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學習

終身學習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五 7月 14, 2006 8:19 pm

理解终身学习概念,构建终身教育体系
作者:
马宝艳( 中国海洋大学,高职学院,青岛,266071 )
黄爱美( 青岛市卫生学校基础课教研组 266071 )
中国科技论文在线:简体
http://www.paper.edu.cn/process/downloa ... =200603-88

理解終身學習概念,構建終身教育體系
作者
馬寶豔(中國海洋大學,高職學院,青島,266071)
黃愛美(青島市衛生學校基礎課教研組 266071 )


摘 要:終身教育、終身學習是國際教育思潮,確立終身教育體系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基礎之一。終身學習——作為人們的生存概念提出,可見構築終身學習體系,創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性。作為體系的終身教育,在構建與實施過程中需要強調基於各種形式並又超越這些形式的全面組織的原則。

關鍵字:終身教育 終身學習 終身教育體系 學習型社會

1. 引 言

終身教育、終身學習、建立學習型社會,已經成為當前盛行的國際思潮。許多發達國家把它作為社會和教育的政策。在我國,1993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的《中國教育改革與發展綱要》,首次在中央文件中正式提出“終身教育”的概念。1995年全國人大通過的《教育法》第十一條規定:“國家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需要,推進教育改革,促進各級各類教育協調發展,建立和完善終身教育體系。”第四十一條規定:“國家鼓勵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社會組織採取措施,為公民接受終身教育創造條件。”1999年1月13日國務院批轉的教育部《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畫》中指出:“開展社區教育的實驗工作,逐步建立和完善終身教育體系,努力提高全民素質”,“到2010年,……基本建立起終身學習體系。”2001年5月,江澤民在亞太經合組織人力資源能力建設峰會上提出:“構築終身學習體系,創建學習型社會。”2002年9月,江澤民在慶祝北京師範大學建校一百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又進一步闡述:“推進教育體系的創新,逐步形成適應終身學習需要的學習型社會,滿足人民群眾多樣化的學習需求。”黨的十六大報告強調:“要形成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學習型社會,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總之,終身教育、終身學習是教育發展和社會進步的共同要求。

2. 概念的提出及時代背景

杜威(John Dewey)曾經在他的著作中提到:“真正的教育來自於離開學校之後,而且沒有理由顯示教育應該在臨終之前停止。”[1]他認為,教育歷程是一個繼續不斷重組、重建、轉化的歷程,教育不應該在一個人離開學校後即停止,學校不應只為兒童及青少年服務,學校也應向成人開放,供成人進修。一個人學習得愈多,他就愈能保持成長。

終身教育概念的提出,當追溯於英國成人教育委員會主席A.L.Smith的《1919報告書》。但當時,終身教育觀念被視為一種“烏托邦”思想,不可能在現實中實踐。直至20世紀50年代,社會經濟的發展,新的科學技術成果廣泛應用於生產,造成職業的流動和新職業領域的大量湧現,一次學習和職業訓練已不能保證一生的享用,迫使人們要不斷受教育,不斷重新接受訓練以適應瞬息萬變的世界。法國著名成人教育家Paul Lengrand提出推展終身教育的提案。Paul Lengrand認為,數百年來,把人生分成兩半,前半生用於受教育,後半生用於勞動,這是毫無根據的;教育應當是每個人一生的過程,在每個人需要的時候,隨時以最好的方式提供必要的知識。[2]當前世界是社會協調和持續發展的時代,人的素質成為國家綜合國力、競爭力的重要要素,終身教育是人們應變世界快速發展及各種挑戰的需要。終身教育概念的提出被稱為“可與哥白尼學說帶來的革命相比,是教育史上最驚人的事件之一”。因而國際21世紀教育委員會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的雅克•德洛爾報告《學習———內在的財富》一書中強調指出:“終身教育概念看來是進入21世紀的一把鑰匙”,“把終身教育放在社會的中心位置上。”[3]

“終身學習”和“終身教育”的術語經常被等同起來使用。有些文獻沒有分清二者之間的區別。終身學習著重從學習者的主體角度出發,強調個人在一生中能持續地學習,以實現個人在一生中各個時期各個階段的各種學習需求的滿足,是學習權和發展權的實現;終身教育著眼於教育客體,更側重于創造學習的條件,著眼于建立各種教育機構,提供各種教育的場所和機會,建立和架構一個使學習者能夠終身受到教育的體系,使人們各種學習需求的實現得以保障。

1972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富爾•愛德格的報告《學會生存》,書中提出“終身教育”、“終身學習”和“學習社會”三個基本概念。“如果學習包括一個人的整個一生(既指它的時間長度,也包括它的各方面),而且也包括全部的社會(既包括它的教育資源也包括它的社會的經濟的資源),那麼我們除了對‘教育體系’進行必要的檢修以外,還要繼續前進,達到一個學習化社會的境界。”“我們再也不能刻苦地一勞永逸地獲取知識了,而需要終身學習如何去建立一個不斷演進的知識體系——‘學會生存’。”人的生存“是一個無止境的完善過程和學習過程”,“人是一個未完成的動物,並且只有通過經常地學習,才能完善他自己。”自1970年以後,終身學習概念與終身教育概念並列,終身學習、終身教育、邁向學習型社會成為主導性的教育思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76年11月召開第19次全體會議,在所通過的《關於成人教育發展的報告》中明確地把終身學習的概念與終身教育並列。

3 終身學習——21世紀的生存概念

90年代後期發達國家在經濟高度發展的過程中,隨著國家經濟的調整,終身學習成為知識經濟時代社會發展和人的發展的必然要求。一個以電腦、資訊通訊網絡等為代表的生產企業風行於世, 它以日新月異的態勢挑戰以傳統的製造業為主的工業經濟。知識經濟時代,經濟增長的方式主要是依賴於高科技的發明創造,依靠智力,依靠知識。隨著一些國家經濟的調整,對廣泛的技術進步、 經濟與社會各部門相互之間依存和聯繫帶來的發展機遇期望很高;對個人技能、態度和性格傾向的作用也日益重視。智力密集型的生產取代了勞動力密集型的生產,其生產效率大大高於從前。 現代化由傳統工業向知識經濟發展,對勞動者的知識提出了新的要求。有人估算,目前人類社會獲得的科技知識90%以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獲得的。未來30年,人類的科技知識總量將在現有基礎上增加100 倍。“據世界管理大師彼得.F.德魯克研究發現,到 2010 年10 名工人中只有1人幹體力活。而有人預計這個比例到2020年美國將進一步下降到1/500,到那時,美國將以 2%的人口生產出足夠全國消費的糧食,2%的人口生產出所需的工業產品。也就是說少數人用少量時間生產出全社會所需要的物質產品;多數人將用大量時間從事知識的生產、傳播和使用。”美國著名學者、原芝加哥大學校長R.M.Hutchins在其《學習社會》一書中強調教育的根本目的,並不僅僅是為了“國家的繁榮”,也不僅僅是為了個人獲得謀取職業的能力,而是應該使每一個個人的自我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發展, 並使個人的人格臻于完善。如果不把人性的培養放在教育的首要位置,並徹底地轉變以往的傳統價值觀,那麼就談不上真正意義上的人的教育,也更談不上學習社會的創建。所以,人們積極追求知識技能的學習,不斷追求自身的完善,以實現其人生價值的內在需求,終身教育和終身學習的思想正是適應了這一時代需要。從20世紀70 年代中期開始,終身教育、終身學習和學習社會的思想觀念影響到世界各國的教育發展,追求教育終身化和學習終身化,重視社區參與教育活動,進而創建學習社會,已成為世界各國教育改革的主要目標之一。而且,終身教育,特別是終身學習,正在成為21世紀人類的一種生存、生活方式,成為現代社會人類文明高度發展的重要特徵之一。

4 終身教育體系的理解

綜上所述,終身教育的提出是現代教育對傳統教育的挑戰,終身教育旨在形成學習化社會,即每個社會成員都可以為完善自我、提高生活質量或職業需要的知識和技能,而一生中不斷的自主、主動、有效的學習的社會。時至今日,現代終身教育思想已被世界上多數國家與教育界廣泛接受。一些發達國家和地區以立法形式,確認“終身教育思想”為教育改革的基本原則,並據此構建終身教育體系。

終身教育體系對終身教育較為具體和普遍的說法是:“人們在一生中所受到的各種培養的總和”,把終身教育理解為學前教育、基礎教育(中小學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成人教育的總和,我們稱它為“板塊體系”,它與目前我國教育部的管理體系是一致的。板塊體系不是依據一個同一的教育體系準則分類的,如學前教育、基礎教育(中小學教育)、高等教育反映的是受教育的程度與水平,成人教育反映的是受教育者的年齡,職業教育反映的是受教育的類別;板塊體系是依據某種教育工作體系加以分類的,其中有的板塊是交叉和重合的。因此,終身教育體系不能按這種“板塊”構建。

對終身教育體系的科學理解應該是:正規教育非正規教育和非正式教育的整合、協調和互動。

正規教育,主要指的是各級各類的學歷教育,能獲得國家和政府所承認的文憑。非正規教育主要指的是:各種在職培訓、轉崗轉業培訓、受行業委託的職業資格教育、再就業教育、在業和退休人員繼續教育、居民的社區教育、青少年的校外教育等等。非正式教育主要指的是:通過各種媒體如報紙、雜誌、電視、電影、戲劇、電腦網路等,通過參與圖書館、文化宮、俱樂部、體育場館、展覽會、讀書會和各種形式與內容的團體活動、小組活動等,通過社區活動、鄰里活動等所受到的影響和教育。

從另外一種角度說,關於終身教育體系我們也可以把它看作是:學校教育系統、企事業單位(行業)教育系統、社會(社區)教育系統的整合、協調和互動。[4]

5 終身教育體系的構建

終身教育體系囊括社會上一切和人們終身學習有關的機構和條件[5],終身教育系統可以粗略的劃分為三個系統,各有側重又相互交叉的承擔著不同教育的需求。這三個體系分別是:
(1)以學歷教育為主的學校教育系統;
(2)以職業資格教育為主的行業(企業)教育系統;
(3)以文化生活教育為主的社會教育系統。

5.1 以學歷教育為主的學校教育系統
在相當長的時期內,學校仍將是進行有組織有目的的教育的理想場所,是提供繼續教育、不斷更新知識的重要機構,只是學校教育要突破與社會脫離的“象牙塔”的模式,更好的適應時代的要求,在實施終身教育和推進社會發展中發揮新的作用。

因此,學校教育必須進行改革:
(1) 校教育要改變以學科為中心、自我封閉的狀態,要把重點放在為學生終生的生存和發展打好基礎,推動其可持續發展;
(2) 學校教育要適應社會多方面的需要,擴展自身功能,包括各種形式的職業教育、繼續教育為社會各方面成員提供多種教育機會;
(3) 學校教育與社會生活更加緊密的聯繫與合作,建立一個學校與社會之間雙向參與,相互促進的體制和機制。例如美國的有關做法有推展親職教育,建立義工制度等。

5.2 以職業資格教育為主的行業教育系統
現代經濟與科技的發展,使得職工素質越來越重要,以提高職工素質為目的的行業教育已成為行業的一種重要職能,並逐漸形成獨特的教育系統。這個系統在不同國家表現為不同的功能和組織形式。

按照我國未來教育體系的結構,這個系統大體上是一種三位一體的構架:
(1)以行業為主的職業資格教育;
(2)以企業為主的在職在崗培訓;
(3)跨行跨企的轉業轉崗培訓。
這個系統緊密結合經濟、科技和社會發展的實際,以社會需求和受教育者的需求為導向,靈活多樣的實施各種形式的教育培訓[6]。

5.3 以文化生活教育為主的教育系統
以文化生活教育為主的教育系統主要滲透於各種社會組織的機構和社會活動場所。其主要功能在於:
(1) 作為學校教育補充的校外輔助教育;
(2) 社會化職業教育;
(3) 閒暇文化生活教育;
(4) 廣播、通訊、影視文化及各種教育活動的社會影響等。

著名教育家弗萊雷指出:以文化生活為主的教育系統應選擇如下一些原生的問題:
(1) 工作與休閒、幸福之旅、生活在無暴力的世界是可能的;在佔據空間中,學校與人的相互作用。
(2) 工作與生活;人們怎樣處理這一關係。
(3) 公民,如何做一個公民。
(4) 社區、交往、意識、關係變革等等。

6 影響終身教育體系的構建的因素

終身教育是社會歷史性範疇的概念,它的目的、目標、政策、內容和措施等,都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發展,隨著社會實踐的不同而不同。

終身教育也是文化範疇的概念,它的構建與實施要與國家的特點、地區的特點、已有的文化背景、原有的教育體制和辦學特色、民眾的教育需求和參與程度等方面相匹配。系統地的構建終身教育體系,應本著物件的全民化、組織的一體化、制度的靈活化、形式的多樣化、模式的本土化等還應考慮以下幾個方面的因素:

(1)政治意志的力度——國家政府及其政策在發展教育的全局上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2)經濟支撐程度
就義務教育而言,依賴於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非義務教育而言,依賴於學習者本人的財力。
(3)社會需求程度
終身教育體系的構建市社會各個因素的綜合作用,特別是經濟發展和學習者本人的需求。經濟結構、類型對人才提出的要求必然會影響到學習者的學習需求。當前,我國教育水平與發達國家還有一定差距,因此要發展知識經濟,為知識經濟提供相應的支持人才,才有構建終身教育體系的急迫性與合理性。
(4)各級各類教育發展狀況
(5)教育傳播手段的先進程度
(6)社會參與程度
構建終身教育體系的一個重要標誌是:教育為人人,人人為教育。社會力量的參與,企事業團體的支持將會為我國的終身教育體系帶來生機與活力。

總之,當今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推廣終身教育思想與實施終身教育政策的時代,綜觀這一時代的基本特徵,其強調的是“教育應貫穿於人的一生”,“學校不應成為年青人的專利。”它主張一個國家的未來國民教育體系應該是連接家庭、學校和社會的,並且要縱貫人的幼兒期、青少年期、成人期和老年期,由此而形成一種統合而協調的體系。終身教育的最終目標是期望建立一個“學習社會”(Learning Society)。而所謂學習社會又指的是“充滿餘暇時間和自由空間的社會,在那樣一種社會中,人們的學習並不以職業或經濟上的目的為手段,而是以人們自發形成的,並以自主願望為標誌的一種積極向上的社會。”換言之,“學習社會的理想是要為社會民眾提供廣泛而多樣的學習機會,並且其著眼點是建立在對人性及“人生真正價值”的培養和實現上。由於終身教育具有這樣一些縱觀教育全局的,並站在人的一生發展的角度,以及具有以完善人格為目的的宏觀目標,從而已使它成為當今世界最受人關注的教育思潮,且如何根據具體情況構建一個實現學習社會的終身教育體系也成為教育領域中的一個熱點話題。

參考文獻
[1] John Dewey. Democracy and Education [M] . New York: Macmillian , 1916:25.200
[2] Paul Lengrand . An Introduction to Life long Education (1st ed) [M]. Paris: UNECO ,1970.
[3] 富爾.愛德格<法>,學習——內在的財富 [M]. 北京: 教育科學出版社, 1998:8.
[4] 厲以賢.終身教育的理念及在我國實施的政策措施.北京大學教育評論:2004:4
[5] 徐明祥, 李興洲. 構建我國終身教育體系的難點及對策http://www.cernet.edu.cn/20010829/209496.shtml
[6] 王滸, 用終身教育的理念構建「成才立交橋」. 中國高等教育: 2002:3, 17~18
最後由 BW Book Worm 於 週四 8月 31, 2006 9:09 pm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開放式課程與創作共享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