乎消失殆尽。在刘小如果的文章中,一开头她就想当然尔地写道:「科学研究、逻辑 思考的推理,原是超越性别的」,于是简单地将Feeling for隐涵的问题性一笔解消。在唐嘉慧的译书中,有阳明医学院的陈文盛教授赫赫的「中文版序」一开头,陈文就提到关于麦克林托克「女性在职业上所受的歧 视…是很多社会学家及女性主义所关切的,我不再此多言」,又说麦克林托克与门德尔「两人性别差异的因素,不必这里多谈」。

略嫌奇怪的是,Feeling for一书并没有强调「女性在职业上所受的歧视」,反而是强调McClintock的精到研究的不被学界理解。陈教授可能看书没看清楚,再加上他一再地拒 绝去谈在这本「性别与科学」的经典著作中的「性别与科学」问题性,他的中文版序的意义可想而知。如果我们再知道,约于两年前,陈教授在「报技报导」等刊物 中,与王秀云辩论,亟言「性别与科学」议题的不重要与不具意义,陈教授这篇中文版序自有其渊源可循。只是,在台湾今天有很多杰出女性分子生物学家在做研究 的背景下,为什么中文版序又找上一位男教授呢?
以下,我很简单地条例一些唐嘉慧在关键译文上的问题。至于「先知」一书在其它许多细节上的翻译,倒是可以接受─-如果我们会忽略掉许多加之于其上的书名、大小标题、重要概念、审定序言与介绍等等。

在Keller自己序言的翻译中,乃至第十章译文,一再强调「直观生命」的翻译就不好。「直观」在中文中的传统 意义将会严重干扰Keller的描述与理路。至于"A Feeling for the Organism"这句关键词,书中一再翻成「对生物的感觉」是错译,完全没有看到「feeling for」一词中「感同身受」的同情理解,「融会」式的理解这些关键性的意义,而这种意义,与一般如「对鎗的感觉 」的意义是南辕北辙的。至于说McClintock质疑所谓「女性科学」(p. xviii),其中「女性」一词可以意指feminine、women,甚至feminist,但McClintock质疑的词只是第一个:一般质疑 feminine science(所谓「女性化」的科学),当然该质疑,但Keller所重视的问题性往往存在于第二或第三种意义。Keller认为对 McClintock最恰当的描述是「非男性科学」(non-masculine science)。

唐嘉慧在使用小标题时,常常使用一些「男性式」的标题,这与Keller非常注意「语言与性别」的关系是非常不 协调的,这里举几个例子:「染色体才是真家伙」(p. 122)、「神机妙算」(p. 140)、「卯上一件重要工作」(p. 168)、「心照不宣的盲从」(错译) (p. 249)、「转位重出江湖」(p. 266)等等。不过唐嘉慧倒也使用了几个不错的标题,如第五章的「与染色体融会」、「姐姐获得妹妹失去的」(p. 180)。最后,306页后的「延伸阅读」,其实是原书部份的脚注数据,但这些数据却没有标注回中文翻译的正文之中,当然是极为不妥。

许多男性知识分子也许会认为,像「文学」这样软绵绵的题材中,有许多「性别」因素自然是可允许的,这也部份解释 了为什么国内的女性主义论述也主要集中在「文学」部份。但像「科学知识」这其中的性别因素,虽然西方的讨论已经极多,但在国内发展却很少,阻力极大,这大 概是(男性)理性知识的重要堡垒。

然而这反过来也显示,要能真正地挑战到(男性)理性知识的霸权,「性别与科学」的议题具有极大的潜能,且是极待突破的重點。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20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缤纷的生命─造访基因库的灿烂国度》
译者 金恒镳
出版资料 台北巿:天下远见,1997
原书名 The diversity of life
原作者 E. O. Wilson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王道还
《缤纷的生命》,原刊于《明日报》公元两千十月
王道还

达尔文(1809-1882)从小就不出众,在父亲眼中是个不务正业的人。他有收集甲虫的嗜好,念剑桥大学(主修神学)的时候,在同侪间已是甲虫专家。他的标本,还上过当时出版的昆虫图录。不过,今天大家记得的,是发明生物演化论的达尔文。

威尔森(E. O. Wilson, 1929-)十六岁就以研究蚂蚁为志业,他在哈佛大学得到博士学位后,果真成了蚂蚁专家。可是奠定他在学界的地位的,不是他对蚂蚁的着迷与广博知识,而是 他从蚂蚁研究中悟得的自然生态的「生理」。从蚂蚁的地理分布,到岛屿的生态特征,他走上了达尔文走过的路,成为世人熟悉的演化生物学家。

威尔森与达尔文一样,都是天生的「自然学者」(naturalist),自然细节令他们着迷,但是他们志在大自 然的运行机制;他们从一粒沙观看世界,从一朵花想见天堂。生物世界最让人瞩目的特征,就是缤纷繁复。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物种?即使哺乳类这种极为浪费自然 资源的恒温动物,都有四千多种!(我们连睡觉都得耗费非常高的能量。)

《缤纷的生命》就是威尔森引导知识大众,回答「为什么世上有那么多物种?」的书。这书的英文书名The Diversity of Life,与他在哈佛大学开的一门「通识课」同名。那门课是给「非主修科学」的大学部学生选修的,在哈佛非常叫座。无缘进哈佛上课的人,读这本书,无异亲 炙大师风采 不过,你得读英文原著。
因为中译本不可靠,连演化生物学的基本原理都翻不出来。

请见《缤纷的生命》,第六章,页107起,英文本页75起。
基本上演化事件的发生,就是族群内基因频率与染色体配置的变迁。如果某蝴蝶族群,在某时段内由百分之四十的蓝翅 个体,变成百分之六十,并且此蓝翅性状若是能遗传下去,一种简单的演化就发生了。较大的递变则是靠综合更多统计数字的显著性改变来完成的。变迁只能发生在 基因里,不会呈现在翅色或任何其它外在的遗传特色上。 (译本页107第二段)
The fundamental evolutionary event is a change in the frequency of genes and chromosome configurations in a population. If a population of butterflies shifts through time from 40 percent blue individuals to 60 percent blue individuals, and if the color blue is hereditary, evolution of a simple kind has occurred. Larger transformations are accomplished by a great many such statistical changes in combination. Shifts can occur purely in the genes, with no effect on wing color or any other outward trait. (英文原文页75)
评论:这一段中文,至少有一句完全错了,一句不正确,一句中文不通顺,一句不适当。
说明:
一,第一句就不适当。原文是指:「演化的基本模式」或「基本的演化事件」。
二,第二句承上一句,具体的说明「基本的演化事件」:举个例子来说,某一蝴蝶族群要是在一段时间中蓝翅个体的比例,由百分之四十增加到百分之六十,而且蓝翅是一种遗传性状,那么这个族群就发生了(一种简单的)演化。
三,第三句:不正确。许多这种统计变化加成起来,就能造成更大幅度的演化变化。
四,第四句:译错了,正确的译文是:有时基因的变化,不会反映在翅膀的颜色或其它身体的外显特征上。

再举一例:《缤纷的生命》页114第一段译文全错:
事实上,基因和染色体出现的频率变化完全为机率性,使得演化现象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是自然择汰的另一个过程,叫做基因漂变,只是极为快速地发生在极小的族群中。其在对生存和繁殖几无作用的基因中,进展得更快。
英文页81:
Evolution is blinkered still more by the fact that the frequency of genes and chromosomes can be shifted by pure chance. The process, an alternative to natural selection called genetic drift, occurs most rapidly in very small population. It proceeds faster when the genes are neutral, having little or no effect on survival and reproduction.
本段的意思:
事实上,基因频率和染色体可以因为纯粹的机率过程而改变,使得演化过程更难以厘清。这是除了自然选择(天择)之 外的另一个演化机制,叫做基因漂变。基因漂变在小的族群中,发生得最为快速。要是涉及的基因是中性的,这个过程发展得更为快速。中性基因就是对生存和生殖 几无影响的基因。
按,演化的机制有二,一是大家熟悉的天择,一是遗传漂变(genetic drift)。任何演化生物学导论课,第一次上课就会介绍这两个概念。
--------
海岛是生物演化的自然实验室,自达尔文以来,就是学者的灵感泉源,威尔森也不例外。由于海岛「单纯的」环境、「浅薄的」历史,学者比较容易分析生物的动态关系。威尔森说明研究岛屿生态系的方法如下:
Although the attempt to identify keystone species takes a community pretty much as it is and figures out what happens when the candidate species is removed, the assembly rules reconstruct the sequence in which species were added when the community came into being. (英文本页170)
中译文却是:
虽然欲鉴定出基石物种方法,多半是用现有状态的一个群落,推测拿走此基石物种后会发生什么后果,然后再将那些物种再放回去,让该个群落再度诞生,用会聚法则重组该群落的排序。 (《缤纷的生命》,第九章,页234第四行起)
按,以下是符合原意的译文,请读者比较留意:
找出基石物种的方法,是从群落的现状入手,推测拿掉某个物种后会发生什么后果;「会聚法则」则相反,它试图重建各物种在这个群落(的形成过程中)落户的顺序。
--------
威尔森二十七岁时,与他的老师联名提出「特征替换」理论,说明动物趋异演化的道理,是他的得意少作,也是本书的核心概念之一:
第九章,页240倒数第三、二句,英文本页175:
格兰特认为,在没有竞争下,还有另一个方式可能发生特征替换:具有独特基因库的各隔离物种,在繁殖强化的差异下,亦会发生特征替换现象。

英文本页175:
Grant recognized that there is another way in which such a pattern can arise in the absence of competition. Character displacement could also occur by reproductive reinforment of the differences that isolate species as distinct gene pools.
正确的译文:
格兰特发现:特征替换也可以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发生。物种之间由各种(形质、行为)差异隔绝开来,所以每个物种都是一个独特的基因库。物种的生殖行为可以强化已经形成的差异,使原有的差异更为夸张 造成特征替换的结果。
--------
页110最后两段的误译最不可思议:
(1)
镰形血球突变是偶发的,逢机性地发生在四十六个人类染色体上,每十亿个核甘酸位置上,便有一个核甘酸发生取代作用而改变。
英文:
The sickle-cell mutation was the accidental, ranom substitution of one nucleotide pair for another at one of the billion nucleotide positions strung along the 46 human chromosomes.
本段的意思:
人类有四十六条(二十三对)染色体,上面共有十亿个核甘酸。其中一对核甘酸(一个基因字母)发生了随机代换,由其它的核甘酸替代了,造成了血红素基因突变。

(2)
基因字母的这种改变,会造成转译时缬氨酸取代了正常红血球上的谷氨酸的情况发生。每个血红素分子是由五百七十四个氨基酸组成,也就是说有五百七十四个可以发生改变的位置。
英文:
This change in a genetic letter translates into the replacement of one amino acid (glutamic acid) by another (valine) in two of the positions on the hemoglobin molecule. There are 574 such positions, or 574 aminoacids that make up each hemoglobin molecule.
本段的意思:
血红素分子由574个氨基酸组成。这一个基因字母的改变,使原来的谷氨酸成了缬氨酸;正常的血红素分子有两个谷氨酸。
说明,红血球能携带氧,全靠血红素;血红素是一种蛋白质,由氨基酸长链组成。要是一个原来的氨基酸给另一个氨基酸取代了,血红素分子的立体结构就可能发生 很大的变化,携氧能力因而受到影响。「镰刀形红血球」中的血红素,是异常的,因为原来的一个谷氨酸,给缬氨酸取代了。这种异常的血红素,会使红血球形状崩 溃,成为「镰刀形」,除了无法充分供应组织氧气之外,比较严重的后果是:堵塞血管。
----------------
威尔森是得过两次美国普立兹奖的科学作家,他的科学与文笔,《缤纷的生命》中译本完全反映不出来。好在威尔森不懂中文。至于懂中文的读者该怎么做,无须我们再费词了吧?
------跋语------
道还按,本文公元两千年九月在明日报刊出,一开始编者听说我要评金教授翻译的书,反应是:「天啊!金恒镳!这本书有较严重的错误吗?我们能否先讨论一下?」本文刊出后,天下远见公司科文系列的主编表示将重译本书。
道还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文章BW Book Worm » 週六 9月 08, 2007 8:24 pm

看正體原文

书名 《少女杜拉的故事》
译者 文荣光
出版资料 志文∕新潮译评
原书书名 Dora an analysis of a Case of Hysteria
原书作者 Freud, Sigmund, 1856-1939
原书出版资料

译评人 傅大为

少女身体的中文翻译:简析「文荣光的杜拉」

弗洛伊德一九O五年出版的Fragments of an Analysis of A Case of Hysteria〈"Dora"〉〈《一个歇斯底里个案分析的片断﹝多拉﹞》〉,在台湾的七O年代初就被文荣光企图翻译,再由志文出版社出版,至今已经超 过二十年了。在一九九一年,文荣光医生二十年前的译作《少女杜拉的故事》还经过再版●〈1〉,也是一件有趣之事。二十多年来,少女杜拉在台湾的命运如何? 我并不清楚,也很少听人提起。不过写这篇短文的一个目的,便是将〈透过所谓的「翻译」〉《少女杜拉》的层层装扮予以剥离,而进一步讨论一下那些「装扮」的 历史文化意义如何。至于剥离后的「一个个案分析的片断」究竟是什么?它在台湾九O年代时空中所可能产生的权力关系是怎样?则还有待有新的研究者做进一步的 分析与讨论。〈以下讨论中,将以《多拉个案》专指标准英译本,并以《少女杜拉》专指文的中译本。〉

一九九六年,廖运范在他译的《弗洛伊德自传》译序中有言:「如果〈这译本〉不理想,希望它能激起内行人的『愤 怒』,起而执笔做一番最尽职的译介工作」。但如果内行人有愤怒,并不就代表内行人可以做到「最尽职」的译介工作。什么是最尽职的工作呢?那往往要视他的 「职业」是什么,他职业老板的要求是什么。又有没有一种中性客观的「翻译职业」呢?●〈2〉其次,有内行人的愤怒,也会有外行人的愤怒。精神科医师文荣光 翻译与再版《少女杜拉》,自然相当有可能引起人文学界〈近二十年来西方开始累积了大量讨论《多拉个案》的研究〉的议论纷纷。不过,作为一个人文学者的我的 议论,自然不是像台湾精神医学界一些「我们的弗洛伊德全集在那里?」的感伤与议论●〈3〉。关于像「我们的…在那里?」这类的问题,我想在文末再做一点讨 论,现在先集中讨论台湾版翻译的「少女杜拉」,或说「文荣光的杜拉」。

首先谈一点基础翻译的问题。
在表面上想呈现出的一篇「流利」的翻译侦探小说,其实隐藏着极多的误译、错译、漏译,或根本译成与原意相反的说 法。我没有全部检查过志文的译本,而只就《多拉个案》一书我较感兴趣以及学者争议较大的部分来对照,就已经发现了极多的问题。简单而奇怪的错译,像把「六 月最后一天」译成「六月一日」〈《少女杜拉》117〉,零零星星有一些。「逃离真实」译成「逃离那病」〈120〉,「生命的奥秘与无法补救的非理性」译成 「生病的奥秘与不可推理性」,「理性的狂热者」译成「推理家」〈13〉。即使这中间有些可能是校对问题,再版之后却未能改过,而继续保持了台湾《少女杜 拉》的神秘吸引力?其它如简单而严重的文法错译也极多,这里只举两例:「弗洛伊德…没有用符合他们伦理标准的严格真诚去检查心理分析的限制」翻译成「弗 氏…由于对他的服膺的伦理学的严酷忠诚,皆未能检视其所受限制的领域」〈5〉。「那里有一位女家庭老师对K家提出离去(辞职)预告」翻译成「那里有一位女 老师警告我小心和K家在一起」〈115,全页「警告杜拉」之句均错〉。

我想提醒一下上面所提到的「基础翻译问题」的严重性。近二十年来西方人文学界及女性主义学者们之所以累积了大量 讨论《多拉个案》的研究,部分当然是建基于对Strachey标准英译的信任。研究与争辩愈多,《多拉个案》一书中的每一个字就更值得推敲。而《少女杜 拉》一书,除了台湾少男少女也许可当侦探小说「扣人心弦」地一口气读完之外,绝对是无法作为任何「研究」的基础的。但是,虽然严重,这倒还不是我在本文中 要讨论的主要问题所在。台湾的《少女杜拉》,固然就像台湾大部分的翻译书籍一样,向来感染着严重的「翻译病」,但《少女杜拉》的层层装扮,还涉及到台湾当 代文化的某些更深层的权力关系:男医生与女病人的性别权力关系,还有精神分析的医学知识权威。

一个「翻译者」的社会意义,自然不是一个素朴而客观中立的语言命题转换机器。任何一个翻译者〈加上译注中的诠释 企图〉,都是穿梭于两种文化之间的文字操弄者。翻译者的性别、社会位置、文字操弄策略都会相当程度地影响到翻译取向。而在翻译过程的「改装」愈多、不经意 的各种错误愈繁,则翻译者文字操弄策略的痕迹就更清楚。从性别权力关系与精神分析知识权威关系这两条线来追溯,「少女杜拉」翻译中的「文荣光的杜拉」不禁 就跃然纸上,下面我先从后面这条线来讨论。

《少女杜拉》一书,除了弗洛伊德的知识权威受到高度的肯定及歌颂之外,黎氏〈Rieff〉的序言评论也许在七O 年代的台湾是最具权威的。吊诡的是,文荣光的黎氏序可能是全书最糟的一篇翻译。Rieff在Collier Edition的英文简介原来是有相当策略性的。除了仪式性地推崇弗洛伊德之外,透过对病人周遭人际关系的强调〈"Milieu" therapy〉,Rieff实际上在一个限度之内●〈4〉,委婉但又实在地批评了弗洛伊德。Rieff认为多拉周遭的每个人都有病,而弗却只把焦点放在 多拉的病上,Rieff更批评了弗对多拉「单向的教谕」、「否定多拉的感受」等等的坏处与不良后果。有趣的是,Rieff的许多批评,在文荣光的许多误错 译之中,都相当「系统性」地消失了。我想,Rieff原来委婉策略性的批评,在弗的光芒四射之下,没有引起文荣光多少的注意。这种忽略与错误,进一步影响 到《少女杜拉》的翻译正文。

以下略举〈黎氏序〉中几个严重翻译例子。「多拉并不想继续留在这没有光彩的圈子中──虽然弗氏曾在某个脉络中点 出她该如此」翻译成「…虽然弗氏指出她非维持不可」〈4〉,这个加强效果对弗极不公平。「诠释」翻译成「解析」〈页5处处〉,极不妥。「被排除与抛弃在正 统主流之外的病人」翻译成「越轨的病人」,「多才多艺的智慧」翻成「理性」〈8〉,扭曲原意极多。「她知道K先生的煽情字眼过去及最近都用过,她不是他唯 一的爱」被翻成「K先生的引诱字眼过去已经用过,她知道他只爱她」〈8〉,完全与原意冲突,这是涉及性别关系的奇怪错误。我们再看翻译者对Rieff批评 的扭曲:「借着认定病人无法有公正判断能力之方式,治疗者就被赋予了不管『病人的拒绝』的权力」被翻成「假如病人没有公正判断的能力,治疗者有权忽略病人 的否定」〈9〉。「它鼓动了一个过于简略的看法:不断去怀疑我们的厌恶感」被翻成「『怀疑我们的厌恶』这原则是个简单的智慧」〈9〉。「弗氏的治疗习惯 〈思维〉…简直就像一个有心理症的精密思维;因此作为一个分析家,他得让自己免于『过度理性化』的批评、放自己一马。弗氏不为他自己的双重理性标准感到有 何矛盾」整句被翻成「弗氏的治疗习惯…完全符合克制心理症辩才的要求;因此作为一个分析家,他已免于推理过分的谬误。弗氏的双重理性标准少有矛盾…」 〈13〉。其它类的地方仍有许多,总之,这些都是以错误译来维护弗洛伊德权威的最好例子。

下面我进一步来谈《少女杜拉》翻译中的性别权力关系。

十八岁的Dora,「聪明而且迷人」〈intelligent and engaging〉,在一九OO年走进弗洛伊德的诊疗室〈在她父亲的权威指使之下〉,请弗治疗她的歇斯底里症状。弗洛伊德与她大谈性幻想、家庭中隐密的性 题材,而且在《多拉个案》中需数度引用他自己也是「妇产科医生」的身分资格来为他们进行的这些谈话辩护。像这样的「男医生与女病人」的性别权力关系,过去 已经有许多的讨论;而我这边想去理解与处理的,则是「男翻译者与书中女主角杜拉」的性别权力关系。
关于Dora的母亲,弗想象她「尤其是个愚蠢的女人、 把所有的兴趣集中在家务上,尤其是在她丈夫病倒而她因丈夫的病而感到严重疏离之后」翻译成「…尤其是在她丈夫病倒而被孤立后」〈26〉。在弗对Dora母 亲的粗暴的忽视之上,翻译者再加上他自己的漠视。甚至是她莫名其妙的「被孤立」?●〈5〉谈到Dora父亲与K太太的恋情,「所有能够证实这点的事物没有 一件可以逃开杜拉的注意,在这一点而言她的观察是毫不留情地锐利」翻译成「…杜拉的注意,这对她来说是残忍的」〈39〉。这是很奇怪的错译,除非杜拉是如 此的脆弱与需要男人爱护?谈到Dora对父亲的看法,弗承认一般而言「他无法反驳」Dora对他的描绘,却被翻成「他不愿争论」〈41〉,同时,Dora 深刻的观察到她自己「被移交给K先生」,却被文荣光翻译成是弗洛伊德的观察「我常不禁住想…」。进一步,弗认识到她父亲「是那种知道如何故意去抹杀一种可 能性而来避免『两难』境地的男人」被翻译成「他是一个知道如何自圆其说的人」〈42〉。这些细节的误译都使弗洛伊德在《少女杜拉》一书中更加不可爱。

谈到「性问题」的不可避免,弗用法文表示他的「正确态度」●〈6〉,文却将其法文翻成一个具有性意味的奇怪翻 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56〉。提到「早期真正的性器感觉」,无论是「自发的或是诱惑〈Seduction〉或自慰的结果」,是构成心理症倾向的决 定性因素,文却将之翻成「无论是自然的或是挑逗或手淫的结果」〈63,注20〉。其中几个名词都翻得很不好,特别是「诱惑」一词的翻译。弗洛伊德在这边不 是泛泛地说诱惑挑逗而已,根据Lawrence Frank,《多拉个案》的许多注脚其实都是弗自己的梦境,他早期的「诱惑理论」在被压抑之后又重新在「注梦」之中出现。弗自己对多拉的洞见〈她父亲极可 能在早年对多拉进行性侵犯〉,不容于十九世纪末维也纳的父权社会观,却只能在梦注之中隐然出现●〈7〉。

至于最后多拉与弗洛伊德的对决,弗终于在《多拉个案》中允许多拉自己说些话,文荣光的翻译却仍继续在压制那个微 弱边缘的声音。当多拉在遭受一大阵子弗洛伊德自以为是的轰炸之后,多拉准备透露一点她与女家庭教师〈女仆地位〉的事时,多拉「以一略带不屑的口吻问题…」 却被翻成「以一种轻松的口吻…」〈113〉。为什么说轻松?关于K先生在K太太不在时粗暴地向女家庭教师求爱,多拉说K先生「做了许多逾越之事」,却被翻 译成「K先生曾向她『进攻』」〈还特别加引号,115〉。虽然这事在今天可能会被说成是「强奸」,但翻译者却将男人间的轻浮用语「进攻」塞进正在反击的朵 拉的嘴里!而在多拉反击之后、弗洛伊德温和地响应时,文荣光却加强了弗的强硬态度。弗认为多拉真地「幻想」K先生的求爱是认真的,文将之翻成真地「相 信」。弗觉得多拉似乎被「感动」了,却被翻成「被激动」了。多拉父亲说「很容易看出她很想继续治疗」,却被翻成「她也很愿意继续治疗」〈均见页119〉。 最后,当多拉去见K夫妇要求响应时,「她对他们做一了断与报复,并将此事画上一个令她满意的句点」,却被翻成「…她得到补偿,她自圆其说,自我陶醉」 〈131〉。总之,很容易可以看到,「文荣光与杜拉」的距离要比「弗洛伊德与Dora」的远很多。

这种距离,这种「男翻译者与书中女主角」的性别宰制关系,还可以在其它地方得到进一步的证实。在<黎氏序 >之中,Rieff为多拉说话,说「她并没有老到、或是被击败到得去拿任何她所能得到的──任何只不过是『被给予』的东西」,但这话却被翻译成「她 还不够大,也不够嫩,以致她不能因为有人给予,她就接受」〈10〉!这似乎不是一个单纯的「嫩」翻译?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译者后记>之中, 文荣光轻滑滑地评论:「很可惜,这一出戏,并未真正结束。杜拉一『羞』之下,『愤』然中止治疗…虽然如此,这一出戏还是够可观的…」〈147〉我真不知 Dora究竟「羞」在何处?弗氏也未曾说出的话翻译者倒说了许多。再说,翻译者只作壁上观、看出「性私密」的戏码吗?前面我从两条线〈精神分析知识权威与 性别宰制关系〉来看许多具有系统一致性的错译与曲译,也正是否定了「只看戏的翻译者」这样的泛泛之论。●〈8〉

在九O年代快速变化的台湾社会中,除了像「新社会」、「新国家」之类的论述不断地在旋转之外,许多台湾的知识权 威也正积极地在塑造「新身体」〈或新女人身体〉的论述。在这新身体论述浮现的过程中,弗洛伊德、Dora、心理分析等在台湾的新相关位置可能在那里?「心 理分析」在过去的台湾社会文化中,以我粗略的感觉来说,似乎若不是粗暴地被否定就是泛泛地被歌颂与不加批评地「使用」。而在这两个极端之外,就很少看到其 他更深入的批评研究以及其在台湾的新意义。即使一些女性主义者在策略性地使用弗洛伊德,但也较少看到她们说明了那个「策略性」的意义、并在台湾的脉络中积 极地批评弗洛伊德心理分析的种种问题。不管如何,我觉得弗洛伊德的再批评、台湾Dora的再反省,都应该对台湾「新身体」论述打造的过程构成极为重要的攻 击与挑战。否则,「新身体」论述的塑造将完全由男性知识权威们所包办、并快速而彻底地为父权权力中心而服务。

如此,在弗洛伊德心理分析与台湾的批判性新相关位置还不清楚之前,我不是很清楚是否「弗洛伊德」全集需要译成中 文。对于「我们的弗洛伊德全集在那里?」这类感伤问题而言,我想更有趣的是问「是谁常有这类问题」?这类问题背后的心理与社会文化意义可能是什么?谁会是 那些可能的「翻译者」,这些翻译者的社会位置与翻译策略可能会是什么?本来,英文早已是台湾社会中一支极为强势的次文字系统,不少知识分子已有相当的能力 可以研读弗氏的英文翻译全集〈甚至是德文全集〉,而这些全集在一些大学图书馆中也不难见到。退一步说,即使对一个英文阅读略有困难的学生而言,努力阅读很 好的英译本之价值也会超过滥读一本表面上看来流利但却错误百出误导连连的中译本。滥读一本滥译的弗洛伊德著作,其效果若只是「空白」则还好,其实往往还有 透过弗的「装扮」来加强〈或更肯定〉台湾权力中心运转的意义●〈9〉。最后,即使真的要翻译弗洛伊德的一些著作,我倒想建议下面几个前提:〈i〉关于弗洛 伊德的著作及西方各种对弗氏的研究与批判已有相当的了解,〈ii〉翻译者需相当清楚自己的性别、阶级、族群位置与弗氏著作的相关关系是什么,自己的翻译策 略〈及其中不可避免的诠释立场〉是什么?〈iii〉翻译者需对出版社本身的权力关系与销售策略,还有可能读者的阅读策略做一恰当的估计并提出响应。当一本 物质性的翻译书籍流入台湾市场之后,也许翻译者该自问:它将攻击或挑战到什么既有的权力宰制关系?或者它将只会去维护那些关系?

注释
● 〈1〉文荣光的「翻译」所依据的原本是Philip Rieff 〈所谓「黎氏」在1963年为Collier Books Edition 所编The Collected Papers of Sigmund Freud十本书中的一本。Rieff所用的英文翻译即为Alix与James Strachey的「标准翻译」,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不知为什么Rieff将弗洛伊德的原文名字删改了,丢掉了原文的一个关键:「片断」。而文荣光的英 文版翻译,更直接删改原文题目,丢掉了另一个关键:「个案分析」,而直接改装成一个想象的文学题目「少女杜拉的故事」。志文的扉页更进一步定位此书为「侦 探小说」,是「具有天才般的分析能力」的「写作才华」的弗氏所完成的「扣人心弦的名作」。当弗洛伊德的多拉还不清楚「台湾」是什么的时候,台湾七O年代初 的文化工作者就已经将多拉层层装扮成弗洛伊德自己也认不出来的「杜拉」了。下面我将以《多拉个案》来指标准英译本。

● 〈2〉请参考我的《异时空里的知识追逐》〈东大〉一书最后一章讨论「翻译与文化」之间的关系,还有孔恩的「不可共量性」概念〈incommensurability〉。

● 〈3〉请参考余伯泉<寄《心灵的激情》:弗洛伊德全集再出发>一文,《岛屿边缘》第七期〈1993〉。

● 〈4〉Rieff批评的「限度」有许多。他不质疑弗洛伊德本人在多拉人际关系的脚色,还有「反转移」〈counter-transference〉的现 象。为什么弗本人不在milieu之中?他认为多拉的与K的两个家庭的每个人都有病,却轻易地放过多拉父亲与K先生两个男人在milieu中的主导传染角 色。他的milieu说法事实上还混淆与遮盖了《多拉个案》中的性别权力关系〈女儿、母亲、女家庭老师、K太太等等所面对的男性们,包括了弗洛伊德这个男 医生〉。难怪女性主义学者们大多都对《多拉个案》有高度兴趣,可参考秦先玉的<多拉的弗洛伊德>一文〈与本文同时在本期《中外文学》发表,另 外请参考杨明敏的<精神分析与诱惑理论>,特别是第五六两节,《岛屿边缘》第七期,1993〉。最后,Rieff不断将弗洛伊德比喻成「侦 探」、「福尔摩斯」,文荣光也重复这个比喻,这都是很可质疑的。透过福尔摩斯与他的「被侦探者」彼此的权力关系与侦探「论述」,Rieff再诠释了医生与 病人的权力关系,但Rieff从来没有去质疑那种权力关系中的宰制性。侦探也是高级的秘密警察。

● 〈5〉Dora父亲在婚前所染的梅毒在婚后复发,并传染到她母亲。它对Dora母亲产生很大的震撼,进一步产生严重的疏离与几乎强迫性的清洗行为。这些是「多拉个案」的一个关键背景。

● 〈6〉原法文是"Pour faire une omelette il faut casser des oeufs"。

● 〈7〉关于弗洛伊德早期著名的「诱惑理论」及后来的放弃,见本文注4中杨明敏文的介绍。关于Frank 精采的论文<弗洛伊德的洞见与不见>见Hunter所编的Seduction and Theory 一书〈1989〉pp.110-132。

● 〈8〉因为时间与篇幅的关系,我就不再讨论曾炆煋医师在「曾序」中对Dora所做的一些粗暴的讨论。

● 〈9〉本文注3所提到的余伯泉在该文的注6〈30〉中担心写道:「资以清谈的文本在尚未以中文版出现,大多数人亦只有纲要式的模糊记忆时,会不会是一种风 过水无痕,时空错置的『空白清谈』呢?」我想,权力中心各种论述的运转,其效果往往不会是「空白」的,否则太多的空白只会造成运转的「浪费」乃至「中心」 的式微。

引用书目
Hunter, Dianne. Seduction and Theory:Readings of Gender, Representation, and Rhetoric. Urbana:U of Illinois P, 1989.
Rieff, Philip, ed. An Analysis of A Case of Hysteria ("Dora").
Collier Books Edition, 1963.
余伯泉。<寄《心灵的激情》:弗洛伊德全集再出发>。《岛屿边缘》第七期,1993。
秦光玉。<多拉的弗洛伊德:医生抑情人?>。《中外文学》22.10(1994)。
杨明敏。<精神分析与诱惑理论>。《岛屿边缘》第七期,1993。
傅大为。《异时空里的知识追逐》。台北:东大图书,1992。
傅大为,台湾新竹,清华大学历史所教授

本文原文发表于:1994,Mar., 「少女身体的中文翻译:简析"文荣光的杜拉"」,《中外文学》, No.262, pp.8-16。但是原稿以手写写就,原来没有数字档案,今天特别要谢谢黄芳田女士拨空热心将此文打成电子文件,使得容易于网站上张贴,感激不尽!大为识于 23/June/'2001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下一頁

回到 翻譯的工具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