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姚的书桌

大家來這裡建設自己的書房

小姚的书桌

文章yykk » 週日 6月 18, 2006 3:40 pm

《白话本国史》
副标题: 呂思勉文集
isbn: 7-5325-4010-3
页数: 784
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定价: 58.00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5-07

时常觉得自己随着周围环境一起变得浮躁,读一些历史类书籍让自己安静下来,
吕先生看史的确眼光独特,大有"英雄巨眼"的风范,其中引证恰当又不陷呆板,对于王莽,岳飞的评论实在让人耳目一新,读完再回头看当今社会,一些事豁然开朗.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二 6月 27, 2006 6:28 pm

《菊与刀》
作者: (美)鲁思・本尼迪克特
译者: 吕万和 / 熊达云

isbn: 7100012937
页数: 218
定价: 11.00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0-9-1

这是本有价值的书,但去今50多年,在50年后的日本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在此书的结尾看到日本人在战前战后的巨大反差,不禁让人产生“50年前的评论对当今的日本人是否依然确切?”的疑问。
  不知有哪本书可以弥补这样的空白?
  
  另外,日本的忠孝在中国的有些传统的家庭里都可以找到影子,之所以有些陌生不过是我们在以前的社会主义和现在的西方文化的两次冲击下把传统文化淡化了。一个民族找不到自己的根最可怕。
  
  国内分析民族个性的著作都偏向于感性认识,像鲁思这样比较科学客观的分析似乎比较少,看了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觉得尖锐有余,而客观分析不足,太过感性就象现在青年大学生“反日”情绪,可以理解他们的热情,但恕我直言,他们真的很幼稚。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四 9月 28, 2006 11:18 am

《战争与和平》

作者: 列夫·托尔斯泰
译者: 刘辽逸

isbn: 7020039685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页数: 1336
定价: 48.00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2004年1月第4版




最初是出于做课程的需要才读起托翁的这部经典,初读的时候主要注意的是有关对法战争的的部分,托翁的历史观点在文中有很明确的阐述,以库拉金、罗斯托夫、鲍尔康斯基和别朱霍夫四大贵族家庭的生活为情节线索,抗击法国中的战争的场面有全方位的描写,其中对于彼埃尔·别朱霍夫安德烈的爱情,理想及人生轨迹有很经典的刻画,是部可以反复琢磨的好书。
由于历史的局限性,该书只是对于对法战争的描写主要是从贵族的角度,要想深入了解当时下层社会得另找门路了。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六 8月 04, 2007 10:48 am

[color=bluebyk299]随想录选集
[/colorbyk299]
作者: 巴金
ISBN: 9787108020093 [十位: 7108020092]
页数: 448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定价: 31.8元

巴金因此被称为“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对文革的思考可能还是必要的,不喜欢那些带有政治倾向的褒贬,文革里牺牲了大量国家的硬骨头,但如果一个国家连它的精英群体都不敢仗义执言那灾难就不远了,武死战,文死谏,自勉。

[color=bluebyk299]
亮剑[/colorbyk299]

作者:都梁

主要喜欢小说的相对真实的叙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血性男儿让人潸然泪下,更能打动我的是李云龙和赵钢在文革里的思考和悲壮,节选几段:

记得有一次为招待苏联专家有文艺演出,那天赵刚是穿着便衣去的,我们刚刚坐下,一个好像是首长秘书样的年轻人,便冲过来态度恶劣地喊:你们,坐到后面去,这是给首长留的座位,你们没资格坐在这里,怎么连规矩都不懂?赵刚的秘书火了,站起来要和他理论。赵刚制止住他说,那咱们就挪挪地方。我们挪到后面坐下,等演出快开始了,贵客们才出场,我们发现刚才的座位是给一个大首长的家属留的,他的老婆、孩子、保姆、公务员都堂而皇之地坐在我们刚刚让出的座位上。

   这时我发现赵刚脸都气白了,他的手在哆嗦,我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自己。这还不算,更气人的还在后面。演出结束之后还有宴会,其实苏联专家们已,经在前一天就回国了,主办者发现这次活动的招待费还剩下很多,于是演出照演,宴会照吃。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奢侈的宴会,桌上的菜根本来不及吃,一道一道的菜不断地端上来。盘子都探起老高了,上菜还没有停止。赵刚那天一筷子没动,他默默坐了一会儿突然拉起我说,走,回家。在汽车里,他大声对我说,冯楠,你看见了吗?

   这就是特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看见那宴会了吗?那是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多少老百姓还没解决温饱,这些人的良心都到哪儿去了?他们也算是共产党员?呸!

   连国民党都不如,蒋介石还知道提倡个新生活运动,带头提倡俭朴,连茶叶都不喝,只喝白开水。你说,这么多人流血牺牲,打下这座江山,就为了让这些混蛋搞特权,糟蹋老百姓的血汗?我当时见他越说越气,就用手指了指坐在汽车前排的秘书、司机,意思是让他们听见影响不好,老赵这才闭了嘴。为这件事,他三天都没缓过来。



在一个屋子里过日子,马勺碰锅沿,难免磕磕碰碰,一时的气话不能当真,如果你的气还没消,一会儿你可以骂我一顿,我不会回嘴,现在我要和你谈的是另外一件事。最近我常常回忆过去,以前的很多事情都想起来了,大事小事,陈芝麻烂谷子,想呀想,一想过去不要紧,这心里就受不了,揪得慌,连觉都睡不着。我想起淮海战役,当时的仗是怎么打的,行军路线是怎么走,每场战斗是怎么指挥的,哪仗打在前哪仗在后,嗨,都记不清啦,只记得当时仗打得凶,可伙食特别好,嗬,大米白面、猪肉炖粉条子,随便吃,想着想着就流口水呀。再想想又觉得不对,好像有什么印象特别深的东西还没想起来,晤,当时吃得咋这么好?华野和中野加起来有60万大军,一天要吃掉多少猪肉炖粉条子?这就是说当时后勤保障工作做得很好,淮海平原上黄泛区很多,黄泥汤子没膝盖,别说种庄稼,走路都成问题,黄泛区的老百姓可苦了,哪儿供得起这么多军队呀,那么这么多大米白面、猪肉是从哪儿来的呢?是从河南、山东、河北这些老解放区运来的,是一百多万支前民工用独轮车推来的,这下我想起来啦,我当年印象最深的,就是这百万支前民工,当时我站在陇海线的路基上四处一看,好家伙,铁路两侧的大路小路上、田野上,漫山遍野,一眼望不到头的支前队伍,卷起的漫天尘土硬是把日头都遮住了,成千上万辆吱嘎吱嘎的独轮车发出的声音就像海啸似的,那场面一辈子也忘不了呀,推车的好像是以家庭为单位,有丈夫推车,媳妇在前边拉的,有老汉掌车把,大闺女在一边推的,饿了啃口硬馍,渴了喝口路边沟里的水,一抹嘴又接着往前走,一袋袋的粮食,一捆捆的军鞋,一箱箱的弹药就这样用小车推到前线的。我看着那场面,心里发堵啊。

   敌机飞过来投弹扫射,民工们只能就地卧倒,光秃秃的大平原,一点儿遮挡都没有,你往哪儿躲?打着谁算谁,敌机走了,人流又接着向前走,我亲眼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被子弹打掉半个脑袋,一个老汉抱着孩子哭呀,嚎呀,还从头上摘下脏得看不出颜色的手巾拼命给孩子擦血,手巾都染红了,周围的乡亲说,这老汉就这么棵独苗,是三代单传。我一听鼻子就发酸了,当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我一边叫战士们掩埋尸体,一边扶着老汉说:老人家,老百姓对我们队伍的恩情,我们这辈子是还不清的,我们无以为报呀,我们能做的就是狠狠地打,打垮国民党的统治,建立一个新中国。让咱老百姓都能吃得饱穿得暖,都能过上好日子。老汉擦擦眼泪说:首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俺老百姓为咱队伍,咱队伍又为了谁?这是咱自己的队伍呀,咱不管谁管?首长,你让弟兄们给俺娃堆个坟头,俺送完军粮回来,再把俺娃带回家。首长啊,俺不多呆啦,前边急等粮食用,俺得赶紧迫上队伍呀。老汉说完抄起车把要走,听完老汉的话,我就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当时我们师三团正排着行军纵队从旁边大路上过,我传令部队停止前进,我拉着老汉的手向战士们喊,同志们,这位老人家的独生子刚刚牺牲了,他是从咱老区来,走了上千里地呀,独生子牺牲了,老人家还坚持要把军粮送到前线。同志们,这就是我们的人民呀,咱们的队伍欠人民的情是还不完的:同志们,不管将来你们走到哪里,不管将来你们当了多大的官,你们要记住今天,记住这位老人家,要记住向人民报恩呀!同志们,咱们的队伍是铁打的队伍,咱们的战士是铁打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上不敬天地,下不敬鬼神,咱们的膝盖没打过软,可咱们上敬人民下敬父母,要跪就给人民跪,给父母跪。现在听我口令,全团下跪,请老人家受我们三团全体指战员一拜。说完就先跪下了,三团当时是加强团有五千多人,五千人哪,五尺高的汉子站着黑鸦鸦的像森林一样。口令一下,五千多条汉子推金山倒玉柱哗啦啦跪倒一片,那场面呀,一辈子也忘不了……李云龙说得动情,他感到浑身燥热,多日的郁闷淤结在胸中,想一吐为快,他狠狠地扯开军便服的领子,努力使自己的情绪镇定下来。嗨,最近我失眠了,想呀想,想得头疼,我李云龙没文化,这个主义那个理论我都不懂,也没兴趣搞明白,但我只认一条理,就是不管什么主义,你都得让老百姓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不然就狗屁不值,你说破大天我也不信。当年红军的根据地有哪些?井冈山、瑞金、鄂豫皖、川陕。为什么要在这些地区建根据地?干吗不在上海、北平?就因为这些几省交界的地区穷,敌人的统治相对薄弱,人要穷就容易革命,就容易造反,你要人家革命和造反总要有个理由,总要让人有个盼头,不然人家凭什么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你干?其实当时党对不识字的农民从来不讲什么主义和高深的理论,建立中央苏区时发动农民的口号很简单,叫‘打倒土豪劣绅,吃红番薯‘。你看,多简单,能吃上红番薯就行了。解放战争时,动员农民参军理由也很简单,土改刚分完土地,国民党要把你的土地抢走,怎么办?参军,保卫胜利果实。说一千道一万,老百姓的盼头就是能耕种自己的土地,过上好日子,要求不高嘛。问题是人民做出了重大的牺牲,帮我们取得了政权,我们当初的承诺兑现了没有?人民是否过上了好日子呢?这就是我烦躁、睡不着觉的原因。
我心里有愧呀,愧得脸发烧,娘的,胡折腾呀,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要折腾呀,大跃进、炼钢铁,十五年超过英国,一亩地打个几十万斤粮食,粮食多得发愁啊,愁得没地方打发,狗屁,见鬼去吧。有能耐折腾就要有能耐负责,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丁伟说得没错,早知这样,老子当年就不该当红军。打了这么多年仗,老百姓付出这么多,好容易解放了,还不该好好报答老百姓?这几天我到下面各团走了走,干部一个不见,只见战士,和战士们聊天,这一聊不要紧,听得我头皮发麻,浑身哆嗦,哪朝哪代也没有饿死过这么多人。哪里死人最多?老区呀,当年养过我们帮过我们的老区呀。解放十一年了,老区人民不但没过上好日子,反而大批的被饿死呀……。李云龙哽咽了,大滴的眼泪滚落下来,他狠狠地擦去泪水,但泪水不停地流下来。田雨受到极大震撼,李云龙的眼泪金贵,轻易不流,一旦流出往往使人肝肠寸断。在巨大的震撼中,田雨突然感到,她不可能离开这个男人,连想都不要想,一旦失去他,自己的半个生命也会随之而去的,和这个男人一起生活十多年了,自己对他了解的究竟有多少?她紧紧抓住丈夫的手,泪如泉涌:请原谅我,我不该和你吵架,你的压力太大了,请你痛痛快快地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在听着,我是你的妻子呀……她终于哭出了声。惨哪,太惨了,河南信阳地区,有的村成了死村,整村的人被饿死。有的村支书带着全村人集体外出讨饭,省里派人封锁路口,不准外出讨饭,说是给社会主义脸上抹黑,结果全村被饿死。是谁下的命令?真该好好追查追查,这种人的良心已经黑透了,怎么能当上官呢?要是我当时在场,老子豁出去偿命,先掏出枪毙了他狗娘养的。梁山分队的一个战士,全家除了他,十几口人全部被饿死,他也不想活了,掏枪要自杀,我去禁闭室把他放出来说,干吗往自己脑袋上打?你该打我才是,国家搞成这样,我们这些当官的人人有份,谁也别想逃脱责任。我李云龙就该杀,谁让我胆子小不敢说话?谁让我怕摘乌纱帽?我是他娘的软骨头、孬种,就因为我这样软骨头官太多了,才把国家搞成这样。我把手枪顶上子弹拍在桌上说,你要有气就照我脑袋来一下,谁让我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呢?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老百姓,脑袋上吃颗花生米是活该,罪有应得。冤有头债有主嘛,往自己脑袋上打就不对了,死了也是冤死鬼。现在我要说的是,请你原谅我一次,或者说饶我一次,让我以后长点儿记性,多为老百姓做点儿好事,立功赎罪呀,如果你说要原谅我,对我以观后效,可我一出门你又要往自己头上打,这就没意思了,首先是说话不算话,不是条汉子。第二,有仇不报非君子,对我有气就该打我,不敢打仇人反打自己,这也不是条汉子,我会看不起你。就这样,他答应不死了,保证说话算话。我这才敢走。唉,我越想越没脸呀,我李云龙在战场上没当过孬种,咋越活越胆小了呢?以前总以为自己好歹还算条汉子,现在一想,狗屁,软蛋一个。谁是英雄?谁是硬汉?是彭老总、丁伟,还有你父亲田先生,我李云龙是粗人,脑子开窍晚,得罪过田先生,可我不傻,以前错了,以后不能再错了,我要凭良心活着,老百姓的大恩大德,别人忘了,我没忘,别人不报,我报。田雨用双臂环抱住丈夫,轻轻地把脸颊贴6在丈夫胸前,那颗健康有力的心脏响若擂鼓,充满了生命力,她默默地想,这颗心脏还能跳动多久?但愿长一些,什么时候它不再跳了,那我的心脏还有必要跳下去吗?




[color=bluebyk299]“不后悔,我尽了一个中国人的本分,当时民族危亡,强敌压境,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不可能置身于事外。在侵略者面前,我们没给中国军人丢脸。至于那场推翻国民党统治的战争,我为能参加那场战争而感到自豪。那是一个独裁的、不得人心、腐透顶的政府,那个政府不垮台,天理难容。我这一生参加了两场战争,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没什么可后悔的。我只是感到痛心,我想起那些为了建立这个政权牺牲的战友,想起他们心里就受不了。从三八年我进入八路军直到四九年建国这11年里,我换过的警卫员就有13个,他们都是死在我眼前,大部分是为了掩护我才牺牲的,直到今天,我一闭上眼睛,那些生龙活虎的面孔就出现在我脑子里,我能准确地叫出他们的名字,清楚地记得他们牺牲的顺序和地点。淮海战役时,牺牲的那些战士何止成干上万。那些刚从火线上抬下来,蒙着白布的尸体在田野里摆得一片一片的,数都数不过来,我亲眼看见一个伤员在担架上拼命挣扎哭喊,放下我,我要回去,我们全连都牺牲了,我要去报仇哇。担架旁的一个老人哭着催促担架员,快,快,这孩子快不行了,快点儿啊,孩子你等等,快到医院了,你不能这就死呀。

   当时呀,我已经是纵队副政委了,应该在下级面前保持点形象了,可我当时……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哭得连话也说不出来。这些为了理念而捐躯的人们,他们本以为通过自己的牺牲能换来一个自由公正的社会,可他们的希望实现了吗?“说到这里,赵刚不禁泪流满面,他使劲擦去眼泪道:”我想起田先生,十年前,就是在这座房子里,我和田先生做了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现在想起来,田先生真是个少见的智者,他的眼光真能透过重重的迷雾看到未来。他在十年前就担心我们的民族会出现一场浩劫,现在还真不幸被他言中了。我明白了,革命也许是个中性词。它可以引导人们走向光明,也可以以革命的名义制造人间灾难。革命必须符合普遍的道德准则即人道的原则,如果对个体生命漠视或无动于衷,甚至无端制造流血和死亡,所谓革命无论打着怎样好看的旗帜,其性质都是可疑的。我现在终于理解丁当年高尔基的大声疾呼:在这些普遍兽性化的日子,让大家变得更人道一些吧……如果拒绝人性,没有爱与同情,是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革命者的。冯楠,我没有能力阻止灾难的蔓延,但我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尊严、没有了尊严我宁可选择死亡。“冯楠注视着赵刚说:”我对你们共产党人最初的印象是解放军进上海的时候,成千上万的战士都露宿街头,连我家的门洞里都躺满了,真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啊。我早晨出门没看见地上躺着的战士,差点被绊倒,一个年青的团长向我立正敬礼,一个劲儿地道歉,感动得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啊。那个团长顶多二十七八岁,英俊潇洒,口才真好,好像受过良好的教育,对待女士很有点绅士的派头。  那时我想,共产党里真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啊。能经过二十多年的武装斗争,由弱变强,领导人民推翻国民党的政府,这样一场伟大的革命,没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参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遇见你以后,我更加深了这种印象。我丈夫这样优秀的人都是共产党员,这个党执政还会犯错误吗?那时真幼稚。其实任何一个政党都有可能犯错误,以我一个党外人土的眼光看,这个政党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自觉地进行了一场素质逆淘汰。渐渐地把党内富于正义感的、敢于抵抗邪恶势力的、置生死于不顾为民请命的优秀人物都淘汰掉了,这样,灾难就不可避免了。我说得对吗?“”对了一半,优秀人物还有的是,而且是在不断站出来。至少,我相信李云龙就是一个。

   他是条硬汉子,比我有勇气。“赵刚挺直身子,不料碰了伤口,疼得直抽冷气。

   冯楠心疼地扶住丈夫:“别动,静静地坐着,休息一会儿。”赵刚合着眼,仿佛已经睡了过去……一缕思绪搀杂着淡淡的忧伤将他带回了当年的延安“抗大”,他曾在那里学习过,他忘不了那陕北的黄土高原,那纵横起伏的山细就像在一妻间被凝固的波浪,缺少植被而贫瘠的坡地,瘦骨鳞响的老牛拖着古老的木犁。似乎是从天外传来的高亢苍凉的信天游调子:羊肚肚手巾哟,三道道蓝,咱们见个面容易,拉话话难。……

   看不见那山上哟,看不见人,我泪个蛋蛋抛在那沙篙篙里。

   安塞的腰鼓在震天轰响,漫天黄尘中白羊肚手巾在点点跳跃,绥德的精壮后生,米脂的俊闺女,硝烟中的《黄河大合唱》,刀枪铿锵的《大刀进行曲》……千里淮海大平原,几十万野战军官兵高唱着:追上去,追上去,不让敌人喘气,不让敌人跑掉……陇海线两侧,数十万大军卷起两股狂潮,扬起漫天尘土,呼啦啦地南北呼应,昼夜兼程,席卷而去。强悍的黄百韬兵团顷刻间灰飞烟灭……

   节日的礼花,五彩缤纷,阅兵式上炮车磷磷,飞机呼啸,坦克纵队隆隆碾过,观礼台上,无数颗金色的将星在秋日的阳光下焰焰生辉……

   此生足矣啊,大风卷海,波澜纵横,登舟者引为壮观,生死之大波澜何独不引为壮乎?硝烟战火,百战搏杀,胜利之喜悦,亡友之哀痛,横眉冷对强敌,温柔乡中风光旖旎,欢乐与痛苦交织,青春、友谊和爱情相伴……此生夫复何求?…
[/colorbyk299]

引用一句诗:“为什么我眼中常充满泪水,因为我爱这土地爱得深沉,”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日 7月 27, 2008 10:40 am

张居正-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全四册)
[img7q5lgn]http://otho.douban.com/mpic/s2008942.jpg[/img7q5lgn]
作者: 熊召政

ISBN: 9787020054947
页数: 全四册
定价: 112.0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7-1


明万历年间曾因厉行改革,推行一条鞭法,考绩法,拯朱明王朝将倾之厦,使万历时期成为明王朝最为富庶的时代。因触犯巨室豪商,身后被家产尽抄,爵封皆夺,罪及子孙,改革成果毁于一旦。同样是出在一个变革的时期,借古喻今,当时的有些教训当代可引以为鉴。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日 7月 27, 2008 10:46 am

张居正大传


作者: 朱东润

ISBN: 9787020054916
页数: 385
定价: 28.0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6-8-1
[imggrfh8i]http://otho.douban.com/mpic/s2008766.jpg[/imggrfh8i]

被称为中国近代的四大传记之一,历史学的研究考证,可读性虽然比历史小说差一些,但更接近真实,有兴趣研究明史的可以一读。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日 7月 27, 2008 11:05 am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

作者: 路遥
[imgbe1fo7]http://otho.douban.com/mpic/s1200313.jpg[/imgbe1fo7]

ISBN: 9787508015279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定价: 45.00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3-01

选取了农村联产承包制开始到改革开放初期的陕北作为背景,众多的人物,宏大的叙事。路遥成名先于贾平凹,后者的《浮躁》可以看到前者的影子,只不过路遥倾注半生心血完成次著作,水准自然不是后者可比的,只可惜作者早逝。众多人物的匆匆走完平凡的一生,理想的追求,个人的情感,国家的变革,反映的主题众多而不显杂乱,推荐。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文章yykk » 週一 12月 29, 2008 10:09 pm

《那一次,我们挨打了》

读了这本书我只想说,作为历史爱好者,你可以意淫历史,但作为一名老师,请保持对学术最起码的尊重。
    
    一个学历史的师范女教师,本来想作挺正经的考证,偏要模仿80后的调侃(仿当年明月的文风又缺乏幽默),搞得不伦不类,加上缺少原始资料的考证,通篇就像茶馆里说书将的演艺,书能写烂很容易,但能烂到这般地步却实属难得。读后看了觉得浪费了时间,但当时又是因为该书有“天涯”作噱头才买来一看的,现在想来才发现好书并不需要什么“拍案力荐”,只有论斤卖的文字才要它作幌子。
    
    连最起码的历史唯物主义都不懂,在作者的笔下,把林则徐一边尊称“林公”,一边嘲笑清朝不懂民主立宪,林则徐和一班大臣如此那般愚忠于道光,不懂自由与独立,简直一帮土包子。中国两千多年的,大清朝更是一头大蠢猪压迫一群更蠢猪,中国人对于第一鸦片战争应束手就擒而由伟大的“友邦”帮我中华尽早迈入资本主义社会;林则徐只不过是交好运没有指挥鸦片战争,否则早被;清朝若接受洋鬼子赠送的手摇计算器就可能成为第一个发明计算机的国家,英国友人为中国送来了福音,而大清子民犯贱犯到偏偏就好“鸦片”这一口;另外还发现,作者还有边吃饭边做学问的习惯,遇到意见相左的著作,动辄“喷饭”,而且一喷再喷,看来一边吃饭一边读书的效果确实不咋地。
    
    历史可能很有趣,因为你可以胡吹乱侃,而死人不会从坟里跳出来扇你两嘴巴。只叹鲁迅先生去得得巧,不然被这类假学究气得喷血。
    
    择书不慎害死人啊。
yykk
 
文章: 28
註冊時間: 週五 6月 16, 2006 11:15 am


回到 個人書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