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式課程和受教育權利

開放式課程和受教育權利

文章BW Book Worm » 週二 8月 05, 2008 1:33 am

简体版在下半栏。

原文:“OpenCourseWare, Global Access and the Right to Education: Real access or marketing ploy?” by Henk Huijser, Tas Bedford, and David Bull, February 2008, Th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Research in Open and Distance Learning, Vol 9, No 1 (2008)

澳洲南昆士蘭大學三位學者,發表《開放式課程,全球開放和受教育權利:真正的開放或是營銷的手段?》文章,探討開放式課程的影響和基礎哲理,以南昆士蘭大學的開放式課程為案例,提出在全球化的環境中,課程能否適合遙遠異地的需求。文章指出開放式課程打開機會之窗,但要達成「全民教育」的理想,專上學府還要多盡一分力。以下是文章的極濃縮節譯本。

聯合國人權宣言第26條聲言:「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高等教育應根據成績而對一切人平等開放。」學子的成績,受到成長期的教育工具影響。「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的基本問題是打造公平開放的教育工具,才可以有顯示成績的機會。

澳洲南昆士蘭大學的專上教育準備項目,是澳洲規模最大的同類遙距課程,也是第一間澳洲大學推出開放式課程。以MIT為先驅的開放式課程運動,基本上是開放教材,但背後有全球教育市場的競爭。開放式課程是大學營銷的機會,吸引未來的學生。學生先修讀準備課程,合格後入讀學士課程。對那些有最大教育需求,而機會最少的學子(沒有電腦上網,囚犯等)而言,市場導向有什麼意義?在全球範圍,這對「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有什麼意義?

現時推出開放式課程無需很多額外工作,只是把現成的教材上線。但這是否照顧到不同國家,地區學生的需求?要做到因材施教,大學要多花工夫,還與「市場優勢」導向有矛盾。

電腦資訊的開放資源走在教育資源開放之前。開放式課程等同開放軟件。軟件界的開放資源核心哲理是Linus法則:雖然沒有清楚定義的結構,通過群眾同儕審查,開放軟件有自我糾錯的機制。開放式課程同樣把歷來教員之間的互動和審查提升到新年代。開放教材要面對群眾審查,質量自然會提升。既然在大學從事研究的科學家不會把成果藏諸深山,更不會因為祕而不宣而得到同儕承認,何解教學和教材沒有同等程度的同儕審視和評估。同儕審閱適用於研究,也應適用於教材。

大學推出開放式課程有三個好處:
1. 鼓勵新產品,或是補充現有教材,或是與舊產品健康競爭;
2. 鼓勵利用標準教材;學系和教員可以修改課件適合特別需求;
3. 創立和培育硬件(教學方法,發表形式)和軟件(課程內容)的能力。

大學推出開放式課程,除了無私奉獻社會外,還有商業利益:吸引品嘗開放式課程的用家最終成為付費的顧客。大學有商業動機是無可非議,只要副產品是更多人可以受教育。「越多開放資源,就越多知識,進而刺激創新,刺激經濟,麻省理工學院也因而受益。」

學院有得益,隨著有更多大學加入開放式課程的大隊,全球有更多用家得益。這帶來兩個問題:網絡帝國主義和數位鴻溝。現時全球的文化創造,主要由發達國家和英語世界主導。全球化濫觴,已有提出「全球本地化」:適應當地情況的全球化觀點。開放式課程因而也應適應當地情況。發表開放式課程的條款沒有限制異地教育家適當修改,以迎合當地情況。

至於數位鴻溝,陸續有計劃試圖解決這問題。「每個兒童一台筆記本電腦http://laptopfoundation.org/zh-CN/index.shtml」和墨西哥的筆記本電腦學習計劃是很好的例子。

文章詳細介紹澳洲南昆士蘭大學的專上教育準備項目,動力是來自澳洲政府全力培養人力資源。課程設計以澳洲公民為對象,尤其是弱勢社群。因此作者提出問題:這些澳洲本色的開放式課程是否切合異地學子?文章又談到澳洲要在這學習年代建立知識型社會:尊重學習,落實學習,鼓勵和支持終生學習。

開放式課程可以在終生學習範疇發揮重大作用,在全球範圍發揚「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的精神。現時的開放式課程只是重新包裝現有教材,要做到因地而異,課程還要悉心修改,更開放,更能適合異地情況。(完)

***********************************************************

澳洲南昆士兰大学三位学者,发表《开放式课程,全球开放和受教育权利:真正的开放或是营销的手段?》文章,探讨开放式课程的影响和基础哲理,以南昆士兰大学的开放式课程为案例,提出在全球化的环境中,课程能否适合遥远异地的需求。文章指出开放式课程打开机会之窗,但要达成「全民教育」的理想,专上学府还要多尽一分力。以下是文章的极浓缩节译本。

联合国人权宣言第26条声言:「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学子的成绩,受到成长期的教育工具影响。「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的基本问题是打造公平开放的教育工具,才可以有显示成绩的机会。

澳洲南昆士兰大学的专上教育准备项目,是澳洲规模最大的同类遥距课程,也是第一间澳洲大学推出开放式课程。以MIT为先驱的开放式课程运动,基本上是开放教材,但背后有全球教育市场的竞争。开放式课程是大学营销的机会,吸引未来的学生。学生先修读准备课程,合格后入读学士课程。对那些有最大教育需求,而机会最少的学子(没有计算机上网,囚犯等)而言,市场导向有什么意义?在全球范围,这对「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有什么意义?

现时推出开放式课程无需很多额外工作,只是把现成的教材上线。但这是否照顾到不同国家,地区学生的需求?要做到因材施教,大学要多花工夫,还与「市场优势」导向有矛盾。

计算机信息的开放资源走在教育资源开放之前。开放式课程等同开放软件。软件界的开放资源核心哲理是Linus法则:虽然没有清楚定义的结构,通过群众同侪审查,开放软件有自我纠错的机制。开放式课程同样把历来教员之间的互动和审查提升到新年代。开放教材要面对群众审查,质量自然会提升。既然在大学从事研究的科学家不会把成果藏诸深山,更不会因为秘而不宣而得到同侪承认,何解教学和教材没有同等程度的同侪审视和评估。同侪审阅适用于研究,也应适用于教材。

大学推出开放式课程有三个好处:
1. 鼓励新产品,或是补充现有教材,或是与旧产品健康竞争;
2. 鼓励利用标准教材;学系和教员可以修改课件适合特别需求;
3. 创立和培育硬件(教学方法,发表形式)和软件(课程内容)的能力。

大学推出开放式课程,除了无私奉献社会外,还有商业利益:吸引品尝开放式课程的用家最终成为付费的顾客。大学有商业动机是无可非议,只要副产品是更多人可以受教育。「越多开放资源,就越多知识,进而刺激创新,刺激经济,麻省理工学院也因而受益。」

学院有得益,随着有更多大学加入开放式课程的大队,全球有更多用家得益。这带来两个问题:网络帝国主义和数位鸿沟。现时全球的文化创造,主要由发达国家和英语世界主导。全球化滥觞,已有提出「全球本地化」:适应当地情况的全球化观点。开放式课程因而也应适应当地情况。发表开放式课程的条款没有限制异地教育家适当修改,以迎合当地情况。

至于数字鸿沟,陆续有计划试图解决这问题。「每个儿童一台笔记本计算机http://laptopfoundation.org/zh-CN/index.shtml」和墨西哥的笔记本计算机学习计划是很好的例子。

文章详细介绍澳洲南昆士兰大学的专上教育准备项目,动力是来自澳洲政府全力培养人力资源。课程设计以澳洲公民为对象,尤其是弱势社群。因此作者提出问题:这些澳洲本色的开放式课程是否切合异地学子?文章又谈到澳洲要在这学习年代建立知识型社会:尊重学习,落实学习,鼓励和支持终生学习。

开放式课程可以在终生学习范畴发挥重大作用,在全球范围发扬「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的精神。现时的开放式课程只是重新包装现有教材,要做到因地而异,课程还要悉心修改,更开放,更能适合异地情况。
(完)
BW Book Worm
Site Admin
 
文章: 1079
註冊時間: 週一 6月 12, 2006 4:58 pm

回到 開放式課程與創作共享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